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银河帝国军大举进犯的消息传到大家的耳中,联邦军的年轻人们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最高兴的莫过101小队的六人了。阿迪是在巡逻的回途中收到这一段信息的,当他将其内容通知小队各成员时,耳机里顿时传来一阵混乱的欢呼声。
  “小队长,”布尔说道,“这消息可比交上新女朋友好多了。”阿迪笑着说:“是吗?那今天我来请客,大家庆祝庆祝。”
  101小队各人大概是自古以来第一班庆祝要打仗的士兵。酒吧之内,许多老兵都愁眉苦脸,显得心事重重,惟独他们又是欢呼又是干杯,象过节一般。老兵们看着这几个年轻人,象是在看一群疯子。
  “小队长,”在回宿舍的路上,小克问,“你的宙斯号不是还没修理好吗?打起仗来怎么办?”阿迪一听,心情顿时变得十分沉重。的确,自从上一次黑洞大战后,宙斯号部分损毁的装甲一直没有修理过,维修人员根本找不到替换的部件,草草地修好敌我识别系统就算了。“没事的,”布尔安慰阿迪,“宙斯号还不是好好的?那一点小事没关系。”其实,宙斯号只受了一点轻伤,战斗力根本没受影响,不过,这维修问题就一直呆在阿迪心中挥之不去。
  这时,前面不远处迎面走来两个人。大伙定睛一看,几乎同时愣在原地。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而且是两个。其中一个女孩年纪轻轻,看上和阿迪一般年纪,脸蛋和五官配合的天衣无缝,一身紫色的紧身衣将玲珑浮凸的身段完全表露出来。她的左手将一个紫色头盔夹在腰间,整个人就象一朵盛开的紫罗兰。如果说那女孩是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天使,那么她旁边的那位可谓是成熟女人的典范。她的年纪其实不会比格林大,但那种成熟的美,简直让人觉得神圣不可侵犯。她穿着一身金色的紧身衣,款式和女孩的一模一样,甚至连夹在腰间的头盔也是一样,不过是金色而且。
  两人走过阿迪几个的面前,发现了这帮人发愣的神情。
  金衣的女子‘哼’了一声,双目如冷电一般一扫而过。紫衣女孩的目光停留在阿迪身上,不过脚步没停,向阿迪投以甜甜的一笑后就走开了。
  “我的天啊!”布尔惊叹,“我在做梦吗?”“她们似乎是战机机师。”方乾说。“你们真走运。”一个认识的老兵从后面走了上来。“为什么?”苏斯问。“这样凝视女性长官是不礼貌的,要是在平时,你们一早就被拉去关禁闭了。”
  “哦?她们是长官吗?”
  “当然,”老兵的面上露出一丝自豪,“她们是飞龙号的两位驾驶员。紫衣那位是飞龙三号驾驶员,金衣那位是飞龙四号。她们是上校军衔啊!”
  大家又“哦!”了一声。“想不到飞龙号的驾驶员这么年轻!”方乾说。阿迪这才明白,那天飞龙三号驾驶员的声音那么怪,原来就是那个紫衣女孩。“喂,我们回去吧,今天好累啊。”格林的脸上好像蒙了一层灰,声音也低了许多。
  大伙愕然,不过在平时,大家也经常见到格林这个样子,也就不问什么,继续走回去。
  阿迪告诉大家要去维修部一趟,独自在一条走廊上走着。“喂,你!站住!”背后传来一把悦耳的声音。阿迪回头一看,不由得一怔。叫住他的就是那个紫衣女孩,脸上带着微笑。
  “长官,你、你、你叫我吗?”阿迪有点不知所措,难道女孩是来问罪的?看她的表情又不象。“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女孩的话是阿迪又是一愣。
  “可以、可、可、以,不过我、要去维修部。”
  “部你个大头!”女孩又用了那种奇怪的语法,“你就是这样对待女士的请求吗?”
  “这个…”没办法,阿迪只有同意了。
  两人走进了一间军官酒吧,找了个位置面对面坐下。阿迪显得十分拘束,简直连手应该放在哪儿都不知道。侍应生很快端来两人要的饮料,阿迪手持酒杯,这才显得自然一点。“我是飞龙三号的机师,文静美,叫我阿美得了,你呢?”
  “我叫阿迪。”阿迪一边说一边心想:就你还叫文静?
