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别人扛龟吾得龟



  六月六,火烧铺,尤其在太阳“下班”之后,更是澳闷难耐,很多人不由自主的在水井旁汲水猛冲凉。
  此时却有一条核形小舟在东海海面上缓缓行驶,哇操!正点,这种天气最适合海上夜游啦!
  只见一位少年右手操桨,左手拿着一个酒葫芦频频朝嘴中灌,哇操!难道是一位年纪轻轻的酒鬼吗?
  只见一位中年人则趴在船头,双手则一直在海水中拨来拨去!
  这位中年人又矮又胜,尤其那个肚子好似女人怀孕十月即将分娩又圆又大,十足是个“汽油桶”。
  哇操!那有人如此猪呢?顶着大肚子趴在船头戏水,多累呀!为什么不能干脆跳入海中游水呢?
  良久之后,这位胖哥晤了一声,爬了起来。
  少年忙道:“大叔,到了没有?”
  通常,胖人的脾气比较和善,(因为心宽体胖嘛!)那知这位胖哥却瞪了少年一眼,沉声道:“还在喝呀!”
  “好苦喔!这是什么酒呀?”
  “少罗嗦!你再不喝,当心我海扁你一顿!”
  少年急忙猛准酒,心中却暗写道:“妈的!死大颗呆,过了今夜,你即使用明珠来求我,我也不干啦!”
  胖哥探探肚皮,立即又趴在船头伸手拨水。
  这位少年姓夏,名叫次健,他是湖南长沙人氏,在他六岁那年,家中遭遇六名盗贼连夜打劫。
  那六名盗贼真狠,既要人财,又要人命,所以,夏次健的双亲及二位仆妇之子便被断头。
  夏次健毅然决然爬入茅坑中,利用屎遁逃过一劫。
  他在邻居协助之下,变卖家产办妥双亲及仆妇五人之后事.便拿剩下的五两多银子欲投靠远房亲戚。
  沿途之中.他尽量多走路,少坐车及省吃俭用,即使坐车,他向车夫争取“儿童半价”。
  那如,他好不容易找到亲戚家、却发现木门顺颓,屋内到处结蛛网,他急忙向左邻右舍探听!
  搬家啊!一年余便搬得不知去向啦!
  他险些昏倒。
  他险些哭出来。
  人生地不熟,他只好打遣返回故乡。
  这回,他为了省钱,便徒步行军。
  为了省钱,他尽量喝泉水,吃野果。
  一个月之后,他似瘦皮猴般回来了。
  他似乞丐般问来了!
  由于身边只剩下二两多银子,他只好开始“找头路”!
  由于他的双亲生前为人慷慨好善,加上他的天姿甚高,做事干净俐落,所以,那位私塾老学究便雇他打扫环境。
  管吃又管住,又有三审铜板的月薪,他满意了。
  闲来没事,他便以“旁听生”身份进修。
  所以,他日子过得很充实。
  今年初,他十六岁了,老学究却“蒙生定召”啦!临终之前,他把这栋房子交给夏次健遮风蔽雨。
  至于老学究的终生积蓄则捐给官方济贫。
  夏次健便继效耕耘老学究的菜圃及打算逢年过节写些门联,春联维生,平日则帮人写字赚些零用钱。
  那知,一个半月前.这位胖哥经过他的门前,居然跑到夏次健的面前,而且立即仰手摸他的后脑。
  他以为对方是“阿达”,不由又怕又奇。
  那知,对方居然把他挟入房中,而且从头摸到脚。
  怪的是,他有口难言。
  他有手难动。
  他有脚难行。
  好久,好久之后.胖哥笑嘻嘻的朝他的腰眼一按,便表示愿以十两银子请他到海中去找一样东西。
  他善泅,可是,未曾下过海,当然反对啦!
  何况,对方如此陌生,他不知会不会被押去卖掉。
  哇操!他还是“在室里”哩!
