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章


  渔花楼的主人,是一个女人,骆珍珍。
  骆珍珍除了人漂亮外,想不到钱财也多得很,多得足够买下整个开封城。
  高丝曾经问过龙跃宝:“究竟你和骆珍珍的银子谁多?”
  龙跃窦的回答是:“如果照我这样继续拚命去赚银子的话,大概再过十年就有骆珍珍的一半之多了。”
  龙跃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都是在想着如何去“开源”——开发财源,所以他的银子实在不少,有一回高丝趁龙跃宝酒醉时,在他身上搜到十五万两银票,高丝吓得花容失色,想不到他醒来后,也忘了身上有十五万银两不见了,还要高丝陪他继续喝酒。
  曾世俊也曾听过有关骆珍珍的传说,他也很想目睹这风华绝代又家财多得数不清的女人。他这个人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坏毛病,一直认为自己的英俊、潇洒是继潘安以后的第一人,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任何女人见到都会着迷、心醉。而偏偏高丝就是不吃他这一套的女人。
  高丝还说过:“镜魔,你若能将这富家女迷倒,我高丝就真的服了你。”
  龙跃宝一旁帮腔道:“那是不可能的,镜魔那付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色痨虚脱。”
  曾世俊气得当场夸下海口,“一个月之内把骆珍珍带回家,给高县和龙跃宝瞧瞧,”相信连卖笑的妓女看了都倒胃口,还说到富家女路珍珍呢?“否则名字从此倒过来念!”
  曾世俊带了不少银票,还向龙跃宝借了那颗在半世洞获得的绿宝石,本来龙跃宝是说什么也不借的,曾世俊苦苦哀求下,还说了:“钱鬼,我若得到骆珍珍的芳心,我一定好好重谢你,别说一粒绿宝石,就是你要十粒一模一样的绿宝石,我也都能给你。”
  龙跃宝冷笑不信地问道:“据我所知,你就是当了所有家产,也不够赔我一颗绿宝石,你还敢说十颗?”
  曾世俊拍着胸哺骄傲地保证道:“钱鬼,骆珍珍若爱上了我,渔花楼送给你,你说够不够?”
  因为曾世俊的保证,再加上龙跃宝自己的“利欲薰心”,所以他使将绿宝石借给了曾世俊,不过立下借据,若失败得付出租费一万两银子。长街。曾世俊今天穿得十分华丽,银色长衫还绣了手工精细的祥云五彩图,说有多潇洒便有多潇洒。
  他踏着慢步,用他认为最优雅的步伐,向着街那头的渔花楼走去,衣上的祥云图,随着身形晃动,他不时照着铜镜,直到渔花楼前方收起来,使到楼里面坐定。
  “这位爷,您要来点什么?”
  “随便来点精致的小菜,再来半斤花雕好了。”
  “好的,大爷,马上来。”
  好个曾世俊,为了向高丝证明自己的魅力,更为了使龙跃宝知道自己是花中魁首,便带龙跃窦的绿宝石,打听到此时骆珍珍定来酒楼,便往渔花楼进来。
  酒楼十分热闹,划拳呵掌,充斥四周,但更有一些人默默无语,沉思不已,
  曾世俊往四周一看,心中若有所觉,道:“操!怎么这么多的色龟?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竟不止只有我一个,总得想个办法突出一点才好。”
  眼睛一转,计上心来,便道:“小二!”
  小二快步趋前道:“这位爷,有什么吩咐?”
  曾世俊从身上掏出一块碎银,在手里抛了抛,道:“小二哥,这儿有没有较清静的地方啊?我不喜欢这儿,太吵了!”
  “这个……这个嘛……”小二的眼睛也跟着银子一上一下。
  曾世俊看了,便将银子往小二手上一塞,道:“小二,麻烦你了。”
  小二将银子拿在手上掂了掂,哈腰道:“二楼上面还有一间雅座,本来这个时刻是不准上去的,不过大爷的身分不同,自然可以上去。”
  小二领着曾世俊,便向楼上走去。
  而这个不知羞耻的曾世俊,则露出“此本当然耳”的袖情走了上去。
  他在楼上自饮自斟的当儿,忽然楼下众人的吵杂不已的声音竟消失,不由便往楼下注目而去。
  只见楼下门口站定一个姑娘,但看起来却估不出她的年纪,真是芙蓉如面、秋水为裨,非但美、更有那么一股令人难以亲近的冰冷袖色,侬纤合度的身材,配上那副盘子,真是够得上迷倒众生、万人不敌,然而那煞气的眼押,却又似高高在上的女王。
  此时全楼人的目光全注视在她的身上,然而地却像早已习惯如此情形,一点也不会露出害羞的神态,缓缓地将头转一圈,每个人都看了一眼,每个人都被她的眼光所慑服,一个个都低下头吃喝。曾世俊一看,不由心中喝彩,道:“好家伙,正是我所喜欢的模式。”
  骆珍珍走上楼,看到了曾世俊,不由楞了楞,问跟在身旁的掌柜的道:“怎么此人会在工楼?”
