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人谷是一个中等行星,早在二十九世纪就有人移民其上。该行星的地形以谷地为主,但由于它雨量丰富,气候温暖,非常适合农作物的生长,所以行星上为数不多的平原使种满了金黄色的宇宙稻,成为了附近几个星球的粮食供应地。拥有平地面积最多的人,自然也成为了最富有的人。
  深夜,四周是一片混沌的漆黑和令人窒息的死寂,天地间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黑罩包围着。阿迪不知道身在何处,甚至连为什么身在此处也不知道。奇怪的是,他好象很熟悉这里,觉得以前到过这里。
  “阿迪……”一个十分飘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谁?”
  阿迪问道。就在这时候,一张十分模糊的脸孔出现在阿迪的面前。阿迪仔细地看了很久,只依稀分辨出那是一张少女的脸孔和她的五官轮廓。突然,少女发出一声惊叫,四周的漆黑马上变成眩目的白光,阿迪只觉得心脏处一阵剧痛……
  “啊!!”阿迪尖叫下载,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是南柯一梦。他擦了擦被冷汗完全弄湿的额头,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这个梦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自从他十八岁生日以来,几乎每二十天做一次,到现在已经几乎一年了。
  阿迪望了望窗外,天色已经渐亮,大气层呈现出诡异的暗红色。在一片暗红色的笼罩之下,是一望无际的金色的宇宙稻子,在微风吹拂下,涌起一层又一层的金色波浪,加上新鲜的空气,令人精神为之一振。这就是雨人谷上最大的星际农场,它属于阿迪的叔父,是整个雨人谷平原面积的一半。也许是条件使然,养成了阿迪早锻的习惯。他换上了一件白色的运动装,然后在身上各处绑上一个个装满了铅的沉重布袋。当他的叔父初次见到他这种锻炼方法着实吃惊了好一阵子。阿迪慢跑着到了旷野上,身上的重负好象并不存在似的,只有在他留下的那深深的脚印才可以看出其份量。阿迪越跑越快,原本还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远处渐渐地出现了连绵群山的影子。阿迪一直跑到农场的尽头,在这里树立着高大的钛金属网,外面则是绵延无尽的山和山谷。有一张白纸恰在网上,被风吹得不断摆动,显得特别眼。
  阿迪走了过去,一手把那纸撕了下来。纸上写着一句话:“今天来我这,有事对你说。”阿迪看完了之后,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随手把纸撕了,转身向来处跑去。
  阿迪的叔父虽说是雨人谷的首富,其实今年也只不过四十五岁左右。自从阿迪的父母去世后,他的叔父便担当起父亲和母亲的重任,将阿迪抚养成人,以至一直都是单身。阿迪懂事以后,就常常怂恿叔父给他添一个婶婶,而他的叔父总是一笑置之,然后眼里出现一种阿迪无法理解的偶然的眼神,仿佛在想些什么。阿迪渐渐知道叔父过去肯定有一些伤心事,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回到家里,叔父已经把早餐弄好了,在烹调机器人泛滥的今天,叔父的厨艺无疑是一流的。
  “今天回来得真早,”叔父说。“是啊,今天我跑的距离不远。”阿迪一边说着,一边在餐桌前坐了下来。“你今天要到镇上去吗?”叔父边说边把看新闻用的全息荧屏打开。阿迪—怔:“您怎么知道我要到镇上去的?”叔父笑了笑说:“你呀,每隔十天左右就要去一趟,我一猜就猜出来了。”阿迪耸了耸肩膀,一笑置之。
  “特别新闻报道,特别新闻报道。”播音小姐熟悉的声音从荧屏上传来。阿迪和叔父不由得同时注视着荧屏。
  “行星委员会刚刚决定宣布本星球为中立区,不加入处于战争状态得银河帝国或银河共和联邦任一方。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今天凌晨,一文帝国舰队进入我星空域,目前行踪不明。”
  阿迪的叔父摇了摇头:“从战争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为什么您会知道呢?”阿迪不解地问。叔父苦笑说:“雨人谷处于帝国和共和联邦交界处,加上是重要的粮食产地,当然是兵家必挣之地。只怕连宣布中立也保不住呀!”
