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武林浪荡子


  这是一个微带凉意的初秋之夜,明月高悬,晴空万里无云——
  北邱双妃墓前那片平坦的草地上,这时正以臂作枕,对月侧身斜卧着一名紫衣少年。
  这名紫衣少年,年约双十上下。
  藉着月色望去,可以看到这名少年有着一张非常英俊的面庞,只是那副脸色,却苍白得怕人。
  在这名少年身旁,除了一滩酒后所呕出的秽物外,尚并排放列着这样三件事物:一只黑漆木匣、一条红绫汗巾以及一支形式奇古的长剑!
  那只黑漆木匣,长约七寸,宽约五寸,高约寸半许,看上去极其精致可爱。
  匣旁那支倒插在地面上的长剑,通体作暗蓝色,映着月辉,彩华隐现,无疑是一口无坚不摧之上好名剑。
  至于那条红绫汗巾,谁都不难一眼看出,它显然是属于一名女子所专有。
  就在这名少年睡熟不久,前山山坡上,忽然遥遥传来一阵不成腔调的歌声。

    圣朝三代
    英雄一慨
    惟存青史现成败
    汉家云埋
    楚庙风节
    看李伦金各尘埃
    六国繁华过眼衰
    富贵忘怀
    贫贱何哀
    想当日
    吴王宫
    越王台
    而今安在……

  歌声由远而近,随着歌声出现的,是一名蓬首垢面的鹑衣老丐。
  月色下,只见这名鹑衣老丐,背背破席卷,手持青竹杖,步履踉跄歪斜,似乎也已经有着六七分酒意。
  老丐来到墓前草地上,在距离紫衣少年十余步处,打着酒呃站定下来。
  他侧扬着半边脸孔,朝熟睡中的紫衣少年冷冷打量了几眼,最后于鼻中轻轻一哼,就地横杖盘膝坐下。
  鹑衣老丐这边刚刚坐稳身形,身后来路上,紧接着又有两条人影,一先一后,相继奔至。
  这次来的,是一名身躯魁梧的黑脸大汉,和一名衣着讲究的中年文士。
  鹑衣老丐缓缓转过脸去,迎着两人,淡淡扫了一眼,仍然回复到原先的盘坐姿态。
  那名黑脸大汉和中年文士亦不以鹑衣老丐之冷漠为意,这时一使眼色,身形左右散开,分别于紫衣少年左右身旁,各隔丈五远近,寒脸席地坐下。
  两人坐下后,两双眼光不约而同的朝紫衣少年身边,那三件事物中的某两件上投射过去。
  黑脸大汉瞪视着的,是那只精致的黑漆木匣。
  中年文士视线射落之处,则是那条红绫汗巾!
  这时,在黑脸大汉目光中,有的只是一股怒恨之意;而那名中年文士的两眼之中,却几乎要有火焰喷射出来!
  紫衣少年,依然熟睡如故。
  刻下环绕在紫衣少年身边的这三名不速之客,今夜要是为寻仇或是夺取宝物而来,那么这名紫衣少年也未免太大意了!
  俗语说得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如今这三人不问身手高低,此刻若是把握机会,来个毒手突施,岂非不堪设想?
  幸而刻下这三名不速之客,今夜来此之目的并不相同,加以彼此之间,亦无任何默契,故他们对这名紫衣少年,虽然分别表现出程度不一之敌意,却似乎没有人曾想到这一方面去。
  这样,又过了约莫半盏热茶光景。双妃墓后,一阵衣袂破空之声传来,跟着又出现今夜的第四位不速之客!
  如今来到的,是名年约四旬上下的灰衣道人。
  这名灰衣道人,生就一张肖字脸,两道眉毛,粗短浓密,鼻梁耸削,薄似刀锋,双目中精芒四射,有如两道寒电,一望可知是个极难伺候的人物!
  这名道人甫于墓顶现身,便即冷冷发问道:“我们那位小施主来了没有?”
  道人在问这句话时,眼光并未望向任何人。
  而事实上,他口中的小施主——紫衣少年——就在他身前脚下不及寻丈之处!
