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杀手


  这个故事的原名是《古墓杀手》,幻想故事而用“古”为题,自然故事的内容,和古代有关。
  古代是一个统称,指已经过去了的时间,从一分钟之前,到十万年一千万年之前,都可称为古代。那是一种过去了就过去了的现象,这种现象之所以存在,全是由于各种生物存在的缘故。
  若是根本没有生物,连“时间”这种观念都不会有,也没有什么过去未来。因为有生物,生物在时间的过去中成长、生活、死亡,所以有了时间。
  好了,这个故事牵涉到的古代,究竟古到什么时候?黄帝和蚩尤的大战?后羿用他的神箭射下了九个太阳?不是吓人,还真有点关系。
  却说故事的开始,是在一家医院──原振侠服务的那家医院。
  很多原振侠传奇都从这家医院开始,那是必然的事。因为主角就在这医院工作,没有了主角,也就不会有故事了,是不是?
  在知道了其它形式的生命,也有魂魄之后,原振侠的思绪,相当紊乱。会产生思想的三晶星机械人有魂魄,吸血一族也有魂魄,人类当然有魂魄,在原振侠的经历之中,甚至有魂魄离体之后,还活着的身体──失去了魂魄的身体。
  在医院一个相当寂静的角落,一间设备齐全,有特别护理的病房中,就有这样的一个人在。
  这个人,曾是显赫一时,国际级的大明星。自从他魂魄出窍,和玉宝王妃的灵魂,一起不知道到什么空间去逍遥自在之后,他的身体就留了下来,成了会呼吸的一个植物人。
  如果人的一切快乐和苦痛,都是脑部活动所产生的感觉,那么,没有了思想活动的人,自然也就没有了苦痛和快乐。
  原振侠认为,大明星鲁大发根本不会再回来,不会再需要这个身体。他主张取走维持这种植物生命的所需,让大明星和无数普通人一样,灵魂离开了身体,身体也就死亡,一切顺乎自然。
  可是,大明星的童年好友阿财,却大表反对。而且,平时傻呼呼的阿财,这时说出来的理由,却令得原振侠无法不同意。
  阿财──这个阿财,看过《失魂》、《巫艳》两个传奇故事的朋友,一定记得他。他崇拜原振侠,本来是原振侠说什么,他听什么的,可是这次,他却反对:“发哥的情形,和普通人不同。普通人是人死了之后,灵魂离开,发哥的灵魂,是活着的时候离开的,说不定,他有朝一日,会想回来!”
  阿财说到这里,睁大了眼睛望向原振侠,大有责问“万一发哥的灵魂要回来,身体却没有了,那该怎么办”之意。原振侠知道他对朋友的忠诚,而且鲁大发留下来的财富甚多,足够支付超过一百年的医院所需,所以原振侠立时道:“好!好!让他的身体留着!”
  阿财十分认真:“我会经常来看他!”
  阿财说得出做得到,他真的经常来看像植物一样,或许比植物更没有知觉的鲁大发。有时还和护士一起,替他的发哥抹身清洁。
  阿财来医院的时候,总会先去看看原振侠在不在。如果原振侠在,而又有空,就会和他一起去看鲁大发──曾有一次,原振侠和阿财看了鲁大发之后,离开时,在电梯中遇上了一个酥胸裸露的少女。这个少女,后来成为女巫之王,也就是这个偶尔的相遇开始的。
  原振侠在医院中的时间不多,所以,阿财多是独来独往。他对玛仙十分迷恋,曾心甘情愿给玛仙吸血,使玛仙脸上畸型的肿瘤,通过了巫术的力量,移到了他的手臂上。那是他感到最高兴的事,他最大的快乐,就是抚摸着那畸型的部分,想象着那是玛仙娇俏的脸庞,陶醉在他简单而原始的想象之中。
  也由于这个缘故,他对于玛仙的行踪,也十分留意。他常要求原振侠:“原医生,我当然没有资格和你争玛仙姑娘──”
  原振侠打断了他的话:“谁都有资格追求玛仙。问题是,由于巫术上的原因,玛仙的生命之中,只能够有我一个男人!”
  蠢钝的人,自有他的固执:“我不信,那是玛仙姑娘说的,谁知道巫术中,是不是真有这种情形──那可能是玛仙爱你,所以假造出来的!”
