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黄沙碧血落荒原





  这《燕赵孤侠》,是我五、六年前的游戏笔墨之作,自信比坊间流传的许多武侠小说高明。但有一个毛病,就是没写完。因为要解决吃饭问题,所以已经几年没有动它。我曾拿它在朋友中传阅过,贴到网上还是第一次。现贴出第一章,以博一哂,也是吊吊诸位看官的胃口。希望同志们多提宝贵意见,多多表扬,好让洒家打起精神,接着往下贴,并把剩下的几章写完。
              京人stevepei
               Allrightsreserved.
  初春,塞外刮来的黄风在荒野上乱走,远远望去,大地上就像横行着许多条东奔西窜的土龙。
  一阵黄沙落下去,露出一个不疾不徐行来的汉子。又是一阵黄沙卷起来,他的身影变得模模糊糊,黄沙又落下,又露出这条汉子,黄沙又起,……
  无论黄沙起落,这汉子只是一步步坚定地向前走。他身体瘦长但壮实;晒黑的脸颊下陷,但双目炯炯有神。他身着青布长衫,腰束青布带;青布裤子,裤脚扎在青布靴中;背上一个青布包袱,上面缚着一柄腰刀,插在青色的皮鞘中。
  在这荒原上,黄风中时隐时现的他就像一个黑色的幽灵,踽踽独行。
  不知行了多久,时分已近黄昏。这汉子再次举目远望。远处的黄沙中,竟隐隐约约现出一个村落,村外是几十棵稀稀拉拉的杨树,树后露出覆着黄泥的房顶。
  这汉子从背上卸下包袱,从中取出两个馍和一个萝卜。
  他就这么立在那儿,三两口吃完了馍和萝卜,然后把刀改系在腰间,把包袱重新系在背上。接着,他又不紧不慢,坚定地向前走了,走近了那个村落。
  这是一个很小的村子,村外只有几十棵树,村里只有四、五处房。村子四周全不见农田迹象。在广裘的荒野上,这是唯一的村庄。
  村里的房子是北方最常见的一种,土墙泥顶。房子共有四座,每座周围用土坯垒起一人高的院墙。四个院子,一边两个,中间是一条几十丈长、几丈宽的村路。
  四个院门紧闭,村里悄无人声,只有阵阵黄沙顺着短街呼啸而过。
  那青衣汉子已到了北面街口,目光扫过两旁的房子。他在街口伫立片刻,随即挺起胸膛,嘬起嘴,发出一阵清彻、激越的长啸!啸声越过房顶,压过风声,在荒野上回荡。
  啸声甫落,街左面的一扇院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红脸人走了出来。他中等身材,短打扮,蓝布短衫,蓝布裤,腰束一根宽宽的红布带。他步步走来,落脚沉重,显出一身武功非凡。他在离青衣汉子两丈远的地方立住,一张喷血般的红脸上两只铃铛大的眼睛瞪着来人。
  “请问那边,莫不是赤面龙李彪?”青衣汉子问。
  “在下正是燕北五杰排行第五李彪。请问阁下大名?”
  “在下汉川吕世中。”
  李彪一听这个名字,又把来人打量一番,脸上现出凝重的神情。
  “阁下莫非就是乌云闪电吕世中?”
  “正是在下。”
  吕世中话音甫落,只听哐啷一声,另外三个院门同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四个人。
  一个面如锅底漆黑,身高体胖,手执一根铁扁担。
  一个书生摸样,面孔白皙,颏下三缕长髯,身着长袍,腰配长剑。他身旁还有一个中年女子,未施脂粉,但仍光彩照人;她一身劲装,腰间也是一柄剑。
  另一个是五十来岁的老者,须发花白,二目如炬,只有一条胳膊,青布长袍,背上缚着一柄长刀。
  吕世中躬了下身,抱拳施礼:“几位想必是燕北五杰中的横行天下独臂刀赵无忌、铁扁担王鹿鸣和灵蛇双剑张浩、高倩夫妇?燕北五杰遁世十年,即使十年前,世中也是只闻大名,无缘一睹风采。今日得见五位,实乃幸甚!”~这番话抑扬顿挫,个个字都是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那花髯老者,便是燕北五杰之首横行天下独臂刀赵无忌。他以同样的凝重神情应道:“乌云闪电,人称天下第一杀手,我们亦久闻大名。此次阁下风尘扑扑赶到鄙兄弟几个的隐居之处,想必是受人之托?”
