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春日的午后,温暖的阳光洒遍了小城。
  突然间,几乘马从长街远处飞驰而来,蹄声如雷,黄尘滚滚,引得街上人人侧目。
  当先是一个红衣如火的少女,明眸皓齿,美艳照人,神色间却傲倨无比。
  少女身后一匹马上坐着个肥头肥耳,满脸媚笑的胖子,再后面却是几条铁塔般的锦衣大汉。
  那少女驰过一家酒店时一勒马缰,轻喝道:“停!”身后那几匹马便立即停下来。
  她跳下马道:“我累了,就在这里歇会儿。”
  那胖子忙从后面递上水囊:“大小姐,要喝水吗?”
  “不要!”那少女一挥手,一群人拥着她进了酒店。
  一进店堂,掌柜的立刻笑脸相迎,把她引到雅座上。
  少女一个人坐了下来,其余人却只敢垂手站在她身后。
  掌柜的赔笑道:“小店房舍简陋,还请姑娘多包涵。”
  少女双眉微扬,似有怒色,那胖子忙喝道:“大胆!这是我家大小姐,什么‘姑娘姑娘’的,真是无礼!”
  掌柜的吓了一跳:“是是,小人无礼,请大小姐恕罪。大小姐要些什么,尽管吩咐。”
  那少女才气色稍平,道:“先来一壶酒,再弄几个拿手的小菜,价钱不论。”
  不一会儿,店小二战战兢兢地端来了酒。见了这少女前呼后拥的阵势,他早已惊得双腿发抖,一不留神竟把酒给打翻在地。
  少女猝不及防,衣衫上也给溅了几滴酒,娇喝道:“你要死啦,这么不小心!”
  “啪”的一声,她跳起来狠狠地掴了店小二一个耳光。
  掌柜的见事不妙,连忙上来打拱作揖,又叫店小二磕头赔礼,少女才坐了下来。
  店里的酒客们早已吓得噤若寒蝉,个个低头不语。小店一角却坐着个少年,依然在自斟自饮,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刚才这一幕。
  他给人的印象很奇怪。
  虽然只穿了件普通而又朴素的青布衣衫,他的气度却比世上任何锦袍玉带的王孙公子更潇洒。年轻人应该是热情而冲动的,从他身上却只能看到中年人的冷静,老年人的孤独,唯独没有青春的朝气与希望。他只是在自斟自饮,举手投足间却有一种卓尔不群,傲然世间的风采。
  那红衣少女却已受不了了——几时有人这样无视于她?
  她猛地一拍桌子,叱道:“哪来那么多狗东西,弄得本小姐耳根不清净,都给我滚出去!”
  她这一喝,身后的大汉们早已刀剑出鞘,酒客们怕事,果然个个离去,只有那奇怪的少年犹自坐着。
  那胖子咳嗽一声,道:“这位朋友,我家大小姐要在这儿用饭休息,识相点,快走吧!”
  那少年依然我行我素,似乎根本没听见。
  红衣少女早已忍不住了,右手疾挥,猛地一耳光掴过去!
  她似乎对掴耳光颇有心得(大概平时摆惯了威风),这一耳光又是含愤出手,既狠又准,迅疾无比,眼看就要掴在那少年脸上!
  可那少年却连眼角也没朝她瞥一下,人依旧坐在桌边,拿酒杯的手依然拿着酒杯,杯子里的酒也仍是满满的,一滴也没有溅出来——他似乎根本一点也没有动。
  红衣少女那一耳光却偏偏落了空!
  胖子脸色微变,似乎想说些什么。
  红衣少女气极,叫道:“好啊,本小姐我赏人家耳光,还从来没人敢躲!”
  “躲”字未完,掌又出。
  这一掌更毒,更快!
  可是掌到半途,便再难移动一分。
  少女的手腕上,赫然多了条鞭子。
  黑色的鞭子,细而长,如毒蛇。
  鞭端在那少年手中。
  每个人都看见那少年手刚才还拿着酒杯。
  每个人也都看见黑色的鞭子缠住少女的手腕。
  可是没有一个人能看清这少年究竟是怎样弃杯出鞭的!
