自杀阴谋


  以下,是一段对话,看下去,可以看得出,对话是一段考试,一问一答,内容相当有趣,也十分紧凑。
  一问一答,问的那个声音听来苍老、嘶哑、历尽沧桑,有一种难以形容,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疲倦,像是半个字也不想多说,可是又不得不说下去……申引开来,可以假定这个人早已对生活厌倦透顶,可是生命却并不肯离开他,所以他不得不活下去,在极度疲倦的状态下活下去。
  可是答的那个,却恰好相反,声音听来年轻、嘹亮,生机勃勃,跃跃欲试,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和对生命的热爱,对前途有无限的希望。整个人生对他来说,只不过才开始,如同一柄新发于硎的利刃,可以穿过任何阻挡去路的一切。那股气势,在他的每一个字中,都可以感受得到。
  在一连串的问答之中,这两个人都保持着同样的情绪,所以在问答之中,就省略了他们语气的形容。
  “正常的情形下,对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当然是生命!”
  “对生命来说,最大的威胁是……”
  “死亡!”
  “那么,若是有一种力量,能主宰死亡,掌握死亡,是不是存在掌握这种力量的人?”
  “存在!绝对存在!”
  “这种人是……”
  “除了死神之外,掌握死亡的人,称为凶手,杀人凶手,简称杀手!”
  “你认为最可怕的杀手是……”
  “第一号可怕的杀手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根本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他是一个可怕之极的杀手,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他一定十分精于化装。他的杀人手法是下毒,他是现代的‘毒手药王’。他的第一次杀人纪录是二十三年之前,最近的一次是去年,可知他仍然在活动,当真是出神入化的死亡主宰者!”
  “你真的认为他出神入化吗?”
  “唔……似乎可以修正一下,他十分出色,唔,极其出色。他使用的毒药,独一无二,他只用那一种毒药。那种毒药,来自南美洲的一种小虫,这种被当地土人称为‘喀喀依’的小毒虫,不过只有黄豆大小,可是它体内的毒素,只需万分之一克,就足以杀死人!”
  “被这种毒素杀死的人,毫无迹象可寻吗?”
  “不!毒素直接破坏人体的神经中枢,所以中毒而死的人,全身都呈可怕的扭曲……正因这个原因,这第一号杀手每次行动,才都为人所知!”
  “在这种情形下,你还认为这个杀手极其出色吗?”
  “嗯……似乎又值得商榷……嗯,他虽然把自己掩蔽得极好,二十多年来,一直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的行为却被人知道。总有一天,他会被人找到……他不能算是极其出色的杀手。”
  “真正的、出色之极,或者,如你第一次所用的形容词那样,出神入化的杀手,应该是怎样的?”
  “应该是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完全不知道有这样的杀手存在!”
  “那么他应该如何行事呢?”
  “采用完全不为人知的手法!”
  “可以说得具体一点吗?”
  “可以,每一次行事的结果,自然是有人死亡,要使死者的死因,完全不涉及被杀!”
  “可以再具体一些吗?”
  “可以,例如安排成为意外……看来纯粹是意外。由于意外死亡事件极多,所以只要安排得好,受怀疑的机会,也就等于零。”
  “你难道不知道,如今科学的鉴证和检查方法越来越精密周全,‘安排意外’被发现的机会,已越来越多了?这并不是最好办法,还不容易明白吗?”
  “……”
  “可以举出更好办法的例子吗?”
  “可以,比安排意外死亡更好的办法,是安排死者自杀!每天都有许多人自杀,任何人都会自杀。虽然有些人,看起来无论如何不会自杀,但只要安排巧妙,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是自杀的话,就不会有任何怀疑。躲在黑暗中的杀手,也永远不会被人发觉!”
  “很好的答案,但是要怎么样,才能令得一个被杀的人,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毫无疑问,是死于自杀的呢?”
  “这……当然不能一概而论,要看具体的情形,具体的对象,灵活运用。”
  “你可知道最好的方法,是由谁来下手杀人?”
