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紫貂血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这是一座高不过千丈,方圆不到十里的小山。
  然而它却以峰峦秀丽,药物珍奇,多隐异人而知名于天下武林。
  它的名字也叫黄山,但并非那座横跨皖、浙、赣三省,绵延百里,以天都、芙蓉、朱沙三峰闻名于世的黄山。
  黄山虽小,气象万千:拔地而起,耸立云表的峰峦,宛如一把刺破苍穹的利剑。奇岩怪石,突兀峥嵘;一堵陡削绝壁,壁上布满洞窟;山顶清流泻银,野花嫣红;山谷幽深空阔,雾气氤氲。
  山谷底,一丘沙坪。
  坪旁树荫下坐着一位少年。
  看上去,他有十六、七岁,蓬头散发,满面污垢,赤裸着上身,穿着一条破烂不堪的裤衩,腰间系着一圈树叶。
  他呆呆地坐着,一动也不动,就像一尊石凿木雕的塑像。唯有脸上那双深陷的闪烁着光芒的眼睛,才证明他是个活人。
  他凝视着沙坪,眼光仿佛能透射沙石。他在等待着灵物出现。
  在这里他已经等了整整七年半——从九岁起直到现在。
  其实灵物早就出现。每年九九重阳前后三大内,灵物便在沙坪出现一次。但灵物出现的时间太短,跑过沙坪的速度太快,别说是捕到它,就连个影儿也难以看清。所以至今他还不知道灵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可是他一定要捕到灵物,因为只有灵物的血才能治疗母亲的病。想到母亲,他不禁心中一阵隐痛。
  他叫杨玉,住在鹅风堡庄园,母亲是庄园的女仆,名叫杨贵香。母亲生他时大出血,险些丧命,幸亏好心的庄主请到京都名医皇甫石英才救得一命。此后母亲长年咯血,痛楚万分,九岁那年,他偶听人说起黄山沙坪的灵物之血能治咯血奇症,便离开庄园悄悄来到了黄山。
  “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杨玉就是凭着这份孝心在这里厮守了七年半。他发誓取不到灵物之血,决不回庄。
  沙沙沙……沙坪上传来一阵极其轻微的响声。
  那响声,似近文远,仿佛是发自虚元飘渺之间,又像是深山幽谷里的回响。
  蓦地杨玉眼前闪过一道光亮,霎时间,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骤然收紧,连呼吸几乎都停止了。
  灵物来了!终于来了!
  他仍是坐着不动,但五指却捏紧了掌中一根削得尖尖的毛竹。
  嗖!突地,一道紫光掠过沙坪,宛若一道闪电。不,比闪电还要快!
  他瞳仁兀地放大,眼中紫光在凝结,在神奇般地变化。
  紫光变幻成一只正在奔跑的周身透紫的貂。
  紫貂!那灵物原来是一只紫貂!
  呼!他跃身而起,将手中的尖竹掷了出去。涮!尖竹钉入沙石地中,竹尾在空中不住地摇曳,发出窸窸窣窣的颤音。
  他猛扑过去,抓住毛竹,狠狠地跺着脚,他看得很清楚,尖竹和紫貂还相距很大一段距离。今天紫貂跑得并不快,还不能命中,他不禁十分懊丧。
  多好的机会错过了,他的信心突然动摇,那支撑着他灵与肉的意念,像一堵大墙倒塌了,心中充斥着灰心和绝望。
  他猛地拔出毛竹,把竹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仰视苍穹,刺目的阳光映得他双目如绿如蓝。他傲然冷视,静待着生命殒火的那一瞬。他双手一紧……
  蓦然,一阵笛声传人了耳鼓。他全身一颤,手中的毛竹顿时垂下。一个人影倏地闪到身旁。啊!又是那个蓝袍书生!四十多岁,身材修长,面容英俊,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病容。
  “看清楚灵物了?”蓝袍书生拎笛发问。
  杨玉眉头一皱。每当他捕捉灵物失败后,蓝袍书生总要问他这句话,好像是在嘲弄他:连灵物是什么都没看清,还想捕捉?白日做梦!
