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飞花逐月
作者:卧龙生  文章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1/25 9:12:00  文章录入:newdu  责任编辑:newdu

 



 

第一回 神医失踪


  东汉的华佗先生,能破腹背,洗肠胃,刮骨子疗毒,也就是能动大手术。在胸腔和后背开刀,把人的肠胃拿出来洗唰一下,再放进去,那时代,没有科学的麻醉设备,华佗先生的麻醉方法,是用一根银针,刺入人的穴道。
  一代外科神医,却被生性多疑的曹操,拷死在狱中,但最可惜的的是华佗先生在临死之前,把一部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医书,交给狱官,狱官怕曹操查出来受到株连,竟然不敢收受,华佗先生一怒下,把书给烧了,绝代医学,就此失传。
  战国的扁鹊先生奏越人,能够以诊脉象,洞见五脏的病结,药到病除,那种惊人的判断力,就算用现代最新的科学栓检查方法,也无法和他诊断病情的能力相比,可惜的是这位胸怀神术的内科大夫,竟被秦国的太医令李溢嫉妒杀害,名医神术,随人而逝。
  这两位历史上的医学天才,遭遇悲惨,故堪浩叹,但他们如果肯早一点收个门人、弟子,承其衣钵,也许能把中国这种内、外科的神奇医术,传诸后世。
  很可惜的是,他们没有。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千多年后,江南的金陵,又出了一位名医,赵百年。
  赵百年驻诊的地方,叫永乐堂,原本是金陵城中一条很僻静的巷子,但这条巷子,却因赵大夫的名气,热闹起来,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赵百年悬壶十年,医好的病人,不下数万之多,其中有很多是群医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
  三年前封藩金陵的七王爷朱豪,忽然生病,而且病得很重,金陵王府中三位御医会诊,竟然找不出致病的原因,不敢下药,只好把赵百年请入了王府,赵百年诊过脉象,立刻振笔疾书,开了一个药方子,七王爷吃了一贴药,病体就霍然而愈,三位御医觉着面子挂不住,同时上辞呈,七王爷没有慰留,每人送了五百两银子,三个御医同时离开了王府。
  七王爷很佩服赵百年的精湛医术,亲手书了一块“一代国手”的金字匾,送给了赵大夫。
  这块金匾,不但使赵百年成了江南皆知的名医,也使金陵城中虚衔六部的公卿、都抚、布司、将军府,都对他另眼看待。
  事实上,赵百年医术的成就,已到了一次诊断,能判生死的境界,他诊断眼药三贴,七天能好的病,决不拖过八天,诊断十天必死之病,也不会活到第十一天。
  有一个流传在江南境内的传说是,赵百年不但能着手回春,而且还能为人续命,传说的主角是富甲扬州的大盐商胡子镜,染病求医,赵百年诊过脉象之后,断言他只有七天的寿命,要了立刻回去,准备后事。
  胡子镜想到了自己拥有的庞大财富,死了也不能带进棺材,但至少应该办一场空前绝后的大开丧,落一个身后哀荣,但又不放心交给妻妾儿女去办,可是七天的时间,实在太短,纵然金银如山,人手众多,也是筹备不及,心发奇想,要求赵百年给他续长了一个月的寿命,愿以万两黄金作为酬谢,想不到的赵百年竟然一口答应,配制了三十粒续命金丹,要胡子镜日服一粒,果然使胡子镜多活了三十大,丹尽命绝,无疾而终。
  胡子镜死于两年之前,那场丧事,确实办得轰动一时,白绫遮天,素花铺地,绵连十余里,由丧宅至墓地一片素白,凡是参加送殡的人,每人送一件白绫长衫,外带白银十两。
  胡子镜活着的时候,没有做过什么好事,死后却大破吝囊,十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帮人做上两上月的长工,也未必能够赚到,现在只要花上一天时间,有吃、有喝、还有十两银子可拿,热闹可看,谁不肯去,那一天,简直是人山人海,由丧宅排出来的长龙,直到墓地,估算总有近十万人之多。
  这场丧事,果然是轰动江南,过了两年之久,仍为人津津乐道,连带胡子镜万金续命的事,也一直传不多。
  有人向胡子镜的家人求证,胡家人的回答是不明内情,是真是假,只有胡子镜一个人知道,但胡子镜已死去。
  也有人问过赵百年,赵百年只是摇头苦笑,不肯承认,事如春梦了无痕,这就成了一桩难解的凝案。
  这是个深秋的早晨,霜寒很重,但永乐堂的大门前,已然排满了人,秩序井然,没有一点喧哗、吵闹之声。
  这也是很多年累积成的规矩,除了每个月的初一、十五,赵百年休息之外,大部分的日子,天未亮乐堂大门外,就排满了等候看病的人群。
  霜寒尤胜大雪天,不少人在晨霜严寒下微微颤抖,但却没有发出一句怨言,赵百年的精深医术,对一个病人而言,确有着冒寒等待的价值。
  日上三竿时分,永乐堂两扇关闭的大门,突然大开,排侯在门外的病人,依序行入。
  赵百年的诊病室,相当宽敝,分为内外两间,外间放着很多长条木凳,供病人休息,里间是赵百年诊病的地方,内外这间,有一道竹子垂帘隔开。
  永乐堂也是赵百年开的大药铺,药物十分齐全,赵百年开出药方子,就在永乐堂药铺抓药,如果病人不愿用永乐堂的药物,赵百年也不会勉强,诊病费是一两银子,药钱另算,但从来没有一个病人,拿着赵百年的药方子,跑到别的地方抓药。
  一两银子的诊费实在很贵,但病人有病人的打算,别的大夫。
  虽然诊费便宜,但十付药未必能把病医好,赵百年诊费虽贵,但一付药可使病体痊愈。
  赵百年看病很快,诊过脉象,立刻处方,前后不过是片刻工夫。
  但今天,赵百年似乎遇到了困难,搭在病人脉门上的右手,良久无法拿开。
  赵百年自负能诊脉断病,所以,很少看病人的形貌,现在,他不得不抬头看看病人了,病人很年轻,长眉入鬓,鼻正口方,也许是太瘦的原因,两个眼睛显得大了一些,但却大而无神,脸色黄是透白,病情一眼可见。
  自嘲的苦笑一下,赵百年暗暗忖道:想不到啊!这天下竟有我赵百年诊断不出的病情?“你病了多久了?”赵百年想从病人的回答中,找出致病的原因。
  “三个多月了,听说大夫的医术超绝,特地赶来求医。”
  “噢!”赵百年长长吁一口气,道:“我诊脉下药,十数年如一日,从来没有犹豫过,可是你的脉象很奇怪?”