  原振侠听了之后,也不禁呆了半晌。玛仙说由于巫术的原因,她生命中只能有他一个男人,这是永远无法证明的事!如果这是一个示爱的“诡计”,那确然十分成功。因为要不是有这一点存在,原振侠和玛仙之间的关系,不会很快地就变成那么亲密无间。
  阿财见原振侠沉吟不语,就提出了要求:“可是,玛仙姑娘是我一辈子的梦中情人,请你尽量把有关她的事告诉我,好让我自己编故事,想念她!”
  原振侠十分感叹。阿财自然没受过教育,但是在感情上,却比他更执着认真。所以,原振侠一口答应。
  而每次,原振侠向阿财说到玛仙时,谁都可以看得出,那是阿财最快乐的时刻。尽管原振侠告诉阿财,玛仙大有可能连有他这个人都不记得了,但是阿财依然“一往情深”,一点也不难过。
  原振侠曾经把玛仙由于要破解她自己所施的“血魇法”,救醒了白化星人李固的经过,录了音,托人交去给阿财。阿财知道玛仙变成了白痴,立刻来找原振侠,可是却一直没有找到。
  他要找原振侠的目的,是想告诉原振侠,玛仙就算什么知觉也没有,一样是他的梦中情人。他愿意照顾她,陪伴她。
  当然,阿财无法达到这个愿望,因为原振侠找来了爱神,把玛仙托付给爱神星人。后来,原振侠又在“观察地带”找到了玛仙,玛仙在多方面的帮助之下,成为宇宙间的女巫之王,率领了一个由取得了新生命的爱神星机械人,所组成的拯救队,飞向茫茫宇宙,去参加拯救爱神星的行动。
  玛仙有了这样的转变之后,已经直接属于宇宙,和人类属于地球,再间接属于宇宙,大不相同。
  那令原振侠感到,他和她之间有了距离,玛仙是名副其实的“仙”,而他却是人。
  人和仙之间的距离是多大,他也无法估计,由此而产生的怅惘,难以形容。
  这种感觉,原振侠自然不会对别人说──说了,也没有什么人会明白。
  而玛仙的那一段变化,他也没有特地告诉阿财。阿财是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别人绝不会有意看不起他,可是也不会把他放在心上。
  原振侠从安普古堡回来,在有了一段新的经历之后,至少过了几天正常的医生生活。
  也就在那几天之中,有一天下午,阿财又来看鲁大发。知道了原振侠在医院,大喜若狂,说什么也要见原振侠一面。
  原振侠正忙,就请他先去看鲁大发,等了结手头的工作就去找他。
  阿财迟疑着不肯走,原振侠只好先告诉他:“玛仙没有事了,比以前更神通广大!”
  阿财立时满脸红光,跳跃着离开,口中哼着岛上渔民所唱的民歌,可以看出他是真心地感到高兴。
  原振侠望着他的背影,在心中叹了一声。三晶星的康维十七世,曾指责他,说他不知道什么叫爱情。他这时在心中发问:像阿财那样,算不算是爱情?毫无目的的单恋,也能算爱情吗?
  大约在十五分钟之后,原振侠走向病房。他经过一条相当长的走廊,走廊的一旁,属于精神病科的范围。
  也就是说,接下来发生的事,若不是阿财的出现,根本不会和原振侠发生任何关系。地球上每一个地方,每天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内,有亿万件事在发生着。那些事,都有可能和一个特定的人发生关系,但最直接的关系,是目击这件事的发生!
  阿财不来,原振侠不会经过这条走廊,也不会目击这件事。
  原振侠才出电梯,踏上走廊,就听到一阵吼叫声,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一扇门后发出来。那扇门上,有着“会诊室”的牌子。
  精神病是人体疾病之中,最深奥的一环。属于精神科的疾病,不是由于细菌或病毒作祟而形成,而是人体自行发生病变的结果。
  而且,病的根源,又来自最神秘,最难测的脑部。
  所以,人类医学到今天为止,并没有彻底医治各种精神病的方法。甚至许多情形下,不知道病发的原因,只是在朦胧和黑暗之中,摸索前进。
  因此,会诊这种情形,在精神病这个领域之中,是十分普通的事。单独的一个医生,无法作出判断,要集中几个医生来共同商议。
  这时,在会诊室中传出来的吼叫声,听来十分粗鲁无礼。原振侠一下子就肯定,那不会是医生发出来的,医生至少都知道,在医院中要保持肃静的道理。
  而病人,在疾病发作的时候,暴躁是十分常见的情形。俗语称暴怒的人为“发神经”,十分传神。
  原振侠来到了会诊室的门口,也听清楚了吼叫的内容。先是好几句粗言秽语,然后才是正文:“我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的妄想症,不是!”
