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长安乌鸦满天飞



  “得得答答,得得答答,得得答答……”一片蹄声,突自西大街方面遥遥传来。
  居易酒楼上,酒客们神色一紧,相继愕然停杯;蹄声由远而近,夹杂着一串叱喝,呼啸着,经楼下向东门方面骤雨狂雹般疾奔而去,一批刚过,一批又至。就这样,先后持续了将近顿饭之久,蹄声方才逐渐稀落下来。
  一名布衣老者,目光偶及梁榴间那方匾额,忍不住轻轻一叹道:“崔荷遍地,劫戮时有所闻,唉,居易,居易,今日之长安,果其平?居,良不易也!唉唉!”
  其他酒客们似有同慨,人人摇头感唱不置,就在这时候,下面大街上,忽有人一路唱将过来道:
  人生百岁,七十稀少,更除十年孩童小,又十年昏老。
  都来五十载,一半被睡魔分了。
  那二十五载之中,宁无些个烦恼?!
  歌声虽然有点沙哑,但韵味却是十足。歌声由大街进入楼下,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又沿楼梯一步步唱上楼来:
  左思量,右思量。
  总觉人生似露垂芳草。
  遇酒逢花莫闲抛。
  追欢要及早,毋惜玉山倒……。
  歌声戛然而止,歌者悠然现身。
  时下虽为仲秋季节,来人却仍戴着一顶又破又旧的卷边大凉帽。这位朋友不知道是跑路跑热了,抑或刚才的山歌唱得太卖力,上得楼来,人往楼梯口一站,第一个动作便是自头上除下那顶大凉帽,衣领一拉,大扇而特扇。
  除去凉帽之后,来人面目清楚出现。此人看上去约在四十到五十之间。荔子鼻,蒲包嘴;一双眼珠又黑又小;就像两大碗白米饭上放的两颗乌豆。而总丑之大成者,则是那两边一高一低、一疏一密的眉毛。
  那两道与众不同的眉毛,可说是此人脸上最不安分的一环,上下错动,一刻不停,如果眼睛望向谁就仿佛在跟谁扮鬼脸、递消息一般。
  众酒客看清来人这副尊容,无不暗暗为之绝倒。
  不过,来的这人似乎毫不介意别人对他的观感如何,乌豆眼满楼溜过一通,最后,以手中凉帽虚应故事地挥了弹身上的那袭脏得发黑的青布长衫,大踏步向东首靠近窗口的一副座头走去。
  青衣丑汉现下走去的那副座头上,早已经坐着一名蓝衣少年,当下,青衣丑汉走过去抱着凉帽深打一躬道:“这位弟台……咳……我可以在这边坐下吗?”
  蓝衣少年缓缓抬头,目光一扫,淡淡答道:“没有什么可以不可以,座位都是店家的,朋友爱坐哪里便坐哪里!”
  青衣丑汉搭讪坐下,跟着,伙计走过来,哈腰请示客人要点什么酒菜,青衣丑汉支吾了一阵,忽然挥挥手道:“你且站去一边,待本爷斟酌好了自会喊你过来。”
  那个伙计眨了眨眼皮,唯唯而退,伙计一转身,青衣丑汉立即以手护颊,将脖子伸过桌心,向蓝衣少年干笑着道:“老弟,咳,您说我该点些什么好?”
  蓝衣少年傻了,愣了好半晌,这才咦出一声,闪眨着那双晓星般的眸珠,奇道:“怪了,各人各有口味……”
  青衣丑汉嘻嘻一笑,涎脸轻声道:“不瞒你老弟说,我身上是一个子儿没有,嘻嘻,所以,咳,这个,咳咳,不巧而已,其实我也不是天天穷……”
  蓝衣少年又是一愣,先是有气,继又觉得好笑,忍了忍,勉强皱眉道:“随你点,帐由我付就是了。”
  青衣丑汉这下神气起来了,嗓门儿一清,大声哈喝道:“喂,伙计过来!”
  那名伙计应声而至,青衣丑汉老实不客气,连点六莱一汤,外加好酒三斤,最后手指蓝衣少年加了一句道:“这位相公请客!”