  “奇怪?”
  “是的,你的脉象强弱不定,似实还虚。”
  年轻人苦笑一下,道:“以大夫的神术,难道也无法医好我的病势?”
  赵百年目光转动,仔细打量一阵,脸上突然泛现出惊异和兴奋混合的神情,道:“年轻人,你贵姓啊?”
  “在下肖寒月。”
  “肖公子,可否等一下,让我先看别的病人,今晚上,我仔细研究一下你的病情?”
  “这个,寒月恐怕……”
  “肖公子,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尽管请说?”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大夫,我在金陵举目无亲,病势又日渐沉重,无法谋职作工,全身所有,不足三两银子……”
  赵百年拂髯微笑,道:“肖公子,别为医药费用担心,你的病情,十分罕见,我倒希望肖老弟给我一个机会,求证一下我的医术?”
  这时,突然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道:“诸位乡亲父老,救命要紧,请诸位让一让……”
  赵百年站起身子,行了出去。
  肖寒月沉吟一下,跟了出去。
  只见一个三十左右的青衣大汉,跑得满头汗水,后面紧随一张软榻,上面躺着一个病人,棉被覆体,不知道是死是活?那大汉一见赵百年,兜头一个长揖,道:“大夫,你发发善心,救救拙荆……”人也跪了下去。
  “请起,请起……”
  赵百年扶起青衣大汉,接道:“尊夫人生的什么病呢?”
  “难产,大夫,只余下一口气,你一定要救救她!”
  “放下来给我看看。”
  两个抬软榻子的大汉,放下软榻,赵百年揭开棉被看去,只见一个腹部隆起的少妇,双目紧闭,面色如纸,似是已经死了过去,全身僵卧不动,但两道柳眉却紧紧皱在一起,好像死得十分痛苦。
  青衣大汉急道:“大夫,还有没有救?”
  赵百年点头微笑,道,“我试试看吧!赵福,拿银针来。”
  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捧着一个玉盘行了过来,玉盘上放着银灯、木盒,银灯已然点起,火焰熊熊。
  赵百年打开木盒,取出一支五寸长的银针,在火上烧过,又用一块白纱试过,看了青衣大汉一眼,道:“请拿开尊夫人前胸衣襟。”
  这时,侯诊的病人,都围了上来,站成一个圆圈。
  救人要紧,那大汉也顾不得众目睽睽,解了少妇衣襟。赵百年略一沉吟,由少妇的双乳之间一针刺下。
  他似是很有把握,拔出银针之后,立刻拉上棉被。
  青衣大汉望着赵百年,茫然说道:“大夫,扎一针,成吗?”
  “你看她,不是醒过来了吗?”
  果然,那少妇已舒展开眉头,缓缓吁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目,但见四周的人,都瞪着眼睛看她,羞得又急闭上了眼睛。
  那青衣大汉高兴地趴在地上,对赵百年磕了一个响头,道:“大夫,你是活神仙,救吉救难的万家生佛,我……”
  赵百年笑一笑,拍拍那大汉的肩膀,道:“快去找个接生婆,你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那大汉更是欢喜,取出一锭银子,放在玉盘中,招呼众人抬起软榻,匆匆而去。
  “神医,神医,死去的人,也能够一针救活。”
  不知何人,大叫起来,侯诊的病人,立刻随声附和,一片呼叫神医之声。
  肖寒月目睹赵百年一针救命的神技,心中大为佩服,决心留下就医。
  赵百年处方很快,天到中午,已然看了五十八个病人,但是病人太多,侯诊室仍然挤满了人。
  肖寒月冷眼旁观,心中暗道:“这赵百年虽然一天能赚上三四百两银子,但也是辛苦的很。
  赵百年虽然想早些休诊,但受不住排侯的病人苦苦哀求,直到夕阳下山,才算停了下来。
  肖寒月苦等了一天,虽然咬牙苦撑,仍是支持不住,靠在一处屋角,晕了过去。
  醒过来,发觉自己躺在一间雅室中锦榻之上,案上红烛高烧,赵百年正站在锦榻之侧,急急挺身坐起,道:“大夫,这是……”
  “我的客房,肖公子,躺下去。”
  肖寒月缓缓躺下,看了赵百年一眼,目光中满是感激之。
  “肖公子,不用感激我,对我来说,一个病人能让我无法下药,是一件十分罕见的事。”
  肖寒月黯然一笑,道:“大夫的医术,寒生是亲目所见,神技精湛,天下名医,恐已无出其右,药医不死病,大夫无法下药,只怪肖某是命如此,大夫何必为此不安。”
  赵百年拂髯微笑,道:“肖公子,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希望你帮助我,找出病因,你肯留下来,是帮我的忙。”
  “寒生虽然读过几年书,但都是经传兵略,对星卜医术之学,却是从未涉猎,恐怕……”
  赵百年接道:“你只要据实回答我的问话,我相信可以找出你的病因,肖公子,昔日扁鹊先生秦越人,诊脉像,能调查病人的内腑病结,着手回春,赵某不才,也不愿古人专美于前,所以,一旦遇上我不能下药的疑难杂症,赵某就情难自禁,不找出病因,决不罢手。”
  肖寒月哑一笑,道:“大夫,难道你还能为人添寿续命?”
  赵百年神情肃然的沉思了片刻,道:“续命也许赵某无能,但添寿却非难事,经脉五腑,各有专司,通经调脉,护其腑脏,活上一百多岁,在赵某奶中相信可以办到。”
  肖寒月呆了一呆,道:“大夫,这么说来……”
  “肖公子,我只是为人医病,那必须病人的生机未绝,如若他经脉枯槁,生机全失,我也是无能为力,所以,赵某的病人,也有很多无药可救。”
  “大夫,如是未雨绸缪,早作调护呢?”
  “那就上干天机了,肖公子,咱们还是谈谈你的病情吧!”
  “是是是,大夫请问,寒月当量情奉告。”
  赵百年盯住肖寒月脸上瞧了一阵,道:“就脉象而论,你五腑完好,经脉未枯,但奇经八脉之内,却有一股活跃之气,奔腾不驯,大盈若亏,肖公子,你服过什么奇异的药物没有?”
