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异


  三件神秘失踪案之中,最应该报警的是玛姬小姐的失踪。但是警方却一直不知道。还有两宗,虽然报了警,但是警方却将其中一宗当作“偷窃案”来处理。那宗失踪事件之中,一共有四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神秘莫名,可是却被当作偷窃案件。
  失踪和偷窃,是根本不同性质的案件,警方怎么可能将之混淆呢?看起来是警方的无能,但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倒也不能只怪警方胡涂。
  三件失踪事件,都发生在夏威夷群岛的欧胡岛上。欧胡岛是夏威夷群岛的主岛,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檀香山,就在这个岛上。
  先说失踪人数最多的那一宗,一共有四个人失踪──当然,那是事后才知道的。夏威夷游客众多,来自世界各地,更有很多是来自美国大陆各地的年轻人。那一类年轻人的旅行,几乎是同一模式的,他们并没有多少金钱,只是向往夏威夷的风光,晚上没有酒店可住,在沙滩上过夜也不在乎。
  这一类年轻人大都是结伴而来的。美国青年到了一定的年纪,和家庭的联系减至最低,所以这也是这四个人失踪之后,过了很久才被揭发出来的理由──他们的家人以为他们还正在畅游夏威夷各岛,不知道他们已经神秘失踪了。
  而他们的失踪,是在他们失踪了将近一个星期之后,才被揭发出来的。
  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是不是?不过不要紧,一件一件叙述出来,很容易弄明白的。
  那四个年轻人的姓名,并不重要,他们是两男两女,年龄是十九岁到二十一岁,全都是体格强健的标准美国青年。他们失踪的地点,是欧胡岛东南角的花马湾。
  花马湾是游览夏威夷的游客必到之地,风景奇丽,站在海湾上面看,两面高山环抱,整个海湾,像是一个湖。海水清澈无比,整个湾的海水并不深,而且有很多礁石,是鱼类栖息生长的所在。
  所以那里被辟作国家海洋公园,有着各种各样的海水鱼,只要佩戴普通的潜水镜,就可以看着五色缤纷,奇形怪状的鱼,在身边游来游去,奇景妙趣,无穷无尽。
  对了,小约翰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物,事情开始于九岁大的小约翰的惊叫。他本来正戴着潜水镜,咬着吸气管,埋首水中在看鱼,突然,他站了起来,脸色青白,除下吸气管尖叫了起来:“一只手!一只手!”
  花马湾的海水虽然不是很深,可是九岁的小约翰身子不高,他这时站在礁石上,水浸到他的胸口,当他尖声叫起来的时候,由于过度的惊慌,又恰好有一个浪涌了过来,使他站立不稳,身子一侧,滑跌了一下。
  小约翰立时划着水,又站直了身子,而且用更尖锐的声音叫着。一面叫,一面指着前面的海水:“一只手!有一只手!好多鱼在咬那只手!”
  小约翰第一下呼叫,已经吸引了附近的人的注意,这时他再度呼叫,当然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许多埋头在海水中看鱼的人,当然听不到他的叫声,但是也有不少人是游水的,都向他望了过来。
  附近的很多人,都不明白小约翰这样叫是什么意思,但是也都可以知道,一定有什么意外发生了,所以都尽快地向他接近。
  其中,最快来到小约翰身边的,是他的叔叔,也就是带他到花马湾来玩的施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后再详细描述。施维来到小约翰的身边,小约翰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背,现出极度惊恐的神态来,又尖声重复着那两句话:“一只手,许多鱼在咬一只手!”
  施维还不是十分明白小约翰的话,但是孩子是在极度的惊恐之中,他是可以看得出来的。他先要安慰孩子:“别怕,你说甚么?一只手?哈哈,那一定是有人在水中喂鱼!”
  小约翰大摇其头:“不是一个人,是一只手!”
  施维勉强笑了一下,他心中在想:孩子有时,会有十分古怪的念头,什么叫“鱼在吃一只手”呢?真是不可理解的!