  “不错,鄙人正是应人之请,来取五位的首级。”吕世中一本正经,听起来却好象是到朋友家借几两银子。
  赤面龙李彪忍不住打断他的话:“人说,‘没有黄金十担,休请乌云闪电’,这次的阔老板是谁?”
  对于李彪的讥讽,吕世中并未恼怒:“世中这次又受人黄金万两。我以杀人为业,从不降价以求,也从不杀无名之辈。聘世中来取诸位首级者,说也无妨。”
  燕北五杰闻言都有些动容。吕世中一板一眼,不卑不亢,胸有成竹。在他看来,出黄金买五人首级者当然用不着向五个人保密。脑袋都要掉了,知道秘密又有何用?
  赵无忌惨然一笑,说道:“我兄弟五人出道多年,惩恶除暴,劫富济贫,也不免涉入武林恩怨,所以说来,自是杀人无算,仇家众多。十年前,我们兄弟为河北红枪会打抱不平,与丐帮交恶,太行山脚下一场恶斗,连杀丐帮长老十人,闯下大祸,这才隐身在此十年之久。不知足下此行是否受丐帮之托?”
  吕世中矜持地一笑:“丐帮虽与令兄弟仇深似海,但因我五年前受人之托杀了丐帮帮主袁世生,所以他们绝不会请到我的头上。”
  “那么,足下这次的东家是谁?”
  “河北红枪会会主陈季贤。”燕北五杰一听此言尽皆变色。铁扁担王鹿鸣说,“我燕北五杰与陈会主金兰换帖,誓同生死。为了他,我们才不惜开罪丐帮和中原各大门派。足下所言实难以置信。”
  吕世中说,“陈会主虽旗下徒众甚伙,但实力远不能与丐帮相提并论。他为防止丐帮侵蚀红枪会在河北势力,才不惜刻意结交诸位。不想太行一战,诸位几将丐帮头面人物斩尽杀绝,开罪了大江南北各路豪杰。你们不得不隐身于此,红枪会在这十年中也险遭灭顶之灾。陈会主多亏手下尽力掩护,才得全性命。现在他为重振旗鼓,与中原各大门派达成协议,交出尔等首级,好免去今后的追剿。十年来,千百名中原高手为寻你们,足迹遍及蒙疆、回疆、云桂、西藏,甚至海外孤岛。不是他说出诸位藏身之处,谁想得出到这眼皮底下的华北荒原上来寻你们?”
  燕北五杰听到此处,也不由不信。十年来,他们与世隔绝,确实只有陈季贤一人知道他们隐身在此。再说,他们也久闻,吕世中虽是天下第一杀手,冷血无情,但从不打诳语,而且每次杀人,都要把恩怨的来龙去脉与被杀人讲明。他的掌下和刀下没有一个糊涂鬼。况且,还没有一个人从吕世中嘴里听到仇人的名字,又能活着去报仇的。
  赵无忌轻轻使了个眼色,燕北五杰霎时间已在吕世中前面站成一个半圆,将他三面围了起来,留出的那一面,正是他来的路。
  吕世中动都没动。
  五杰已把兵器亮了出来,单刀、铁扁担、双剑,李彪的兵器是一对镔铁锤。赵无忌凛然道:“我等也知,天下第一杀手倘受人之聘,断无中途罢手,徒劳而返之理。但我兄弟五人也非江湖上等闲之辈。今日此会,还不知谁要血洒荒原呢!出刀吧!”
  吕世中微微一笑:“赵兄焉不知江湖上有句话?”
  “什么话?”
  “乌云覆顶,难逃性命。”
  “闪电出鞘,鬼泣神嚎。”赵无忌接着说。
  “倘乌云覆顶足矣,何用闪电出鞘?”
  说罢,吕世中将双手一摊,“请动手罢!”
