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神》


  尽管世界上时时刻刻,都有热恋中的男女紧紧相拥在一起,可是像他和她那样,在这样的环境中相拥着的,却十分罕见。
  一男一女拥抱的姿势可以有多少种?只怕没有人作过专门的研究,而他和她这时相拥抱的姿势,却堪称怪异……他们的身子蜷曲着,相互之间,几乎没有一处地方,不是紧贴着的。自然,一来是由于他们的心中,愿意把对方紧拥在自己的怀里,另一方面,也由于他们处身的环境,非令他们如此紧密相贴不可。
  因为他们正在一个十分狭窄的空间之中。
  那小小的空间,即使只有他一个人,他也会觉得挤逼。所以,虽然她娇小纤弱,两个人加在一起,也就挤满了那个小小的空间。他们不但可以感到对方的呼吸,也可以感到对方的心跳,甚至可以感到对方的心意……因为他们是这样的贴近。
  那小小的空间是什么所在呢?说得好听一点,可以说是一艘船上的一个舱,但那当然不是正式的船舱,只不过是这艘旧式的炮艇,在制造的过程之中,忽然有了这样的一个空间,在机房入口处的门旁。于是,再加上一道门,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空间。
  在旧炮艇下水之后的悠长岁月之中,这个小空间被利用来作过多少用途,自然难以查考。可是可以肯定的是,有一男一女,挤进来紧紧相拥,还是才开始的事。
  旧炮艇全长一百四十呎,最高时速六十浬,在残旧的艇身上,还可以看出它原来的编号。它本来隶属于美国海军,在越南战争中交给南越政府使用。后来因为种种因素,被当作废物处理,由一个废铁厂购入,准备拆卸,作为废铁处理。这个拆船厂,在越南的岘港。
  这种事,在整个越南战争时期,尤其是在越战的后期,发生得很多。废铁厂所收购到的“废物”之中,甚至有几乎是崭新的坦克车……美国国防部的科学家,精心设计的新型坦克,还没有上战场,就由某个急需买礼物送给情妇的南越将军,或是某个急需归还赌债的南越士兵,卖给了废铁厂。这种情形,普遍得说起来,甚至不会有人感到丝毫惊讶。
  可是这艘旧炮艇却有所不同……当一个叫阿贵的拆卸工人,发现炮艇不但在航行方面绝无问题,而且,八门中口径大炮不但完好,弹药舱中,且有大量储备炮弹,甚至雷达系统也完善如新之际,就决定了它要成为无数腥风血雨惨事的主角。
  阿贵十分精明,他知道这样的一艘炮艇,价值极高,比废铁的价格可能要高上一千倍。于是他把自己的发现,秘而不宣,开始积极地为这艘炮艇去寻找买主。
  那时,正是越战的后期,南越各地所显示出来的畸形繁荣,全是典型的末日之前的疯狂。在西贡、在嘉定、在堤岸、在岘港,各种各样的冒险家,满街满巷都是,都在赌自己的命运,想在末日来临之前,好好捞上一笔……至于就算有了一屋子黄金,末日来临之后怎么再生存下去,是这些人所绝不考虑的。
  这种末日的心态,像是一种瘟疫,传染了每一个人,而没有人去思索一下究竟。
  阿贵满怀兴奋,在街上走着,走向一个市集。他知道那个市集上,几乎什么物品都有人买,有人卖。自然,所谓“几乎什么物品”,自然也有一个一定的范围,范围是:军用物资,美国制造。
  反正美军已经正式撤退了,美国制造的军事物资,流落到了市集之中,这不是必然现象吗?