  掌柜道:“此人……这个……”
  “不管有什么理由,先叫他下去!”
  “是!是,小的马上叫他下楼。”趋身前向曾世俊,道:“这位爷,对不起,本店此时二楼不作生意,麻烦你方便移一下位。”
  曾世俊不理掌柜,直接走到骆珍珍旁边,灵出那自以为迷死人的笑容,道:“这位大概便是大名鼎鼎的骆大当家了,在下姓曾,名世俊。久闻姑娘神采出众,英姿迫人,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
  骆珍珍冷笑一声:“哦,你就是曾世俊?”
  曾世俊心中一喜,想不到自己的名声如此响亮,连骆珍珍都晓得,赶紧答道:“在下呢,操…,哦!就是不久前在东山云母岭打败那大名鼎鼎的月邪李异用的英雄——曾世俊高大侠。”
  骆珍珍道:“你别再吹嘘自己了,不错,我知道你是号人物,你是名震天下风尘三侠的得意高徒,江湖上现在到处都在传诵你的英雄事迹。”
  曾世俊蛮得有点陶断然,故作计虚地道…“骆姑娘,你的消息蛮疑画通,不返你也太过夸机在下了。”
  骆珍珍废话不说,直接说道:“说吧?说明你的来意。”
  曾世俊笑道:“骆姑娘真是快人快语,在下此番前来是想和姑娘交个朋友。”
  骆珍珍突然媚笑起来:“曾公子,你真是爱说笑,你是大名鼎鼎的英雄,我怎敢高攀呢?”
  “姑娘,这么说就见外了,难道姑娘不肯跟在下交朋友。”
  “这倒也不是,不过我怎么知道你是当真的、还是开玩笑呢?”
  话完,骆珍珍又是掩口轻笑,笑得那么自然,那么迷人,真所谓巧笑倩兮,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曾世俊看得都有点傻了,但是毫不迟疑地露出自认迷人的笑容说道:“在下是当真的,否则又怎会千里迢迢而来。”
  骆珍珍道:“想不到我骆珍珍小小女子有此荣幸,真是叫人受宠若惊。”
  曾世俊掏出怀中的珠宝盒递给骆珍珍,道:“这是在下的一点小意思,请姑娘收下。”
  “这怎么好意思呢?”
  “小小心意,姑娘请务必笑纳。”骆珍珍本来还要推辞,曾世俊焙缓地打开了珠宝盒,通:“骆姑娘,请先看看里凹是何物,再婉拒也不迟。”当那宝盒着一打开——刹那间,只见满屋子里的光芒似都黯然失色不少,那一道绽绿柔和的嫩绿光华照吠着所有人惊讶、羡慕的双眸。没有人看过这样的绿宝石——在此之前,绝对没有人能看到如鹅卵般大小、如绸缎般光滑、如云霞般美丽的绿贺石。所有人都忘记他们原先有的动作,他们只是这样痴痴地看着,就连骆珍珍,此刻也因兴奋而两颊微红地凝视这绿宝石。不错,骆珍珍的财吉田是无与伦比的,但这么美丽、炫人裨目的绿宝石,她还是头一回见过。曾世傻笑了笑,把宝石盖回去,递给骆珍珍,并说道:“骆姑娘,呃!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本来我是想再多带二颗来的。寒舍内尚有数十颗如这绿宝石一般大小的珠宝,只因行程匆忙只带了这一小颗,请姑娘不要嫌弃才好。”
  好个曾世俊,故意说这颗绿宝石是家中最不起眼的一小颗宝石,言下之意,也说明了曾世俊的身家财产并不输给骆珍珍。
  这一讲,渔花楼里的所有人包括骆珍珍在内,都震惊不已!