  想到这里,他昂起头,冷冷道:“看清楚了,是一只紫貂。”
  “哦!”蓝袍书生眼中精芒一闪,全身一颤。
  “可是……”他猛然想起投出的毛竹,心中的执傲一下子烟消云散。
  “灰心了?”蓝袍书生似乎有了几分同情。
  “今天紫貂奔跑的这么慢,我还击它不中,今后恐怕是没有希望了。”说着,他眼中涌出两滴泪水。
  “哈哈……”蓝袍书生仰面发出一串大笑。
  他被激怒了,瞪起双眼:“这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紫貂跑得慢了,而是你的眼力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哦?”他感到困惑不解。
  “你日夜凝视沙丘,等待灵物出现,实际上是在练一种静眼功,所以你的眼力才能有今天的飞跃。”
  杨玉从未练过功,对蓝袍书生的话仍是不懂。
  “即便是一个功底扎实、先天聪慧的武生,要练成你现在这样的眼力,至少也得二十年功夫,想不到你……天意,这是天意!”蓝袍书生仰望峰峦,神情显得十分激动。
  “天意?”杨玉更不知他说的“天意”是何意。
  蓝袍书生倏然沉下脸:“你若想救母亲,就随我来。”说罢,转身就走。
  杨玉略一迟疑,立即撒步跟上。
  蓝袍书生在绝壁前停住脚步。
  “我就住在那儿。”蓝袍书生手往绝壁洞窟一指。
  “那儿?怎么上去?”杨玉心疑。绝壁如刀削斧劈,根本没有攀登之路。
  蓝袍书生没有回答,却伸手挟住杨玉的腰,猛地一声大喝:“起!”
  绝壁前陡起一阵旋风。旋风中蓝袍书生挟着杨玉一旋、二旋、三旋……飞身旋入了绝壁上第七个洞窟之中。
  蓝袍书生将杨玉放到地上,脚下一个趔趄险些跌倒。他急忙用玉笛撑地,稳住身子,然后在一个石蒲团上盘膝坐定。
  他面色苍白,头额汗水涔涔,鼻息里只嘘粗气。
  “你怎么啦?”杨玉见状,急急上前关切地问。
  “没……什么,老毛病又犯了,歇一会就好……”他有些后悔不该带杨玉上这儿来,原想露一手功夫给杨玉看看,以增强杨玉捕捉紫貂的信心,想不到……一口血水涌了上来,他强忍着将血水咽了下去,急忙合掌胸前,调神运气。
  杨玉见状也不再问,环顾四周。
  这是一座石窟。窟内一切家什全是石头做成,石桌,石椅,石床。
  杨玉心中闪过几个念头:
  蓝袍书生究竟是谁?
  他为什么隐身在这绝壁洞窟中?
  他为什么要带自己到这洞窟中来?
  救母亲?他能帮自己捉到紫貂吗?
  他那惊疑不定的眼光,盯在蓝袍书生苍白的脸上。
  “吁——”蓝袍书生长吁口气,脸色转红,睁开眼来。
  “你不必问我是谁,也无须知道我为什么会隐身在这里,你只需知道一点,我能帮你捉到紫貂就行了。”蓝袍书生那犀利的眼光已把他的心思洞穿。
  杨玉定定神道:“你能捉住神貂?”
  蓝袍书生暗自苦笑:我若能捉住紫貂还来找你这个傻小子?但,他脸上却绽出一丝笑容,说道:“能。”
  “待明年九九重阳?”
  “不,就在今天夜里。”
  “不对!”杨玉叫了起来,“神貂今天已经出现了,今年再不会……”
  蓝袍书生打断他的话:“九九重阳时,紫貂三天之内都在山谷沙坪,三天之中它只现身一次,其余的时间都在沙石地底里。我不知道它为什么每年这个季节,要到黄山沙坪地里呆上三天,但我可以肯定,它今夜就在沙坪底下!”
