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四大名妓会潼关



  包旺又骚包啦!
  今天是包旺之四十大寿,他不但在三天前便派人在潼关城内外张贴公告,今天更派人在告城内外敲锣吆喝着!
  “午时前向包员外叩头贺寿者,赏一两白银!”
  一两白银足可供寻常三口人家维持一个月之开销,此讯早已公告三日,今日何必又派人到处敲锣哈喝呢?原来,包旺已在渲关包赌包娼十五年,他不知已害多少家庭垮掉,大多数的渲关城民已恨他入骨,怎会向他叩头呢?所以,包旺有自知之明的派人敲锣被吸引一批人来捧场。辰未时分,包旺那华丽庄院前终于有一百倍人前来排队。包旺获番之后,便笑呵的坐上大厅。
  一身寿服的他配上浓眉大眼颇有人模人样哩!
  厅中寿烛高烧,寿樟遍挂配上丝玫乐声、颇有气氛哩!不久,那一百人一到厅前,为首之人一人厅便趴跪叩头道:“包大爷长命百岁!”
  包旺哈哈一笑便抛来一块碎银!
  那人拾起碎银便匆匆离去!
  立见一名少年人厅下跪叩头道:“恭贺包员外寿比南山!”“哈哈!好词!接着!”
  包旺立即抛来一块银子!
  少年伸手接银立即又叩头道:“恭贺员外年年有今日,日日有此刻.刻刻有此景!谢谢包员外!”
  “哈哈!好!很好!”
  他乐得眉开眼笑啦!
  包员外立即又抛来一锭银子!
  少年接住银子又叩头道:“恭贺包员外松柏长青!”
  包旺哈哈一笑道:“你是谁?”
  “回员外的话,在下薛海!”
  “汝非本城之人吧!”
  “是的,在下近日始迁入本城!”
  “哈哈!很好!”
  包旺立即又抛来一锭银子!
  薛海一接银子便道谢起身!
  他便捧着三块银子欣然离去。
  其余之人见状立即也纷纷入厅呐喊叩头贺寿,一锭锭银子或碎银便在包旺哈哈笑声中抛出。
  那少年一离开包家庄便进入一家药铺。
  不久他拎一袋药匆匆离去。
  他又在沿途买了不少的家用品及食物,方始抵达渲关城土窑附近之一间旧瓦房、立听一阵咳嗽声。
  薛海快步人内便匆匆人房。
  房内除了一张旧床之外,便是一套桌椅,此时正有一位中年人以手掩胸坐在桌旁咳嗽,薛海便上前轻拍他的背部。
  倏见中年人哇一声,他急忙以手掩口。
  红光一溅,薛海急忙移开他的手。
  却见手中及嘴旁全是是红中带黑之血,薛海不由掉泪道:“你的旧伤又发作啦?”
  中年人惨然道。“我熬不了啦!”
  薛海寒泪下跪道:“全是我拖累忠叔2”
  “少主请起!”
  说着,他又连连咳嗽。。
  薛海忙起身为他拍背及以袖擦净他的手及嘴角。
  中年人便又哇一声的吐出一口血。
  薛海神色一变的立即掉泪。
  中年人却又连吐三口血。
  薛海急得哭道:“忠叔!你可别丢下我呀!”
  中年人又吐三口血,苍白的脸色倏地转起。
  中年人长吸一口气道。?少主还记得血海深仇吗?”
  “没齿难忘!我一定要宰掉吴天!”
  中年人点头道:“吴天武功高强又党羽云信,少主若欲复仇,是再强化功力及招式,千万勿冒进广“我知道!忠叔歇会1我去煎药!”
  “不!稍候!据传此地乃是千年前风后埋骨处,只需找出该坟便可以获得传闻中之各种实物,少主宜耐心寻找。”
  “我知道!我会找遍每一坟!”
  “少主在武功大成之前,切忌泄底以免引来杀身之祸。”“我知道!”
  “我追随主人及少主,自愧无法护主,我…”
  说着,他不由连连咳嗽。
  他紧握薛海之手不久.双眼一翻,便连连吐血。
  薛海正忙着为他擦血,他却双眼一合全身抽搐着。
  自那间,他不再咳血。
  不过,他的嘴角仍在溢血。
  他的眼角仍在溢泪。
  薛海一探鼻息及脉息,不由哭唤句忠叔。
  一代忠仆袁忠已经抱憾而殁啦于。
  薛海哭了不久便抱尸上床!
