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秋江花月夜 浔阳歌舞息



  天上有月,月圆,星稀。
  江上的风带着一种淡淡的腥气,轻拂过我的脸,无声无息地掠去,却留给我一种轻松愉悦的感受。我体味着那种遍体清凉的感觉,凝视着隐现在芦苇从间,在明月清辉中闪闪发出飘逸的银光的江水,天地的静溢,在梢公划桨的乃乃声中,益发显得深沉,仿佛所有尘世的喧嚣都已随这风飘开,散去。
  我让小星熄了风灯,完全浸在蓬松的月光中。
  水波荡漾中,小船转过一从荻草,不远处出现一艘大船,灯火甚为灿烂,数丈高的桅杆上,一面旌旗随风摆动,一看而知是一艘官船。
  就在看到船的瞬间,我听到了那琵琶声。
  仿佛在这一刹,天地间忽然只剩下了那乐声。
  风似乎已息,因为怕吹散那乐声;水似乎已止,因为怕惊扰那乐声。
  那仿佛是流淌而出的声音,化为一只飞龙,盘旋直冲上九霄,历久不去,而那声音的震撼力,又如一阵阵的海涛,将人的心灵当作了它的岸礁。
  我在这一刹的触动,竟使我呆了一呆。
  然后仿佛有一阵神秘的力量紧紧抓住了我,使我不能动弹。
  直到这乐声终于在一声悠长的羽声中逐渐散去。
  而我深深感到失去一件最心爱的东西的怅然若失。
  我静静的等着自己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望着那灯火通明的大船,却只看到一片深遂。我在心中想象着乐者的形象。
  那一定是为饱经风霜的女子和一双灵巧细腻的手。
  只有心灵手巧的女子才能奏出如此细腻的曲调,只有成熟的心灵才有如此沧桑的心情。
  小星说:“那琵琶声真好听。”
  我说:“怎么好听呢?”
  小星年轻而天真,开朗而热情。听到我的问题却怔住了。
  我吩咐稍公把船划过去。
  船的主人是好客的人。我和小星上了船,随接客的那年轻人走进船舱。
  舱中酒宴正酣,大约有八九人。
  我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怀抱琵琶的女子。
  她已绝不年轻。她或许也曾有过美丽的青春,但如今那都已经是过眼云烟。她憔悴的双眸此刻闪现着泪光,她轻轻的坐着,就象是坐在云端,端庄的体态,秀发如云,却居然不带风尘之色。
  我心中不禁叹了口气。
  我居然想到:我或许不该来的。这感觉让我大吃一惊。
  这时主人已在向我让坐。
  酒杯和酒壶摆在了我面前,我在坐下以后才看清主人的相貌。这在我是绝不应该出现的。
  我不禁又吃了一惊。
  主人姓白,年纪已经过了中年,但是他头上的白发却也绝不是他这个年龄的人该有的。他的相貌很平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正是那种无所事事的仕官中常见的类型。他此时神情甚为困顿,似受了甚么打击似的,但是说起话来依然彬彬有礼,谈吐十分文雅。
  主人说:“苏公子也是慕琴声而来吧?”
  我说:“在下为天籁所引,一时冒昧,打搅大人雅兴了?”
  主人说:“不妨。古人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公子此来,正是知音来自望外。请尽此杯,王夫人正准备在轮玉指,重泄天音呢。”
  那女子微微行了一礼,神情转严肃,玉手轻抬,宫声起调,音乐再起。
  这一次却完全不是刚才那种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感觉。琴声低回,百折千转,幽怨婉转,就象那少女幽幽的哭泣,又象那杜鹃低低的唉啼。琴声入耳,宛如三九寒风,割肤刺骨,更似情人轻诉,伤心断肠。愁云惨物,令人几不胜唉。
  在座众人无不低首琐眉,感伤于怀,而那白姓主人目中更有泪光闪现。
  我不禁又叹了口气。
  象再凛冽的寒风也终会停歇,再痛苦的记忆也终会忘却。那琴声也终于缓缓止住,象地上的雨水,终于慢慢渗入地底。
  我终于有了决定。
  我静静的看着那女子,说:“好琴技,这样的音乐天下并不多,夫人该好好珍惜。”
  那女子神色沉静如止水,目光哀切而坚决。她轻轻的说:“多谢公子。但是人生如梦,变起无常,有些事不是贱妾所能把握的。”
  我沉默了。
  这时一个客人对主人说:“此音只应天上有,人见哪能几回闻。方才乐天兄答应之事,不可不行。我等方闻神乐,都等着再睹仙诗呢。”
  白乐天这时情绪平复了许多,闻言笑了笑,说:“好一句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能几回闻。传神之至。适常兄有此神来之笔,小弟岂能不现丑呢?但是此次未曾想到要作行,所携纸张尽小,奈何?”