  那名伙计本来就有点起疑,心想:这厮连骨头榨了也值不上三分银子,莫非吃白食来的不成?及至听到他这么一说,忙朝蓝衣少年望去,蓝衣少年点点头,伙计这才安心打躬而退。
  青衣丑汉待伙计去后,勾腰堆笑道:“老弟贵姓?”
  蓝衣少年淡淡答道:“文束玉。”
  青衣丑汉目光微直,喃喃道:“文……?”
  蓝衣少年以为对方没有听清楚,接着道:“文武的文,束修的束,金玉的玉。”
  青衣丑汉突然警觉失态,啊了一声,忙道:“是的,是的,文束玉,文束玉,文老弟,咳,久仰久仰!”
  蓝衣少年文束玉侧目晒然,心想:天下再虚伪,再空洞不过,大概便数应酬场合中“久仰”这两个字了!
  按照一般礼节,请教过了别人的名姓,不论对方有没有反问一句,都该马上报出自己的名姓才对,可是,这时的青衣丑汉,在喊完两声久仰之后,竟将自己的名姓略而不谈,干咳了一声又道:“老弟一向哪儿得意?”
  蓝衣文束玉显然是个心胸相当豁达的少年人,青衣丑汉如此不礼貌,他似乎全然没放在心上。
  这时漫不经意地喝了一口酒道:“寄人篱下,糊口而已。”
  青衣丑汉又是微微一呆,心底似乎在冷笑着:哼,这小子果然不怎么老实!就凭你小子这身行头,以及这副气派,还有,对了,你小子自称姓“文”,晤……如果,此“文”即那“文”……哼哼,好小子,好个“寄人篱下,糊口而已”,居然在关老爷面前舞起大刀来了!
  青衣丑汉连忙堆笑赔罪道:“是的,是的……”口中一股劲儿赔错认罪,心中却反而感到一阵舒坦,他想:小子一点也沉不住气,毕竟火候还差。
  伙计送上酒菜,青衣丑汉一乐,两道阴阳眉更是极尽变化之能事,蓝衣少年文束玉看着看着,终于忍不住怒气全消了,发出微微一笑。
  青衣丑汉高高拉起两只衣袖,左手执壶,右手拿筷子,一叠声喊道:“来,来,来,请,大家用——唔,菜很好,酒也不错,鱼太咸了点,不过,说良心话,盐放少了也确实不好吃,咳,好酒!”
  蓝衣少年文束玉越瞧越有趣,他本来已有几分酒意,这时心胸一朗,脸上顿时浮现出愉悦的笑意。
  青衣丑汉的一阵急冲锋,这时暂告一段落,直起腰来深深吐出一口酒气,阴阳眉耸动了一会儿,忽然笑容可掬地向蓝衣少年文束玉问道:“刚才这儿是木是过去很多人马?”
  文束玉点头道:“好像是的,不过,我没有去留意,你知不知道那都是些什么人物?”
  青衣丑汉眼角一溜,含蓄地道:“文老弟真的——”
  文束玉似甚惑然,张目道:“什么真的假的?”
  青衣丑汉心想:好,你小子装佯你就装下去吧!于是咳了一声,缓缓接着道:“我是说,文老弟真的,咳咳,真的想知道那些人的身份么?”
  文束玉坦然点头道:“是的,不瞒朋友说,在下对江湖中种种,虽不在行,却也并非完全陌生,在下在西大街西京双狮镖局担任文牍方面的工作已有一二年,平常时候也曾从那些镖师的口中听到过一鳞半爪,不过,那些家伙似乎本身知道的也很有限,是以每谈到一个人物,或者是一件事,多半是语焉不详……”
  这一下,青衣丑汉是真的呆住了!
  他见文束玉谈吐温雅,语态从容而真挚,所说各节显属不假,而且双狮镖局就在西大街宜征坊,要加查证,毫不费事。青衣丑汉想着,不禁大感意外,讶忖道:“什么?这小子真的不是某人之子?太奇怪了!”
  青衣丑汉本想加以盘问一番,譬如:原籍哪儿?家中还有哪些人?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要自力谋生?进入双狮镖局又是谁人介绍的?
