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止亭”这是江湖避仇避难的所在,近几十年来,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春去秋来,又是一个中秋之夜。
    狄明扬来“戈止亭”和武大先生住在一起,已经整整五年了,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武林界风云乍起,人世间浩劫又兴。
    狄明扬在天竺人寻仇起衅之夜,误入蝙蝠洞,吮吸蝙蝠血,使练了五年的“逆天玄功”更进一层。由此,他也从此步入了江湖的恩怨之中,开始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风风雨雨……
 

第一章 古洞奇遇



  黄岩县南五里,有一座委羽山,山势峻拔挺秀,山东北有洞,俗传仙人刘奉桂控鹤坠翮处,道家称之为第二洞天。
  委羽山,在近三五十年间,江湖上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因为山上住着一位武林奇人武大先生。
  武林中人提起武大先生,莫不肃然起敬,他是一位生有侠骨,菩萨心肠的长者,一生排难解纷,替黑白两道不知消枚了多少纷争,因此大家都尊称他武大先生而不名,几十年下来,大家只知道他是武大先生,连他究竟叫武什么?只怕知道的入已经很少了。
  武大先生隐居委羽山,早已不同尘事,在他七十岁那年,江湖上破天荒的由两位代表黑白两道的武当天演道长和魔教公孙教主联名送了一座“戈止亭”。
  亭盖在半山腰下的一处小山岗上,景色最优美处。
  亭上悬挂着一副毛竹对子,也别开生面,由两入亲手写的,上联是公孙教主用“天魔指”书写的“落日挥戈”。下联则是天演道长用“一元指”书写的“高山仰止”。
  这两位领袖黑白两道的掌教,书法劲遭,都写得很好,也和镌刻名家一样,镌得很深很匀;但在行家眼中,就可以看得出天演道长写的不如公孙教主的字体飘逸,挥洒自如,在火候上似乎稍逊。
  由这两位掌教联名送这座“戈止亭”的意义,就是江湖武林,不论多大的冤仇,凡是到了”戈止亭”前,均须停止,不得再有逞凶逞强的行动,以表示对这位老人家的敬意。
  因此委羽山也成了江湖上避仇避难的所在,廿多年来,黑白两道的人莫不遵奉此一规定,没有一个人敢逾越。
  四更已过,五更还不到,这是黎明前天色最黑的时光,委羽山黑幢幢的全在夜色笼罩之中,连山麓间的树林,都是黑越越的。
  这时,山前小径上出现了一条起落如飞的黑影,矫捷的朝山脚奔掠而来。只要看他奔行之势,此人不但轻功极高,而且好像甚是性急,大有竭尽全力,跑得越快越好。
  现在,他已经奔近山麓,奔近登山石级,忽然身形一蹲,从背上放下一个眉目清秀,年约十一、二岁的小孩,口中低低的道:
  “明扬,到了,你记住我的话,快往前跑,不可回头。”
  叫明扬的小孩点点头道:
  “侄儿记得,骆伯伯说过,要我到山坳那座小茅屋门口去,坏人就不敢追来了,骆伯伯怎么不和我一起上去呢?”
  骆伯伯是个四十五六岁中等身材的汉子,穿的是一身青布长衫,手里一支乌鞘长剑,在小孩说话之时,回头望望身后,说道:
  “你记得就好,快些上去,越快越好,你快走吧!”
  小孩迟疑了下,又道:“骆伯伯,你呢?”
  青衣汉子急道:
  “骆伯伯还有事去,你快上去,快!”
  小孩一蹦一跳的朝山径上走去。
  青衣汉子刚转过身,想要吁一口气,陡听划空“咻”的一声,一支长箭,直向小孩后心激射过去。
  青衣汉子看得心头大怒,双脚一点,一个人腾空直上,挥手一剑,把那支射来的长箭,从半空中劈落。
  人未落地,远处又是“咻”的一声,长箭又急射而至!
  射箭那人把青衣汉子当作了飞靶!
  好个青衣汉子,身在半空,陡地一个回身,剑光疾发,又把那支箭击落,这回他不待对方发箭,悬空蹬腿,一个人有如流星一般,剑先人后朝发箭之处俯冲过去。
  这一下当真去势如电,只不过一瞬间就已泻落到五丈开外!
  这时五丈之外及时站起一个高大影子,他挽弓搭箭,正待射第三支长箭,但箭还未射出,青衫汉子一道剑光已经朝他当头泻落,那高大影子吃了一惊,一时连后退都来不及,勿忙之间,只得举弓朝上架去。
  但听“绷”的一声,那高大汉子手中一张铁胎弓,已被青衣汉子的长剑劈作两半。
  那高大汉子一张弓虽被劈断;但有这一丝空隙,就已缓过手来,倏地往斜刺里跃开数尺,抬手掣出一柄长刀。
  青衣汉子岂容他缓过手去,双足落地,身如旋风,手中长剑一招“横澜千里”,剑光如练,横扫而出。
  就在此时,突听有人沉喝一声:
  “住手!”
  高大汉子身往后跃,避开他一剑。
  青衣汉子手横长剑,目光朝喝声投去,只见两个黑衣人已经到了距自己不过七八尺远近。口中不觉嘿然道:
  “杀不尽的狗杂贼,你们再来几个,骆爷也不在乎。”
  后来的两个黑衣人中,左首一个冷冷的道:
  “骆长青,这一路上,你伤了咱们不少的人,你也终欣把那姓狄的小子送上戈止亭去了。”
  青衣汉子目光炯炯的逼视着两人道:“你们认识骆某?”
