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雪熊掌成追忆



  朔风怒号,大冰原一望无际,雪已停,但冰地上给北风刮起的冰碴子,有如铁钉般插向霸王的脸。
  霸王眼前,一片模糊,他的一双眼睛,已被血浆封住,大半边脸庞,更粘附着从敌人身体里飞溅起来的肉碎,以至是种种人体内的器官残渣。
  厮杀令人痛楚,令人死亡,也令人疲累,霸王已很久很久不曾这样疲累过。但在这寒冷的下午,他疲累得索性躺在敌人尸体丛中,瞳孔半阖半张地望向比杀戮更冷酷更无情的穹苍。
  霸王未老,才三十。但他脸上有太多不符合年龄的皱纹,有人说,他生于忧患的年代,更成长于多灾多难的江东武林。
  霸王不姓项,但真的姓楚。有人叫他楚霸王,他也不否认,但曾在楚地古都子弟庙垓下殿前立誓:“永不自刎。”
  他是楚江东。在江东武林,势力最盛的是九帝门,“江东九帝”在中原黑白道金榜中,最少有三人名列“百绝图”上。
  武林有“血笔丹青生”皇甫百晓,是“天下十三公子”之一,其师父“一笔走天下”靳寒林,每隔十载重新绘制“天下百组图”,图中人物,都是当今天下最负盛名之顶尖高手。
  楚江东也在今岁之初,被皇甫百晓把肖像绘于“天下百绝图”中,取代去年在泰山之巅与“剑王之王”谢醉萝决战身死之“闪电天刀”谈厉志。
  霸王闻讯,谈笑置之。在江东,他是霸王楼主人。此一霸王楼,是祖业,也是霸王帮的根本基地。凡是熟知楚江东的人,都知道他不重名利,只重朋情。
  但没有朋友,一定比死还更难受。没有名不会死。没有利,也不会饿死。
  这里不是江东,是东北冰天雪地的大冰原。霸王千里而来,经历整个时辰残酷的大厮杀,为的也是朋友。
  他的好友段小楼,为了“雪山九尾狐”童媚被困于雪山大冰堡,单骑杀入堡中,在堡垒地窖与少堡主“熊面侯”白冠玉作困兽斗,最终白冠玉死于小段的“成功剑”下,但小段也因此在东北大冰原被大冰堡群魔疯狂狙杀。
  霸王是小楼的好兄弟。小段远赴大冰堡英雄救美,霸王闻讯,衔尾穷追。
  霸王惧怕的不是白少堡主。白冠玉决不是小段的对手,但白冠玉之父“熊魔”白铁行,暨大冰堡之“冰天十兽”,都是大冰原上最可怖的杀人狂魔。
  果然,白冠玉败亡后,小段在大冰堡外给“冰天十兽”无情地狙击,白铁行更亲率“冰血雪肉大阵”逾百杀手,把段小楼在冰原上重重包围。
  小段已救出童媚。他喝令童媚策骑他的“追风千里驹”往南逃命。
  童媚不从,小段大怒,但无可奈何,只得互相扶持,齐齐拼命。
  童媚是女飞贼,为了盗取大冰堡镇山之宝“熊王血印”,误中机关失手被擒。但白少堡主垂涎其美色,欲纳为小妾,童媚宁死不从,白冠玉遂将之软禁。
  小段自丐帮雪地分舵五袋弟子丁蛇口中获悉此事,急急策骑追风千里驹营救红颜知已,终于在大冰堡与白氏一族结下血海深仇。
  冰原一战,极是惨烈。童媚在“冰血雪肉大阵”中身中多刀,尸横冰坑之内。
  小段的“成功剑”,连拼冰天十兽中七大高手,剑锋缺口共十六处,小段虎口爆裂,鲜血把剑柄上的锦织云卷布带染成一片殷红。
  小段若要逃命全身而退,并非难事。只要跨上追风千里驹,大冰堡群魔势难追及。
  但小段不逃!童媚已死,他不想独活。成功剑纵使断成一截一截,小段纵使尸横遍野,他绝不言海。
  霸王就是太熟知段小弟的脾性。他非要赶至大冰原救援不可。
  这一日下午,霸王终于到了大冰堡西南十里外的大冰原。在风雪中,他看不见厮拼的战斗者,但还是听见金铁交击与死亡前一刻的嚎叫声。
  霸王的眼睛红了。他绝不能让小段死在这爿白皑皑的冰原上。
  霸王抡起一杆铁枪,枪长一尺,但在机括操控伸延之下,铁枪可暴展四倍有余,共长八尺三寸七分,这是江东极负盛名之“霸王神枪”。
