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桃花劫

01 游龙雌伏 北鸟雄飞


  小红鸟又翩翩地飞临了,它总是在这个同样的时候,来向这一对姐妹问安的。
  在它清脆的一串鸣声里,似乎是在说着:“起来了,小姐们,天可不早啦!”
  然后它总是要等到小楼东角那扇翠绿色的竹帘子卷起来,露出了她姐妹中的一人,用略带厌烦的口音说:“知道啦!”
  到此,它的任务才算完成,然后才翩跹着,让红色的阳光,炫耀着它红色的羽毛,飘飘然如一片红叶似地,投向后岭浓林深处。
  然后,就有像百灵鸟似的动人歌声,由这座小楼内传出来,那是她们起床了。
  请看,竹帘子卷起来,那穿着绿色睡袄的大妞儿,正在伸着懒腰。
  “讨厌的小红毛,每天都叫,叫,叫—一”她用手拢了一下微微披散的头发,显得不大带劲儿,嫣红的两腮,就像迎风打抖的两朵桃花,而惺松的睡眼,却像是闪烁在云雾天的两粒晨星。
  “姐姐!”她曼声呼着,“今儿个该你打水了,昨天是我打的。”
  “才不呢!”姐姐推开门进来,她稍稍比妹妹高一点,可是面貌乍看起来,竟酷似一人,一身轻便的短装,展露着她丰腴的躯体,在她雪白的小腿足踝处,配戴着一双碧光闪闪的翠环儿,是那么高洁而不染纤尘,而她姐妹这种特殊的装着,确是和当时一般少女有异。
  你只看,她们那不拘形式的发式,和用白色细草所编织的软鞋,当可知她们是久离人群而身世诡异了。
  “怎么不呢?”妹妹叉着腰.说,“昨天你不是去妈那边做衣服、你忘了呀?”
  姐姐不禁破唇一笑,露出白细的一口玉齿,脸色微红道:“算你有理,我去就我去,这也没有什么嘛!”
  妹妹笑了一声:“你想赖皮可不行,本来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嘛!”
  姐妹斗口本是常情,尤其是在这对孪生姐妹来说,更是家常便饭,她们的芳名是花心怡、花心蕊,心怡较心蕊早生一个时辰,因而居长;二女因年貌相若,初看不易分辨,可是如果你仔细地观察一下,你会觉得心怡较心蕊略高,而最怪的是,二女眉心各有一粒红痣,心怡在左,心蕊在右,这两粒眉珠,更为她姐妹带来了无限妩媚,无怪乎她们的母亲一代侠女紫蝶仙花蕾,视她们为掌中明珠,从不容世俗江湖,轻越雷池一步了。
  一切都是谜——对她们姐妹来说。
  她们真纯幼稚得可怜,虽然二十年来,她们读了几乎满满一房子的书。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并且学成了一身诡异超凡的武林绝技,可是对于某些事情,她们却是那么的陌生,她们唯一的知识,说得切实一点,仅仅限于书上所记载的一切,离开书本的事情,她们完全不知。
  说穿了不奇怪,因为二十年来,她们姐妹的足迹,只限于这方圆五十里内的深山巨岭.除了母亲以外,“人”这个空虚的名词,对她们实在很茫然,很费解!
  心怡提着一双大桶,轻巧地穿行过山道,直向后岭山泉行去。
  迎面的晨风,扑吻着她的睑,她感觉到和往日一样的清新愉快,虽然打水这件事,在她来说,是感到很讨厌的,可是习惯使她心甘情愿。
  在瀑布左面的巨石上,她姐妹架有一个专供打水的辘轳,下临涧水少说有二十丈之深,每天她们要如此地汲取满满的六大桶清水,寒、暑、风、雨无间,说起来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哩!
  一声清脆的马嘶之声,由岭前乱林中传出,一匹四蹄如雪的骏马陡然窜出,骏马之上,微微哈着腰,低着头,坐着一个长身俊秀的青衣少年。
  他微微朝着心怡掠了一眼,那匹乌云盖雪的骏马,已把他飞快地载进山内去了,留下的是剑鞘磕碰在马鞍上的铮锵之声。
  花心怡惊异得目瞪口呆,由不住手上的桶也掉了,“啊……人!”她喘息道:“男人!他一定是一个男人!多奇怪啊!他的样子,他的衣服和他的马,天呀!”
  她想到:“这一切不正是像书上所画的一样么?”
  忽然她蛾眉一挑,纤腰微扭,纵身如箭,起落之间已扑抵林前,可是太晚了,那人和他的马,就像一瞥惊鸿似地早已消失了。
  “哦……”她怔怔地捏着手说,“我怎么能任这个野男人擅人此山呢?如果妈知道了……”
  想到此,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由不住从眉心里沁出了汗来。
  真可怕,想不到,二十年来第一次见陌生人,而对方又是母亲口中所描叙比洪水猛兽还可恶可怕的男人!
  想到此,她真有些麻木了,这人胆子太大了,他莫非没有看见母亲所立的戒碑么?
  木立了一会,她又重新回过身来,慢慢拿起了桶,直向泉涧行去。
  这是一件隐秘,也许是一种巧合,不过,花心怡却把它紧紧地锁在内心,在她以为,这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是不便告诉人的,甚至于妹妹心蕊。
  傍晚,这片树林子里,开始飘落着霏霏的细雨,包括这所为翠竹所搭建的小楼,都为雨水沐浴得绿亮亮的,甚是可爱。
  心蕊在窗前曼声地高歌着,她姐姐却怔怔地托着腮,坐在书桌前想着心思,想着今晨那划生命的一件奇事儿——一个男人!