  杨玉闻言,神情顿时激动起来,颤声道:“怎……样才能捕到它呢?”
  “你过来!”蓝袍书生对他摆了摆手。
  杨王走到蓝袍书生面前。
  蓝袍书生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递给杨玉说:“服下去。”
  杨玉接过药丸,随即张口将药丸吞下。
  蓝袍书生从石蒲团下,取出一只小铁宠,笼门上有踏板活扣,笼内盛有一只小碗。
  杨玉不知蓝袍书生究竟在搞什么名堂。突然,他觉得腹中腾起一股燥热,不觉眉头一拧。
  “别动!这是药力发作了。”蓝袍书生肃容道,“听着!半个时辰后,你将小便撒在这碗里,然后提着铁笼去沙坪,每隔半个时辰,你在沙坪撒泡尿,撒个圆圈,再在圆圈中坐定。入夜之后,你提着铁笼盯住沙石地,大概将近子时,沙石地里会有一道紫光渗出,那是一道无光之光,只有眼力达到你这样境界的人才能看到。你认准紫光,将铁笼罩下。若运气不错,半个时辰之内紫貂就会钻入笼内。你捕到紫貂后,我自会来教你取血之法。”
  杨玉听他说得神奇,也不知这法儿灵不灵,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蓝袍书生想了想又说:“记住,千万不能带一点血腥之物进入沙坪。这紫貂神灵得很,只要一闻到血腥或是……”说到此处他突然顿住。
  据说这紫貂之血能治任何内外伤,只要受伤之人不断气便能起死回生。因此,紫貂是珍贵之物,堪称稀世之宝。这紫貂天生灵性,凡血腥之物和受伤之体若靠近百步之内,它便能觉察,立即逃之夭夭。而且这紫貂还有一怪性,不知何故,喜欢在未泄真元的童男面前现身。
  关于这一些,蓝袍书生不愿让杨玉知道。他之所以不让杨玉知道,自有他的原因,因为他此举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半个时辰后,杨上依言而行,然后提起铁笼:“我怎么下去?”
  “当然是我送你下去。”蓝袍书生从石蒲团上霍地跃起,神情、气色与入洞窟时,已是判若两人。
  一勾寒月,冷冷地照着山谷沙坪。
  空中飘过几团浓云,沙坪一刹明,一刹暗。
  杨玉提着铁笼,目不转睛地盯着坪上的沙石。
  眼中突地爆出一片精芒,眼前的沙石骤然放大,沙石缝隙变成了一条条通道。地下的通道四通八达,纵横交错,宛似一座迷宫。
  眼光扫过迷宫,通道一一在眼前显露。蓦地,一道紫光呈现在眼前。心格登一跳,眼光顺着紫光而下,那只紫貂就俯身在通道的交叉口处!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这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须臾,紫光从通道口渗出。
  “噗!”铁笼罩在了紫光上。
  他铁青着脸,眼光勾勾地盯着铁笼,静静地等待。
  天空一片乌云掩住了冷月,天宇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他的心中和天宇一样深沉,一样黑暗。
  它会钻进铁笼吗?
  母亲有救了吗?
  心念刚动,“扑通!”铁笼一抖,门已落下,紫貂已成了笼中之物。
  他提起铁笼搂在怀中,心中禁不住一阵狂跳。他捕到灵物了,母亲有救了!
  “吱——吱——”紫貂在笼中昂起头向他吱叫,那模样一点儿也不害怕。
  它全身紫毛,光滑柔软,通身发亮,在笼中轻叫着,蹿跳着,显得十分可爱。
  蓦然间,他对它突然生发出一种怜悯之情,它不也是个活蹦乱跳的生命么?
  为什么要杀它?就因为它的血能治病?