  岘港距离前线近,又是一个大海港,又不是首都,自然而然,成了军用物资盗卖和走私的中心。
  在港口附近的一带,仓库林立,高大密集的建筑物之间的通道,十分错综复杂,就像是迷宫一样。那一带,就是私货贩子聚集的地方。
  阿贵并不心急,他走进了那一区,先在一些正在交易的人群旁,听着买卖双方,大声、公开地讨论着军火行情。例如M十六的自动步鎗,“行情”又看涨了一成之类。
  然后,他来到了一座仓库之前,仓库门口,有几个横眉怒目的大汉守着。
  真正的大买卖,是在仓库的建筑物中进行的……自然也只有大势力的人,才能占据一座仓库,来进行买卖。
  阿贵来到了仓库门口。他有过几次小买卖的经验,知道这座仓库,由一个当过海军军官的人主持,大家都叫这个大亨级的人物作山虎上校。
  所以,当他走近,看守仓库的大汉大声呼喝之际,阿贵并不胆怯,昂着头:“我要见山虎上校,有一件好东西,想让他看看。”
  阿贵的愿望很快实现,他被带到了山虎上校的面前。山虎上校个子高大壮硕,左颊上有一道相当大的疤,使得他看起来,就像是凶神恶煞一样。
  这个人在以后的故事发展中占相当地位,所以要比较详细地介绍一下。山虎上校的行为,正如同他的外型……他是一个典型的凶神,其残忍和不择手段之处,简直不是正常人所能想象的。他的名字,自然也不是他真正的名字。
  他在海军中,是不是真的官阶上校,全然无可查考,但他既然自称上校,也绝没有什么人敢表示怀疑。因为就算不怕他永不离身的那柄轻机鎗,也得怕他腰际的那柄巨型军用手鎗,不然,还得怕他靴子上插着的那柄锋利无匹的匕首……据说,匕首的刃口上,淬有剧毒,见血封喉。
  这些都不怕,也得怕他那粗大的拳头……他曾表演过他拳头的力量,一拳把一个人的头骨,打得碎裂得叫那个人看来像一个外星人,不再像是地球上的生物。而他就从那人的手中,夺过了这座仓库。
  而对付普通人,他甚至根本不必扬拳,只要瞪一下他那双充满了凶煞之光的眼睛,也就足以令人颤栗!
  而对阿贵这样的小人物来说,山虎上校根本没有抬眼看他,光是那两条充满了杀气的浓眉,已使得他有遍体生凉的感觉了。
  山虎上校是一个真正的凶悍无比的钢铁巨人,他不但精通各种技击,而且鎗法如神……曾有在五十公尺之外,连射五十发子弹,在靶板上只射出五十厘米小圆孔的神射纪录。
  他与生俱来,就使得在他身边的人感到害怕和畏惧,他是人中之兽,兽中之王!
  不但如此,他还有十分缜密灵敏的头脑,不仅高出一般人许多,甚至高出华盛顿的那班决策人!他十分清楚地知道,当驻越美军完全撤出南越之后,就是整个南越成为历史名词之始。
  他早已为自己准备了泰国的护照……完全依照合法途径取得,只不过花了若干代价。他也为即将来临的巨劫,自己不但可以置身事外,反而可以有大大的好处,而定下了几个计画。
  所以,当他听了阿贵的叙述之后,他感到了一阵兴奋。这时,他正坐在一张巨大的沙发上,有一个越法混血儿缠在他的身上,只看到她的一头长发,披在裸露的背上。他一手握着一瓶上佳的洋酒,连看也未曾向阿贵看一眼。
  然后,他轻轻伸手一拨,在他身上的那女人,像是纸扎的一样,滚跌了开去,他站了起来。
  山虎上校一站了起来,阿贵和他虽然有点距离,但仍不由自主,一连后退了几步。那自然是由于山虎上校体型,实在太魁梧慑人之故。
  阿贵并不算是矮个子,可是山虎上校足足比他高了两个头。天气相当热,山虎上校只穿了一件背心,手臂露在外面,手臂上盘虬的肌肉,只叫人联想起猛虎的威武。
  阿贵连退了两步之后,忍不住向他身边,正在挣扎起身的那个几乎是裸体的女人,瞟了一眼。然后,山虎上校的一下闷哼声,使得他的视线立时收了回来,望住了自己的脚尖。
  山虎上校只说了一句话:“带我去看!”
  山虎上校的话是无可抗拒的,阿贵鼓足了勇气,才能发出声音来:“是!”
  当他们一起向外走去时……事实上是山虎上校魁梧之极的身子在前,阿贵不由自主缩起了身子在后……山虎上校一连串叫出了好些人的名字,于是,离开仓库的约莫有七、八个人。
  阿贵小心翼翼地打量了那些人几眼,他知道,那些人全是山虎上校的手下。由此可知,山虎上校对他所说的那艘炮艇,十分有兴趣。这使得他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惴惴不安!