  另外有一个人接了口:“你可能不懂,这是医学上的专门名词──”
  这可能是医生在作解释,但一言未了,就听到了“砰”的一大声。
  如果只是在言语上的争论,原振侠会疾步走过去──医生和病人之间发生争执,是很普通的事,尤甚是在精神病科,病人总是精神上有问题,这才会来求医的。可是看来,已经有人在用了暴力,原振侠就伫足不动,等待事态的进一步发展,说不定有他可提供助力之处。
  随着那一声巨响,怒吼声就在门后响起,仍是那个人的声音:“医学!医学!告诉你们,我没有生病,我说的全是真的,是我真正的经历。你们这班医生,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对我背医学名词!”
  那人毫不留情地骂着医生,等他讲完,会诊室的门一下子被打开。原振侠首先看到了一个壮汉,怒意冲天,自内走了出来。
  接着,是会诊室中,至少有两个医生在自辩:“是你自己到医院来求医的!”
  那壮汉一个转身,面对门口,吼叫:“我不是自己要来,是别人叫我来的,算我上了当,对不起了!”
  他说到“对不起了”的时候,双手抱拳,向会诊室拱了拱手。
  这时,原振侠踏前了一步,看到会诊室中,至少有四个医生在,有的面熟,有的陌生,但表情都一样:十分无奈和尴尬。
  其中一个医生,向那人指了一指:“你的病不难医治,只要你肯入院──”
  那人用力一拳,打在会诊室的门上,又发出了“砰”的一下巨响。他大声道:“想把我关进疯人院去?”
  几个医生互望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色,显然在那一剎间,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所以他们一起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那壮汉发出了一声闷哼,又疾转过身来。
  这时,原振侠离门口已经很近,所以,壮汉一转过身,就几乎和原振侠面对面。他一看到面前有人,连看也不看清楚是什么人,伸手便推。
  那人的行为竟如此鲁莽,这令得原振侠很生气。而且,刚才,在那人抱拳在说对不起,和一拳打向门上的时候,原振侠已留意到,他的双手,手指粗壮,拳节上都坟起,十分有力,一望而知,是在武术上下过苦功的人。
  他动不动就发拳,证明他这个人的行为,粗鲁莽撞之极。对这种自恃有武艺在身,就以为自己可以以力慑人的家伙,原振侠一向对之没有好感。
  所以,当那人一伸手向原振侠胸口推来,想把原振侠推开时,原振侠一声冷笑,疾伸手一拨,把那壮汉的手,拨得陡然偏向一旁,让他推了一个空。
  而在此同时,壮汉胸前的门户大开。原振侠立时一伸手,反倒推中了他的胸口,掌力一吐,推得那壮汉反向室内倒跌了进去,连退了三步,才能站稳。
  在那壮汉被原振侠推进室内时,室内的几个医生,纷纷走避,唯恐撞上了那壮汉。
  壮汉还没拿桩站定,就发出了一下十分可怕的吼叫声。原振侠这时,才看清那壮汉的身形、样貌,虽然只是不到一秒钟的打量,可是也看得原振侠啧啧称奇。
  那壮汉身型并不高,只是普通身型,决非像曹金福那样,身高超过两公尺的彪型大汉。可是当原振侠还只是看到他背影的时候,第一印象就是“壮汉”──他虽然个子不高,可是却壮健无比。
  手臂、大腿都比普通人粗,而且肩宽腰圆,背厚头大。总之全身无处不壮,都像是胀得会爆炸一样。
  这还不奇,听他的声音,声若洪钟,中气充沛。总以为他不是青年,也是盛年,谁知不然。
  这人一张紫膛脸,肤色黑得发亮,可是眉毛却已白了。有很短的短髯和很短的头发,也全都白了。
  而且自他脸上的皱纹看来,其人就算没有八十,也在七十以上。竟然脾气还如此火爆,当真是罕见的奇事。
  原振侠在那人一手推来时,趁其不备,疾还了一手,不但使了巧劲,而且在挥手而出时,还伸指在对方的臂弯麻筋上弹了一下。所以才一下子把对方的手拨向一边,再趁势出手推他,一举成功,不能算是正式的过招动手。
  这时,原振侠一看清了那人的样貌,陡然想起一个大大有名的武术界前辈来,不禁心中暗叫了声惭愧。他不等对方发作,就抱拳行礼,朗声道:“雷老爷子,你这样高寿,兀自这样霹雳火一般的脾性,真是老当益壮。还是日饮斗酒吗?我们这些医生的理论,看来全要推翻才好了!”