  风已经停了。天空上是一轮惨月和几点星光,把这广裘的荒原映成一片白。
  他们就这么相持着,兵器在月光下闪出冷冷的光,围成半圆形,对着这个一身青衣的黑色幽灵。六个人在这荒原上显得格外渺小。
  突然,赤面龙一跃而起,扑向吕世中,双锤一上一下,左锤砸头,右锤攻腹。这一招名曰双珠夺命,是李彪所创神龙戏珠锤法中的一记绝招。谅是顶尖高手,遇到这招也是不死即残。
  谁料,刚才还纹丝不动的吕世中也迎头扑上,并不闪避。他双掌带着劲风,右掌在上,左掌在下,直奔砸来的双锤。掌风所及,几丈外的其他四杰都衣带飘飘,连忙立稳下盘。
  李彪只觉得虎口震得欲裂,双脚陡然落地,踉仓着倒退几步,一股腥味涌上喉头。
  吕世中一记得手,已冲天而起,一身的罡气带着风,把青袍下摆鼓得像船帆,噼啪作响。他像一朵乌云,朝李彪头上罩下,右掌径切对方的后颈。
  一声“休伤吾弟!”,五杰中排行第三、第四的张浩、高倩夫妇冲了上来,两把寒霜宝剑直奔吕世中的咽喉。这又是张、高夫妇独门剑法,雌雄灵蛇剑中的~绝招,名唤“二蛇抢喉”。
  张、高的剑法,二人一齐上时是雌雄灵蛇剑,一人对敌时则叫灵蛇剑,不知曾经杀了多少武艺高强的豪杰。所以江湖上传出句口诀:“若遇灵蛇剑,壮士心~胆寒”。
  吕世中在半空骤然停下,一扭身躲过双剑,霎那间已欺身到张、高二人身后,几个动作一气呵成。灵蛇双剑还未立稳,两把剑还未收回,背上就各中了一掌~。饶他们内功精湛,也都双双口吐鲜血,向前扑了几丈远才立住脚。
  吕世中见他们夫妻二人背上中了一掌还能不倒,也不禁多看了他们一眼,随即一个转身,双掌推出,迎住批面打来的一根铁扁担。
  王鹿鸣在燕北五杰中排行第二,因为年少时做过脚夫,才铸成这古怪兵器。他的扁担打遍大江南北,太行脚下,曾把两名丐帮长老送到黄泉路上。
  他向吕世中用的这记“狂风扑面”,是他七十二路追风扁担中的最后一招,也是与敌偕亡的打法。用这招时,使扁担的人鼓足平生内劲合身扑上,扁担以雷~霆万钧之力自上而下斜着扫出。敌人若是闪让,定是粉身碎骨;若是想围魏救赵~,趁用扁担的人门户打开之际攻入,也只能与对方同归于尽。王鹿鸣是见吕世中~凶狠无情,又武功卓绝,才用上此招,已牺牲自己,保全另外四杰。
  但他这与敌偕亡的主意只是一相情愿。吕世中已站成一个弓箭步,挺直上身,双掌张开,竟接住了挟着风雷打来的扁担!双掌一碰扁担,随即顺着这条漆黑~的铸铁滑下,化去了砸来的万钧力道,直奔王鹿鸣握住扁担的双手!
  王鹿鸣一击未中,已是大吃一惊,看看双腕将被吕世中的掌缘切断,急忙撒手。
  吕世中改掌为握,抓住扁担,一脚踢出,正中对方小腹。王鹿鸣惨叫一声,滚出几丈开外。这时,扁担已自吕世中手中飞出,像一股黑风,向他胸前直钉下~来。
  好个王鹿鸣,身负重伤却临危不乱,双手在地上一撑,平着倒射出丈许。铁扁担砰地一声,在他刚才躺着的地方钉入地中半丈深。
  “好身法!”吕世中也不禁称赞。他说话间,眼前已飘来一片寒光。
  赵无忌手中这柄单刀,相传是用古时铸造干将、莫邪剑留下的一块寒铁锻成,刃薄如蝉翼,背厚有一指,刀身长仅三尺,宽仅五寸,却有四十八斤重,一般~人休想舞得动。
  赵无忌的刀法也是天下一绝,原是他家祖传,名为赵家刀。这门刀法共八十一路,融合各家所长,自赵无忌年轻时与滇南七煞恶斗,中了毒箭,断去左臂之~后,又由他加以发展,终于成为威震武林,独步天下的赵氏独臂刀法。就凭着这~把宝刀和这八十一路刀法,他在太行脚下连斩丐帮五名长老,又单身与追杀五杰~的峨嵋、华山、泰山和昆仑四派掌门人大战三百回合,使其知难而退。