  鹑衣老丐瞑目端坐着,一动不动,置若罔闻,有似破落古庙中,一尊年代久远的泥塑佛像。
  黑脸大汉和中年文士则分别抬起头来,朝那道人淡淡一瞥,只是眼光中明显的亦无招呼之意。
  这四位不速之客,似乎各持身份,谁也没有将谁放在眼里,仅仅黑脸大汉和中年文士两人,好像还有着那么一点交情。
  紫衣少年轻轻一个转侧,终于醒转过来。
  只见他钩曲着身躯,两臂高高仲举,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直身坐起,睁开一双惺忪之眼,口中含含混混地问道:“四位都到齐了吗?”
  中年文士冷冷接着道:“是的,候驾多时了!”
  紫衣少年仿佛还没有睡够似的,这时以手掩口,又打了个呵欠,方始缓缓转向那名中年文士,漫不经心的信口又问道:“那么,四位约在下今夜来此,究竟有何指教?”
  中年文士脸色一变,正想发作,对面那名黑脸大汉已经霍地一跳而起,抢出一步,如指怒喝道:“你小子敢再装蒜——”
  紫衣少年身躯一转,点点头道:“先从阁下开始,也是一样。”
  头一抬,注目接着道:“阁下有何见教?”
  黑脸大汉咻咻然又跨出一步道:“还了老子的东西,万事皆休,否则,哼哼!不管别人怎样,老子今夜第一个就要你小子好看!”
  紫衣少年拿起地上那只黑漆木匣,抬头又问道:“阁下想讨回的,可是这东西?”
  黑脸大汉紧握着双拳道:“不错,这部‘拳经’,不论你小子是如何到手的,它是老子的东西,老子就得要回来!”
  紫衣少年微微一笑道:“阁下可是它的原主儿?”
  黑脸大汉怒声大喝道:“这个你管不着!它到了老子的手里,便是老子的东西。现在只问问你小子究竟给不给?”
  紫衣少年这时原可以反问一句:“它到了你手里,便是你的东西,那么,它到了小爷手里,难道就不能算作小爷的东西吗?”
  不过,紫衣少年并没有这样做。
  他只轻轻点了一下头,说道:“这是小事情,好商量,请坐,请坐!”
  接着,不待那黑脸大汉再有表示,将本匣仍然放回原处,又转向那名中年文士,含笑问道:“这位朋友又有什么见教?”
  别看那中年文士刚来到时,似将这名紫衣少年恨入骨髓,现经紫衣少年这么一问,却又好像没了词儿,只见他红涨着面孔,挣扎了好一阵子,这才咬牙切齿地说道:“希望你老弟以后最好少去……”
  紫衣少年悠然侧目道:“少去万花楼,是吗?”
  中年文士板起面孔,轻轻嘿了一声,没有开口。
  紫衣少年朝身边那条红绫汗巾瞥了一眼,耸耸肩胛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接着转向那名鹑衣老丐问道:“这位老人家有何吩咐?”
  鹑衣老丐依然垂合著一双眼皮,闻言缓缓摇头道:“他们先来。”
  紫衣少年于是又转向身后墓顶上那名灰衣道人,仰脸问道:“这位道长怎么说?”
  灰衣道人寒脸冷冷说道:“贫道只想给你小施主一个忠告:如有人想跟武当八子为敌,即无异与整个武当为敌!”
  紫衣少年轻轻一哦道:“会有这样严重?”
  灰衣道人冷冷接着道:“是的,放眼当今武林,相信尚甚少有人敢冒此大不韪,希望小施主别以为你是来自‘奇士堡’
  紫衣少年脸孔蓦地一沉道:“不许提及这三个字!”
  灰衣道人嘿了一声道:“怎么说都是一样。你小施主的脾气固然特别,须知贫道耐心亦极有限;你小施主打算如何向贫道交代,还望早作决断!”
  紫衣少年见对方果然没有再提奇士堡三个字,脸色转又和缓下来,这时抬起目光,平静地说道:“在下前夜取走道长这柄降龙剑,道长可知道区区在下全是出自一番好意?”
  灰衣道人闻言,先是微微一怔,但旋即板起面孔,恢复原先之冷峻表情,寒脸沉声道:“恕贫道愚昧,难解弦歌雅意!”
  紫衣少年注目接着道:“前夜那三名蒙面人,道长可知道他们都是什么来路?”
  灰衣道人冷冷回答道:“不知道!”