  阿迪历来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他不禁皱起眉头:“真不知道那些人为了些什么而自相残杀?”叔父并没有说话,眼里又露出了惘然的眼神。早餐吃完了,阿迪征得叔父的同意,驾驶着一辆磁浮车离开了农场。农场有一条路通往城镇,但阿迪的目的并不是进城。他在一处山脚下停了下来,把车开到一边去,再用一些绿色植物把车盖住。一切都弄好了,阿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撒腿飞奔起来。
  虽然山路很崎岖,但一点也不妨碍阿迪,因为这比起负重跑来说还是很轻松的。阿迪跑了约十分钟,翻过了几座小山,被一堵几十米高的石崖挡住了去路。阿迪径直走到石崖前,在那些灰黑的硬石上拍了几下,只听见“轰隆、轰隆”
  几声,硬石上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黑洞来。
  进了洞之后就是一条四周透着绿光的走廊。阿迪走到走廊的尽头,推开一扇古老的木门,进入了一个宽敞的大厅内。
  这个大厅是由一个非常高大宽敞的天然岩洞构成的,总体上呈圆桶状。在大厅的中央摆放着许多银光闪闪的仪器,指示灯不停地闪着。
  “教授!”阿迪高声叫道,在大厅内形成了不小的回音。
  “我在这。”一块半空中的岩石突然向左右分开,一条乳白色的折梯从洞口伸到地面上,一个身穿灰白色旧工作服的老人从上面走了下来。老人的身材十分瘦削,满头白发,但双眼却是炯炯有神,一付精干的模样。
  老人的手里捧着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体,一边走一边说:“你先坐坐,我还要弄一些东西。”
  “那……。我可以玩一下那模拟器吗?”阿迪问。
  “可以,随你吧。”
  阿迪顿时精神一振,快步走大厅的一块石壁前,在其上按了一下,“轰轰轰”他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密室。
  这个密室有点与众不同,只有几平方米大小,四周墙上包括天花板全是密密麻麻的指示灯。密室正中放置着一张黑色的椅子,椅子两边的扶手上各有十几个按钮,还有两根操纵杆似的东西。阿迪坐到椅子上,把安全带扣上,密室的门又在轰隆声中关上了。阿迪的面前出现了一块荧光屏,一行字出现在其上:“您已经进入了ZERO战斗机器人模拟程式,请输入难度。”
  “最高级!”阿迪说道。
  “接受……。”荧光屏上出现了漆黑一片的外太空。
  阿迪只觉得机舱一振,操纵杆紧了许多。他马上抓紧操纵杆,全副精神投入即将开始的战斗中。接下来的事不用细述,漫天的敌人被阿迪高超的机动性加上重炮消灭个干净。
  屏幕上列出一行字:“恭喜您完成了训练,您可以称雄银河系了。”阿迪笑了笑,意尤未尽地吁了口气。
  密室大门慢慢地打开,教授就微笑着站在门外。“你的表现简直是无懈可击。”教授赞叹道。
  阿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您过奖了,我只不过是纯熟而已。”
  “来,过来这边坐,我有些事要对你说。”教授把阿迪带到自己的工作台前,两人面对面下。
  “阿迪,”教授问,“我们认识多久了?”
  阿迪一愣,想了想之后说:“大概有八年了吧。”
  “是八年零两个月十三天。”教授说。
  “您怎么记得那么清楚?”阿迪很惊奇。教授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问:“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这我倒记得,”阿迪说,“我那时十一岁,一天我进镇里玩,您突然走上来问我要不要玩游戏机,于是我便跟了您来这,您还要我干万别告诉叔父。”
  “在这八年里,你学到了些什么?”
  阿迪不知道教授为什么要问这些,但他还是回答说:“您教了我徒手格斗,负重锻炼,驾驶那模拟器,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教你那些吗?”