  他一面想,一面把放在额上的潜水镜拉下来,罩在眼上──要在水中,看清水中的东西,必需使水和眼睛之间有隔水的距离,不然,海水再清,视线也会模糊不清。由于看到小约翰的神情如此惶惧,所以他也来不及咬上吸气管,就把头埋进水中。
  他和小约翰一样,是站在礁石上,礁石并不平整,有很多陷下去的洞。他才一埋头入水,就看到了小约翰所说的,一秒钟之前,他还认为不可理解的现象──那现象其实很简单,正如小约翰所说的一样:许多鱼,在咬一只手!
  并不是有人在喂鱼,就只有一只手,一只看来是齐腕断下来的手,有好几条银青色的大鲷鱼,和青绿色的鹦鹉鱼,正在争着咬它。那只手,就在施维伸手可及之处,看得十分真切,甚至可以看到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
  施维陡地震动了一下,立时将头抬出水面,急速地吸进了一口气──潜水镜是连鼻孔一起罩住的,所以他必需用口来吸气,而因为他十分吃惊,所以张大口,也是十分自然的动作。
  这时,又有几个人来到了小约翰的身边,七嘴八舌在问着。小约翰不断在重复着:“有一只手!有一只手!”
  施维定了定神,道:“小约翰,别大惊小怪,那一定是一只用来吓人的假手,我捞起来给你看看!”
  他说着,立时又弯下身去,那只被鱼争啄的手,就在他的身边,他一伸手,就抓住了那只手。他的确认为那是一只假手,玩具店中,常有这种专供恶作剧者用的假手出卖,做得像真的一样,用来吓人的。
  可是这时,施维一下子捞到那只手,他却立时产生了一股极其奇异的感觉,他感到那只手是冰凉的!而且那感觉,不像是橡胶,就像是真的人手一样。
  施维当然没有去细想,他只是一抓到那只手,就立时直起身子,把那只手自水中提了起来,道:“看,那只不过是一只──”他下面“假手”两个字还未讲出口,身边一个身材健美的日本女游客,已经尖声叫了起来。随着尖叫声,惊叫声不断传出,施维向自己手中的那只手看了一眼,也不由自主,加入了惊呼的行列。
  那不是一只假手,任何人一看,就可以知道,那不是一只假手!那真的是一只人手,是一只齐腕断下的真手,在断口处,肌肉和皮肤呈现不整齐的形状。虽然没有血,但是那实实在在是一只真手,也正由于那是一只真手,才会使得海中的鱼去啄吃它。鱼是不会对一只橡皮手感到兴趣的,但是一只人的手,那对鱼来说,只是一种食物!
  施维僵呆着,他感到一阵嗯心,想把那只手拋开,可是他的手指发僵,竟然不能松开来。他张大了口,可是不知道该叫什么才好,他当然不能这样叫:“谁掉了一只手?我拾到了一只手!”
  四周围的人也吓傻了,惊叫声引来了更多的人,施维仍然像是傻瓜一样地抓着那只手。一直到海滩的管理人员,得知在海中找到了一只手,赶了来,施维才呻吟似地道:“我……我们在海水中发现了一只手!”
  一直到天色黑了下来,海岸搜索仍然在进行着,出动了潜水蛙人和直升机,以及很多警员。
  当警方接到了报告之后,立刻通知了海岸巡逻队,这是一桩相当严重的事。一只手是不能单独存在的,它必定是从一个人的手腕上断下来,这个人不会是在岸上,一定在海中,因为他的断手在海水中被发现。那么,这个人在海中受了严重的伤害,他人在什么地方?自然要把他找出来。
  由于花马湾的海水如此清澈,所以在直升机上看下来,浅水部分如果有人受了伤,是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的。有经验的潜水蛙人,则在深水部分搜索。再向外,出了两边环抱的岩石,那就难说得很了,因为那是无边无涯的太平洋。看起来,碧蓝的海水那么平静,但是大海的神秘度是如此之高,人类甚至只懂得海洋的万分之一都不到。
  搜索到了天色完全黑下来时才停止。通常,天色黑下来之后,游客也早就走了,在白天十分热闹的海滩,变得十分冷清。
  在海滩边上,海滩管理人员的办公室中,这时灯火通明。办公室的建筑十分简陋,几张桌子,几个文件柜。这时桌子上摊着海湾的详细地图,警官白恩注视着地图,问:“这一带不会有鲨鱼出没吧?”