  从那天起,胖哥天天来问他,他天天皆拒绝。
  这天上午,他的“死忠兼换贴”的好友许义基慌张的来说他的老爸欠了赌债,场子要抑走他的妹子未“卖春”。
  哇操!这怎么得了!
  他把全部积蓄十七多两全部交给许义基。
  结果仍缺十八两多,于是,他到街上去找胖哥啦!
  很幸运的,他找到肚哥。
  几经讨价还价,他‘卖身”啦!
  他把二十两银子交给许义基。
  他跟着胖哥来到此地啦!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乖乖的依照胖哥的吩咐做事啦,何况,胖哥在沿途之中,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哩!
  胖哥趴在船头又拨水半个时辰之后,突然欣喜的低声道:“停!”
  唯操!海面如此辽阔,又只要他们两人,他却好似怕惊动别人般细声.不由今夏次健暗觉好笑。
  他急忙收桨。
  “酒喝光了没有?”
  他急忙咕略连灌。
  哇操!好苦!
  安娘喂呀!这种银子不好赚!
  “脱衣吧!”
  “这…”
  “妈的!鸟刚长毛,我又不是马仔,难为清什么?紧啦!”
  夏次位只好红着脸脱光身子。
  胖哥沉声道:‘然口!”
  他急忙张口。
  胖哥迅速的弹入一粒药丸,便朝他的颈间一拂。
  药丸迅即人腹。
  “哇操!有够苦,黄连呀!”
  “小声些,你还记得我的吩咐吗?”
  “海底有一个洞,洞口有两支大海龟,它们此时一定在’办事’,哇操!对了!‘办事’是什么意思?”
  “你看过你爹娘搂在一起吗?”
  “这……他们是人,不一样啦!”
  “少嘈嗑!你必须趁着它们在办事之际,游入洞中采出那株双叶红果,然后装入这个孟中。”
  说着,他已经将那条绑着一个长盒的黑线绑在夏次健的腰上,再小声问道:“记住了吗?”
  “记住了,你怎知它们正在办事呢?”
  “妈的!我方才一直在拨水,你以为我无聊呀?顶着这个肚子好受吗?少罗嗦!快下去吧!”
  夏次健暗骂道:“活该!该叫你要吃这么胖呀?”
  他刚走到船旁,突然问道:“哇操!如此暗,我怎样找……”
  “它们的眼睛一支泛白光,一支泛红光,很清楚啦!”
  “如果找不到呢?”
  “妈的!百年才一次机会,你如果找不到,就别上来啦!”
  说着,他便将夏次健推入海中。
  夏次健响了一声,双臂并排高举过顶,立听“波!”一声,夏次健已经顺利的跃入海中。
  胖哥立即乐道:“好水性!”
  他旋又患得患失的紧张啦!
  他趴在船头一直汲水查看着。
  且说夏次健一入海,立即一直游向海底。
  大海之滔力比河水强。
  东海之潮流更是变化多端。
  可是,此地却平静似死海。
  他便用力的游向海底。
  不久,他嗅到一阵浓烈的香味,不过,那香味另有一股腥骚味道,闻嗅起来立觉怪怪的!
  他原本闭目猛扫,此时立即眯目一瞧。
  果真远处有两点红光及白光。
  他立即用力游去。
  香腥味越来越浓。
  红光及白光越来越清楚。
  不久,他终于瞧见两支大海角上下叠着。
  哇操!好大的海龟,好似两张大圆桌哩!
  立听下方那支海龟侧头“嗝”了一声,它的那两支白光闪闪的眼睛,立即更大又更亮了!
  上方那支海龟转动两支红光闪闪的眼睛低嗝一声,身子便急速的抖动不已!
  夏次健抓住凸出之海石,怔道:“哇操!海龟是这样‘办事’的呀!根本不似爹娘之搂抱呀!”
  立听两支海龟仰头朝他“嗝……”连叫!
  不过,它们正值要紧关头,却不敢分开或游来。
  那嗝声震耳欲聋,而且震得潮流滚滚哩!
  夏次健急忙游向洞口。
  “嗝……”声音更响亮啦!