  他自柜内取出干净衣衫便为袁忠净身发着装!
  不久,他匆匆人城买妥棺木及祭品使在人拾棺。
  他扶植人瓦房便由那批人协助特定忠人殓。
  他付过钱便边祭拜边掉泪。。
  此时,位于华山山麓的包家庄正热闹纷纷,数百名贺客及包旺正在欣赏青春又热情的美女大跳艳舞。
  美女一共有四人,她们乃是秦淮河畔四大名妓,包旺此番以重金聘她们来此贺寿及助与,男人们之双眼猛吃冰淇淋啦!
  有钱可使鬼推磨,四大美女在重金厚赏之下,每人边跳边宽衣,终于,她们一丝不挂的大跳艳舞啦!
  男人们猛咽口水啦!
  剧喘加上粗急的鼻息此起彼落着!
  四大名妓不但美而且身材一级棒。此时连跳热舞之下,每个男人皆已原形毕露的企盼能够搂她们快活啦!
  包旺哈哈一笑便起身人内。
  四大名妓会意的立即跟人。
  其徐的男人们不由暗暗摇头啦!
  包旺一人房便含笑道:“一起玩吧!”
  四大名妓立即分别在榻上、壁前、椅旁及桌上就位,四大胭体便散发出石破天惊般的惊人威力。
  包旺喘呼呼的宽衣啦!
  不久,他扛起桌上美女之粉腿便破关猛顶。
  美女便浪叫的耸挺着。
  没多久,他搂着椅分美女之臀便被关苗冲。
  那美女亦没叫的迎合着。
  不久,他来到壁前,那美女便以左手将左脚向外拉开,包旺哈哈一笑的搂着胭体立即拼命伪冲刺着。
  不久,他一上榻,那美女已摇臀欲迎啦!
  他便欣然冲刺着!一另外三位美女便在榻前各摆出一种架式!
  包旺便在四大美女之间发泄着!
  不到盏茶时间,他已满足的送出纪念品啦他又抚摸胭体不久,便欣然起身。。
  不久,四大美女各领走一万两黄金银票啦她们便联袂搭车离去啦!。
  包旺便笑哈哈的人厅陪众人用膳!
  细雨纷飞,薛海含泪雇人埋妥袁忠之后便祭拜着。
  雨势渐大,那些人领走碎银便匆匆离去。
  薛海却一直跟于坟前低泣着!
  雨水已淋湿他,他却仍低泣着!”
  泪水以润湿衣襟,却难掩他的伤心。
  他原是关外薛家牧场之少主,在他三岁那年,薛家牧场却在深夜遭一批马贼袭击而造成惨败。
  马贼首领吴天以精湛的剑招砍系湖海双亲之后,立即展开大屠杀,薛海幸由忠仆袁忠跨骑杀出重围。
  袁忠原已负伤,又遭六名马贼连追二百余里,他虽然摆脱那六人,却使伤势加剧而种下致命的病根。
  这些年来。袁忠带他到处藏匿,因为那些马贼仍在追杀哩袁忠当出来不及带出财物,这些年来不但过得很苦。而且罕有余钱疗伤,所以,袁忠才会加速死亡。
  薛海又哭良久,倏听:“小兄弟!”
  他一抬头便见一位中年人戴着斗笠及穿蓑衣站在一旁,他立即擦泪启身道:“大叔有何吩咐呢?”
  “人死不能复生。汝若遭雨淋成病,死者不安矣!”
  “谢谢大叔!”
  “汝好似刚来不到半个月吧?”
  “是的!”
  “坟内之人是……”
  “家叔!”
  “节哀吧!”
  “谢谢大叔!请问大叔!此地有人需雇人否?”
  “汝欲上工?”
  “是的!”
  “这,…汝今年几岁?”
  “十岁!不过,我愿干任何粗活。”
  中年人指向远处道:“汝愿意放牛否?““放牛?”