  少年依然神色自若,另一手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红衣少女的脸色早已涨得比衣衫还要红,只觉得手腕象上了副铁夹子,怎么用力也休想动一动,而且半身发麻,连骂人也没了力气。
  胖子的脸色变得更惨,忽然上前抱拳道:“这位朋友,我家小姐乃‘湘江大侠’程断水的独生爱女,若是言辞有何失礼之处,请看在程大侠的面子上多多包涵。”
  少年的双眼还是盯着手中的酒杯,似乎觉得连酒杯都比身边这些人有趣得多。
  他冷冷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不要来惹我,否则……”
  他没有说下去,胖子却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威胁的话,说一半往往比全说出来更可怕,也更有效。
  少年不再说话,只是抬了抬手,长鞭如闪电般收了回来。
  红衣少女顿时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几步才站稳,举腕一看,已有一圈红印深入肉中,不禁骇然。
  胖子连忙低声道:“大小姐,此人武功难测,咱们还是避一避吧!”
  少女本已心惊,但被他这么一讲,火气又上来了,大声冷笑道:“他已经知道了我爹是谁,难道还敢伤我不成?”
  少年的脸色突然一寒,一字字道:“你信不信,在我喝完这杯酒之后你还在这里,我就勒下你一只手来!”说罢举起酒杯。
  红衣少女看了看他的酒杯,又望了一眼自己的手腕,终于跺了跺脚道:“走!”
  黄昏,程断水伫立在窗前。
  这间房并不是客栈里最好的,可是他喜欢。
  窗外有片竹林。
  夕阳满天,为青青竹叶镶上道道金边。暮风轻送,吹叶有如涛声阵阵。
  骤然间,一缕清越而嘹亮的笛声自竹林深处传来。
  程断水全身一震。
  笛声中充满着欢乐,充满着生命的喜悦。再悲伤的人也会被这笛声感动,世上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美丽可爱。
  多么熟悉的曲子!程断水的心忽然急促地跳动起来,暗道:“问嫣,问嫣,真的是你吗?”
  悠扬的笛声中,十八年的岁月刹那间倒流,他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条人影——
  她白衣如雪,斜倚着一支青竹,清丽如一朵白色的莲花。
  她手持玉笛,悠然而吹,笛声在晚风中轻扬。夕阳映着她晕红的脸,她的眼波流动。
  十八年前的温柔,十八年前的旧梦,又一次撞击他的心门。
  程断水傍窗而立,似已听得痴了。
  笛声低回,悠悠而止。
  他似乎猝然从梦中惊醒,箭一般掠出窗外。
  他向林中唤道:“问嫣,问嫣,如果是你,请出林一见。”
  竹林深处,笛曲的余音犹在缭绕不已,却不闻人声。
  吹笛之人似早已离去。
  程断水手扶竹枝,眼中流露出一种无法挽回的悲哀。
  凡是程珉程大小姐的随从,没有一个会不知道“崔雨诗”这三个字的。
  只因为这位崔姑娘乃是程大小姐最好的朋友。
  除了程断水之外,她也就服这位崔姑娘。
  此刻,崔雨诗就坐在程珉的对面。
  她也许不及程珉美艳,但那一份娴雅大方,端庄可人的风仪却更令人敬爱。
  她微微一笑道:“珉妹,这次到这儿准备留多久?”
  程珉撇撇嘴道:“谁知道呢?你也清楚我爹的脾气,他既然答应帮他们,自然就要等这件事完结之后才肯回湘中。哼,什么‘梨花雪主人’,我以前怎么从来也没听说过?他难道真值得我爹出手吗?”
  崔雨诗正色道:“你可别小看了这‘梨花雪主人’,他成名江湖之时,我们还没生出来呢!三十年前,此人已横行江湖,专门以杀武林高手为乐,黑白两道都不留情。更奇的是,他杀了这么多人,却无一人知道他的武功到底是怎样的。人们只知道他的独门密技叫做‘梨花雪’,却不知那究竟是一种掌法,还是一种暗器,或是什么奇门兵刃。”
  程珉惊道:“难道那些死尸上毫无痕迹?”
  崔雨诗肃然道:“不错,他杀人无数,那些人尸体上却无一丝伤痕,只是全身冰冷。”
  程珉失笑道:“死尸当然是冰冷的,难道还是热的不成?”