  “这个……当然是由死者自己下手,不然,就不是证据确凿的自杀了!”
  “好极,明白了这一点,你就很懂得阴谋杀人的法门了。再问你一个题外的问题,你可知道这种杀人方法,一个十分成功的例子?”
  “知道,若干年之前,苏联特工人员杀了美国的一个科学家,就是成功的例子!”
  “可以把这个例子,约略介绍一下吗?”
  “可以,杀手把死者每天的活动范围,记录下来,一连三年,锲而不舍,把记录下来的活动范围,用线条表示出来。同时,把一种土蜂一生的活动规律,也用线条表示出来,两者之间,十分类似。然后,再把两者的纪录,一起交给死者。死者一看,自己的活动,竟然和昆虫一样,生命一点意义也没有,他就厌世自杀了!”
  “你可知这件事的经过,曾被详细记述过?”
  “知道,记述这件事的人,是一位极著名的传奇人物,他用《规律》这个题目来记这件事。”
  “你对这件事的评价如何?”
  “嗯……这样的杀人方法,使死者自己杀死自己,那才真正称得上出神入化!”
  “你能用同样的方法去杀人吗?”
  “我愿意接受挑战,不过我希望先知道,我要杀的是什么人。”
  “原振侠,原振侠医生。有没有问题?”
  “……”
  “被他的大名吓怕了?”
  “不,可是我对他所知的不算很多。可否给我一段时间,去作进一步的了解,再来决定是不是接受这个挑战?”
  “可以,你需要多久?”
  “三天。”
  这一段对话,到此结束。
  以下,又是另一段对话。对话的仍然是这两个人,对话的时间是在三天之后。
  对话的两个人,一问一答,两人的情绪,看来也没有任何改变,所以不必重复了。
  “三天过去了,你对原振侠医生的了解增加了多少?”
  “很多,知道了对我来说,十分有利的一点:他近来的情绪,极度低落,原因是他一个密友,超级女巫,女巫之王,因为施术上的问题,遭到了巫术可怕的反噬,如今下落不明!”
  “这个女巫之王,对原振侠十分重要?”
  “一定十分重要,这女巫一生之中只能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原振侠!”
  “那只说明原振侠对女巫重要,不能同时证明女巫对他也重要,是不是?”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可是实际上,原振侠近来,接连在和异性的关系上,受到严重的打击!”
  “失恋?”
  “不能这样说,原振侠不是普通人,自然也不能用普通人的情形去看他的问题。和他关系最密切的一个女人,曾经叱咤风云,是阿拉伯世界之中,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女将军黄绢……这位女将军,最近像是溶化在空气中一样消失了。据说是爱上了一个出色之极的男人,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还不能说原振侠医生失恋了?”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这样说……那要看他是不是爱她。如果他根本不曾爱过她,那么,就只是失落,而不是失恋。”
  “别在词句上咬文嚼字了,他还受过什么打击?”
  “比那个女将军更早……原振侠曾和一个身分极度神秘的美女,有极密切的关系。”
  “所谓身分极度神秘的定义是什么?”
  “嗯……一个大国,在情报和特工系统上,都有惊人的庞大组织和力量。据说,这个组织自小培养了一批出色之极的美女,接受各种严格之极的训练,结果,成材的只有十几个人,都用花的名称来作为姓名。原振侠相识的那一位,名字是海棠。”
  “有趣之极,海棠小姐怎么样了?”
  “海棠曾有好多次和原振侠在一起的纪录,可是从两年前开始,她就消失无踪了。她的消失,似乎更是神秘,完全没有任何线索可供追寻!”
  “说了半天原振侠的资料,你的结论是什么?”
  “再加上女巫的失踪,原振侠的情绪,低落之极。他开始酗酒,几乎不能工作,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完全变了样子,他正处于生命的灰暗期!”
  “那岂不是要他自杀的最佳时机?”
  “单从这一方面来看,确然如此。可是还有另一方面的因素,必须考虑。”
  “那又是什么因素?”