  “嗯!我以售牛为业!汝只须每天早上赶它们来此啃草,日落前再赶返栏中,每月便可获半两银子,如何?”
  “好!”
  “明晨在此候我!快收祭品返家吧!”
  说着,他立即离去。
  薛海擦去泪水便收走祭品。
  他一近瓦房,立即脱下湿衣衫及在井旁淋身。
  不久,他远房换上干净衣裤便到灶前蒸煮祭品。
  灶火熊熊却难烧光他心中之哀愁。
  他不由边擦泪边低位着。
  年刚十岁的他却已经历经人生的各种痛苦,面对茫然的未来,身负血海深愁的他岂能不伤心呢?良久之后,焦味使他突然清醒。
  他急忙揭锅盖端出祭品及熄去灶火。
  他便在灶旁小桌默默取用祭品。
  膳后,他将剩下的祭品放人旧橱中便返回房中。
  他取出小布包内之一块碎银及六串钥钱忖道:“所幸包员外赏那三块银子,否则便无法办忠叔之后事奥!”
  他将小布包放在枕下,便到并旁清洗衣裤及餐具。
  良久之后,他一看天色已暗便引亮烛火。
  他为了节省烛油。便将灯蕊捻小再利用如豆的烛光瞧着他三年前在太原城外所拾到之千家诗。
  他自幼聪明,二岁便识字,三岁便莫妥练武之根基,若非家逢剧变,他日后必可成为允文允武之豪杰。
  如今,他习惯的每夜背一首诗。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弄熄烛火便躺上旧床。
  他吐纳不久便顺利的运转功力。
  他所练的功力名为活死人,不但内功路子怪;练功方式也大异常人的采取睡姿,不过,这却是速成的路子。
  他降世不久,曾有一位西域老僧到牧场化缘,当时他的双亲正抱他在前院散步,因而获见老僧。
  老僧乍见他便喃喃自语。
  老僧又按过他的全身,立即留下睡功口诀及一句话“二岁有血劫”便飘然离去。
  想不到他三岁那年,牧场果真遭遇血劫。
  所以,袁忠在这些年中一直鼓励他驻练老僧所赠之睡功口诀,如今他只练一周天便如往昔般大眠。
  翌日一大早,他便到袁忠的坟前跪拜。
  他刚掉泪,远处便已传来牛呜。
  他立即明白自己该上工啦!
  他立即擦泪迎去!
  不久,中年人已经跟着牛群前来,他便唤句大叔。
  中年人含笑道:“一共有三十一头牛,汝点点看!”
  他向牛群一瞥便点头应是!
  中年人递来一块碎银道:“收下吧!”
  “谢谢!下月再领吧!”
  “无妨!备用吧!”
  他立即道谢及收妥碎银!
  中年人道:“‘它们自会觅食,汝先跟我返家吧!”
  他立即默默跟去!
  不久,他们一近一排瓦房,中年人便指着左侧之瓦房道:牛群在此歇息!汝只需把它们赶入门再关妥门即可!”
  “是!”
  中年人便带他步人正面瓦房。
  立见一位少妇正在桌旁瞧着二童写字。她一见中年人便迎来道。“爹!他便是前来协助牧牛之人吗?”
  “嗯!小兄弟!她便是小媳!自今天起,汝每午来此用膳吧!”
  “是’大叔!我叫薛海!”
  “好名字!我叫柴义!他们是我之孙子梁达及柴惠!”
  薛立即望向薛海!——。一薛海忍住羡慕便向少妇欠身行礼!
  中年人拎起桌上之银壶及一个银杯道:“带去解渴吧!”“谢谢大叔!”
  薛海立即拎壶离去!
  柴义之媳立即道。“你们瞧见吧?你们是何等幸福呀!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用功!知道吗?”
  “知道!”
  柴义上前含笑摸过二孙之头方始外出!
  薛海一返回现场便注视牛群!
  只见大小牛只皆屈腿坐地啃草,他便取出千家诗在旁研阅。
  向午时分,他一到柴家,柴义已含笑在厅中候他。
  他上前行过礼便和柴义人内用膳。
  桌上不但有四菜一汤,而且尚有鱼肉,加上柴义的频频夹菜,久未吃过大菜的薛海不由频频致谢。
  膳后,他便返回现场。
  他一见牛群皆在歇息,他便又到树下歇息。
  一个多时辰之后,牛群陆续起来走动,薛海紧张的忖道:“哇操!它们若走散,我该怎么办呢?”