  “什么?你说我不够文静?”女孩皱起眉头。“我、我,说出来了吗?”这一下等于是不打自招。阿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面对这个漂亮女孩,就变得迟钝起来。阿美“噗嗤”
  一声笑了出来,一边摇摇头:“第一次跟女孩独处?”
  “不、是,啊,是、是的。”阿美看见阿迪这种样子其实都已经知道了。
  “你可别误会我想追求你,我约你出来是有事跟你说。”
  阿美道。“什么事?”“那天你是怎么在黑洞范围内使用空间跳跃的?”
  “哦?”阿迪愕然,当时他已经失去知觉,根本不知发生什么事,“我、我当时昏过去了,所以、我不知道。”阿美又皱皱眉头:“那天你被黑洞吸进去时,我刚好赶到,本以为你死定了。谁知你的战机在进入引力扭曲空间的一瞬间突然发出强烈的白光,一眨眼就不见了。”
  “是吗?”阿迪到现在才知道当时发生什么事。
  “飞龙三号的电脑分析出这是一次极高能量的空间跳跃,足以摆脱黑洞引力。”阿美继续说道,“简直难以置信,这种高能量,飞龙号是不可能做出来的。”阿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阿美拨了一下短短的头发,“你的战机看起来不比飞龙三号差,打败了银河骑兵团那么多战机,居然没受损伤,还有能力与我一拼。”
  阿迪苦笑着摇摇头:“我的战机其实有多处损伤,不过……维修部修理不了,他们说找不到合适的零件。”
  “哦!原来是这样,”阿美明亮的眸子一转,“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肯定可以帮你呢。”
  “是、是吗?”阿迪刚说完,已经被阿美拉着走了出去。
  侍应生匆匆走过来,发现桌子上有一张字条:“请记比尔元帅的帐。”
  阿迪跟在阿美的后面,在宇宙岛内转来转去,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来到一扇光子屏障门前。门的旁边有一个识别器,其上方贴着一张告示:军事保密区,未经批准不得入内。阿美掏出一张身份卡,在识别器前一晃,“嘟!”光子屏障自动撤除。“进去。”阿美举步就走。“这、这,保密区我不能进去吧。”
  “保你个大头!”阿美说道,“我让你进就进去呗!”
  于是两人走入屏障内。阿迪的面前一亮,面前是一个极为宽大的圆形大厅,半径差不多有一百米。其天顶是透明的,宇宙繁星清晰可见。大厅的地上摆满了各种测试用的仪器,许多东西阿迪在教授的密洞里都见过,还有更多是从未见过的。大厅当中还有一座高大的升降平台,大到可以容纳一架宙斯号。
  厅里面有许多穿黄色衣服的工作人员,他们看见阿美,纷纷打招呼。阿美向大家点点头,拉着阿迪往里走。“博士!博士!”阿美一边走一边喊。喊了好久,只见从一堆仪器后面站起一个穿白衣的人来:“小丫头,叫什么!?”
  “原来您老在这!”阿美飞奔过去。
  阿迪走过去看清楚,原来白衣人是一个年约六十的老人,比教授年轻一点。脸上满是皱纹,不过头发仍有一半是乌黑的,目光炯炯,精神得很。阿迪一看见他,不由得就想起了教授。“来,我来介绍你们认识,”阿美道,“这位是阿迪,这位呢,是半黑博士!”阿迪一听,知道阿美在说人家的头发,不由得笑了出来。博士也笑了,他走上前握了握阿迪的手:“我是彼得博士。”
  “博士是联邦军总战机设计师,还是飞龙号的维修主管呢!”阿美道。
  阿迪正想说话,阿美又抢着说:“博士,记得上次我跟你说,有个小伙驾驶战机逃出黑洞吗?就是他!”
  “噢!是嘛!”博士用惊奇的目光望着阿迪。“他的战机有点损坏,维修部也无能为力,我想请你帮一帮忙。”
  “好!既然是小丫头的请求,我答应,”博士非常爽快,“反正我也想见识一下这一部战机。”于是博士询问了阿迪的战机编号,在一部电脑前按下了一串数字。“战机五分钟后送到,我们走。”博士带着两人走上了平台。
  五分钟后,隐约听见地下传来“砰!”一声。博士按动电钮,平台中心迅速下降之后,平躺着的宙斯号缓缓升了上来。“等我十分钟。”博士说完,坐在一排仪器前,迅速地进行分析。
  十分钟很快过去了,博士突然大叫:“绝了!绝了!”
