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深夜……。
  皎洁圆亮的无瑕玉盘高挂中央,冷清地散洒着银白月光,闪烁在绵延无尽、浩瀚辽阔的大沙漠上。
  悄然寂静的大漠秋夜,万物俱眠的时刻,沙地之中,只剩那股桀骜不驯的刺骨寒风,依然在四野徘徊游荡,用它沙哑的嗓门低沉呼啸,想在这片被万物冷落的大地,寻找一处属于自己的归向。
  沙漠就被这阵阵呜咽的冷风,掀起一层金黄和银白交织而成的朦胧沙幕,由近处逸向远方……。
  彷佛就是那股无可救药的依恋,漠海中,原本耸立如山的庞然沙丘,竟也痴情地随着流浪的夜风同时离去,在眨眼之间,消失踪影。
  千万年以来,沙漠就在这种无形的动态中,做着有形的静态变迁,从远古直到永恒。
   
         ★        ★        ★
   
  一样的月光,静静地遍洒着大漠,同时照耀着沙漠深处,一座令人屏息、令人赞叹的山谷。
  山谷,那层层如刀削,如斧凿的嶙峋巨岩,就在一望无垠的沙地上,堆栈起峥嵘的奇峰,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在如海的大漠之中,竟然存在如此一座气势傲然、睥天睨地的山谷。
  谷前一座巍巍耸立、直通天际的百丈巨岩之上,赫然书就“狂人谷”三字狂草。
  而石上三字,每字皆有丈寻纵横的大小,浩然的字迹,更因染有如鲜血般刺目的艳红色泽,产生一股慑人的气势。
  那气势,正如山谷名称,充满着说不出的狂放。
  纵然在久经沙漠环境的摧折和无情岁月的侵蚀,这座如削的巨岩,以及岩上的字迹,却依然留存着它所代表的剽悍。
  在月光的掩映下,流灿跳弹红光中,“狂人谷”卓立于苍茫,嗤笑着天地。
  谷内。
  三条人影无畏沙漠深长的酷寒,成鼎立之势,各自盘坐在丈高的大盘石上。
  月光将三人的影子投入参差的碎岩阴影之中,和黑夜融成一体,浮漾在周遭的深幽静谧里。
  岩上盘坐之人——二老一少,老者耄耄老矣,看起来早都已经过了进棺材的年龄,奇怪的是,他们怎么还有兴趣继续活下去?
  老者之一,体态胖如酒缸,秃顶圆肚,酷似屠夫。
  另一人却是瘦如竹竿,温文尔雅,宛若冬烘。
  两人并列而坐,闭目养神。
  瞧这两老的身躯,胖则胖过头,瘦则瘦巴巴,对比之下有着说不出的滑稽。
  二老对面的娃儿,年仅十五、六岁的模样,生着一张天真犹存、童稚未泯的脸蛋儿,长的甚是清秀瘦削,而他那宽广丰满的额头,柔和的眉毛,圆亮如星的双眸,挺直俊俏的鼻梁,红润优美的菱角嘴似笑非笑地微翘着,配上白嫩细腻的肌肤,看来就像个温柔织弱、绝对无害的乖宝宝。
  静坐中,不知过了多久,冷月西移,将落山峰远处。
  凄冷的月光照向胖老者,老者终于微微张开眼皮,瞅了瞅天际冷月,若有所感的慨然道:“在江湖中闯荡之人多如过江之鲫,然而,大部份的人终其一生,亦难在江湖上混出些啥名堂,少数的人却又在闯出番小小局面之后,便自以为了得,不图长进,实在难成大器,妄称人物!”
  瘦老者随之张开眼眸,同样感触良多道:“百年之前,武林中却曾出现过一个专门让人吃瘪的邪门人物,他甫出世,就在江湖中造成无比震撼。可是他行事从不遵循常规,不按牌理出牌,使得江湖之中无人能与之匹敌抗衡,终于,硬是被他改写了武林的历史。唉!武林这玩意儿,不好沾吶!”
  小孩闻及两老所言,一双眼睛可睁得又大又亮,抢口就问:“怎么,连两位爷爷联手都斗不过他吗?”
  胖老者苦笑中带着瘪意,本是不愿说,终究道:“如果斗得过,武林双狂又何苦看破红尘,被迫隐居在这荒漠之中!”
  瘦老者怪瘪地补上一句:“‘双狂难胜一邪门,武林哗然万众论,英雄豪杰算什么,无可败我不凡人!’。邪仙樊不凡所做这首打油诗,就是他个人最佳写照。他曾说将要把代表他的信物‘邪仙令’,留存于‘神仙窝’等待后人前去挑战。只要邪仙令再现江湖,便可解除我俩的誓言离开此谷。”
  说完,他带着那么丁点得意地瞄向胖老者,似乎对樊不凡这家伙有着无尽回味似的。
  小孩年纪轻轻,口气却比双狂年纪加在一起还大。闻言,他可不怎么服气,嘴巴一翘,贼样地说道:“他奶奶的,他敢狂,那是他没碰上我,天底下唯一能败他之人在这里,那就是我!你们等着我将邪仙令带回来就是!”
  胖、瘦老者双双皱起眉头瞄向小孩,胖老者忽而问道:“你行吗?”
  小孩回答更带劲而盛气凌人:“当然行,若是不行,你们这两位笨爷爷就是小瘪三出身,管看不管用。”
  胖老者急道:“爷爷哪有这么差,没第一,第二准跑不掉!”
  瘦老者接着道:“放心,除了樊不凡那小子,你爷爷在江湖上还罩得很。”
  胖瘦两老对望一眼,胖老者忽而哈哈大笑:“行,一定要‘行’。否则爷爷就永无天日可见了,哈哈……。”
  小孩黠谑且得意的哼道:“行了就好,嘿嘿!一‘行’天下无难事。什么烦不烦,碰上我照样要他变成烦又烦!”
  “那最好!哈哈……”胖、瘦老者齐齐仰天长笑,他俩似乎在为一件得意事情而大开笑脾,笑得眼泪都忍不住流出来。
  小孩见他们笑,自己也跟着大笑,那个小喉咙劲可猛得很,脑袋不停幻出樊不凡变成烦又烦时,那表情该是如何特殊而好玩?
  豁然而起的笑声,将狂人谷震得嗡嗡颤鸣,瑟瑟抖动山壁,无数碎石,禁不起笑声的震撼,纷纷“喀喀!”掉落。
  狂悍嘹亮的笑声自谷内传出老远,在无边的沙漠波荡开来,应和着呼啸的夜风,震散一座座耸立的沙丘……狂人谷,不愧狂人所居之谷!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