  所幸牛群只在原地走动不久便又以地啃草。
  他松口气的继续阅书啦!
  黄昏时分,柴义含笑前来,只见他走到牛群中央之一头瘦牛旁轻抚它的头不久,它便起身低鸣起步。
  群牛便纷纷粮它行去。
  薛海上前问道:“它是牛王吗!”
  柴义含笑道:“不错!我已养它九年,别看它天生瘦小,它足以领导牛群,你今后可得多巴结它哩!”
  “如何巴结呢?”
  “偶尔割些嫩草喂它!”
  “好!”
  不久,牛群一返栏,柴义便指点薛海如何安置牛群,良久之后,栏门一关,柴义便带薛海入内洗手及用膳。
  膳后,薛海立即欣然离去。
  时光飞逝,一晃便又过了二年,一薛海不但赚了十二两银子,他因为勤于练功及阅书而显得更加清秀啦!
  令他欣慰的是他已熟悉牧牛要领及增加十二头小牛。
  令他皱眉的是他已将乱葬岗的大小坟找了十二遍,却见不到风后之坟,不过,他决心专找荒坟。
  其实,时隔千徐年,风后之坟该已荒废,甚至早已被有心人占该坟风水的另埋亲人,不过,他仍决心续找该坟。
  因此乃他复仇之唯一捷径呀!
  这天晚上戍初时分,薛海正在一座荒坟前掘土,因该墓碑只露出上端之一角.他决心瞧个仔细些。
  倏听一声呐叫,薛海吓得立即趴下。
  立听“贱人!你好狠!”
  接着便又是一声惨叫!
  好一声,立听:“贱人……吾作鬼……也不饶你……”
  “冷秋!识相些!交出藏宝图吧!
  “休……想”
  “吾看汝能熬多久!
  立听一阵凄厉的叫声!
  不久,立听冷冷的女人声音道:“藏宝阁在何处?”
  “干!休想!”
  “哼!你再熬看看吧广立即又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不久,又传来女声道:“‘招不招?”
  “干!亡!”
  “你敢自尽?”
  立听一声凄厉笑声及含糊语音道:“休……想……”
  “可恶!”
  立听一声砰响!
  不久,现场已恢复寂静。’薛海抬头一瞧,正好瞧见一名女子由远处掠来。他急忙低下头。
  刷一声,那女子已经疾掠而过,薛海偷偷一瞥,立即瞥见那女子之左嘴角有一颗明显的美人痣。
  他正欲细看,她已疾掠向远处。
  薛海回头瞧了不久她已消失于远处。
  薛海好奇的奔前不久,便瞧见一具被劈碎的尸体.他不敢多看的立即奔回自己的瓦房歇息天亮不久,他已驱牛群至草原,他割了不少嫩草到瘦牛面前,立即又奔到昨夜尚未爵出之一墓碑前。
  他挖了不久便失望的另觅他处。’没多久他又来到那具尸前。
  那具尸体不但被劈成十徐块,脸部更是烂如破柿,他由他们昨夜之交谈内容研判冷秋被那女人所害。
  地心生不忍的掘坑欲埋尸。
  坑一掘妥,他便将一块块的残肢断臂放人坑内欲拼凑着。不久,他由尸体右袖端瞧见凸出一物,他好奇的一抽便抽出一块布,他便小心的摊开那块布。
  却见布上画著奇奇怪怪之图形,他不由多看几眼。
  倏听一声牛呜,他便匆匆出坑。
  他奔近现场便早二头大牛尚在对瞪,那只瘦牛则站在二牛之中央,他立即明白瘦牛在劝架他立即割不少嫩草奔去。
  他一到现场便各将束草递向二只大牛的嘴前。
  二牛张口含草便掉头离去。
  ,薛海松口气的摸摸瘦牛的头使喂它吃草。
  瘦牛一吃完草便又回它的地盘趴睡。
  薛海松口气的便行向乱葬岗。,他刚走三步,倏地心中一动的树勋“哇操,那块布上所的因形好似在画这一带哩,待我瞧瞧!”