  那人说:“曾闻乐天兄有吟诵之能,何不尽展此技,不让王夫人专美于前呢?”
  白乐天说:“小弟之哑音,岂可与夫人神技相提并论?也罢,但是适常兄迫弟献丑,少不得要给我起个首。”
  那人倒并未推辞,沉思半晌,吟道:“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弟技止于此,乐天兄请。”
  白乐天神情转肃,昂首饮尽杯中酒。
  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变了。他再不是一个碌碌无为神情困顿的仕大夫,俨然变成一位在沙场上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威风凛凛的将军!
  就在这一瞬间,我忽然想起他是谁了。
  他是一位诗人,他写的诗笔力千均,字句如神,他的诗传唱如前代的诗仙李青莲,但却绝不象后者一样只会吟诵自己的高风亮节,怀才不遇。他讽世喻世,写血泪心酸一如前代诗圣杜工部,但他的诗却更容易为大众所接受。
  他是一位用他的笔刀雕刻人间百态的大师。
  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尊敬之意。
  这位当代最伟大的诗人开始了他的吟唱:“
  主人下马客在船,对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要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尤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嘶,似诉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
  冰泉冷涩泉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忧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咋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馍陵下住。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纱不知数。
  细头云蓖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从去年辞帝京,赭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淅难为听。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象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吟罢,他象已经付出了所有的精力一般,颓然跌坐在地。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有一首传世之作诞生了。
  我分明清楚的感受到他完全迷失在他的诗中了。诗念完,他的衣裳果然已被泪水打湿。
  在座的人无被这首诗的感染力所震惊。我知道他所吟的,并不是琵琶女,而是他自己;他所感伤的并不是琵琶女的遭遇,而是他自己的际遇。
  他在贞元十六年二十九岁时进士及第,曾任校书郎,翰林学士,左拾遗,至太子善赞,却忽然被贬为江州司马,散职将仕郎,从九品,其前后之差,不可以道里计。感叹人生际遇如浮云流水,繁华荣耀似过眼烟尘,而一夜被黜,其间机窍,实不足为外人道;闻音思怀,宁不叫人伤心怅然,涕零泪下。
  就在这时,就在这众人都沉迷于诗的震撼中时,就在这充满同情与哀伤之时,我忽然间感受到了一股------
  杀气!
  剑光细如游丝,却迅若闪电,来得绝没有半丝声息!
  剑直飞白乐天的心脏。
  刹那之间,船舱内已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我没有丝毫犹豫。
  我知道这一刻是必定会到来的。
  从我一脚踏进这船舱,我就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
  我左右一指点出,正点在剑的光影中,就象最有经验的猎人一下就抓住蛇的七寸。
  我感到整条手臂震得有些麻木。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我的右手抓住了我的剑!
  这时我的心情镇静而冷酷,不用看我已经把握住她的位置。
  我将剑反手刺出。
  这时她已经在飞退。一击不中,全身而退,正是杀手的原则之一。她已用背在壁上撞开一个大洞,到了舱外。
  我的剑刺空。
  但是我却有一种如击实物的感觉,我知道我的剑气已击中她!
  然而就在这刹那,我的心中居然生出一丝不忍!
  我二十年的修炼,无数此战斗的敲打出来的本应是泰山崩于前也不会有丝毫波动的神经居然未能阻住这一丝不忍!
  我无从解释这一闪念的来由,但它使我的行动慢了一瞬,以至我闪到船头时,她已经没入水中。
  水面上没有丝毫涟漪。
  我知道她已借水遁而去!