  管理员是一个年轻的海洋生物学家,他皱着眉,摇头:“虽然鲨鱼的出没,还没有规律可循,但是在花马湾,从来也没有鲨鱼出现过。”
  白恩警官仍然不抬起头来,他有一头花白头发,中间已经有点秃顶,他小心地用其余的头发,把秃顶部分遮了起来。他道:“你的意思是:虽然从来也未曾发现过鲨鱼,但还是有可能出现?”
  管理员相当小心地回答:“是,海洋中有着各种各样不可测的变化,举例来说,一股突如其来的暖流,就可以改变鱼类的航线。有太多的因素,可以使得海洋中的生物,突然出现在它们平时从来不出现的地方。”
  管理员说得十分清楚,白恩警官表示满意。看来,鲨鱼出现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关于那只手的报告来了!
  “在海水中发现的手,属于白种男性的左手,年龄在二十到二十五岁之间,发育、营养良好。估计这个白种男性身高六呎左右,无法确知手是因为什么原因断下,因为断口处曾有囓咬的痕迹,可能是在海中被鱼群啄食所造成的。无名指上的戒指,是银质戒指,通常是出售纪念品的小摊子中出售的,只有游客才会购买。断手在被发现之前,应该已在海水中浸了超过三小时。”
  白恩警官听着报告,现出苦涩的笑容来,他不能鲁莽地决定发布海湾中有鲨鱼的消息,那会引起混乱。可是,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个应该是十分强健的人,断下了一只左手呢?
  他一点头绪也没有,这时,他的一个手下走过来,询问他是不是应该收队了,因为天色完全黑了。
  白恩还未曾作出决定,正在犹豫间,听到外面有争吵的声音传来。有一个人在叫着:“你们不是警员吗?我被人偷走了东西,难道不能向你们报案?”
  那个要来报案的人,看来十分坚决,不单叫嚷着,而且大踏步走了进来。他身形高大,皮肤黝黑,赤着上身,只穿一条泳裤,拖着日本式的胶拖鞋──这是居住在夏威夷的人,典型的日常打扮。
  他走了进来,瞪着白恩警官,大声道:“有四个人,两男两女,租了我的潜水用具,可是──”
  白恩警官不等他讲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头:“我们这里是专案小组,不处理一般案件!”
  那人吼叫了起来:“你们不是警员?”
  白恩警官心情烦躁,态度自然也不友善:“是,但是不处理你的案件!”
  那人叫得更大声:“那我该向谁去投诉?”
  白恩警官冷冷地道:“到白宫去找总统吧!”
  那人狠狠地瞪了白恩警官一眼,一面转身走出去,一面道:“我一定会向你的上级投诉!”
  白恩警官甚至懒得再去理会他,那人悻然走了出去。白恩警官下令停止搜索,只是留下两艘快艇在海湾,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当他回到警局的时候,才一坐下,就有一个同事,给他端来了一杯咖啡,道:“刚才有一个家伙来报案,同时投诉警方人员态度恶劣,看来你就是他投诉的对象!”
  白恩苦笑了一下,挥了挥手,表示绝不在乎这类投诉。那同事又道:“两男两女租了潜水用具之后,一去不回,这家伙损失了不少。真奇怪,他竟然没有向租用人要求任何抵押!”
  白恩对这件事显然没有兴趣,他也嫌那同事太啰嗦,所以他大声打了一个呵欠,暗示对方离去。不过那同事还在说:“这个人──”
  白恩不得不大声道:“别拿这种盗窃案来烦我!”
  是的,那两男两女没有出现,被当作盗窃案处理。
  说起来,真是很说不通的,四个人不见了,可是人们的注意力,却不是集中在四个人不见这一点上,而是集中在和他们一起不见了的,一些其实并不怎么值钱的潜水用具上,把整件事当作是盗窃案。而且,全部过程是如此自然,这是不是说明,在观念上,人的价值还不如一些物质呢?