  紫衣少年点点头道:“很好,假使道长真的不知道,在下不妨告诉道长,他们三个不是别人,太原关家兄弟是也!”
  灰衣道人猛然一愣道:“太原关家兄弟?”
  紫衣少年微微一笑道:“道长想不到吧?”
  灰衣道人眨了眨眼皮,接着说道:“那么,如今事过境迁……。”
  紫衣少年头一摇,截口说道:“这三兄弟之为人,道长谅也清楚。就在下所知,他们三兄弟直到目前为止,并未离开这座洛阳城!”
  灰衣道人不由得脸色一交道:“那么,你小施主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将这柄降龙剑还给贫道?”
  紫衣少年思索了一下道:“关于这柄降龙剑,在下有两个建议,不过,在下打算将三位的问题,待会儿并在一起。做一个总答复。现在请容在下腾点时间出来,先看看身后我们这位欧阳长老可有什么吩咐!”
  说着,身子一转,又朝那名鹑衣老丐笑吟吟地道:“这下该轮到您老了吧?”
  鹑衣老丐依然摇着头道:“不!还是他们先来。”
  紫衣少年笑了笑说道:“等会儿要是变生意外,失去就教机会怎么办?”
  鹑衣老丐瞑目漫应道:“没有关系。等会儿你老弟要有三长两短,算我要饭的倒楣就是了!”
  紫衣少年笑着头一点,同时自地上缓缓站起,他首先转过身来,向那名灰衣道人,轻轻咳了一声说道:“关于这柄降龙剑,在下的两个建议是:第一,此剑本非武当之物,它的来路,不用在下多说,道长心里应该有数。所以,咳咳,在下以为,今夜要是在下与道长易地而处,在下一定乐得慷慨,就当它前夜已被太原关家兄弟夺去!”
  灰衣道人气得脸孔发青,双目中陡地迸射出两道灼灼凶光,但仍强忍着阴声问道:“小施主的第二个建议,可否一并说来听听?”
  紫衣少年点点头,从容接下去说道:“在下的第二个建议是:假如道长舍不得割爱,在下亦无意夺人所好。不过,为了道长,以及这柄降龙剑着想,在下希望道长等会儿最好能够露一手,以事实证明你道长确有护剑之能。方法很简单,前夜在下系以什么手法取得这柄剑,请道长再以同样手法将剑取回去,要是道长能够做到这一步,以后道长再佩着这柄降龙剑,相信就不怕太原关家兄弟横生觊觎之心了!”
  灰衣道人头一点道:“有道是: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小施主如此吩咐,贫道说不得只好献丑一番了!”
  语毕,双臂一分,做势便待扑下。
  紫衣少年手一摆道:“且慢!前夜在下出手取剑之际,道长正陷身苦战之中,为表示公平起见,请道长稍待片刻,容在下略作安排!”
  说着,足尖一钩,抄剑入手,然后以剑尖朝黑脸大汉和中年文士分别一指道:“你们两个,可以动手了!”
  黑脸大汉向前大跨一步,怒声道:“这样说来,老子的一部‘拳经’,你小子是吞定了?”
  紫衣少年头一点,从容说道:“不错,吞定了!”
  黑脸大汉忍无可忍,突然一声问吼,抡拳纵身扑出。别看他身躯粗壮得有如一座塔,出手可还真不慢!
  紫衣少年浑然不以为意,没事人儿一般,转身向中年文士道:“万花楼小爷仍将常来常往,不想正在他转身之际,黑脸大汉一拳正好攻至。假如紫衣少年站在那里不动,紫衣少年断上三五根肋骨,应该不算稀奇。可是,妙就妙在这一转,黑脸大汉拳路一偏,一时把握不住,全身笔直前冲,结果不但没有损及紫衣少年一根毛发,反使对面的中年文士遭到鱼池之殃!
  黑脸汉子又羞又怒,正待向紫衣少年再度扑去时,中年文士目光一扫,突向黑脸大汉高声招呼道:“老韩,快抢那只木匣……”
  黑脸大汉如梦初醒,忙撇下紫衣少年,转向那只黑漆木匣扑去!
