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晓雨冷平湖 仙踪隐现 血书怀尺绢 麟趾飘零



  杭州旧为吴越王故都,地当钱塘江下游,一向文物盛美,商贾云集。而且西湖胜地,风景冠于全国。春秋佳日,常常有许多游人,益发添上一分繁盛气象。所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端的是人间好去处。
  这一年是明成祖辛丑十九年,正当江南草长,群莺乱飞的暮春季节,许多墨客骚人,寄情烟水云峰,不免流连忘返。名优名妓,在此高张艳帜的也颇不少。恰巧有那些达官贵人,富商巨贾,附庸风雅之辈,拿着造孽钱,万金买笑,竞斗豪奢,把个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湖,弄得到处是衣香鬓影,曼舞清歌。
  当然顺带着酒楼茶肆也是座客常满,旅店生意也兴盛起来。在杭州城外离湖不远的所在,就有好几家大店,像长发店、吉安店、吉升店等等。
  这天早上,春雨绵绵,西湖中的远山近树都笼罩在烟雨里。湖上游客也比平日稀少。那家吉安店里却不知出了什么事。一个店伙从里面跑出来,站在门口指手划脚地朝里面大骂,“妈的,你这婆娘怎么动手就打人?隔壁吉升店里就住着银钩陶二爷,你在这儿发横可不成。”
  他这一闹,顷刻间便围了一堆闲人,七嘴八舌地乱问,店小二气喘喘地对众人道:“这女人半夜三更才来投店,拿着宝剑,身上又带了伤,外加还是个大肚子,不是我姓胡的心好,谁家开店的肯惹这种麻烦呀?妈的还打我耳光。”
  人丛里却有人接口过:“怎么着?胡老三挨耳光了?你还骂人。
  今儿天刚亮的时候,人家再三求你找个收生婆来,你非得要人给钱不可,这会子谁知道你又怎样惹了人家,挨打活该。”这人如此一说,大家跟着就是一阵哄笑。店小二胡老三可更急了,扯直他那副破竹喉咙分辨:“谁惹了她了?我问一声她就打人哪。找收生婆?这西湖边上哪儿去找收生婆?谁家的收生婆肯不要钱?不给钱,难道叫我垫上?再说哪有人出来住店,不带银子只带宝剑的?这女人一定是飞残,我非报官不可。”他一向人缘不好,所以愈发急分辩,旁边的人愈是哄笑。胡老三气得眼似铜铃,恰待要说什么,店里忽然隐隐传出一阵呱呱的小儿啼声,一个女子的声音在门内不远一间房里叫:“伙计,伙计,来呀——”声音十分凄弱,但却似乎别有一种威力。胡老三一听,心里直发毛,忙啐了一口道:“我才不去咧,无故挨了坐月子女人的耳括子,今年赌钱不输断大肠才怪。”说了,又向地上啐了一口;四围的人更哗笑起来。好事的人便抢着问胡老三那女人是怎样一个人,胡老三还未及答话,忽然听见人丛外面一个清朗的声音道:“诸位,请让一步,请让一步。”_
  众人忙回头看时,原来是个道士,穿着甚是不俗,金冠道服,丝绦皂靴,肩后斜背着一口长剑,手里拿着一把云帚。背后跟着一个小女孩,约摸只有七八岁,扎着双角丫,也是小道童的装束。
  店小二一看道人这般气派,估量不是那种走江湖的穷道士,说不定是那座道观的主持之类。开店的人倒不管客人是什么身分,反正有钱就好。当下顾不得再骂人,急忙哈着腰朝里让:“道爷,请里头坐,我先给你老泡壶茶来。我们这里是老字号,你老是打尖?还是住店?”道人一面往里走,一面微笑道:“我们只吃些点心就走的,先泡壶雀舌香来也好。”说了,又掉头向小女孩:“眉儿,你要吃点什么?”小女孩一进店就四下打量,听道人问她,便说:“我要吃甜的,可不要馒头。”店小二连忙答道:“有、有,我们店里有桂花糕,松子糕,猪油糕,还有油作花生糕,那是只有小店里才做得出来的,真是又松又脆,姑娘一定喜欢。”店小二说得唾沫四溅,小女孩听得睁圆了眼,看着道人。道人一挥手道:
  “不拘什么,你快点拿来就得了。”店小二应了一声正要走,那道人却指着后门口围着的许多人问道:“你们这儿是有什么事吗?”店小二一撇嘴道:“你老不知道。我们这店里来了一个女飞贼。”他正预备又把那个女人骂一遍,那道人却插口问道:“你既知是女飞贼,为何又让她住在你店里呢?”