  阿迪想了想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起来真好笑,八年来他从未想过这问题。
  “我是在训练你。”教授说。
  “训练我?!”阿迪感到莫名其妙,“训练什么?”
  教授变得十分严肃地说:“你所进行的是银河帝国标准的战斗机械人驾驶员训练课程,而且我还改进了其中一部分。”
  “什么?”阿迪惊愕待说不出话来。
  教授的眼光突然变得痛苦又惘然,居然和阿迪的叔父那种眼神十分相似。“十九年前,我刚四十六岁,是银河帝国的首席机师训练官和首席战机设计师。”
  阿迪倒吸一口冷气:“那么厉害!”
  教授继续说道:“那一年,帝都地球发生了一场动乱,我被冤枉为叛逆分子,结果我的家人全被暗杀了,只有我逃了出来。”教授停了下来,擦了擦眼里的泪水,继续说道:“那时我已经计划设计一个完美的机械战机。”
  “完美?!”
  “没错,在我的设想中,那机械战机无论是机动性还是火力都无人能及,于是我带着全部研究资料来到了雨人谷,一边研究制造,一边物色和训练驾驶员。”
  “我就是您选中的战机驾驶员?”阿迪问。
  教授点了点头:“我当了那么久的机师训练官,自然懂得选人。”
  “为什么是我?”
  “那天我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就是我到处要找的人了……”讲到这里,教授欲言又止。
  “那您的完美机械战士制造好了吗?”阿迪问。
  教授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我来……”阿迪随教授走进了一条漆黑的隧道里,这条隧道阿迪是从来也没有进去过的。隧道很长,里面一点光线也没有,阿迪只有靠教授的脚步声来前进,他难以想象教授是如何辨别方向的。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教授说:“到了。”话音刚落,面前突然光芒四射。
  阿迪好不容易才适应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比外面大厅更大的“巨厅”内。在厅中央,矗立着上部极为高大的机械战士。那机械人足有四五十米高,浑身都是银白色,形态威武十分。“这,这,这就是您完美的机械战机?”阿迪激动地问。
  “哈,”教授说,“即使不是完美的,也算是一部超级战机了。”
  阿迪愕然,“为什么这样说?”
  “没有办法,这里的设备和银河帝国的根本没法比,技术虽然先进,但是还没进行过测试,所以不敢断言它威力如何。”教授继续说道:“现在银河系内最具威力的战机大概有这几架:银河骑兵团大统领的风神号和血狼号、白虎号,联邦军所拥有的是五架飞龙号,我的战机应该可以和他们一较高低。”
  阿迪边看边听,简直完全入了迷。教授突然说:“从今天起,这部战机就是属于你的。”
  “什么?”阿迪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属,属于我?”
  “没错,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银河联邦正在募兵,我要你去参加联邦军,替我消灭多一点帝国军,为我的家人报仇!”
  阿迪冷静下来,并沉默了好久。终于,他慢慢说道:“对不起,我不能答应您的要求。”
  “为什么!?”这一次轮到教授惊讶了。
  “战争只会带来无尽的杀戮和痛苦,不会带来和平,我理解您的心情,那毕竟是过去的事了,站在公正的角度说,现在的帝国军对过去的事并没有责任。”
  教授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是你叔父教你的吗?”
  “唔,没错。”
  “这小子,终于大彻大悟了,”教授噙咕道。
  “您说我的叔父吗?”阿迪问。
  教授没有马上回答,又叹了口气说:“阿迪,这是你的宿命啊,你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的。”
  “宿命?”
  “你知道你叔父的真正身份是谁吗?”
  阿迪愕然:“他不是叫科尔。兰迪,是雨人谷的首富吗?”
  教授摇摇头:“我认得他,他的过去和你的将来一样,是个机械战机驾驶员!”
  “??!!”阿迪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不,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你叔父还不是一个普通军人呢。”
  “那他是……”
  “他是银河帝国的银河骑兵团第十任大统领!”