  紫衣少年微微纵身退出丈许,抬头向墓顶上的灰衣道人招手笑喊道:“道长现在看你的了。”
  黑脸大汉扑向那只黑漆木匣,一摇之下,脸色顿变,跟着发出一声咒骂,又将那只木匣摔在地下。
  一旁盘坐着的鹑衣老丐,这时头一摇,自语般地喃喃道:“都是一些可怜虫!”
  黑脸大汉发现本匣已空,有如火上加油,益发怒不可遏,这时恍若疯虎似的,再度转身向紫衣少年飞扑过去!
  中年文士提醒黑脸大汉去抢那只木匣,原就存有讨好后者,以便联手拒敌之意;现见黑脸大汉摔去木匣,重新加入战圈,自是求之不得的事。当下精神一振,顿时展开一套把式诡异的掌法,配合著黑脸大汉之猛迅速闪身切断紫衣少年后退之路!
  灰衣道人眼见紫衣少年已被军人两大武林高手的一片拳风掌影之内,认为良机难再,于是双袖一抖,如苍鹰攫食般,亦自墓顶引身疾掠而下!
  这正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包括先将大势看清方始加入战斗的灰衣道人在内,这时几乎全都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
  就是今夜的那位肇事者——紫衣少年——自黑脸大汉和中年文士先后发动攻势以来,虽然于进退之间险象环生,但手中那口利可断金的降龙宝剑,却始终以剑尖倒指着地面,而迄未凭此还攻一招半式!
  鹑衣老丐摇头轻轻一叹,缓缓闭上眼皮,似乎不忍心继续看下去。
  紫衣少年瞥及灰衣道人凌空扑至,一面向后倒纵,一面扬臂笑道:“来,剑在这里!”
  飘身避开中年文士一掌,笑嘻嘻地又接道:“仅以十合为限,到时候它便要永远留在不才手上了!”
  灰衣道人一言不发,半空中身形一折,左臂一挥,以一式大鹏展翅,向紫衣少年右肩砍落,左臂一穿,五指曲张如钧,蓦向紫衣少年那口宝剑疾若毒蟒吐信般一把抓去!
  紫衣少年身形滴溜溜就地一转,朗声笑喊道:“第一合!”
  就在这时候,黑脸大汉和中年文士又一度双双攻至。
  紫衣少年似乎完全未将这两名敌人放在心上,这时就像赶苍蝇似的,左臂微微一拂,单足支地,上身略倾,一式风中摆柳,身形左右一晃,便将两人之攻势轻描淡写地化解于无形。
  黑脸大汉和中年文士这种或前或后,或左或右的夹击战术,看上去虽然凌厉无比,但是,很明显的,这种战术也有着一项致命的短处。两人无论分从前后或左右攻上来,被攻击之目标,始终只有一个,这个中心目标一旦于眼前忽然消失,或是在拳掌将及未及之际,突然移动方位,合击之双方,如不能控制得恰到好处,便有自我互残之虞!
  好在黑脸大汉刚才第一次出手时,已经受过一次教训,这时自然不会再蹈覆辙。
  不过,两人之夹击虽未奏效,却为灰衣道人带来可乘之机。
  灰衣道人一把抓空,为防紫衣少年还击,身形落地,足尖一地,斜侧里挪出七八步,方才一个兜旋,转身回头。
  灰衣道人转过身来,适值紫衣少年方将黑脸大汉和中年文士之攻势化解开去,一式风中摆柳,余音尚未尽了,身形仍在晃动着,支持着整个身躯的,也仍然只是一只右足。
  灰衣道人自然不肯错过此一千载难逢之良机,身形一弓一放,全身离地弹出,双掌一翻一吐,猛向紫衣少年后心拍去!
  灰衣道人这种合剑取人之举动,当然不够光明。
  不过,话也难说得很,对方手中那口宝剑,本来属他所有,要想物归故主,也只好暂时从权了!
  可是,没想到紫衣少年竟好似全身都生着眼睛一般,这时不闪不避,直至掌风临身,方有如被狂风吹折的大树一般,突然向前扑倒,口中同时笑喊道:“第二合!”
  风过,音了,紫衣少年也跟着于原地长身而起!
  灰衣道人先还矜持着自己武当八子的身份,惟恐出手之际失了分寸,如今脸皮既已撕破,自然用不着再存顾忌。
  当下一不做二不休,袍袖一扬一扫,索性以武当绝学“大罗十八散手”中一式“云封紫府”,提足十成功力,迫出一股罡风,向紫衣少年涌逼过去!