  他立邓奔返现场!
  不久。他端布仔细得瞧著四周。
  没多久,他点头道:“果真在此!”
  他收妥布便继续埋尸!
  良久之后,他堆妥坟便以一块石聊充墓碑。
  他下跪叩头不久。便立即起身。
  他便对照布上图形寻找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按照图上之唯一打叉处找到荒败的土地庙前,他立即止步张望向附近他瞧不久便又望向图。
  图上除打叉处之外并无其它的记号,他头大啦!
  此块布甚新,布上之图形皆清晰,他虽然只有十二岁,他直觉的认为此图乃是刚画上不久。
  那妇人一再的提及藏宝图,薛海一直企盼能有足够的功力及财力协助复仇,所以,他耐心的在土地庙寻找着。
  这间土地庙不但久失香火,而且乏人整理,薛海人内翻找不久,便见三只野鼠匆匆的由神案下爬出。
  薛海心中一动便望向神案下。
  那知神案下除了有鼠坑及杂物之外,并无他想像中之藏宝,他暗暗摇头之徐便继续寻找着他又找了良久.不但找了满身的汗,而且也沾了不少之蛛网,他稍忖之后便直接返家沐浴及更衣。
  浴后他一看天色,便赴柴家用膳。
  膳后,他持扫把及破布前往土地庙清扫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正在擦神案.倏见那尊泥塑土地公的右手托着一个小盒,他不由楞道:“怪啦!土地公演托元宝呀!”
  他好奇的上前取下小盒!
  只见小金是一个木盒,他轻轻揭盖便发现盒内放着一粒腊丸及一把满布铜绿的铜匙,此外便是一张纸。
  他好奇的取纸一瞧,立见“非童身!勿服此丸!非福德双全!勿入后府!”他不由一阵激动!
  因为,风府二字使他联想到风后埋骨之处呀!
  他兴奋的向土地公叩头致谢!
  他收妥小盒便迅速擦净桌面!
  不久,他持破布及扫把一返家,立即藏妥小盒。
  没多久,他坐在牛群附近的树下忖道:“风府必然与风后埋骨之处有关连、可惜那人已经死啦!”
  他立即又想起嘴角有粒德之妇人。。
  他不由后侮未曾跟踪妇人。
  不过,他立即苦笑道:“我若跟去,稳死啦!”
  他摇摇头便又忖道:“我能吃那蜡丸吗?”
  他的脑海便一直围绕此一问题。
  良久之后,瘦牛一叫便欲率牛群返家啦!
  薛海立即起身跟去!
  他赶牛群入栏之后便迅速关上栏门。
  他洗净手面便准备用膳啦!
  不久,它陪柴义用完膳便返家。
  他取出小盒便瞧着字条忖道:“此丸必是宝丸!”
  他一张口便把腊丸眼下!
  他这只菜鸟并不知须先剥去腊儿才可以服药丸,他好不容易吞腊丸人腹,立即躺在榻上注意有否反应?良久之后,他一见无反应,不由失望的一叹。
  他便默默运功着。
  功行一周天,他又人睡啦!
  天未亮,他便到柴府打扫牛栏。
  一切就绪之后,他便人内用膳。
  膳后,他便驱出牛群。
  不久,牛群又各自啃草啦!
  他不由暗叹道:“我自幼失孤,必然不是福寿双全,难怪那粒腊丸会失效,我还是靠自己勤练吧!”
  他便躺在树下运功!
  那知,他的功力刚运转不久,那粒腊凡渐溶,丸内子粒绿色药丸溶化之后、他的全身已经骤热。
  他似置身于火炉啦!
  他吓得急欲收功.可是绿丸因为薛海方才之运功而开始流转,他根本已经煞不住这股热流啦!
  他脸红似火啦!
  汗珠不停的汩出啦!
  他的衣裤迅即湿透啦!