  这一问却把店小二问得张口结舌,答不出话来。小女孩嗤的一笑,连连摇手道:“你别耽误时候,快去拿糕来,我可饿啦,我们吃了还要去游湖哩。”
  店小二借此收篷,摇摇摇摆地跑进去,一会儿便端出四碟颇为精致的糕饼放在桌上,又搭讪地向那小女孩陪笑问:“今儿去游湖么,可不大巧,天下雨呢,只怕游客不多。”
  小女孩扫了他一眼,小嘴一撇,说道:“师父,你看这人真是个俗物。”那道人微一皱眉,低喝道:“女孩子别乱说话。”又转脸问:“刚才你说女飞贼到底是怎么回事?”店小二苦着脸说:“其实我也不知她是不是飞贼。这女人昨晚半夜时候跑来打门,就和个开路鬼一样,披头散发,身上直流血,我一看,哎哟,还挺着个大肚子哩。
  我可是心肠太好,赶忙给她开了一间小房。咳,谁知道她没钱。我可就问她,喂,你这位大娘是怎么的哪,你当家的在哪儿呀?她什么也不说,进房就倒在床上喘气,半天才说了,句“我姓方”。跟她要店钱,她可满不理,只说明天给,我真没见过这种女人。到了个儿早上,她又要养孩子啦。你看有多麻烦,谁家媳妇会跑到西湖来养娃娃呢?”店小二一口气说到这里,道人目光一扫,似看出那间掩着门的小房,正是这个难中人所住,恰待再问,那房里的婴儿又哇哇大哭起来。道人面色恻然,皱皱眉却向店小二笑道:“你别觉得讨厌,这是喜事临门,今年你这店是发大财。”
  店小二苦笑道:“道长,你老倒会说笑话,我正愁这事不知怎么办好呢。”道人正色道:“依贫道看来,一个女子孤身远出,必有不得已的苦衷,又遭到这一步难,实在也很可怜。我出家人虽不便管这种事,可是你们做生意的该多费点神。要钱我这里倒有。”说着随手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店小二一看,敢情这道士挺有钱。这锭银子起码有五两重。道人又接着说道:“你得快去请一位大夫来,你说那女人来上有伤,又刚生产,可大意不得。要是那女人有什么好歹,只怕店里也脱不了干系。”
  一道人这一说,店小二才有点害怕起来,刚伸手去拿银子,忽然那紧闭着的房门里传出一声凄厉的长叹,接着有女子声音叫唤:“想不到我林咏秋苔这样死在奸徒之手!”声音不大,却满溢悲愤之情。
  那道人一听脸上倏然变色,微一思量,便站起来,对那小女孩道:“眉儿,你别走开,我去去便来。”说了匆匆往里便走。店小二忙追上去喊道:“你这位道爷怎么的呀。你怎么能进去?你是修仙成道的人,不怕血光冲坏道行吗?!”他话未说完,人也刚走出两步,只觉眼前人影一晃,那小女孩不知怎的竟到了面前,一伸手抓住他臂膀说:
  “我师父进去有事,你跟上去干吗?走开!”说了随手一推,后小二便跌了个四脚朝天,他跌这一交比先前挨耳光更意外,一翻身爬起来便大嚷道:“我今天是哪里来的晦气?