  阿迪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仍然惊讶得不得了,“怎、怎么会呢?您大概认错人了吧。”
  “绝对不会,”教授肯定地说,“想当年,他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是我将他训练出来的。”
  阿迪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先是莫名其妙地成了驾驶员,后来又被委托去报仇,继而又发现了叔父的真正身份,短短的半天,他的生活已经完全改变了。教授看着阿迪不知所措的样子,和蔼地拍拍阿迪的肩膀:“你先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我理解你的感受,如果你不同意,我也不勉强你。”
  等到阿迪完全清醒过来时,他已经离开了教授的密洞,并且开车来到了镇上。
  这是雨人谷最大的一个人口聚居地,除了人类之外,还居住了银河系第二大种族的索图人。几百年前,人类和索图人曾为争夺银河系霸权而发生过战争,结果是人类获得了胜利,如今人类占据了八分之六的银河系,索图人只占其二,两族人民也习惯了共同生活。
  阿迪正想驱车赶回农场,突然,有人在叫他:“阿迪,你这小子这星期去哪了?”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他的一个好朋友杰。令阿迪感到惊奇的是,杰穿着一身银色的制服,好象在哪见过。“阿迪,找你可真难啊,”杰凑到车边说,“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阿迪眉头一扬:“该不会和你这件衣服有关吧?”
  “真有你的!”杰使劲地拍了阿迪一下,“没错,是有关系。”
  “衣服从哪来的?”阿迪问。
  杰凑到阿迪耳边,神秘地说:“我参加了银河联邦军了!”
  “啊?”阿迪愕然。杰把一张黄色的纸塞到阿迪手里,阿迪定眼一看,上面写着几段文字,大意是说为了对抗帝国的暴政,联邦需要有志之士加入,不论身份背景,欢迎自带飞船或武器。
  “联邦在这附近有一个募兵点,在阿尔法A星处,离这只有0.4光年。”杰说道。“你想我和你一起加入?”阿迪问。杰点点头。
  阿迪一下子想起了教授对他说的话,摇摇头说:“我还是不去了,叔父不会同意我去的。”
  杰耸了一下肩膀:“好吧,我不勉强你,不过……你得请我喝酒。”
  当阿迪告别了杰从酒馆里出来时,已经是傍晚了,雨人谷的天空变成了血红色。电脑自动驾驶着磁浮车,阿迪靠在车坐上,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酒精并没使他好过点,反而更混乱了。
  很快地,车子驶进了农场的大门。阿迪正想换成人手驾驶,突然,天空中出现一艘硕大无比的太空船,低空从阿迪头上一掠而过,并在叔父的房子上停了下来。阿迪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太空船,心里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马上把车停在一边,并隐蔽起来,自己一个人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太空船在半空悬停了一阵,船腹处打开了一个舱门,一部比较小的飞船从里面飞了出来。阿迪藏身在金色的宇宙稻子中匍匐前进,恰好他今天穿了一件米黄色的外套,成了最佳的保护色。很快,他找到了一个好位置,既可以隐蔽,又可以观察所发生的事。
  那艘小飞船慢慢地降落在阿迪叔父屋前的空地上。阿迪的叔父从屋里走了出来。他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但眼神明亮多了,步伐也变得雄赳赳的。飞船的舱门打开了,从里面跑出来一队身穿黑色制服的士兵,他们在舱门两边列好队,迎出来一个白衣,白裤,白帽,连皮肤都似乎是白色的军官模样的人来。阿迪曾在电视上看过,一下便认出了那是帝国军的军服。
  那个军官走到阿迪叔父面前,端正地敬了一个礼,叔父也还了一个礼。阿迪这才相信教授所说,脑子里又是一片混乱,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继续看下去。军官对叔父说了几句话,叔父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慢慢地摇摇头。军官明显地不快,他又说了几句,手不停地挥动着。阿迪的叔父冷笑了几声,似乎讥讽了那军官一句。
  阿迪正替叔父担心,突然,只见白光一闪。阿迪再望向屋前,只见那军官手上拿着一支手枪,而叔父却已经倒在地上。阿迪几乎喊出声音来,当即便想冲上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阿迪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自己扑来,把自己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只见那军官一挥手,那一队士兵马上冲入屋内,里面马上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那些士兵出来向军官报告。那军官听完之后,狠狠地骂了一句,带着手下回到飞船内。
  阿迪没有再看下去,他把脸埋在地上,用力去反抗那股力量。一直到那艘宇宙战舰飞走,那股神秘的力量才消失得无影无踪。阿迪一下从地上跃起来,飞奔到叔父的身边。叔父躺在地上,双目紧闭,胸口处中了一枪,已经有了一大摊血迹。“叔父,”阿迪叫道,一边把他从地上扶起,“您快醒醒!”