  忽然,心蕊尖叫道:“姐姐快来,快来看!啊……一个人。”
  心怡不由玉手一按桌沿,已闪至窗前,急促问道:“哪里?”
  心蕊闪烁着眸子,用手指着窗外兴奋地道:“那不是吗?是一个男人……姐姐!”她低低地跳了一下。
  在烟雨迷漫里,一个俊朗的长身少年,正自踽踽地在雨地里行着,雨水已把他身上那袭青布的长衣湿透了,可是他仍然不停地在林前来回蜘蹰地行着。
  花心怡不由轻轻地“哦”了一声,她觉得脸上一热,很快地退离窗前,微愠道:“把帘子放下来,不许看。”
  心蕊退后了一步,喃喃道:“为什么?”她的脸也有些红了。
  “这是一个男人,妈妈曾说过的话,你莫非忘了么?”一跳而起,却为心怡一把拉住了,她讷讷地说道:“带上你的剑。”
  花心蕊茫然地点点头,她们分别自墙上摘下了剑,心蕊问:“姐姐!我们要杀死他?”
  心怡看了她一眼,冷然道:“你莫非忘了妈的话,男人是世上最坏的东西。”
  她说着玉腕振处,已把长剑掣了出来,娇躯轻点,已向前院纵去,花心蕊也自鞘中抽出了剑,紧紧跟上,这时大门上的小铃铛,仍在轻微地颤抖着,铃声叮叮,显示出门外人是如何的犹豫心虚!
  心蕊单手握着门栓,猛地把门拉开,她姐妹一并闪身而出,果然面前昂然立着那个雨中的少年,雨水正由他脸上像小蛇似地淌着,他那浓黑的长眉,挺亮的一双眸子,啊!男人!
  她姐妹望着他,望着这个陌生的人,一时都愣住了,少年红着脸,深深地打了一躬,朗声道:“在下万斯同,因奉师命,来此附近访一前辈,不觉迷途谷中,不知二位姑娘,可肯指引迷津否?”
  他说着后退了一步,昂身而立,一面用左手摸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很尴尬地笑了笑,脸色很红。
  心怡蛾眉微微一挑,冷笑道:“你说谎!”
  万斯同吃了一惊,讷讷道:“姑娘为何如此说呢?在下从不说谎。”
  花心怡看了妹妹一眼,抡了一下手中剑,说:“今天早晨,我就看见了他……小蕊!”她膘着心蕊冷笑道:“我们拿下他。”
  万斯同急得双手连摇,大叫道:“姑娘,不可造次,听我一说就明白了……我……”
  才言到此,心怡冷森森的剑锋,已逼近他喉下,吓得他急向左面一闪,可是心蕊这时候也自左面挺身而上,掌中剑“野
  “可是,这个人,他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心怡摇了摇头,面色镇定地道:“我们不要理他,只要他不侵犯我们。”
  花心蕊慢慢松下帘子,可是她却发现那个雨中的少年,正自痴痴地向自己怅望着,他那亮若晨星的一双眸子,虽只是隔林远眺,却令心蕊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之力,她由不住也呆呆地立住了。
  花心怡叹息了一声,把妹妹拉至一边,轻声嗔道:“小蕊,你怎么啦?丢不丢人?”
  “姐姐!”心蕊用力把姐姐一推,娇红着脸,走到了一边,然后,翻了一下眸子说,“他一直往这边看呢!怎么办……姐姐?”
  心怡往窗口瞟了一眼,轻叹口气,说道:“这人真是……干嘛站在那边淋雨?他是……”
  “姐姐!”心蕊又偎过窗前,透着帘子,她仍能看见他,然后小声说道,“你看,他的衣服多奇怪,他长得真高啊!”
  “他可能是来找我们的。”心怡害怕地说,她的心跳得很厉害。
  “那怎么办呢?”心蕊扬着眉毛问,可是眼角再次地又向窗外瞟了一眼。
  “啊!他……他走了!”
  她用劲地把帘子拉起来。
  果然烟雨迷离中,已失去那少年俊朗的影子。
  心怡慢慢地凑近窗前,她冷冷地说:“他如果再敢来此,我们就要给他一个厉害!”
  她狠心说了这句话,其实内心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并且认为这个男人是再也不会来了。
  忽然,前院传来一阵轻微的门铃声,二人立刻一愣,心蕊
  她弯身看了看他,脸色微微发红地望着心蕊道:“现在你可以把他弄进去了!”
  心蕊收了剑,伸一只玉手提了一下他的胳膊,玉面绯红地摇头说:“我怕……”又讷讷道:“我们一人提一只好吧?”
  花心怡觉得不大对劝儿,可是除此也别无良策,她轻轻点了点头,姐妹二人,各伸一手,把倒卧在泥地里的万斯同提了起来,在接触到对方的臂肌时,二女俱不禁双颊如焚,她们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匆匆向门内行去。
  在布置雅洁的一间书房里,万斯同被结实地绑在一张睡椅上,从头到脚,都为密密的丝绳缠得紧紧的,他背上的那口长剑,也被解下来搁在一边,虽然他已经被解开了穴道.可是他仍在昏迷之中。
  花心蕊坐在一边,秀眉微颦,以无限怜惜的目光看着他;心怡却来回地捏手走着,她对心蕊说:“我们不要在这里,离开他,让他一个人在这里。”
  心蕊轻轻地道:“他会死的呀……还是……”
  “还是怎么样?”心怡微微冷笑地盯望着她,说道:“妹妹!你真的把妈的话忘了么?”
  提到了母亲,花心蕊不禁打了个冷战,她轻轻哼了一声,一面站起来道:“你倒真是妈的信徒!”