  这么美丽的绿宝石已是难得至极,曾世俊他家中竟有数十颗之多?老天,这有多吓人曰
  当然,他们更是想不到曾世俊根本就吹牛而已。
  曾世俊心想第一步已经成功了,于是潇洒地在众人目光下缓缓走出渔花楼,临出大门之际,不忘丢下一句:“骆姑娘若是不嫌弃在下,在下自当在明日此时,再度登门拜访。”
  曾世俊不等骆珍珍答话,人便已离远。
  这一来,曾世俊明白便有了好藉口再去渔花楼了。
  “哈哈!什么女人我曾世俊没见过。骆珍珍啊,骆珍珍,我就不信你到最后不迷上我。”他得意扬扬地边走边想着。
  曾世俊喃喃自信地道:“恰北啊,钱鬼啊,等我把骆珍珍带回去的时候,你们就不要眼红,哈哈,到时你们就知道我曾世俊的独特魅力,是天下第一、无远弗届的。哈哈……”
  眼看一切就要正如自己的计划进行,曾世俊那晚睡得真是十分甜蜜,嘴角还挂着笑意呢。
  然而,他作梦地想不到,一切美好计划竟在第二日一早幻成泡沫。
  曾世俊第二日一早,犹好梦正甜之际,被门外的急促敲门声给吵醒。
  他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店小二,正想叱骂一下店小二无事打扰了自己的美梦,他正梦见恰北替自己睡背,骆珍珍替自己冲茶。
  曾世俊惫来不及开口。
  那店小二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曾大爷,楼下来了一些官府的大爷们,说有急事要找您,请您快生下楼。”
  “哦,官衙里的人找我?会有什么事!”
  曾世俊被好了衣服,衣冠楚楚地走下楼去。
  楼下已有五勺六名官差和一位锦袍中年大汉在等他。
  那中年大汉向曾世俊微一躬身,抱拳道:
  “不错,我是曾世俊。”
  中年大汉道:“在下查荣华,乃是两江总督黄隆逼大人的府前带刀捕头。”
  曾世俊道:“原来是查捕头,久仰,久仰。”
  查荣华的来历实在惊人,天下名捕之中,除了在“金箭使者”事件中惨遭毒手的江南名捕孙超群外,最有名的便是查荣华了。
  当然,能够名声大噪者,也必然不是泛泛之辈。
  曾世俊正色问道:“查捕头远道而来,不知有何贵干?”
  查捕头正色道:“在下此番前来,是有要事要请教曾少侠的。”
  “不敢,不敢,查捕头有事尽避问好了。”
  “听说昨日曾少侠送了一颗旷世奇珍绿宝石给骆珍珍。”
  “操!原来是这回事,不错,我是送给骆姑娘一颗绿宝石。”
  曾世俊叭一口茶,又接道:“莫非查捕头怀疑我那颗绿宝石的来历?”
  查荣华正色道:“曾少侠您言重了!”
  曾世俊笑道:“那又是为了何事?”
  查捕头面色凝重一字一字地道“骆姑娘破人杀害了!”
  “什么?”
  曾世俊猛一听,那口咽在喉咙里的凉茶,“噗”!地往嘴巴、鼻孔倒喷而出。
  曾世俊捉紧查捕头的衣领,急道:“老兄,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好不好?拜托千万千万不要开玩笑!”
  “曾少侠,你先别紧张,听我慢慢说。”
  曾世俊这时才发现自己失态,赶紧松了捉住查捕头衣领的手,问道:“查捕头,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
  查捕头点点头:“骆姑娘真的破人杀害了。”
  曾世俊一听,当场楞在那里。
  骆珍珍竟然破人杀害了,这怎么可能?昨日还好端端的。
  曾世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又问道:“查捕头,那绿宝石呢?”
  竟然不先问问骆珍珍是如何死的,他劈头就问那绿宝石的下落。
  查捕头道:“那绿宝石也不见了。”
  曾世俊一听,重重地掉在椅子上,喃喃说道:“操!完了,这下真的完了,骆珍珍死了,绿宝石也不见了,唉!完了……”
  曾世俊竟把钱鬼心爱的绿宝石给搞去了,这下可真惨了,我肯定要寿终正寝了。
  操!这下如何有脸再去见恰北和钱鬼,自己将一阵子抬不起头来,曾世俊的头实在很痛。
  查捕头道:“在下前来,主要也是请曾少侠帮忙追缉凶手的。”
  曾世俊两眼空洞像失了裨一样没有答话。
  查捕头继续说道:“那凶手真是残忍毒辣毫无人道,杀害了骆珍珍姑娘不说,还毁了骆姑娘那妓好的面容,更甚的是还将骆姑娘尸解八块,拿了一具黑狗头放在尸首的旁边,凶手那种惨无人寰的手段真是令人发指。”
  曾世俊开口道:“查捕头,我会帮你的,我会帮你找出凶手的。”
  查捕头道:“多谢曾少侠仗义相助。”
  曾世俊道:“现在先别客套了,还烦请查捕头带我去骆姑娘惨死的现场,一看究竟。”
  查捕头道:“这个自然,曾少侠,请!”