  叔父慢慢地睁开眼睛,用微弱的声音说:“打……开二号柜……子,拿、拿,棕色的瓶子。”阿迪当然不敢怠慢,冲入房内,从以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柜子里掏出一个瓶子,又飞快跑了回来。“打、打、开它。”阿迪将瓶子打开,只见里面有一颗绿色的药丸。“您要把这吃了?”阿迪问。
  叔父点点头……
  吃过药之后,叔父的脸色明显好了许多,呼吸平缓了下来,说话也流畅了许多。他细声对阿迪说:“这药能将我的生命延长一会儿,我有事要对你说。”
  阿迪点点头,“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您不是他们的什么大统领吗?”叔父眉头皱了一下,“你全都知道了?查理老师告诉你的?”
  “您是指教授?”阿迪很惊讶。叔父又点点头。阿迪这才知到原来自己一直以为瞒住的所谓秘密一早就被叔父看穿,这也难怪,如果叔父真是银河骑兵团的大统领,这点小事又怎能瞒过他?
  叔父说道:“你刚才太冲动了,要不是我用‘超能场’压住你,那些帝国兵一定会发现你的,那时倒在地上的就不止是我了。”阿迪一愣,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叔父,我送你到镇上去看医生。”
  “不用了,我是必死无疑了,有些事要告诉你。”阿迪的叔父说。“不!您一定没事的,我马上送您到镇上。”阿迪坚持道。
  “住嘴!”叔父喝道,“你懂什么?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你给我听着,这与你的身世有关!”
  阿迪不敢再说话了,他从来没见过叔父发那么大的火。
  “就在十九年前,我当时还是大统领。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我的老师——帝国内政大臣保克先生抱来了一个婴儿,也就是你,他没说你的父母是谁,只是要我抚养你长大,日后再凭借标志去找他。他老人家对我恩重如山,我自然万死不辞,我就……”叔父停了一下,眼里又浮现出惘然的眼神。
  “我虽然不知道你的确实身世,但是从你那出众的个人资质不难看出,你的父亲或母亲肯定是一个出众的战机驾驶员。”
  叔父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他从上衣一个内袋里拿出一个金色的徽章,交给了阿迪。阿迪接过来,只见上面除了刻有帝国的标志,还有一行字:“银河骑兵团”。叔父的声音更小了:“保克的下落自从那一场动乱就一直没人知道,如果你……找到他,把这个标志给他,说……说是科尔·兰迪叫你来的,他……他……便会将你的身世告……知。”兰迪明显地支撑不住了,他紧握住阿迪的手,望着他早已淌满眼泪的脸,微声说道:“孩……子,这是……你的……宿命,不要逃避……我……与……你同在!”
  当阿迪埋葬好“叔父”时,已经是凌晨了。他站直了身子,抬头望着漆黑一片的夜空,孤独的感觉充斥着全身。
  就在这时,远方的地平线上突然出现了一阵眩目的白光,照得整个夜空都变亮了。当阿迪认出那是镇子的方向时,惊叫一声:“不好!”他马上回到隐蔽着磁浮车的地方,开车向小镇飞驰。
  不过,阿迪再也找不着小镇了,因为在他面前的只是一片灰色的废墟。教授曾经对他说过,而他也记得,只有帝国战舰的量子振动炮才有这样的威力。一切都毁灭了,杰、所有镇上的人和镇子全都变成了灰烬。一股刺骨的凉意从阿迪的头顶一直流到脚底,他就一直僵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跟我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