  夏次健一游入洞中,便嗅到浓例的香味。
  他立即明白香味出自洞中,腥味出自两支大海龟。
  他匆匆一瞧,却只见洞中黑漆漆,他不由怔道:“哇操!那株两叶红果在那儿呀?怎么我呀?”
  哇操!摸吧!
  哇操!嗅吧!
  他便慢慢爬去及伸手朝前抚摸着。
  香味越来越浓啦!
  他终于碰到一支筷子般东西。
  他尚未搞清楚,手告便被一个圆物砸中。
  香味大沽。
  手背立即一温。
  他伸手一摸,便摸到一个圆湿物品。
  他急忙抓在手中。
  这一抓,圆物立破。
  香味更浓啦!
  他好奇的伸舌一舔,哇操!好甜!”
  他方才喝厂一葫芦的苦酒,此时一舔到甜物,便继续舔,没多久,他的手中便只剩下一小团薄皮。
  他意犹未尽的将薄皮塞入口中嚼着。
  哇操!三嚼两嚼便嚼碎啦!
  修沉腹中一热,全身便热。
  接着,腹中便续疼难耐。
  他哎响一叫,便捂腹连抖。
  绞疼越来越剧烈,他不住的惨叫啦!
  他滚出洞外啦!
  不久,他居然滚向那两支大海龟。
  “砰卜’一声,卜面那支大海龟已经被撞落向外侧。
  它立即四脚朝天!
  不过,它们的下身却仍然紧粘着。
  下方那支大海龟怒嗝一声,便张口咬来。
  “叭!”一声,它已咬住他的“左肩并穴”。
  他哎晴一叫,他却动弹不得!
  上面那支大海龟却悲嗝不已,它的下身“命根子”已经被撞得遭受到严重的扭伤。
  它边叫边挣扎的欲爬起来。
  可足,它的下身疼痛难耐,根本爬不起来呀!
  下面那支母龟也不好受,所以,它死命的咬着夏次健。
  可怜的夏次健正在内外受苦。
  他惨叫连连!
  他呛得频频咳嗽啦!
  作中之绞疼更剧烈啦!
  不久,他已经疼昏啦!
  候见胖哥喘呼呼的游来,他乍见此景,不由大喜。
  他急忙游入洞中。
  却见那位红果已经不见,只剩下低垂的双叶,他恨得一直咬牙,立即根根的游到洞口了。
  他瞧了不久,突然有了主意,道:“好小子,你既然经得起它的毒嘴之咬,我就一并成全你,我也可以向瘦皮猴炫耀啦!”
  他匆匆服下一粒药,立即游到大公龟身旁,疾拍向它的下身,立见大公龟嗝得连叫及剧抖不已!
  大母龟亦跟着嗝嗝连叫及剧抖着。
  胖哥立即以海石粒疾掷向它的双脚。
  不久,它的四足已缩入壳中。
  不过,它仍然紧咬着夏次健的左肩。
  胖哥立即跃在大母龟龟甲上用力的踢着。
  不久,大母龟剧抖的溢出鲜血及白汁。
  胖哥立即挥学及拍向夏次健的左胸大穴。
  那些血液及白汁便迅速的渗入夏次健的体中。
  胖哥越来越喘,却仍然趴在复次健的身旁拍按夏次健的胸腹大穴,立见他的脸色由红润渐成苍白。
  修见大公龟疾件龟首,立即咬住胖哥的脚丫子。
  胖哥惨叫一声,右脚立麻。
  他知道自己壮志未酬,即将身先死啦!他一咬牙,立即并掌将日己的全部功力疾灌入夏次健的“气海穴”。
  这是一项很危险的举动,从来没人敢如此做,因为,此举会震断对方的经脉,送对方进入鬼门关呀!
  所幸,夏次健的体中弥漫着那粒红果的热流以及两支大海龟所汇聚而成的精华,他过关了!
  胖哥一见夏次健设流血,他含笑收手倒在一旁了。
  他欣慰的嗝屁啦!