  肖寒月摇摇头,道:“没有,寒月出生贫门,幼年丧父,十二岁即帮人放牛,以助行计,母子们相依渡日。”
  赵百年道:“肖公子,你似乎是读过不少的书?”
  肖寒月笑道:“家母出身诗书门,寒月从母读书,倒也读完了四书、五经。”
  “令堂是一位才女了。”
  肖寒月点点头,道:“才女二字,家母应是当之无愧,她不但通晓诗书,而且善画能琴,针绣女红,无一不精,寒月家中最值钱的,就是一具七弦古琴。”
  说至此处,倏然停住,赵百年也未再追问,话题一转,道:“肖公子,你好像说过,你得此病,只有三个月?”
  “是的。”
  “怎么罹得此病?”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在下好像岔了气……”
  “走火入魔,肖公子,你会练气?”
  “是的,寒月轻率躁进,练气岔入奇经,落此下场,也是自作自受……”
  赵百年连连点头,道:“气岔奇经,非关病情,我虽然精研病理经穴,但却未习过练气之术,但个中道理,应该相同,肖公子今日见我用银针过穴之法,救一孕妇,保他们母子平安。”
  “大夫一针救二命,不愧神医之誉,寒月苦昔思索,却想不出大夫下针之处,和那孕妇的病何关?”
  赵百年道:“肖公子,你也懂针穴部位?”
  肖寒月道:“在下不懂针穴,但因学习练气之术,对脉穴部位,倒是知道一些。”
  赵百年颔首微笑,道:“关于那孕妇的事,其实说穿了,也不足为奇,那孕妇腹中之子,早已成形,已经过了生产的时间,一手脱出胎盘,竟然抓住了那孕妇的心栓,那孕妇心疼气闭,我那一针扎在了胎儿的手上,刺激他五指松开,孕妇自然得救,胎儿也可以顺利生气了。”
  肖寒月道:“果然是高明的很,孕妇的病情固然是匪夷所思,但大夫判断病情的能力更非常人能及了。”
  “此种病例,万难见一旦心于脉象,息息相关,善诊脉象的人,不难查出病因……”赵百年傲然一笑,接道:“赵某虽然不取自比秦越人,洞察五腑,着手回春,但自诊脉判病之能,很有心得,如论病情之杂,肖公子的病情,尤过那孕妇十倍。”
  “噢!大夫的意思是……”
  赵百年道:“严格说起来,你不是有病,气岔奇经,自成怪症,我虽诊你脉象,竟无法断论病情,你经内淤气,尚未凝固成形,堵死经脉,就赵某医术所知论断,应该有救,不过……”
  “大夫,尽管下药,寒月药中求生,能否医好,早已不放心上了。”
  “不用药,我要用银针通穴之法,引出你淤集于奇经之气,但生死之机各占一半,要不要医,你要自作主张了。”
  “纵是九死一生,寒月也要一试,何况,还有五成生机,大夫,请用针吧?”
  赵百年微微一笑,道:“好!你脱下上衣,伏在榻上。”
  肖寒月尽褪衣衫,赤裸上身,伏在榻上。
  赵福送上银盘针盒,赵百年一口气在肖寒月的后背上刺下七枚银针。
  七针分刺在不同的穴位上。
  赵百年对自己技艺,似是很满意,看看刺在肖寒月背上的银针,笑道:“七针渡穴的手法,我也第一次施用,这七针使你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中滞止的真气,交汇流通,我落针之处,都是你经穴的交触之点,我相信纵然是华伦重生,扁鹊还魂,用针的手法,也不过如此罢了。”
  肖寒月道:“老前辈手法高明,在下已经有着凝气流动的感觉了。”
  赵百年脸上泛起一股惊喜之色,道:“好!告诉我详细的情形。”
  肖寒月还未来得及开口,忽觉得香风拂动,一个身着翠绿衫裙的少女,跳跳蹦蹦的冲了进来,娇声道:“爹,都快子夜了,你怎么还不休息……”
  忽见一个陌生男子,脱光了上身,伏在床上,不禁一呆,俏丽的双颊之上,飞起了两朵羞红,正要转身退出,却听赵百年哈哈一笑,道:“幽兰,还记得爹给你谈过的七针通脉的针法吗?”
  赵幽兰点点头,道:“女儿记得。”
  赵百年道:“这种下针之法,是针炙之术中,最难的针法,七针交错,打通了全身的经脉,认位针穴,不得有丝毫的差错,每一个落针之点,都是经脉交汇之处,爸指给你看……”
  转头看去,只见肖寒月拉了一床被单盖住上身。
  赵百年一皱眉头,揭去肖寒月身上的被单,指着落针穴位,讲给赵幽兰听。
  他苦嗜医术,忽视了男女之间的礼方,赵幽兰虽然在听,但脸上羞红一直未腿,好不容易等到赵百年讲完,立刻转身逃了出去。
  望着赵幽兰消失的背影微微一笑,赵百年转向肖寒月望去,笑道:“肖公子,我这个女儿,颇有天份,已得我几分真传,我倒希望她能尽得我医术上研气心得,免得重蹈古人复辙,像华忙、扁鹊一般,医术随人而逝。”
  “是是,赵先生虎父龙女,赵姑娘必能承继你的绝世医术。”
  肖寒月虽在口中答话,但脸却埋在臂弯之中。
  赵百年暗暗点头一笑,拔出肖寒月背上的银针,道:“肖公子请好好在此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肖寒月在赵府中留了三大,这三天对他变化太大了,不但滞止在奇经八脉中的真气,开始疏散,而且,每次打坐运气,真气能立刻通达四肢百骸,完全进入了另外一层境界,脸上的病容也一扫而光,代之而起的,是一种红润的脸色。
  赵百年医务太忙,知道肖寒月病好之后,就没有再来看过他。
  肖寒月搜遍全身,只找出三两银子,想想这几日在赵府中寄住食宿,三两银子,实在无法拿得出手,一走了之,又觉不妥,只好硬着头皮,去见赵百年。
  但赵百年的病人太多,每时每刻都忙于医务,肖寒月在诊疗室中停立一个时辰之久,都等不到一个和赵百年讲话的机会,赵百年一直在低头工作,看也没有看肖寒月一眼。
  回到雅室,又是掌灯的时分,案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六个菜,四荤二素,和平常不同的是,竟然多了一壶老酒。
  肖寒月食宿都在同一间雅室之中,每天开饭之时,都由赵福送上饭菜,每餐的饭菜,都很丰盛,但还是第一次有酒。
  第二位奇怪的事情是,肖寒月发觉了床上放了一螺新衣服。
  赵福缓步行了进来,道:“肖先生,酒菜炔凉了,请早些用吧!”