  赵无忌见其他四杰均已带伤,料定不能急于求成,所以把刀耍得风雨不透,成寒光一团,逼向吕世中。
  吕世中见到这团刀光,也大声赞到:“百闻不如一见,赵氏独臂刀果真名不虚传”。说话之间,吕世中一错双掌,使出了他的绝技,乌云掌法。
  只见他身形变化万端,令人眼花缭乱,青袍被内力鼓起,整个人就像一团被龙卷风裹住的乌云,在地上游走。他掌风所及,方圆几十丈的地方都飞沙走石。~
  燕北五杰在这生死关头,也忍不住齐声为这精妙的掌法喝彩。
  一团乌云和一团寒光在这惨月下、荒原上时分时合,两相盘旋,直斗了三十个回合。渐渐地,乌云占了上风,寒光步步后退。乌云占了上风,攻势凌厉,出~招霸道,掌掌奔着对方要害;寒光步步后退,严守门户,刀法不乱,仍不失大家~风范。
  此时,受伤的其他四杰都已运功对内伤稍事治疗,重拾兵器围上前来,准备以伤痛之躯,奋尚余之力,与敌死战。
  赵无忌满头大汗,一面应敌,一面大声说:“你们逃命去罢!”
  女杰高倩几乎哭出来,大喊:“我们当初结义已誓同生死,今日岂能弃大哥而去!”
  说话之间,四般兵器已加入战阵,逼退乌云,将其围在阵心。这四人虽然都身带重伤,但由于他们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不惜加速内伤恶化,好把毕生精力聚~于这一刻,所以动起手来竟比平常更为迅猛。
  宝刀掠出道道寒光,铁扁担带起滚滚风雷,两柄剑如万条银蛇飞舞,双锤已如疯龙戏珠。这就是燕北五杰的五星阵,非到危急关头不用,但每次都能克敌制胜。
  再看吕世中,乌云掌法已发挥得淋漓尽致,风驰电掣,掌风裹住周围的兵器,守时无懈可击,攻时如动于九天。
  双方斗了一百多个回合,胜负仍未分出。荒村的短街上被他们激起阵阵狂风,星月也为之无光。
  吕世中突然大喝一声:“且住”!五杰霎时间都停了下来。难道这个魔头今日也要知难而退?
  荒街上一时归于寂静,只有微风在树间做响。但这寂静,却比刚才的激战更扣人心弦。
  吕世中在五杰的怒视下沉吟片刻,终于正色道:“世中临阵,向来先用乌云掌,后用闪电刀。因此,我虽唤乌云闪电,但有缘得见闪电者,仅三人而已。一~是滇南巫教教主佘百魁,他用双刀,我用掌,五十合不分胜负。他一手甩出百枚~毒针伤我,被我拔刀拨开毒针,再一刀把他杀了。二是少林掌门人普智方丈,他~用禅杖,我用掌,一百合不分胜负。我又拔刀,不到十合取了他的性命。三是江~南大侠杨伯楷,我敬他的为人,一见面即用闪电刀,三刀之内削下了他的首级。~其余之辈,即使丐帮帮主袁世生,亦不得见闪电。”
  燕北五杰闻言都不禁变色,一时竟为之语塞,人人眼中仿佛都看到了无常。
  吕世中接着说:“今日之战,实是酣畅痛快,乌云掌多年来首次遇到对手。世中出刀之前,先给各位施礼。”说罢,他郑重颜色,转着身对围着他的五个人~抱了下拳。
  荒村还是那么寂静,星月之光还是那么惨淡。四周的一切都是那么幽幽的,令人甚至不敢大声呼吸,怕破坏这幽静,似乎这幽静是生与死之间的唯一屏障。~
  突然,荒原上好像平地射出一道电光。
  这道电光就端在吕世中的手上。
  连赵无忌的宝刀也顿时黯然无光。
  闪电刀的光华令人抬头不见月亮和星辰。
  五杰忙挺兵器还手,但只见闪电划出一道弧线,铁扁担和双剑都已被削去小半截。
  闪电刀慑人心魄,闪电刀法更是精妙绝伦。只见一道夺目亮光翻滚游走,劈、砍、挑、刺,带起阵阵狂风,令每个人都衣袂飘飘。片刻功夫,五星阵已凌乱~无章,燕北五杰虽以死相拼,却看看不堪一击。
  生死关头,赵无忌一声大喝:“流火归天!”
