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本书以曲奇的手法描述了九房独子的龙渊在成长中的离奇遭遇,艺成之后,他怀着无限美好的善良心愿,涉足于充满贪婪、残酷、争斗的江湖,但这并未使他对江湖失望,反而促使他立志于改变的这种现状。其中穿插了与孤独侠的唯一爱徒云慧、风兰婆婆之孙女? 那楦芯婪椎惹榻凇?
    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心理刻划淋漓尽致,入木三分。文采飞场,跌宕起伏,语言细腻而流畅。把龙渊神奇的武功和缠绵的感情熔为一炉,是武侠丛书中不可多得的珍品!

楔子



  崖巅残剧何忍睹夜空像一块撒满银点的蓝缎子!
  海波起伏着,闪泛起点点的银光!
  这般良夜海景,在某些人看来,心旷神怡,大有飘飘出尘之慨!
  但,在某些遭遇悲惨命运的人看来,却又是何等的不同呀?
  看哪!那巍峨的劳山,耸立在海边,沉默的踞伏在黑暗之中,仅仅当劲风拂过之时,才会发出一两声叹息来!
  是的,林木有知,亦当为身陷绝境者慨叹呢!
  蓦地,一声深沉的呻吟声,自海边响起,接着的又是一声深沉的长叹!
  这是谁呀?在如此良夜,在如此荒无人迹的海滨崖下,悲叹呻吟呢?
  啊!是谁呢?在这悬崖绝壁之下,泡身在海水之中?双手攀附着石壁一角,苟延残喘?
  他似乎受了重伤,冰冷而清瘦的面孔上,充满着痛苦的表情,颔下稀疏的白须上,染满了血污。
  此刻,他似是刚从水下浮起,正在张大了双唇,急急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片刻之后,他“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碧绿的海水,立即被染成紫红,但那一口鲜血,对海水来说,毕竟是太少了!不是嘛,在一阵汹涌的浪花卷击下,立即散淡消失不见!
  他注视到这种情形,面上泛浮起一个讥讽的表情,似乎在嘲弄他的生命,亦如这一口鲜血的脆弱,而不堪一击一样。
  但是,他的潜在的人性本能,却倔强的不甘屈服于命运之下,他要挣扎,他要生存,他要报复!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猛的放松了崖角,扎入水中,向远远的沙岸游去。
  但那沙岸对于目前的他,似乎是太远了。他载沉载浮的挣扎着,足足花费掉一个更次,方才游到悬崖边。
  他费力的爬上沙滩,立刻便累脱了力。他俯伏在沙上,急端了好半天,费力的盘坐起来,试着去调运星散的真气。
  只是,他似乎受过太重的创伤,甚至连内脏都碎裂了,他才一运气,便忍不住翻涌的血气,口吐出血来。
  他喃喃的唉叹着那异乎常人,异样冷漠的面目上,不由得掠过一阵黯淡的表情。
  然而在瞬息之后,狠毒与渴望报复的意念,代替了黯然,在他那冷削的目光里,清楚的映出愤怒的火焰。
  也许是这一意念支撑着他,他竟能踉跄的站立起来,蹒跚的向山坡上攀去。
  那山坡十分倾斜,他攀抓住丛生的小树枝,手足并用,佝偻着攀登。粗重的呼吸声,震憾着四周的寂静,丝丝的鲜血,不停的自唇角,溢落在地上。
  然而他并不因而停顿,他点燃起生命最后的火花,终至攀达崖顶。
  三十余丈高下的崖顶上,是一片广约数十亩的平地,一面是临海的悬崖,一面是依山的绝壁斜坡,这面,与相对的一方一样,是数排林立的苍松,形成了二道天然的屏障。
  那人,以垂死之躯挣扎上崖顶,先依在苍松上,狂喘一阵,才蹒跚的穿林而入。
  这时,时值盛夏,林中空地上,植满的繁花异草,正在竞放吐艳,但却奇怪的,在此清新温凉的空气里,此际不仅嗅不到一丝花香,相反的却有阵阵的血腥之气,熏人欲呕!
  天边,此际,西沉的银月,自树隙中突然吐露出光辉,空地上的一切,也突然清晰的呈现眼前!
  啊!多扫兴啊!是谁践踏过花圃?使花儿折亡?是谁在花圃中熟睡呢?