  “这是为什么?我只是一个求医的病人……”
  “是赵大夫的吩咐,这壶酒是很好的桂花露,是赵大夫亲自处方酿造的,除了他自用之外,从不用它款待客人,你是第一位受桂花露款待的客人。”
  “赵福,你没有弄错吧!我不是客人,我只是一个求医的病人。”
  “不会错的,肖先生,那几套新作的衣服,也是赵大夫吩咐赶工作成的。”
  肖寒月苦笑,道:“对一个病人,为什么要如此的优厚,我……”
  “肖先生,先请用饭吧,等一会,赵大夫会来看你,有什么疑问,当面问问赵大夫吧,你请用饭,我不打搅了。”
  肖寒月苦笑一下,自斟了一杯酒。
  玻珀色的美酒,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味,直扑鼻中。
  看到这样的美酒,就算是不会喝酒的人,也会引起喝一杯的欲望,肖寒月举杯喝了一口,但忍不住立刻把一杯全喝下去。
  芬芳留齿,醇香透心,肖寒月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的好酒,美酒佳肴,色香可口,不觉之间,竟把一壶酒喝得点滴不剩。
  酒味香甜,但酒力却很强,喝完一壶酒,肖寒月感到有了七分醉意。
  这时,赵百年缓步走了进来。
  酒醉三分醒,何况,肖寒月还没有醉倒,看到了赵百年,立刻站起身子,他的舌头,有点僵直的感觉,但说话还是很清楚。
  “大夫,我只有三两银子,我知道,这不够……”
  “坐,坐……”赵百年微笑着在左侧一张木椅上坐下,接道:“我说过,你是帮我的忙,你的病情,使我有机会求证出七针汇穴通脉的道理,这使我的医术,有更进一步的成就。”
  “那样重要吗?”
  “是的,肖公子,有很多饱读医书的大夫,加上他们行医的经验,对诊断病情,也有独到之处,他们虽然诊断出病情,却没有治疗的手段,方法,下药是难题之一,轻不拘病,重则更具妙用了。”
  肖寒月道:“大夫寒月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
  “你本来就没有病,滞止的真气,一开始流动,就完全好了。”
  “我也该告辞了,关于医药费用,寒月会想办法尽早送来。”
  他说走就走,抱拳一个长揖,向外行去。
  赵百年没有劝阻?他看得出,这个年轻人虽然很穷,但却风骨凌立,不是轻易接受别人帮助的人。
  一阵香风暗送,赵幽兰缓步行了进来,道:“爹,他走了?”
  “是!我不能留他,因为他一定会拒绝,也许,我们的方法错了。”
  嫣然一笑,赵幽兰缓缓说道:“爹,一定要他吗?”
  赵百年长长吁一口气,道:“医道之学,深奥博大,学的人,除了熟能生巧之外,天份亦极重要,天份高的人,才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医术之进步,必须要天才不断的投入,才能很大的收获,肖寒月是个天才……”
  “爹,您才见他几次,怎么能断言他是天才?”
  赵百年笑一笑,道:“爹看过的病人,不下数万之众,对一个人的相貌和智慧,自然是有独到的评价,这是一种心得、经验。”
  赵幽兰理一下鬓边飘拂的散发,道:“爹,难道,他比我还要强吗?爹不是一直夸奖我,是您的凤女,可以承继您的衣钵。”
  赵百年微微一笑,道:“兰儿,爹没有骗你,对医学上认识,我确有过人的天份,不过,你终究是个女孩子,女孩子,不大方便,纵然身负绝世医术,但却很难发挥,兰儿,你总不能像爹一样,开一间药房,悬壶济世吧!”
  赵幽兰苦笑一下,道:“爹,为什么女孩子,总是这么吃亏,男人能做的事,女孩子却不能作,我心里实在是不服气。”
  赵百年笑一笑,道:“兰儿,不用生气了,你虽是女儿之身,但你的才慧胆识,不让须眉,不管你能不能为人诊病,济世活人,爹也会把这一身医术,传授给你。”
  赵幽兰缓缓行近父亲,偎入赵百年的怀中,道:“爹,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拍拍爱女的秀肩,赵百年点头笑道:“我知道,我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承欢膝下,爹有什么不满足的,不许胡思乱想。”
  赵幽兰只有十六岁,她生下来那一年,赵百年已经成名,家境富裕,单是照顾她的,就有一个奶好,两个丫头,但赵幽兰并没有富家小姐那种骄横之气,她非常好学,待人也很和气,也许是受到了父亲的感染,对医学之道,特别喜爱,十三岁能由画图中记下了百草形象,十五岁能辨识七百三十六六种药物,人口知味,能够分辨真假,十六岁能和赵百年讨论医学上的疑难杂症,并习针炙、下刀之术,甚得赵百年的喜爱,父女二人,可算是气味相投。
  赵小姐虽喜医术,但人却生得十分漂亮,容色俏丽,讨人喜爱,如果说她有缺点,那就是生性较为活泼,缺少了那份大家闺秀的庄重。
  赵百年常和爱女,清茶一杯,纵论医道,一谈两个时辰,两人之间,除了父女的天性之外,还有着相知的友谊。
  赵大夫学养丰富,胸罗万有,对医学之道,更有独专,但赵幽兰,才慧过人,灵巧尖锐,常常提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医学困扰,刁难父亲,父女之间,也常有争辩,赵幽兰虽然不能帮父亲解惑破疑,但由于她的尖锐争论,常能启发赵百年灵感,突破医术上的窘境。
  现在,赵幽兰对父亲提出了另一个尖锐的问题?她依着父亲身侧坐下,道:“别想肖寒月的事了,也许他不喜欢医道……”
  赵百年笑一笑,道:“他如肯学医,我相信十年之内,他可以得到我的真传,但更重要的是,我想研究他,奇经八脉中那股凝聚之气,是如何练成的?”
