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金鸡呈淫威 追风侠受挫


  这客人丰神俊秀的一双眸子,敢情是不怒而威,再加上两弯浓黑的剑眉,立刻便显现着无比杀机,一头长发直披而下,深垂腰际,髭髯两络,其色苍白,衬着顶额一束白发,两颊飞星,论年岁,约应在五旬上下,长身壮躯,坐着比常人站着也相差不多。
  麦七爷薄通相术,只凭这初初一见,即感觉出对方是个非比等闲的人物。
  所谓“一发长过腹,满堂金玉。”“髭须秀清,四海扬名。”“法令分明,望而生威。”“自烈而威,万人依归。”“眉角如剑,为人聪俊。”
  这一切应之于对方,又当何解?
  ——满堂金玉——富是富了,却是劫来之财。
  ——四海扬名———名是有了,却是极恶之名。
  ——望而生威——威当具耳,料是盖世淫威。
  ——万人依归——登高一呼,俱是草莽流寇。
  ——为人聪俊——想当然耳,否则何得纵横来去?
  麦七爷张嘴结舌地打量着对方,手上茶碗咯咯抖成一气,脑子里混饨一片,早先拟好的腹搞对策,一股脑地早到了爪哇国去了,此时此刻,却连一句体面的话儿也说不上来。
  贵客眉角微搭,长目下垂,无视于眼前的麦丰存在,却自鼻咽间发出了浊重的呼吸声。
  麦丰简直傻了,要不是自己听错了,否则又当何解?对方岂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睡着了?
  一点也没错,真的是睡着了。
  一霎间,鼾若雷鸣,四堂齐应。
  “这……”麦七爷嘴里空咽了一下唾沫,眼巴巴地转着向直立于厅门、对方那个当差的祝天斗,“老当家的……他睡着了?”
  祝天斗却是见怪不怪地点了一下头,冷冷一笑道:“不错,他老人家累了,不过,有什么话你只管说你的,我家主人可是句句在心。”
  “啊?是是是。”
  除了说“是是是”之外,麦丰可也实在不知能说些什么别的,虽然如此,他可也不能冷扬,麦家大小,生死关头,岂可儿戏?
  “老当家的——”麦七爷吃了烟袋油子也似地颤抖着,“有关你老人家早先下的……那张帖……”
  鼾声忽止,贵客哼了一声,意思是在要他继续说下去。
  “我家主人收到了……收到了……”
  麦七爷一连说了两次“收到了”,往下的话可就大费周章,苦着一张脸,半天才讷讷道:“老当家的……你老人家也许还不知道……我家主人他……早年虽干过几任京官,可是不比外官……是以,是以是……”
  说到这里,他的话声不得不暂时为之中止,一来是往下的话益难出口,再者,对方显然又睡着了,起伏的鼾声真够惊人。
  麦七爷拳着两只手,频频苦笑:“这这……”
  眼神儿可就又膘向一旁的祝天斗,张口讷商地道:“祝爷你看,这……老当家的要是困了,咱们就——”
  “你不必张罗了,我看你也别说下去了。”祝天斗冷声哼着,“麦老七,咱们总算见过一面,不能不讲些交情。”
  麦七爷连连赔着笑脸:“是是是,祝爷你多担待。”
  “哼!”祝天斗迈着他的八字步,一直走到了麦丰跟前,不屑一顾地瞅着他道,“我家大爷这些年有个行事的规矩,你难道还不知道?”
  “这——什……么规矩?”
  “哼,这就难怪了。”祝天斗耸动着他那一双黄焦焦的眉毛,鄙夷地看着他道,“不是我吓唬你,赶快通知你们主子,叫他准备后事去吧!”
  “啊?”
  这后事的一句话,对麦丰来说,简直就像是脑瓜上打了一个雷,才刚站起了一半身子,突地直挺挺地又坐了下来。
  半天,他才又像是从梦中醒了过来,一条口涎粉条似的拖了下来:“祝……大爷……”
  “你不必再多说了。”祝天斗狞笑着,“这就去给你家主人报信去吧……”
  “祝爷……这件事不知还能不能取个商……商量。”
  话声才住,只听得熟睡中的金鸡太岁,忽然间中止住如雷的鼾声。
  祝天斗冷冷地道:“方才我曾跟你谈到我家大爷有个多年不易的行事规矩……这个规矩可想要知道是什么?”
  “祝……爷赐告——”
  “哼……那就是睡后杀人。”
  “睡……后杀人?”
  人字出口,麦七爷的舌头都好像少了一截儿似的。
  “你还不明白?”祝天斗瞪着他那一双白多黑少的杏仁眼珠子,“这个意思就是说,我家大爷总喜欢在杀人之前小睡片刻……”
  “啊,原来这样?”