  大母龟的嘴中却不停的溢出鲜血及白汁。
  大约过了一天一夜,两支大海龟僵毙啦!
  大母龟临终之前,松嘴缩人壳中了。
  大公龟亦在临终前松嘴收入龟壳中了。
  两人便向上浮去。
  别看胖哥较胖,应该浮力较强,他的尸体却浮得较慢,因为,夏次健的体中似灌足气般迅速的浮去。
  不过,双龟一死,海中之潮流迅即加强,当他们两人浮出水面之后,至少已经相隔十余里远啦!
  而且没隔多久,胖哥的尸体便被卷入漩涡激撞到海中乱石,再被漩涡卷下去。
  没多久,尸体已经粉碎啦!
  这位胖哥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笑面虎,他一生专工心计及利用别人,不知干了多少缺德的事。
  所以,他遭到这种报应。
  夏次健之双亲秉承祖训行善,历代积下来之功德,终于使夏次健得到这种旷世奇缘了哩!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真的也!
  海面一片黑暗,夏次健似汽球般赤裸裸的在海上漂浮着,上天垂传,他居然越漂越远离漩涡区。
  天快要亮了,十余条渔船在远处开始捕鱼了。
  天一亮,终于有一位壮汉先发现复次健,他立即喊道:“爹,快来瞧,有一位少年光溜溜的漂来啦!
  立见一位魁梧中年人上前道:“一定是道海盗洗劫啦!”
  “是不是死啦?”
  “捞上来瞧瞧吧!”
  他们立即运桨划船上前以网捕起夏次健。
  中年人一探夏次健的鼻息,立即一怔!
  “爹,你瞧瞧他的右肩,那是什么伤痕呀?”
  夏次健的左肩清晰的留下大母龟的两排进印,可是,未曾有如此既宽又深的角咬痕印呀!
  所以,这对父子“有看没有懂呀!”
  “爹,死了吗?”
  “妈的!爹好端端在此,怎会死呢?呸!”
  “失礼!他死了吗?”
  “没有!气很长哩!”
  “他怎么昏迷不醒呢?”
  “你看呢?”
  “怪啦!他的肚子没有鼓起,分明没喝过海水,那会昏迷呢?”
  “妈的!叫你练武,你嫌苦,这下子尝到苦和啦2这位少年家一定是被江湖人物打昏啦!”
  “真的呀!听说可以解穴救醒他,你会吗?”
  “会个屁,我若会,何必要你去练武呢?”
  “怎么办呢?”
  “凉拌呀?”
  “爹,别溴孩儿啦!”
  “别急,听说只要没被江湖人物制死,过了一段期间,便会自动醒来,先让他在一旁凉快吧!”
  “他没穿衣服呀!”
  “咱们又不是女人,莫要紧啦!”
  “可是,等一下一靠岸,妹子便会来搬鱼,她怎能瞧呢?”
  “猪,你不会叫她回去拿衣衫呀!”
  “是,爹英明!”
  “英明个屁,想当年,我有一身的力气.你爷爷却不肯让我练武,结果,咱们的地盘被‘大目张’抢走啦!呸!”
  “爹,咱们现在也过得很愉快呀!娘还一直庆幸你能够脱离那种争强斗胜的排今日子哩!”
  “算啦!不提啦!干活啦!”
  两人立即撒网捕鱼。
  可真邪门,鱼群好似跟着夏次健而来,不出个时辰,这对父子的船舶便宣布“客满”啦!
  这位中年人姓游,单名龙,这位壮汉单名勇,只见游勇拭汗叫道:“爹,可真邪门得紧哩!”
  “妈的!爹那儿‘斜’啦?”
  说着,他便望向胯间。
  “不是啦!孩儿是说咱们今天怎会捕这么多的鱼.而日这么快就满舱,好似未曾有过这种事哩!”
  “不错!每一同皆满网,真令人又喜又累哩!”
  “爹,他会不会是龙太子化身的呀?”
