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接收到的,仍然是黄绢利用装置发出的讯号,因为黄绢曾不止一次地重复那样做。所以使这个白化星人,很容易就跟踪到了黄绢和李固的身边,可是他却不知道,李固也是白化星人。
  然后,这个白化星人接收到的讯号,是来自李固的脑部活动所发出来的。
  如果李固不是由于巫术而变成了白痴,他和那个白化星人,曾是同类,他们之间应该十分容易取得沟通。可是,李固的脑部活动,受了巫术的禁锢,所以只能发出微弱的讯号,时断时续,不易捕捉……可是,也足以使那个白化星人跟踪到了这里。
  原振侠不明白的是,何以到了这里,他的脑部活动,反倒令那个白化星人容易接收?
  是不是黄绢由于悲伤和愤怒,使她的脑部活动不正常?是不是玛仙精通巫术,脑部活动异常?是什么使那个白化星人留下来和他沟通,是什么使那个白化星人,认为他能对追踪有所帮助?
  对这些问题,原振侠这时,一点头绪也没有,他想了一会,才问:“我能帮你什么?”
  那女声立即道:“把你知道的全告诉我!”
  原振侠摊手:“哪一方面是你想知道的?”
  女声的反应极快:“你知道我想知道哪一方面的事!”
  原振侠感到了对方的咄咄逼人,他无可躲避,所以他只好说:“有一个白化星人,在地球上!”
  女声忽然笑了起来:“当然,那就是我!”
  这个白化星人理所当然地这样说,倒不禁令得原振侠在一怔之后,考虑起一个问题来。
  他本来准备告诉这个白化星人,有一个白化星人……有身体的白化星人在地球上。可是经过了这样的一个转念,却使原振侠想起,李固在地球上,已经受了伤害,变成了白痴!
  这个白化星人,会不会因为李固的遭遇,而把地球人当成了敌人?
  看起来,这个已经没有了形体的白化星人,比李固更加神通广大。他这时不像是有什么恶意,但如果在知道白化星人,曾在地球上被伤害的话,他会不会由此而萌生出敌意来呢?
  一想到这一点,原振侠十分紧张,不由自主双拳紧握,心跳加剧。
  这时候,那女声表示诧异:“你想到了什么?你的脑部有异常的活动!”
  也就在这时候,萤光幕上的人影,看来也有不平常的颤动──原振侠这时,已经知道那是由于自己脑部活动所造成的。
  原振侠略定了定神,才道:“是的,我忽然想到……你以没有身体的生命形式,来到了地球,这消息要是一公布,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冲击!”
  女声笑着:“我相信不是所有的地球人,嗯,只有很少数的地球人,可以接受这个事实。绝大多数的人,会斥为无稽。”
  原振侠十分小心地试探:“你不会使得全地球人,都知道你的来临,你的存在?”
  女声用感到讶异的声调回答:“当然不打算,有这个必要吗?我,我们在宇宙中旅行,不论经过什么星体,都只是停留一阵。虽然我们的生命已经无穷无尽,可是宇宙间的星体实在太多,除非这个星体上的生物,有了绝大的危机,我们才会尽力帮助。地球人自己在发展,其它外星人,有一些想把自己的模式传给别人,我们白化星人跟他们不一样!”
  原振侠作了一个手势:“你们是没有敌意……和没有侵犯性的!”
  那女声把“敌意”和“侵犯性”这两个字,反复念了几遍,像是正在企图弄明白它们的含义。然后,发出了笑声:“当然不!”
  原振侠几乎要冲口而出,告诉他有关李固的事了。可是他还是忍了一忍,又问了一个新的问题:“在白化星上,星际探索,宇宙航行这种行动,应该是早已经开始进行的了?”
  女声“唔”地一声:“当然是,很久之前就开始了。短程的、属于自己星系的航行最早,后来又发展到了远程的航行,向着我们仅有资料而实际绝不可测的星体进发。那时,我们还是有身体的!”
  原振侠缓缓吸了一口气:“身体……应该是远程航行的障碍。请告诉我,那时的情形怎么样?”