  “不错!”祝天斗直直地瞪着他,“我不妨再透露点消息给你,那就是我家大爷这会子可就要醒了,麦七爷,你是要留下来还是赶快去通知麦玉阶?那就悉听尊便了。”
  “啊哟——这……我走……我走……”
  麦七爷可是再也坐不住了,一下子由椅子上窜起来:“我这就去……禀报。”
  没留神,脚下绊着了门坎儿,着实地摔了个大马趴,紧接着爬起来,哪里还敢片刻逗留?一溜烟也似的跑了。
  “没出息的东西,起来说话。”
  麦大爷重重地跺了一下脚,看着地上缩抖成一团的麦丰,似乎已想到了什么事了。
  “大……爷……不得了啦……他来了……”
  “谁来了?”
  “那只老金鸡……他……他来了……”
  麦丰简直像是没有了骨头,几次扶着茶几想站起来,都力不从心。
  黄通看不过去,走上来搀住了他一只胳膊,算是把他给硬架了起来,让他坐下了。
  “七爷不必惊骇,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吧!”
  “是……多谢黄爷……”麦丰这才像喘上了气儿,“大爷……姑娘……事不宜迟……你们快逃命……吧!”
  几个字出口,眼泪成串地淌了下来。
  麦玉阶脸色一阵子发青,紧紧咬着牙,半天才哼了一声道:“老七……你是看见了什么吧,男子汉大丈夫,干嘛像个娘儿们?我早先听见了枪响……敢是前面开了火?阮大元他们呢?”
  “大……爷……快别指望他们了。”
  麦丰两片嘴唇抖成一气:“阮爷,王……爷……还有侯爷……他们几位……可都……完了。”
  “完了?”麦玉阶呆了一下,“死……了?”
  “死了……都死了。”麦丰打摆子也似的颤着,“还有神机营的……张……把总,和他手下的弟兄……也都……完了。”
  “你是说,他们全部死光了?”
  “是……死……死光了。”
  麦玉阶脸上一阵子苍白,两片嘴皮微微颤动着:“我们家的那些护院师……傅们呢?”
  “大爷……你就别再问了……”
  说着说着,麦丰可就呜呜有声地哭了起来。
  麦玉阶发出一声长长地叹息,苦笑了一下道:“这都是我害了……他们……”
  站在他身边的麦小乔聆听至此,女孩儿家的心地慈善,忍不住低头饮泣出声。
  “好孩子,你不要伤心了,爹心里乱得很……”
  一面说,麦玉阶站起来,他的脸白中透青,心情正如他所说乱极了。
  “自古艰难惟一死”——这个世界上真能够看穿、看淡这一层的人,毕竟是为数较少,麦玉阶亦非超人,死到临头,敢情才知道平常养气修身功力之不足。
  只见他来来回回地只在花厅里踱着步子。
  麦丰眼巴巴地看着他:“大……爷……大……”
  麦玉阶摆了一下手,制止了他的发言——他两眉深皱,显然遇见了极难决定的大事。
  倒是麦姑娘悲极怒起,霍地抬起头来:“七叔,他人在哪里?”
  “在……在前面大厅……”麦丰征了一下,“姑娘你想……干什么?”
  “哼,我这就瞧瞧他去。”
  一伸手就去几上找剑,却被黄通一只手按住。
  四只眼睛对看之下,黄通微微摇着头:“大姑娘,你不能……”
  “为什么?”
  “你……斗不过他。”黄通紧咬着一嘴牙,“再说,令堂那边……也得有人……看……”
  麦小乔挑着眉毛,正想回嘴,听到后来,一时也无话可说.一言不发地垂下头来。
  “大爷……呀……时候已是不多了,快拿个主意吧……”
  麦玉阶终于下了决心,重重叹息了一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七,你同着小乔进去吧!”
  “进……去?”麦丰吓傻了,“去……去哪里?”
  “你就别问了。”麦玉阶向小乔道,“记着,不能离开你娘……你们去吧!”
  “爹……”麦小乔只叹了一声,两行泪水由不住夺眶而出。
  “大爷你……想怎么样?”
  麦丰抖成了一气,结巴着道:“大……爷……你可不能做糊涂事……你老人家是……”
  麦玉阶挥挥手不答理他,却转向黄通道:“黄爷,你还有什么说的没有?”