  “屁!平日叫你少去看戏或听书,你偏偏偷偷跑去,如今弄成满脑子的迷信思想,我该敲醒你。”
  说着,便抽桨欲砸!”
  “爹,不敢啦!”
  “妈的!下问别乱省略字,听到没有?”
  “爹,若把爹省掉,就下会误解啦!”
  “妈的!把爹省掉,你干脆把我宰掉吧!”
  “孩儿不会说话.原谅!原谅!”
  “妈的!你想篡位呀?”
  “孩儿誓死不敢!”
  “妈的!我游龙灯等的英明.怎会出你这种猪.偏偏你妹妹却聪叫的要命,唉!当年一定搞错啦!”
  “搞错什么呀?”
  “妈的!你还问?”
  “孩儿不敢!”
  “回航啦!”
  “是!”
  父子俩得意洋洋的沿途向别船挥手致意。
  不出半个时辰,船已经泊靠在潦东简易码头旁,游勇略张望,便道:“爹,阿美还没来哩!”
  “咱们提前一、两个多时辰回来,她当然不会来。”
  “对!她不会做‘看海的女人”!”
  “妈的!你再胡说八道,我真的要扁你啦!”
  “孩儿不敢,改进!改进!”
  “先挑一担鱼回家,别忘了带一套衣衫来。”
  “叶!色!(是!)”
  游龙受用的哈哈一笑,便放下绳梯。
  不久,游勇已以头顶着两筐鱼滑梯爬下。
  他一着陆,便快步挑去。
  游龙望着爱子的矮健步伐,便开始运鱼下船。
  没多久,游勇已经和一位健美少女快步行来,别看这对父子长得粗鲁些,那少女却是明眸贝齿,挺正点的哩!
  少女一到岸边,便脆声道:“爹,听说今天大丰收啦!”
  “是呀!你先挑鱼回去吧!”
  少女立即应是挑起两幢鱼快步离去。
  游勇拿着衣衫一爬上船,便道:“爹,娘说吉兆哩肝’
  “吉个庇,说清楚!”
  “孩儿向娘提及此人及捕鱼之事,娘便说是吉兆。”
  “别听你娘在臭盖。”
  “爹,娘每次说的话都很难哩!去年你的右眼皮一直跳,娘便劝你戒酒避祸,结果,你醉得被大目张的手下推入海中喝水哩!”
  “妈的!你再提,我就扁你!”
  “失礼啦!”
  他一放下衣衫,便又顶鱼下船。
  游龙便替夏次健穿上衣裤。
  由于身材相差太多,游龙虽然卷了在油及裤管,夏次健仍然好似套着大麻袋哩!
  游龙哈哈一笑,便继续运鱼下船一
  不久,一位秀丽妇入跟着少女含笑行来,游龙立即挟着县农健下船迎前道:“婉玉,你怎么来啦?’
  “听说今天大满舱,特来帮忙!”
  “不必,你细度嫩肉的,别忙!”
  “此人是……”
  “就是那位从海中捞起来的少年家。”
  “挺清秀的啤!天庭饱满,鼻如悬胆,好!好!”
  “婉玉,我送他回去,你再好好瞧瞧!”
  “好!”
  二人便欣然离去。
  游勇低声道:“马屁精!”
  妇人立即回头一笑。
  少妇低叱道:“这叫做‘相敬如宾’,不是马屁精!”
  “是吗?”
  “干活吧!趁着别家的鱼儿尚未回来,咱们可以卖个好价钱哩!”
  “叶!色!”
  “少来,此招对老爸有效,对吾设效!”
  游勇立即装嗓细声道:“是的!”
  “呸!难听死啦!干活啦!”
  说着,她已挑走两筐鱼。
  游勇便笑嘻嘻的挑鱼跟去。
  黑夜逐渐笼罩大地,游龙已经打着赤膊坐在院中边喝酒边哼唱道:
  “执戈直捣黄龙府,
  挥剑劈开玉门关。”
  “爹,换一曲吧!你已经唱了上万退啦!”