  女声轻轻笑了几下,声调十分轻松:“十分好笑。我在资料中获悉,当时,把人放在一个圆筒之中,把人体的活动,降低到了停止的程度,然后,放在自动飞船中发射出去。”
  原振侠知道,那就是李固来地球的方式。
  女声继续道:“这种航行法,可怕之极,因为航行员的安全,绝无保障,所以每一个航行员,都是勇士。他们都知道,一旦离开白化星出发,就再也没有机会回来,而在到达之后,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星体上,是什么样的处境,也全然不知……那等于是把自己的命运,拋进一个……一无所知的深渊……”
  女声一口气说到这里,略顿了一顿,又重复了一句:“真是可怕极了!这是在我们星体上,热中于星际远程航行,但是又最黑暗落后的时代。”
  原振侠不禁苦笑,这种落后的情形,在地球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出现!
  那个白化星人,一讲起了白化星上的历史,兴趣像是比原振侠还要高,滔滔不绝:“奇怪得很,这是我们自己研究我们进化史之中的一件怪事!当时人人明知身体是宇宙航行的障碍,怎么会如此热中于远程航行?”
  原振侠对这个白化星生命进展史中的谜团,自然无可置喙。
  那白化星人像是在自言自语:“或许,正因为热中于宇宙航行,而又深知身体是最大的障碍,这才形成了生命形式的重大突破!”
  原振侠仍然不说什么……本来,发生在白化星上的事,和地球绝不相干,可是如今,至少有两个白化星人在地球上,那就使他不能不关切。
  那白化星人继续用悦耳的女声说着:“那一个时期,派出了许多航行员……”
  原振侠吃了一惊:“很多个?”
  女声说得十分肯定:“是,超过一千个。凡是我们可以通过无人飞船,搜集到资料的星球,我们都派人出去!”
  原振侠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来平静:“每个星球,只派……一个?”
  在那白化星人还没有回答之前,原振侠十分紧张。因为如果还有有身体的白化星人,在地球上的话,情形就会十分糟糕!
  他并不十分忌惮这个没有形体的白化星人,因为一切的欲求,都源自身体上所要得到的满足,若是一种生命形式根本没有了身体,也就自然不会有欲求。没有欲求的生命,不论来自什么星体,至少,危险程度都最低。
  那白化星人的回答,终于通过电视机的声音装置传了出来:“一个星体,只派一个,因为那是绝没有把握的事。我们的历史记载,记录着在那个一千年的期间,派出了一千多个勇士,可是显然这种行动是一种巨大的失败,白白牺牲了……那一千多个,志愿去作远程宇宙航行勇者的生命。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有过消息,他们像是全消失在宇宙中了!”
  原振侠不由自主,吞咽了一下口水。他想起李固来到地球上的情形,若不是恰好遇上了卡尔斯,李固只怕也没有多少生存的机会!
  其余的航行员,到达陌生星体之后,遭遇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千年的时间,连续派出了超过一千名有去无回的航行员,去探索宇宙的奥秘,这自然是无可比拟的壮举!
  可是那白化星人对这个行动,却并没有什么好评:“一直到我们认识到,只要有身体,就不可能有远程宇宙航行之后,才停止了这种行为。不多久,我们的生命形式,就有了巨大的突破,现在,对我们来说,远程宇宙航行,已轻而易举了!”
  原振侠没有说什么,那白化星人又道:“当我收到了那微弱的讯号时,我知道,有可能,那是当年派出去的一个航行员所发出来的,绝对有可能。所以我才那么有兴趣,想有所发现!”
  原振侠听得心头怦怦乱跳,自然而然问:“就算给你发现了当年的航行员,你又怎么样?你没有法子把他带回白化星去,白化星上的生命形式已经改变,他完全无法适应,情形糟糕之极!”
  那白化星人笑了起来:“如果他还有身体,当然槽糕,但是我有方法,使他一下子,就进展到我如今这种生命的形式!”
  原振侠的脑中又紊乱起来,他想起自己往来幽灵星座时,身体和灵魂分离的情形。这个白化星人所指的,当然不是这种情形,但有一点十分相似,就是身体的舍弃!
