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蝴蝶飞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摧。鸿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啊,不胜人生一场醉……”
  这音律散乱无章的吟诵声,断断续续回荡于小孤山山腰林间,不时的又被那山下湖中飘
  来的繁弦急管笙歌笑语所搅,到最后,已是大有情绪震荡郁忿不能自已之意。然后,剩下的是醉里的呜咽。又一个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醉乡客!
  这是宋绍兴二十三年,其时距康王也就是当今天子白马渡江建立偏安东南的小朝廷也已有二十七载。大金国与之划江而治,中原万里大好河山如今只剩下离人梦中的七宝楼台,可叹的是朝廷内外自皇帝以降一味都沉溺于三吴的富庶风物直把杭州作汴州。而一干空怀了报国愿的能人志士,对此情此景,沉稳些的唯每日揽镜流泪,坐发‘风景不殊,正自有河山之异’之叹,更有那率性激荡壮志未酬的,胸中垒块就唯有以酒浇之了。
  所以你看,乱世就一方面来说反而能促进商业的畸形发展,得意失意的都要换一个醉扶归,看看满湖满山的醉鬼应知这里的造酒业有多么发达!
  正是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西湖赏荷绝佳处当然首推是‘曲院风荷’,小孤山上也不错,一路直下白堤到断桥那头钱三家的新蒸藕粉栗子糕想起来就叫人流口水,只可惜今天来不及去了,那个讨打的老酒鬼,为什么每次一定溜到这儿喝得不醉不归,这次找到他,定要烧去他半扇胡子方才解我心头之恨!到哪儿去了嘛,咦,那里有一个人哎,是谁啊,怎么倒在路边哪,嗯,过去看看!
  “喂喂,醒醒啊,你怎么啦?不醒?也没酒味哎,不是醉倒的,怎么会?仇杀!妈呀,不太象啊,身上一点血迹也没。是中了暗器?内伤?那我现在可还不会治。等一下,他的头好烫啊,喔,我明白了,这个人一定是中暑了,咳,今天这点热都受不了吗?一定是个异乡人,真是太可怜了。不过好在你遇到了我这不世出的天才神医加神算子,否则你今天死翘翘了!”
  “你说什么?”
  在被灌了一肚子不知什么东西后,那人悠悠转醒,刚好来得及听到那堆话的最后一句,“谁今天死翘翘?”
  “你啊!不晕了吗?哎,是我救了你噢,你可不要象我那两个没教养的师兄一样得了救只还我一幅全然不知感激的鬼样子。”
  “是你救了我吗?那可真是要好好感谢你啦,这儿天实在太热,走着走着突然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没事了,也不是真要你谢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你还帮我试了我的新药,书院里那起人再不肯让我试的,看样子你现在完全可以起来走了。”
  那人翻身站起,觉得已然无碍,心中自是感激不尽,当下一揖手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在下王重,请教阁下尊姓大名,来日必当图报。”说话间,他已看清‘恩人’的样子,不知是哪里不对劲,但只觉十分的不妥。
  “哎呀没什么啦,跟你开玩笑,别当真,我这人讲起话来是这样的。其实救死扶伤原是我医家本份,咳,虽然我每次报考三皇祖师会都名落孙山,现在我不一样救人!三皇祖师会就是医界行首,得到他们的认定才可以挂牌行医,可他们的要求总是和我的不太一样,不提啦。哇,你的个子这么高啊!在这里从未见过象你这么高的人哎。我不会是误救了金国奸细吧,你把头低下来让我看看好不好,喔眼睛不是蓝的,是汉人就没事了!你刚才是不是要问我的尊姓大名啊,告诉你我不太清楚喔,这有什么好笑的?乱世本来是许多人离乱身世的合集嘛!”
  “我没笑。”王重强忍着,但分明是在笑!
  “都一样,不过也算了,看在你作了我新药的试验品,我伯伯和书院的人都叫我做小罗。”
  “萝卜的‘萝’?”真是不怀好意!