  赵幽笑一笑,道:“那是一种武功,练气术,如果知道窍门,练成并非难事,女儿想到了一种……”
  望着灵慧过人的女儿,拂髯一笑,道:“说下去,想到什么?”
  “是爹最不喜欢谈的事情。”
  赵百年一皱眉头,道:“延年续命术?”
  “女儿想的更深一层,是长生不老术。”
  “这……”赵百年呆了一呆,道:“兰儿,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药不医死病……”
  “爹!药能医病,为什么不能延寿,为什么不能长生?”
  赵百年沉吟了一阵,道:“幽兰,医病如修屋,只是补漏,谈到长生,那必须要改造个人全身的机能,使它新生,这不是药物的力量可能办到。”
  “以爹的医术修为,能不能为人延寿?”
  赵百年双目凝注在爱女的脸上瞧了一阵,道:“延寿续命之药,只是激发他生命中的潜能,使一个人多活一年半载,爹也许能办到,超逾此限,就非爹的医术和药物所能了。”
  “爹,您用七针汇穴,能沟通人身十二经脉,如再补以药物,能不能培养出一个人的新生机能。”
  “这个,爹从来没有想过,所以,遇上了生机全绝的病人,爹就要他们准备后中……”
  我知道,爹是不愿逆天而行?”
  “这……兰儿,七针汇穴,沟通了人身十二经脉,在医学上确是一个创举,这对治疗病情上,有很大的帮助,但却无法才助一个人长生不老。”
  赵幽兰微微一“笑,道:“华佗能破背腹,洗肠胃,据说还能动脑部手术,扁鹊能洞察人五腑中的病结,爹比他们的医术如何?”
  赵百年拂髯笑道:“爹不敢比前辈先贤,但如谈到医术上的成功,爹虽不及两位前辈古人,但亦相差不远矣!”
  “爹,如果一个人内腑无疾,经脉骨骼无伤,是不是可以长生下去呢?”
  赵百年摇摇头,道:“那也不能,人的腑脏,机能,纵然无病无伤,但会逐渐老化,有些人无疾而终,是谓老死,所以,世上没有永远长生的人……”
  “爹,如果以你老人家的医术,从中补助呢?”
  “这个,爹无法断言。”
  赵幽兰道:“长生也许不能,但活上两、三百岁,以爹的精湛医术,大概是可以办到了!”
  赵百年微微一笑,道:“兰儿,你一直把话题绕在长生之术上面,可有什么原因?”
  “女儿近读丹道之术,心中存疑很多,想请爹指点一二?”
  赵百年沉吟了一阵,道:“让一个人老化的机能,全部能够新生,或有困难,但使其中部分更新,当可有望,但兹事体大,让我仔细想想,天下药物,有那些可以调配出这种助长人身机能的药力。”
  赵幽兰嫣然一笑,道:“女儿半个月来,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倒是想起来几种药物,不知道是否有用,请爹请教。”
  “不要说了,我要好好想想。”
  赵幽兰转头看去,只见父亲神色严肃,凝目沉思,似正在想着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她了解,赵百年考虑的,不完全是医术运用和药物调配,而是,这件事该不该作?如果,真的能配制出一种可延生命的药物,是不是该让它在世上出现。
  赵百年聚集的财富相当的多了。这些钱,足够他花用上几百年,也用不完了,金钱对他已经没有很大的诱惑力了。
  肖寒月第二次来到永乐堂,已经是三个月后。
  这三个月,他拼命作工,赚了二十多两银子,省吃俭用积存起来,准备付给赵大夫,作为诊病的费用。
  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修长适度的身材,浓浓的剑眉,和一对闪对着神光的星目,稍显黑一点的皮肤,油亮生光,和三个月前的肖寒月,完全判若两人。
  一身洗得发白的青布衫,最贩夫走卒的穿着,但却掩不住他那种英挺不群的味道。
  是十一月的隆冬季节了,所有的人,都穿上了棉衣长袍,但肖寒月仍旧穿着一套夹衣。
  这已是他最体面的一套衣服了。
  为了偿讨诊费,他节衣缩食的,连一套棉衣也没有做。
  一向车水马龙的永乐堂,此刻却一片凄清,两扇红漆大门,紧紧的关闭着,顿时令人兴起了景物依旧,人事全非的感慨。
  肖寒月皱皱眉头,暗中忖道:“今天十一月十八日,不是赵大夫休诊的日子,是不是出诊去了?举手叩动门环,两扇木门嘎然而开。
  开门的是赵福,呆呆的望着肖寒月,似乎是已经不认识了。
  这也难怪,这三个月来,肖寒月的变化太大了,赵福每天看到上面的病人,自然不会对肖寒月有特别的记忆了。
  “赵福!记不得我了?我是肖寒月。”
  “啊!肖公子,难怪有点面熟。”
  肖寒月笑一笑,道:“赵大夫呢?”
  “赵大夫?”赵福呆了一呆,目光左右转动。
  肖寒月有了警兆,但他心中坦然,站着未动。
  就这一瞬的功夫,两个灰衣大汉,已疾奔而至,堵住了肖寒月的退路。
  肖寒月目光微动,发觉两个大汉的腰中,似乎是都带有家伙,不禁一皱眉头。
  一个青袍长髯的中年人,由庭院中走了过来,他步履从容、稳健,但速度很快,似乎是刚看到人,已到了肖寒月身前二尺左右。
  他停下脚步,目光凝注在肖寒月的脸上。
  两道射来的目光,炯炯逼人,如具形体,似是要看穿人内腑心事。
  肖寒月心中坦荡,笑一笑,道:“我要见赵大夫。”
  “你是……”
  “肖寒月,赵大夫的病人!”
  青袍人淡淡一笑,道:“你不像有病的人?”
  “三个月前赵大夫看好了我的病,我却欠了他一笔诊病的费用,我攒下了三个月工钱,特地来送上诊费。”
  “你来晚了……”
  赵幽兰缓步由一侧厢房中行了出来,一身白衣,长发披肩,但容色苍白,眼窝深陷,人也瘦了很多。
  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活泼美丽的赵姑娘,完全变了样子,变得憔悴支离,惹人怜惜。
  肖寒月呆了一呆,道:“你是赵姑娘?”