  原振侠不由自主摇着头,因为他知道,李固绝不肯舍弃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带给他那么美妙无比的享受,他像是一头才尝到鲜血滋味的幼狮,怎肯放弃继续嗜血?
  然而,李固已成了白痴,无法自行决定。是不是这个白化星人,有能力可以不理会李固的意愿如何,而径自进行生命形式的转换?
  那种念头,一波接一波涌来,令得原振侠有全身发热的感觉!
  那全是超乎人类知识范围之外的异事!
  可是他又必须想,因为那白化星人还在等着他的回答。而且就在这时候,那白化星人又道:“刚才在你的脑部活动之中,我又收到了有关我想知道的事情的讯号……你是不断在想着有关白化星的事,是不是?”
  原振侠怔了一怔,虽然他还没有决定怎样做,可是他知道,在一个生命形式高级到了这种程度的白化星人面前,欺骗和掩饰,绝不是好办法。
  可是那时,连他自己也不能确切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他总不想把真相说出来。他迟疑了一下,才道:“是不是可以容许我问一些问题?”
  那女声听来十分乐意:?“当然可以!”
  原振侠又想了一想,才问:“在白化星人还有身体的时候,是不是有疾病?”
  他得到的回答是:“疾病对白化星人来说,太久远了,那不知是多么古老的事了。白化星人先是致力于身体功能的增进,那时没有人想得到,只有不要身体,才是最彻底的办法……当一切全是空的时候,自然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侵犯了!”
  原振侠喃喃地念了一句:“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那白化星人自然听不懂,可是也没有问原振侠在说什么,只是继续回答原振侠的问题:“增加体能很有成绩,结果是白化星人的身体,可以抵抗一切疾病!”
  原振侠再问:“当然无法防止外伤!”
  他知道李固曾受过伤,当时如果不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替他输入了地球人的血,李固这个白化星人,也早就“客死异乡”了!
  那女声听来有点悲哀:“是,所以还有死亡。”
  原振侠再问:“衰老过程呢?有身体的白化星人,衰老的过程怎么样?”
  那白化星人倒是有问必答:“历史记载中说,已经把身体的衰老过程尽量拖慢。可是,仍免不了会衰老,一直到无可避免的自然死亡。”
  原振侠停了片刻,才问到了最主要的问题。可是他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并没有表示特别紧张:“白化星人的身体……会不会发生痴呆的现象?”
  那女声沉默了片刻:“痴呆?对不起,我……竟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原振侠解释了一下:“人有身体,可是……没有思想,完全没有智力。”
  那女声大是讶异:“怎么会有这种情形?嗯,要是有这种情形的话,那是脑部组织的机能不健全所造成的!”
  原振侠连声道:“是,是!就是这样的情形!”
  那白化星人道:“这样的情形,永不会在白化星出现。白化星人的繁殖,早已在实验室中进行,婴儿发育如果出现畸形,就会结束他的生命。所以,白化星人的身体,都十分健全!”
  原振侠暗忖,岂止健全,而且俊美无比!想象起来,白化星人在还有身体的时候,女性一定个个都美丽夺目的了。不知道那么多年之前,自白化星出发,作远程宇宙航行的白化星人之中,有没有女性在?这一个个白化星人,除了李固降落在地球上之外,其余的,不知道都到什么地方去了?
  在浩淼无涯的宇宙之中,有上千个白化星勇士,在作毫无希望的远征,这倒是一件十分悲壮的事。
  原振侠的思绪,一下子飘了开去,但立时又回到了本题:“如果他出生了,长大了,而忽然又受了……脑部又受了伤害,以致组织破坏了呢?”
  那女声直到这时才反问:“你在这个问题上,问得如此详细,想说明什么?”
  原振侠固执地道:“请回答我的问题!”
  那白化星人想了一会,才道:“会有这种情形,可是极少见。我还不知道,在真实的情形中,出现过这种例子。”
  原振侠感到十分紧张,以致手心有点冒汗,他搓了搓手:“你刚才说,如果遇上了一个还有身体的白化星人,你可以令他在极短的时间之中,把他的生命形式,转化为你目前的情形!”