  高兴的是,可以卖一个好价钱;不安的是,他自度绝无能力和山虎上校讨价还价,要是山虎上校出的价钱太低,他也只好接受。
  当山虎上校带着他的手下走出仓库之际,外面的喧闹,一下子变得寂静,静得十分不正常。所有的人,都紧盯着那一行人,神情极度紧张,像绷紧了的弓弦,每一个人都在等着有恐怖的意外事件的发生。
  这种紧张,要在山虎上校的背影转过了屋角之后,才松弛下来。然后,是一阵窃窃的私议声!
  山虎上校出动了,一定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那几乎是一定的!
  到了废铁厂,经过了残旧的、堆满了废铁的工场……说来也许很难令人相信,但事实却是,生了锈的废铁,会散发出一种十分难闻的气息,一种令人作呕的接近死亡的气息。阿贵是闻惯了这种味道的,山虎上校却不免皱了皱眉头,那使他看来,更加凶恶。
  废铁厂中十分静,工厂事实上早已停工,主人早已离开,一些值钱的设备,也已被盗卖一空,阔大的厂地,是附近青年人聚集游荡的去处。有几个瘦弱的中年人,就在废铁堆后面,瞪大了眼睛,看着山虎上校,心中全然无法明白,人怎么可以壮健到这种程度!
  在常到废铁厂的青年人中,有一个叫林文义,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他本来也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年人,至少在他二十岁之前……二十三年的岁月都极其平淡,几乎没有一桩事,是值得提出来说上几句的。
  可是,偶然的一剎那所发生的事,却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或许,他的命运,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的,那也没有人知道。反正,自那天之后,林文义就成了这个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所以,也要尽可能详细地把他以前的事,说上一遍。
  他实在十分平凡,所以也要不了多少字句。他出生在一个困苦的华侨家庭,教育程度只是初中。没有人知道他性格如何,才能怎样,因为完全没有人注意他,也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让他表现才能。
  他外型普通,个子相当高,本来体型并不强健,但是自十八岁那年,进了废铁厂当工人之后,体力劳动使他的身体变得相当壮健。他和一般工人不同的是,他很爱看书,和所有爱看书的人一样,也很爱幻想。不过他从来也未曾对任何人提及过他的幻想,至多有时,在没有人的时候,喃喃自语一番。
  他非但不是一个勇敢的人,甚至还可以说是十分胆怯。在过了二十岁之后,无可避免地,他对异性充满了好奇,而在世纪末情调之下,要找一个临时的异性伴侣,是再也容易不过的事。可是他却不论人家如何调侃他,他就始终提不起这个勇气去结识异性,甚至有过从女人怀中,挣扎逃走的笑话。
  在废铁厂停工之后,他少得可怜的积蓄,也几乎用光了。前途茫茫,一筹莫展,终日无所事事,大部分时间,就逗留在那艘炮艇上。
  炮艇上有着相当舒适的舱房,可是他最喜爱的藏身之所,却是那个小空间。他常躲在那个小空间中,屈起双腿,双手抱膝,把门关得只剩下一道缝。
  他这样坐着,胡思乱想,消磨着无可奈何的时间,几乎已成为习惯了。
  这一天,他照样在那个小空间中,用不变的姿势坐着。在他眼前,是一道窄窄的光线,四周围的一切,全是那么寂静。他正在想,时局看来越来越差,自己是不是要离开这里,到西贡去和家人会合,然后再作打算呢?他父母兄弟,全在西贡,还有一些少年时的朋友。可是,就算到了西贡,下一步又怎样呢?
  当一个青年人,在这样的处境之中,想到了这样的问题之际,心头的那种茫然无依之感,实在十分苍凉!
  就在林文义心情惘然不知所措之际,他听到了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他自然可以知道,有不少人登上了这艘炮艇。他连动也没有动一下,因为他并不以为那和他会有什么关系。
  (事情往往是这样,开始认为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事,会发展到大有关系。连美军之介入越战,也是那样的……最初只不过是几十个顾问,发展到后来,超过五十万大军的投入,在开始时,谁想得到?)
