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四浪子中的浪子许彦方,在江湖中历练了七年,七年的江湖生涯,将他的锋芒磨尽,但他的心计,武功却在不断提高。为了流云剑客一家灭门惨案,他奔走江湖,总与发现真凶——璇玑城的尤城主。可是璇玑城乃武林第一城,机关遍布,哨卡林立,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
    许彦方不畏风险,在众多的江湖侠义人士帮助下,凭着他的智慧与身手,历尽了千心万苦,总于将璇玑城毁灭,为朋友报得了血仇。

第一章



  三月暮春,鄱阳湖烟雨朦胧,偶或出现一两天险恶的风涛,也为期甚短暂,不至于成灾。
  客船靠上了南康府城的大南门码头,此地的旅客纷纷下船。
  这是九江至南昌的定期客货船,属于九江船行的定期快舟,南康是第一站,登岸的旅客不多。
  大南门码头相当繁荣,往西不远是官营的匡庐水驿,属附廓星子县所管辖,有自己的分属码头,和红色的十余艘驿船。
  活力充沛的年轻人许彦方,一手提了大包裹跳上码头,从熙攘的人丛中,搜寻熟悉的身影。
  他身材修伟,手长脚长,一双星目神光内蕴,健康的面庞经常泛着笑容,穿了一袭平民大众流行的长褐衫,既不象个有钱的大爷,也不象苦哈哈潦倒的穷汉,很难从他的外表看出他的身份。
  由于他身上没带有小刀子一类凶器,因此谁也没料到他是一个闯荡江湖的武林人。
  到埠的有好几艘客货船,通常从上游南昌来的船只,停泊在码头的西首。
  他看到了两个人,是从南昌来的武林豪客。蓝紧身外罩披风,一佩刀一悬剑,各带了一只大包裹,显得相当神气,四十来岁的成熟大汉,脸上不可一世的神态,已表示出他们的江湖地位定不等闲。
  “奇怪,这两位名头响亮的仁兄,跑来南康这种小地方,不知有何图谋?晤!说不定与我的事有关,我得留心他们在玩些什么花样。”他喃喃自语。
  他随在两人身后,跟着进城的人潮,进入城门,踏入行人嘈杂的南大街。
  福星老店是府城的名客店,也是龙蛇混杂的规模不小是非场,住进该店的旅客,三教九流都有,就是没有达官贵人落店,达官贵人怕是非。
  踏入店堂,便听到那位佩剑的大汉,宏亮震耳的笑声,正和福星老店的店东,八方风雨袁广福行把臂礼,透着十二分亲热。
  “哈哈!江右双豪光临敝店,兄弟极感光彩,当然万分兴奋啦!”八方风雨袁东主的嗓门也够大:“两位定然是为双头蛟孙老哥助拳的。天快黑了,不然,兄弟真打算陪两位动身,也让孙老哥早些宽心,耽误一晚不要紧,明早兄弟陪两位动身好了。”
  “兄弟的确是接到孙老哥的手书,尽快动身赶来相助的。”佩剑大汉说:“即使不凭孙老哥的交情,冲乡亲份上,胳膊往里弯,咱们也该赶来助一臂之力。哼!金陵三杰算什么玩意?居然敢到咱们江右来撒野,我看他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岂敢欺咱们江右无人?”
  “嘿嘿嘿嘿……”厅有传出一阵刺耳的怪笑声,吸引了全厅人的注意。
  靠壁的一排长凳,是旅客歇脚的地方,站起一个身形枯槁,瘦竹竿似的半百年纪旅客,生了一双冷电四射的阴森胡狼眼,笑容相当可怕。
  佩剑大汉怪眼一翻,要冒火了,阴笑声不但刺耳,而且令人入耳便感到浑身不自在。
  “江右真的有人吗?”这人主动挑衅,笑容似乎更可怕了:“你绝剑戚祥和怪刀彭盛号称江右双豪,算是江右的人物吗?”
  绝剑戚样哼了一声,将包裹递给一名店伙,一掀披风,阴森森地向对方走去。
  “戚兄,我来。”怪刀彭盛拦住了绝剑,怒容满面:“这位仁兄是冲兄弟我来的。”
  “彭兄,他是……”
  “阴手李奎。”怪刀说:“三年前兄弟在徐州府,曾经和他照了一次面。”
  “嘿嘿嘿……”阴手李奎阴笑:“姓彭的,你老兄的记性不差,嘿嘿!但不知你老兄还记得那次照面的结果吗?应该记得的,是吗?”