  曾世俊道:“请!”
  于是曾世俊巴查荣华等人一起往杀人现场,一窥事情究竟。
  路上,曾世俊由查荣华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大概。
  事情定发生在曾世俊昨日离开渔花楼之后,骆珍珍收下了曾世俊送来的绿宝石之后,便进了渔花楼的内厅。
  本来,以骆珍珍的万千财富来说,她是不屑收取别人赠与的财帛宝物的。
  然而,一则是绿宝石实在太诱人太漂亮了,二则是骆珍珍对于曾世俊也有一点点好感,所以她就收下了。而在曾世俊离去不到牢刻之际,有人看到骆珍珍匆忙地又离开了渔花楼,袖色着急不知所为何事?
  而就在今日一早之际,城外的相思小林外,有人发现了骆珍珍的尸首。
  这个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
  像骆珍珍这种名女人,一举一动都是大众言谈的话题,更何况是骆珍珍的死讯。
  曾世俊对骆珍珍虽说不上是什么两情相悦,但是亦有一种怜香惜玉之好感,如今骆珍珍破人杀害,曾世俊挺身而出而为骆珍珍报仇擒刹,实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侠客应有的作为。
  不可否认的,曾世俊亦有那么一点点私心——
  那就是那颗绿宝石。一定要想法子拿回不可。
  “操!毕竟那嗜财如命的钱鬼,若知道绿宝石掉了,发起狠来,一指禅包管把自己射的全身千穿百孔,由不甘心。”曾世俊心里想着。
  再片刻功夫,众人已到了相思小林。
  相思小林本是一个极富诗情画意,充满情调适合情侣互许心曲约好地方,遍地奇花异草,芳香扑鼻。
  尤其此刻是初秋乍凉的天侯,相思小林的枫叶红得似火般美艳,红得似血般地醒目。
  而今日想思小林已不再是以往的柑思小林。到处有人想着骆珍珍究竟是不是真的死去?幸好,查荣华早已派人封锁住相思小林的四周,不准任何闲杂人进入。
  在查捕头引导下,曾世俊到相思小林的林中深处,也就是骆珍珍的尸首所在处。
  一看骆珍珍那惨死的模样,曾世俊忍住胃里的一阵翻腾,暗中对自己说:“曾世俊,此刻你千万不要吐出来,你若在大庭广众之下吐出来,以后这一张举世无双俊脸往那里摆?”
  饶是如此,他也觉得满口是苦水。
  凭良心说,曾世俊见过的杀人场面实在是人多了,多到他都有些麻木了,尤其是在东山云母岭那场战役,遍地死尸,鲜稠的脑浆混着鲜血那么狂肆乱流,真应上了“触目惊心”四个字了。
  但若与这眼前的路珍珍惨状相比,便又要差上一截。实在是太惨太惨了。
  骆珍珍的人头像是被一种腐尸粉的药物淋中,本来一付美如天仙的脸孔,此刻千疮百孔、血肉模糊,凶手还将骆珍珍两颗眼珠子挖出,活生生地塞在那嘴巴之中,骆珍珍那乌云般的秀发连着头皮,硬是这么被扯下来,更骇人的是原本应该是摆骆珍珍项上人头的地方,
  此刻竟被凶手摆上一支狗头,而那零落四散的四肢更是那么刺人心目。
  曾世俊叹了一口气,把喉咙那口苦水咽回肚中。
  这时,他才明白当一个捕头实在是不容易,曾世俊实在也有点佩服查捕头了。
  查捕头问道:“曾少侠可是看清楚了?”
  曾世俊点头苦笑道:“看清楚了。”
  能说没看清楚吗?他没有把握再看一遍骆珍珍的死状后,能够不把昨夜的红烧蹄膀吐出来!老天,曾世俊晚吃的是“红烧蹄膀”,此刻曾世俊没有吐在地上,你也不能不佩服他。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