  他的心骤然一紧,一股沉重的郁闷使他感到深深的不安和恐惧。
  紫貂在笼中碗边翻腾着,一双晶亮亮的小眼直瞪着杨玉,神情竟是十分欢愉。
  刹时,他捧着铁笼,心中千回百转,茫然无绪,不知该如何才好。
  突然,紫貂发出一声厉叫,在宠中昂起头,神情显得十分惊慌、恐惧。
  他不知何故,放眼四望。远处绝壁上,蓝袍书生形如飞鸟,从洞窟中飞出。
  紫貂吱吱一叫,竟朝着杨玉前腿下跪,眼中淌下两滴泪水。
  见到紫貂的模样,他便乱了方寸,顿时把七年来所作的种种努力,母亲的病体全都忘了。
  蓝袍书生出现在沙坪五、六十步外。
  杨玉五指抓住了笼门。
  “别动!”蓝袍书生一声厉喝,破空飞射而来,眨眼间,人影重现,已立在了杨玉身旁。
  任蓝袍书生身手如何敏捷,紫光一闪而没,铁笼已是空笼。
  “你这个傻小子!笨蛋!蠢猪!不中用的东西!”蓝袍书生夺过杨玉手中的铁笼摔到地上,狠狠地踩着,神情已是狂怒。
  杨玉噘着嘴,默不作声,但心中已激起了一股潜在的反抗意识。
  “你为什么把它放啦?”蓝袍书生朝他吼道。
  “难道它就不是一条命?”他反诘道。
  “你忘了你上这儿是为了什么?把母亲也给忘了?你这个不孝之徒!”蓝袍书生说着猛咳一声,扭过头去。
  “母亲”二字和那咳嗽声,使他想起了母亲,想起了母亲的病。鹅风堡庄园的日日夜夜顿时又呈现在眼前……
  蓝袍书生迅疾地从袖内掏出一块手帕捂住嘴,一口殷红的鲜血悄然地吐在手帕上。
  杨玉全然未觉,只是呆呆地痴言着:“娘!娘……可是我怎能杀……杀它!”
  蓝袍书生长长地吐口气,靠近杨玉:“谁说过要杀它?”他神态已恢复平静。
  “哦!不杀它怎能取血?”
  “怎么不能?用吸筒。将针头刺入紫貂血管,然后用吸筒抽血,只要所抽的血不超过紫貂体内血液的三分之一,紫貂就没事,不出三个月,血就生出来了,只是生出来的血再也不能疗伤治病而已。”
  “你为什么不早说?”
  蓝袍书生仰面一声长叹:“这也许又是天意!”
  杨玉突然眼中光亮一闪:“你不是说有三天么?紫貂也许还在,今夜我再来捕捉!”
  蓝袍书生淡然苦笑:“这灵物机灵得很,今晚逃过,以后决不会再上当了。”
  “这么说我再也捕不到它了?”
  “是的。”
  杨玉转身就走。
  “你去哪儿?”蓝袍书生问。
  “去死。”杨玉回答。
  他说的倒是实话,既然救不了母亲,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混小子!”蓝袍书生身形一晃,疾如鬼魅,抢至杨玉身前,伸指一点,扬玉便委顿于地。
  他决不能让杨玉去死,因为杨玉是他唯一的希望。
  他知道杨玉很不可靠,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的好。
  杨玉悠悠醒来,发觉自己睡在石床上。
  蓝袍书生坐在石桌旁,正在拨弄着一根细小的竹筒。
  “你醒啦。”蓝袍书生一边弄着竹筒,一边漫不轻心地问。
  杨玉用手撑起上身想坐起来,但头一阵晕眩,复又倒下。
  “成啦。”蓝袍书生放下竹筒,把脸转向杨玉,“我苦苦思索了三天三夜,终于成啦。”
  “三天三夜?我睡了三天三夜?”杨玉问。
  “没错。我点了你的晕眩穴,让你昏睡了三天。”
  “为什么?”
  “让你这混小子醒着,不是走,就是要去寻死。能行么?”
  杨玉虽然忠厚老实,但聪慧却也超过常人。他眼光盯着桌上的竹筒:“你想出捕捉紫貂的办法了?”
  “嗯,不过……”
  杨玉霍地坐起:“什么办法?快告诉我!”