  “三打一,再加上一个狗娘养的在一旁偷袭,姓李的,你以为在下会忘了?”怪刀彭盛咬牙切齿说,手按上了刀把:“现在,你也落了单,报应临头。”
  “你少臭美,三打一?那是逗你玩,阁下。”阴手李奎嘲弄地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嘴脸,凭你这块料,这鬼长相,这副德行,还配李某三打一替你脸上添光彩?我一只手也够你在地上爬上老半天呢!”
  绝剑戚样一听对方是江湖上名号响亮的阴手李奎,颇感吃惊,但已无退缩的余地,从侧方逼近,手也本能地落在剑把上。
  气氛一紧,二比一似乎已无可避免。
  许彦方尽量避得远远地,他对这种江湖人中有机会就寻仇报复的平常事,司空见惯毫无兴趣。
  他知道江右双豪的底细,但江右双豪并不认识他,原以为江右双豪可能影响他途经南康的行事,却料错了,江南双豪原来是为朋友助拳而来的,与他毫不相关。
  在江湖邀游了七年,他见多识广,而且闯出一番局面,颇有名气,名列武林四浪子之一,风尘浪子许彦方排名第三。
  在江湖道上,中下级成名人物提起风尘浪子,有些恨之切骨,有些大加赞扬,有些则大感头疼,有些则不屑一提。
  不管武朋友与江湖人对他的看法如此,他的形象总算建立起来了,有些人闯混了大半辈子,到头来仍然没没无闻,连三流混混的排名也排不上呢。
  江右双豪、以及所提到的金陵三杰、本地的一霸双头蛟孙奇,都是二流的江湖朋友,名头与武林四娘子相等,所以彼此之间虽是地位相当,天各一方没有利字上的冲突,但在名头上却彼此难免放在心上,一旦碰头,难免会有些是非,除非有人肯不计名利肯让一步。
  肯在名利上让一步忍口气的武林人,为数恐怕不多,好勇斗狠争名夺利的人,却比比皆是,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在作祟,后天的教养无法改变气质。
  武林四浪子都不是省油灯,可以说声誊不见佳。浪子就是浪子,哪一个浪子是好东西?
  他风尘浪子许彦方,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他十七岁开始在江湖邀游,七年来没做过几件正道人士认为仁义侠风的事?尚可令正道人士勉可忍受的是:风尘浪子也的确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勾当。
  风评的好坏,并不代表这人的真正好坏,如人饮水,冷暖自如。
  他从不计较风评,他一个浪子,不是为风评而活的。
  既名之为浪子,可知他既没有可种可夸的家世。更没有大批狐群狗友拥戴,也没有名门朋友捧抬,所以闯混了七年,仍是名列二流人物,要想登上一流,或者特等的超级的高手名宿之林,早得很呢!也许没有希望了。
  江湖的人生命有如风筝。当然,他并不在意风评口碑,风尘浪子就是风尘浪子,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了解自己的立身行事,是否合于自己的宗旨利益。
  象这种平凡的江湖寻仇报复,他毫无兴趣,这与他毫无利害牵连,他与任何一方的人皆没有交情友谊。
  绝剑出鞘,剑拔弩张。
  店堂一乱,旅客们纷纷向四周退。
  店东八方风雨袁广福心中叫苦,这是他的店,在情理上又不能不管,更不能得罪外地的客人,尽管这位外地人阴手李奎语出不逊,轻视江右无人。
  “诸位请息怒,有话好说,”八方风雨赶忙抢入叫:“动不动就打打闹闹,小店担待不起,诸位之间如有过节,请另行择时选地了断好不好?”
  “袁东主,你就别管啦!”阴手李奎冷笑:“这两个杂种刀出鞘剑离匣,已经存心要李某的命,倚仗着人多,怎肯甘心放弃行凶的好机会?你管得了他们吗?”