  说着她就赌气出去了,心怡一个人发了一会儿愣,万斯同这时发出了轻微呻吟之声,她不禁往椅上向他瞟了一眼,见对方剑眉紧皱,额上汗珠点点,似有无限痛苦,她的心蓦然软化了,一时真有些不知所措。
  室外传来心蕊酸酸的声音:“你叫我出来,怎么自己留在里面?”
  花心怡玉面一红,蓦地闪身而出,她望着妹妹说道:“我可蝉渡枝”,如梭似地直向他右胯刺来,万斯同这才知道厉害,当时低叱了一声,“姑娘,你们太不讲理了……我……”
  剑势既展,岂有中途而止之理,花心怡一咬玉齿,向前猛进一步,掌中剑如同一泓秋水似地,直向少年全身卷去。
  她同时发现到妹妹有意剑下留情,否则对方决不至于如此轻易就闪开,心中很是不悦,所以剑下更加了几分功力。
  少年原也有一身绝技,只是他万万意料不到,对方少女,竟会有此超然武技;再者自己以礼造访,本无恶意,似不应贸然出手还招,有了这种心理,再加上花心怡安心取胜,自然他是非吃亏不可了。
  心怡剑招再次展出,娇躯却如同狂风飘絮似地突然腾起,万斯同方以师门所授“迷踪七影”身法,向一旁闪躲,见状不禁一惊,他骤然忆起这种身形,正是师父一再告诫自己小心提防的招式,可是已经太晚了。
  二十年前,紫蝶仙花蕾,在退隐本山五云步之前,就曾使过这套得意的“花心八剑”,在江湖上极具一时之威,很是威风,直至今日,一般老辈中人.尚能绘影绘形地把她这套诡异的剑法,在武林中传述着,所以万斯同一望即知。
  他低呼了一声,道:“姑娘!请住手!不可……”
  说着猛地向下一伏身子,背腕抽剑,可是他的剑还没抽出一半,一口冷气森然的剑刃,已压在他的右腕之上,同时心蕊在一边尖叫道:“姐姐——”
  心怡抱剑入怀,右足向前一点,万斯同只闷哼了一声,“噗”地倒地不起!
  心蕊持剑悲声道:“你杀……杀了他了?”
  心怡一面还剑于鞘,冷冷地说道:“我才不杀他呢,我们把他交给母亲。”不像你……你别乱猜!”
  心蕊撇了一下嘴,顺手自一边取过了一本书,心不在焉地翻着,可是她内心再也不如往日那么宁静了,那个一生之中,她首次看见的男人,竟是这么一个秀逸英俊的模样儿!
  “他嘴唇上下怎么会生着一些短短的黑毛呢?哦!那是胡子,男人都有的……他膀子多粗啊!”
  脑子里这么想着,由不住向心怡瞟了一眼,却见她闭着眼躺在椅子上,那微微合着的睫毛,不时地轻轻动着,忽然她跳起来,跑到一边把帘子放了下来。
  “干什么?”心蕊问。
  “小红鸟要来了。”心怡红着脸说,“它会发现有陌生人在此的。”
  心蕊不禁掩口笑了,她伸了一下胳膊,道;“我以为你真那么狠心!原来你想得比我还周到呢。”
  心恰薄嗔道:“你不要乱说,他死他活,我才不管呢。”
  “那你为什么这么关心?”
  “谁关心,我只怕妈妈发脾气……再说这个姓万的来此干什么,我们还应该问一问。”
  天空传来一阵清晰的鸟鸣之声,那“呱呱”声音就像是乌鸦,可是比乌鸦还要刺耳得多。
  花心蕊忙跑到了窗前,掀开帘子向天上挥着手道:“我们在这里,不要叫了,你可以回去了。”
  可是小红鸟却低低飞临窗前,它鼓着血也似的红翅膀,把身子定在空中,口中仍然刺耳地鸣着,直到花心怡寒着脸走过来,它才算放心了,你看它像燕子似地斜着身子,在这座小楼上低飞掠过了一周,才向后岭鼓翅而去。
  “真气人,这小东西被妈宠坏了!”花心怡一面卷起帘子,一面说:“它越来越精了。”
  心蕊扬了一下秀眉,冷笑道:“总有一天看我不宰了它,小奸细!”
  室内传来了一阵低咳的声音,万斯同微带愤怒的声音道:“二位姑娘,这是为何?我万斯同并非这么好欺侮的,你们还不松开我?”
  心蕊低头一笑,瞟着姐姐道:“这家伙醒了,怎么办呢?”
  心怡冷哼了一声道:“就不松开他,看看他怎么办。”
  “还不松开我?”
  万斯同以更大的声音吼着,心怡微微冷笑不语,在发怒无效之后的万斯同,显然是变更策略了,他长叹了一声,说道:“二位姑娘,请你们想一想,我们并无仇啊!”
  心蕊忍不住“噗”地一笑,小声道:“软了!”
  “我只是迷路谷中,向二位姑娘打探一位高人,为何平白无故如此对我,你们不觉得太失礼了么?”
  心蕊正要开口,却为心怡止住,她冷冷地向室内道:“你莫非没有看见入谷处的戒碑么?”
  “没有。”万斯同惊奇地道,“真的没有。姑娘,是什么戒碑?”
  花心蕊小声说:“他没有看见呀!”
  心怡白了她一眼,仍然冰冷地说道:“那么,我再问你,早晨骑马的那人可是你?”
  “是……”万斯同叹了一声,道,“姑娘,请松开我好不好?这样怎么好谈话呢?”
  花心怡冷笑道:“姓万的,你在我们这五云步中窥东窥西,定非好人,还说什么迷路谷中,分明是花言巧语,哼,你可不要欺侮我姐妹不通人情世故!”