  连这小女娃也来欺负我。”底下话未说出,小女孩又怒视着他连说:“去,去,别在这儿惹厌。”说着又用手一推,店小二身不由主,踉踉跄跄,直退到街心里,一屁股坐在地上才收住势。小女孩对他扬一扬粉团似的小拳头,又叫道:“不许进来。”店小二觉得这女孩力气很大,倒真不敢进去,只得又在街心跳着脚大骂。刚骂了半句,路边忽看见一个瘦长男子急步走来,到店门口便连声问:“店家在哪里?”店小工急忙答应,那男子打量了他一眼,问道:“你就是店家了,你们这店中是不是住了一个身带重伤的孕妇?快说。”店小二一看,这男子口气可挺凶,便结结巴巴地道:“有倒是有一个,敢是姓方的?”那汉子目光一闪道:“正是姓方。现在人在你们店里吗?”店小二咳了一声道:“你老是她什么人呀?唉!
  你老来得正好,要不我们开店的可担不起这干系。”
  那汉子一听大惊,一伸手劈胸抓住店小二,急急问道:“怎么?
  人死了吗?”店小二让他一抓,胸骨奇痛,连声哎哟地挣扎道:“你老是怎么的呀,人家好好的在里面,还养了个小孩子,你老抓住我干吗?”那汉子听他如此说,似乎松了一口气,定定神解开背上包裹,取出一锭金子塞进店小二手里,低声道:“那姓方的女客是我的朋友,你替我好好照应,药钱房饭钱都归我付,不够我再给你。”
  店小二看着那黄澄澄的金子,喜得后花眼笑,连痛也忘了,没口价答应:“你老只管放心,只要有钱就好办,请大夫抓药全有我呢,你老现在不进去看看那位方夫人吗?”
  那汉子摇头道:“不必了。”又沉下声音说:“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我给你钱,只说是店里的,明白不?”店小二又疑又怕,只怔怔地点头儿。那男子说完转身就走。在店外不远,另有一个和他装束一样的汉子,似较年轻一些,面有病容,牵着两匹马,站在路旁,右臂包扎着,似受了伤。瘦长男子走近,手往后一指,低声道:“找着了,就住在这店中。”那个汉子也低声问:“怎么样?还活着吗。”瘦长男子答道:“但望能延数日,我们快走。”
  两人翻身上马,那带病容的汉子意似不愿,向店房遥瞥一眼,还想说什么;瘦长男子皱眉低叱道:“老二,你还想什么,一误岂容再误?快依我前所说行事。”那带病容的汉子被兄长叱责,满面愧容,低下头再不作声。瘦长男子又是一声长叹,一跃上马,当先驰去,后面那个汉子也连忙上马赶上。两人刚走出不远,后面忽有人喊道:“前面是吴璧大哥吗?”瘦长男子一惊,马背上回头看时,只见十几丈外,一个肥大身影飞快奔来;话声方停,人已到近前;定睛一看,啊了一声。那后面赶来的是一个中年胖子;笑眯着眼抓着他的手道:
  “真是巧遇,一别十年,不知道你到那儿去了,怎么在这里?那位想是令弟了。”一气说了几句,才觉察吴璧双目发红,面容憔悴,频频四顾,似乎心神慌乱,连忙往口。吴璧原不想耽延,但念头一转,便强笑一声翻下马来,一面答道:“不想在这里遇见陶兄,老二过来见见。”那面带病容的汉子一直手探怀中,似在戒备,见兄长下马,便也跟着下来,向中年胖子施礼。吴璧指着中年胖子道:“这是江南名镖头银钩陶春圃,陶师父。”陶春圃久历江湖,看吴氏兄弟神色异常,本想走开,但吴老二已过来,只得含笑道:“十多年前就耳闻吴二哥金环夺命,威震滇边,今天真是幸会。”吴老二本也满面笑容,听了陶春圃的话,却忽然脸色一震,陶春圃更加纳闷,未及续说,吴璧目光一闪,却向道旁一条小路走了几步,喊道:“老二陪陶师父过来说话。”二人跟过来,这是行人稀少,恰有一棵大树遮住大路一面。吴璧转到树背后,倚树而立,微吁了一口气,低声向陶春圃道:“陶二哥是路过还是在此有事?”陶春圃看二人神色,忽有所推度,便也低声答道:“我本来是给家兄这一封信到天台,因为时尚早,顺便来游湖,现在住在吉升店里。吴兄可是有什么事要办吗?”