  人一多,胆就壮,气势汹汹,什么怪事都可能发生,这就是所谓群众心理,情绪化而没有理性,对任何外加的刺激,直觉的反应是暴烈的,不受控制的。
  袁东主一挺身,不啻火上加油,而阴手的几句不中听的话,更有如添增一把烈火。
  一声怒叱,绝剑出手了,剑化惊电,以奇速攻中宫排空直入,招发飞星逐月,控制了阴手的右半身上盘。
  怪刀也不慢,同起发难,刀化虹从左方切入,攻下盘刀气迸发,彻地刀光发出锐利的啸风声浪,这一刀极见功力。锐不可当。
  八方风雨袁东主想阻止,已无能为力。
  阴手李奎冷哼一声,身形陡然从右前方疾升,左手毫无顾忌地迎向射来的剑虹,小臂与剑闪电似地接触,发出一声刺耳的清鸣,是金属的急剧碰撞声,衣袖裂了,但剑却反震斜升。
  这瞬间,攻下盘的刀落空。
  这瞬间,阴手升腾的身影一掠而过,左脚鞋尖吻上了绝剑的右肩。不但阴手可怕,脚同样可怕。
  砰一声大震,绝剑被踢得仰面摔出丈外,滑至壁角,恰好滑至许彦方的脚前,剑未脱手,大概左手失去活动能力,狼狈万分。
  这一脚甚有份量,绝剑有点禁受不起,感到晕头转向,眼前星斗满天,忽然他看到眼前出现了朦胧的人影,本能地挥剑自保,滑势刚止,剑不假思索地向人影猛挥,锋尖狂野地光临许彦方的双膝。
  同一瞬间,飘落的阴手李奎嗯了一声,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白色人影,从侧方伸手扣住了右肩头,身形下挫,毫无反抗之力,噗一声跪下了。
  “住手!”沉叱声象石洞里响起一声焦雷,震得在场的人耳膜若裂,头脑如被重物所打击。
  挥刀冲进的怪刀打一冷颤,冲势倏止,刀似乎收不回来,踉跄退后。
  绝剑仍然躺在地上,握剑的手腕被许彦方的左脚踏住,动弹不得。
  店堂有不少人,所有的人都吃惊的愣住了。
  是一位丰神绝世的白衣年轻书生型文士,左手有一把描金招扇,右手扣住了阴手的右肩颈,中指封闭了右肩并穴,食指抵住了颈侧的天突重穴要害,只要运劲戳入,就可以毁掉升向头部的大动脉。
  “你的阴手绝技,如此而已。”白衣书生向被压跪的阴手李奎冷冷地说:“手臂上系了铁护套,可挡刀剑,但绝对挡不住在下的一指头,你信是不信?”
  “我信……我信……”阴手几乎语不成声:“在下认栽,尊……尊驾……”
  “你是替金陵三杰助拳的?”白衣书生追问。
  “是……是的……”
  “先示威?”
  “在下只……只是与怪刀有……有过节,狭路相……相逢,难……难免有……有点冲动,事……事属平常,与金陵三杰的事无……无关。”阴手完全屈服了。
  “你给我滚!”白衣书生冷叱,信手一扔,阴手李奎大叫一声,被扔飞而起,向店门翻腾而去。”
  挡在店门的人惊呼,急急走避。
  “叭!达!”响声震耳,阴手被扔出店外去了。
  白衣书生的目光,凌厉地落在许彦方身上。
  许彦方已经知趣地挪开脚,绝剑已恢复自由,正狼狈地坐起,毗牙例嘴揉动左肩被踢处,剑落在一旁,怪眼凶光暴射,死瞪着泰然旁立的许彦方。
  许彦方已感觉出白衣书生的敌意,他懒得理会,猜想这位书生必定是双头蛟的助拳人,这与他无关,为免麻烦,他提了包裹打算离店。
  此地有麻烦,不如另找客店,以免招惹是非,刚才如果他大意,绝剑那一剑必定砍掉他的一双腿,遭了池鱼之灾。
  “你别走。”白衣书生果然找上了他,冷冷地用招扇向他一指,态度相当傲慢。
  “你有何见教?”他不得不止步、泰然反问。
  “我看见你制伏了绝剑?”白衣书生咄咄逼人。
  “阁下没看见他用剑砍在下的双足吗?”他不是怕事的人,理直气壮反驳:“在下是不得已自卫。”
  “你要我相信你不曾向一个失去抵抗力,被阴手一脚踢翻的人动脚?是自卫?”
  “阁下身手高明,武功深不可测,连这点眼力与自信都没有,委实令人难以置信,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阁下有意示威,有意吓唬我这江湖浪人。”
  他的态度当然难获骄傲的人谅解,口气也容易引起那些自命不凡的人反感。
  当然,他并不认识这年方弱冠的丰神绝世书生。
  江湖上人才辈出,几乎每天都有不少年轻俊彦,怀着无比的热情和野心,兴高采烈举剑扬刀,无畏无惧地踏入莽莽江湖,在这些人名扬四海之前,谁知道这些人是何方神圣?他不认识是情理中事。
  “你不怕吓唬吗?”白衣书生冒火了,俊脸汹起怒意,屋目中浮现浓浓的杀机。
  “那可不一定哦!”他淡淡一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真正敢拍胸膛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并不多见,我这学了几天拳脚的人,哪敢不怕你这位具有擒龙手绝学,以及移影换形轻功绝技的少年英豪呀?”