  在那道门缝之中,林文义可以看到一行人经过,经过了他存身的那个小空间。林文义知道,那行人是走到机舱中去了。
  接着,他又听到了一阵机器发动的声音。声音在开始时听来,像是有点生涩,但随即变得十分顺熟。他还听到了一两下,像是虎吼一样的欢呼声。
  然后,脚步声散向各个方向,又聚拢来。林文义并没有留意时间,大约是半小时到一小时吧,聚拢来的脚步声,就在那小空间门外的船舷上停止。
  于是,他听到了一个他熟悉的声音,他一听就认出,那是一个老资格工人阿贵的声音。阿贵的声音听来有点怯生生:“上校,你看怎么样?”
  而接下来的那一阵洪亮威猛的轰笑声,却使得林文义着实吓了一跳!
  的确那是人的笑声,可是听起来,也和猛兽的吼叫声,没有什么分别。
  林文义好奇心起,想看看能发出这种笑声来的人是什么样人。于是,他轻轻把门推开了一点,使他可以看到外面所发生的事。
  他的确看到了外面发生的事,但是在事后,他却宁愿自己的眼睛瞎掉,而不要有这样的不幸……看到了如此可怕的事!
  他首先看到,阿贵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站在一个身形高大之极,脸上有着刀疤,一个巨灵凶神一样的人的面前,抬头看着,眼光却又不敢停留在对方的脸上,所以眼珠在不住滴溜溜地打转。
  他一眼就认出那是山虎上校……在岘港,两岁半的孩子就认识这个凶神。
  林文义的心中,也多少有一点快意。因为阿贵这个越南人,平时刻薄使坏,不是一个好东西,欺侮人的时候,双眼也照样有着凶狠的光芒,自然和现在大不相同。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会撞在山虎上校手里的?林文义有点幸灾乐祸地看着。
  阿贵用谄媚的声音在问:“上校,你看……这值多少?”
  山虎上校发出轰笑声,反手在阿贵的胸前拍了两下。他只是轻轻地拍着,阿贵已不由自主,缩起了身子。山虎上校开了口:“好,真好!太好了!”
  阿贵再问:“值不少吧?”
  山虎上校笑了起来,当他笑的时候,他看来也是那样狞恶。他道:“嗯,值很多!”
  阿贵满怀希望地凑过身子去,想听清楚究竟值多少。而也就在这时,山虎上校的一拳,已经打出!
  那一拳真是其疾如风,不要说根本看不清他是如何屈指挥拳的,连他如何扬手出拳也看不见!只听得“砰”地一声响……指节骨突起,大得惊人,感觉上像是铁锤一样的拳头,已经重重地抵在阿贵的胸口,几乎在同时发出的,是肋骨断折的清脆的声音。
  应该还有阿贵的呼叫声的,可是却没有,阿贵根本连发出叫声的机会都没有。他是想叫的,因为他张大了口,可是被拳头重击下折断的肋骨,断骨一定戳进了他的心和肺……发出呼叫声,是需要运气吐声的,如果肺叶在一剎那之间碎裂了,哪里还能吐气呢?所以,他虽然张大了口,却发不出声音来。
  他不但张着口,也张大了眼睛,眼珠甚至还缓慢迟钝地转了一圈,才停止了下来。
  他那个问题,自然也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值多少?就是值山虎上校的一拳!
  接着,在他的口中、鼻孔中、眼睛中,甚至耳朵孔中,鲜血就涌了出来。山虎上校并没有缩回拳头,他的拳头,事实上有一部分,陷进了阿贵的胸口之中,他似乎很欣赏自己拳头这时所在的位置。
  林文义虽然久闻山虎上校的凶名,可是看到了这样的情形,他也不禁吓得血也为之凝结,全身冰凉!想要不再去看阿贵七孔流血的可怖脸面,可是偏偏视线却又移不开去。
  山虎上校又发出了轰笑声,他终于缩回了拳头来,顺手抓住了阿贵胸前的衣服,一振手臂,阿贵整个人就直飞了出去。
  接着,便是一下重物跌落水中的声音。可能曾有相当高的水花溅起来,可是林文义却看不到。他看到的是山虎上校瞪着眼,在大声问:“我们伺候得了这家伙?”
  几个人同时回答:“当然能,我们是干什么出身的?这是我们的本行!”