吴璧面色惨沮,苦笑一声,欲言又止。陶春圃又道:“你我二十年至交,你还躇踌什么?不管何事,只要力之所及,一定效劳。”吴璧脸色愈加惨自,看了看兄弟苦笑说道:“不瞒陶师父,我兄弟一时糊涂,铸成一个大错,现在正亟谋换救……”陶春圃惊道:“是什么事?”吴壁摇摇头道:“此中详情一言难尽,我只想奉烦陶兄一事,”陶春圃忙道:“请说,请说。”吴璧偏过头向大路一面望了望,遥指道:“陶兄想知道,那边有一家吉安老店。店中现有一个女子命在垂危,我兄弟现在就为此事去寻一好友,大约旬日方能回来。在未回时,想托一位好友分神……”话来说完,陶春圃抢口答道:“我道什么事,这还不容易,我回头就去;但是不知这位姑娘姓名,是有病还是受伤?”吴璧目光一闪,摇头道“这是一位夫人,姓方,身上有伤,又正临产,尚消难定吉凶;我想奉托陶师父的,只是暗中留心她是不是在吉安店续住;万一迁移他处,也盼望能够探明,以便我们兄弟回来,不致无处寻她。”陶春圃问道:“两位已经和这位夫人见过没有,当面先说明,岂不更稳妥?”老二吴璞一直默然无语,这时听陶春圃如此说,面色微显不快,插口道:“陶师父若是觉得有什么不便……”吴璧忙一挥手道:“陶师父是我肝胆之交,你不要乱说。”又转向陶春圃道:“陶师父不知道,我们兄弟不敢和这位夫人见面……”说到这里,自己正觉得难以措词,陶春圃目光望定二人,似乎突有所悟,失声叫道:“莫非这位夫人是南……”吴氏兄弟脸色骤变,吴璧急急压低声音道:“陶师父请低声”;陶春圃自觉失态,胖脸泛红;吴璧吴璞也更说不下去。陶春圃心中惊疑,但他毕竟是老江湖,暗松一口气,刚想另找话说,忽然大路那面一阵喧哗。三人不约而同,转过头去,遥遥只见又有一大群人似吉安老店附近围聚,陶春圃未及开言,吴璧猛然说道:“我兄弟不能久停,陶师父费神,旬日后定到吉升店奉访。”陶春圃刚答了声,“我一定尽心,二位慢走”,吴氏兄弟已双双跃上马背,绝尘而去。陶春圃本想为自己造才先言稍稍表示点歉意,但竟来不及说,眼看二人二马背影,心中狐疑万端,一面寻思,一面便回身往吉安店走来。
  果然是吉安老店门口围着一大伙人,陶春圃快步走去,离店门十几丈外,便见那店小二正拦住一个道人高声吵骂。那道人右手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淡笑着凝然不动,一个小女孩站在那道人身边,怒视着店小二。店伙远远看见陶春圃走近,便喜道:“好了,好了。陶二爷来啦。你们别凶……”一言未了,忽然一阵风过,急雨如注,四周围人纷纷向屋橹下跑开。店小二也用手遮着头往后门里跑;陶春圃这时也已走到。正要打量这位道人,急雨一来,闲人散开,只剩道人和女孩在原地未动,看得更清楚。陶春圃一眼望去,不禁大惊。原来急雨中道人安然凝立,四围雨丝飞飘,他从上而下全身竟没有一点濡湿之处。连那小女孩也只贴身在道人臂侧,只靠外面的袖尖衣角略沾一点雨水。陶春圃交游广阔,多见多闻,一见这种情状,立时看出这道人必有玄门罡气护身。当下连忙走过来,向道人施了一礼,问道:“不敢动问道长下?”道人见他走来,也正打量他,闻言便打了一个稽首道:“贫道道号赤阳子,偶过此地,为一件小事逗留。请问施主等性?”陶春圃惊道:“原来是昆仑掌教真人,请恕在下失礼。”说着又行了一礼,一面自报姓名。
  这时雨丝租稀,那店伙又跑出,连叫“陶二爷,陶二爷”,又向道人说道:“你们这样走,我们可担待不了。”赤阳子微微一笑道:“我并不走。”又向陶春圃道:“原来尊驾是银钩陶镖头。贫道适才偶过此处,恰遇一个故人之女在这里产子身死,留下孤儿,无人照管,所以想把他带回昆仑抚养。至于埋葬死者,本想托店中代办,不料店主不在,店伙纠缠不清,正颇感为难,恰好陶施主在此,贫道也久闻嘉兴陶氏弟兄慷慨任侠,今日相遇也是有缘,不知可否相助完却这场功德?”