  他一口气说下来,被他称为“雷老爷子”的那人,在一声怒吼之后,身形略沉,看起来,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气势威猛无比。可以叫人从他的姿势上,感觉到他如果疾扑而出的杀伤力,会是何等强大。
  原振侠一拱手,接下来的一番话,又疾如联珠,令得雷老爷子蓄定的势子,暂且不发。
  原振侠既然认出了对方是什么人,自然知道一弄不好,惹得对方大闹起来,对医院方面来说,绝不会有什么好处。
  所以,他立时又朗声道:“小可原振侠,刚才不知是雷老爷子。趁老爷子不防备,这才免得在老爷子面前出丑,惶恐之至!”
  那雷老爷子仍然维持像是豹一样的姿势,怒目圆睁。别看他脸上全是皱纹,可是豹头环眼,双眼目光灼灼,虎虎有威,相当骇人。
  原振侠一面说,一面向前走来,指着雷老爷子,向室内的几个医生介绍道:“你们怎么得罪了雷老爷子?这位老爷子,姓雷,讳九天。大江南北,提起雷动九天雷九天,谁不敬仰,谁不拜服?雷老爷子在百岁大寿之后,再也不提年龄,岂止是人中之瑞,简直是人中之龙!”
  常言道:好话人人爱听。那雷老爷子听了原振侠对他的介绍,怒容顿消,身子缓缓伸直,已消除了对原振侠的敌意,还抱拳作了一个四方揖──这是在受到赞美时,表示谦虚的应有礼节。
  而原振侠的这一番话,直令得会诊室中的几个医生,听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一个年纪较轻的医生叫了起来:“我们是在看武侠电影?还是在看武侠小说?”
  另一个医生喃喃地道:“时光倒流了!”
  原振侠笑:“各位不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吗?武侠小说中的高手,当然是有的!”
  他说到这里,转向雷老爷子:“老爷子有什么问题?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雷老爷子现出又尴尬又愤怒的神情,闷哼了一声,没有说甚么。一个医生叫了起来:“原!”
  原振侠忙向身后摆了摆手,示意那医生住口。他又道:“雷老爷子有什么事,只管找我!”
  雷老爷子瞪了原振侠一会,总算有点笑容,老气横秋地道:“你跟小常子学过几天功夫吧!”
  原振侠的武术学得相当杂。他在日本学医,同时习武,在日本武术中的柔道、空手道、剑道上都有极高造诣。后来有一个时期,醉心太极,忽然又去研究西洋拳术、古代的相扑,和各门各派的中国武术。
  在他的众多师父中,确实有一个姓常的。
  那姓常的是中国武术中“小擒拿手”的专家,原振侠跟他习艺时,常师父已是七十高龄。
  刚才原振侠拨开雷老爷子的那一手,正是小擒拿手中的妙着。雷老吃了个哑巴亏,但也一下子就知道了对方的家数,所以才有此一问──他已过百岁高龄,任何人在他眼中,都是小辈,所以才有“小常子”这样的称呼。
  原振侠忙道:“学过几天,不成气候!”
  他说着,已带了老爷子走了出去。又有人在他身后叫了一声:“原!”
  原振侠转头道:“我尽快回来!”
  雷老爷子在这时道:“听说过你的名字,很有些人说你有些门道,果然不错!”