  厮杀激烈,小段左手挥剑,右手抓往一大块坚冰。原本晶莹剔透的冰块,早已染成血红,在尖棱角处,甚至钩着一个人血淋淋的眼球,夹杂在众人凄厉的叫喊声,场面如同炼狱。
  小段孤身奋战,身上处处挂彩。但他有绝不言败的战意,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决不投降。
  白铁行不欲当场把小段杀戮。这位白堡主下今:“把这畜生活擒,我要他一刀割半寸肉,尝尽杀千刀方始气绝的悲惨滋味。”
  其时,小段以一人之力,对抗七十一人。
  小段已杀了四十六人,但剑已缺,虎口已裂,右臂早已酸软。
  他改用左手剑。小段的右手剑是“六合神剑”,左手剑是“七星快剑”,若以杀伤力,尤以后者更为强大。
  但杀伤力越大的剑法,往往越是不能持久。小段以寡敌众,要是无法速战速决,便只有死路一条。
  他自忖必死。但就算死,也绝不能死在白铁行的手里。他想起了在乌江自刎的项羽,也想起了在子弟庙坟下殿前立下重誓的楚江东。
  楚江东是决不自刎的。但小段比不上霸王大哥,说不得会步当年项羽后尘,横剑引颈一死了事。
  小段无惧赴黄泉,反正童媚已在路上等候。但他无法不想念千里外的故乡,无法不想念在故乡和自己一起成长的楚霸王。
  敌势汹涌,小段背上又给一根链子枪刺入。冰冷坚硬的枪尖插入他的背肌,但敌人没有把它拔出,甚至连链子枪世弃掉,任由小段带动着它在背后摇摇幌幌。
  雪忽停,但朔风更烈,天寒地冻天气中,霸王敞开胸前衣襟,双目火红地突然杀至。
  “二兽”阻拦,一把“五斗米剑”,一双‘惊天流星档相“,分从左右夹击霸王。霸王连看都不看这”二兽“一眼,只是向远处满身血污的小段吼叫:“我明日便要成亲,我的喜酒,你敢不敢躲掉?“
  小段厉声回应:“你便是娶个母夜叉做老婆,在喜宴斟的是穿肠毒酒,段小楼便是千刀万剐人头落地死无全尸,也要喝了再说!”三四句说话间,右手的大冰块凿入一人的脑后,几乎完全没人在头骨之内。
  白铁行跃起,手绰“熊王杵”,杵影如山,向霸王当颈砸下。
  段小楼可以生擒,但这霸王,先杀而后快。
  “熊魔”毕生苦修两大武功,其一是“太乙寒冰手”,其二便是“雷动九天十八杯”。
  十八式杵法,以“雷厉风飞”最是猛烈,一林杀出,势如厉电自四方八面袭至,令人难以招架抵御。
  白铁行一式“雷厉风飞”,果然把霸王逼退八九尺。
  但冰原辽阔无垠,霸王纵使给这一杵逼退八九里,还是可以卷土重来,还以颜色。
  恶斗未停,宛如今日的北风,只有越吹越是猛烈。
  “冰血雪肉大阵”,阵法严谨,阵中战士,无一不是久经严格训练的杀手。但要杀小段,不易。要杀霸王,更难。
  直至“熊魔”终于咽喉被霸王神枪贯穿后,这阵法才渐渐崩溃下来。
  虽然谈不上是尸积如山,但几十个死人堆叠在一块,看来仍然是怵目惊心的。
  霸王神枪已缩回二尺长短,但枪尖,枪杆以至是主人的右手,都给血汁浓浓地里着。
  霸王的左手,抓住了另一个人的左手。这人的左手一片冰冷,但霸王知道,这是小段的手。
  小段虽然也躺在死尸堆丛中,但他还没有死掉。
  霸王仍然仰视着不可臆测的上天:“要是你不高兴,我明天不娶老婆便是。”似是问苍天,但小段知道,霸王正在对自己说话。
  小段的手真的很冰冷,但更冷的是一颗心。他道:“我救不了童媚,她死了。”
  霸王道:“要是她死了,我明天更不能成亲。”
  小段道:“你是个孤独的霸王,你说明天会成亲,只有疯子才会相信。”
  霸王强笑。笑了一阵,触及伤口。他的伤口,有二十年前的旧患,也有这一天才给敌人增添上去的新伤。他剧烈地咳嗽,然后咯出一大口鲜血,眼神呆滞有如两颗石珠子,动也不动。
  远处,有一只庞大的身影在缓缓移动。小段忽然在死尸丛中跃起,把成功剑用力挥舞,大笑道:“这里虽然没有鱼,却有熊掌!”