  半个时辰之后,他的脑门一颤立即昏迷。
  此粒丸名为神力丸,据古典记载它出自九位道士接力式直炼二千年,方始呈献给风后。
  风后归天之后,它便下落不明。
  三百余年前,那九位道士之一所遗留下来的手稿一出土士人才知道风后曾托他们炼过神力丸之事。
  于是,世人悄悄寻找着。
  想不到它却辗转落人薛海的腹中。
  午后时分,柴义之媳因薛海久久未见人影。她因为老公及柴义皆不在家,于是,她亲自来找薛海。一当她瞧见薛海在树下睡觉,她不悦的返家啦!
  申初时分,一阵雷电交加引来牛群之惊呜,薛海迷迷糊湖的醒来便见那头瘦牛正在以口咬他的衣角。
  他一见天色如墨便匆匆的起身。
  瘦牛连叫救声便率牛群离去。
  大雨却在此时倾盆而下,薛海便觉全身舒畅。他任由大雨淋身,驱牛返栏之后,便关妥栏门。
  立见柴义在厅前挥手道:“快回去换下湿衣!”
  薛海便匆匆离去!
  他一返家脱衣便见全身火红,他不由大补骇!
  他擦干全身便换上干衣裤!
  他只觉一阵口渴便坐在桌旁喝水!
  他越喝越渴,不由喝光整壶的水。
  他刚起身,倏觉一阵晕眩立即摔落地面。
  他啊了一声便昏去。
  柴义又候了良久便默默用膳。
  膳后,其媳立即告知薛海今午贪睡未用膳之事。
  柴义淡然一笑的不以为意。
  那知天亮良久,牛群已在栏内鸣叫不已,薛海却仍然不见人影,柴义只好亲自驱牛群去啦!
  柴义之媳又嘀咕啦!
  不久,牛群已在啃草。柴义便边唤阿海边行去。
  他乍见薛海倒在地上不由大骇。
  他上前一摸薛海的气息便骇然离去。
  原来,薛海昨夜一摔昏,神力丸的提流便继续流转,此时,薛海的鼻息以经完全消失啦!
  神力丸的妙用使薛海即将开始淬炼筋骨啦!
  此景正似暴风雨前之宁静、柴义却误认为薛海已被人打死,他为了被托累便迅速离开现场。
  他一返家便将此事告诉子媳。
  他又吩咐一阵子方始回来看顾牛群。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了一个月,柴义天天牧牛却不敢望向薛海所住之瓦房,他的内心却更为自责。
  这天黄昏,他正驱牛群接近瓦房,倏听一声大叔,他一偏头便瞧见薛海,他骇得全身抖便面无人色。
  薛海不知自己已经昏睡一个月,他方才一醒来便想起牧牛之事,所以他号不停顿的立即出们。
  他一见柴义的神色一变,立即羞惭的低头忖道:“大叔如此的不爽,必然在不满我的睡过了头!”
  他一低头柴义便拼命奔去!
  哇操!人骇人也!
  他误认自己已经遇上鬼啦!
  他顾不得驱牛的奔逃啦!
  薛海却不知睛的更加自责啦!
  他一返房便决心另觅工作啦上他收妥屋外的衣裤便将它们和银子包在一起!
  他乍见小盒便默忖!
  不久,他持盒到冷秋的坟前。
  他默祷不久,便把这埋在聊充墓碑之那块石下。
  他的心事一了便返回房中。
  它上床一躺便默默运功。
  功力乍涌,他立即愣然张目忖道:“哇操里我的功力怎会如此强呢?究竟是怎么回是呢?他在发愣,功力却似江河般继续运转着。
  他不敢分心的运功啦!
  霎那间他便人定啦!
  神力丸在他昏睡一个月中澈底的淬炼过他的每分筋髓,它的神力已经被它完全吸收啦!
  破晓时分,他一起身便忖道:“难道是那丸之功吗?”
  他一时找不到答案便下榻漱洗。
  不久,他拎包袱准备出去找头路啦!
  他走了不久便被对岸风陵渡口飘来之肉粥香味书起饥饿,于是,他匆匆的人城准被先解决民生问题。
  他先在小吃店填饱肚子再去找工作。
  由于他才十二岁又是外地人,店家皆不愿雇用,不过,它然不死心的沿著各家店面询问着b黄昏时分,他吃过逼碗面便返回瓦房。
  他沐浴洗衣后便上床运功。
  不久,他便入定啦!