  “不,是罗嗦的‘罗’。”很坦然的样子。
  而某些人是再也装不下去了,终于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差一点又中了暑。
  小罗不高兴地看他笑完,见他再无大碍便道:“你好了,那我就走了。”言罢正待转身,却见王重一伸手:“在下还有一事,想请问小罗姑娘。”
  “什么事,你尽管说。”
  “你真是女孩子?!!”王重的眼珠子几乎掉到地上。他是觉得她言行举止没什么男子气,可穿成这么一付鬼样子的女孩!他开眼了。
  “你这算什么问题?我当然是女孩子。你什么时候见过象我这么神气的男孩?”小罗的嘴撇着,的的确确没有哪个男孩子敢于把嘴角撇到那个高度。
  但是瞧瞧她那身不伦不类的衣衫!
  小罗读懂他那眼光,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我自己做的,很难看吗?如果有钱谁愿穿成这样!”
  还有这动作!
  王重拼命不去想方才她到底给自己吃下去了什么‘新药’,一低头,又看到她的脚。
  “我们是穷人不裹脚的。”他猜她一定会这么告诉他,可是天哪因为是乱世这丫头就有理由这么理直气壮地没有一点女孩相?也许是他少见多怪,但这毕竟与他多年来潜移默化形成的认识太过大相径庭。
  小罗理所当然地活了这么多年,从未对自己产生过一点怀疑,她知道在别人眼里她是有些怪,可是幼经离乱,跟着一个古怪的远房伯伯长大到现在,她都实在佩服自己的生存能力。今天一但借了这个异乡人的眼光来打量过后,她才发现自己其实比个小叫花子好不了多少,或者可以自称异端,可谁理你啊!她真的被气坏了,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这就是她第一次救人成功得到的报应!
  中午的阳光透过树枝的间隙洒落下来,小罗颈上挂着的一个物件一闪一闪刺到王重的眼睛。
  “这是什么?看上去蛮精巧的。”他也很高兴能看到件让他可以不太违心去称颂一番的东西。
  小罗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还是没好气地回答:“日晷啦!”
  这下王重可是真的惊奇了,在华山绝顶上也有一个日晷,可那真是好大一块巨石,他没试过,但还不一定举得起来。怎么日晷原来也好做成这么小的吗,并且做成一只蝴蝶?
  “这是杂瓣给我的。我在书院负责打铃,却总是忘记时间,有一次差点就被辞掉哎,她就把这个给了我,还说什么这是崇绮书院自中古传下的信物。你看,光影打到这儿就代表崐已到正午……”他点着头,饶有兴趣地伸头看着。小罗却突然象被针刺了般跳将起来,大叫道:“天那,都到正午了!该去敲下课铃了,顾不了老头子啦。”她一转身对牢树林子喊到:“我走了,今天不管你了,明天再来找你。”喊罢更不回头,径直就朝山下跑去。
  王重忙叫住她:“你先别走,你还没告诉我往崇绮书院怎么走哪。”
  小罗回转身奇怪地看向他:“你有问过我吗?不过说到崇绮书院,你去那儿做什么?”
  “是这样,我有一个师弟,前些日子偷跑下山去,最近我接到消息说在余杭的一个书院里见到过他……”
  “所以你就巴巴地跑来找他了,余杭这里大大小小书院不下百家,难怪你会找到中暑。说你今天运气好呢,崇绮书院是吧,走得动就跟我来吧!”