  左首黑衣人仰天大笑:“大名鼎鼎的云里翻身骆长青,咱们兄弟岂会不识?”
  骆长青(青衣汉子)点头道:“那好,你门尽管把这笔帐记到骆某头上就是。”
  右首黑衣人道:
  “骆长青,你把人送到戈止亭,是不是责任已了?”
  骆长青道:“阁下这话什么意思?”
  右首黑衣人阴恻恻道:
  “如果你已经没事了,那就跟咱们走吧,咱们头儿想请你去叙叙。”
  骆长青问道:“朋友的头几是谁?”
  左首黑衣人道:
  “阁下跟咱们去,见了头儿,不就知道了么?”
  骆长青点头道:
  “好,在下也正想会会一路追杀一个小孩子这帮人的头儿,究竟是谁。”
  左首黑衣人没想到他竟会答应得如此爽快,不觉森然一笑道:
  “骆朋友那就请。”
  骆长青问道:“你们头儿离这里远不远?”
  左首黑衣入道:“不算太远。”
  “那也不太近了。”骆长青道:
  “三位走在前面带路。”
  左首黑衣人道:“骆朋友……”
  骆长青截着他话头大笑道:
  “是你们头儿请我去,不是我被两位俘去的?对么?”话声出口,手中长剑突然横扫出去,喝道:
  “现在是我请你们去了。”
  他这下猝起发难,早已凝骤了全身功力,剑光宛如波涛般汹涌推出,势道之猛,无与伦比!
  右首黑衣人猝不及防,剑锋当胸划过,口中惊“啊”一声,身子堪堪往后跃退了两步,便自倒下。
  左首黑衣人见机得快,迅即向左闪出,但他连拔剑都来不及,骆长青身形电旋,长剑如轮,追踪劈到。
  左首黑衣人急急身子一侧,向右避开,他焉知骆长青早已料敌先机,他上身向右闪避,岂非正好闪到骆长青的左首?
  骆长青左手乌黑剑鞘啪的一声,戳在左首黑衣人肋下“血阻穴”上。
  就在骆长青出手之时,那高大汉子发觉情形不对,立即趁势一刀,朝骆长青脑后劈来。
  骆长青冷冷一哼,旋身发腿,一脚蹬在他后腰上。
  那高大汉子一刀落空,一个狗吃屎,往地上扑去。
  骆长青抬手一剑从他后心刺入,抽剑回身,走到左首黑衣人面前,剑尖顶在他喉咙口,冷声道:
  “骆某先想听听你们头儿的姓名,朋友不会不肯说吧?”
  左首黑衣人穴道受制,身不能动,一张脸绽起了青筋,瞪着骆长青,几乎要冒出火来,但却一句也不吭。
  骆长青朝他冷峻的一笑,说道:
  “骆某想听的话,朋友如果不肯说,那就逼着骆某对你不客气了。”
  手把稍微用力,锋利剑尖就刺入他皮肉,冒出一缕鲜血来。
  左首黑衣人张了张口,似想说话,但依然没有作声。
  骆长青道:
  “朋友要想在骆某面前充英雄……”
  话未说完,忽然发现黑衣人脸色不对,心头一动,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拍了过去。
  这一掌拍到黑衣人脸上,他身形晃动,“砰”的一声,跌倒下去。
  骆长青急忙俯身注目看去,只见黑衣人嘴角间缓缓流出黑血,不觉怵然道:
  “服毒自戕,这些贼党到底是何来路?”
  他伸手在黑衣人怀中搜索了一阵,取出来的除了几两碎银子,身边只有一个青瓷小瓶,打开瓶塞,还没闻已有一股强烈刺鼻的怪味,心中嘿然道:化骨散,这倒正好!