  “原振侠根本上,是一个对生命充满热爱,而且生活极其多姿多采的人。在他的思想之中,只怕从来也未曾有过自杀这个名词,他意志坚强无比,从不在困难之前后退。虽然他外型俊俏,给人的印象不是那么坚强,可是他实在是一个铁汉,这样的人,是最难对付的!”
  “说了半天,你究竟是接受挑战,还是拒绝?”
  “我接受。”
  “好极,你何时开始执行?”
  “这个自杀阴谋,已经开始了!”
  “可以告诉我经过情形吗?”
  “等到成功之后,会向你说及每一个细节!”
  “祝你成功!”
  “谢谢你!希望如此!”
  只有前后两段对话,什么样的数据都没有。如果单凭这两段对话,是不是能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和什么事将会发生呢?
  将会发生什么事是毫无疑问的了……原振侠医生,将会被人杀害,用的是出神入化的阴谋杀人法……要令他自己杀自己!
  执行阴谋的会是什么人呢?会是对话之中,声音听来年轻的那一个。他是什么人呢?一无所知,只好称他为一个杀手。
  那杀手接受了另一个人的挑战,去杀原振侠,那个人就是对话之中,声音听来十分疲倦,十分苍老的那一个,他又是什么人呢?也一无所知。而且,他好象并不是杀手,好象比杀手更高一级,如果有什么杀手训练学校的话,那么他的身分,倒有点像是教官,因为他一直在向杀手发问,而且也一直在纠正杀手所作出的答案,提供正确的答案给杀手选择。
  这个人的身分,比杀手更神秘!
  据杀手说:阴谋已经开始了!
  整个阴谋的中心人物,原振侠医生,是不是知道,有这样的一个阴谋在进行呢?
  当然不知道……所有的阴谋,都是在暗中进行的,不然,就不称为阴谋了。
  对了,好久没有见原振侠医生了,安排一个什么样的时间和场合,让他和大家见面好呢?
  根据他如今坏到极点的心情,原振侠医生的心情和环境相配合。他站在一株大树之下,时已深秋,落叶萧萧,落在他的头上、肩上,他也不去拂拭。他只是呆立着不动,双眼失神,而且布满了红丝……一般来说,酗酒的人都是这样,目光大都浑浊。
  他的手中握着一瓶酒,不是一整瓶,而是那种精致的,专供酒徒随身携带的扁瓶子。他打开瓶盖,喝了一口酒,又将瓶盖旋上,虽然他知道,不到一分钟,他又需要再喝一口,他还是不厌其烦。
  这也是一般酒徒的习惯,常重复地去做一些没有意识的动作。
  原振侠是医生,自然深知酒精过多对身体的害处,可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他是如何在黄昏时分,来到这里的,他也很模糊。
  他只是拿着酒瓶,信步所至地走着,从医院宿舍后面的小径,走向山上,有路就走,曲曲折折。到了黄昏时分,来到了那株大树下,他就停住了,目光呆滞地,怔怔地看着那棵大树。
  开始的时候,他思绪浑噩之极,他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巫术和玛仙。他想起,古托所中的血咒,被巫术转移到了一棵大树之上……古托所中的血咒十分可怕,每年到了一定的日子,他的大腿上就会出现一个洞,鲜血会不断流出来,原振侠曾亲眼见过这种可怕的情景。
  然后,又极其自然地,从巫术,他又联想到了玛仙……爱神把玛仙带走之后,一点消息也没有。原振侠知道,玛仙决无生命危险,可是她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知觉呢?
  原振侠这时,甚至有点后悔祈求爱神带走了玛仙,使得玛仙变成了虚无飘渺的存在。不像黄绢和李固,李固在变成白痴之后,黄绢至少还能面对着他,触摸他,拥抱他,虽然是痛苦,可是还是实实在在的痛苦!