  山虎上校面上的那道疤,由于兴奋而变得通红,看来更是可怖。他一挥手,大声吼叫:“先把它弄走,这是开金矿的工具!“
  林文义当时,还不知道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后来自然知道了……他不敢出来,只求山虎上校那一伙人快点离开。
  可是,那一伙人没有离开……山虎上校的轰笑声,一直在炮艇上回旋着,不论自哪一个角落传入耳中,都是那样令人心悸。
  而当林文义感到炮艇在开始缓缓移动时,林文义更是吓得身子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
  他们在把炮艇驶出海去!
  他没有离开炮艇的机会了,而在炮艇上,他迟早会被发现!想想刚才阿贵的遭遇,林文义怎能不感到摧心裂肝的害怕?
  这时候,他已隐约感到,自己一生之中的平淡日子快要过去了。他只好祈求,别让山虎上校的那些人发现自己。
  他把门关上……那个小空间中,一片黑暗,他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感到船身的晃动,越来越是激烈,而且杂沓的脚步声、人声不断传来。显然是山虎上校和他的手下,正在检查和察看这艘炮艇的各个部分。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黑暗的小空间中躲了多久,他在思索着如何才能脱出这个困境。陡然之间,他又听到了轰然巨响,艇身在震动,林文义知道艇上有好几门大炮,这自然是那些人在试炮了。
  当炮声陡然响起之际,他整个人都震动着,不由自主,身子撞在门上,把门撞开了一些。他听到炮声之后,是一群人的欢呼声,也看到了在海面上,溅起老高的水柱来。
  这时,他心中还天真地想着:山虎上校他们,要这样的一艘炮艇,有什么用呢?
  当然,他很快就明白了!就在他想把震开了的门,再拉上之际,一个魁伟的人影,突然出现在门缝之外,凝立着不动。
  山虎上校!
  林文义在剎那间,伸出去的手变得冰凉。山虎上校在那时候,其实并没有发现他,可是,林文义由于极度的害怕,不由自主地喘息起来。
  虽然海上的海涛声相当大,炮艇本身机器发出的声音也相当聒耳。可是山虎上校,要是不能发觉在他身边两公尺之内有人在喘息,他也就不成其为凶神恶煞了!
  山虎上校有着十分敏锐的感觉,即使他在熟睡之中,有人接近他,他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惊醒,立时以最清醒的状态,应付任何对他不利的情况……这几乎是他猛兽的本能。
  几乎是林文义才发出喘息的第一秒钟,山虎上校就已经觉察了!
  他倏地转过身来,同时后退,盯住了那扇只打开了一道缝的门。这时,正好他两个手下兴冲冲向他走过来,他立时一摆手。他的手下也全是久经训练,十分机敏的亡命之徒,一看他的手势,立时站定,而且,也立即摆出了准备进攻的姿态……两柄自动步鎗,已在他们的手中,对准了那扇门。
  山虎上校的脸上,现出了一个十分残酷的笑容来,牵动了他脸上的伤疤,看起来,有一种极度残酷的诡异。这是他知道他已经绝对控制了局面之后,一种惯常的神情,像是一头猎豹,已经扑中了一头羚羊,并且咬住了它的颈子一样。
  在这样的情形下,山虎上校会感到一阵快感,一种自己在主宰地位、高高在上的快感。
  他甚至没有吸气,就暴喝了一声:“滚出来!”
  在林文义听来,那一下暴喝,犹如半空之中陡然响起了一下焦雷一样,那是绝对无法抗拒的一项命令!林文义颤栗着,在那一剎间,他全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来不及考虑被发现的后果如何。在极度震撼之下,他唯一可做的是,先服从了命令再说……
  所以,当山虎上校的暴喝声,还震得他耳鼓嗡嗡发响之际,他已经匍匐着,颤抖着,双手着地,用他的身子顶开了门,像一头才给主人鞭打过的狗,喉间发出恐惧的呜咽声,爬了出来。
  乍从黑暗的空间中爬出来,再加上心中极度的恐惧,林文义在那一剎间,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像是飘浮在半空之中。
  他不敢抬起头来,想说些话,可是喉间却像是被堵住了,一个字也讲不出来。他只看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双粗头的皮靴,皮靴正在渐渐抬起来。他甚至已可以感到皮靴陡然重重踢中他,他下颚骨因之碎裂而痛苦!