  当下就挑了少许,撒在黑衣人脸上,然后又走到右首黑衣人身边,也仔细搜索了一遍,仍然一无所得,再去搜索高大汉子,身上什么也没有。
  他同样在他们尸体上撒了“化骨散”,取出三人兵刃,老入林中,找了一棵大树根下,把三件兵刃埋入土中。
  等他回身走出,三具尸体业已化作三滩黄水,渐渐没入士中。他拍拍双手,举首向天,自言自语的道:
  “狄明扬自会有武大先生收留他的,我就可以毫无顾虑,踏遍天涯海角,也非把这些歹徒的根挖出来不可!”话声一落,腾身飞掠而去。
  狄明扬今年十六岁了。
  他和武大先生住在一起,已经整整五年。他来的时候还只有十二岁,如今已是一个颀长的大孩子。
  武大先生是个矮胖老人,脸色红润,到了九十开外,还有一头黑发,一口洁白的牙齿,连说话也尖声尖气像个童子。
  他早已不问尘事,住在一幢小茅屋里,只有一个小小的客堂和一间卧室,平常从不留人,也从没有人去找他。
  狄明杨会被武大先生留下来,是因为狄明扬裤带上佩着一枚八卦铜钱。这种铜钱,每个小孩子身上都曾佩带的,因为佩了这种八卦铜钱据说可以辟邪;但武大先生却说这枚八卦铜钱是他一个老朋友的,才把狄明扬收留下来。
  说起来狄明扬既没拜武大先生为师,只是和他住在一起的小客人而已,他当然也没有传他武功。
  其实武大先生也从没有练过武功,他早睡早起,生活和平常人一样,闲着没事,就教狄明扬读些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就像是个老冬烘。
  只是他睡觉很怪,他根本从没躺下来睡过。
  武大先生睡觉的时候都是两手托地,两脚叉天,倒竖蜻蜓睡的。
  狄明扬和他睡在一个房间里,初来的时候,觉得好奇怪,后来武大先生要他在睡觉前试着练习,他练了一段时间,慢慢的也可以倒竖得久些,如今五年下来,狄明扬已可支持到一两个时辰。
  狄明扬心里时常惦记着爹,惦记着娘,也惦记着骆伯泊。其实骆伯伯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就是那天爹没有回家,骆伯伯赶来告诉娘,是爹要他把自己送到武老人家这里来的,一路上有许多坏人拦击骆伯伯,都被骆伯伯打退了。
  自从到了武老人家这里,骆伯伯也一直没有来过。他也问过武老人家,据武老人家说:要自己满二十岁,爹和骆伯伯才会来接自己。
  一晃眼,就是五个年头,狄明扬每天都希望自己快些长大,快些到二十岁;但如今他还只有十六岁。
  住在山上,除了读书,他也时常到山上去玩,在山岭上追逐猴子,或是爬上树去捉小鸟,只是武老人家一再告诫着他:山上玩可以,下山只能到半山腰的戈止亭为止,要是不听他的告诫,就得处罚。
  因此五年来,狄明扬甚至连戈止亭都很少去。
  这是八月中秋之夜。
  月到中秋分外明,武大先生特地从山下买来了一盒月饼,烹了一壶茶,和狄明扬共度中秋,在茅屋外面赏月。
  赏月,当然要比平时睡得晚了。
  武大先生平日很少说话,今晚当然也不会例外,他喝着茶吃了两个月饼,就摸着颏下一把连鬓黑须,尖声笑道:
  “狄明扬,时间不早了,此时初更已过,你该去睡了。”
  狄明扬问道:
  “老人家呢?”
  “唔!”武大先生道:
  “老夫还不想睡,你快去睡吧!”
  狄明扬不敢多说,口中应了一声,就一个人回进屋去。
  每晚,睡觉以前,狄明扬都得跟武老人家一样,先练竖靖蜒,总得练上一两个时辰,才能睡下,但睡到四更光景,又得起来再竖,一直要竖到天色微明,才起来盥洗。
  这是五年来习以为常,每晚的必修科目,武老人家说过,这倒竖靖蜒,可以延年益寿,白发变黑,齿牙重生,这些,狄明扬当然无法体会,他头发未白,齿牙也没掉;但狄明扬可以感觉到的是耳目敏锐,步履轻捷,这倒是事实。
  现在他就在房里两手支地,两脚朝天,倒竖着蜻蜓。本来一个人倒立的时候,必然气粗心浮,呼吸不畅,但武老人家有他倒竖的法门,那就是调理呼吸,使不顺的气机,转为畅通无阻,这样倒立和平时一样,毫无困难了。这一点狄明扬经他五年训练,自然早就可以做到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狄明扬虽然倒立着,依然呼吸均匀,气机畅通,是以毫不觉得时间逐渐溜走。等他倒立完毕,差不多也已是子夜了,站直身子,准备就寝。
  中秋嘛!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从窗户射进来的月光特别明亮,他目光一抬,发现武老人家还没回来睡觉,心中暗暗觉得奇怪。
  武老人家从没这么晚还没睡觉的(武老先生的睡觉,就是竖靖蜒,但他把竖靖蜒叫做睡觉的。)今晚他老人家怎么了呢?
  狄明扬不觉举步走出屋去,茅屋前面还放着一把木椅,椅上并没有坐人,放着的只是一把茶壶。
  武老人家呢?他会到哪里去了?
  狄明扬心头觉得有些蹊跷,屋前屋后找了一遍,依然没见武老人家的影子,心想:他老人家是不是会到戈止亭去呢?
  心念这一动,不觉循着山径朝山腰下走去。
  这时月在中天,分外显得清冷明亮,山林间月光如水,几乎和大白天一般,狄明杨一路奔行,走得极快,快要奔近山坳。
  只听一个破竹似的苍老声音嘎嘎大笑,说道:
  “武老施主,咱们兄弟来意,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十年前贫僧和老施主对过一掌,密宗‘大印手’还逊你‘翻天掌’一筹,这是事实;二十年之后贫僧不远千里而来,就是希望再和老施主加以印证,也好让贫僧两个师弟见识见识中原武学,老施主这般谦让,贫僧兄弟跋涉千里,岂不白来了么?”
  狄明扬听得一怔,暗道:
  有人要和武老人家比武,自己从没见过老人家的武功,不知比骆伯伯如何?