  崔雨诗道:“不,不是一般的僵冷,而是触手如冰,寒气逼人。”
  程珉心中骇然,只觉得鬼气森森,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崔雨诗续道:“没有人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年纪多大,此人行事可称神出鬼没,绝密无比。黑白两道群起而攻之,也丝毫伤不了他,反倒折损了大批高手。不料正在危急关头,此人却突然销声匿迹,一下子失了踪,此后再未出现过。江湖中人都道他恶贯满盈,天夺其寿,早已死了,莫不拍手称快。谁知如今他竟又重出江湖,再次行凶。不到半个月,已连杀黑白两道三十七名高手,连号称‘西南第一刀’的刀王厉锋也折在他手上。我看,这次程伯父加盟南方武林大会是十分必要的,也只有程伯父才能领袖群豪,一举伏魔。”
  程珉点头道:“不错,这‘梨花雪主人’再厉害,有我爹出手也一定能制他。只不过,哼!我爹也太客气了些,大家推举他为南方各省武林盟主,他竟然不肯。”
  “哦,有这样的事?”崔雨诗皱了皱眉,“程伯父过于谦和了。其实当此形势之下,正需他出面主盟。”
  程珉气道:“是啊,我也这么劝他。可他说南方武林人才济济,我们地处远僻,对南方的武林人士不太熟悉,此行只是来助他们一臂之力,他是不会受那盟主之位的。”
  崔雨诗叹道:“程伯父不愧为一代大侠,德高望重却毫不自傲。可是南方武林豪杰虽多,却大都不和,互不相服,要推一位大家都心服的盟主实在太难了。程伯父虽处湘中,侠名却是天下皆知,也只有他出任盟主,南方武林才会人人心服,齐心协力,铲除这个大魔头。这个时候他若是推让,对大局的影响可就十分不利了。”
  程珉低头道:“可惜正式推举盟主的那一天,爹却不肯去参加。不但如此,连我和其他师兄弟都不准去。”
  崔雨诗沉思片刻,缓缓道:“若不是程伯父和你参加,这种事我原本也不想理,可现在……”
  程断水坐在桌边,眉间深锁,隐然有忧色,向一个弟子问道:“小珉到哪儿去了?”
  那弟子垂手道:“珉师妹昨天刚到就说要出去玩,后来遇上了崔姑娘才没出去。今天大概忍不住出去散散心了吧。”
  程断水“哼”了一声,沉吟不语。
  那弟子忽道:“咦,程安!你不是一直跟着珉师妹的吗?她在哪儿,师父正找她呢!”
  程断水抬头一看,只见门口跌跌撞撞地冲进来一个胖子,肥圆的脸上满是惊惶之色,正是整天跟着程珉的家人程安!
  沉星湖的水,清纯如水晶,灿烂的阳光映得湖光潋滟。
  湖畔一片浅浅草地,草地的边缘翠林环绕。
  树林的确是藏匿的好地方。藏身林中,别人看不见你,你却可以把林外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现在,程珉和崔雨诗就隐身在林中,注视着草地上的一大群人。
  她们也在说话,不过当然很轻。
  “你看这些人,只晓得红着脸在那儿大叫大嚷,为个盟主之位吵个不停,真是草包!”
  “看来如果没有程伯父出面的话,还没杀了‘梨花雪主人’,他们自己倒先要内讧起来了!”
  “就是吗,没有我爹,这批乌合之众能成什么势?”
  “不过你也别小看了人家,南方武林还是有几个硬手的。你看那白眉白须的老人……”
  “呀,他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来参加英雄会盟?”
  “你没听说过‘雁荡连环庄,侠义盖八方’这句话吗?他就是雁荡连环庄庄主吕正吕老英雄啊!”
  “我爹倒是常提起他,还说对他为人十分钦佩,原来是这么个糟老头子!”
  “别这么说,这位老英雄可是德高望重啊!你没瞧见吗,刚才好几次有人要打起来,都是他劝住的。”
  “那个僵尸鬼一样的人又是谁呢?怪模怪样的不说,手里那对判官笔又怎么是一黑一白的呢?”
  “你是讲那个板着脸阴沉沉的人吧。别看他长得可怕,其实他为人倒是嫉恶如仇,挺正直的,否则大家怎么叫他‘黑白分明’肖立人呢?他手里的一对判官笔,白色的银制,黑色的铁铸,一手打穴功夫亦刚亦柔,可算是南方武林数一数二的高手!”
  “别讲了别讲了,我多看他一眼心里就发毛。咦,这是哪来的牛鼻子老道?愁眉苦脸的,好象家里死了人一样,他也算武林高手?”