  “妈的!你嫌刺耳啦!你喜欢听唱戏的吧?来!唱一段!”
  “这……当真?”
  “当针!我还当剑哩!唱!”
  “好!我唱!咳……咳……”
  “妈的!唱就唱,那来这么多毛病。”
  “总得润润嗓呀!”
  “润嗓!喝一杯吧!”
  “不!大丈夫说不喝就不喝!”
  “妈的!你是大丈夫?屁!我看你是‘米仔麦’啦!”
  “爹,别影响孩儿的心情嘛!”
  “妈的!别唱啦!毛病特别多。”
  “爹,您真的不听啦!”
  “不听,你滚吧!”
  “叶!色!”
  只见他收小腹挺胸一喊,立即转身奔去。
  “妈的!这小子一定又溜去看戏,我又中计啦!”
  说着,他便又喝了一杯酒。
  此时,妇人和少女坐在榻沿瞧着昏睡在榻上的夏次健,文听少女低声道:“娘,他已昏睡七天,会不会有事呀!”
  妇人含笑道:“没事,他体中之其气已经调和得差不多了,若无意外,他应该会在明午醒来。”
  “娘,他真的已有傲世的修为啦?”
  “不错,即使你外祖父生前,也没有这种修为。”
  “他如此年轻,怎会有如此骇人的修为呢?”
  “奇遇!”
  “什么样的奇遇呢?他的年纪和孩儿差不多,怎会有这种修为呢?”
  “所谓奇遇,当然是奇怪的遇合啦!你去年之奇遇不是也令人至今仍然不敢相信世上会有那种事吗?”
  “是的!”
  “美儿,你瞧瞧他是什么身份。”
  “他的手长茧,分明是工人,可是,他的长相却是如此的清秀,孩儿一时也分辨不出他的身份。”
  “错了!还记得草莽皇帝否?别以相论人。”
  “是!他是什么身份之人呢?”
  “工人,亦是书生,你瞧他的肤色及脚掌,他所做之工,必然负担不重;再依他的长相研判,既是工人,又是书生。”
  “他手中之苗似刚结成不久哩!”
  “不错!这可能与他会昏迷有所关连,总之,依其相格而言.幼年多波折,少年的带吉,自青年起,就开始飞黄腾达啦!”
  少女若有所思,立即低下头。
  妇人轻抚夏次健左肩之齿痕道:“此痕出自‘癸龟’之嘴,癸角既阴寒又至毒,按理说,他活不了!”
  “会不会他眼下抗毒之物?”
  “必然如此,可惜,咱们不便询问。”
  “为何呢?”
  “癸龟已近绝种,经常在极为阴湿之处趴伏不动,而且一趴伏便是十余年,他能被它咬到,必有一番曲折,何必深人隐私。”
  “娃!娘,他诸武否?”
  “可是他……他……”
  妇人双目倏凝,沉声问道:“你私下做了何事?”
  少女道句:“孩儿不敢!”立即下跪。
  另情妇人方才一直含笑,此时一凝目,威仪顿现,立听她沉声道:“你一定私下做了何事,不许瞒我!”
  “是!他昨午突然汗下如雨,而且奇腥无比,孩儿曾经以湿巾替他擦身,所以才觉得他的肌肉不似练过武。”
  “擦身?擦全身吗?”
  “是……是的!”
  “你……糊涂”’
  “孩儿知罪!”
  “唉!罢了!良缘乎?孽缘乎?起来吧!”
  少女立即低头起身。
  “小美!”
  “孩儿在!”
  “不许让你爹和你哥哥知道你替他擦身之事。”
  “孩儿不敢外泄!”
  “更不许让他知道。”
  “是!”
  “小美,他非池中之龙,亦非任何一位女人所能独占,你若想跟他,必须有容人之星,你必须妥善考虑。”
  “孩儿不忍他泡在腥汗中,才替他擦身,并无他意。”
  “傻孩子,娘一手把你带大,岂会不明白你的心意呢?凭心而论,娘希望你和他在一起,不过,娘担心别的女人容不下你!”