  这个问题,似乎应该是留给专家学者去讨论的问题。总之,四个人租了潜水用具,连人带用具都不见了,首先叫人想到的是,这四个人把那些东西拐走了,而不会去想到更严重的问题。
  这实在是一种相当有趣的心理现象。
  警方相当不耐烦地,听那个出租人描述着来租用具的两男两女的样子。甚至当他说到,其中一个男青年,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只有游客才会买的银戒指时,也没有人联想到什么。
  至于那只在海水中被发现的手,警方实在不知如何处理才好。报上注销了这件事,在搜索进行了三天而没有结果之后,警方发布了一份照片──那只手,还把那只戒指再戴上去,希望有人可以辨认出来。
  在这三天之中,警方也希望有人来报失踪,可是却并没有失踪报告,这只手的主人究竟是谁呢?
  潜水用具出租人在报上看到那只手的照片,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别的人注意到了,却不能给以任何帮助。只有一个少年,叫柯达的,看到了,并且注意到了,也能够给以帮助。
  警方对这只手,真是伤透了脑筋,报上已有文章在质问:“是不是在花马湾嬉水会不安全?”
  警方、政府方面和海洋生物专家,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花马湾从来也没有鲨鱼出现过。其它的海洋生物,当然也可能攻击潜水者,但那似乎更骇人听闻了,是什么样的生物?是海怪吗?
  所以警方和有关方面,只好装聋作哑,只在暗中加紧调查。
  也正由于警方急欲知道任何消息,少年柯达说有消息可以提供时,才会被白恩警官接见。不然,像柯达这样的流浪少年,是不会受到欢迎的。
  当柯达被带进白恩警官的办公室之际,白恩警官闷哼了一声。他熟悉这个少年,所以他沉着脸:“三个月没抓到你,可是我不信你变得老实了!”
  柯达现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来。
  柯达的表情十分丰富,这也是他经常能使游客相信他“悲惨的遭遇”,而多少给他一点钱的原因。他苦着脸,道:“我不是总给你惹麻烦的,警官,有时我也能帮助你!”
  白恩“哼”地一声:“能帮什么?”
  柯达扬了扬手中小心折叠好的报纸,现出一种自豪的神情来:“我认得这只手!”
  白恩陡然坐直了身子,盯着柯达,想判断他是在恶作剧,还是真的可以提供一些线索。柯达的神情却相当犹豫,欲言又止。
  白恩挥着手:“说下去啊!”
  柯达道:“我说的……将全是真话,但是……只怕你会不相信!”
  白恩不耐烦地道:“只要你说的是真话,就没有人会不相信你!”
  柯达深深吸了一口气,问:“我可以坐下来吗?”
  白恩没好气地道:“当然,请坐。”
  柯达坐了下来,搓着手,又过了片刻,才说出他认得“那只手”的经过。
  以下,就是柯达的叙述。
  柯达在花马湾的目的,是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提供游客一点小帮助,而取得一点报酬。通常,他都不会有什么“主顾”,这天,也不例外。
  他并不是等在海滩上,而是在花马湾左边,沿海滩伸展出去的山崖的近海部分。那一带,贴着海水的不是沙滩,而是高低不平的岩石。
  沿着岩石向前走,大约一千多公尺,可以走到山岩的尽头。在那里观看太平洋的浪花冲击在岩石上,是一种十分壮观的景象,不少游客喜欢走过去看。
  而且,绕过岩石角,那里还有一个十分有趣的所在,普通游客是去不到的。那地方的名称是“水洞”,岩石在那里形成了一个陷下去的洞,大约有两公尺多深,直径是六公尺左右。
  这个洞,由于有一条狭窄的隙缝通向海边,所以,每当一个浪涌上岸之际,海水汹涌进来,整个洞就是海水,而当浪退之际,洞底的岩石可见。于是很多人喜欢站在洞底,让一个又一个急骤冲进来的浪,把人遽然托起来,又急速地沉下去。看来很是惊险,但除了两件头泳衣的上半截,有时会被急浪冲走之外,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柯达就常在岩石的转角处,看到有游客来,就向他们介绍那个有趣的“水洞”。
  那天下午,他坐在岩石上,无聊地把一只小寄居蟹,放在掌心玩弄着的时候,看到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嘻嘻哈哈地走了过来,手中提着简单的潜水用具。
  柯达忙站了起来,大声向他们介绍那个水洞,一路带着他们,走到了水洞的旁边。当他表示,希望可以得到一点酬劳之际,其中一个身形相当高的青年男子,一伸手,便把他推得几乎跌了一跤。那男子道:“去!我们怎么会有钱给你!”