  看来他仍然未能对刚才的事全部释怀,原振侠也不敢说什么,就带着他来到了鲁大发的病房。阿财见了雷老爷子,也不禁呆了一呆。
  雷老爷子却连眼角也不向阿财瞟一下,他只是向床上的鲁大发看了一眼,皱了皱眉。
  这时鲁大发由于卧床经年,成了植物人,当然已没有了昔日大明星的神采。肤黄肌瘦,身上又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难看之至。病房之中,充满了各种消毒药水的气味,确不是好环境。
  雷老爷子闷哼一声:“这人是死是活?”
  他久矣乎倚老卖老,旁人也奈何他不得,所以养成了说话绝不顾他人感受的习惯。反正他的生活圈子也狭窄,平日和他接触的不是他的徒子,就是他的徒孙,谁敢违背他的意思?
  可是,阿财却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只觉得这老头子的样子十分古怪而已。
  而且,阿财对鲁大发十分忠心。雷老的话,在他听来,就是对鲁大发的不敬!
  所以,阿财大表不满,哼了一声:“你老得眼花了?死人活人都分不清!发哥当然是活人!”
  雷老听得有人抢白他,环眼一瞪,就要发作。在一旁的原振侠一看情形不好,这两个人要是吵了起来,那还有完?而且一言不合,雷老必然出手,医院的伤科病房,又有得阿财去躺的了!
  所以他忙道:“雷老爷子,这人的身上,曾有极离奇的故事,转头我详细说给你听,古怪之极!”
  原振侠十分懂得老年人的心理──生活圈子窄了,又不甘寂寞,所以最希望有人陪他说话,也喜欢听故事。
  所以原振侠的话,一下子就投了雷老的所好。
  可是雷老的脾气十分古怪,向不服输,心中虽然喜欢,口中却道:“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没见到过。这人能有多大,会有什么怪事在他身上!”
  阿财接了上去:“你别看他年纪轻,他曾名扬世界,出入皇宫,死去活来,魂魄离体,比你──”
  原振侠知道阿财再说下去,只怕又要出言不逊,得罪了人。所以陡喝一声:“阿财,住口!这位雷老爷子,是当今世上第一的中国武术高手。内外功兼修,非同小可,你好好侍候着!”
  阿财听得眨眼不已。他认字不多,未曾受过什么教育,但是坊间有的是各种各样,叙述武学渊源的画本,配以浅白的文字,正是他这种人唯一的读物,却看了不少。
  原振侠的介绍,和雷老的外型,使他一下子就带入了那些画本的人物情节之中。
  剎那之间,他现出了极其钦仰的神情──真诚而绝不造作,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叩了一个头,诚惶诚恐道:“小人不知是老前辈,出言不讲礼貌,请老前辈原谅!”
  这一下行动,又恰好大大对了雷老的胃口──他年纪大,辈份高,可是时代不同,见到他就一下子叩首为礼的,可以说绝无仅有。
  阿财这一叩头,令得他老怀大乐。在呵呵大笑声中,雷老略俯身:“请起!”
  接着,他伸手在阿财的手臂上略略一抬,这才显出了他的真才实学,确然非同小可──阿财渔民出身,身体壮健,气力也大,可是在雷老的轻轻一抬之下,他人像是纸扎的一样,一下子被抬了起来不说,而且站立不稳,向病床倒撞过去。
  眼看他脚步踉跄,就要重重撞在病床之上,闹个唏哩哗啦,一塌糊涂。雷老爷子“咦”地一声,陡然手臂一伸,向阿财抓去。
  这一下子,连原振侠也有见所未见之感──从那时雷老和阿财的距离来看,五短身材的雷老,无论如何,无法抓得住阿财的。
  可是,雷老出手快疾无比。只见他手才伸出,就居然一下子抓住了阿财,而且将阿财拉了回来。
  原振侠由衷地喝采:“老爷子好身手!”
  雷老一松手,阿财兀自站着发呆,显然未曾会过意。一时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雷老望向原振侠:“刚才你说,我是中国武术的第一高手,这话不对。常言道:话不能说满了。像我这样身手的,甚至高过我的都有,天下之大,能人之多,谁能尽知啊!”
  这一番话,倒真的令得原振侠佩服。这老头子虽然脾气火爆,行事也怪,可是真到了重要问题上,他也有他行事的原则,不是乱来的。
  这时,阿财才算是会过意来。他刚才只觉一股大力涌来,身不由主,向后跌出。忽然之间,手腕之中一紧,像是有一道钢箍一样,又把身子拉了回来。自己那么的一条壮汉,在眼前这个老人家手里,竟像是面粉捏成的人儿一样,要长就长,要圆就圆!