  “是……”凄凉一笑,接道:“爹本想留下你的,但你却不肯体谅我爹的心意……”
  “我……我去作工赚钱……”
  赵幽兰叹息一声,接道:“为了讨诊病费用?”
  “是的!姑娘,赵大夫看了我的病,我总不能……”
  “总不能不付诊费,是吗?爹说你风骨凌立,果然不错,你赚了多少银子?”
  肖寒月取出银子,道:“只有二十多两,姑娘,我知道这不够,赵大夫对我有救命之恩,就算付上千两银子,也是应该的,但我只有这么多。”
  “唉!我如不代爹收下,你一、定不会安心……”
  赵幽兰伸手取了一块碎银,接道:“肖公子,我爹的诊费向例是一两银子,我代他收下了,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她神情沉重,满怀忧苦,但仍然保有着大家风范,言词之间,对肖寒月虽然有抱怨之意,但却无迁怒之心。
  肖寒月腹有诗书,如何听不出言外之意,但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和自己不愿留下来,有什么关系?”
  “赵姑娘……”肖寒月有些惶惑的接道:“赵大夫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爹失踪了……”
  肖寒月吃了一惊,道:“失踪了?”
  “是的!就在你离后的第三天晚上,我爹突然不见了。”
  肖寒月镇定一下心情,道:“怎么会失踪的?”
  终于忍不住滚下来两行泪水,赵幽兰黯然的接道:“我不知道,我记得那一夜,爹还跟我谈到你,说你悟性很高,希望找到你,说服你,跟他学医,初更天,我才离开爹的书房,就在那一夜,他失踪不见了,直到现在,没有消息。”
  肖寒月道:“有没有派人找过?”
  “找过了,我们已经搜寻了两个多月……”
  接话的是那青袍人。
  肖寒月望了青袍人一眼,道:“有没有线索?”
  青袍人道:“没有,所以,我们正等……”
  “等!等什么?”
  “等消息,有人掳走了赵大夫,必有目的,等他们开来的条件?”
  肖寒月沉吟一下,微微摇头。
  青袍人接道:“我知道,这办法不是很好,但是却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赵大夫是江南第一名医,他的失踪是震动金陵的大事,金陵府中的铺头衙役,已全部出动,暗中查访,水旱码头,要道通衙,也都派了暗卡监视,连七王爷府中的侍卫都全部出动了,可是还查不出赵大夫的下落……”
  上下打量了肖寒月一眼,又道:“如果我没有看错,肖公子也会武功。”
  肖寒月点点头,道:“我练过,不过,却从来没有用过!”
  “噢!肖公子的意思,是从来没有和人动过手?”
  “是!”
  青袍人冷然一笑,道:“你没有和人试过招?”
  “没有。”
  青袍人脸色一沉,道:“肖公子,今日来此,只是为了送上诊费?”
  “是!”
  赵幽兰突然接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两位请进入厅中坐吧!”青袍人点点头,道:“肖公子请!”
  肖寒月心中明白,此刻想走也不成了,略一沉吟,举步先行入厅。
  这座厅房是赵百年过去看病的地方,布置依旧,只是少了那些聚集诗诊的病人,看上去有些凄清。
  赵幽兰看看青袍人道:“张大人,肖公子是谦诚君子,不会对付我爹……”
  肖寒月望了青袍人一眼,接道:“张大人是官府中人?”
  青袍人道:“说我是官府中人,也不算离谱,不过,我不是正式食皇上俸禄的人。”
  “肖公子,张大人是七王爷礼聘的王府总教席,负责教导王府中护院侍卫的武功,七王爷对家父失踪一事,非常的重视,特地请张大人主持追查父的下落。”
  “原来是张总教席,在下失敬了!”
  抱拳一礼。
  他是读书知礼的人,英挺中另有一股文雅的气度,和一般江湖中人,大不相同。
  “肖公子不用客气,在下绕岚,我是受七王爷私人礼聘的人,不食俸粮,没有官衔,七王爷非常敬重赵大夫的医术,特地派我来协助金陵府王总捕头,追查赵大夫失踪的事,肖公子文武兼修。
  胸藏锦绣,对赵大夫失踪一事想是别有看法了?”
  回顾了赵幽兰一眼,肖寒月缓缓说道:“赵姑娘,允许肖寒月参与吗?”
  “非常欢迎,肖公子,我爹对你的才华、智慧,推崇备至,我相信爹的看法。”
  “赵大夫对寒月即施恩泽,又加垂青,我也希望能为这件事尽分心力……”
  目光转向长岚,肖寒月缓缓接道:“张大人,首先我应说明,赵大夫救过我的命,不是他,我肖某人恐怕早已病死,其次,我要说明我练过武功,但指点我练武的人,是个残为有病的老人,他传我武功,但却从来没有和我递过招,我也从来没有和人动过手,我究竟练到了什么境界?我自己一点也不明白,甚至,我自己也很怀疑,我是不是会武功……”
  张岚哦了一声,道:“令师的大名是……”
  苦笑一下,肖寒月答道:“我们相遇得很偶然,他病倒在路边,我救了他,把他带到一座荒庙里,他胸罗很博,几乎是无所不知,我很佩服他,就常去那里,照顾他的生活,那里离我家不太远,我每天一早送饭过去,侍侯他、照顾他,他就传我武功,但也只是口诀上指点,然后,让我练给他看,不对的地方,他给我改正。”
  “肖老弟,那地方既然离你家不远,你为什么不把他请人家里住,却要留在破庙里……”
  “张大人,家母寡居,寒舍又非大家,实在不便带一个男人住在家里,不过,家母很赞成我的做法,要我有始有终,寒月的家境很清苦,但家母却竭尽所能的在菜饭上力求丰盛,就这样过了半年,直到有一个大风雨的晚上……”
  赵幽兰无恨关怀的问:“怎么样了?”
  “那一夜狂风大雨,雷电交作,洪流滚滚,沟满河平,平地积水三尺,寒舍亦遭水淹,我忙着照顾家母,对抗入屋中的洪水,直到天亮,雨势稍歇,我冒着积水、浊流,赶到村外庙里,但却不见那位老人家了……”
  赵幽兰接道:“被大水冲跑了。”
  肖寒月道:“应该不会,那座庙虽然香火早绝,但地势很高,他住在东偏殿中,那是破庙之中的唯有一间完好的房子,地上不见积水的痕迹,说明洪水未浸入庙里。”
  张岚道:“他没有告诉过你他的名号吗?”