  “孩儿真的不敢妄想。”
  “罢了!气候如此的焕闷,可能将要下雨,去检查一下吧!”
  “是!”
  两人便联袂离去。
  哇操!妇人的预测足以娩美“气象台”,不出半个时辰,夜空刚划过一道闪电,便是轰隆连响的雷声。
  少女立即道:“爹,快下雨罗!八厅喝吧!”
  说着,她已经搭上桌角。
  游龙哈哈一笑,问道:“小美,你几岁啦?”
  ’对厌!爹前几天刚问.今天又问,是不是嫌孩儿不乖,所以,才一直希望孩儿能够早些滚蛋?”
  “哈哈!问个芳龄,就引来如此多的牢骚,厉害。”
  她啤句:“不告诉你!”便双臂平伸的把桌弄走。
  而且桌上的酒企,酒杯、花生、豆干动也不动哩!
  游龙哈哈一笑.便提椅跟着八厅。
  立见归人端着一盘小炸鱼入厅道:“相公,今夜似有心事哩!”
  “不错!婉工,你过来帮我拿个主意吧!”
  妇人立即含笑坐在他的身旁。
  少女则立即低头入厅。
  “婉玉,老六今天在市场向我提起他那老大中意小美,我在思右想,总觉得不大配,你的意思呢?’
  ‘她们实在不配肝’
  “可是,老六是我的患难之交,我不知该如何拒绝哩!”
  “小美今年才十六岁,还小嘛!”
  “对,还小,再过两三年再说,还是夫人聪明。”
  “哗啦!”一声,大雨便倾盆而下。
  游龙哈哈一笑,道:“小兔患于,你敢溜去看戏,这下子铁定会淋得一塌糊涂,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溜?”
  妇人暗暗一笑,道:“相公,你慢用,我去瞧瞧何处漏水?”
  “不!我来瞧,你别摔跤啦!”
  说着,他立即离去。
  妇人微微一笑,立即望着院中之大雨。
  闪电似蛇般在空中张牙舞爪!
  雷声隆隆助威不已!
  大雨哗啦猛下着。
  妇人忖道:“这场雨已经延迟月余,果然蓄足了威力,唉!吾帮不知再候多少年,才能重振声威。
  ‘’轰隆!”一声爆响,它似出现于屋顶,妇人夷然不动,游龙却哇了一声,边跑八厅边叫道:“惊死郎,好大的雷呀卜’
  妇人立即含笑道:‘相公,这场雨可能会连下数日,你可别似去年般闷闷不乐或者喝闷酒喔!”
  “不会啦!我保证!”
  “我相信,不过,我仍然要提醒你一句,咱们近日天天大满仓,已经有不少银子,你别再为银子发愁!”
  “夫人,咱们最近多赚了不少吧?”
  “一共有五十六两多。”
  “哇!真赞!我觉得小勇好似没说错哩!”
  “小勇说了什么?”
  “他说那位少年家是龙王三太子化身,所以,咱们才会天天大满仓,而且每条鱼都是又肥又大哩!哈哈!”
  妇人微微一笑道:“这孩子已成戏迷啦!”
  “怪啦!他怎么还没回家呢?”
  “他一定在阿狗家躲雨,别担心!”
  “夫人,那位少年家为何一直昏睡呢?”
  “可能会在明天……”
  倏听一声雷响,客房突然传来一声大叫:“哎喀!疼死我啦
  妇人神色一喜,道:“他醒啦!”
  “走!去瞧瞧!”
  他们匆匆走到房门口,便瞧见小美站在她的门旁,夏次健则按着左肩站在榻前东张西望着。
  游龙哈哈一笑,大步入内道:“少年仔,你醒啦!”
  “是的!大叔是此屋主人?”
  “正是!你为何在海上飘流?”
  夏次健“我……”了一声,立即住口,因3;胖哥曾经一再叮咛他不准向第三者道出此事,否则便要给他好看。
  他可不喜欢再尝挨扁的滋味哩!