  这令得阿财拜服得无以复加,重又直挺挺地跪倒在雷老的面前。
  雷老笑咪咪地望着阿财:“小伙子,一再跪在我面前,想要什么?”
  阿财人蠢,他只是对雷老无限敬佩,所以才自然而然下跪的,并未想及其它。甚至雷老这样问,他也不知如何反应才是,仍然一动不动地跪着。
  在一旁的原振侠,自然不会那么迟钝。他心中陡地一动,想起阿财这些日子来,一直无所是事,难得雷老兴致好,何不令他和雷老爷子发生点联系。同时,鲁大发的事,也可以由阿财详细说给雷老听,免得自己多费时间,岂非一举两得?
  所以他忙道:“阿财,这是千载难逢的机缘,还不求雷老收你为徒,授你惊世绝艺!”
  阿财人虽愚鲁,可是如今发生的事,却是他看得滚瓜烂熟的画本上常有的情节。一时福至心灵,又连连叩头,口称“弟子”,恳求拜师习艺。
  雷老先不理会阿财,由得他叩头如捣蒜,却扬着脸向原振侠望来,问:“你看这笨小子,像是学艺的材料吗?”
  原振侠笑:“唯其它不像,若是将他调教成材了,这才显得雷老有通天彻地之能!”
  这一顶高帽,又恰到好处。雷老大乐,一抬脚,把阿财抬了起来:“先跟着我,等我认为你真有出息了,再正式拜师不迟!”
  阿财这一喜,实是非同小可,站在那里,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摆才好。原振侠也想不到自己一说就成,心中啧啧称奇。因为事情这样巧,凑合在一起,就算是刻意安排,也未能有这样的结果。
  原振侠看出雷老的兴趣也很高,所以凑趣:“真是太好了,阿财虽然资质平平,但胜在有毅力,必然可有大成。阿财,鲁大发的传奇故事,全在你的心中,就由你说给雷老听了。”
  原振侠这时,这样说,只是想把说故事的责任,推给阿财,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和雷老有直接关系。
  (想象力再丰富的人,也难以将一个百岁人瑞武术家,和一个已经成植物人的大明星,联在一起的。)
  可是,原振侠的话才一出口,雷老忽然圆睁双眼,指着病床,失声道:“什么?这个人的名字是鲁大发?”
  原振侠和阿财,都呆了一呆,想不出何以雷老对“鲁大发”这个名字,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而雷老接着又大摇其头,自己纠正自己说的话:“不对,一定是同名同姓,那个鲁大发可不是这个熊样!”
  雷老说中国北方话,“熊样”就是不好的样子,难看的样子,或槽糕的样子之意。
  阿财自然仍未会过意来,可是原振侠却心中陡然一动,疾声问:“老爷子说的那个鲁大发,是什么样子的?”
  雷老抓着头,发出“刷刷”的声响:“高大,比床上的那个高得多了!”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床上的鲁大发,躺得久了,肌骨萎缩,整个人又矮又软,当然不如以前生龙活虎的鲁大发那样了。
  雷老又道:“那个鲁大发,浓眉大眼,老像是有什么心事,左颊上有一道小疤痕──咦,床上这半死不活的人倒也有这个疤。那个鲁大发双眼有神,他定着眼睛望人的时候,很有些威严──”
  他继续在说着“那个鲁大发”的外貌特征,原振侠听到一半,已是心头乱跳。他感到雷老所说的,根本就是鲁大发。
  再说下去,连阿财也感到了,他叫了起来:“师父,你说的那个,就是发哥。”
  雷老不明白,望向原振侠。原振侠忙问:“老爷子是在什么地方见到鲁大发的?”
  原振侠这一问,可以说丝毫没有得罪雷老爷子之处。可是雷老忽然十分恼怒,用力一挥手:“知道是什么地方就好了!就是不知道,又遇上了那些人。所以那帮屁医生,才把我当成了神经病!”
  原振侠心念电转,想起了在会诊室中的情形。他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雷老是由于“不知在什么地方见到了一些人”,所以才被医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