  万斯同急道:“姑娘你错了,我实在是来此访人,迷路此谷已非一日,前三日已发现二位姑娘隐居于此,本来早想拜访,但男女……唉!总之,我绝非是如同姑娘你所想之人。”
  心蕊徐徐站起身来,小声道:“姐姐,他也怪可怜的,我们松开他就是了。”
  心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心蕊红着脸又坐了下来。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们才不能这么就相信他,如果我们一旦放开了他,可能他就……”心怡小声地附在心蕊的耳边这么说。
  “大概不会吧!”心蕊的脸很红,她轻轻翻着眸子望着姐姐,“小红鸟也回去了,妈不会知道的。”
  心怡轻轻叹了一声,她多情地望着妹妹,相处了整整二十年,她第一次了解到心蕊的感情竟是如此的脆弱,她其实早就感觉到那个叫万斯同的人,并不是一个坏人,可是她总认为,对于男人,是不应该还以颜色的,现在她真后悔把万斯同擒回家,当时放他走也就算了。
  “姐!我们松开他好吗?等雨停了,叫他走就是了。”
  望着心蕊,她不由低低叹了一口气,轻轻道:“随便你吧,我不管。”
  心蕊高兴得由椅上一跳而起,匆匆就向书房行去,在书房里,她看见那个叫万斯同的男人,正用那双充满了期待和惊异的目光盯着她,她只觉得全身一阵火热,当时就痴痴地呆住了。
  “姑娘……你……”万斯同尴尬地说,“你能把我解开么?”
  花心蕊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慢慢走过去,伸出手来,轻轻把缠绕在他身上的丝绳解开,万斯同不禁面现喜色,他轻轻道:“谢谢姑娘!”
  心蕊的目光,迟滞地在他的脸上凝视着,万斯同已翻身坐起,他活动了一下筋骨,微微汗颜地说道:“那位姑娘呢?你们是……”
  当然意识到了,对方那秋水似的眸子,仍然没有离开自己,他不禁感到有些不自然了,望着心蕊,他有些窘迫地笑了笑,花心蕊也笑了,她的目光,像观赏风景似的,从头把万斯同看到脚,又细细地看他的鞋,看他的衣裳,看他的头发和手……
  万斯同窘极了,他低低地咳了一声,重复道:“谢谢姑娘……那位姑娘呢?”
  “你先不要管。”心蕊笑着说,“我要你坐下来。”
  万斯同点了点头,用手把衣服拉了拉,在一旁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花心蕊好奇地问:“你真的是一个男人?”
  万斯同不禁蓦地一惊,他眨了一下眼睛道:“你……你说什么?”
  心蕊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她扬了一下嘴角,又问道:“我是问,你真的是一个男人?”
  万斯同的脸上闪过了一层迷惘之色,他几乎有些哽塞住了,这时门帘掀处,花心怡寒着脸已走了进来:“小蕊!你不要乱说话。”
  心蕊忸怩道:“没有呀!谁乱说了?我问他是不是男的,这也没有什么呀!”
  心怡气得叹了一口气,脸红如火地瞟了万斯同一眼,万斯同正在尴尬地笑着,他向心怡欠身道:“令妹真会开玩笑……姑娘见笑了!”
  心怡直觉心里通通直跳,也难怪,试想一想,第一次和陌生人说话,而对方又是个男的,她微微颔首回礼,不好意思地道:“方才愚姐妹太冒失了……尚请万兄不要介意才好!”
  万斯同此刻近看这姐妹二人,愈觉得冰莹秀质,玉貌花娇,姐妹并上,宛如一双玉树,一颦一笑,一言一动,无不美若天仙,似此天香国色,万斯同真感为有生所仅见,他虽绝非轻薄孟浪之流,然好好色,恶恶臭乃人之本性,一任他口心相问,也不禁有些意态撩然!
  他望着这一双姐妹,一时竟有些木然了。
  花心怡淡淡一笑道:“万兄请坐。”一边用浅绿色玉盏倒了一杯竹尖凉茶,双手捧至万斯同座前,万斯同始愧然惊觉。
  他双手接过杯子道:“谢谢姑娘。”
  心怡这时面色忽冷,她徐徐道:“我姐妹因限于母亲家法,又避世过久,不便待客,万兄略歇息后,即请自便,愚姐妹不恭处,尚乞海涵!”
  万斯同顿时心头一冷,不禁把先时一番遐思,打消了一个干净,当下苦笑了笑,欠身道:“姑娘如此说,就更显得我不对了!”
  他说着把桌上茶杯端起饮了一口。遂起身道:“我这就告辞了,多谢姑娘赐饮之恩……”
  心怡不禁愣了一下,这时万斯同已立身欲行,忽然心蕊招呼他道:“喂!你先别走呀!”
  万斯同苦笑道:“姑娘,尚有何事吩咐?”
  心蕊瞟了姐姐一眼,羞涩含笑道:“你不要慌呀!你看看你这身衣服,这么湿,你怎么走呀!再说,外面还在下雨,不妨再等一会。”
  万斯同含笑道:“好自然好,只是我不便打扰!”
  他说着看了心怡一眼,见对方一双明澈澄波双瞳,正自似有情又似无情地注视着自己,和近侧心蕊的嫣然笑影,映衬得愈有情趣.一时.他的心就再也硬不下去了。
  心蕊嘤然一笑,薄嗔道:“叫你留下来,你留下就是了……等会儿雨停了你再走就是。”
  心怡姗姗立起道:“万兄请在此稍坐,我去拿一件便衣来给你换过,待湿衣烤干,再换过就是了。”
  万斯同窘道:“这不是太……太打扰了么?”