  说罢她已跑的不见了踪影。
  这可难不倒身负华山,清凉山两派真传的武林新秀王重。他已瞧出小罗没练过什么上乘功夫,看她的身形全然没有一点轻灵飘逸的气质。
  但他也全然没有想到那丫头用那么难看的身法竟跑出了极限速率,当他才第一步踏上崇绮书院课堂前高大的石台阶,铛铛的铃声已然传来,他一抬头,正好看得到那在起劲地敲着铃铛的小罗冲他扮了老大一个鬼脸。她那身古怪的衣服随着铃声飘来荡去的,就象一只在阳光下飞舞的蝴蝶,现在还没变成蝴蝶吧!他想他还是知道在变成蝴蝶前的那东西是什么的。
  随着那铃声,一伙人由室内蜂拥而出,个个面带杀气,王重不由想到木兰辞中的那句‘磨刀霍霍向猪羊’,正觉以此句比一个女孩未免失礼,小罗已丢了铃铛,纵身跃下台阶,一把拉了他,笑道:“快走。”他不知表里只好随她往外跑去。
  待转到后山一座小桥上,才停住了,小罗兀自笑个不停。见他尽朝着她的手看才发觉自己快将人家的衣袖扯破了,忙丢开手,笑指他:“他们那帮人被多关在笼子里多半个钟头了,早已在磨牙吮血,你若不走,这会子一定死的非常难看你信不信。”
  “书院里都是这样的人吗?”王重想着周通,大为担心。
  “也不全是。不过还是待他们吃过午饭你再去找你师弟吧,他们吃饱气就没了,不过,也难说呢,今天该小冯当厨,她一不高兴就会只煮烂面条了……”
  “煮烂面条的小冯,她也在这儿?”王重惊奇。
  “怎么你认识冯圆吗?”小罗才真正吃惊。天下之大,原来不过这么小啊!
  “曾在淞江府与她有同门之谊。”
  “那她就算你师妹了,好啊,你找不到师弟,师妹也一样啦,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她。”小罗又不知好歹地去抓他的袖子,恰在此时,半空中一声脆响传来,紧跟着又是两下,听着象是连笑了三声‘哈,哈,哈’。
  王重不由得面色一变;“不好,周师弟有难了,这是他独门的求救信号,那是什么地方?”
  “西北偏北,”小罗一把没抓着他,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掉到山涧里去,“是醉纸山庄的方向。”
  “醉纸山庄?”王重已来不及细思忖,向惊魂未定正朝他大翻白眼的小罗一拱手,“多谢指点,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话间已然纵身而去。
  “轻功很不错嘛!”小罗看他一转眼便没了踪影,倒愣了一回,“这么大的个子!”
  林间起风了,是山水的凉润之气,不会再中暑了吧!
  “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流水带丝竹声而下,小罗踢了一块石子下桥,溅起一个小水花,也许打散了一个小虾米正在做的梦。
  “谒金门的丫头片子就只学些不通的曲子,风满袖!我的衣袖兜得起风才怪呢,真是太失礼了!”
  她无比没女孩相的将手往背后一别,晃着脑袋一步三摇地往书院方向走回去了。
  回去吃冯圆煮的烂面条。
         ※        ※         ※
  下午,小罗当完差,便坐到后院里,用一个大绿皂角使劲的洗着她的衣服,她面前的大木桶中很快就冒出了大团大团的皂角泡。斜阳草树照到她脸上有些影影绰绰地,她微微眯起眼睛看那泡沫折射出的奇丽色彩。
  这进一个圆形事物自她身后飞来,‘扑通’一声正掉入木桶之中,那溅起来的泡沫一下子堆满了小罗一头一脸。
  这么突如其来的,小罗想都不用想,一边抓块布去擦脸,一边已大叫起来:“小张,你几岁了,还这么成天价的疯,羞也不羞?别忘了再过些日子你就正式做师爷了,真是的!哎啊到时是不是就不能再喊你作小张而是张师爷,也太难听了呀。不过,男孩子嘛!”她不由得大摇其头,一边从木桶中捞出那圆东西,看着已站在她面前的张明,“你这又是什么新鲜玩艺儿?”