  一想到这一点,原振侠心头又是一阵绞痛,他需要一点凭借,于是他又喝了一大口酒。之后,他踏前几步,张开双臂,环抱那棵树。
  那棵大树的树干,一人环抱不过来,树皮十分粗糙。原振侠抱住了树干,把脸贴在树皮上,在这时候他想起来,人和树,都是一种生命的形式,人有思想、有感觉,和树的生命不同。但如果人失去了思想,失去了感觉,像中了“血魇法”反噬的玛仙一样,那么,玛仙的生命和一棵树的生命,岂不是一样了。
  这样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也幸亏她已经没有了思想,不然,极可能会结束这种没有意义的生命,不让它再毫无意义地持续下去!
  就在这时候,原振侠再喝下了一口酒,陡然想起了曾经谈到过的一篇记述:一个科学家发现自己的生活活动,化成规律之后,和土蜂完全一样,他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自杀了!
  原振侠想到了自杀……当然,他这时想到了自杀,并没有和他自己发生任何联系。他只是想到,当一个人发现,自己的生命再也没有任何意义的时候,这个人就会自杀。
  所以,人人都应该维持生机勃勃的意志。
  可是,原振侠又突然想到:要是玛仙一直不再出现呢?要是玛仙的情形,再也得不到改善呢?自己是不是还能维持生命的乐趣?
  那将是无趣之极的生命,是不是应该持续下去?
  原振侠想到这里,略顿了一顿,因为这是他一生之中,第一次有类似的想法……竟然想到了自己的生命,是不是应该持续下去!那真是太可怕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这种念头,在第一次兴起的时候,十分容易被击退。不要以为自杀者,是在一时冲动的情形下,作出自杀行为的。大多数的自杀者,都会一再思索考虑,最后,仍然不免展开自杀行动!
  心理学家说,第一次袭上心头的自杀意念,十分容易被求生的意志击退。但当自杀的意念,一次又一次袭来的时候,力量就一次比一次强,终于会有一次,战胜求生的意志!
  原振侠缓缓摇了摇头,叹了一声,缓缓转过身去。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一对青年男女,正互相偎依着,向他慢慢走过来。
  原振侠站在原地不动,只是松开了环抱着大树的手臂。他没有立时离开,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时的样子,不是很受人欢迎,对方是一对沉浸在欢愉之中的情侣,何必去破坏人家的愉快?
  那一对青年男女走到大树的近前,看到了原振侠,那女郎立时自然而然,靠得她的男伴更紧些,男伴也挺胸突目,作出一副英雄护美的样子来。
  原振侠在这时候,实在忍不住,爆发出一阵轰笑声来,大踏步走了开去,令那一对男女,愕然地在当地呆立了很久。
  原振侠实在没有法子不发笑,那一对男女,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普通之极。可是他们对他们平凡的生命,却又有如此非同凡响的自我感觉!
  笑了没有多久,走出了几十步之后,原振侠也住了笑声,忽然感到了自己的不对……每一个平凡的生命,都有权这样做。生命毕竟是属于自己的最宝贵,为什么不能无数倍地提高自我感觉呢?反倒是自己,有过如此多姿多采生活的人,现在对生命的自我感觉,变得如此低调!
  一想到这一点,原振侠几乎想转身去,向那一对青年男女道歉。但他又想到,这种想法太深奥,人家未必懂,所以不打算道歉。
  原振侠在那一剎那,思潮起伏,思想的转变过程,别人自然是不得而知的。如果他不是思想有了这样的转变,径自下山而去,不调头去看那一下,以后事情的发展,就会大不相同……许多事都是这样子的,动作上的微不足道的一下改变,一下增添,或是一下减少,都会使事情发生根本性质的改变!
  最简单的举例说明是:走在路上,一个人看到一个圆罐,不理会它,走过去就没有事了。忽然举脚去踢它一下,那圆罐是一个未爆炸的炸弹,那么,这个人就非死即伤了!
  原振侠回过头去看那一对男女的时候,天色已经相当黑暗了,他和那一对青年男女,相距也超过了二十公尺,可是他还是可以看清大树下发生的情景。
  大树下,青年男女正面对面拥抱,两人都侧面对着原振侠。那男的双手在女的背后,他的一只手上,竟握了一柄十分锋利,在昏暗之中也闪闪生光的利刃!