  陶春圃听这道人说着,暗里参详吴氏兄弟的话,心中雪亮,也愈觉悚然,尚未回答,那店伙已嚷了起来:“哎呀,你这位道爷例说的好风凉活儿。我们可不敢放你走,这是一场人命官司,得报官。”
  那小女孩怒道:“难道是我们给害死的吗?你好不讲道理。”
  那店伙见陶春圃在这里,胆壮了些,便哼了一声道:“这可说不定,不是你师父进去了以后她才死的吗?你们可得打这场官司,至少也得等衙门里来验了尸再走。”
  小女孩冷笑一声,右手恰待扬起,赤阳子抱袖微拂,说声:“眉儿别乱闹。”那店伙直往陶春圃身后躲。陶春圃忙对赤阳子笑道:“道长只管放心,这儿事都在愚下身上。衙门里只要在下一张名帖就可以不再追究检验,以免那位夫人遗体又被翻动暴露,至于成殓安葬的事,在下也一定办妥了再走,反正也耽延不了几天工夫。”
  赤阳子又打了个稽首谢道:“难得陶施主如此热肠好义,贫道愿代死者致谢。”
  陶春圃连称不敢;又探问道:“这小孩道长带在身边,不知是否方便?”
  赤阳子叹息道:“贫道一向少涉世事,但此次事虽麻烦,也说不得了。此子身世可怜,倘然无人抚养教诲,太悖天理。贫道就携带他回山了。”赤阳子话说得隐约,但似有愤意,目光如电,陶春圃不觉打了个寒噤。他对店中死去的少妇尚不敢料定是谁,前因后果,更属茫然。但谁想此事牵涉必多,倘果与自己不久前听见别人传说的南海之事有关,则自己更不敢插手,于是便不再问,只望了望赤阳子手中所抱婴儿,赞叹道:“这个孩子一出世便入昆仑门下,真使我们凡俗之人钦羡不已了。”
  赤阳子微微一笑,又唤那小女孩过来见礼。陶春圃连忙拱手道:
  “这位姑娘也是道长门下吗?”赤阳子笑道:“是小徒徐霜眉,十分野气,倒叫施主见笑。”陶春圃又称赞了几句,那小孩只对他笑了笑。陶春圃再看那婴儿,原来似是用一件长衣包裹着,胸前像是塞了一块白绢,露出一角在颈项下面,反面隐隐有血红字迹,正又一惊,赤阳子似已觉察,顺手将那块白绢往里塞了塞,便举手向陶春圃道别,携了霜眉,飘然而去。陶春圃站在店门口,遥遥看着赤阳子和女孩的背影一幌眼间便已到数十丈外。湖上晓雨未停,远山烟云迷蒙,转眼间两人踪迹不见;陶春圃仍站在门口出神,好久好久,才被店小二胡老三的声音惊觉,走进吉安店去。正是:是非恩怨凭谁说,当局旁观尽梦中。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