  他幼小的心灵中,一直留着一个印象,觉得骆伯伯的武功十分高强,是以不知武老人家的武功如何,就只好拿骆伯伯来比了。
  心中这一好奇,不觉放缓脚步,朝右侧林中闪入,他经常在山上游玩,对这一带的地形自然极熟,从这片树林穿过去,正是戈止亭后面的山坳上。
  他知道武老人家耳朵极灵,一二十丈以外,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是以穿林而行,依然走得十分小心,放轻脚步,悄悄的掩去。
  这里和戈止亭还隔着一道山沟,相距少说也有二十来丈,他就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隐蔽住身形,偷偷的往外瞧去。
  今晚月色明亮,再加狄明扬练了五年“竖靖蜒”,目力迎异常入,相距虽有二十丈远,看得还是十分清楚。
  武老人家就站在戈止亭外,看到的只是背影。
  对面一共有三个黄衣僧人,中间一个是身材高瘦的黄衣老僧,尖头削耳,脸容枯瘦,满面俱是皱纹。左首一个浓眉狮鼻,身材高大,右首一个生得两道斜卦眉,白胖脸,身材较为矮胖。
  只听中间枯瘦老僧又道:
  “贫僧已经一再声明,咱们只是印证武学,老施主奈何依然如此推辞,这不是教贫僧师兄弟跋涉千里,乘兴而来,败兴而返么?老实说,中原武林,能接得下‘大手印’的,也只有老施主一人,老施主一再谦辞,贫僧师兄弟当真扫兴得很。”
  武大先生连连抱拳,尖声笑道:
  “宝元大师言重了,三位从天竺远道而来,兄弟至感荣幸,只是兄弟生性疏懒,这二十年来,武功一途,早就搁了下来,‘大手印’密宗神功,兄弟如何还能接得下?还请三位大师多多原谅,多多原谅。”
  狄明扬心中暗道:
  就是嘛,这五年来,自己就从没看到过老人家练武,如果比试竖蜻蜓,老人家就一定可以赢的了。
  站在中间的宝元老僧忽然目射金光,沉笑道:
  “贫僧既然来了,这场印证武功,贫僧是非向老施主领教不可,因为这是敝教历代传下来的规矩,二十年前,贫僧曾败在老施主掌下,二十年后,贫僧如若不能以本门神功,胜过老施主,就不得重返本教,所以贫僧把师弟宝胜、宝林一起带来作证,老施主现在明白了吧?”
  武大先生听得一呆道:
  “唉!兄弟不知贵教还有这样一条规定,兄弟二十年前真是太盂浪了。”
  他言下之意,早知如此,二十年前就不该胜他的了。
  宝元老僧道:
  “贫僧话已说尽,老施主总该答应接贫僧一掌了吧?”
  武大先生无可奈何的点点头道:
  “大师既然这么说了,兄弟就不好不接大师一掌了;但兄弟十多年来,已经不再和人动手,这样吧,大师发掌,兄弟也不发掌,就接大师一掌试试如何?”
  宝元一怔,目光闪动,问道:
  “老施主不和贫僧对掌,那是要以身试掌了?”
  武大先生含笑道:
  “兄弟正是此意。”
  站在宝元老僧左右的高大僧人和矮胖憎人相互看了一眼。
  高大僧人洪笑道:
  “大师兄,武老施主不肯还手,要硬接大师兄一掌,这是让大师兄捡了天大便宜。”
  矮胖僧人接口笑道:
  “二师兄说得不错,但这话可得分开来说,一是武老施主接下来了,那自然是大师兄败了;但武老施主接不下来呢?算不算是大师兄胜了呢?因为武老施主根本没和大师兄对掌呀!”
  宝元老僧目光炯炯逼视着两个师弟,发出破竹般一声大笑:
  “那么依二位师弟的看法呢?”
  狄明扬听不懂他们说的意思;但总觉得他们师兄弟三人好像不太和洽。
  武大先生连忙接口笑道:
  “兄弟如果接不下来,自然是宝元大师胜了。”
  宝元老僧双目隐隐瞪了两个师弟一眼,破竹般笑道:
  “老施主果然是豪爽的人,二位师弟都听到了,这是武老施主自己说的了,好,咱们就这么办。”
  这是他占便宜的事,自是欣然同意了。
  他朝武大先生合掌一礼,接着道:
  “老施主那就请准备了。”
  武大先生站在他对面,依然没有运气作势,看去毫无半点戒备之状,只是含笑点头道:
  “大师只管请发掌好了。”
  宝元老僧却在默运神功,身上一袭宽大黄衣无风拂拂波动,突然双目乍睁,射出两道比电还亮的金光,口中暴喝一
  “老施主接着了!”
  光是这一声洪喝,就像洪钟一般,狄明扬躲在二十丈外,还觉得耳朵嗡嗡有声,心中暗自吃惊,忖道:
  这老和尚声音好响!
  宝元老僧随着喝声,左脚猛地跨上一步,右掌一横,闪电朝武大先生当胸印了过去。
  武大先生没有避让,只是静立不动。
  这一掌,宝元老僧发掌时虽然声势极壮,但印上武大先生胸口之时,却悄无声息,生似毫不用力,只是轻轻的按了一下。
  这正是天竺密宗“大手印”神功的神妙之处,击中人身,毫无声息;但震力之强,可以摧毁内腑,就是击在石上,外层完好,里面全成了粉灰。在这一掌上,宝元当然用上了十成功力,哪知武大先生只是身子微微震动了一下,好像毫不觉得什么。
  这情形在二十丈外的狄明扬当然看不出来;但宝元老僧一掌印上,自然很快就察觉了,一时心头狂骇,目射凶光,一声不作,左手疾出,又是一掌,印在武大先生胸下“斩命穴”上,左手一收再发,直竖如刀,用足十二成力道,再朝心窝印了过去。
  他这三掌几乎快得如同一掌,武大先生敢情和他讲好了只接一掌的,自然防不到他凶性突发,一连使了三记“大手印”神功,别说武大先生只是血肉之躯,就是一块最坚硬的岩石,这三掌下来,也会被击得粉碎了。
  武大先生一声不吭,站着的人,砰然住后便倒。
  狄明扬看得大吃了一惊,几乎惊叫出声!