  心怡轻声道:“无妨!”说罢自去,她走之后,万斯同就转身对着心蕊讷讷道:“平白打扰,实感过意不去……”
  才说到此,心蕊已娇笑道:“你不要多说了,我姐妹最见不得人客气,你快把衣服脱下来吧。”
  万斯同内心一动,暗道:“这姑娘说话怎么如此直率,怎么不避点嫌疑呢?”
  他奇怪地在心蕊脸上看着,对方那种真纯朴质,又绝非是轻薄之女,当下好不费解,心蕊见他只管呆立不动,不由秀眉微颦道:“咦!你干嘛不动呀?快把衣服脱下来给我呀。”
  万斯同面色一红道:“令姐取衣尚未回来。”
  心蕊格格一笑道:“你们男人真是,她去拿她的,你脱你的嘛,这样会生病!”
  万斯同心中一硬,心说:我也太多虑了,即使是脱下长衣,内中仍有中衣,不愁肌肤外露,又怕些什么?反倒不如对方少女大方豪爽,想着转过身子,把外衣脱了下来,这时心怡也进来了,她手中拿了一件水绿色的长披风,微微笑道:“很对不起,我姐妹没有男衣,这一领女用披风,万兄请暂时披一披,好在湿衣须臾即干,即可换过。”
  说着递了过来,万斯同抖了一下身上,笑道:“姑娘不必客气,我就这么坐一会儿就是,用不着再披什么披风了。”
  心蕊拿起了湿衣,笑向心怡道:“姐姐你陪他谈谈,我去给他烤烤衣服去。”
  心怡含笑道:“还是让万兄自己留下看看书吧,我也出去。”
  万斯同躬身道:“姑娘请便吧!”
  她姐妹迈步出室,忽听窗前“呱呱”两声鸟鸣,二女同是一惊,相互看了一眼,各自扭动纤腰,双双纵落窗前,正要拉下帘子,却是晚了一步,红影一闪,一只红羽红嘴,全身一色,大小如鸽的红鸟已翩然人室,一飞进来,即呱呱连鸣了两声,收翅如箭,直向书房中,投射而入。
  花心蕊不由顺手把湿衣向一边一丢,叱了声:“不好!这小奸细发现了,这一次我可是不饶它了!”
  她说着娇躯一伏,足尖微点,猛向房内扑去,心怡这时也乱了手脚,因为小红鸟此刻突然出现,意识到定非佳兆,她伸手去抓帘子,想把它放下来,可是就见当前白影一闪,同时一股极为劲疾的掌风,向她迎面扑到,冷笑声中,一人低叱道:“快闪开,无耻的贱人!”
  花心怡双掌交叉着向上一封,足下狂风飘絮似地已闪出了七尺以外,再向来人细观时,不禁把她吓了个面无人色,颤声道:“妈,你老人家来了!”
  夺窗而入的,是一个长发拂肩,面容如霜,长身瘦削的妇人,由面上看来,这妇人可称得上是一个绝色佳人,只是她那惨白的脸上,竟看不出一丝血色,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眸子里,闪烁着凌厉可怕的光彩,整个的人看来,就像是冰块所铸成般的冷酷和无情。
  这妇人穿着一身如雪似的白绫衣,腰系红色丝带,足上是一双红色皮制弓鞋,鞋尖如剑,腰姿婀娜,她左手持着一支翠竹所雕制的长笛,身形飘落,竟是轻如飞燕,没有带出一点声音,由年岁看来,这妇人绝不超过三十五岁,事实上她已是四十出头的人了。
  这时,红鸟的鸣声凄厉地由书房传出来,间杂着心蕊叫骂之声,甚是疾烈,心怡惊吓地呼唤着:“小蕊,妈来了,快出来。”
  呼声方毕,小红鸟已惊叫飞起,心蕊却随后赶出,一眼看见母亲,她顿时吓得木立住了。
  这自窗而人的妇人,正是二十年前,名噪大江南北的独行女侠,紫蝶仙花蕾,也正是这双孪生姐妹的亲生母亲,她此刻看来,确像是十分震怒了。
  小红鸟已落在花蕾肩上,犹自连声惊呼不已,紫蝶仙花蕾冷哼一声,道:“你姐妹好大的胆子,我且看看你们收藏着什么人!”
  她说着身形一晃,已来至书房门口,翠笛一掀门帘,已把书房内一切看了个清楚,只见她双目一睁,厉声叱道:“你是什么人?”
  万斯同虽在室内,然而由她姐妹口中。已略知来人身份,不禁暗暗吃惊,偏偏此刻自己长衣已去,身着亵衣,如何能见人?一时不由羞惭得无地自容,呆立住了。
  这时心怡上前黯然道:“妈,他是一个不相于的迷路人。”
  紫蝶仙花蕾此刻像是已愤怒到了极点,冷冷地哼了一声,身形一蹿,已来至万斯同身前,左手张开着向外一抖,直向万斯同肩上抓去。
  长衣已去的万斯同,却不甘如此受擒,他身形霍地向下一缩,闪出去了三尺以外。
  他口中呼道:“前辈请暂息雷霆,听我一言!”
  奈何花蕾身形展开,势如狂风骤雨,又是在极度的愤怒头上,怎会听他一言而止。
  她尖声叫道:“无知小辈.你死期到了,看你往哪里跑!”