  那是一柄匕首,在这种情形之下,这个男人的手,居然握着一柄匕首!他想干什么?
  虽然体内的血液之中,已经有了太多的酒精,但是原振侠毕竟是原振侠,他还有足够的能力,去分析看到的情景:这男人想杀人!
  他要杀那个女人!
  可是,原振侠对所见的情景,虽然作出了迅疾的判断,他仍然不免摇了摇头,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酒喝得太多了……因为那个男人,要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杀这个女人,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山上十分荒僻,可是刚才他大笑着离开,那一对男女都不可能不知道有他的存在。而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那男的还要下手行凶,不是太古怪了吗?
  所以,原振侠张大了口,已经准备呼喝了,他还是略为犹豫了一下。也就在那一剎那,那手握利刃的男人,突然略转了转头,向原振侠望了一眼。在这黑暗之中看来,那男人有着狼一样的眼光……凶残而阴森,令得原振侠也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
  也就在那一剎那,原振侠明白了!他明白自己一开始,就低估了这一对男女……他们不是普通人,至少,那男人不是一个普通人!
  那男人会公然在他面前行凶,用意也十分明显,是想在杀人之后,嫁祸给他!
  那男人可能早已蓄意要杀那个女人,但是决定这时就在大树下下手,却一定是见了他之后,才突然决定的事。
  由此也可以证明,这个男人的脑筋,转得十分快。试想,杀了人之后,可以嫁祸给一个喝醉了酒,神经好象不是很正常的人,岂不是难得的机会!原振侠甚至想到,那男人在杀人之后,甚至还可以向警方作假口供,说他酒后行凶杀人!
  确是一个很好的杀人决定,只有一个缺点:这男人遇上的醉汉,不是普通人,而是原振侠!
  这一切转念,全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大约是那男人扬起刀来,略停了一停,还没有刺下去的一剎那间,原振侠就陡然发出了呼喝声;同时,以猎豹一样的速度,向前冲了出去;又同时一扬手,手中那只扁平的酒瓶,也以十分强劲的去势,直飞向那男人持刀的右手。
  这一切,都几乎是同时发生的。那男人做梦也未想到,刚才还脚步蹒跚,看来连站都站不稳的一个醉汉,忽然之间,会变得如此矫捷,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向他冲了过来!所以他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只是望定了原振侠……他被原振侠的来势吓呆了!
  那女孩子也由于原振侠的一下呼喝,而转过头来。她也被吓呆了,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失神地睁大双眼。
  也就在这时候,飞出去的酒瓶,已击中了那个男人持刀的手,“啪”地一声响,那男人手一松,手中锋利无比的匕首,落到了地上。
  原振侠就在此际,赶到了他们的身前,他一伸手,就抓住了那男人的足踝……稍为要解释一下,那个男人的反应也十分快捷,他手中的利刃一被击落,眼看原振侠已经冲到了身前,便飞脚向原振侠踢来。所以原振侠一伸手,就顺理成章,抓住了他的足踝。
  原振侠一出手,就占了绝对的上风,他略一转手腕,那男人的身子,就随之一转。原振侠再把手向前一送,那男人就直仆向前,原振侠踏前一步,一脚踏在那男人的背上,那男人就无法再挣扎了!在这个过程里,那女孩子后退了两步,看到了落在地上的酒瓶和匕首。
  虽然已是暮色四合,可是落在地上的匕首,还是闪耀着象征死亡的寒光,看了令人不寒而栗!
  具有一般智力的人,一看到这种情形,就可以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了。那女郎陡然叫了起来:“你想杀我?”
  这一刻,令原振侠多少有点意外感的,是那女郎所使用的语言,是印尼语。
  那女郎一面叫着,一面冲过来,抬脚就踢那男人的头。原振侠不提防她会有这样的行为,所以未及把她推开,令那男人挨了一脚。那男的本来受制于原振侠之后,并不出声,只是在竭力挣扎,这时被女郎踢了一脚,粗声骂了几句粗话,用的也是印尼语。
  原振侠一伸手,把那女郎推开了一步。那女郎仍然在疾声叫:“你想杀我?谁主使你的?说,说!”