  宝元老僧三击得手,不由发出破锣般的得意大笑;但他只笑到一半,笑声突然凝结住了!
  那是他后心被一只右掌按上了。按在他后心的这只手掌,使的同样是密宗“大手印”神功,这人正是他二师弟宝胜!(高大僧人)
  宝元老僧惊怒交集,回头沉喝道:
  “宝胜,你……”
  宝胜狞笑道:
  “大师兄,你二十年前败在武老施主掌下,今晚第一掌依然没有胜得了他,是么?那就不用再回天竺去,大金寺住持一职,自该由兄弟接替了。”
  宝元老僧没有再说话,身躯往前扑倒下去。
  狄明扬看得更是心惊肉跳,听宝胜的口气,他居然为了谋夺住持,出手杀了他大师兄。
  矮胖僧人双手合十,呵呵一笑道:
  “恭喜二师兄,升上了咱们大金寺住持的宝座。”
  宝胜洪笑道:
  “三师弟,现在你就是大金寺的二当家了。”
  “多谢住持。”矮胖僧人眯着眼笑道:
  “咱们快搜搜武老头身上,有没有先天气功的口诀。”
  “不错!”宝胜点头道:
  “此人能接得下大师兄一记‘大手印’神功,这先天气功口诀就不能让它落在中原武林人的手里。”他随着话声。立即俯下身去,伸手在武大先生怀中摸去。
  矮胖僧人一双炯炯目光,盯着宝胜伸入武大先生怀里的那只有手,一霎不霎,好像监视着他,怕他独吞秘笈一般。
  宝胜在武大先生身上掏摸了一阵,才拿出手来,摇摇头道:
  “好像没在他身上。”
  矮胖僧人道:
  “那一定是放在茅屋里了,住持没听说武老头收了一个姓狄的徒弟?别便宜了那小子!”
  “对!”宝胜点头道:
  “咱们快走!”
  两道人影立时破空掠起,朝山径飞射而去!
  狄明扬心头又惊又急,不知武老人家生死如何。眼看两人腾空而去,急忙闪出树林,长身跃过山沟,朝戈止亭奔了过去。
  二十丈距离,他每天都在山上奔跃,自然不算什么,哪知等他奔到戈止亭,目光一注,不由得一呆,原来地上只剩下了宝元老僧扑卧的一具尸体,武老人家已经不见!
  狄明扬心中暗道:
  “武老人家会到哪里去呢?原来他老人家没死。他方才一路低头奔走,是以没看到武老人家已经走了,心中方觉松了口气,心想:这两个恶僧找不到武老人家的气功口诀,一定很快会回下山来,自己莫要给他们撞上了。”
  一念及此,赶紧离开戈止亭,慌慌张张朝来路奔去,刚跃过山沟,就听到一阵衣袂飘风之声,掠空而来。
  要知狄明扬练了五年“竖蜻蜓”,耳目十分灵异,一听风声,就知是那两个恶憎回来了,急忙一低头朝林中钻去。
  就在这一瞬间,那两个黄衣僧人已经在亭前泻落。
  狄明扬奔过去的时候,武大先生已经不见了踪影;但等两人回来之时,宝元老僧和武大先生依然一仰一扑,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但此时狄明扬已经钻入林去,自然没看到了。
  狄明扬若是适时伏下身子,这山沟间野草丛生,还不至被他们发觉;但狄明扬这一弓身钻入林去,发出的声音虽细,如何瞒得过这两个密宗高手?
  宝胜倏地回过身来,洪声喝道:
  “什么人?”
  矮胖僧人道:
  “一定是姓狄的那个小子,别让他溜了!”
  狄明扬听到两人这么一说,心头更是惊骇欲绝。一时哪敢停留,立即发足狂奔。
  但听身后有人大喝一声:
  “小子,你往哪里跑?”
  声音几乎已到了背后,狄明扬连这说话的是那一个恶僧都已无法分辨,只是没命的往林中深处奔去。
  他知道只有在林中东躲西钻,才不至被他们追上。他也知道这片森林通向后山,那是一处荒凉的山谷,很少有人进去。
  外面月色虽亮,这树林里可十分黝黑,两个恶僧地理当然没有他熟,这就像捉迷藏一般,狄明扬躲躲藏藏,总算一直没有被他们追上。
  也不知跑了多少路,狄明扬跑得汗流泱背,身上衣服也有多处被树枝勾破,也许还流着血,但他这时根本已不觉得哪里疼痛。
  他伏在草丛里不住的喘息,还要侧耳倾听,有时他可以听到有人从树梢上掠过,他就马上要摒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透。
  两个恶僧敢情相信武大先生有一本“先天气功口诀”,可以胜过“大手印”,而这口诀,在武大先生的茅屋里没有找到,一定是在武大先生的徒弟姓狄的小子身上,因此对狄明扬自然不肯轻易放过,非找到他不可!