  黄通凄然一笑,点点头道:“大爷总算定下了心,这样才好说话。”
  原来他不发一言,是不欲扰乱了麦玉阶起伏的思潮,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尽管他已有效死的慷慨雄心,却不愿事在临危,陷主于不义,这件事除了麦玉阶本人之外,谁也不能妄置一词,麦某人是不能置身事外的。
  “黄……爷……”麦玉阶一只手在他肩上拍着,“我惭愧得很……”
  “大爷何愧之有?”
  “黄……兄弟……”麦玉阶微微颤抖着道,“我妄自为官多年,读圣贤书……事到临头,才看出……我不够镇定,比起老弟你……”
  “大爷说哪里话?”黄通冷森森地道,“你的胆识不止为此,大爷,生死事小,义不可失,否则尊府数十条人命,岂非死得不值?”
  这几句话一句句有似锋锐钢针,深深刺进了麦玉阶心肺之中,一时间由不住地机灵地打了个寒颤。
  “兄弟你说得好……”麦玉阶频频点着头,苦笑道,“愚兄差一点竟作了无义之人。”
  “哈哈……”黄通朗笑了一声。
  时穷节见,这时才看出了他的胆识。
  “大爷你过谦了,黄通这双眼睛不瞎,要不然俺千里投奔?有什么话你只管关照吧。”
  麦玉阶目睹对方神态,心头一震,暗道了一声惭愧,这才想到对方久不置言,实则是在考验自己为人,方才如果一时惜命,听了麦丰之言,自顾逃命,只怕不待那只老金鸡下手,只这个黄通,也必是饶不了自己,想到这里真是不寒而栗,由此证明这个黄通真乃顶天立地奇男子;较之自己私心所计,犹要高出不知凡几,心里既感又惧,更有无限钦佩。
  “好兄弟。”麦玉阶转向一旁未去的小乔道,“黄爷义薄云天,不愧男儿本色……时候不多了,你就代我老夫妇,感谢黄爷舍身相从大思,快快磕个头吧!”
  麦小乔叫了声黄大哥,躬身拜倒,涕泪交流着连连叩头不已。
  麦丰似乎不能尽然明白这番道理,却也体会到此情可感,跪下来也向黄通磕头,却被后者一把搀住。
  “七爷、姑娘,这就不敢当了。”
  两只手分别把小乔与麦丰双双扶了起来。
  “姑娘万安,愚见受之有愧。”他面色极为凄苦,却强作欢笑,道,“令尊的安危,就交给俺吧!”
  麦玉阶看看小乔,唇角动了动,原是有几句父母死别之言想要交待,一来不忍出口,再者语涉不祥,话到嘴边又复吞向肚里。
  长叹了一声,他转向黄通点点头,道:“一切多有仰仗,黄兄弟,我们这就去见见那个老魔头去吧!”
  黄通抱拳道:“遵命!”
  麦玉阶向着女儿微微点头举步待去。
  “大爷。”黄通唤住他道,“在下还有话要当面明说。”
  麦玉阶苦笑道:“说吧!”
  黄通道:“等一会面见了那人,言谈交涉,在下不敢妄置一词,全由大爷作主,只是一旦动上了手,大爷却要听在下处置,不得异议。”
  麦玉阶黯然点头道:“兄弟……这是当然之事……依你就是。”
  黄通再微微一笑,只见他脱下身上长衣,又脱下内着紧衣,将身子转向一角。
  “兄弟……你做什……么?”
  麦小乔脸上一红,随即转过了身子。
  那黄通大节不顾细行,也不避在场的小乔,他又自脱下内着紧衣,却自贴肉处褪下了一件护心宝甲——正是当日关雪羽临别相借之物。
  ——他脱甲在手,匆匆将衣服穿好,双手捧着这件宝甲,送向麦玉阶面前。
  “这……是干……什么?”
  麦玉阶一时如堕五里雾中。
  “大爷不必多问,只请将此衣贴身穿好,以防万一。”
  “这……”麦玉阶大惑不解地道,“这又为了什么?”
  黄通摇摇头,却道:“此衣功能防体,大爷穿上自有护身之用。”
  麦玉阶心头一喜伸手接过,一想不对,再要还给对方,后者却径自步出厅外。
  “兄……弟,使不得……”
  待要追送而出,却为小乔拉住——
  “爹,穿上吧……”麦小乔垂着眼泪道,“黄大哥既有此忠心……爹爹你还是接受了吧!”