  “还不就是鞠,只不过现在又出了一种新玩法,将流苏除去,改作用手拍着走,树上挂个篮子,扔进去多的胜。”小张心不在焉地说着。
  “我这可是洗衣桶不是破篮子哎,拜托你看看清楚好不好!”小罗越说越气,看着小张伸手过来拿球的,偏将手一扬已经把球掷了出去。那方向是──-
  说话间只听‘扑’的一声那球穿过了对面屋子的窗纸飞入室内,又传来叮当好一阵子乱响。
  小罗不由得一吐舌头,抢在了小张的前头喊道:“是小张弄的喔!”一边不无得意地瞅着小张变得很难看的脸色,“活该,谁叫你溅我一身水!”她小声向小张示威。与此同时那屋内已传出了一串气急败坏的大呼小叫:“好啊,你个臭小张,鬼东西,你看看你砸到了我的炒饭,饺子,天哪我的小饼子,痛不痛啊,宝贝咪儿,马上就去代你们报仇噢。小张你别想跑,看我这次饶不饶你,你赔我猫咪的饭盆来!”夹着话音,那房门咣地被踢开来,一个杏眼柳腰的女孩子风一样冲了出来。小张转身待要解释,崐早已被她一把揪住了,猛地一推,小张未曾站稳,这么一下子向后一跌,整个地掉进了那个大木桶里,一时只见水花四溅,泡沫纷飞,在场的谁都没能躲掉,包括跟在女孩子身后蜂拥而至的那群被起了一堆点心名字的猫儿。小罗早已笑岔了气,此刻不顾一身的泡泡,扑过去搂住那瞪眼扶腰的女孩:“要死了,小冯,看你把我这桶衣服全搅了。”
  这个女孩子便是叫做冯圆的啦。她可不简单喔,小小年纪已是蜀山剑派内定的未来掌门,那被她们唤作小张的也不要以为就是泛泛之辈,南山青云谷的少主怎么着在武林中也该算是一号人物吧!只是这样的人才不约而同汇集在一个文科书院,且都甘心地作些苦差,其中的奥妙大约天知地知罢,反正看来小罗是不会知道的。她同小冯为一对糕饼朋友,两个人都是断桥钱三藕粉桂花糖蒸栗子糕的发烧吃客。而小张遭遇到这二位损友只有闭着眼睛在肚子里猛背历代神书法帖的份儿啦!
  木桶深,小张卡在里面出不来,只好央告冯耘:“能不能拉我一把?”
  “想得美!”小冯冲他一瞪眼。
  这时,又一个声音直窜进后院来:“小张,是不是在这儿,你过来,有一件事情……”
  小罗偷笑:“是书院的朱掌院,这下有好戏看了。”此时的小张恨不得自己整个人能缩到木桶内,被泡泡盖着才好,可惜……
  看着小张满身泡泡地被穿黄衫(就是小冯一直想找而没找着的那种招虫子的黄颜色)的朱掌院拖走,小冯和小罗这两个没心没肺的笑得只差在地上打滚了。
  可怜的张明,据说他的祖上还是张飞的后裔呢,哪儿象呢?虎背龙腰?!
         ※        ※         ※
  小罗笑够了就坐下来继续洗她的衣服,阳光照在皂泡上一闪一闪的,让她想起了什么。
  “哎,小冯,今天我救了一个人。”冯耘正捧着胃往屋里走去,她笑得饿了。
  “钱三家今天没有饼子卖吗?”
  “我给他喝的是用杂瓣给我的药水配制的汤剂,本来是想给程老夫子当醒酒汤的。就是在风油精里配一点香薷子,我自己乱想的,还真管用呢。”
  “我肚子快饿瘪了。”
  “对了那个人说认识你哎!”
  “本来是想睡上一下午到晚饭前也就不会再饿,这个欠打的小张!”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他说要来找你,可后来又跑掉了。他说是在淞江府认识你的,他说他叫王重……”
  “现在我要到厨房看看那儿还有没有什么可吃的。”小罗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快要饿昏了的女人,她还口口声声说要减肥!
  冯圆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忽地回过了头,有气无力地问道:“是那个爱吃豆腐的王重?”
  “喔,这个我可不知道。”小罗没奈何地看着她,笑。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