  子初时分,柴义之子单独携祭品及纸钱到薛海瓦房附近后,立即摆妥祭品恭敬的下跪祭拜。
  他点三支线香便低声道:“阿海,汝死后有灵!请汝原谅家父先前之一切过错!请汝勿再吓家父!”
  他插妥香便恭敬叩头。一薛海却浑然不知哩!
  良久之后,柴仁方始焚纸钱。
  纸钱一烧光,他又叩拜之后,方始携走祭品。
  一夜无事,薛海为了找头路,一大早便人城。
  结果他又碰壁啦!
  黄昏时分,他顺路来到风陵渡口,便坐在河边发愣。
  倏要阵钟声,他便见一条大船由远处驰来,他不由暗叹道:“真的天无绝人之路吗?我为何找不到工作呢?不久,大船一泊岸,旅客便依序下船。
  薛海不经意一瞥,便瞧见不少旅客皆步一家茶店,他好奇的一瞥茶店便觉得甚为有趣因为,那家茶店名叫四两,挺怪哩!
  此外,茶店前之门联更为有趣:“四大皆空,坐片刻无分你我两头是路,吃一盏各自西东!”
  横批则是费用自付!
  他便好奇的续瞧着!
  只见旅客们一人四两茶店,便自己到柜前端起一个木盘,再将铜钱或碎银放人柜旁立木箱中。
  旅客端盘一人座,立即由盘中端出一碟花生、一壶茶及茶杯自斟自饮,更有人眯眼品尝香茗哩。
  接着便有人赞美香茗及花生!
  没多久,便又三人到柜旁大碗内自行盛花生,其壬工又将碎银抛入木箱,另一人则分文不给。
  坐在柜后的那对年青夫妇则一直含笑泡茗。
  良久之后,旅客纷去,便早有少年由内间提桶出来收走桌上之茶具,再将空盘放回柜旁。
  他又擦净桌面方始提桶人内。
  青年捧起那个木箱亦含笑跟入。
  不久,店内已无客人,那名少年立即出来打扫。
  不到半个时辰,少年一关妥门便熄去烛火。
  薛海见状,立即离去。
  他先吃碗面方始返回瓦屋。
  他愣了不久便行向袁忠之坟。
  不久,他跪在坟前道:“忠叔!你可得保佑我早日找到工作!”
  倏听刷一磐,一道黑影已经由右侧不远处之坟后直接掠起而且掠向薛海,薛海不由大骇他并非骇于突然出现一人,而是此人便最劈碎冷秋之妇人,他此时已将他嘴角的痣瞧得一清二楚。
  妇人掠落在薛海面前便默默注视他。
  薛海心虚的立即低下头。
  却听她问道:“你想找工作?”
  “我……是……是的!”
  “别怕,我不会伤你!眼前便有一份极为轻松的工作,你只需完成它,你便可以得到这锭银金元宝!”
  立见她掌托一个金元宝。
  薛海巴不得甩掉她,不过,他却不敢立即拒绝,所以,他托头问道:“你可知是什么轻松的工作?”
  “吾要汝探听何人打扫土地公庙?”
  薛海心中一颤立即道:“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二日内,汝若探听出来,它便归你。”“我、…··我试试看!”
  “还有!跟吾来!”
  说着,她已转身行去。
  薛海便紧张的跟去。
  “不知道!”
  “汝若探知此事.另赏三锭金元宝。”
  “好!”
  “汝在敷衍吧?否则,法为何不探听吾之住处?”
  “不!我一有消息便在此候大婶!
  “吾尚未嫁!”
  “抱歉!”
  “吾住在高胜客栈,汝若有消息,可到客栈见吾。”
  “好!”
  妇人立即破空掠去!
  薛海目送她离去之后,方始望向冷秋之坟,只见坟上土迹零乱,分明方才遭妇人挖过及埋上。
  他挚起石块便向下挖。
  他一见小盒尚在不由一阵犹豫。
  不久,他收盘入袋再埋妥石块。
  他又叩过头方始离去。
  不久,他一反瓦房,立即将小盒埋在灶旁之地下。
  他立即到井旁宽衣沐浴。
  他又洗净衣裤方始返房运功。
  不久,他又入定啦!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