  麦玉阶瞠目以对,半晌,才微微颔首,忍不住淌下泪水来。
  大厅内边一霎间,显得格外的沉静。
  偶尔袭起的夜风,轻叩着窗户上银红的棉帘,轻轻地颤抖着,在掀起的湘妃垂帘角落里,泄进来如银的月色,似乎在提醒着厅内的人,莫忘今宵,今夕何夕。
  麦玉阶早已经说完了他应说的话,似乎也已好话说尽,然而这一切显然并不能感动对方,当然也就不能挽回眼前的这步浩劫——他的绝望与畏惧可想而知。
  那位“万里黄河追风客”的义士黄通,紧紧贴着麦玉阶的身边伫立。
  他似乎已领会到静寂中的无限杀机,其实在他踏入厅门之先,早已经有所准备,一股真力始终提自丹田,以备随时而来的出手一搏,生死存亡早已置之度外,倒也心胸坦然。
  在灯下,他凌厉的目光,早已把对方这只老金鸡打量清楚了。
  正因为这样,他便更加地内里发急,惴惴难以自安。老实说,像黄通这般身手阅历之人,临阵对敌之先,只凭着一双眸子,也能把对方看透八九,俗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正是这个道理。
  ——他的忧惧不安,显然因此而起,他甚至于已经揣摸出一旦动手之时的出手方式,部位,所谓“知彼知己,百战百胜”,“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忧”,在即将来到的出手之前,他不得不为自己预留“生机”,对敌人却预布“杀机”。
  万里黄河追风客黄通一向对敌,都是以此而稳操胜券,今夜在面临着对方这个有生以来,他所面临的最大强敌之前,更不敢丝毫掉以轻心。
  灯下,金鸡太岁大刺刺地坐着。
  在聆听过主人麦玉阶一番情深义切的陈述之后,冷峻的脸上,毫无表情。他的阴沉气质,始终令人无从窥测,说句俗话:“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沉默的气氛继续着。
  沙沙落叶,由庭前扫过。远处的野犬声声长吠,这一类不经意的琐碎,竟然也能构成惊心动魄之势,确乎证明夺人气势的攻心战术,有其使敌不战而屈的存在威力了。
  麦玉阶苦笑着抬头看了身边的黄通一眼,内心大起恐慌,凌厉的杀机,便得他有遭致“窒息”的感觉,对方这般应对神态,简直使得他心鼓频催,难以自己。
  黄通很能领会出麦玉阶的一番感受,只是却无能理会,事实上他早已感觉出隐在的杀机,对方的出手,很可能已是迫在眉睫。
  黄通一直在心里盘算着这个问题,如果等到对方这只老金鸡先行出手,自己二人苟能逃得活命的机会,便是微乎其微,因此,他不得不抢先制敌先机,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落得没有获胜的把握与自信。
  “麦玉阶。”金鸡太岁总算开了金口,“我很明白你的心意,也很佩服你的胆识,但是我却不能放过你,你就求仁得仁吧!”
  最后四字出口,即使连麦玉阶不通武功的人,也能感觉出他那眼睛里的逼人目神。
  几乎就在同时,一幢无形的力道,直直地逼体而来。
  黄通却在这股力道逼近之先,快速地向左侧面踏出了一步,身子晃了一晃,又复稳住。
  “嘿嘿……好见识。”
  一抹冷笑,现自金鸡太岁唇边,在斜起的眼角里,冷电般地目光,这才注意到了黄通这个人。
  “不辞风霜行万里,眼看黄河盖顶来。”紧接着一串冷入骨髓的阴深笑声:“我听说过你——黄天保。”
  化名黄通的黄天保微微惊得一惊。
  他此刻早已全神贯注于未来出手,无能分心,然而几句场面话却也不能不答。
  “——夜来细数坟头鬼,金鸡三唱早看天。”
  黄通凌声道:“姓过的,俺也不含糊你。”
  金鸡太岁似乎惊得一惊,老金鸡、金翅子、金鸡太岁……等一大串的称呼,都不稀奇,对方竟然能一口道出自己不欲人知的姓氏,不能不令他吃惊,只凭这一点,他就不得不多看上他几眼。
  “很好。”金鸡太岁自嘲也似地笑道,“祝天斗跟我提起过你,我还不大相信,今夜一看,足下算得上是有心人了。”
  一面说着,金鸡太岁原本抚按在椅把子上的一只右手,这时轻轻抬起,落在了膝头之上。
  只是一个极平常普通的动作,黄通竟不敢等闲视之。霎时之间他快速地向侧面踏出了一步,却乘势向前抢进了一步。