  “行家,高明。”白衣书生火气小了些,对方一口便可说出自己所具绝技的人,岂能再轻视:“在下这点点火候的擒龙手,擒阴手这种三流人物,还算得心应手,至于对付阁下你,恐怕就不登大雅之堂了,所以吓唬不了你。阁下是阴手李奎的同伴吗?”
  “不是。”他坦然说:“听说过他这号人物而已。”
  “你说谎!”白衣书生沉叱。
  “你这人岂有此理。”他不悦地说:“我这人也许很坏,但却没有说谎的习惯,算了,阁下请不要替在下招惹是非,江右的乡亲一致对外,准备对付金陵三杰的人,他们如果也把在下当成替金陵三杰助拳的,在下哪有好日子过?你就饶了我吧!”
  他苦笑一声,举步向外走。
  白衣书生伸手拦住了他,冷冷一笑。
  “留步。”白衣书生傲然地说:“阁下如果不说个一清二楚,恐怕走不了呢!”
  “真的呀?”他脸色一沉,虎目中神光炯炯。
  “你知道是真的。”白衣书生用不容怀疑的口吻说。
  “好,姑且相信你的话,因为在下并不想在此地惹是生非。”他忍下了,明显地示弱让步:“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在下刚下船,匆匆忙忙前来落店,刚进店门,便碰上了这档子事,这位手中有剑的仁兄,被人踢倒滚至在下脚前,不问情由用剑向在下的双脚招呼,在下不得不及时制止他行凶,这就是经过详情,阁下应该看出一些端倪,在此之前,在下根本不知他们的过节是圆是方?”
  “你以为在下同意阁下的解释。”
  他火往上冒,不再示弱,嗓门大得很:“我警告你,在下耐性有限,你这自以为是老天爷,自大狂傲自中无人的货色,在下已经够让步了,容忍已到了极限,不要再惹我,知道吗?”
  白衣书生气往上冲,一个骄傲自大的年轻人;怎肯在众目睽睽下被人教训而忍受得了?愤怒中,不假思索地一扇抽向他的左颊,恼羞成怒诉之于武力,这是十分正常的反应。
  他也无名火发,毫不客气抬左手硬抓抽来的招扇,由于早怀戒心,手上已神功默运,速度自然捷逾闪电,硬接硬封无所畏惧。
  白衣书生的反应极为迅疾,左手立即从扇下探出,云龙现爪从中宫快速地切入,后发先至,比扇快了两倍,光临他的胸口。
  他心中暗懔,碰上高手了,右手急抬,猛扣对方的脉门,仍然是硬对硬接。
  双方出招皆迅疾无伦,变招接招快得令人目眩,全凭超人的反应出手,旁观的人皆无法看清交手的经过,反正只看到人影接触而已。
  白衣书生两招都被反制,岂肯甘心?不等招术接触,迅疾地变招抢攻。
  “啪噗噗”三声暴响,两人同向后急退两步,显然双方皆被击中,以快打快势难避免接触,只看谁能击中对方的重要部位,三五下打击算不了什么。
  白衣书生左手按住了右肋揉动,脸色泛白,星目中杀机怒涌,也流露出惊讶的神情。
  “该死的!”许彦方怒叫:“无仇无怨,你这混蛋突然用绝学大天星掌力伤人,你老爹是这样教你在江湖称雄道霸的?你不觉得可耻吗?”