  肖寒月道:“他自称无名老人,但我知道,他是不肯说出他身世姓名,寒月也就不好追问了。”
  “他都传你些什么武功?”
  肖寒月道:“剑术、拳掌,但最重要的是坐息吐纳之术,庙中无剑,我们以枯枝代剑。
  张岚双目凝注在肖寒月的脸上:“以后,你就没有再见过那无名老人?”
  “是的!寒月一直找了七、八天,可能的地方都去找了,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赵幽兰道:“肖兄,令堂呢?”
  肖寒月道:“一年以前,外婆来看家母,看到寒舍中清苦的生活,苦劝家母,暂回娘家居住,并要寒月同住,寒月原籍自杨村,只是一个小小的农村,除了牧牛和帮人作一些收割的工作之外,很难找到另的工作,我虽早有出外谋职的打算,但寡母在堂,寒月实在无法启齿告禀,家母现由外婆接去……”
  张岚接道:“所以,你就出来闯闯世面了。”
  肖寒月笑一笑,道:“我没有衣锦荣归的打算,只想赚些银钱回去,置几亩薄田,盖几间瓦舍,奉养高堂,安度余年,身为人子,总不能让含辛如苦养我成人的寡母,常居亲家。想不到是我离家之后,竟然忽患对病,如非赵大夫仁心奇术,妙手回春,寒月已病死异乡了,我出身寒微之家,寡母孤儿,只是一个平凡的布衣小民……”
  “不,肖公子,家父阅人千万,从未动授人医术之念,但一见肖兄,却惊为奇才,认为肖兄是唯一可传他医术的人。”
  赵幽兰看看肖寒月,神情庄重,说得十分认真。
  肖寒月谈谈一笑,道:“在下很惭愧,读书未成,剑术也没有学出名堂,无名老人突然失踪,指教无人,学剑一事,也就半途而废了。”
  这的确是一件很平凡的事,像肖寒月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俯仰皆是,这世上又何止是千千万万呢!
  张岚淡然的笑一笑,道:“嗯!半年的时间,别说学剑了,就算是练一套高明拳法,只怕也难得神髓,肖公子,你坦然陈述身世,可证确是个诚实的君子,技击之术,非要十年的苦功,才能奠定基础,肖老弟,只要不是太庸碌的人,十年寒窗苦读,就算未必能殿试抡元,名扬天下,但中个举人,谋个一官半职的并非什么难事,但十年苦练,却肯定不能在武功上,有登峰造极的成就。”
  言下之意,对肖寒月十分轻视,也隐隐有着逐客的意思,但也完全认定了肖寒月和赵百年失踪一案无关,洗脱嫌疑。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总教席的意思是……”
  张岚笑一笑,道:“肖老弟,恕我明白说,你恐怕帮不上忙,赵大夫失踪一案,扑朔迷离,难倒是很多刑案老手,区区在下,也很感困惑,我想,肖老弟,奉上的诊费,赵姑娘已代为收下了,你可以安心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想,你可以走了。”
  “也许,寒月真的帮不上什么忙,张总教席既如此说,在下只好告辞了。”
  “留下来……”
  赵幽兰缓缓行前两步,望着肖寒月,接道:“我聘请你帮助我查这件案子,兼作我们这家的护院,每月五百两银子的月俸……”
  张岚一皱眉头,忖道:这丫头大的手笔,五百两银子的月奉,请了这么一个没有用的人……。
  肖寒月道:“赵姑娘,我很愿意尽力,不过张大人说的对,我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赵幽兰道:“我相信爹的眼光,也相信自己的看法,肖兄,请你赏我一个面子,留下来,如果俸银方面,肖兄不满意,我可以增加……”
  肖寒月道:“已经太丰厚了,我受之有愧……”
  张岚接道:“赵姑娘,我不干预你用多少俸银聘请肖老弟作赵家的护院,但追查令尊失踪一案,却是不需要肖老弟插手……”
  赵幽兰轻轻吁一口气,缓缓说道:“为什么?”
  张岚淡然一笑,道:“为了令尊,肖老弟不过是学过武功,但时间只有半年,我相信这是真的……”
  “一点不错,张大人,寒月没有说过一句谎言。”
  “这就是了,学过半年武功的人,不管他天赋多强,我相信很难派上什么用场,再说,肖老弟又从来没有于人动过手…”
  赵幽兰打断了张岚的话,接道:“张大人,肖公子满腹经纶,自有才华,帮助张大人出出主意,总该可以吧!”
  张岚摇摇头,叹息一声,道:“赵姑娘,赵大夫失踪一案,充满着诡秘,肖老弟纵然胸有诗书,满腹文才,但这不是开科取士,考场抡元,这是查案缉凶,救人玩命的事,肖老弟不是江湖中人,也没有江湖上的阅历经验,我实在想不出,他如何能够帮忙……”
  “张大人,家父已经失踪两个月了,仍是全无消息,我……”
  张岚脸色一变,冷冷说道:“赵姑娘,我姓张的插手此事,可不是职责攸关,而是七王爷对赵大夫一份眷顾,金陵府的精干捕快,已全部出动,王府的侍卫,也有大半动同,其他金陵城中的英雄、镖师,也全部看我张某人的薄面,在暗中查访,侦缉,也许你姑娘这几天看我坐在府中未动,但纵横二百里,已布成了一张严密的大网,我不想让肖寒月破坏了我的部署……”
  肖寒月急急接道:“张大人说的对,赵姑娘,我练的只是一些强身保命之术,和人动手,未必有用,而且,我对江湖上的人人事事,更是一无所知,就算张大人要我帮忙,我也不知如何下手,寒月只能以一瓣心香,祈求赵大夫早日脱险归来,赵姑娘多多珍重,寒月这就告辞了。”
  抱拳一礼,转身行去。
  赵幽兰还未来得及出言呼叫,张岚已大声道:“站住!”
  肖寒月停下脚步,呆了一呆,道:“张大人……”
  张岚冷冷接道:“永乐堂已休诊,但赵大大夫踪案情,外面尚未详知,纵有传音,也是出于揣测,肖公子既然来了,那就只好委屈一下留下来……”
  肖寒月道:“张大人的意思是……”
  张岚接道:“等我们找回来赵大夫你再走不迟。”
  肖寒月道:“这个……”
  赵幽兰道:“肖兄已允小妹之聘,保护家母和小妹的安全,总不会言而无信吧?”