  金鸡太岁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道:“黄天保,是非皆因强出头,麦家这档子事,又岂是你所能担当的?罢了,看在你是一条好汉子的份上,我破例对你容情……”
  话声一顿,转向门前伫立的祝天斗道:“让他出去。”
  祝天斗闻言恭应了声“遵命”,两旁门开一步道:“黄爷请……”
  黄通目光仍在注视着大刺刺高坐堂上的金鸡太岁,聆听之下,他双臂合拢,抱拳道:“黄某人不识时务,今夜之事,只争是非,无畏生死,足下如有成全之意,当行自去,黄某人感激不尽。”
  话声才歇,即听得在座上的金鸡太岁,发出了一阵子冷笑声:
  “姓黄的,你真也不知好歹了。”
  只听得那张坐椅上格吱吱传出了一阵子响声,金鸡太岁的一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黄通乍见之下,吃惊不小,眼前已不容许他再作多虑,如待对方出手,自己二人万无生机。
  一念之兴,猝起发难,猛可里身形狂飆而起,“呼——”一片疾风里,已腾身而起,起势虽然不高,可是快如闪电,容得临到了金鸡太岁当头,蓦地向后一收,极其利落地已经落向金鸡太岁的眼前。
  这番起落,落在外行人眼中,也许只见其快,并无特殊之上,只是明眼人眼中,那可另见高明了——只当他是袭敌后项,偏偏他却险中迫降,攻敌正面,诚所谓火中取栗了。
  好个金鸡太岁,竟而镇定如斯。
  事实上,在先前的一番对答里,他早已窥出了对方心意,以他当今身分,如果主动地向对方出手,颇似不当,如果对方先行出手,自己被迫还击,情形自然不同,如此一来,黄通此刻之出手,便正合了他的心意。
  黄通一扑,二翦,猝然来到了对方眼前,再不少缓须臾,右手探处,中食二指直向对方一双招子上疾点了过去。并非仅此而已,随着他右脚前跨的势子,左手五指箕开,一掌直向对方前胸上按下去。
  这一掌功力疾劲,以他早已蓄备的力道,掌劲惊人,两般出手,同时向着眼前金鸡太岁身上照顾了过去。
  金鸡太岁一声冷笑道:“好招。”
  陡然间,只见他掌势一竖。那副模样儿,像极了沙门托钵,竖掌为礼的和尚,只是指法上却有所不同。
  和尚竖掌是五指直伸,此人却是曲伸俱备,倒像是在结一个佛印那样——再随便不过的一个手势了,却具有难以所思的威力,自然,这种威力是无形的,事实上也只有当事对敌者本人才能有所体会。
  金鸡太岁手印方结,黄通其势已如水火。
  眼看着这两般出手,俱是招呼向对方身上,即使如此,在黄通乍然看到了对方这个手势,亦不禁大吃了一惊,再也顾不得出手伤人,腰下一个倒折,硬生生地收回双手,向后倒翻出去。
  虽然如此,在金鸡太岁这等老辣人物的眼睛里,他已暴露了难以掩饰的弱点。
  用出手如电这四个字来形容金鸡太岁的还击,实在并不过分。
  黄通翻身而退,金鸡太岁却是乘隙进袭,一退一进,有如怒鹰搏空,呼啦啦,大厅里扇起了巨大的一阵子旋风——如此风势里,那两盏高脚长灯的光焰万难不熄,“呼——”光焰猝暗。
  那只是绝快的一霎。
  灯芯乍暗复明,大厅里摇曳出怪慑的光影,像是洒下了一片的鬼影,阴森森煞是怕人。
  弹指间事却已决定了胜负强弱之分。
  恢复了正常之后的灯光,照见着双方出手搏斗的一双强人——金鸡太岁无事人儿也似地坐在原来座位上,一去一回,竟是那般快速而不着痕迹。
  黄通却不然了。
  他虽然兀自直直挺挺地伫立一隅,只是却已失去了先前的神武姿态。那张原来就已很黄了的脸,这时看上去更似罩住了一团黑气,片刻间,其上已布满了大颗的汗珠。
  “好……姓过……的……俺栽了。”
  “岂止是栽了……”
  金鸡太岁缓缓地由几上端起了茶碗,徐徐地呷了一口茶,唇角上挂起了一丝不屑。
  “黄天保,料理你身后事情去吧,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话声一落,倏地转向麦玉阶道:“姓麦的,该你的了。”
  麦玉阶这一霎,可真有些吓糊涂了。
  刚才那一幕,他可是亲眼得见,却仍然心里弄不清楚,也难怪他,两个人虽说是出手动招,总不过是灯熄灯亮的这么一会儿工夫,难道他们之间竟然已经分出了胜负?