  “他可是岭南三清观的观主,这位前辈向来是唉声叹气,没一会儿开心的,人家就叫他‘愁道人’。”
  “那……啊!”程珉象是看到了什么,吃了一惊。
  崔雨诗顺着她的目光,发现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青衣男子。
  他独自伫立在树下,似乎才刚来一会儿,又似乎很久以前就已经站在那儿了。
  人群的吵闹声很响,他却似乎充耳不闻。
  他仿佛不屑于听,甚至连看都不屑于看他们一眼。
  崔雨诗望了那年轻人一眼,又看了看神色不安的程珉:“这个人倒挺沉得住气,别人怎么争和他都没关系——怎么啦?珉妹,你认识他吗?”
  程珉自然是认识他的。
  几天前,在一家小酒店里,她还差点儿让他勒下一只手来!
  她咬着牙道:“他可不是好人!崔姐姐,我一定要我爹抓住他,好好教训他一顿!”
  崔雨诗失笑道:“程伯父有多少正事要办,会帮你抓他?”
  程珉道:“我爹那么疼我,一定会帮我的!对了,程安这家伙去了好一会儿了,不知道我爹现在怎么样了?”
  程断水正策马飞奔。
  马是良驹,奔驰如飞。可他还是觉得太慢。
  他的耳边回荡着程安那吓得结结巴巴的话:“沉星湖边打……打起来了!大……大小姐也在,受了重……重伤。”
  林中,崔雨诗道:“我担心程伯父再不到,那帮人早晚得打起来!”
  程珉也有些着急了:“是啊,我看那个吕正越来越镇不住了!唉,你的主意总是好的,可这次如果我爹来得太晚……”
  蓦然间,三点银星在空中一闪而过,人群中一声惊呼,已有人倒地不起。
  “雁回银针!”崔雨诗轻呼道:“衡山派这么沉不住气,竟抢先出手,这下糟了!”
  果然,群豪一片喧哗,也有喝骂的,也有救人的,个个都在暗自戒备,生怕再遭暗算。已有十几个人刀剑出鞘,将衡山派诸弟子团团围住。
  剑拔弩张,一场恶战已迫在眉睫!
  忽然间,一个清脆如银铃的声音笑道:“如此山水,只宜静观。打打杀杀,岂非煮鹤焚琴,大煞风景?”
  这笑语似是远远传来,又似是在每个人耳边讲的一样清晰明了。
  群豪不由得一凛,刹那间无人出声,湖畔一片寂静。
  湖上隐然有轻轻的波声,远处荡来一叶扁舟。
  轻舟已近,舟头有一白衣少女盈盈而立。
  她手执竹篙在水中轻轻一点,小舟便稳稳停在湖中。
  明媚的阳光下,她雪白的衣衫一尘不染,她的笑颜就如阳光般灿烂。可是,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却蒙着一层灰色的阴翳,本应动人的眸子显得黯然无光。
  有人已倒吸了一口冷气。
  谁也不能相信,这笑得如此灿烂美丽的少女竟然是个双目失明的盲女!
  白衣少女笑道:“诸位英雄,还没对付‘梨花雪主人’,自己先窝里斗起来,岂不是叫旁人看了笑话?”
  群豪心中一惊,一个无名盲女怎会对他们的行动了如指掌?
  那“黑白分明”肖立人冷冷问道:“衡山派抢先动手伤人,这笔帐又怎么算?”
  白衣少女一字字道:“刚才那三枚雁回银针并非衡山派所发,乃是有人暗中挑拨。”
  群豪哗然。
  白衣少女的声音透过群豪的喧哗,仍然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传出来:“雁回银针虽然是衡山派的独门暗器,但针是死的,人却是活的,怎可一概而论?诸位英雄,莫要中了他人离间之计才是。”
  她顿了顿道:“在下言尽于此,告辞了。”
  说罢,她手中竹篙轻快地在水中一点,那一叶扁舟立刻从明镜般的湖面上荡了开去。
  那雁荡连环庄庄主吕正突然长声道:“姑娘留步,在下请教姑娘的师尊是哪一位?”
  白衣少女却连头也未回,竹篙微点,小舟已翩然远逝。
  群豪见那少女双目虽盲,却独驾轻舟,倏然而来,飘然而去,心下不禁惘然。
  肖立人猝然回首,却发现林边多了个人。
  程断水站在树林边,呆呆地望着那白衣少女消失的远方。
  他的目光中似乎有着无边的痛苦与迷惘。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