  不过,青衣丑汉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发觉这位文姓少年虽非他猜想中的文某人之子,但气质上,却处处透着拔脱不凡,这种年轻人仅能欺之以方,哄骗诡诈那一套是万万行不通的,像刚才一样,一个不检点,只有自讨无趣。
  青衣丑汉盘算既定,乃正容发问道:“武林中有段五句歌,老弟听过没有?”
  文束玉眨眼反问道:“哪五句?”
  青衣丑汉低声道:“‘飞花三奇,流星一绝,血屠胭脂爪,天机斗七巧,芙蓉仙子断肠萧!’——有没有听到过?”
  青衣丑汉本想加说一句:“这批奇能异士之中,就有一人姓文,跟你老弟同姓,而且其人面貌也与你老弟差不多——”说完这个,再去留心文束玉的反应,以断定这位文柬王与那位文某人有无血统的渊源;但为了与先前相同的理由,话到喉头,旋又咽下。
  文束玉听完这首五句歌,似乎颇感兴趣,他将五句歌词反复念了几遍,最后抬头笑道:“这批人哪几个最厉害?是飞花三奇?还是流星一绝?那位芙蓉仙子所吹的断肠萧萧音一定具有惊人魅力是吗?”
  青衣丑汉怔了怔,忽然前仰后合地大笑起来。
  文束玉茫然眨眼道:“什么事好笑?”
  青衣丑汉笑得发喘道:“错了,全错了!”
  文束玉益发不解道:“谁错了?”
  青衣丑汉满干一杯,笑道:“这都怪当初编造这段词儿的人太缺德,知道吗?飞花三奇,听起来像一个人,也像三个人,其实却是四个人!”
  文束玉一呆道:“如何解释?”
  青衣丑汉笑道:“飞花,是指一位绰号叫飞花掌的人,三奇则是潇湘三奇,是三个异姓兄弟。”
  文束玉皱眉笑道:“真是不通之至!”
  青衣丑汉笑了笑,又道:“不通的还多着呢!流星一绝,流星是流星掌,一绝是九疑一绝,只有两个人,算是比较单纯。底下一句‘血屠胭脂爪’,如果误‘屠’为‘涂’,人家不以为这是代表一个欢喜擦红指甲的女魔头才怪,其实呢?它们乃三大男士之绰号大拼盘也!”
  文束玉被逗得一笑,旋又蹩额道:“‘血屠胭脂爪’这五个字,要将它分成三个人的绰号,如何个分法T”
  青衣丑汉笑道:“怎么分?‘血屠’!‘胭脂’!‘爪’!就这样,二二一,简单得很。‘血屠’是‘血屠夫’。‘胭脂’是‘胭脂魔’。‘爪’则是‘鬼爪抓魂手’厂
  文束玉忍不住笑道:“这岂非太不公平了点?前面二人,三个字排入二个,‘鬼爪抓魂手’五个字却只排入一个字……”
  青衣丑汉摇头叹道:“也不冤枉,众人之中就数抓魂手武功最差劲,老实说,他能插上一爪已算是不错的了。”
  文束玉忍不住又是一笑,青衣丑汉接下道:“‘天机斗七巧’也很单纯,‘天机’道长、‘七巧’仙姑,两位均属玄门弟子。”
  文束玉岔口道:“‘斗’字何解?用上这个斗字,总不会是毫无意义的吧?”
  青衣丑汉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是的——”
  稍顿,又摇摇头道:“这二位故事太多,也太长,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将来如果有机会,慢慢再说吧广
  文束玉点点头,没再追问。
  青衣丑汉接着说道:“至于‘芙蓉仙子’——”话说半句,倏而住口。原来楼梯口不知什么时候上来了一名一身艳如榴火的红衣少女,也许是这一边座位较空的关系,红衣少女这时已向这边走了过来。
  青衣丑汉显然有意要回避这名红衣少女,身子一偏,伸手便想去将那顶大凉帽拿起戴上。
  不料红衣少女眼尖异常,赶上一步,冷冷一笑道:“喂,丑鬼,你好啊!”
  青衣丑汉无所遁形,忙就座中欠身赔笑道:“啊啊,原来是红云姑娘,姑娘好,姑娘好!”