  游龙叫道:“你怎么不说啦!若非我救你,你早就被鲨鱼吃掉啦!你若是不告诉我,未免太不‘上路’啦!”
  哇操!果真是一条肠子通到底之人。
  妇人不由在门外暗自苦笑。
  夏次健红着脸欠身道:“失礼!我实在不能说!”
  “妈的!不上路,没意思!”
  “失礼!失礼!”
  “少来!”
  “我……此地是何处!”
  “不告诉你!”
  “这……我……谢谢你,我该走啦!”
  “等一下!”
  “是!有何吩咐!”
  “你是瞎子都是聋子呀?外面止在下大雨.你如何走?妈的!做人最好老实些,否则,迟早会‘秀逗’啦!”
  复次健立即低头而立。
  “喂!你有没有听见我的话?”
  “有!”
  “那就答话时!”
  “在下不知如何答呀?”
  “外面有没有下雨?答?”
  “有!”
  “你走不定?”
  “我……该走!”
  “雨如此大,你还要走?”
  “是的!”
  “妈的!阿达,不准走!”
  “这……我无颜再待下去!”
  “无盐?海中有很多盐,放晴再去投来晒!”
  夏次健不由怔怔的瞧着游龙,
  游龙瞪道:“看什么?不要钱的呀?”
  夏次健急忙又低下头。
  妇人含笑入内道:“相公,炸鱼快凉啦!快去吃吧!”
  “夫人.别理这小子,太不上路啦!”
  说着.他立即悻然离去。
  妇人含笑道:“小哥儿,请坐!”
  “是!谢谢!”
  二人隔几一、坐,妇人便含笑道:“我当家的是个粗人,一向有口无心,方才若有得罪之处,尚祈多加包函!”
  “不!是我不对!我不该隐瞒,可是,我不得不如此做!”
  “人生往往充满着无奈,是吗?”
  夏次健不由望向她。
  “小哥儿,尊姓大名?”
  “夏次健!”
  “下次见?”
  “是的,大婶是本地人吗?”
  “是的!此地是辽东,来过吗?”
  “没有,谢谢你们救了我!”
  “别客气,这一切完全是缘份,你一定俄了吧?”
  她一提起饿,夏次健的腹中立即咕噜一响。
  他不由满脸通红。
  妇人立即含笑道:“小美,下一碗面吧!”
  “是!”
  夏次健不由忖道:“哇操!好脆的声音呀!似珠滚玉盘哩!”
  妇人望着窗外道:“此地已经有四个多月没有下雨,这场雨一定会连下数日,你就多位数日吧?”
  “这……太打扰了吧?”
  “欢迎!你似是湘人?”
  “是的!在下是长沙人。”
  “长沙!鱼米之乡,挺富有的哩!你怎么会来此地呢?”
  “我”
  “抱歉!我无心问起此事,作罢!”
  “对不起,我实在不便向外人道出此行之事。”
  “我了解,咱家有四人,我另有一子及一女,咱家一向以捕鱼维生,所以才会在六天前凑巧的救起你。”
  “七天前?我昏了如此久呀!”
  他不由摸向左肩挨咬处。
  “是呀!今天已经是六月十四日,明日便是六月十五日,此地循例举行‘半年祭’,今年因雨,可能会逊色不少。”
  “今天是六月十四日啦?”
  “是呀!”
  夏次健忖道:“哇操!我是在六月六日晚上下毒,今天却是六月十四日,我难道已经昏睡八天广吗?”
  “糟糕!胖哥一定找不到我了,他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我若被他遇上,一定会被他海扁一顿!”
  他立即皱眉不语。
  妇人一直观察他,乍见此状,她更不吭半声。
  更次健却又想起自己见到那两支大海龟后之情形。
  他不由又换句挨咬处!
  他有好多的疑惑,却不敢提出。
  他开始担心自己会挨扁啦!
  他的眉尖皱得更紧啦!
  他更加的沉默!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