  啊!那不是睡,是死啊!还不止一个人呢!
  那个方自攀上崖顶的人,目见这度多死人,竟然一点儿也不惊骇,相反的,他走近前一一数去,一个、二个……十六、十七,整整的十七个。
  皎洁的月光,映射在那人的脸上,更显得他的面色,苍白惨厉,他踉跄的跨过死尸,一边向削壁的暗影里行走,一边竟哈哈的狂笑起来.
  说他在笑,可不大恰当,因为那笑声残厉刺耳,令人闻之,不但毫无喜悦的感染,反会立时便毛骨悚然。如果当时有人在旁,真个听得,定会以为那是鬼哭的声音,而吓瘫在那里!
  他自己显然不但不欣赏自己的笑声,同时也显然受不住笑声的震荡,而又“哇”的吐出一大口血来。
  只是,他已经不再介意自己的生死了,他喃喃的自言自语,诉说出他的心意,像是给武人们听:“你们这般自命不凡的狗东西,竟敢联合起来,到我这‘观日崖’上撒野,真太不自量了。如今你们丧命于此,该晓得我孤独客不是好惹的人物了吧?”
  他踏过一个胖大和尚的肚皮,狠狠的踢他一脚,那尸体一动不动,仍然静静的躺着,而他自己却几乎跌了一跤。于是,他又复喃喃的骂道:“死和尚,你不是少林监院吗?为什么这般不济事呢?你师兄身任少林掌门,可比你聪明多了,他知道敌不住我孤独一掌,远远的在一边呐喊助威,让你们这批不知死活的东西,前来领死,真是活该……现在你安心了吧……我安心了吗?”
  他反问自己!继续自语道:“不,我的心永远安不下来,我要杀尽这批参与阴谋的每一个人,这里已有了十七个,却都不是主谋,哼……有一天,我要踏上每一个主谋者的居所,将他们一一击毙,我要……令我的乖徒儿,为我复仇!”
  他跌跌撞撞的走近绝壁,绝壁下有一小小茅屋,此际已然焚毁。仅余下一片灰烬了!
  他绕过灰烬,在直立如削,生满青苔的壁上,找着一方修饰得极为巧妙的小洞,伸手进去自洞中掏摸出一只长形铁匣,挟在胁下,又复跌跌撞撞,向适才攀上的另一方走去。
  天边的皓月,沉落了,崖顶上突然陷入黑暗之中,渐渐的,蓝缎子一般的晴空里,亮晶晶的白点子,也相继隐去,大地上因之更暗得伸手难见五指!
  只是,这段黑暗的时光,并不长久,一盏茶时,东方的海波下,突然升起一轮火红的太阳,大地因之恢复了光明,一天也因之开始。
  悬崖下,就在这黎明的当儿,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点孤帆,吃饱着徐徐和风,在起伏的波面上,向海上滑行,不一刻,渐去惭远,最后便仅剩一点帆影了!
  崖顶上,那重伤垂危的老人,不见了。
  但此际,在阳光初升的时候,蓦的出现另一批人。
  这批人多半属于青年,约有廿余人。虽则身份不同,有道士有和尚,也有俗家,却均是一身劲装打扮,背后也一律斜背着兵刃。
  他们一临崖顶,面上的表情,多半沉重中带有兴奋,仅有几个感情比较脆弱的,流出眼泪,默默的到花圃里辨别尸体,其余的,大多先跑到崖边,对崖下张望上几眼,方去工作。
  这批人把十七具尸体,辨认清楚,用带来的席布,一一裹起,背在肩上,哑没声向崖下奔去,一刹时,走了个干净。
  这可怕而又奇怪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但是这一夜的事迹,却被那一群收尸的青年人,散播了出去!
  于是,江湖上,无论是黑白两道,均纷纷争相传播着:江湖人人畏惧的煞星“孤独客”,被七大掌门人联合而组的正义之师,铲除搏杀的消息。
  但是,这雄踞武林廿年的孤独客,真的被击杀吗?这人人畏惧的煞星,真正是惨无人道,值得那自命是“正义之师”的七大掌门,联手去铲除吗?
  这是个谜,武林中人,极少能知道得十分清楚,但这却非是永恒的谜!古人有句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虽然目前,尚无人得知确切的谜底,但将来,总有一天,会被人揭示出来的。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