  那名叫红云的红衣少女微晒道:“今天这一顿又是——”
  红衣少女话至此处,无意中与文束玉目光相接,神色一呆,竟然无法接着说下去。
  文束玉对这名红云姑娘印象相当恶劣,他总觉得一个姑娘家,出口就伤人,纵然本质不坏,家教也必然大有问题,所以,他朝对方望过去的眼光,是冷漠的,甚至多多少少还带有几分鄙弃意味。
  然而,世上事往往就是如此般不可思议。这名叫红云的红衣少女,从外表看上去,不但长得够美,脾气也似乎够刁够傲的。照理文束五如此对她,她纵然不至当面碎一口,哼也得哼一下的。然而,红衣少女竟然什么报复手段也没有采取。她在文束玉脸上留下深深而脉脉的一瞥,然后恋恋不舍地将眼光又移向青衣丑汉,含笑道:“丑叔叔,明天您去不去云鹤山庄?”
  这种转变太惊人了!这时的红衣少女不但笑容婉盈,连语音语调都一下子变得温柔亲切起来。
  青衣丑汉以重重一咳掩去唇角自然泛出的一丝会心微笑,连忙欠身道:“愚叔,咳咳哪有这份资格?”
  红衣少女娇嗔道:“如连你——”青衣丑汉发出一声轻咳,红衣少女语音随着一顿,停了停,方才笑着继续说下去道:“不是么?如连你丑叔叔都说不够资格,那么明天与会者谁人能说够资格?”
  青衣丑汉陷肩作苦笑状道:“这个场捧得不小!”
  红衣少女挪动脚步,扬扬手道:“我还得找我两个姊姊去,丑叔再见!”
  说着,眼角一溜,又朝文束玉的侧影紧紧盯了一眼,这才巧步盈盈,一团火云似的飘然下楼而去。
  文束玉原就知道这名青衣丑汉是个江湖人物,现在,他更发觉到此人在江湖上的名气可能还不算太小。
  文束玉正思忖间,青衣丑汉忽然匆匆地低声道:“我也有事要走了,现在为你补充两点:‘芙蓉仙子’是一个人,‘断肠萧’又是一个人。刚才这名红衣丫头,便是芙蓉仙子的第三女徒,‘五月花’夏红云。今天是我丑鬼第一次听这丫头喊‘叔叔’,谨此一并致谢。嘻嘻,以后有些场面,看样子大概还少不了你老弟为我丑鬼光光招牌呢!”
  青衣丑汉又是嘻嘻一笑,戴起凉帽,起身便跑,跑没几步,忽又赶回来轻声道:“回去带个讯给双狮兄弟,这两天他们兄弟最好能找个地方避一避……这个……晤……就说是我丑鬼的吩咐好了!”
  文束玉目送青衣丑汉下楼而去,心中默忖着:“明天,东门外的云鹤山庄有会?什么会?怪不得刚才向东门过去那么多人马,原来都是赴会去的!另外,此人叫我带信给两位局主,要两位局主这两天避一避,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文束玉实在有点猜不透,心想:“管它的!回去照实说了,两位局主自然会明白也不一定。”
  于是,文束玉起身算账下楼,出门向西大街方向缓缓背手踱过去。这时约摸晚茶时分,红日西坠,彩霞满天,头顶上黑影穿错,呱呱聒耳。文束玉皱眉暗忖道:“长安别的都好,就是乌鸦这种东西实在太多了点——就像今天武林中黑道上的情形一样。”
  长安东大街到西大街,路头相当不短,加以文束玉安步当车,走得又慢,所以,当文束玉回到双狮镖局时,早已是万家灯火了。
  局中一名打杂的伙计见到文束玉回来,含笑迎上道:“文相公,等您开饭呢!”
  文束玉摇摇头道:“我在居易酒楼用过了,你们请吧。”
  那名伙计朝满脸酒气的文束玉望了一眼,迟疑着走过来轻声说道:“文相公以前滴酒不沾,怎么最近这几天……咳……文相公,您,身体得多多保重一点才好啊。”
  文束玉感动地苦笑了一下道:“谢谢你,老陈。”
  说着,忽然想起一件事,接着问道:“噢,对了,老陈,两位局主此刻在不在?”