  紫衣少年微微一笑道:“好得很,第三合!”
  双臂一抖,凌空拔起三丈许,容得足底罡风过尽,悠悠然复于原地飘落,姿势不温不火,美妙至极!
  黑脸大汉和中年文士见“武当人子”之一的“苍鹰子”已经动了真火,全为之精神大振,两人不待招呼,双双一声大喝,分从左右两边,再度向紫衣少年成燕尾式跃扑过去!
  紫衣少年待两人拳拳堪堪沾及衣边,方始全身后仰,以一式金鲤沃龙门向后疾射而出。
  只是这一次紫衣少年显然未将后退之方向选对,最后身形一落,竟然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灰衣道人身前举手可及之处!
  灰衣道人轻轻一嘿,右掌一扬,闪电劈下!
  “第四合!”
  等到灰衣道人发觉上当,紫衣少年已然长笑著有如一阵风似的滑去七八尺外!
  接着,四条身形,此起彼落,掌风呼呼,叱喝连连,一时之间,也无法去分辨那一条身形系属何人所有。
  惟一能够分辨清楚的,是紫衣少年不断发出的一声声长笑!
  “第五合……”
  “第六合……”
  “第七合……”
  “第八合……”
  “夕阳无限好,哈哈……第九合……所剩无几矣!好,这是最后一合了……好,第十合……唉!可惜。这两位朋友,害你们辛苦了大半夜,如今十台之约已满,两位也可以上路啦!”
  跟着,只见蓝虹一闪,然后是一片血光。再接着,掌风、叱喝,统归寂然!
  紫衣少年终于使用了他手中那口降龙剑,不多不少,只是一剑!
  鹑衣老丐默默转过身来,准备离去,紫衣少年从后笑喊道:“这位老人家打算走了吗?”
  鹑衣老丐缓缓转过身来,侧目冷冷道:“少侠是不是有意也将我老叫化留在这座双妃墓前?”
  紫衣少年从容走过来,笑了笑,说道:“在下意思是说:您老也是今夜的问罪者之一,要如果就这样一走了之,岂不是太便宜了在下吗?”
  鹑衣老丐把鼻中哼了一声道:“就是砍了我的头,我要饭的仍然得说一声老弟这种作风,我要饭的看不惯!”
  紫衣少年扬脸一哦道:“哪点看不惯?”
  鹑衣老丐用杖尖朝墓前那三具尸体一指道:“他们这三个家伙,一个嗜杀、一个好色、一个不守玄门清规,总而言之,全都死有余辜,你老弟这样打发他们,大体上说来,并无若何不当。只是我老叫化不得不请教你老弟的是,俗云:罪莫大于死!你老弟又何以一定要将他们逗够了才下手?”
  紫衣少年轻轻一哦,想加以解释,不知是何原故,忽又改变主意,含笑干咳了一声道:“咱们换个话题谈谈如何?”
  未待鹑衣老丐有所表示,目光一注,笑着接下去道:“假使在下没有猜错,长老这次降贵纤尊,大概是为了贵帮洛阳分舵门前那一行粉笔大字来的吧?”
  鹑衣老丐寒着面孔道:“不错!听说是分舵中两名白衣弟子,因为不知道天高地厚,在背后喊了你老弟一声‘浪荡公子’,你老弟便在该分舵门前写了一行大字:“谨谢惠号,必将有所相报!”要饭的得到这个消息,认为事态相当严重,方才凑上这场热闹,想你老弟总不至于将敝帮两名白衣弟子的戏言放在心上吧?”
  紫衣少年侧目微笑道:“长老想不想知道那句留言的真正含义?”
  鹑衣老丐仰脸道:“看到老弟今夜之身手,要饭的觉得已经无此必要;凭你老弟这一身武功,随时均可任意施为,要饭的回去准备两口棺材就是了!”
  “长老认为事态真的会如此严重?”
  “我老叫化行事,一向度德量力!”
  紫衣少年耸耸肩胛,无可奈何的苦笑了一下道:“既然长老有着这种想法,在下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好话到此处为止了!”