  蓝袍书生不慌不忙地抓起桌上的竹筒,踱步到床边坐下。
  “你看,这是一支特制的小吸筒。筒头上有刺针,筒尾装有自动弹簧片,当刺针刺入紫貂血管时,弹簧片便会自动抽动筒芯,将血抽入筒中,我已计算过了,吸筒的容量不会超过紫貂血液的三分之一,因此对紫貂不会有什么伤害。”
  杨玉接过竹筒细细一看,做得果然是精巧。可是怎样才能将小吸筒的刺针,刺入紫貂的血管呢?这可是一切问题的关键所在。
  未等杨玉发问,蓝袍书生又道,“如何将吸筒刺针刺入紫貂血管,就要看你了。”
  “我?”
  “你这次放过紫貂,明年重阳紫貂一定会在你面前现身,而且还会周头一望以示感恩,就在紫貂回头一望的瞬间,你将吸筒掷过去让刺针钉入紫貂颈部血管,刺针一入血管,吸筒便会吸血,血满筒后,吸筒会自动脱落,紫貂也将离去,你便大功告成。”
  蓝袍书生后一句话却是假话,吸筒吸血后不会脱落,紫貂也不会离去,因为吸筒将会把紫貂体内的血全部抽干。被抽干了血液的死貂还怎能离去?
  杨玉不知底里,只是在想:掷出去的吸筒怎能一下刺中紫貂颈血管?
  他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蓝袍书生正色道:“你的眼力现已可看清紫貂颈部的血管,需要练的只是投掷。但紫貂异常机灵,反应十分敏捷,投掷不但要求准确,而且需在闪念之间完成,因此,需要具有纯厚的内力和精妙的投掷手法。我决定收你为徒,把我毕生的武学传授给你。”
  “不!我不学武功!”杨玉大声叫道。
  “什么?”蓝袍书生瞪圆了双眼。
  蓝袍书生在武林时,曾有多少人跪在他足下,乞求拜他为师,其中不少还是武林中已成名的人物,他们有的长跪数昼夜,有的磕头磕裂了头骨,他铁石心肠一律拒之门外,不予理睬。今天他决心破例收他为徒,这混小子居然不肯答应?
  天与地什么时候倒过来了?!
  “我不学武功!”杨玉冲着他再次叫喊。
  他两眼勾勾地望着杨玉,眼中闪烁着惊愕、困惑的光。但这眼光不是为着杨玉的这句话,而是为着杨玉的脸,他突然发觉这张脸实在是太像他的一位江湖“朋友”了。
  他猛地伸手揪住杨玉的头发,扳起他的脸,鼻梁、嘴唇、下额,像,实在是太像了!瞬间,他眼中射出两道凶煞煞的光焰。
  杨玉的一双晶亮亮的眸子,无畏地迎视着他。他在他的眼光中捕捉不到半点胆怯、恐惧、犹豫。
  终于,他被他大无畏的精神所感动,凶焰顿敛,手也松开:“不愿学武功?为什么?”
  “娘不让我学武功。她说武功练得愈好的人,愈没有好下场。”
  “哦。”他喟然一声长叹,声音变得异样柔和:“你娘叫什么名字?”
  “杨贵香。”
  “这是她的真名?”
  “名字还会有假?”杨玉坦诚的眼光中没有半点虚伪。
  蓝袍书生顿了顿,又问:“你娘是什么时候到鹅风堡的?”
  “听鹅风堡凌二叔说,是怀着我三个月的时候。”
  “你今年多大了?”
  “还差九天就十六。”
  蓝袍书生顿时脸色凝重,默不作声,像是在回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杨玉心中疑云顿起:这蓝袍书生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要刨根问底?
  稍顿。蓝袍书生又问:“你娘得的是咯血病吗?”
  “是的。”
  “是不是早上脸红,下午脸白,夜间咳嗽,咯血不止,彻夜难眠?”
  “是啊。你怎么会知道的?”杨玉扬起双眉,心中又增一团疑云。
  “嗯,我听人说过这种咯血病……”蓝袍书生支吾着。突然,他手朝窟外一指:“那是什么?”
