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天子——帝皇。
  天子——上天之子。
  帝皇——万民之主。
  中国由神话时代至最后的皇朝——清朝,共有五百多位皇帝。
  这数百位帝皇亦称为“天子”,以示不凡,高高在上,尊贵之极,万民只配在他脚下。
  其实,大部份的“天子”只是平庸之辈,只有小部份出类拔萃,卓尔不凡的人中之龙,开邦立国,才够资格称得上是“天子”!
  这些“真天子”,成为帝皇之前,都是有一段极不平凡的际遇,在五千年前的神话时代和半信史时代,更有很多玄奇神异、精彩无比的传说,在民间广为流传,令后世人津津乐道。
  我和林伟强君,将无数的精彩传说,加上丰富的幻想力,细致的笔触,结合成这本《玉皇朝文献》之——“天子外传”!
  希望各位能进入书中的玄奇境界。
  谢谢!黄玉郎
【序章】


  甚么是天?
  甚么是地?
  甚么是神?
  甚么是虎?
  甚么是——
  人?
  相传,混沌初开之时,本无天地之分,只有一片无根穷苍。而在这片无垠穷苍之中,只有两种生物存在,那就是“神”,与“魔”。
  后来,一名拥有极度强大力量的“神”——盘古,以其无边力量,开天辟地,创造出另一个空间,更以其躯体和生命,化成山、川、河、岳、风、云、霞、雾、雨、雷、电等,经过了亿万年的时间,孕育出大地上的一切,包括——“生命”。
  在各种不同的生命当中,有能力、有资格统治这片大地的,就只有“人”。
  由于这片大地有着一切最美好、最优秀的条件,于是惹起了充满野心及邪念的”魔”的觊觎之心,时刻欲侵占大地,统治世人。
  而“神”族为了保护大地及世人,免其落入魔爪之中,于是与“魔”族展开了长期的战斗。
  千万年来,神与虎争战不休,使大地蒙受严重的破坏,某些生物更因此而灭亡。
  最后,“神”、“魔”进行了一次决定性的大战,来分出谁有资格主宰这片大地。
  经过了千多日的决战火并,双方均死伤枕借。
  最后,众神之首“帝释天”,以其无匹的力量,把魔族之主“阿修罗”及一众邪魔轰下地底最深之处,让其永受炼狱之火煎熬,来弥补大地遭受破坏之孽。
  魔族之主“阿修罗”堕入地底之时,曾说:
  “帝释天,今天我力量不及你,败得无话可说。但你记着,我一定会再回来……”
  “到时,我不仅要大地变成地狱,我更要你们——”
  “天灭神亡!”
  “我定会使天地万物,统统——”
  “毁灭!”
  这一段话,仿如魔鬼最恶毒的诅咒,充满着千般仇恨、万般怨毒!
  “神”于此战虽能获得最后胜利,但凡间却惨遭蹂躏,更严重的是,天空竟然被轰穿了一个破洞,使一切自然规律大乱,钜大天灾连绵不断发生。
  犹幸最后女祸以其心力,“炼石补天”,一切方才恢复正常,大地又重现生机。
  当一切完全解决,帝释天毅然率领群神远居于三十三天,默默守护凡间,让其得以顺其自然地发展。
  而另一方面更暗中监视魔族,使其不能再度侵略。
  经过了千万年的发展,大地又回复生气,一切变回从前般美好。
  甚至,比以前更加美好。
  然而,蛰伏地狱的“魔”,会否伺机再侵扰大地?会否真的如“阿修罗”的讵咒所言,要大地沦为地狱,更要天灭神亡?而除了“神”、“魔”之外,冥冥穷苍之中,会否还有一些更强大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既然有力量能把天地创造出来;有力量能把其毁灭,也不足为奇!
  假如这一天真的降临,那,“人”有能力阻止吗?“神”有能力阻止吗?“魔”有能力阻止吗?
  抑或,人、神、魔,届时都会全被——
  毁灭!
  犹幸,这假设只是一个推测。
  在这末日降临之前,大地还是保持着最美好的一切,还是一贯的乎静!
  尤其是这夜,天上没有一丝浮云,漫天繁星得以尽情地发放璀璨的光华,争相竞艳。
  可是任它们的光华如何闪亮,也难与这轮皓月争辉。明月辉煌却柔煦的光芒遍洒大地,驱散了阴沉可布的黑暗,使天地万物都能在光明的怀抱中安睡。
  风,也不敢有半丝激动,只在写意舒畅地轻拂,温柔地轻抚着,如慈母般轻抚怀中熟睡的婴儿。
  就连平素在夜中引吭高歌的蝉儿,此刻也变得“守口如瓶”,乖乖地沉默起来。
  但这沉默却不显得寂寞,因为正有人喜欢欣赏这沉默的、宁静的美。
  对!一切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就如刻意地为了这个人而悉心构造出如此优美醉人的景色,只因这个人诞下的当天,就已注定是真命天子,人中之龙了。
  尽管现在的他只得十来岁,却已具备了一切成皇成龙的条件,且还散发出一份不凡的皇者气度,教人心悦诚服的在他跟前俯首称臣。
  除了那份天生的皇者气度,他还隐透一份狂傲霸气,负手领首俯视这片以已握在掌中的神州土地,连星月也似为他折服而照得更明更亮。
  正当他默默凝望这无边天地之际,一条人影已从后悄然掩至。
  来者乃是一名须发俱白,身型健硕沉稳的年迈老者。他,打破了此刻迷人的静,悠然道:
  “三皇子,又在欣赏天地的美吗?它,可有给你带来任何启示?”