  狄明扬心头十分焦急,暗想:
  “此刻天还没亮,自己侥幸还可以在树林子里躲避,不至被他们找到,若是再过一会,等天亮了,自己就没地方可以躲得住了。
  心中越想越急,就不敢稍作停留。这一阵奔走,哪里还分辨得出方向,只是盲目的朝树林深处走去。
  入林愈深,草长已可没人,他又不敢太快,会弄出声音来,双手轻轻拨着草茎,一路悄悄侧身而行。
  忽然,他在一处岩石下面发现了一个黝黑的石窟,心中一喜,就弓着身子,钻了进去。
  他堪堪钻入,就听到一阵践踏着草茎发出的脚步声,大概相距不过三丈来远,响起一个尖细的声音说道:
  “好滑溜的小子,佛爷抓住你,非剥你的皮不可!”
  差幸话声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狄明扬一颗心跳得几乎要从口腔里跳出来,蹑手蹑脚的朝石扈里面走了几步,才发现这石窟到了里面,似乎稍稍宽敞了些,而且里面还相当深邃。
  只是他这一走动,就惊动了洞里面的蝙蝠,发出了“吱”“吱”叫声,有不少在头顶上飞扑。洞顶好像很高。
  狄明扬暗道:原来这是个蝙蝠洞!
  洞里既然有蝙蝠,那就不会有别的蛇虫了。
  他因洞外有矮胖僧人在找,自然要躲到里面去才好。
  这座蝙蝠洞果然根深很大,到了里面,脚下软软的遍地都是蝙蝠粪,想找个地方坐下来都不成。
  就在此时突觉头顶疾风飒然,好像有一只巨鹰当头扑落,尖锐铁椽,朝脑门啄来。
  狄明扬心头大吃一惊,不自觉的举手抱头,急忙身形一矮,躲闪开去。
  那巨鹰岂肯放过,凌空追扑,利爪一下抓住他抱头护住面门的左臂之上,狄明扬只觉左臂剧痛,巨鹰铁爪锐利如钩,深深陷入肉中,接着似有两排利牙朝头顶啮来,心头一急,右手奋力一拳朝上击去,左手同时奋力一挣。
  他虽没练过拳脚,但在情急拼命之下,这一拳一挣,倒也使出了很大的力道,右手扑的一拳击在毛茸茸的东西上,左手这一挣总算也挣脱了铁爪,但至少已被抓破了皮肉,这时也不觉疼痛,急急闪身躲避。
  他这五年来,每晚都跟武老人家练习竖蜻蜓,目力确实敏锐了很多,平日里纵在黑夜,也不用点灯,就可以看到物事,但这个洞窟之中,黝黑如墨,外面又有比人还高的野草,遮住了天光,再加他入洞少说也有十多丈深了,伸手不见五指,哪里还看得见什么?
  这一闪避,一头撞在石壁上,两眼直冒金星,同时背后也被突出的尖石,撞得隐隐生痛;但那巨鹰却丝毫不肯放松,继续凌空扑攫而来,尤其他左臂被抓破了皮肉,流着鲜血,敢情是那股血腥味,引得它馋涎欲滴。
  狄明扬不得已只好以背贴壁,挥舞双拳奋力和它搏斗,拳头有时也击中它毛茸茸的肚子,有时碰上它铁爪,就被抓破皮肉,有时却被抓上肩头。
  不过片刻工夫,他已闹得满头大汗,两条手臂肩头等处也全被利爪抓伤,心头十分惶急,暗自忖道:
  “这时如果有一根木棍就好了!”
  但这黝黑的石扈中,哪来的木棍?
  接着心中又忖道:
  “如果抓几块石头也好。”
  心念这一动,就用脚试踩着有没有石块?但这座石窟地上,铺了很厚一层蝙蝠粪,踏在上面软软的,就是有石块,也被蝙蝠粪盖住了,根本就蹴不到。
  突然,他想到背后有一块突出的东西,正好顶着自己背脊,不知是不是可以攀得下来。
  心念这一动,立即转过身去,双手握住那东西用力摇了两摇,但觉那东西似乎摇动了下。
  这时巨鹰又当头扑来,狄明扬心头一急,用出吃奶的力气,往后一拔,耳中只听“呛”的一声,眼前亮起一道紫光,但因他用力过猛,一个人往后仰跌下去,只觉后脑剧痛,撞上了一块大石上,人就一下昏了过去。
  但在他拔出一道紫芒的时候,人往后仰,手中那道紫芒自然而然的举了起来,也正好是那巨鹰扑下之时,吃紫芒扫中,敛翅跌坠下来。
  原来狄明扬从石壁间拔出来的竟是一柄紫光莹莹的三尺长剑,那巨鹰飞扑下来,吃剑光扫中,齐中来了个开膛剖腹,立时死去。
  狄明扬人在昏迷中,那巨鹰正好落在他头颈、下巴之间,一股鲜血朝狄明扬口鼻间流下。
  狄明扬经过大半夜奔跑,又和巨鹰搏斗了好一会,汗出如渖,早就口干喉涸,只是没有水喝,这时巨鹰滴出来的鲜血,流入他口中,便不自觉的吮吸起来。
  要知吮吸是人类一生下地就会的动作,他口谒的厉害,吮吸的力道自然很大,咽咽的咽个不停。
  不消一会,把那只巨鹰流出来的鲜血,全喝下肚去。
  狄明扬只是后脑碰在石上,才昏过去的,过了一会,自然很快就苏醒过来,两眼还没睁开,但觉头颈下巴之间被一个毛茸茸,湿漉漉的东西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急忙双目一睁,翻身坐起,那毛茸茸的东西也随着滚落地上。
  狄明扬这一坐起,才发现身边有一支闪着紫芒的长剑,在黝黑如墨的石窟中,这柄剑居然会发出紫芒来,映得一丈方圆,都成了紫色,再低头一看,那滚落地上的却是一团乌黑的东西,比狸猫还大。
  狄明扬摸摸后脑还在隐隐生痛,心想:
  原来方才朝自己扑攫的不是兀鹰,而是一头会飞的狸猫。
  哦,不对,这是老鼠,天下竟会有这么大的老鼠!