  所有这一切都不过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的,我矗立船头,由极动转入极静的感觉同往常一样给我带来一种奇妙的刺激。迎着微凉的秋风,我凝视对岸。那里看不到一星灯火,即使是在明亮的月光下,也只是暗蒙蒙的一片。
  身后传来嘈杂的声音。人们已经从惊愕中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我转身,一眼看到的是白乐天依然颓废的坐着,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因为这突来的事件而显得惊惶。
  我并不想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在经过了几年血气方刚的生活后,我对许多事已经赶到厌烦和疏懒了。
  我招呼小星出来,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一种兴奋的光芒,与三年前的我一模一样。我叹了口气,他毕竟还年轻。
  我抓住小星的手臂,来到水面。踏在水上,感觉着那种沉沉浮浮的荡漾,向岸边走去。
  小星忽然说:“师傅,你放开手吧。”
  我听了不禁一怔,很奇怪的看着他。
  他的脸红了,轻声说:“我试过的,我的‘浮光漂影’已经可以在水上走了。”
  这倒出乎我的意外。但是我心中的欣喜却是实实在在的,我放开手,小星果然很稳的站在江面上。我笑了笑,说:“你很肯用功。”多年以来,这已经是我对他的最大的称赞了。
  他的脸又红了。他其实是一个有点内向的孩子。
  小星说:“师傅,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说:“你想去哪里?”
  他看了我一眼,想说话,却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同样的话我过去也曾对我师傅说过。
  “我们去追那个杀手吧?”
  “他要杀的是我们吗?”
  “不是。”
  “他要杀的人死了吗?”
  “没有。”
  “那我们就不用追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师傅脸上的厌倦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样的对话过去发生在我和我师傅之间,而现在,在我和小星之间已经发生过很多次。
  我没有去阻止它的发生。我在理解我自己的同时也理解了我师傅。
  小星并不理解,但是他也只有接受。
  我看着他天真的面容,迷惑的眼神和他身体里的一腔热血和一颗奔腾的心。
  这些早已经离我远去。
  小星忽然说:“那位白先生诗作的很好啊。”
  我说:“他本来就是这世上最好的诗人啊。”
  而我的耳边却似乎又响起了那动人心魄的琵琶声。
  小星说:“那位夫人的琵琶弹得很好啊。”
  琵琶声千回百转,就象大海中深邃的漩涡,仿佛可以吞噬一切;又象一条坚韧的绳索,将人心紧紧缠住,打上千千结。
  小星说:“能弹奏这么动听的音乐,为什么会是个杀手呢?”
  那冰样刺骨生寒的剑光,在琵琶声中飞来,是那样的苍白如死。
  我看着岸边的暗影,那里仿佛隐藏着无尽的隐密。
  我忽然说:“我们去追她。”
  小星却怔了一下:“追谁?”
  我说:“那个杀手。”
  我看到他的脸上闪出了光芒。
  “但是,怎么追呢?她早就跑了吧?”
  我拔出剑。剑长两尺三寸,宽三分,重九斤七钱。我熟悉这把剑如同我的手脚,我的肌肤。
  长剑在月光下闪烁着寒光,似一泓秋水,流淌过剑身。
  它已经陪了我一十七年。当初我师傅将他交给我时所说的话仍时时在我耳边响起。
  “在你战斗时,它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在你孤单时,他就是你的朋友;在你寂寞时,他就是你的知己。唯有知剑,方能用剑;唯有识剑,方能得剑之神,剑之魂。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那师傅为什么没有剑呢?”
  “我有的。”
  “我怎么没见过?”
  “你看不见,因为我的剑在我心里。”
  我仍不能把我的剑放在我心里,但是我的心却已经在剑上。
  这是--“意剑”。
  我能感受到剑的思想和感情。方才那一剑我已将剑之神种在那杀手身上,此刻我已从剑的神魂中知道了她的去向。
  我向岸边走去,转眼已经离岸边不到三丈。岸上低低的草从已经可以看见,这时我却感到了一阵寒意。
  我握住小星的手臂。
  小星立即拔出他的剑。
  风在这时忽然消失,就连身边的河水也忽然变得如同虚无。更可怕的是天上的月光也陡然隐去,但只一刹,又再重现。
  然而在周围由亮转暗再转亮的这一瞬,我却发现河岸已到了遥不可及之处。
  我居然回到了江心!