  那白化星人道:“是,虽然相当复杂,可是我可以做得到──等一等!”
  他说到这里,突然叫了一句“等一等”,然后立即又道:“我知道了,有一个有身体的白化星人在地球上!”
  原振侠并没有立时回答,那白化星人的声音陡然提高,可能是电视机的发声装置,所能发出的音量的极限。原振侠绝未料到,生命的形式到了这样进步的程度,也还会有情绪激动这回事,所以在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传出之际,他吓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
  那白化星人说的仍然是这句话:“有一个有身体的白化星人在地球上,是不是?”
  原振侠被这声音震得耳际“嗡嗡”直响,他连忙作了一个手势,大口喘气,一面急急回答:“是,是!是有一个有身体的白化星人在地球上!你别激动,请别再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电视机足有一分钟没有声音传出来,画面杂乱之至,急速闪动的线条,乱成一团。然后,那白化星人才道:“对不起,我刚才实在太激动了!”
  原振侠苦笑:“不必道歉,你的激动完全可以理解,就像是我……我……我……”
  他连说了三个“我”字,才发现自己对对方的激动,实在完全无法了解……他本来想说“就像我忽然遇到了一个原始人一样”,可是他才说了一个“我”字,就想到,那当然不同……现代人和原始人当然大不相同,但差异之大,绝比不上李固和那个白化星人!
  若是硬要作比较,那就有点像他,原振侠医生,忽然见到了一只活的、有思想的三叶虫差不多!
  那白化星人骤然之间,知道了自己的一个同类,一个不知多少年之前,被派出去作远程航行的上千勇士之一的同类在地球上,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激动,原振侠实在无法理解!
  那白化星人立时问:“他在哪里?”
  原振侠迟疑了一下:“他的情形,十分复杂……”
  那白化星人陡然打断了他的话头:“他在哪里?等一等!他有问题,是不是?如果他没有问题,我一定可以收到他脑部活动发出的讯号。虽然他有身体,可是我们脑活动电波的频率是相同的!”
  他一口气说着,原振侠在他说到一半时,就点了点头。那白化星人又突然道:“我明白了,他受到了伤害,脑组织受了伤害……变成了痴呆!”
  原振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他的情形,的确如你所说那样!”
  那白化星人居然发出了一下笑声:“那不要紧,他的整个身体都不要,都没有用了,又何必在乎脑部组织是不是健全?他在哪里?”
  原振侠道:“你的意思是,你一样可以令他进入你的生命形式……”
  那白化星人十分不耐烦:“你别问了,你不会明白的,他在哪里?我当然可以令他的生命形式转移,脑组织坏了,并不等于记忆不存在……计算机坏了,软件的资料还在的,这是你所能了解的极限了,他在哪里?”
  那白化星人已至少问了五、六遍“他在哪里”了,可是原振侠还是不想立即回答。
  因为这时,他心中升起了久已盘据着的恐惧!
  白化星人李固,是中了玛仙的巫术,而变成白痴的!
  玛仙施展的巫术叫“血魇法”。这种巫术的特点是,如果被施术者恢复正常,那么,巫法被破解,施术者本身就会受害!
  原振侠不知道,如果李固的生命形式改变,算不算是李固的智力恢复?不知道这样子,是不是会使玛仙被巫术反噬,变成白痴?
  不弄明白这一点,他不会说出李固在什么地方!
  可是如何弄得明白这一点呢?事情复杂到了这种地步,不但牵涉到了两个星球上的人,而且,两个白化星人,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形式,一个又受了巫术的伤害……这怎么弄得明白呢?
  原振侠感到自己的一生之中,从来也没有遇到过那么复杂,要简单地说上一遍都十分困难的事情。所以他尽管急得鼻尖冒汗,可是仍然不知道如何说才好!而就在这时,那白化星人忽然道:“我知道了!真可笑!他的外形和地球人一模一样,我当然不知道,他竟是白化星人,我的同类!”