  鹑衣老丐不再接腔,身躯一转,大步向山外走去。
  讵知向前没有走上多远,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轻响,似是一件什么东西由背上掉在地下。
  老丐回头一看,目光所及,不禁当场一呆。
  月色下,只见一本黄皮小册子,正被山风吹得注霍欲飞,赫然正是刚才那名黑脸大汉所想索讨的“太祖拳经”!
  抬头再看那名紫衣少年,早已人如黄鹤,走得不知去向!

  第二天,未牌时分,在洛阳东城门附近,一条热闹的大街上,两名神情鬼祟的中年汉子,正在一边向前走,一边低声交谈。
  这时只听左首那名汉子悄声说道:“刚才在中州茶园,那家伙的一番话,老大听到没有?”
  右首的那名中年汉子点点头道:“是的,照这样看起来,那小子无疑仍在城中,只是不知道这小子每天究竟都在那里落脚。”
  左首的那名汉子道:“有人说是万花楼……”
  右首的那名汉子摇头道:“靠不住,这小子到处生事,仇家遍地皆是,要让人知道他每天都歇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有十条命也不会活到现在!”
  左首的汉子叹了口气道:“奶奶的,这五百两银子真他妈的难赚!”
  右首的汉子也跟着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塞北人熊’和‘怜香秀士’这两个家伙姑且不去说他,连‘武当八子’之一的‘苍鹰子’结果都弄得剑失人亡,想想委实令人寒心。当初要早知道这小子如此可怕难缠,就是换成五百两金子,也不会有人去揽这种差事。”
  左首的汉子又叹了口气道:“不过,话得说回来,我们这次受雇寻访这小子,并非要跟这小子算账拼命,只要找到了人,银子便可到手,能将小子诱去指定的地方,还可以再领三百两红赏,像这样的差事,苦虽苦了点,却谈不到什么风险,说起来其实也干得。”
  右首的汉子皱了皱眉头道:“我始终弄不明白的是,我们那位杨大庄主,平常时候,一钱如命,如今为了这小子。竟肯大把大把的拿出银子来,真不知道到底是何用心?”
  左首的汉子道:“因为这小子是奇士堡的二少堡主啊!”
  右首的汉子冷笑道:“二少堡主?嘿嘿,算了吧!在奇士堡第二代的三兄弟之中,就数这小子顶顶没出息。据说他那位老大和老三,没有一个像他;两兄弟从小就有向上之心,这几年来,在该堡‘甲子’、‘乙丑’、‘丙寅”、‘丁卯’等四位奇士的悉心指点之下,两兄弟之艺业,更是突飞猛进。只有这小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自被老子逐出家门以来,就像孤魂野鬼似的,四处飘泊,好事没干一桩,吃喝玩乐,倒成了能手。我们那位大庄主要是想藉这小子的关系,去达到巴结奇士堡的目的,岂非在做春秋大梦?”
  左首的汉子道:“是啊!这小子虽说是奇士堡的人,但跟他老子的关系,早已名存实亡,我们那位大庄主,他又不是不知道……”
  右首的汉子沉吟道:“我看这里面也许另有文章。”
  左首的汉子惑然道:“什么文章?”
  右首的汉子摇摇头道:“关于这一点,小弟一时也说不上来。只是,小弟总以为我们那位杨大庄主要找这小子的目的,显然绝不是为了想跟奇士堡攀交套近!”
  两人继续向东城方向走去,一时谁也没有再开口,似乎都在默默揣忖着他们那位杨大庄主寻访奇士堡这位二堡主的真正用意。
  走了没有多远,左首那名汉子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忽然向右首那名汉子低声问道:“有一件事,老大看出来没有?”
  右首的那名汉子转过脸来道:“什么事?”
  左首的那名汉子压着嗓门,显得甚是神秘地低声说道:“小弟敢跟你老大打个赌,赌我们那位杨大庄主这次在这小子身上的花费,决不是他姓杨的自己掏腰包!”
  右首那名汉子怔了怔,说道:“你怎么知道?”
  左首那名汉子得意地一笑,正想要说什么时,忽然神色一动,蓦地停下脚步,将右首那名汉子伸手一拦道:“老大快听——”
  就在这时候,对面一座酒楼上,朗朗然传来一阵歌声:

    不占龙头逃
    不入名贤传
    时时酒圣
    处处诗禅
    烟霞状元
    江湖醉仙……

  歌声至此,戛然而止。跟着是一阵疏疏落落的喝彩之声!