  他的右胸下方挨了一掌,几乎被震伤内腑。
  双方无仇无怨,一言不合出手相搏,按理,如果有一点点英雄气概,绝不会一出手就使用内功绝学攻击,这是有违武林规矩的罪行,不可原谅的阴险歹徒小人行径。
  假使他不在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看出危机,这一掌他不死也得在床上躺三两个月。
  “你……”白衣书生咬牙叫,招扇向前一伸,竟然传出劲气外迸的异象。
  “你要用玄阴真气行凶了?”他左掌徐抬,虎目中冷电乍现:“你是飞扬山庄的子弟,范家的子弟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不能行凶而不受惩罚,我非教训你不可,你飞扬山庄的声威吓唬不了我。”
  飞扬山庄四字出口,登时吓走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店堂几乎一空,只剩下几个胆大的旅客避得远远地袖手旁观,脸上有惧容。
  八方风雨袁东主吃了一惊,将几个店伙都赶入柜台,不许出来惹麻烦。
  江右双豪也退至一旁,脸上惊讶的神色极为明显,同时也有惊喜的神情流露,可能认为这位白衣书生,真是双头蛟请来对付金陵三杰的人呢。
  飞扬山庄,黑道大豪玉面煞神范飞扬的声威坐二望一,甚至有挤身第一的可能,飞扬山庄即使不是号令江湖的圣地,也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声威显赫山门。
  煞神的绰号可不是白叫的,飞扬庄主真有叱咤风云的声威,心狠手辣功臻化境,谁意了他,保证没有好日子过,连那些一向以英雄豪杰自命的白道高手名宿,也不敢招惹飞扬山庄的人。
  范庄主的长子玉郎君范世宏,出道五载,并不完全凭仗飞扬山庄的声威,而荣登江湖十大年轻高手之林,而是凭自己的努力,出生入死闯出惊世的局面,在江湖十大年轻一代高手中,排名在前三名出人头地。
  江湖朋友对这位脾气火暴的郎君,真是闻名变色而走,比怕他老爹更甚,因为范庄主近些年来,已经少在江湖行走,没有什么好怕的,而这位玉郎君,目前正在江湖上横行霸道。
  这位白衣书生,却不是名震江湖的玉郎君范世宏,年龄小了许多,而且身上没带剑,玉郎君的剑,委实令江湖朋友心中发毛。
  原先留在店堂看热闹的胆大旅客,当然是会武的朋友,自然对飞扬山庄多少有一些认识,所以心中一虚,乖乖回避,溜之大吉,以免引起误会殃及池鱼。
  八方风雨袁东主叫苦连天,碰上一个飞扬山庄的人,已经够倒楣了,再碰上一个不怕飞扬山庄的人。胆敢向飞扬山庄的人挑战的旅客,在店堂里拼搏,这一下可就灾情惨重;怎敢上前将他们撵出店结算过节?
  白衣书生一怔,似乎对方知道底细,可能吗?
  “你知道我的来历?”白衣书生沉声问。
  “哼!你一举手,在下便看出你的来历了。”许彦方也沉声说:“你用移影换形轻功身法,从店外闪电似地切入,制住了阴手李奎,用的就是贵庄的绝学擒龙手。”
  “你……”
  “赶快道歉,还未得及。”
  “去你的道歉!”白衣书生怒叱,抢进一扇点出,阴风乍起,无畏地走中宫强攻。
  竹骨招扇平常得很,但在内家气功高手手中攻出;比刀剑的威力并不逊色,保证可以洞穿人体,如果对方也是内家气功高手,就得看谁的气功到家来决定胜负了,扇当然比不上刀剑的威力。
  白衣书生练的是玄阴真气,劲道极为阴柔,激起的阴风也不猛烈,表面上看不出威势,只是拍出如电闪,速度快而已。
  许彦方不再忍让,左掌一拂,也发出奇异的阴柔异劲,掌一动便与招扇行正面接触。
  一声奇异的气爆声传出,白衣书生的招扇向外震起,不等许彦方乘胜进击,白影一闪,便出现在店门口。
  “到外面来。”白衣书生道,再一闪便到了店门外的广场。
  许彦方拾起自己的包裹,大踏步跟出。