  原振侠只感到遍体生寒,他张大了口,想说什么。可是还没有出声,那白化星人已道:“谢谢你,原振侠医生!”
  原振侠大吃一惊,叫:“等一等!”
  可是电视萤光幕上再无形迹,也再没有声音传出来。原振侠明知道没有用,可是还是一下子冲了过去,用力在电视机上拍打着。
  然后,原振侠颓然停了下来,他整个人都有鲜血僵凝之感。他知道,没有形体的生命,只是一束思想,一束记忆,行动速度之高,超乎想象之外,这上下,他一定早已见到李固了!
  他见到了李固,两个生命形式完全不同的白化星人相见,会发生什么事?
  那个白化星人有能力,使李固的生命形式转变。那种情形发生之后,实际发生的是:李固死了,李固留下了身体,他的身体,当然不可能是一个活的身体!
  黄绢在对着已死的李固,会感到什么样的悲痛?即使李固也可以通过电视机的装置,和黄绢交谈。
  本来事情十分诡异,可是当原振侠想到,一对热恋中的男女,忽然之间,变得只能通过电视机来谈话之际,他不由自主觉得又荒唐又滑稽,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而这时,他又恰好喝下了一口酒,所以又引起剧烈的呛咳,几乎无法回过气来。
  当他好不容易停止了呛咳,直起身子来……剧咳令得他流泪,所以视线也十分模糊,然而,当他直起了身子之后,他还是看到了,在他的眼前,若虚若实,飘浮不定的一个人影。
  那白化星人又回来了,又在影响原振侠的视觉神经,使原振侠可以看到他!他令得原振侠可以看到他面目时,自然是又想和原振侠说些什么!
  原振侠忙向电视机走去,可是才跨出了一步,他就改变了主意,顺手拿起了一具小型收音机来,向着那人影,晃了一晃。
  那白化星人能“借用”电视机的发声装置,自然也应该可以“借用”收音机的发声装置了。
  原振侠对于那白化星人,何以能“借用”发声装置这一点,还是很不解。可是电视机也好,收音机也好,能够使人听到声音,都是无线电波转化为声波的结果。
  他放下了那具收音机,按下了一个掣钮。在开始的三秒钟,还是电台在播送音乐的声音,可是接着,原振侠又听到了那个女声。
  在听到女声的同时,眼前那个看来虚无飘渺的人影消失了。那女声接着重复了几遍:“我看到他了!我看到他了!我看到他了!”
  原振侠勉力镇定,他甚至好整以暇地纠正那白化星人的说法:“你应该说‘我又看到他了’,因为你早在我这里见过他!”
  那白化星人有好一会没有出声,然后才问:“他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请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原振侠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心中也有很多疑问,可是那个问题,他也觉得要率先回答,所以他立即道:“是,你说得不错,他受伤,在死亡边缘,接受了输血,地球人的血液!”
  那女声发出了“啊”的一下惊呼,如果说声音能够表达情绪的话,那么在这一下短短的惊呼声中,就充满了惊讶、疑惑和不解!
  然后,那白化星人又问:“那……会发生一种什么样的变化?”
  原振侠反问:“你又看到他了,你说,他和原来的白化星人,有什么不同?”
  那白化星人苦笑:“我没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我根本没有见过原来的白化星人!”
  原振侠“啊”地一声:“那么,我来告诉你。首先,他的皮肤,变成了粉红色……白化星人,本来是全然不知道什么叫颜色的……”
  原振侠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那白化星人忙道:“在我们的生命形式变化之后,这种情形已结束,我们可感觉到宇宙中的一切!”
  原振侠又吸了一口气:“地球人的血液,在他的身体中,起了十分奇妙的作用,使得白化星人早就遗忘了的许多记忆,迅速回复。他……我们起先认为他变成了地球人,后来……才知道……他还是白化星人,他接受了地球人的诱惑,可是和地球人却又不大相同!”