  柯达生气得几乎想在那推他的手上咬上一口──所以他对那只手的印象很深刻,那只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只银质的戒指。
  柯达气愤地离开,他回到转角处,坐下来生闷气。听到那两男两女的嬉笑声,不断传来,当然他们已跳进水洞中去玩了。
  柯达心中咒骂着。当浪冲过来的时候,那两个女孩的叫声十分刺耳,可是,突然之间,所有的人声,全都静了下来。
  柯达奇怪了一下,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他心中暗骂:“没声音了?哼,被海浪卷走了才好!”
  当然,他常在这一带,知道被海浪卷走,是不可能的,可能是泳衣叫海浪卷走了,那可是去窥伺的好机会!
  柯达鬼头鬼脑,向水洞方面走去,当他可以看到水洞之际,他呆住了。水洞之中没有人,那时刚好是浪退的时候,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水洞之旁,也没有人──只有经过他刚才所坐的地方,才能离开,而他刚才没有见人离开过。
  那四个人带来的简单潜水工具,放在水洞旁的岩石上。柯达只奇怪了十秒钟,就奔过去,抓起了那些潜水工具就跑,唯恐后面有人追来。
  当他奔到了沙滩时,向岩石那方面看去,还是未见那四个人。他好奇心起,先藏好了偷来的东西,又向前走过去,还是没有见到那四个人──那四个人是不可能不出现的。
  他等了很久,忽然看到海滩上来了不少警察,心中一害怕,就溜离了海滩。
  白恩警官耐心听完,哼了一声:“那只手,是四个人中的一个的?”
  柯达有点胆怯,道:“我……想是!”
  白恩警官有点恶作剧地问:“或许,把那只手拿来给你看看,你更可以确定?”
  柯达不由自主,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白恩警官的样子看来有点凶狠,他又道:“你是要我相信,有四个人,在那个水洞之中,忽然之间失去了影踪!嗯?”
  柯达不由自主后退一步:“看起来……像是这样!”
  白恩警官逼视着对方:“他们上哪里去?叫鲨鱼吞掉了,还是叫海怪吃掉了?”
  柯达又后退了一步:“我……不知道!”
  白恩警官大声叫着:“花马湾海滩的盗窃案破获了,来人,把这个小贼──”
  他话还没有说完,柯达陡然叫了起来,一溜烟向外奔了出去,奔得比一头野兔子还快。
  白恩警官的态度虽然不是怎么好,但是他倒不是工作不负责任的人。在赶走了柯达之后,他想了一想,还是下令去调查那两男两女的下落。
  可是,这一类来自美国大陆的游客太多了,毫无记录可以稽查,调查自然也没有结果。
  于是,那只手,就成了档案中的“悬案”。白恩相信,这只手的主人已遭了不幸,迟早,总会有人来报失踪,可以正确地认出那只手来的。
  那两男两女的失踪,一直到了后来,温谷私家侦探调查玛姬小姐失踪的案件时,才再被掀出来,引起了新的注意。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以后自然会详细的叙述。
  现在,先说第二宗一男一女神秘失踪的事件。这宗事件,因为有一个小曲折,几天后才被揭发。
  在檀香山市区,近唐人街的一条街上,有一个海鲜市场──玉代市场。玉代市场大约是檀香山市区之内,可以购买到最多品类不同的新鲜水产食物的市场,它有一个相当大的海水池,饲养着活的波士顿龙虾,供顾客选购。而顾客,大多是东方人:日本人、中国人、菲律宾人,等等。
  夏威夷有很多日裔美国人,看起来完全是日本人,也保留着日本的姓,可是实际上,全是美国人,有美国人的一切习惯和名字。莉莉?山田和罗拔?中根就是这样的美国人。山田小姐和中根先生是一对新婚夫妇,两人感情浓得像蜜糖,几乎片刻不能分开。
  所以,虽然到市场去采购食物,是女人的责任,但是中根总跟在山田的身边,一起到市场去。即使在选购一条鱼或是三磅洋葱之间,他们也可以打情骂俏一番,令得旁观者钦羡不已。
  那天,当他们驾着那辆残旧的小车子,在和市场隔了一条马路的停车场,停好了车子,手拉着手,奔过马路,来到市场门口之际,恰好市场的收银员乔丝小姐,正要将门锁上──他们来迟了,市场已经休息了。
  中根一看到这种情形,大叫道:“等一等!”