  “绝不饶你。”他一面背上包裹一面说,雄纠纠大踏步逼进。
  店外有不少看热闹的人,纷纷向四面退。
  白衣书生将折扇放回腰间的扇袋,双掌一分,双掌的掌心似乎涌起一阵轻雾,拉开马步完成进攻的准备。
  “我也绝不饶你。”白衣书生阴森森地说:“不摆平你绝不罢手。”
  一看对方收了扇,许彦方的怒火消失了一大半。
  “你老爹虽然是个私袅头头,一群牛鬼蛇神的首领,你也算是一代霸豪,你总算没丢你老爹的颜面,倒有点英雄气概。”他半真半假地笑说。“假使你仍然使用招扇行凶,我一定扭断你的龙爪子废了你”。
  玉面煞神范飞扬在江湖称雄了半辈子;统率着一群剽悍的亡命,专做走私的黑货买卖,也帮助不法商人逃税,天下南北货运都有他的参予,陆上有车马,水中有舟船,与缉私人员斗法,与水陆群豪别苗头,声威震天下,名列黑道五霸七雄之一,为人心狠手辣,却也极具豪气。
  在五霸七雄中,他算是极为出色的所谓没遮拦好汉,虽则口碑不见佳,他对付仇敌下手太狠了。
  在气势上,许彦方已经占了上风,轻松的神情,说明他深具信心,根本没把白衣书生当做劲敌。
  白衣书生的修养和经验,比他差得太远了,激怒得象快要爆发的火山,大喝一声,左爪右掌狂冲而上,展开了狂风暴雨似的猛烈攻击,阴柔而韧力万钧的先天真气,绵绵不绝从掌爪中涌出,气疯了就不顾一切全力相搏。
  好一场令人目眩的激烈恶斗,三丈内劲流澈骨裂肤,旁观的人纷纷避走。
  许彦方的身形,飘逸地闪动毫无火气,以快打快化招反击捷逾电耀霆击,对方阴柔的劲气对他丝毫不发生效用,一近身便无形泄散。
  而他的反击,几乎每一招皆抢制机先,逼对方撤招自保收招闪避。
  真正的行家一眼便可看出,这种猛烈无匹的拼搏,其实并无凶险可言,因为他反击的招式虽然表面凌厉激烈,骨子里并不想伤人。他已经有效地主宰了全局。
  白衣书生狂攻了百十招,浪费了不少精力,终于发觉自己的困境,心中一惊,信心直线下降。
  移影换形身法以快速见胜,可是,居然对付不了躲闪并不见得快的许彦方,失去了优势,怎能不心凉?
  激斗中,响起许彦方一声怪笑,拳掌着肉声随即传出,快速闪动的人影乍现。
  “哎呀!”白衣书生惊叫,显现的身形踉跄急退两步,左手有点抬不起来了。
  “再给你两下。”许彦方笑叱,斜身切入右掌发如电闪,啪一声反拍在白衣书生的右胯上。
  白衣书生已失去闪躲的能力,立刻被震退三步。
  许彦方如影附形跟到,左爪光临白衣书生的右肩,用的赫然是白衣书生的擒龙手。
  “打!”娇叱声入耳,电芒先一刹那到达。
  是一枚金发钗,射向许彦方的左肘,他如果想抓住白衣书生,金钗必定贯穿他的左肘。
  他的左手反抄,奇准地接住了金钗,身形疾退,防备后续的暗器。
  “咦!”另一人发出惊讶的叫声,被他这种超人的反应吓了一跳,按常情,他绝不可能在千钧一发中接住闪电似的金钗,能避过一击已经难能可贵了。
  左侧多了两个人,幽香入鼻,一是年约半百的挟竹手杖中年妇人,一是白衣白裙的绝色少女。
  白衣少女的小蛮腰佩了剑,悬了一只绣了一头飞凤的精致百宝小革囊,深潭似的秋水明眸睁得大大地,颇感惊讶地注视着他,似乎仍然不相信他接住了金钗,也许认为金钗真的已平空消失了,而不是被人接收了。
  右方,也踱出两个人,一个精壮膘悍的中年随从,腰间佩了一柄一尺八寸判官笔,笔囊绣有七星图案,所以也称为魁星笔。
  另一位是穿水湖绿长衫的英俊书生,剑眉星目,齿白唇红,身材修伟,年岁与白衣书生相若,人才也相等,可算一时瑜亮,两株临风玉树,所佩的剑装饰华丽,是一把吹毛可断的神物。
  白衣书生远退出丈外,脱出险境余悸犹在,不自觉地用手揉动着右胯被击处,傲态全消脸色泛白。
  “我要用扇毙了你!”白衣书生不甘心地叫吼,立即拔出摺扇。
  许彦方不理会白衣书生叫吼,瞥了白衣少女一眼,将接来的金钗举至眼前察看。
  “可值三十两银子。”他笑吟吟地晃动着金钗锐:“妙哉!我发财啦!哈哈!”