  那身具皇者气度的小童从迷醉中被惊醒,却并不感到失望,因为他心中正存有一些疑问,而他相信,老者定能为他解决这些疑问。只见他气定神闲的问:
  “大祭司,神州享有太乎日子已有多久了?”
  老者贝他开口发问,心知他必有一些想不通的问题,于是也恭敬的回答:
  “自先皇成汤兴兵伐灭暴君夏桀,建立我大商皇朝,经历二十六任先帝悉心治理,传至当今圣上,已是有六百多年太乎盛世了!”
  “那天下会否千秋万世都像今夜般星光灿烂,太平安逸?”
  那小童——老者口中的三皇子,终于道出了心中一直存在着的疑问。
  而被唤作大祭司的老者,却饶有深意的答道:
  “那,就要看三皇子与及继后的君王如何治理天下了!君明则天下安;君昏则天下乱。要天下永享安定,实有赖于君主是否爱民爱天下。”
  大祭司的答案听似完美,但三皇子似乎亦未感意,仍抱有疑惑的问:
  “真的如此简单?”
  大祭司亦不再讳言,坦率地回答道:
  “其实,天下并非一人独有。要天下永享安逸,必须要天下人齐心,摒弃私心,共同努力,天下方能千秋万世的永远太平。但身为人中之龙,朝中之君,却有导万民向善的责任。”
  “但假如世人存有太大的野心私欲,那么这个千秋万世永享太平的事,必会有破灭的一朝。”
  “天下的命运,就掌握在天下人的手中。但……”
  大祭司一语至此,忽然顿住,而炯炯有神的双目,似能洞悉天地间万事万物般,闪过了一丝忧伤的神色,更无奈地慨叹了一声:
  “唉……”
  “但,世人怀有的野心私欲,贪念凶性实已到了极严重的地步,恐怕……恐怕美梦快将破灭,噩梦亦瞬即降临世间了!”
  “那么,凭我平凡之力可以改变扭转命运吗?”三皇子满怀不屈,自信的问。
  大祭司听罢,脸上的忧戚更为深重。他,似乎预知一些天机,却又不敢、不忍就此言明,只隐晦的道:
  “有时,生就一副不平凡的命,未必此生来平凡更幸福、更快乐。天意总爱作弄世人。不平凡也许会比平平凡凡渡过一生更痛苦、更悲哀。愈是不平凡,所承受的痛苦与悲哀便越大。”
  “但,既然上天安排了这不平凡的命,即使痛苦,即使无奈,也必须勇敢的面对,要掌握自身的命运,方能当上人中之龙!”
  大祭司的话似乎把三皇子弄得有点迷惘,他连忙追问下去:
  “大祭司话中似别有深意,为何不平凡会是痛苦、悲哀?如何方能掌握自身的命运,可否说得清楚明白一点?”
  大祭司一脸无奈的答:
  “唉!此乃天机,到了适当时候,你自然会明白,自然便要去面对不平凡所带来的痛苦。”
  “但希望三皇子能记着,要扭转天下的命运,必先扭转自己的命运。无论遇上多大的痛苦,也不要背弃自己的信念。”
  “一念之差,天下也许便会毁于一旦!”
  三皇子虽仍不明大祭司话中玄机,但他却不再追问下去,且眼中还透出一份坚强不屈的决心,道:
  “既然天生我为人中之龙之君,我,必定会承受一切命运。我,必会永保我大商国运,保我天下苍生。”
  “我,绝不会低首于天命!”
  大祭司听见三皇子这番慷慨激昂之辞,心中略为一宽,闪出一丝希望,暗自默想:
  “三皇子能有这份决心,确属难得。希望你真能克服自己的命运,改变天下即将面临的噩梦。但……”
  “不知噩梦会何时降临。只怕……”
  “只怕劫难发生之日,已然不远……”
  “万民将会堕进那无边地狱……”
  “只怕……”
  “已没有时间让我们去改变他们的命运……”
  “只希望他们能及时醒觉……”
  “及时阻止噩梦的降临……”
  “否则……”
  “他们只会……”
  “自取灭亡!”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