  在那一剎间,他表现了一个平凡人的卑贱……实在不能怪他,别说他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就算是英雄豪杰,也不是那么容易,在无可抗拒的强大势力之前挺起胸膛的!
  林文义是一个小人物,在那一剎间,求生的意志、避免痛楚的愿望,交织成了他的行动……他要求饶,他要像狗一样地求饶乞怜,以求改变即将降临在他身上的噩运!
  他现在的经历,是他以前从来也未曾有过的。可是人到了这样的关头,却不必经过什么练习,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如何才能告饶。
  他看到那粗大的皮靴头,渐渐接近自己,他发着抖,陡然双手抱住了皮靴,用连他自己也几乎不相信的颤抖声音,呜咽地,卑下地叫了起来:“饶我!放过我……我是无意的……”
  他话没有讲完,被他双手抱住了的皮靴在继续向上抬,抵住了他的下颚,使得他不由自主抬起头来。
  山虎上校的身形,本来就魁伟异常,这时,林文义又是伏在地上,向上仰视。所以看起来,山虎上校是真正的凶神恶煞,彷佛是只要向他吐上一口口水,就足以使得他窒息而死!
  林文义的眼泪和汗水,不可控制地一起溢出来,那使得他的视线模糊。山虎上校轰然的语声,简直令他的心要跳出口来!
  在一个相当的时间内,他甚至不是很明白,山虎上校究竟在说些什么。他完全是处在一种心胆俱裂的情形之下,他只是下意识地知道上校在问他一些问题,他一一如实回答,惶恐得全身发抖。
  山虎上校的靴子一直抵在他的下颚上,他连避一避都不敢!他只感到,在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他全身都被一种浓稠的汗液浆胶着。
  他觉得自己是一头狗,不,是一只蚁!不论什么人,只要伸手指一捺,他就会永远在世上消失无踪。
  然而,他却又是一个生命,没有一个生命会愿意消失无踪的。
  生命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持生命……在面临生命消失的关头之际,用一切方法保持生命,包括乞怜讨饶在内!
  山虎上校忽然轰笑了起来:“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刚才说过什么来?林文义已经一点也不记得了。但是那不要紧,反正他说的话,就是他心中要说的,他又用发颤的声音道:“求求你,放过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求求你别杀我!”
  山虎上校又轰笑了起来,一面笑,一面左顾右盼,他手下也跟着他笑。在众人的轰笑声中,林文义仍然不断哀求。
  他用最卑下、最微贱的语言,乞求对方保留他的生命。当他在这样做的时候,他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事实上,他根本想也不去想到这一点,他是真正感到自己的卑贱……当一个人的生命,完全操纵在另一个人的手上之际,那种卑贱之感,自然而然就会产生。这是普通人的人性,而林文义正是一个普通人!
  山虎上校仍然笑着,笑得真正地显得他心中十分高兴,犹如一个孩子得到了新玩具一样。
  这样的比喻,或者不很恰当。但当一个人心中高兴的时候,不论他是凶神恶煞,或是一个孩子,都是一样的。
  山虎上校在林文义的不断哀求之下,一面笑着,一面道:“好,那就把我的靴子舔干净!”
  皮靴上全是尘、土、泥,和说不出来的骯脏东西。可是林文义在一听之下,连百分之一秒都没有考虑,反倒像是有了一线生机一样地兴奋,立即伸出了舌头来,在靴子上舔着。
  本来在轰笑着的所有人,一看到了这种情形,一下子全都静了下来,盯着林文义。为他们看到了一个人,却在做着连狗都不肯做的事而惊诧。
  山虎上校也止住了笑声,盯着林文义看。
  林文义根本没有注意发生了什么变化。这时,他脑际所想的,只有一点:把靴子舔干净,舔得铮亮,就能活命。
  他也不知道,他的卑贱的行动,来得如此自然和快疾,还真是使他的生命得以保存。如果他在听了山虎上校的话之后,稍微迟疑一下的话,山虎上校纵使暂时还不想杀他,也必然会重重一脚,踹向他的下颚。而那种行动,除了是林文义生命的结束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种结果!
  山虎上校也有点惊诧……在他的一生之中,在孩童时,也由于他特别的高大和强壮,习惯了以他的强势,接受他人的奉承,习惯于用他的强势,令他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