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迟迟的三月,在北大荒居民望眼欲穿的期盼下,温暖的南风,终于带着春天的讯息,降临这片偏逸的荒原边塞。
  森林中的冰雪开始融化,四处淌流的闪亮雪水,将草原变做一片泥泞。
  马群在晴朗的春阳下,遥对着远山峻岭昂首欢嘶,绵羊儿在轻柔的风里,奔蹄雀跃,溅满一身的污泥。
  每一条小河都化成咆哮的滚流,湍急的水面上独自漂浮的冰块,在阳光下闪烁着缤纷的色彩。家家户户的屋檐在向晚的春寒里,结满玲瑰灿烂的冰溜儿,落日嫣霞将之映照成一排排华丽眩目的美丽流蔚。
  位于兴安山地和蒙古高原交接处的呼伦贝尔城(今之海拉尔市)里,一片热闹。居民都为春天钠欢愉气氛所感染,穿红戴绿地穿梭在市集上;贩货商人的叫卖声,妇女兴高采烈的笑语声,和儿童们快乐的欢呼声,将这明媚的春景,点缀得更加活泼热切。
  忽地……
  晴朗亮丽的湛蓝天空,陡地日光尽暗,满天竟飘降着焦煤烟灰,造成一种恐怖而诡异的天象。
  市集的人们惊慌地奔走传呼:“附近森林发生大火了!”
  大火持续着,呼伦贝尔城上空的焦灰,不断地飘落,数日不止。
  老一辈的人,根据风向和地上的落次,忧心仲仲地推测道:“准是巴萨卡山附近烧大火。”
  “老爹,巴萨卡山离着咱们这儿可远着呢!您为什么那么担心?”
  “少年崽,你们不知道呀!根据我爷爷那一辈的传说,有一位藏密大师云游到此,曾经预言,有余年后巴萨卡山将出大火,呼伦贝尔城即遭大劫。如今,巴萨卡山果真发生大火,连日不熄,也许此城真要应验那位大师所说的预言,将遭大劫了。”
  年轻一辈的人,纷纷对老者所言嗤之与鼻。年老的人,却不住点头附和。一时之间,呼伦贝尔城的居民,都开始谈论这场远方的大火和这项古老的传说与预言。巴萨卡山区的大火,将半面夜空照得通红。
  没有人知道这场荒火究竟是怎么饶起来的。隔着山区十里地外的一些牧场,不眠不休地注意这场野火,牧工们不耐鸣枪驱赶因大火而逃出森林的野兽,也厉声地吆喝着牧场中惊惧的畜群,使得牧场里暂时有了些许镇定作用。
  但是,迫于火势的逼近,这些牧场不得不在半夜里迁移回避。
  摇闪的火光照红了大草原,黑压压的畜影人声,凌乱满野。男人赶着马群走在前面,妇女领着牧狗催赶着羊群跟随于后。每一个女人手中也都擎起武器,负起照顾驮在骆驼背上那些老幼和重要家当的责任。
  飞扬的烟尘和闷热的焚风中,动物因为惊惧而不住地嘶鸣和互相推挤,四周显得一团惊恐混乱。所有的男人都骑着马,紧张地奔驰在畜群周围,牢牢地控制着畜群和迁移。
  他们的吆喝声,挥鞭的爆响声,夹杂在马蹄奔腾的声浪中,使人仿佛置身在一个恐怖骚动的噩梦之中。有些被惊醒的小孩忍不住放声号啕大哭,使得这场噩梦更加凄厉逼真!
  忽然,大火肆虐的巴萨卡山区里,响起一阵如人似兽般的沉闷呻吟之声!逃难的人群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惊疑万分地瞪视着远方火红的半天中所传出的怪号,连小孩也都紧张得忘了继续号哭,蓦地,又是一声诡异低沉的呻吟!
  那声音明明是那么沉闷阴惨,却又盖过呼呼直响的烈焰咆哮,和四周各种嘈杂的骚动声,随着恐惧钻入人耳,逼入人心!就连地面彷佛也差到这阵怪异的呻吟的惊吓般,竟然瑟瑟地打起颤来。
  人群因惊疑而渐生恐惧,男人们不住催促畜群加快移动速度,女人们则不时换手抓紧武器,以便偷偷地擦拭因紧张而汗湿的手心。他们全都只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希望赶快天亮!此时,唯有明亮耀目的日光,才能彻底驱除他们内心中恐怖的阴影!
  大火呼呼地继续腾烧着……
  逃难队伍也蠕然地移动着……
  猝地……夜空突现出一条白亮刺目的闪电,紧跟着响起一声金石交击似的撼天霹雳!一阵倾天倒河般的狂然大雨自天际哗然而落,隆隆雷吼声中,这阵急降而至的骤雨,打得人肌肤生疼。
  人们却是欢喜地狂呼着:“下雨了!真是老天有眼呀!森林大火有救了,伯们的牧场有救了呀!”
  人们在雨中雀跃着,膜拜着!任谁也设有发现,有一道异于雷电的青白光芒,自大火中激射而起,闪向西南天际。
  那里,正巧是呼伦贝尔城的方向!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