  万斯同的身子本已闪出,就在花蕾发话的同时,他已发觉对方右手那支长笛,突地抖起,夹着一阵细啸之声,直向自己肩头上飞点而来,声势之疾,犹如星贯中天,一闪即至。
  万斯同幼小从师,苦习击技一十五年,内外功力,堪称炉火纯青,差不多的门路,他只一看即知,可是这母女三人所施展的功夫,他却是陌生得很,非但窥不出一些门径,简直是莫测高深。
  他见笛势劲疾,知道一被它点上,非仅闭穴,只怕还要落成了残废,不禁大吃一惊,心中暗愤:你个泼妇,我万斯同究竟与你有何深仇大怨,你居然下此重手?今日说不得只好开罪你了!
  心中这么想着,也就不再客气,冷然道:“前辈逼人过甚,万斯同放肆了!”
  他猛地一探双手,倏地扬起,以“封雪手”向外一崩,直向花蕾长笛上封去。
  紫蝶仙花蕾,见对方竟敢动手递招,而且招式老练,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狂笑了一声,愈发怒不可遏,这时花心怡在一边高声唤道:“妈,你退下,待女儿擒他便了。”
  心怡口中这么说着,已纵身而上,同时,回头唤道:“小蕊,还不代妈把他擒下!”
  花蕊红着脸正要挺身而上,陡见紫蝶仙花蕾一个疾转,同时一股绝大劲风,自她双掌上逼出,她姐妹倏地左右乍分,飘落一旁,幸未被掌风伤着,都不禁为母亲这种绝情的动作吓得呆了。
  花蕾怪笑道:“你们先站一旁,等我擒下了这畜生,再和你们算帐。”
  万斯同冷眼旁观,不禁为二女不平.当下咬牙恨声道:“前辈请听我说,令媛全系一番善意同情,并无丝毫罪过,请万万不要罪责!”
  他说到此,就见那似发疯的妇人,忽然阴森森地对自已一笑,那双明澈的大眸子里,泛出了一种极为无情的冷焰。万斯同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心说不好,他因不惯与女性头殴,见此情形,自知后果不佳,当下不假思索地向左一闪。把桌上自己长剑操起,猛可里,直向窗外越去,急切间,似闻得头顶有呱呱鸟鸣之声。未及抬视,已见红影闪动,一物直向自己眸子上啄来,这才想起,竟是那小红鸟,不由吃了一惊,这时再想举手已是不及,惊慌之下,也顾不得下手轻重,当下一提真力,猛然开启,一口真力直向小红鸟喷去。
  当空红鸟本系北天山一种异鸟,性灵极为聪慧,善能体会人意。
  自为花蕾收养后,更是乖巧伶俐,因生具铁爪钢啄,虽是体小如鸽,差不多一般鹰隼都不敢轻易招惹,此刻一心要建功主人,不意敌人竟练有真气内力,当下尖鸣了一声,倏地振翅而起,可是仍嫌慢了一些,一时只见当空红羽缤纷,在连声啁啾中,这只小红鸟已落向一边,全身抖动不止,像有无限痛苦。
  万斯同真力吐出,心中已微觉后悔,可是,时势之至此,也就说不得了,他口中大声叱道:“前辈休得见逼,万斯同去也!”
  他口中这样叫着,掌中剑连着鞘,猛地直向窗棂上挥去,他原意是想把窗户砸开,越窗而出,可是宝剑方自挥出,忽见眼前人影一闪,同时剑上一震,随听一声娇叱道:“撒手!”
  万斯同用力向外挣,可是对方手劲竟是出乎自己意外地大,他不挣还好,这一挣,顿时只觉得虎口发麻,宝剑已脱手而出,遂见人影一闪,紫蝶仙花蕾已迎面而立,万斯同吓得一连后退了两步,这才知道对方确系一个极为难惹的人物,正不知如何是好,就见花蕾面色极为诡异地冷笑道:“小辈,我先问你,三盒老人是你什么人?快说。”
  万斯同怔了一下,遂答道:“那是家师。”
  紫蝶仙花蕾猛地哆嗦了一下,讷讷道:“这么说,白鹤南宫敬是你……”
  万斯同不由自主,目放异彩地道:“那是我大师兄。咦,前辈,你怎会认识他的?”
  花蕾轻轻哦了一声,她脸色这时极为难看,冷冷地望着万斯同一笑道:“那么,我是更不能放过你了!”
  才说到此,就见她右手忽地一动,万斯同就觉得迎面一股极为尖锐的劲风扑到,同时鼻端闻到一股生平从未闻过的异香,当下连唉呀二字均未道出,扑通一声倒地不省人事!
  一旁痴立的心怡、心蕊姐妹,见此情形,都不禁吓了个魂飞魄散,她们都知道,方才母亲所施展的是极为毒恶的“逼魂指”,暗藏独门秘制的“搜神阳花粉”,这种毒恶的花粉,暗藏于十指指甲尖内,为花蕾独家所擅,同时只须凝气往敌人五窍任何一窍点去,敌人中指后一任你有天大功力,鲜有不被迷性昏倒,在四个时辰内,如不能获得解救,一命归阴,端的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手法。
  紫蝶仙花蕾发明这种独门秘药后,自知犯武林大忌,所以素日传授二女时,一再嘱咐,若非深仇大恶的敌人,千万不可施用,以免犯众怒,二女俱引为深戒,想不到今日对这么一个陌生少年,刚一见面,即施出这种毒手,怎不令二女大吃一惊?
  花蕾以“逼魂指”一指点倒万斯同后,面目变得一片铁青,望着二女,咬牙恨声道:“你姐妹干的好事,你们还有脸活着见我?”
  二女见母亲竟变得较平日更冷酷千倍,一时都吓得面无人色,不禁双双屈膝,跪了下来。
  “妈……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只是让他暂时避一避雨。妈,你老人家千万不可误会。”
  心怡瑟缩着这么说,心蕊却吓得呆了,她们四只含着泪的眸子,齐齐地盯视着这个看来如同发疯的母亲。
  紫蝶仙花蕾全身战抖地道:“好,好,你们也不要分辩,妈平日是怎么告诫你们的?不想你们竟当作耳边风,如今吃了大亏,你们……”
  她伸出瘦弱的手,指着二女,气得全身颤抖地说:“你们还有脸见我?你们站起来跟我进来!”