  乔丝是一个混血的土著,有着漂亮的棕色皮肤和长及腰际的秀发,她冷冷地道:“休息了!”
  中根哀求道:“我们买一只大龙虾,活的!”
  乔丝的语意仍然冰冷:“里面没有人了,明天再来吧!”
  她一面说着,一面就要去锁门。可是中根却取了一张十元面额的钞票,塞进了她的手中。
  乔丝愕然,她有点不相信,即使是活的龙虾,一磅也不过七元三角九分,怎么可能为了要买到龙虾,而给以十元的小帐?
  当她向中根望去之际,中根向她眨了眨眼睛,道:“小姐,你不是说里面没有人了么?我们只需要两分钟,我得到我的龙虾,你得到你的十元,这不是对大家都好吗?”
  乔丝犹豫了一下:“你……准备拿多少?”
  中根举起手来,作发誓状:“保证,只捉一只,但可能相当大!”
  乔丝闷哼了一声。这当然是一种犯罪行为,至少绝不合法,但是被发现的机会绝少,而十元钱却可以有点用,所以她只是喃喃地道:“快点!”
  山田和中根拉着手,一起奔了进去,乔丝在门外,可以听到他们的嬉笑声。她面对着门站着,将门拉上,那样子,就算有人看到,也会以为她正在锁门,不会引起任何怀疑。
  玉代市场并不大,饲养龙虾的水池,在右首的一个角落处。那角落还有一道后门,是通向市场的杂物室和办公室的,这时早已锁上了。
  乔丝等着,她觉得自己等得太久了,就把门推开些,压低了声音,叫:“快点!”可是里面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乔丝又提高了声音,里面仍然没有回答。乔丝焦躁起来,推开门向内走去,进门处是放收款机的柜台,在那里已可看到整个市场的情形,乔丝看不到有人影。
  乔丝呆了一呆,怎么可能没有人呢?她明明看着两个人进去了。只不过几分钟,对,大约是五分钟左右,进去的两个人到哪里去了呢?
  乔丝又大声叫着,然后,走向饲养龙虾的池子。池子里是浑浊的海水和十几只龙虾,龙虾确实的数字是多少,也难以肯定,那两个人是不是已经取走了龙虾走了呢?乔丝望向另一扇门,门还锁着,他们唯一可以离开的地方就是正门,而她一直站在门口!
  乔丝感到事情有点不对头,她可以感到,一定有什么十分怪诞的事情发生了。
  她第一个念头就是:通知警方!可是她随即想到,自己收了人家的十元钱,容许人家进去“捉”龙虾,这件事,如果一给公开,对她来说,是十分不利的。
  所以,她再也不去想通知警方的念头,只是又叫了几下,并且察看了一下人可以躲藏的地方。事实上,谁都不会躲在这里的,整个市场中,充满了海产的腥味,除了几个大冷藏柜之外,也没有可以供人躲藏的地方。
  乔丝越来越感到奇怪,但是她却自己替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一定是自己心神恍惚,所以那一男一女离去的时候,未曾注意。
  既然那一男一女不在了,自己也不必久留。所以,她又退了出来,锁上门,和平常一样下班离去。
  等到第二天,乔丝又上班的时候,一切都没有什么异样,她也早把那一男一女忘记了。市场的一个职员,曾在她面前埋怨过,停车场中有一辆旧车子停得太久了,看来是从昨天就停在那里的。而停车场中的告示牌,清楚地写着:“顾客停车不得超过三十分钟。”
  乔丝也没有把那停得太久的车子,和那一男一女联想在一起,她只随口道:“会不会是教堂里的人?要不是,通知警方把它拖走吧!”
  玉代市场就在一座教堂的旁边,所以乔丝才会如此说。那职员咕哝着,到教堂去问了一问之后,就通知警方把车子拖走了。
  当车子被警方拖走之后,中根和山田的家人,还未曾发现他们失踪,因为他们结婚之后,自己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