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奇不有楼



  这是个脏乱不堪的小镇。
  如果以女人打比喻,它就像个长年不梳头,不搽脂粉,长相奇诞,而又终日喋喋不休的乡下黄脸大脚婆娘。
  这个小镇,就是无名镇。
   
         ☆        ☆        ☆
   
  好色的男人,林林总总,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有人喜欢“蓬门碧玉”。
  有人喜欢“大家困秀”。
  有人喜欢“二八佳人”;有人喜欢“新寡文君”;也有人喜欢“四十一枝花”的“半老徐娘”。
  有人喜欢“高头大马”。
  有人喜欢“娇小玲珑”。
  有人认为女人最美的时候是“含羞答答”,“欲语还休”;也有人认为女人应该“热情奔放”,“仪态万千”!
  总而言之,一个男人不论如何好色,不论他喜欢哪一种年龄,哪一种外形的女人,相信他决不会将一个既丑又邋遢的黄脸大脚婆娘作为追逐的对象。
  这是人之常情。
  但如有人依此类推,以为无名镇是个人人疏而远之的外之区,那就大错而特错了。
  因为无名镇看来形态像个既丑又邋遢的黄脸大脚婆娘,而事实上为这个大脚婆娘着迷的人还真不少。
  至于这个大脚婆娘究竟妙在哪里,只有知道这座无名镇,曾经去过这座无名镇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        ☆        ☆
   
  无名镇坐落在一片远离街道的荒凉的山区中。
  山区荒凉,小镇并不荒凉。
  它的街道形态错综狭隘,不成格局,但镇上却是百业俱全。
  客栈、酒店、妓院、赌场,是任何通都大邑不容或缺的四种行业,这里不但有,而且特别多。
  若以无名镇本身偏僻的地理环境和贫乏的出产来说,以上这几种行业,即使每一种只开该一家,恐怕都难以维持。
  可是,就像奇迹似的,在无名镇上,这几种行业竟经常闹得人满之患;比其他任何的行业,都要来得兴隆。
  同时,它们的客人也都不是过路客,而是熟客和走客。
  因为这些客人来来去去,他们最终的目的地,就是无名镇!
  大家不辞跋涉,经常赶到这个僻处荒山中的小镇上来,是不是因为镇上这几种行业经营得特别出色?
  当然不是。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镇上有个充满了刺激的神秘去处。
  无奇不有楼!
   
         ☆        ☆        ☆
   
  无奇不有楼。
  不是名胜。
  不是古迹。
  也不是孟尝君的集贤馆。
  它是个奇特的大商场。
   
         ☆        ☆        ☆
   
  无奇不有楼。
  顾名思义,它既是个大商场,当然是个任何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买主和卖主的地方。
  一点不错,无奇不有楼正是这样一处地方!
  在大都市里,只要你有了银子,你随时都可以买到珍珠、翡翠、玛瑙、貂皮、人参、骨董、古画、宝刀。
  但你绝买不到拳经剑诀,各种毒药的炼制法和解法,或是某一个人的隐私。
  别处买不到的东西,这里都有。
  包括人头在内。
  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付得出订金,没有现货,也有期货。
  还有一点可以让你放心的是,由于交易方式特别,无论你是买主或卖主,你都不必担心以后可能会因泄露身分而惹上麻烦。
  这一点无奇不有楼主人绝对可以向你保证。
  一分钱,一分货。
  秘密估价。
  公开竞争。
  三次比价,一槌敲定。
  无奇不有楼主人居中经纪,公正负责,绝不让买卖双方任何一方吃亏上当。但你最好也别想叫无奇不有楼主人吃亏上当。
  除非你是穷疯了,或是活腻了,那自然又当别论。
  无奇不有楼主人名叫白天灯。
  大家当面都喊他一声“白大爷”,背后则人人都喊“白瞎子”。
  白天灯白大爷的一双眼睛,并没有毛病。
  白瞎子,只是一个外号。
  大家替他取上这样一个外号,是由于两层原因:一是他这个白天灯的名字太怪气。灯是晚上点的,白天点灯干什么?白天点灯,灯光不亮,只有瞎子,才不懂这个道理。二是这位白大爷一双眼睛不仅没有毛病,而且比任何人都要来得灵活锐利;无论仿制得多么高明的赝品,也休想蒙混得了他的一双神目。大家喊他白瞎子,乃是一种含有妒羡意味的昵称。
  无奇不有楼固定每月初五开市一次。
  每次开市,只有一天。
  如果错过了这一天,无论你是想买宝物或是想卖宝物,都得再等上一个月,毫无通融余地。
  这也正是镇上几种特殊行业,生意特别兴隆的原因。
  上个月初五,无奇不有楼成交了三笔交易。
  一只栩栩如生的黄玉促织。
  一根活人手指头。
  一瓶解毒万应散。
  三笔交易,都是同一价钱,白银五万两整。
  这个月的初五,无奇不有楼又将会再现几笔什么样的交易呢?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