  二女莫名其妙地相互望了一眼,俱不知母亲说些什么,当时徐徐自地上站了起来,迟迟不敢前进。
  紫蝶仙花蕾见状,面色变得更白了。厉声叱道:“来呀,你们如果没有做错事,怕什么?”
  她说着已闪身来至二女身前,伸出双手抓住了二女各人一臂,用力地拉着二女走出了书房,来至心怡卧室,狠命地把二女向床上一推,反手把门关上,用几乎是哭的声音道:“你们要是真的失身,可怪不得……怪不得我这个作妈的。取你们的性命!”
  二女闻言这才恍然大悟,不禁相互望了一眼,方才的惊吓算是扫了一光,她们望着母亲连连点头,花蕾见状冷笑道:“你们谁先来?”
  心蕊咽了一下口水,讪讪道:“来干……干什么?”
  紫蝶仙花蕾道:“就是你,小蕊,把你的腿露出来!”
  心蕊看了姐姐一眼,心怡微微点了点头,她就莫名其妙地把裙子拉了起来,露出一只欺霜赛雪的玉腿来,害怕地望着母亲道:“妈,你要怎么呢?”
  紫蝶仙花蕾吸了一口气,指了一下心怡道:“还有你,和妹妹一样”
  花心怡只好依样而为,就见这多疑的妇人探手入囊,摸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羊脂玉瓶,一面走到了床前,冷笑道:“我这瓶中乃是专试贞操的守宫液,今日正好以此试试你姐妹是否为那小辈所辱。”
  她说着自己扭开瓶盖,二女就见连着瓶盖,伸出一支像针管似的东西,其上沾满了红色浓液,俱不知这是什么东西。
  紫蝶仙花蕾,就以这沾满红液的玉针,在二女腿膝处,轻轻点了一下,留下了两颗鲜红的红点,看起来和朱砂红痣一般无二。
  二女战战兢兢地望着母亲如此施为,一句话也不敢说,花蕾点好了守宫液,收起了玉瓶,直直地站在床前,目不转睛地盯视着二女腿上红点,面上带着十分悲愤的期待之色,不时地冷笑着。
  那两颗朱砂红点说也奇怪,自从点上了之后,须臾即印入肌肤之内,由鲜而浓,最后变为鲜红之色,就永不变了!
  至此花蕾面上,才现出一丝笑容,她伸出手来,在二女被点处用力擦了擦,再看那两颗红点色泽依旧,并未少褪,仿佛生就的一般。
  望着二女,她长长吁了一口气,微微冷笑道:“还算你们聪明,没有铸成大错,你们起来。”
  二女见母亲如此,知道大难已免,心中好不庆幸,双双放下裙子,翻身下床,花蕾冷然望着她们道:“如果不是我来得早,你们后果不堪设想,我平日是怎么告诉你们的,你们怎么不听?”
  她用冰冷的目光,在二女脸上来回地盯视着,恨声道:“妈妈二十年饮恨偷生,在这五云步养育你们成人,不敢出山一步,为的是什么?我怕的是什么?”
  说到此,她竟落下泪来,一面用手把脸上的泪擦了擦,顿了一下又道:“实话告诉你们,妈妈当年,就和你们一样的无知,所以才会上了当!才……”
  望着哭泣的母亲,她姐妹都不禁有些黯然,尤其是母亲的话,给她们一种“谜”样的感觉,二十年来,她们还是首次见到母亲伤心过,还是首次听母亲口中道出了这项隐秘,一时俱不禁有些神情恍惚,心怡含着泪道:“妈,你不要说了,我们以后一定听你老人家的话!”
  心蕊却只是望着母亲发呆,紫蝶仙花蕾苦笑了笑,把未说完的话中途忍住,她目光在心蕊脸上缓缓地扫着,忽然嘴唇嗡动道:“小蕊,你心里想什么?”
  心蕊脸色一红,讷讷道:“我……妈……没有。”
  花蕾望着她,冷冷一笑,说:“你不要骗我,你们是我生的,你们的内心,我了若指掌,孩子,你的心正在反抗我,我知道。”
  心蕊不禁神色大变,她猛然跪下道:“妈,我……我没有。”
  “起来吧!”花蕾长叹了一声,她挥了一下手,冷冷地说道,“妈是一个最要强的人,妈也最爱你们两个,可是我绝不容许我的女儿,对我心存异心!”
  说到此,她面色变得更冷了,目光在二女身上转着,哼了一声,又道:“我并不是一辈子要限制你们,只是你们的婚姻大事,却要我作主,不许你们自己挑,一旦你们成了婚,才能离开这座山,那时候你们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再管,可是现在却办不到。”
  说着她目放精光地叱道:“现在,把那个姓万的抬过来。”
  二女不由齐应了一声,双双立起,正要出去,紫蝶仙花蕾冷然又道:“小蕊不要去。”
  心蕊顿时就站住了,她害怕并且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母亲。
  花蕾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小怡一个人去就够了,来,到外面去。”她们走出了卧室,在客厅落座,心怡双手托着万斯同进来,战抖着道:“放在地上?”