  这不是妇人所用的所谓装饰凤钗,而是未婚少女所专用,做为管制发环的专用环钗,长仅两寸八分,不但刻有少女们喜爱的花草图案,而且中间刻了诗或词,两端各嵌了一颗小小红宝石,所以相当名贵。
  白衣少女梳了代表闺中少女的三丫髻,这是说,头上共有三枚这种钗,管制住三只发环。
  “阁下,还给那位姑娘。”穿水湖绿长衫的书生向许彦方冷冷地说:“你的身手很不错。”
  那位仆从打扮的中年人,则伸手拦住了白衣书生。
  “公子爷请歇息。”仆从用权威性的口吻说:“我家少主人管了这档子事,请勿干预。”
  白衣书生有点不悦,但一触随从那阴森可怖的怪眼,感到心底生寒,不由自主退了一步,扇颓然下垂。
  这位随从流露在外的气势极为凌厉,胆小的人真会气慑胆虚。
  许彦方注视着绿衣书生,淡淡一笑。
  “身手是不错,阁下夸奖。”他将金钗纳入革囊,笑容依旧:“阁下,你命令我吗?”
  “不错。”绿衣书生傲然地说。
  “凭什么?”
  “哼?”
  “我不会听你的。”
  “你敢?”
  “我不但敢,而且你已经看到了——他拍拍革囊:“金钗已成了我的囊中物,你没眼花吧?”
  绿衣书生星目中杀机忽涌,冷然举手一挥。
  仆从举步迈前,凶狠地向许彦方逼进。
  许彦方淡淡一笑,紧了紧背上的包裹。
  “你,认命吧!”仆从冷森森地说,双手叉腰逼近至八尺内止步,象一座冷森森的冰山,怪眼中厉火闪烁。
  “哈哈!我这人从不认命。”许彦方大笑着说:“虽则我也拜天地亲师,但从不相信命会注定我一生的生死荣辱,凭你昊天一笔明豪那几手鬼画符,还不配要我从命,你算了吧!”
  “你既然知道我昊天一笔明豪的名号……”
  “我出道的第一年,就知道你老兄的名号了,你老兄在黄山回鹰谷并不得意,魔鹰姜天翔姜谷主手下爪牙众多,你这种二流高手,只能做为仆从使唤,你又何必在我面前充人样?”
  昊天一笔脸色一变,猛地一掌虚空拍出,响起一声气流迸爆,刚猛雄浑的掌劲排空而出。
  “火候不错的排山掌,厉害。”许彦方出现在侧方八尺外,神情更为轻松:“八尺内可裂石开碑,全力发掌,牛都可以打飞,我怕你。”
  “你跑不了的。”昊天一笔厉声说,徐徐逼近。
  “我当然要跑。”许彦方也徐徐移位:“而且要赶快跑,等贵谷的男女神鹰八卫赶到现身,我哪有机会?哈哈!走也!”
  说走便走,猛地倒飞而起。
  “班门弄斧,走得了?”绿衣书生怪叫,轻灵地飞跃而起。
  两人象两头怒鹰,先是飞跃,然后折向翻腾,高升两丈余,半空折向蔚为奇观,轻功之佳,令人几疑眼花,认为他们是鸟而不是人。
  三翻腾两升沉,许彦方始终保持高三尺远及丈的空间,飞越围观的人上空,身形美妙飘逸,身上背了包裹,依然灵活万分。
  内行人已看出,他的身法比绿衣书生高明得多。
  飘落人丛外,他撒腿便跑,似乎用的不是轻功逃窜术,而是村夫莽汉的奔驰,但见他变脚不徐不疾踏动,冉冉而去,每一步皆远跨丈外,脚下沉重不象个会武的人。
  已先一步追出的昊天一笔快逾狂风,但十步外便抛后了两丈余,望尘莫及。
  “咦!这人是谁?”飘落的绿衣书生脱口惊呼:“这家伙用的是不是缩地术?”