  随着他的吼声,燕北五杰都纵身后跃,让出中间一块方圆十来丈的地方。
  在这样的强敌面前,倘有一个人后退,其他四人必死无疑,后退的人也不免一死。现在五人一齐后退,则五星阵全部瓦解。以吕世中迅疾如电的身法,燕北~五杰虽然都有世上罕见的轻功,也同样一个都跑不了。这不,吕世中也随着喊声~朝赵无忌的方向一跃而出,在半空中向他挥出一刀!
  谁知,这“流火归天”并非各自逃命,而是五星阵的最后一击。燕北五杰创出此招,正是为了在遭遇强敌,断无获胜之望时用的。这招是他们绝路逢生的唯~一希望。
  燕北五杰同时后跃,不容着地,便都把手中的兵器向吕世中掷去!这是把毕生功力聚于手臂,耗尽所有内力的最后一击!大半截铁扁担、两把断剑、两柄铁~锤和一把宝刀分上、中、下三路,像六股疾风射向吕世中。
  吕世中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单脚点地,又平地跃起,同时把闪电刀抡成一道光圈,去拨打飞来的兵器。
  但飞来的不是毒针、金镖那样的暗器,而是顶尖高手的随身兵器,件件沉重无比;况且,这些兵器是五名武功盖世的大师拼出几十年的功力掼来。
  两把断剑从吕世中脚下飞过,他的刀又拨掉了赵无忌的宝刀和两柄铁锤。
  可是,他躲得了一,躲得了二,却躲不了三。闪电刀在舞动中拨掉了三件挟着万钧雷霆的兵器之后,速度稍有放慢。这就足够了。吕世中还未顾到身后,铁~扁担已砸在他的背上!这一砸的力道,任是谁也要一命呜呼。
  只有吕世中经得住这一下。但他也大叫一声,喷出一口热血。
  好个吕世中,虽身负重伤,仍然运刀如风。他飞身到了刚立稳的张浩、高倩夫妇身前,只一刀便削下了二人的头颅。接着,他又一转身,到了力量耗尽,两~腿发软的李彪跟前,一刀将其挥为两截。王鹿鸣踉仓着刚要转身,也被他砍翻。~刀光一阵闪耀,可怜燕北五杰已有四人命归黄泉。
  赵无忌立在地上没有动,即使想跑也不可能,因为刚才的恶战和最后的一掷,把他耗成了一个空壳。他看到其他四杰顷刻间血溅荒原,知道自己大限已到,~露出一脸悲愤。
  吕世中被铁扁担伤得不轻,也是鼓着一口真气,方能运步挥刀。他必须尽快解决掉敌人,才能自保。否则真气一过,背伤发作,他也会毫无抗敌之力。
  吕世中掠到赵无忌跟前,举刀就砍。
  “且慢”,赵无忌凛凛地说。
  “有话快讲!”
  “吕世中,你自恃武功,戕害武林,终有一日会遇克星。今天是二月十三,二十年后的今日,当是你恶贯满盈之时。”
  “此话怎讲?”
  “到时你会知道。”
  “你死到临头,休要嘴强。不过,你们是唯一让乌云闪电受过伤的人,因此也可死而无憾了。二十年后,我还会记得今日之战的。”
  说罢,他砍下了赵无忌的头颅。
  闪电还鞘,荒原又归于寂静。古月高照,映着短街上的五具尸体和精疲力竭的吕世中。
  吕世中强打精神,把燕北五杰的头颅收在一起,装入青布包袱。他然后盘腿坐下,运功止伤,并稍事休息。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吕世中用内力定住了内伤,功力也恢复了二、三成,终于可以赶路回家。他立起身,把包袱和刀缚在背上,接着从怀中取出引火之物,~闯进左手的第一个院子,准备把这荒村付之一炬。
  他刚刚踏进院门,突然从房子的后窗传来一个响声。身经百战的吕世中一听,就知道有个轻功不凡的人从屋里越了出去。他大吃一惊,在这荒野上,除了他~和那五具无头尸,还会有谁?
  *****第一章完******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