  风又在吹,惨白的月光照得人遍体生寒。
  一片云飘过来,遮住了月光。四周立刻变得暗蒙蒙的。极目四望,一片空旷,只有黑黜黜的江水,让人感到极其孤单。而在那目光不可及的暗处,正不知有许多妖魔鬼怪在蠢蠢欲动。
  小星的身体在发抖,声音也有些生硬了:“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我微微一笑说:“不要怕。这是‘乾坤小挪移’。”
  但是我心里的惊骇却是实实在在的。
  “乾坤小挪移”是魔门十大不传密法之一,即时在魔门中,也只有高手级的人物才能修习。
  魔门修道,讲究:恨断绝无。而“乾坤小挪移”正是“断”道的必修功课。而能臻至“断”界的人实际非常少,已经有资格进入“讲魔堂”,无尘无世,一心修道。
  这样一位魔门高手,怎么竟会在此地出现?出手?
  这实在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
  更不幸的是此刻我站在江面之上,对“人”来说乃属“绝地”,实在是凶险万分。
  小星问:“有敌人吗?”
  我说:“有的。”
  小星说:“在哪呢?”
  我说:“在魔界的无尽虚空中,人眼是看不见的。”
  小星:“无尽虚空?那岂不是无处不在?”
  我说:“是的。”
  这时小星已经镇定了些,说话实是消除恐惧的有效方法之一。
  小星有说:“那么他什么时侯出手呢?”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随时。”
  遮住月亮的云恰在此时将月光放出了一隙,明亮的月光从云层后射下,在水面反射后,四周同时有光芒万线。
  我的剑骤然在身边急点了四十九下。
  空中立即炸开一串金属交击的爆响。飞溅的火星耀眼生花。
  这也正是我在等待的时机。
  剑光灭。
  我身形急闪,疾如流星般往江岸奔去,转眼间,以到岸边。
  我一脚踏上江边的一块巨石,心中立时定了下来。
  因为我知道这一战已经结束。
  我凝立不动,任风吹动我的衣襟,背对江水,缓缓地吐了口气:“魔门十大不传密法之一,‘魔手飞花剑’,果然名不虚传。”
  没有回答。但是我知道他在听着。
  我又说:“魔手飞花,满七七之数为小成,至九九之数方为大成,而至九九归一方称化境。你现在以小成的剑法,还不是我的对手。你走吧。”
  依然没有动静。
  我眉头一皱,低喝一声:“你还不死心吗?”
  喝声中我骈起左手食中二指望上一指,“篷”的一声,指尖处腾起一团火焰。我同时急转向江面。
  空中立即传来一声低低的闷哼,火光中一团淡淡的黑影闪了一闪,触水而逝。水面上却波澜不兴,显然他已借水遁而去。
  我看着他逝去的方向,声音低沉:“这里居然有魔门‘断’界的高手出现,这件事情可能很不简单。”
  小星说:“这是怎么回事呢?魔界和人界不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的吗?”
  我叹了口气说:“罢了罢了。就算魔界有什么蠢动又与我们何干?不去管他,还是看看那个杀手吧。她中了我一记‘七绝剑气’,肯定走不远的。”
  我跃到岸上的草丛中,剑分明告诉我她曾在这里经过。然而我却找不到一点痕迹。
  我仔细的在十丈之内察看了一遍,心中慢慢出现一个奇怪的念头。我不敢相信这种想法,又察看了一遍,却愈发证实这想法不错。
  然而这件事又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
  小星发现了我脸上的异样,问:“师傅,你怎么啦?”
  我缓缓的说:“这件事十分奇怪。难道说她竟然会……五行遁法?”
  小星说:“是那个杀手吗?”
  我说:“是。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小星很奇怪:“为什么呢?虽说五行遁法是道家九法之一,很难修成,但是即使有人修成了也并不是什么怪事啊?”
  我说:“不错。你还记得我说过的关于五行遁法的事吗?”
  小星精神一振,说:“师傅要考我吗?我自然记得的。师傅说,人生在五行之中,一生下来,就属于金、木、水、火、土之一,是为本行。人在本行之中,倘若能参透玄机,就可以行走无常,是为遁术。象我属土,要练起土遁来就比属其他的人要容易得多。”
  我点点头说:“对。但是人生属五行,其中的界限并不是绝对的。只要苦加修行,参悟决窍,就不但能在本行中遁走,而且可以突破行的界限,是为五行遁法。但是要修成五行遁法,单靠苦修是不行的,必须还有另外一个条件。”
  小星问:“是什么?”