  围观的人群开始散去,议论纷纷。
  一位穿青衫留灰髯的人,背着手停立不走。
  “地是不会缩的。”及髯人郑重地说:“那位年青人根本没用轻功,只是极普通的奔跑。”
  刚出道的三四年,他确是名副其实的闯祸精,满腔热血富正义感,一言不合就以拳掌分曲直,路见不平就挺身而斗,确是闯了不少祸,行踪所及,大事不犯小事不断。
  所幸的是,他十分机警,从不认真,不打硬仗,抓住机会打了就跑,达到目的就远走高飞溜之大吉。
  也因为他的表现,不象个真正的惜名逞强英雄好汉,所以始终不曾引起高手名宿各方豪霸的注意,也就无缘登上高手名人排行榜,永远不会成为风云人物。
  当今武林十大年轻高手就没有他这号人物,一直就被人看成三流江湖混混。
  而最近两三年,心智、体能、经验,思路,逐渐完全成熟,七年的历练,他收敛了许多,闯祸的次数日渐减少,飞扬拔扈的气势,逐渐变化为圆滑成熟了。
  一般说来,他的变化气质并不怎么明显,把豹的毛斑刮掉,它仍然是一头危险的豹,只不过略为消减豹的形象而已,危险性仍在,甚至更加危险。
  他就是一头豹纹消失了的豹,危险性仍在。
  已经是薄暮时分,正是客店最忙碌的时段,岳麓宾馆也不例外,
  广阔的店堂旅客进进出出,衣香鬓影摇曳生姿,那些携眷来游庐山的人,绝不会是平凡的升斗小民,女眷们更不是普通的庸俗脂粉。
  二进院是清一色的上房,有一座可供女眷们活动的雅致大院子,建有花园池亭,闲杂人等不许乱闯,连店伙也都是些老成中年人担任,照料女眷的内店中的伶巧仆妇居多。
  天气热,湖上吹来的凉风,驱不尽店中的热流,所以大院子便成了乘凉的好地方。
  上房很雅致,外有门廓,廊外有栏,廊上可以摆茶具,有条几竹椅供旅客凭栏品茗。
  许彦方既然穿了青衫,少不了附庸风雅,沏了一壶茶,在廊上惬意的品茗,约半个时辰,才是掌灯时分,膳食直接送到房中,不必外出找地方填五脏庙,方便得很。
  右面不远处的另三间上房,不知住了些什么人。暮色朦胧中,可看到三两个俏丽的年轻侍女进出,想必是大户人家在此店作客。
  侍女们好象都穿了月白色的衫裙,举动不时表现出跳跃的青春、悄巧、灵活、一点也不象大户人家中,受压迫受鞭策的奴婢。
  意识中,他眼前似乎涌现那位白衣少女的朦胧身影,似乎依旧感觉出她那绝世的风华,的确,那是一个人一见难忘,灵秀慧黠的美丽少女。
  只是,那一枚环钗,打掉了他对那位少女的好感,但无可讳言地,也给他留下了颇为强烈的印象。
  迄今为止,他仍然不明白,自己为何没收了那枚环钗,这不是他的习惯。
  终于,他看到了另一位令他目眩神移的少女。
  附近有二座亩大的荷池,池旁建了一座玲珑的六角小亭,中有石桌石凳,朱红的亭栏赏心悦目。
  两位俏侍女在亭中摆好精致的茶具,居然是产于宣兴的紫砂精品,小巧的壶,玲珑的小杯,再加上一只鼎形的小炭炉,以及彩陶水壶。客邸也保持这般奢华的享受,真不简单。
  最后,另两位侍女伴同一位穿翠绿衫裙少女,袅袅娜娜。款步入亭,远在四五丈外,依然可以嗅到淡淡的,品流极高的幽香。
  朦胧暮色中,依然可以看清秀丽的绝世娇容,那强烈的吸引力令异性无法回避,似乎她不是一个真实的凡人,而是偶适尘寰的仙姬。
  他吃了一惊,怎么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其实,年轻美丽的少女,除非脸型与五官生得特殊,相见惊鸿一瞥,似乎都差不多,尤其是气质与风华相去不远,很容易乱了视线,误认是同一个人。
  不错,要是这位少女换穿了白衣裙,他真会误认是打了他一枚环钗的少女,不论是外貌、气质、风华、青春气息,几乎全同。
  他不是一个胆怯的人,七年历练,见过无数年轻貌美的女性,接触过各式各样的女人,即使在大庭广众之间,他也毫不在乎地向女人对着平视。
  仔细一看,看出了异同。
  这位绿衣少女,缺少白衣少女流露在外的英气,因此女人味十足,女人的英气会今男人却步的。
  也许是光线在作怪,更可能是他的心中有了魔障,居然把这位绿衣少女,联想到那一位白衣少女。
  他在打量亭中的莺莺燕燕,莺莺燕燕也注意到他了。
  也许是他的惊讶神色,或者失神的举动,引起她们的反感,一位侍女竟然冲他这一面叫出三个字:登徒子!他耳力极为锐利,感到心中一跳,讪讪一笑,乖乖调头转脸,默默地喝自己的茶。
  “好美的丫头,走到那里都会出乱子。”他心中不住滴咕:“客店是非地,她为何抛头露面摆阔?真是不知死活。府城这几天四方牛鬼蛇神云集,她可能会带来一场可怕的风暴呢!”
  他无暇过问风暴,只希望早些办完事离开风暴。
  二更未,他从后窗钻出,消失在店后的小巷中。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