  再也没时间给他多想,金鸡太岁话声一落,一只右手已隔空击出,空中发出了胡哨也似的一声尖啸。
  然而,黄通显然早已防到了他有此一手,他立意即使自己一死,也必欲保全麦玉阶活命,是以早在对方转脸麦玉阶的一霎,他已测知了金鸡大岁即将出手的心意,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容许对方得手。
  像是一阵风也似的,黄通先已袭向麦玉阶身前,随着他前进的身子,两只手掌更抢先搭在了麦玉阶肩后,吐气开声道:“走。”
  掌力一吐,麦玉阶身子忽悠悠地直飞了起来。
  事在危急,黄通再也顾不了出手的轻重,这一推一送,事实上已是尽其全力,恰恰抢先于金鸡太岁之出手毫厘之间。
  随着麦玉阶的身势之后,黄通鹰翻免滚般地紧跟着同时扑出,“哗啦啦”整扇长窗全行破碎,木屑纷飞间,二人已遁身厅外。
  就连金鸡太岁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手,他倒是小看了黄通,不觉微微一惊,冷峻的脸上顿时罩下了一片怒容。
  当然,他是决计不放过对方二人的,他也不相信对方这两个人,能够逃开自己手掌。
  像是一片飞云,“呼,”地猝然自坐椅上狂飆而起,紧紧循着黄、麦二人身后,来到了院中。
  另一面,祝天斗也快速扑出。由于他一直就站立在门边,距离外面较近,身子一扑过来,嘴里怪叫一声,两只手霍地向外一探“夜叉探海”,直向着方自地面跃起的黄通背上力插了过去。
  由于上一次动手,在黄通手上吃过苦头,祝天斗一直引为奇耻大辱,此番对方身负重伤之下,料将难以抵挡,便决计在主子面前,逞逞能耐,如能力毙对方于双掌之下,也算面上有光。
  人算不如天算,敢情事有蹊跷,并不能如他之意,就在祝天斗两只手几乎已经接触到黄通背上的一刹那,陡然间,扬起了一阵狂风,风势之强,虽不足拔树倒屋,然而推动祝天斗的身子却是足足有余。
  祝天斗身子一阵大摇,通通通一连后退了三步,兀自未能拿桩站稳。
  面前人影猝闪,有如平沙雁落般飘飘然落下一人——好俊的身法。
  随着这人落下的势子,右臂前伸,使了一招“龙行乙式”的身法,长躯平伸里,一只右手直向着祝天斗背上直叩了过来,动作之快,有如电光石火。
  祝天斗既能在金鸡太岁手下当差,自非易与之辈,然而眼前这一霎,在对方这个陌生人面前,竟然“无能用武”,就像眼前,他似乎只能挨打,而无能躲闪,强弱之分,只在一出手之间便已看出了。
  祝天斗陡然间觉出来背后热力迫项,劲道之强,为其生平仅见,印象中也只有自家主人才有之这般功力,此时此刻,转身躲闪,俱嫌不及。
  眼看着这一掌他万万无能逃开,强劲的内家力道,迫使他发出了一阵子的呛咳,已是危在旦夕了。
  偏偏他不该死。
  惊险万状里,呼——闪过来一条迤逦影子,在闪耀着光泽的大片衣浪里,这人的一只手,竟然抢先一步抓在了祝天斗背上,一抓一提,呼刺刺——”衣袂飘风声中,祝天斗已是被甩出了丈许开外。
  这人身法显然大有可观,祝天斗身形方起,他随即由空而落,一起一落,迫在眉睫,身子才落,一片衣袂已自旋起,疾如电光地向前对方那个陌生来人手腕上切来。
  两个人显然俱是一流身手中的顶尖人物。
  似乎是未曾有所接触,却双双地分了开来。
  像是两只猝接即分的大鹰,“呼——呼——”疾风声中,双双腾身丈许开外,四只眼睛在甫一接触之始,已自紧紧地对吸着。
  金鸡太岁用着异样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这个陌生来客,布衣,方巾,敢情一副读书人模样。
  虽然如此,他可万万也不敢小看了对方这个读书人。
  猿臂蜂腰,修身白面。对于麦家主人与黄通来说,来人并不陌生,只是在金鸡太岁眼睛里,显然生硬得很,当然并不只是生硬而已,更多的却是惊异,惊异着对方杰出的卓然的身手,显然大非寻常。
  地上的落叶有如旋风般地旋转着,奇怪的是并没有起风。
  大片落叶有如旋转着的飞蝗,螺丝族儿般地拔空而起,在金鸡太岁的一声长哼里,忽然蛇也似的直向着对面那个斯文人物身前射到,其势如电。
  读书人当然不是易与之辈——
  显然地,他也同金鸡太岁那般地回敬了一声。
  这种听来像是纯粹发自鼻音的“哼”字一音,其实蕴涵着至高无上内功,在内可成“罡气”,出外无坚不摧,端视练者所达到的火候,可在十步甚而百步内外,取人性命有如探囊取物,是一门鲜为外界所知的内功精体。
  金鸡太岁一上来向对方施展出如此功力,当然是看准了对方的非同凡流。