  他好奇的伸手一拨,这只比狸猫还大的老鼠,前后肢间居然生着两只翅膀。
  我的天,这是一只蝙蝠,天底下居然会有这么硕大无朋的蝙蝠!
  狄明扬这一坐起,但觉肚子发胀、头脑昏胀欲裂,全身血液好烫好热,好像火烧一般,心中暗自惊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时才发现自己头颈间湿漉漉的好生难受,伸手一摸,摸了一手粘腻腻的血,而且奇腥无比。
  他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的血;但人血不会如此腥膻,看来一定是那只大蝙蝠的血了。啊!自己满嘴腥秽,敢情偏幅的血,还流到了自己嘴内,自己可能还喝入肚里去了。
  这肚子发胀、头脑昏胀欲裂,全身血液热得发烫,那是中了毒。
  这么硕大无比的蝙蝠,至少也有几百年了,它体内的血,一定会有毒。
  这一想,但觉口鼻之间腥秽之气更浓更重,心里一阵恶心,几乎要呕,但又呕不出来。
  糟糕,自己没被两个恶僧追上,也没被大蝙蝠咬死,却不小心喝了大蝙蝠的毒血,要中毒而死!
  洞外,渐渐透进天光来,可见天色已经大亮了。
  狄明扬但觉体内愈烧愈热,也愈来愈胀,全身皮肉,快要胀得裂开来了。
  这时,突然听到洞外有人嘿嘿笑道:
  “这里居然有个洞窟,这小子莫要就躲在洞窟里面?
  这说话的是矮胖僧人宝林,接着但听洞外好像刮起了一阵大风,萧萧草鸣,洞口忽然大亮,敢情洞口比人还高的野草,都被他掌风扫倒了,洞口没有野草掩蔽,阳光就直接射进来。
  狄明扬心头一阵紧张,但这座石窟,已经到底了再也无法进去,就在惶急之际,只见一个矮胖人影已从洞外钻了进来,石窟有十来丈深,外面虽然光亮,但里面还是一片黑暗。
  矮胖僧人宝林进入五丈以后,他一只眼睛像星星一般,逐渐明亮起来。
  狄明扬已经躲到了石窟里的角落之间,石窟里虽已伸手不见五指;但他身边有一支闪着紫芒的长剑,宝林自然老远就看到了,口中嘿嘿笑道:
  “好小子,快出来吧!”随着话声,一步步朝里逼来。
  狄明扬心头大急,伸手取起那支闪发着紫芒的长剑,遥遥指着宝林,颤声道:
  “你再过来,我……我就不客气了……”
  话声未落,突觉眼前一花,右腕一紧,宝林一个矮胖身子已经到了面前,一只又白又胖的手掌,像铁钳一般抓住了狄明扬的脉门,长剑嗒的一声,掉落地上,笔直插在蝙蝠积粪之上。
  狄明扬心头一急,和方才大蝙蝠抓住自己手臂一样,想也没想,左手抬处,奋力一拳,朝宝林当胸击去。
  蝙蝠就算活上一千年,也不谙武功;但宝林却是密宗高手,岂会让你一拳击中?他右手一撩,又把狄明扬击去的拳头一下抓住,口中呷呷笑道:
  “小子,你乖乖的跟佛爷出去,佛爷有话问你……咦……”他忽然间脸上有了惊异之色。
  不,这一刹那,他一张白胖的脸,起了惊怖之色,抓着狄明扬双手,急忙放开,哪知五指竟然再也不听他的指挥,依然抓得紧紧的,好像狄明扬脉门有一股奇强的吸力,把他整只手掌都吸住了,哪想放得开来?
  原来宝林抓住狄明扬双手之后,突然感觉体内一股内力,迅速异常的从掌心外泄,心头一惊,急忙用力吸气,想把外泻的真气凝固;但任你如何吸气,掌心内力还是不由自主的源源往狄明扬脉门输去,再也无法止得住!
  宝林白胖脸上,由惊怖变成死灰,双手不住颤抖,嘶声道:
  “吸功大法,你……你会吸功大法……”
  狄明扬只觉从双腕脉门间,有一股炙热的东西源源流入体内,不知他要如何惩治自己,也惊慌的道:
  “你快放手!”
  宝林只道他故意如此,嘶声央求道:
  “小……小施主……菩萨……小僧有眼不识泰……山……你饶……了小僧吧!”
  狄明扬被他紧紧抓住双手不放,急道:
  “那你快放手呀!”
  宝林真力愈泻愈多,脸色惨白,神情极为可怖,颤声道:
  “小……僧知错了,你……你……这是要……要……小……僧……的命了……”
  他说到后来,已经断断续续,有气无力,但双手还是放不开来。
  狄明扬渐渐发觉这矮胖僧人好似生了一场大病一般,本来白胖的脸上,此刻已经渐渐变成枯黄,心中也止不住甚感惊诧,暗道:
  你既然跟我求饶,为什么还不放手呢?
