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我说,小五啊!”
  “老板娘,您好。”
  “在这里这些日子,还习惯吗?”
  “您太客气了,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床也睡的很舒服,众家姊妹们也很客气,能住在这,是我的荣幸。”
  “不用客气,我是一向把你当妹妹看待的,还客气些什么,只是,姊姊有件事,唉!丢死人了,不知当讲不当讲?”
  “姊姊请说。”
  “你的那个……好象没有来。”
  “姊姊指的是……”“就是你这个月的那个。”
  “喔!汇款可能是漏寄了,我去银庄催催看,说不定马上就到了。”
  “小五啊!天香苑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小本经营,恕不赊欠,你要是给不出房饭钱,就算咱们情同姊妹,姊姊也不能徇私于你,让姑娘们看笑话吧!”
  “……”“怎么,你没有什么话想说吗?”
  “哦!原……原来,住店是要付钱的啊!”
  啪!(巴掌声)
  “来人,把这人给我拖出去,行李全扔到地窖。”
  “啊!这太过份了吧,我也只不过住店不付钱而已,怎么能这样……”“告诉你,没有人可以在这白吃白住,在你付清欠债以前,别想踏出房门半步。”
  “喔,您真是好人,姊姊意思是说,我可以继续白吃白住下去罗!”
  啪!(巴掌声)
  “洒盐,给我洒盐,再给我牢牢的看住,不准让这小贱人离开房间一步。”
  啪!(用力甩门声)
         ※        ※         ※
  “娘娘,请用膳吧,您冥想好些时日了,再这样不吃不喝下去,身体会坏的。”
  “我知道您的心情不好,唉!有些事,还是放开些吧,对了,雷因斯·蒂伦的莉雅女王有信到,我念给您听好了……娘娘,我要念了……娘娘……”
  “啊!”
  “快来人啊!大事不好,娘娘昏倒了……”“娘娘昏倒了……”
         ※        ※         ※
  “花公子,花公子慢走。”
  “花公子,您几时再来教我们吟词作对啊!”
  “花公子,您可要再来啊!姊妹们都会想念您的。”
  ……
  “唉!腰好痛,一定是昨晚扭到了,早知道就不该相信那黑婆娘,用那什么鬼姿势,头下脚上,让本公子闪到腰。”
  “体力不行了啊!要是当年,别说是三天三夜,就算是七天七夜,本公子还是英伟挺拔,七出七入,勇不可当,哪会像现在这样……不过,即使这样,本公子还是……哼!哼!”
  “盘床大战了几天,山珍海味也吃腻了,总得找些新消遣来玩玩,玩什么好呢……把臭家伙的副官宰了,脑袋放在军旗顶,吓得他尿裤子……不好,听说这两天西方的天气大坏,可提不起什么兴致长途跋涉去杀人啊!”
  “对了,听那些雌儿说,城南来了个大美人,弄乐的本事一流。找她玩玩,大家一起来吹箫。对!就是这么办,好好的再去大醉一场。”
         ※        ※         ※
  “喂!独眼雄,我哥上哪去了?死人刀疤陈说你知道。”
  “五……妮姑娘,头目已经出发了。”
  “出发!出发去哪里?”
  “头目说,这次的点子很扎手,要做大案,就要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他去进行侦察工作了。”
  “我知道要去侦察,可是,不是说好三天后,我们一起去侦察的吗?”
  “这……就像你知道的一样,头目常常搞错日子。”
  “是吗?我看不是去侦察,是想去城里鬼混吧,哼!还好我把队里的钱全扣了,我看他拿什么去混。”
  “呃……头目也说了,哪有做强盗还随身带钱的,他会找一支很肥的肥羊拿路费的。”
  “什么!就凭他的烂武功也敢去抢,那笨蛋上次在妓馆付不出钱,就大喊抢劫,差没给人斩成肉酱。他是不是这次还想被人砍回来。”
  “头目说,他已经想到了万全之策,要我们睁大眼睛,等着看他的丰硕战果,同时等他的消息。只要一看到烟花炮的信号,大伙便冲进去杀人放火。”
  “等!等个鬼!我等着帮他收尸!”
         ※        ※         ※
  “ZZZZZZZ”“喂!你还活着吗?”
  “??????”
  “魏!走吧。”
  “!”“和我一起走吧,我们要去参加一场非常有趣旅程唷!”
  “……”
         ※        ※         ※
  就这样,组成天空的云朵,随着万里长风,逐渐聚合了,而后……
  新的传奇展开了。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