  果然,他的判断不差,就在对方那个容貌斯文的读书人回敬的一声长哼里,万千片萧萧落叶,眼看着已迫近到他身上的一霎,忽然间中途顿住,紧接着掉尾而头,一股脑儿箭矢也似地反向着对方长身伫立的金鸡太岁身前射到。
  金鸡太岁冷森森地发出一串笑声,笑声显然出自鼻音,听起来益见阴森。
  万千飞叶,一字长蛇也似的陡然向金鸡太岁射到,只是在对方这串笑声里,中途遇阻,唰啦啦散落庭前。
  猛可里,这万千片业已落地的枯叶,“唰啦!”一声,同时由地面飞扬而起,其势绝猛,满天花雨般全数向着对方读书人身上涌去。
  如是——叶落、叶起、叶去、叶回,不知凡几。
  当事的两个人却是全神贯注,并不因此而稍有麻痹,他们都知道稍有不慎所带来的下场,很可能便将是一世英名,付于流水,更甚而有性命之忧。
  这般对招,不啻别开生面,前所未见,冷眼旁观的双方,目睹及此,都不禁心族频荡,无限的惊惶。
  麦玉阶固是暗自纳罕,黄通、祝天斗亦不能全知,只是毫无疑问地,他们却能体会出这是一场殊死之战。
  黄通虽是伫立如挺,却是面现痛苦,他的伤势一直都在发作之中,只是却不愿人前示弱,表现出来。他兀自在想,能有机会,助己方这个人一臂之力。
  麦玉阶就在他身边。
  “黄兄弟——我看不太清……这位相公……莫非是关先……生?会……是……他?”
  黄通默默点了一下头,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现场的大片枯叶。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万千落叶分明又有了变化,像是一条怒转的游龙,陡地直向着金鸡太岁身后旋绕过去。
  只是金鸡太岁环绕在身侧的那股无形力道,实在过强,无懈可击,万千黄叶一时如绕树巨蟒,唰啦啦将他四周盘住,却是不能攻进他的贴身内侧。
  “哼哼……”老金鸡灼灼的目光向他的对手注视着,显然怒在心里,“阁下虽具罕世身手,只可惜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眼前只怕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大名是——”
  “关雪羽。”
  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关雪羽倏地转脸一侧,目注黄通道:“黄兄,麦大爷,你们暂退一步,这里事交给我吧!”
  一言惊醒梦中人。
  黄通恍然一惊,抱拳道:“谨遵台命。”一转身,伏下身来,“大爷请——”
  那个意思是要背负麦大爷离开。
  麦玉阶先见他受伤不轻,却想不到此刻兀自余勇可贾,倒有些出乎意外。
  “这……你承受得了吗?”
  “唉!大爷不必多说,快吧!”
  麦玉阶身子方自向前一伏,黄通已背着他站了起来,猛可里人影一闪,祝天斗当面而立。
  “相好的,咱们还有梁子。”
  话声出口,一对短刃陡地自袖内抖出,双锋疾下,直向着对方一双眼睛上猛扎了过来。
  黄通早就防着了他有此一手,他虽然负伤颇重,但人到了不顾生死、拼命的时刻,常会有超乎寻常的能力,况乎他有备在先。
  祝天斗一双短刃方自由空而落,忽然间就只见黄通上半截身子向后一收——这种练位气功的运用,事先却是没有一些儿痕迹,待到祝天斗陡然觉出不妙时,招式已经用老了,再想撤回哪里还来得及。
  “勒——”尖锐的风声里,一双匕首已再双双落空。
  祝天斗大惊之下,霍地向后抽身,敢情已经慢了一步,黄通的一双铁掌,蓦地由腹下翻飞而起,施出了一式漂亮的“蝴蝶杀手”,“砰!”的一声,双双击中在祝天斗颈项之间。
  若在平常,以黄通蓄势已久的情况,双掌下处就是一根青石柱子,也能击成碎粉,但是此刻他毕竟内伤过重,虽说是全力一击,亦难能达到如此效果。
  虽然这样,祝天斗也是吃受不起,随着黄通双掌下处,前者发出了一声闷吼,两肩收缩之间,一口鲜血,箭矢也似的喷了出来,整个身子也就向后直挺挺地倒了下来,当场昏了过去。
  由于双方距离过近,黄通背上又背负一个人,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会有此一手,这一口鲜血来得既是如此突然,竟然无从闪躲,一时被喷了满头满脸都是。
  耳边上响起了一声阴沉的冷笑,紧接着“呼!”一片人影闪向眼前,带着金鸡太岁颀长疾快的身形猝然来到眼前。
  “姓黄的你还没有死么?”