  两名汉子屏息听完这阵歌声,脸上全都不自禁的油然流露出一片狂喜之色。
  古首那名汉子用手一推,促声说道:“走,是那小子,不会错的了!”
  于是,两名汉子胳膊搭着胳膊张望着穿过街心,向对面那座酒楼,急匆匆地走了过去。当这两名汉子走进酒楼,正拟举步登梯之际,忽听身后有人招呼道:“是钱老大和文老九吗?”
  钱、文二人闻声一惊,双双止步转头望去。
  发出招呼的,是两名劲装汉子,这时正坐在楼梯旁边的一副散座上,只是两人面前桌子上空无一物,似乎也是刚到不久。
  钱、文二人看清两名劲装汉子的面貌,心底下虽然一万个不高兴,但表面上却又不得不敷衍一番。
  文老九故作惊喜之状,失声道:“啊!原来是詹镖头和岳镖头,久违,久违,两位不是在等朋友吧?”
  那个被喊做詹镖头的汉子连忙说道:“不是,不是,两位来得正好,来,来,来,这边一起坐,这边一起坐,老岳,你将凳子搬一搬……”
  钱、文二人弄巧成拙,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两人坐下后,那位岳镖头问道:“两位还没有用过饭吧?”
  钱、文二人闻言不禁一怔。假如已经用过饭,还来饭馆干什么?两人由于做贼心虚,现经对方这样一问,不由得心底升起一片疑云:我们来此之用意,难道已给这厮看穿了不成?
  好在他们并不将这两名武扬镖局的镖头十分放在心上,当下由钱老大咳了一声,向两人反问道:“两位用过没有?”
  詹镖头耸耸肩胛,苦笑了一下道:“我们吗?不用提了,说起来只有使人惭愧!”
  钱老大微微一呆道:“詹兄这话怎讲?”
  詹镖头朝头顶上指了指道:“两位在进门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一阵歌声?”
  文老九抢着回答道:“听到了,怎么样?”
  詹镖头低低哼了一声道:“我们两个便是为这位大少爷当跟班来的!”
  文老九故意露出吃惊之色道:“詹兄是说……”
  詹镖头轻轻叹了口气道:“除了我们那位浪药公子,还会有谁?”
  钱老大眨着眼皮道:“这小子跟贵局……”
  岳镖头悻然接着道:“什么渊源也没有!他在晌午时分跑进局子,人往柜上一靠,一句废话没有,爽爽气气地开门见山:‘局主呢?找来陪小爷喝酒去!’”
  文老九这时一面盘算着五百两银子到手之后的用途,一面摇头叹气道:“真是无妄之灾!”
  詹镖头苦笑着说道:“花几两银子,倒是小事,只是这份闲气,实在叫人难以忍受。望重天下的奇士堡,竟会有着这样一位二少爷,真是说来使人难以置信!”
  钱老大无心再听这些废话,当下向两人提议道:“既然两位也还没有用过饭,这就一起上去,由钱某作东,一道儿喝上几杯如何?”
  詹镖头摇摇头道:“盛情心领,两位请便吧!”
  钱、文二人不再客气,起身拱拱手,双双登楼。
  此刻楼上大厅中,由于时已过午,只散散落落的坐着十来名酒客。
  在大厅中央的一张八仙桌上,那位浪荡公子令狐平,这时看上去似乎已经有着六七分酒意。
  分别坐在这位浪荡公子上下首的,是一名秃顶老者,和一名中年壮士。
  钱、文两人认得,上首的那名秃顶老者,正是南城武扬镖局的主持人,“铁胆金弓”潘子英,下首那名中年壮士,则是该局的总镖头,“双掌翻云”查中培!
  钱、文两人眼光满厅一扫,正待向厅角上一副座头走去时,那位浪荡公子忽朝两人手一招道:“到这边来!”
  钱、文两人,暗暗心惊。
  但两人全都非常清楚这位浪荡公子的脾气,知道要是抗命不从,苦头无疑就在眼前。
  当下只得壮起胆子,乖乖地依言走了过去。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