  那男的却只是骂粗话,并不回答什么。那女郎向原振侠望来,虽然原振侠情绪不好,可是他高大俊俏,还是十分能令女性心仪。那女郎看了也不禁呆了一呆,她改用英语说:“先生,多谢你救了我!”
  原振侠也用英语回答:“你一个人会下山?快去找警员来!”
  女郎迟疑了一下,像是决定不下,是不是该去找警员。被原振侠踏住的男人,却已叫了起来:“美姬,别报警,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他叫的是印尼语,原振侠完全可以听得懂。但是原振侠也感到,这一对男女之间,有着许多纠葛,所以他假装完全听不懂。
  事情一开始的时候,原振侠只当那一对男女,也是普通在恋爱中的男女,并没有加以什么注意。后来发生的事,又来得那么突然,原振侠也没有机会去打量他们。
  直到这时,他心中起了疑,这才留意。他首先看到,那女郎的手上,戴着一枚相当大的红宝石戒指,看来宝石的质地十分好。她把戒指有宝石的一面转向掌心,那样做,显然是为了不想太炫耀。
  这样的一枚戒指,说明这女郎相当富有。她的相貌十分普通,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她的身材,十分丰满健美,神情则又惊又怒。
  那男的由于被原振侠踏住了背,所以看不清他的面貌。原振侠对他有狼一样的眼睛,有相当深刻的印象,他的双手,按在地上,正在想挣扎着起来。原振侠可以看到,他的左手,也戴着一枚戒指,形式十分奇特,看来是金属的,有一个一公分见方的平面,平面上,是一只人手形的浮雕。
  原振侠看到了这只戒指,心中略动了一动……在他的记忆中,像是记得,有某种特殊身分的人,佩戴这种有人手浮雕的银质戒指。可是一时之间,他却又想不起来。
  原振侠并不着急,因为他记忆之中,既然有这样的印象,只要略为花一点时间,就一定可以查出来的!
  这一对男女,有特殊的身分,已经可以肯定。原振侠知道,自己是在无意之中,遇到了一件十分不平常的事情了。
  那女郎盯着男人……刚才那男人称她为“美姬”,这自然是那女郎的名字了。她刚才还几乎死在那男人的刀下,可能到死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可是这时,她却并不胆怯,她恶狠狠地喝:“说!谁主使你杀我?原来你接近我,向我献殷勤,就是为了找机会杀我!”
  她在这样责问那男人时,简直是声色俱厉。那男人却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叫:“我会把一切告诉你,你先解决了那醉汉再说!”
  男人肆无忌惮地这样叫,自然是以为原振侠不懂印尼语的缘故。听得那男人这样叫,原振侠啼笑皆非,心想你才要杀人,那女郎怎会听你的话?
  可是,世上的事,真正有出乎意料之外的,那男的才一叫,女郎甚至连看也未曾向原振侠看一眼,手腕一翻,手中已多了一柄匕首……和那男人刚才拿着要杀她的那柄,一模一样。而且,立时以极快的手法,一下子就刺向原振侠的咽喉,出手不但快,而且狠辣之极,那是一级杀人专家的手法!
  这一个变化,当真是意外之极,原振侠在半秒钟之前,怎么想,也想不到有这种事发生!原振侠在事后,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说他一生之中,遇到过不少凶险的事,但是真正生死一线,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的,还得数这次遭到了那女郎的偷袭!
  后来,原振侠自然也知道自己一直判断错误。例如他看到男的扬刀杀人,就以为男的在这种情形下下手,是想嫁祸于他……实际上,男的根本不想嫁祸,他以为在杀了女郎之后,又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个醉汉也杀死。他是利用有人在旁,女郎不会料到,他会在这种情形下下手这一点,而下手的!如果原振侠只是一个普通的醉汉,早已和那女郎一起陈尸山头了!
  后话休提,那女郎陡然发动了又快又狠的一下攻击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