  嘴里说着,右掌轻晃,天空中“啵!”地响起了一声轻震,仿佛闪出了一片掌影,疾如电光石火般直向黄通身后飞去。
  眼前形势,真个是不可思议。
  金鸡太岁扑向黄通,关雪羽却扑向金鸡太岁,典型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事实上关雪羽一下场子之初,即对前者采取紧迫盯人的裹身战策。
  双方虽是别开生面的以气机力敌,但是其中险象环生,总非局外人所能了解,任何一方略有疏忽,即难脱杀身之危,虽然这样,金鸡太岁却能兼及其它,向黄通击出一掌,不能不钦佩他身手之离奇万端了。
  关雪羽以全力迫向金鸡太岁,其势绝快,足下向前急跨一步,情急之下,右手真力贯注,一掌拍出。
  这一掌大异寻常,以金鸡太岁之功力,也不敢丝毫掉以轻心,不得不回转头迎接。
  虽然如此,他却也无意撤回前发的掌力,“啪!”——“啪!”一连爆发出两声脆响。
  第一声是击中黄通背后,第二声是同时接住了关雪羽的一掌。
  由于黄通背负着麦玉阶,那第一掌便由麦玉阶代为接受了。
  像是一阵风也似的,麦玉阶连同着黄通的身子,在对方的掌势里,蓦地腾飞了出去,身边上更自响起了麦玉阶发出的一声惨嗥。
  金鸡太岁眉头微微皱了一皱,略略觉出先前击中麦玉阶背后的一掌,情形有异,只是迫于大敌当前,已不容他再多思索,一腔怒火随即转向于关雪羽头上。
  “足下是成心要管这件闲事了?”
  “我已经管了。”
  “我方才已经说过了,你不是我的敌手。”金鸡太岁显然鼓动着他的下腹,只是黑暗里,这个动作并不显著。
  虽然如此,却也逃不过关雪羽的一双眼睛。
  关雪羽这一霎诚然是痛心极了,他亲眼看见麦玉阶中掌摔出,料想着麦氏已万无生机,一时痛彻心肺。
  果真这样,此行任务已彻底失败,尤其愧对命在垂危中的义士黄通,以及麦小乔姑娘,这么一想,不禁热血怒张,决计放手与对方一拼,为死者复仇。
  听了对方的话,他冷冷一笑道:“过龙江,你未免过于自信了吧?”
  说话的当儿,他身躯缓缓地向后退了两步。
  金鸡太岁陡然为之一惊,继而朗笑一声——
  “我这个名字早已经多年不用,想不到尊驾竟然还记在心里,诚然真的是有心人了,尊驾的大名是——”
  “我方才已经说过了。”
  “关雪羽!”摇摇头,过龙江寒声道,“那不是你的真实名字,能有你这般身手的,绝非无名之辈。”
  “信不信由你。”关雪羽双手结盘前腹,已然作好了还手之前的准备。
  过龙江哼了一声,点头道:“看来这一趟,你是冲着我来的了,好吧,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让你失望。”
  冷笑一声,他随即又道,“你我对招,倒也干脆,三招之内,必有胜负。”
  关雪羽早先已经领略过对方的无形内功,深深知道对方的厉害,不禁想到临来之前,出云寺的出云老和尚苦苦要留住自己,言下之意,自己此行大有不祥之兆,莫非自己真的就会丧生在对方之手上?
  这么一想,顿时由心底生出了一片寒意。
  大敌当前,他当然不敢丝毫疏忽,腹中内炁,早已三度滚翻,很快地已遍布全身,以他功力而论,经过此一番准备之后,已是刀枪难犯。
  ——他伫立的身子,在每一次提聚运力时,都像是有所胀缩。这一番情景一经落入金鸡太岁过龙江眼里,不由心头一懔,他敢情是大行家。
  “这就难怪了。”过龙江冷冷地道,“原来你练过‘万蚁功’——哼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老金鸡说话的当儿,他的一只右手,已经缓缓探出长披之外。
  尽管是黑夜,关雪羽也能看出这只手上的颜色有异,竟然是黑若墨染,显然功力内聚,正是其仗以成名的“黑手功”出手前兆。
  双方都已精力内聚,到了非出手不可地步,似乎只差在一点出手的良机。
  来去不过三五句话,却已无话可说,剩下的只是凌厉无比的杀招。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