  “什么绝了?”阿美问。博士的脸上充满了喜悦:“简单地说……”
  “不,”阿美打断他,“我要您详细地说。”
  博士笑了笑:“好吧。从机动性而言,它比起飞龙号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于……阿迪,它叫什么名字?”
  “宙斯号。”
  “哦,宙斯号的动作学习系统比飞龙号更先进,足以感应驾驶员的思维,它的能量系统更是一绝,强大的能量居然可以遍布全身,威力简直难以估计。用微型黑洞作能源,实在是技术一大突破,飞龙号也只能用联邦仅有的五块中子星碎片做引力场来驱动。它是谁设计的?”
  阿迪心情顿时沉了下来,慢慢地将事情道出。“是这样。”彼得博士的语气也沉重起来,“教授不愧为一位伟大的科学家,我真是自愧不如。”
  “博士,”阿迪问道,“我的宙斯号可以修理吗?”
  “可以,我不能眼看着一部超级战机就这样坏掉。你需要我的时候,就来找我吧。”
  “真的?”阿迪欣喜若狂,“谢谢您。”
  “喂,你好象忘了一个人哦。”阿美在一旁冷冷的说道。
  “这当然,谢谢你。”
  “谢你个大头,”阿美忍俊不堪,“我是说笑嘛。”
  “博士,你说飞龙三号和宙斯号谁厉害?”阿美问。博士一愣,仿佛意识到什么,一个劲地摇头:“不行,不行,我不会允许你的。”
  “我要试试嘛!”阿美死缠着。“你们在说什么?”阿迪好奇地问。博士似乎妥协了,他对阿迪说:“阿美想和你在模拟器里比试一下。”阿迪一听“模拟器”三字,马上来了精神,“好啊。”
  “看见了吗?博士,”阿美道,“他比我还急。”
  “好吧,你们去准备一下,我将宙斯号的资料输入电脑。”于是,阿美在前,阿迪在后,来到大厅的另一角。这里离地十米的半空悬吊着一个巨大的球形舱,两旁各有一道梯子通往其上。“你到右边那去,”阿美说,自己则走上了左边的梯子。
  阿迪沿着梯子走到球形舱前,舱门自动敞开,他刚一进去,立刻惊奇地发现,这里的内部设置居然跟宙斯号一模一样。“年轻人,”阿迪耳中传来博士的声音,“这是遥距反馈模拟器,可以隔空影响你身体的每一部分,你的视网膜已经受它影响,所以你所见的是虚拟的座舱,宙斯号的资料已经输入完毕,可以开始了。”
  “快点吧,别磨磨蹭蹭的。”耳里又传来阿美的声音。舱门自动关闭,阿迪坐在座椅上,做好准备,然后开动“宙斯号”。
  一切都和真实的一样,比起教授那个模拟器实在强多了。飞龙三号手持镰刀状武器出现在面前。“我来了!”阿美叫道。飞龙号速度奇快,已经冲到阿迪面前。宙斯号亮出光刀,向一旁闪开。飞龙号可不同一般战机,阿美的技术更是一流,只见白光一闪。宙斯号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左肩已经被击中。“喂!你第一个回合就输了,提起精神来。”阿美说。
  “好!”阿迪又怎会服输,宙斯号飞快转过身来,光刀瞬间已经攻出十几招。飞龙号又岂是等闲之辈,迅速技开距离,开动机炮,一道强大能量射流迎面冲来。阿迪马上开动光子大炮还击。两道强大的能量流剧烈对撞,发放出极强的震动波。宙斯号的座舱一阵晃动,阿迪好不容易才将其稳定下来,但手臂都已经发酸了。
  飞龙号眨眼间又冲到面前,镰刀迎面砍来,阿迪连忙挥刀招架。这一次的震动波更为厉害,一下子将宙斯号弹出老远。阿迪感到浑身的刺痛,不由得“哎哟”一声。阿美连忙说:“喂,小心点,反馈系统可非同一般,要是硬来,你会受伤的。”
  “没问题。”阿迪道。
  两架战机在虚拟的太空中展开激烈的对抗。阿迪明显地落在下风,阿美的飞龙号无论在每一方面都明显要比宙斯号强。几十个回合之后,宙斯号已经被飞龙号砍了十几下。
  “要不要休息一下?”阿美怕阿迪受不了。“我还行。”其实阿迪已经是浑身疼痛,还在强行忍住。“好!”阿美的攻击更加快速,宙斯号只剩下招架之力了。
  “看炮!”阿美桥喝一声,光子机炮喷射出强大的射流。
  阿迪避无可避,一下被打个正着,疼痛伴随着震动向阿迪潮水一般涌来。“啊!”阿迪疼得大叫,与此同时,一种熟悉的感觉伴随着热流涌现出来,阿迪眼前渐渐地变得一片模糊“阿迪!”阿美叫道,但是阿迪没回答,只见宙斯号飞快地从射流造成的震动波中闪身出来。“好啊,输急了,是不是,真没礼貌。”阿美道,“一刀结果你!”飞龙号将速度提升至最高,直冲向宙斯号。宙斯号手持光刀,同样高速地迎面冲来。“阿美小心!”耳机里传来博士的声音。
  两机交错而过,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宙斯号电光火石一般闪开飞龙号的镰刀,阿美只觉得机身一震,飞龙号已经被拦腰斩断。
  “不可能!”阿美一下子完全呆住了。可是,这偏偏是事实。阿美面前的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字:您已经被消灭了!