  老陈抬起脸来道:“南门八达镖局近日接下一宗生意,据说接下这批货色相当贵重,八达镖局虽然承应下来,却深恐独力担当不起,所以刚才派人请两位局主过去,准备跟我们双狮镖局合作——文相公有什么事?”
  文束玉踌躇了一下道:“这样好了,两位局主回来你马上过来通知我一声,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文读方面一些小问题需要请示一下而已。”
  文束玉回到后院书房中,负手绕室,心绪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令尊近来可好?”——刚才,居易酒楼上,那名青衣丑汉这句话也许出于善意,但是,它却深深刺中了文束玉心灵隐处的创痛。
  母亲去世太早,他已无法记忆。
  他可说全是父亲一手带大的——不过,如果说成他仅是由一名老家人所带大也许更为恰当些。
  父亲,一年只能见到一次。每次,父子见面,时间多半是在深夜,由老家人文福将他从梦中摇醒,轻轻说一句:“相公,老爷回来了!”
  然后,老家人文福悄悄退出,一名老年儒士沉着脸色走进来。
  “这一年过得好不好?”
  “唔。”
  “去年带给你的书都念完了没有?”
  “唔。”
  “乖一点,懂吗?”
  “唔。”
  ……
  当他还幼小时,他常常止不住自问:“这人是谁?”
  渐渐的,他懂事了,他开始知道,这个一年来一次的人,便是他的父亲!
  但是,父子之间的关系并未因他逐渐年长而有所改善,父亲每年仍旧只能见到一次,来时仍是在深夜,见面后,仍是那简短的几句话,问完后,父子相互凝视片刻,然后,父亲与进房时一样,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地掉身离去,老家人文福接着走进来。父子相会一次,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时辰。他也曾向老家人文福追问过,但是,老家人文福一句话也不说,总是推称:“老爷忙些什么,老奴也不清楚……”
  因此,文束玉不免怀疑:“我们真是一对父子?世间的父子都是这样的?既然我这个儿子在他生命中可有可无,干脆不回来,岂不更省事?”
  不过,就连这些也都是两年以前的事了!
  两年前的某一天,老家人文福忽然将他带离巴岭山居,带来长安城中,适时正值这家双狮镖局欠缺一名文房,老家人文福陪他前来应征,双狮兄弟非常欣赏他的文笔,便连老家人文福一并收留下来。
  他曾问文福为什么要这样做,文福说是老爷的吩咐。
  进入镖局,转眼一年过去,老家人文福有一天背人递给他一只小木盒道:“老爷子昨夜来过了,他说,见你睡得好好的,不忍吵醒你,而且他本身也急着要赶去另一个地方……”
  文束玉当时哼了一声,冷笑道:“不忍?哼,过去怎么忍的?这十几年怎么忍的?哼,说得好听,急着要赶去另外一个地方倒是真的!”
  打开木盒,里面只有一部线装诗词选集,老家人文福又道:“老爷子还吩咐,要相公好好的将这一部——”
  他不耐烦地将文福挥退,接着,他将木盒啪的一声合上,高高搁去书架顶层,为了赌气,第二天他便去坊间另外买了一部版本相同的,决意永远不再去触及木盒中的那一部。
  光阴如箭,又是一年过去了。
  早在半个月之前,文束玉约略计算了一下时日,知道又到了父亲前来相会的时候了。这是一定的,每年都在这个时候,迟或早,绝不会超出三天以上。他虽说对父亲极端不满,然而,父子亲情,出诸天性,这一天的到来,仍然是令人激动的;同时,他已决定,这次见面一定要向父亲问个明白,父子间甚至因此翻脸,亦属在所不惜,他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他有着他所不能忍受的。
  于是,文束玉开始每夜燃烛以待……
  可是,一连五个通宵过去,人影也没有见到一个,因此,到了第六天以后,文束玉使天天跑去居易楼,以酒遣怨,不黑不归。
  夜深了,文束玉仍然毫无睡意,他走到院中,想去对面敲门问问老文福,但一想到可怜的老文福这两天正患着风寒,值此深夜,良有不忍,于是,他又再回到书房,绕室徘徊,直到天明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