  当原振侠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也不免有点迟疑,他思绪十分紊乱。
  他感到的是,自己一开始,以为李固已变得和地球人一样了,那种变化,加上他的超能力,会给地球带来巨大的灾害。所以,他才和玛仙订下了计画,利用巫术,使他成了白痴。
  可是玛仙却发觉,李固和黄绢之间,存在着真正的爱情,是无可置疑的。
  而李固对于权力、野心,一点兴趣也没有。从种种迹象来看,他对爱情的专注,超越了一切,那当然不是地球人的行为?
  所以,李固始终还是一个外星人!也是由于这一点,玛仙才一再问:我们是不是做错了?
  这时,原振侠也不禁惘然,不知道是不是做错了。
  可是,他知道,就算做错了,也无法纠正。因为李固一复原,“血魇法”的巫术,就会在玛仙的身上起作用,使玛仙变成白痴!
  在原振侠思绪紊乱的那一刻中,收音机也沉默着。过了一会,那女声才又传了出来:“我有点明白了……他和那个女人之间,发生了一些事!”
  原振侠点头:“是,那是在白化星上,早已没有了的一种现象……是男女两性间的……爱情。还有……可能你会不明白,由爱情而来的……男女双方身体上,所能感受到的一种无比的欢乐!”
  要对一个早已没有了形体的生命,解释这一些,是相当困难的事。所以原振侠说来,绝不流利。
  收音机又好一会没有声音,显然那白化星人无法理解这一点,也有可能,他正在搜索记忆。
  然后,突然是一下叹息声:“太久远了,我们已无法了解这一切了。我不明白的是,他既然接受了地球人,接受了……爱情,为什么他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原振侠心跳加速:“在你看来,他现在……是处在什么样的情形之下?”
  那白化星人又迟疑了好一会,才回答:“他的脑部,只能发出微弱之极的一些杂乱的讯号,而且,绝没有接收讯号的能力。”
  原振侠吁了一口气:“在这种情形下,你无法令他的生命形式得到变化?”
  那白化星人的声音只是无可奈何:“不能……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
  原振侠在那剎间,心情矛盾之极。他不知道如果自己说实话,会有什么后果,可是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说,那白化星人也必然有办法弄明白的。
  他决定不出声,收音机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又是一下叹息:“我一个人无法解决,这样重大的发现,我会去联络别人,共同设法!”
  原振侠吃了一惊,又陡然想到了一点,脱口道:“是不是……可以把他带走?带离地球,你们再慢慢去研究?”
  那白化星人发出了一下十分怪异的声音:“带走?一个身体这样笨重,用什么方法可以带得走他?”
  原振侠听了,不禁苦笑。就算没有眼前这个白化星人的例子,地球上也早有一种说法,认为身体是宇宙飞行的大障碍。
  笨重的身体,阻碍了生物的进化,这自然是白化星人的进化过程中,终于摒弃了身体的原因。
  但是原振侠还是不肯放弃,他试探着问:“或者,他是……怎么来的,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回去?”
  那白化星人呆了一呆,像是一时之间,并不明白原振侠那样说,是什么意思。原振侠作了一个手势:“那艘宇宙飞船……他是乘搭那艘飞船来的。那是十分先进的一种宇宙交通工具……”
  原振侠的话,被一阵笑声打断:“先进的交通工具?唉,你这样说,你竟然这样说!在你们的交通工具发展过程中,有一种叫‘独轮车’的,在当时也是十分先进的交通工具,你能用它到月球上去?”
  原振侠有点恼怒:“你别忘记,他是由这架飞船载来的,飞行了将近一万年,终于来到地球上。既然你们现在的生命形式,已经完全不在乎时间,又何妨再花一万年时间,把他弄回去?”
  那白化星人声响寂然,原振侠等了片刻,连连催促,都得不到回答,原振侠更是恼怒:“是不是你不懂得如何驾驶飞船?”
  原振侠在这样说了之后,仍然没有反应,他睁大眼,盯着那收音机。又等了好一会,才听到了一下叹息声,传出了那个女声:“这飞船……比我想象的还要古老,你说什么?我不懂得操纵?你说错了,它是自动的,在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