  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他必须是人才行。”
  小星吃了一惊:“师傅是说那个杀手她……”
  我说:“她不是人,除非我看错了。”
  但是在这方面我从来没有错过。我或者会把一个妖精看成是人,却绝不会把一个人看成是妖精。
  所以这件事虽然很难解释,却一定有它的原因在。
  我冷冷的说:“飞禽走兽与人不同,一种禽兽只在一行之中,所以是绝不可能练成五行遁术的。何况她是一只狐狸。狐狸五行属水,天性奸诈多变,修行不专,根本部可能修成高深的法术。但是她居然能用土遁遁走,这倒大出我的意料之外。可惜她先中了我一记剑气,否则土遁一去千里,我们如何也追不上了。”
  我说完就走。岸边的这一片草地占地很广,延绵延伸到山脚下。山下有一片树林,林木不算茂密,但树木却都很高大。我径直走进林中。
  林中杂草齐膝,月光被树叶档住了,显得十分阴深。不时传来不知名的虫子的厉叫声,象孤魂野鬼的嘶鸣。
  我的脚步放慢下来。我已经感到,她就在这片林子中!
  每一脚踩在厚厚的草上都有一种舒适的感觉,但是腐烂的草木和虫兽的尸体混和着泥土的气味,即时在晚风中仍然让我感到难受。
  我看了小星一眼,他的表情明显表现出他的难过。但是他并没有言语。我也装做没有看见,继续往林子的深处走。
  入林有二十余丈,我忽然站住。
  小星忽然拔出他的剑,剑光一闪,又重回鞘中。
  我不用回头就知道在身后有一条尺长的毒蛇在它自己的鲜血中飞抛在寻丈之外。
  我也没有看小星。
  我在看着身前两丈外的一株柏树。树高五丈,围七尺,至少已有百年树龄。
  在这一片林子中,这只不过是一株普普通通的树而已,丝毫没有奇特的地方。但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它。
  她就在这里。
  就在这棵树中。
  我没有想错。她果然已经修成五行遁法。此刻,她借木遁遁入了这株树中!
  我的“意剑”再一次没有让我失望。
  我果然找到她了。
  但是找到她又如何,我不知道。
  杀了她吗?
  为什么要杀她?为了她要杀白乐天吗?我不知道。
  甚至为什么要追来,我也不知道。
  有些事在做得时侯你往往并不会去想为什么要做,当你终于去想想为什么时,却发现根本没有原因。
  我又想起了那凄缠哀怨的琵琶和那端庄从容的气度。
  我想起了我心中那一丝不忍。
  恐怕便是那一瞬间的不忍吧,使我发现多年以来我的心竟然已变得麻木了。这实在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使我竟忍不住要追来看看。
  “忍”!!
  我忽然感到一阵心惊肉跳。难道我竟在“忍”上失神了么?
  “你天资聪慧,又肯下苦功,将来不难修成正果。倘若有什么阻碍,恐怕就在一个‘忍’字上。”
  多少年了,师傅的话一直在提醒着我。特别是在经过了几年少年气盛的生活和无数的打击之后,我自认已经悟出了“忍”的真谛,这些年从来没有行差步错过。难道竟会在一夜间我的意志发生动摇吗?
  怎--么--会--这--样!
  我的手猛的握住了剑炳。
  杀气顿时迷漫开来。
  我的身形如鹤般直冲而起,冲上了树稍。一条人影陡然出现,向外飞退,但是我的剑已经刺出!
  剑光闪朔如匹练,瞬间已到她的咽喉前!
  她的身法因为受伤而大打折扣,根本无法躲开我天马行空般的一剑。
  只需电光火石的一瞬,我的剑就会洞穿她的咽喉。
  但是这时我又看到了月光。我看见她看着我的双眸,在月光中清澈如碧水,明亮如晚星,在我的剑光的辉映下,她的眼神是那么坚定无俱,晶莹如玉。
  我这一剑竟然刺不下去!
  剑劲反震的劲力把我震落地上。这一刹那,她已去的远了。
  我知道我错了。
  我本不该来的。既然来了,就不该不忍的。
  我是修道的人,讲究修心养性为第一要旨。特别是我正在进入心剑合一的关键时期,任何的心乱所倒致的后果都必将不堪设想,轻则道心减退,重则甚至会走火入魔。
  我知道我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了。
  小星上来扶助我,很诧异的叫着师傅。
  但是我心乱如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难道这只不过因为我听到了那一曲琵琶吗?
  难道这只不过因为那月光下的眼神吗?
  难道这只不过因为那只狐狸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