  张岚看了赵幽兰一眼,冷笑一声,道:“肖老弟,这是最好的台阶了……”
  肖寒月双目中突然暴射出两道神芒,冷厉地看着张岚,接道:“张大人,你不许我插手赵大夫失踪一案,我不怪你,也许在下,真的无能帮忙,但语含讽讥,轻藐寒月,这就有失忠恕之返了。”
  张岚被肖寒月突发的气势所慑,呆了一呆,忽然大怒道:“姓肖的,人贵自知,我对你客气,完全是看在赵姑娘的份上,你是读过几天书的人,大概知道祸从口出这句话的意思……”
  肖寒月冷然接道:“士可杀不可辱,我虽一介寒生,但一不犯王法律条,二不作好犯科……”
  赵幽兰黯然接道:“肖兄,张大人是身份尊崇的,为了我爹降尊纤贵,插手是非……”
  张岚还想发作,但赵姑娘这一接口,只好强自忍下心头怒火,道:“罢了,罢了,赵姑娘你带他吧!免得我看到生气。”肖寒月也憋了一腔怒火,还想顶挣儿句,但赵幽兰已抢先说道:“肖兄,这边请吧!”
  眼看赵姑娘满脸祈求的神色,肖寒月只好转身行去。
  赵幽兰抢先一步,带着肖寒月进入了一座雅室。
  仍然是肖寒月三个月前住的那一间,布置依旧,打扫得纤尘不染,似乎是,早知道肖寒月还要回来似的。
  赵姑娘理一理鬓边散发,微笑说道:“肖兄,委屈你了。”
  肖寒月摇摇头,微笑道:“张总教席盛气凌人,在下一时控制不住,几乎坏了事情,想来很觉不安。”
  赵幽兰苍白的脸上,微现红晕,笑道:“君子不争一时,肖兄,先请休息一下,我这就要他们替肖兄准备衣物……”
  “赵姑娘,我很想为赵大夫的事,尽尽心力,只不过在下的阅历有限,恐怕会使姑娘失望。”
  “肖兄,我爹一再称赞你,决非无因,大丈夫岂可妄自菲薄。”
  几句话,激起了肖寒月万太豪情,笑一笑,道:“说的也是,无论如何,在下总要勉力一试。”
  三日时光,匆匆而过,肖寒月虽然足未出户,但他没有浪费这三天时间,苦苦思索事情发生的经过,由扑朔迷离的案情中,捕捉到一点灵光。
  但苦恼的是,他地法展开求证行动,他知道,一旦行动,必会引起张岚的误会。
  赵幽兰常来探望,但绝口不提案情。
  肖寒月的侍童赵福,被派侍侯肖寒月,赵福很尽职,常常侍侯左右。
  这日,掌灯时分,赵姑娘又来看望,肖寒月回顾赵福不在,吁口气,低声说道:“赵姑娘,赵福是……”
  赵幽兰笑一笑,接道:“是不是偷懒了?”
  “不不不,姑娘,在下实在用不着别人照顾,我是想了解一下赵福的来历。”
  赵幽兰何等聪明,岂会听不懂弦外之音,呆了一呆,道:“你怀疑赵福吗?”
  神色一整,肖寒月缓缓说道:“赵大夫失踪已两个多月,消息全无,如果对方用心是在勒索银子,早该有消息了?”
  花容惨变,泪水盈睫,带着七分的无奈,赵幽兰黯然说道。
  “这么说,我爹,他……”
  “我只能肯定,对方不是勒索金银,但也不会加害赵大夫,如果对方存心加害,可以在府中下手,用不着把他带走。”
  带一个大活人走,比杀一个人麻烦何止十倍。
  赵幽兰点点头,道:“既没有加害之心,也不是勒索金银,那他们的目的是……”
  “这就是我们要查的原因了,赵大夫医术绝世,我想失踪一案,和他的医术有关!”
  拂试去双目中含蕴的泪水,赵幽兰吁一口气,道:“肖兄,照你的说法,我爹还活在世上了。”
  “是的,至少在目前,他还不会有性命之忧,他的价值,是他的救人本领,问题是什么人掳他去?为了什么?”
  赵幽兰道:“肖兄,会不会是为了要我爹为他诊病?”
  肖寒月沉吟一下,道:“如果只是诊病,他们可以到永乐堂来,也可以正大光明的把赵大夫请去,用不着把令尊掳去……”
  目光凝注在赵幽兰的脸上,接道:“我相信令尊被人掳去,必为一个特殊的原因,而且和医术有关……”
  赵幽兰思索了一阵,轻轻叹息一声,接道:“肖兄,我想不出什么原因?不过,这和赵福有什么关系?”
  “如果赵大夫有什么秘密的事,赵福是最可能知道秘密的人!”
  “爹和我无话不说,知道最多秘密的人,应该是我。”
  肖寒月道:“除了你之外?”
  赵幽兰呆了一呆,道:“赵福一直侍侯我爹的生活起居,也是最亲近我爹的人,不过,他怎么可能会出卖我爹呢?”
  肖寒月道:“不一定出卖,也许他只是无意的泄露了什么?”
  这时,赵福捧着一个茶盘,行了进来,道:“肖公子、姑娘,刚沏好的茶,两位喝一杯。”
  赵幽兰两道目光盯住在赵福的身上。
  肖寒月也在打量赵福。
  只见他神色自若,倒好两杯茶,才发觉肖寒月和赵姑娘都在瞪着他,立刻怔在那里。
  赵幽兰道:“肖兄,你瞧出了什么没有?”
  肖寒月吁一口气,道:“也许是在下多虑了……”
  看看赵幽兰,赵福有些茫然的说道:“姑娘,我……”
  “你一直照顾我爹,也住在他的卧室附近,那一夜难道没听到一点动静?”
  “没有,姑娘,我是第二天给老爷送早茶,叫不开门,才发觉……”
  肖寒月接道:“赵大夫失踪前一两天,可有什么异状?”
  赵福沉思一阵,摇摇头。
  肖寒月陷入了苦思之中,双眉紧锁,木然不语,赵幽兰几次想出声招呼,又强自忍了下去,不便惊扰,只好静静地陪坐一侧。
  赵福手上端着两杯茶也楞在那里。
  雅室中一片静,静得落计可闻。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