  他不是说笑的,他看中了那一只庞大的身影,那是一只巨大的白熊。他要把白熊宰掉,吃他的左掌!
  霸王浓眉大皱,道:“童媚尸骨未寒,你还没把她好好殓葬,又怎能有心情去泡制熊掌?”
  小段的笑容倏地僵硬。他神色木然,但他有话要说:“我曾答应过,要和她一起尝试熊掌究竟是怎样的滋味……”一面说,一面蹒跚地迎向远方的巨熊。
  霸王虽然疲累得宁愿做个死尸,但他不能让小段用一把随时都会断折的烂剑去斩杀巨熊。
  只好一手握住霸王神枪,另一只手拉住小段的手,一起前往猎熊。
  但走了两三步,不禁怔住。
  小段不是已经走在前面吗?他的一只手当然也在前面。
  定睛一看,霸王不禁哑然失笑,自始自终,他拉着的并不是小段的手。这一只冰冷的手,是属于十兽之一的,但早已给小段的剑砍7下来。
  午夜,火光熊熊。熊掌已经泡制好,焖得十分香甜,一口咬下,甘香腴美,回味无穷。
  这里是一条古老的村庄,村长在半个月前,就是给巨熊撕裂而死的。村长死了,村里的猎户,天天都想为他报仇,但这些猎户太老,人人都是有心无力。
  直至这一天黄昏,巨熊的左掌已给两个陌生人割下。几个老猎户,神情悲愤,又惊又喜地以雪橇赶往巨熊伏尸地点,把巨熊运载回来。
  村外,小段以手挖坑。他的手,远不如霸王粗糙有力。但霸王要助他一臂之力的时候,他用不成剑形的成功剑抵住霸王的咽喉。
  他沉声道:“童媚是我的女人,她的坟穴,只有我才配为她挖掘,你若敢再插上一手,我把你的喉管一剑割断。”
  霸王无言,他把成功剑推开,折回村内,向村民讨了一坛劣酒,大口大口地喝。
  夜阑人静,星疏云淡。熊掌已切得十分香甜,霸王撕开一大块,用瓦罐盛着,送往村外,放在小段手中。
  小段十根指头,全部爆裂,血迹斑斑。他颤抖着双手,看着瓦罐内的熊掌,又看着坑里的重媚。
  看了一回,自靴侧抽出一把锋利小刀,把熊掌一小块一小块地切开。然后,躺人坑内,与重媚侧身相拥而卧。
  雪又飘。鹅毛般的白雪,飘在熊掌上,瞬即化为乌有。但更多白雪,飘落在小段和重媚的脸上。
  童媚是美丽的女子。她生前喜欢从天而降的白雪。她说:“白雪是最纯洁最漂亮的。”这时候,她已没有呼吸,白雪有意无意地飘在她的脸颊上。
  小段躺在坑中,看得真切。他完全同意她对白雪的种种赞美。他的手抚摸着白雪,也抚摸着她的面庞。
  这一夜。
  白雪。熊掌。小段。童媚。还有霸王。
  都同样地令人难以忘记……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