  不过盏茶光景,宝林除了喘息,全身起了一阵急剧的痉挛,突然双手一松,一个人双脚一软,往后便倒。
  狄明扬低头一看,宝林脸如死灰,一个又白又胖的人,在这一阵工夫,已只剩了一层宽宽皱皱的皮肤,他哪里知道宝林数十年勤修,苦练的内功,全被他吸了过来。
  宝林虽然松开了手,但狄明扬本来只觉全身如火,胀得难受,这回体内吸入了宝林数十年真气,就更难受了,但觉一股滚热的气流,在体内到处流窜,好像每一根血管,都快要爆裂了,连呼吸都急促得透不过气来。
  完了!自己本已中了剧毒,没想到这和尚临死还要暗害自己,不知把什么东西放入了自己体内?
  他想到自己已经快要死了,不知武老人家有没有死?
  爹和骆伯伯等到自己二十岁就要来接自己的,自己如果死在这洞窟里,岂不是连武老人家都不知道,爹和骆伯伯自然也找不到了。
  他这一想,就觉得自己非去找武老人家不可,这就俯身拾起长剑,一路奔了出去。
  现在天色已经大亮,晨曦照在山林间,就像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狄明扬来的时候,是黑夜里,心慌意乱,只是沿着山谷奔跑,根本不计路程,现在天气晴朗,一出山谷,目光朝四周一打量,就已认出方向来了。
  这里是山的东北首,要回去,就得朝西南去。
  他正待举步,突听有人大笑一声,笑声堪堪入耳,疾风飒然,后领已被人家一把抓住,同时有一只手掌,一下按在自己头顶上,冷冷的喝道:
  “小子,你不用逃,要命,就快把你师傅的先天气功口诀交出来……噫……”
  狄明扬一听他说话的声音,就知道这抓住自己后领的是身材高大的那个黄衣僧人宝胜了。
  狄明扬因身中奇毒,自分必死,因此被他手掌按在顶门上,也毫不惧怕,腰干挺得笔直,大声道:
  “武老人家不是我师傅,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先天气功口诀,你不放手,我也不怕。”
  说话之时,但觉一股巨大热气,从头顶“百会穴”滚滚往自己体内灌下,心中暗道:
  “这和尚和那宝林一样,不知在用什么功夫逼我了,哼,我反正中了毒,随你用热气逼吧!”
  他虽然听宝胜说话到中途,口中“噫”了一声,只是宝胜站在他背后,没法看到他惊怖欲绝的脸色。
  只听宝胜惊颤的道:
  “你……会吸功大法……你……放了……贫僧……贫僧不……不要……先天……气功口诀……了……”
  狄明扬暗暗冷笑:
  你手明明按在我头顶没放,还要我放你!哦,他和宝林说的一样,说自己会什么吸功大法,好像是自己把他的手吸住了!一面冷声道:
  “我不会吸功大法。”
  “你会……你是……小菩萨……”
  宝胜焦急惊颤的道:
  “贫僧……不该冒犯……你的,小菩萨……贫憎……修为……不易,你就……饶了……贫僧吧……
  他活声已经近殁哀求,但按在狄明扬头顶的那只手,依然紧紧按着,丝毫没有放松,从他掌心输来滚热气流,也越来越多,简直像醒醐灌顶,滚滚不绝!
  狄明扬本来全身血脉已经胀得快要爆裂,现在整个人像吹气球一样,好像连皮都快被灌得胀起来了,心中暗道:
  “你灌吧,反正我要死了,你再灌得多,我也不在乎了。”
  他原是生性倔强之人,这一想,咬紧牙关,挺直身子,一句话也不说。
  宝胜全身功力,就这样一泻千里,源源泄出,他声音虚弱恨恨的道:
  “你这……小子,好……狠毒的……心,居然……用吸功……大法……害死贫僧……魔教……恶徒……你也……会有报应……的一……”
  他底下自然是“天”字了;但“天”字还没出口,咕咚一声,往后倒去。
  最后这几句话,听到狄明扬耳中,心头暗自一怔,忖道:
  “他说自己用吸功大法害他?魔教恶徒?他把自己当作魔教恶徒了!”
  狄明扬根本不知道“魔教恶徒”是什么?但他听得出来,宝胜是自己害死的,自己几时害死他了?
  他回过身去,看到宝胜本来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现在却脸色蜡黄,只剩了一张枯干的皱皮,这情形和方才宝林一模一样。
  他想到方才宝林也一直向自己求饶,要自己放开他,这是什么道理呢?
  哦!对了!莫非是自己中了毒,他们的手一碰上自己就放不开了,所以他们说自己会“吸功大法”了。
  狄明扬体内此刻吸入了二位密宗高手的内功,到处流窜的真气,有如潮水般奔腾膨湃,使他整个人都快要胀裂了,比之方才更为难受。
  他一路发足狂奔,这一阵急奔,就觉得胸口梢稍舒畅了些,等到奔回茅屋,冲入屋内,依然没见武老人家的影子,再返身奔到戈止亭,本来躺在亭前宝元的尸体也不见了,当然更没有武老人家的尸体了。
  狄明扬气喘如牛,站定下来,喃喃说道:
  “武老人家是好人,他老人家不会死的;但他老人家会到哪里去了呢?”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