  OVER!
  深夜,四周是一片混炖的漆黑和令人窒息的死寂,天地间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黑罩包围着。阿迪好象认得这里,非常熟悉,“我,又来到这里了吗?”
  “阿迪……”那熟悉又飘渺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到底是谁?”阿迪问道。就在这时候,一张十分模糊的脸孔出现在阿迪的面前。阿迪仔细地看了很久,仍只能分辨出那是一张少女的脸孔和她的五官轮廓。突然,少女发出一声惊叫,“阿迪!闪开!”四周的漆黑马上变成眩目的白光,阿迪只觉得心脏处一阵剧痛……
  阿迪猛地睁开眼睛,内心一阵莫名的恐惧,那个梦越来越清晰了。
  “我这是在哪里?”阿迪心想,他看见了乳白色的天花板。“你醒了!”旁边传来一把喜悦的声音。阿迪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他转过头去,马上看见了阿美的笑睑。“你在模拟器里不醒人事,博士担心极了,马上送你来医院,”
  阿美说。原来这里是病房,阿迪心里想。“我输了吗?”阿迪问。“输你个大头!”阿美眉头一皱,“你这个人真顽固,一早认输不就得了?弄成这样。”
  阿美的脸上突然一红,看起来真是说不出的漂亮,“其实、是、是我输了。”
  “你输了?”阿迪几乎要从床上蹦起来,只是全身无力,动弹不得。他正要问阿美为什么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101小队的成员涌了进来。
  “头,你没事……”布尔一眼看见阿美坐在阿迪床前,立刻说不出话来。大家也同时呆立在原地。阿美看见他们这种表情,淡淡一笑,对阿迪说:“我先走了,有时间再来。”
  说完,站起来盈盈地走出病房。
  “好啊!头,”阿美一走,布尔使对阿迪发难,“原来你跟小美人在背后有一手,枉我自称情圣,居然被你占了先机!”方乾也说:“队长跟她倒是挺配。”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最后还是格林清醒:“喂,我们好象是来探病的。”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深问阿迪的情况。面对这帮“部下”,阿迪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阿美回到博士的面前。“他怎么样了?”博士问。“医生说他体力透支,要休息一天,”阿美道,“您的分析完成了吗?”
  “没错,我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博士的眼里发放出一种狂喜的目光,像发现了宝藏一般,“阿迪失去知觉那一瞬间,宙斯号的外部能量场突然扩大,而且强度提高了十倍!”
  “十倍!”阿美惊叫出来,“五架飞龙号的总能量加起来还不够呢!”
  “没错,”博士道,“我深入分析后发现,用来提供能量的微型黑洞根本不能提供这么强的瞬时能量。”
  “啊?那么那些能量是从哪儿来的?”阿美不解。
  博士笑了笑:“你有没有发现一个规律,每一次宙斯号创造奇迹时,阿迪都是处于休克状态。”阿美想了想,说道:“您老的意思是说阿迪有一种特殊的能力?”
  “没错,不过这种事情我还从未见过。”
  “好啊!下一次我再将他打晕,看看他的本事。”
  “傻丫头,你可别胡来,看他那体力透支的样子,可不是好受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