  紫蝶仙花蕾点了点头,冷笑了一声:“把他救醒!”二女不禁心中全是一愣。因为她们一向知道,母亲做事向来是心狠手辣,从不后悔,那么,又为什么要把他救醒呢?心中甚是不解,可是,谁也不敢多问。
  花氏秘门的“搜神阳花粉”,施用及解法,她姐妹俩全都熟悉,曾经母亲悉心传授,所以闻言对看了一眼,心怡就把万斯同平放在地毡上,然后退了一步,探手入荷包内,取出一个白玉匣子,打开匣盖,内中盛着一种细白的粉末,并且有一根纯白色鸡毛。心怡用鸡毛轻轻地沾了些白粉,在万斯同鼻下轻轻抹了三下,然后收回了玉匣,退至一边。
  平躺在地上的万斯同,有着高高的前额,挺直的鼻梁,性格的唇,他那两弯眉,就像是雨天初晴时的秋霞那么优越,那么飞阔,他属于一种闪烁力的英俊美,任何女孩子,在初一见他时,都会对他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他本是紧咬着牙关,身子纹丝不动,此刻,全身就像抽了筋似的一阵颤抖,忽地翻身坐起,花蕾这时厉叱了声:“不许动!”
  万斯同愤怒地看着她,可是他已尝过这妇人的厉害手段,此刻见状,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紫蝶仙花蕾笑了一声,说道:“小辈,你不要多疑,我只是要你知道,我生平做事,向来是有为有因,我只问你,来此作甚?”
  万斯同忖度眼前形势,自问逃脱无望,遂也安然处之,当时冷冷地道:“来此访人!”
  “访谁?”花蕾问,“这五云步中并无外人,你找谁?”
  万斯同征了一下,他目光急速地在花蕾面上扫了一转,忽地挺了一下腰,说道:“啊!莫非你就是花……花前辈,南宫大嫂?”
  一阵冷涩的笑,自花蕾面上飘过,她凝目望着万斯同道:“你休要口出不逊,谁是你南宫大嫂?”
  万斯同抢问道:“那么你老人家,莫非真就是紫蝶仙花蕾花前辈?”
  花蕾喃喃道:“你找她作什么?”
  万斯同惊异地顾视着一旁的二女,又看了花蕾一眼,万分惊异,心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我那南宫大师兄,竟会有如此一双孪生女儿呢,莫非这女人又和外人……
  想到此,不禁脸色一变,花蕾忽然蛾眉一竖,厉声叱道:“我问你,来此作什么?”
  万斯同把心一硬,冷然道:“既然你就是花前辈,我也就直说了!”
  他先解释道:“南宫敬虽名誉上是我大师兄,可是年岁长我甚多,我武功也多半是他所授,所以我一向视他如师,因此我称你为前辈不为过之!”
  花蕾不耐道:“少啰嗦,快说!”
  万斯同剑眉微蹙,心说,看来她似早已绝情我那大师兄,劝她出山,只怕无望了。
  想着不禁长叹了一声,黯然道:“前辈,当年之事,说来确是家师门规过严,我南宫师兄,已属掌门弟子,焉有不遵师命之理?因此……”
  花蕾冷然一笑道:“我不是问这些,只问你来此作甚?快说!”
  她说着立起身来,来回走了一转,似是在忍受着一种极大的愤怒。
  万斯同苦笑了一下:“如今家师年已耄耄,始悟昔日之非。深感当年行事鲁莽,又以南宫师兄,接掌天南派掌门人要职,至今尚独身未娶。”
  他说到此稍顿了顿,看了看花蕾神色,才继续又道:“因此,特差后辈我访问前辈下落,无论如何,也要前辈息怒随后辈回山复命!”
  花蕾微微抖动了一下问:“这些话,是你那师父亲口说的么?”
  万斯同点头,低声道:“师父如今,是八十开外的人了,昔日之错,还望前辈不要怪罪,还是随……”
  他的话,被花蕾中途止住了,并且问道:“你师父有书信交与我么?”
  万斯同笑道:“有,我竟是忘了!”
  说着遂探手入怀,摸出了一封用油纸包封的书信,心怡接过转上,花蕾用颤抖的手慢慢打开。
  信纸上浓墨劲书地写着:
  
“字示花蕾女士:
  老朽连年服膺阳明,始大悟昔日之非,昔因爱徒过甚,惧其因婚事,而败我天南道基,如今思之,此念盖荒谬绝伦也!
  贤棣挟令尊笑傲武林之秘,二十年潜究,定然可观,如能见谅老朽早年不智,提携敝派掌门人,与小徒南宫敬共事天南,则武林中必我独步矣!
  即盼弃嫌来归,是为至祷,匆此,即颂
                       妆棋”

  一旁三人,细心地观察着她,见她读完了这封信,淡淡地摇了摇头,两只手交替着,把这封信撕成粉碎,然后往身后一抛冷然道:“太晚了!”
  她眨了一下眸于,冷冰冰地对万斯同说:“万斯同,本来你无大错,我是可以让你回去的,只是,都怪你找到了这个地方,而且发现了我母女二十年藏身的隐秘,我如放你,无异暴露了身份,所以,暂时,你不能离去。”
  万斯同陡然一惊,问道:“那么,你老人家要如何安置我呢?”
  花蕾用着同样的神色道:“你入我禁地,伤我爱鸟,要说起来,罪也不轻,我禁锢你一个时期,也不为过,现在你还是识相些,随我来。”
  说着她倏地立起身来,万斯同一跃而起,不禁勃然大怒,忽然他窥见一旁的心蕊正对自己轻摇了摇手,他的怒火也就即刻忍了下来。
  花蕾目光在心蕊身上一转,微微带出一丝冷笑,又在万斯同伟岸的身躯上略作停留,她就一言不发,转身率先而出。心蕊红着脸低头紧随而出,花心怡妙目逼视着他,也是一语不发。
  万斯同一声长叹,大步而出。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