  杨玉回头。窟洞外掠过一只秃鹰。
  蓝袍书生忍住咳嗽声,迅速地将一口血痰吐入袖内。
  杨玉回头。蓝袍书生肃容道:“你不想救娘了?”
  杨玉毫不犹豫地:“想,当然想,但我决不学武功。我在娘面前已经发过誓了。”
  蓝袍书生道:“我教你投掷手法如何?投掷手法是猎户们狩猎谋生的一种手段,算不得武功。”
  杨玉凝眸沉思,未置可否。
  蓝袍书生又道:“你在沙坪已用尖竹投掷过紫貂了。”
  杨玉又想了想,然后点点头道:“行。”说话时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从明天起我就教你投掷手法。你就睡在这间石屋里,石枕下有你换洗的衣服,衣服是我的,你将就点穿吧。伙食一日三餐,全是素果……”蓝袍书生指指点点他说着,脸上透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如果你觉得闷得慌的话,我还可以教你吹笛。”
  “吹笛?”杨玉眼中光亮一闪。
  蓝袍书生顺手拔出腰间的玉笛:“想听一曲吗?”
  “想。在鹅风堡时,娘经常吹笛给我听。”他是有啥说啥。
  蓝袍书生将玉笛横在嘴边,抿起嘴唇,笛声顿起。
  笛声,轻柔、悠远,充满着缠绵柔情,像是甜蜜的梦,使人陷入温馨迷离的情思。
  杨玉心情一荡,眼前叠幻起母亲的身影,他躺在母亲的怀中,尽情地承受着母亲温柔的轻抚。
  笛声,低沉凝重,充满着凄婉、悲伤,像是沉闷的雷声在低低的云层滚过。
  杨玉心情一沉,眼前浮现出母亲的病容,苍白憔悴的脸,从口中咳出的大口大口殷红的鲜血。
  笛声,高昂、激越,充满着刚毅、悲壮,像是汹涌咆哮的海浪在拍打着岩崖。
  杨玉心情一振,眼前出现了沙坪上飞奔的紫貂,呼啸长空的尖竹,抖动的吸筒刺针,迸溅的紫貂鲜血。
  蓦地,笛声嘎然而止。
  两人一动也不动,石窟中的空气也仿佛凝住了。
  良久,蓝袍书生开口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乐曲吗?”
  杨玉沉吟片刻,缓缓地摇摇头。对这首似曾听过的乐曲,他叫不出名字。他曾经听母亲吹过此曲,但气韵却是大不相同,永不及蓝袍书生吹得动人。
  “这乐曲叫‘广陵曲’是‘钧天之乐’中的一奏。”蓝袍书生抚笛轻叹一声,又说道:“‘钧天之乐’亦名‘钩天广乐’,乐共九奏,乃上古仙乐中绝传的三大圣乐之一。”
  “既是绝传圣乐,你怎么会吹?”杨玉明眸紧盯着蓝袍书生问。
  蓝袍书生淡淡一笑:“二十年前,我无意之中,从大唐名乐师段善本大师遗物中得到此圣乐秘本。我一见此本便爱不释手,开始练习吹奏,练了二十年,直到上月初九才能吹奏这圣乐的第一奏。”
  杨玉听着不觉听傻了眼:练二十年才能吹奏第一奏?
  蓝袍书生玉笛一横,随口问道:“你想学吗?”
  好奇心,好胜心使杨玉不加思索,冲口吐出一个字:“想。”
  蓝袍书生一撩衣袍,顺势往床沿上一坐:“想学圣乐,还不赶快拜师?”
  杨玉毫不犹豫,跨前一步,双膝跪地,“叭叭叭”地朝蓝袍书生磕了三个响头:“师父在上,弟子杨玉给师父叩头!”
  “哈哈!”蓝袍书生仰面发出一阵大笑。
  这混小子倒底还是上当了!
  少年人,特别是老实的少年人,毕竟容易上当!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