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悲惨世界 杀伐江湖

--------------------------------------------------------------------------------

 

  “爸爸!可怜可怜我吧……别再打我了……”
  “小杂种!谁是你爸爸?我看见你就有气,你给我滚!我不能花钱养你这废物……”紧接着又是一阵挥打的皮带声和骇人的鬼叫之声,在这寒冷的冬夜,声音那么清晰凄惨,令人闻之汗毛悚然。
  顺着声音找去,那是一处小山,山下有几亩旱田,田边歪七斜八的有几间草房,用稀稀的竹篱笆墙围着,那断续的咆哮和凄惨的孩子哭声,就由这草房内,随着西北风传遍了这整个的小山,正因为有些人是和西北风一样的无情;所以一任这孩子哭啼得如此悲惨,却从没有一个人过问,甚至都没有一个人打开窗户,探头出来看一下。
  所以这凶汉更加暴虐,他用那只沾满了泥泞的大厚油靴,就像是踢球似的,把这孩子踢得在地上一溜翻滚,一面大声地此道:快给给我滚,不滚我宰了你!”说着竞顺手操起了一口砍柴刀,赶上一步,正要挥刀砍下,却由一边扑叫着奔出一个妇人,猛抱住这汉子的两腿。
  这妇人约有三十左右的年岁,体态轻盈婀娜,桃腮樱口,倒很有几分姿色,她抱住这汉子的腿哭叫道“饶了他吧……你讨厌他就叫他走吧,千万可别杀他,我求求你老虎……”
  这被称作者虎的凶汉,是一个四十左右、又高又大的黑汉,一脸络腮胡子,他像丧失了人性似的,大声咆哮狂跳着道:“叫他走!马上给我滚……再不走我杀了他……”
  这妇人仰脸哭泣道:“陆老虎!我想不到会改嫁给你……你好狠心,他虽不是你亲生骨肉,但我是他娘,你就真忍心把这孩子赶出去,可怜他才七岁,你叫他到哪去?……”说到此,这妇人泣成一片,又抽泣道:“天这么冷……可怜他除了我这娘以外,连一个亲人也没有……老虎你就饶了他吧……以后一定不叫你为他生气……”说到此,这妇人已哭不成声。
  那被称为陆老虎的男人闻言后,毫不动容,像豹吼一样叫道:“柳尚香!我告诉你,我娶的是你,可不知道还带着这个小杂种,少给我整天抹泪的,我陆老虎可不吃这一套,你干脆说,叫不叫他走呢?你不忍心赶,我就下手了……”说到此,一仰脸,瞪着滚趴在地上的那个衣衫单薄的孩子,一声怒gG道:“他妈的1你走不走?我……”他作势想挣开这妇人的双手,但是这女人死也不放手,只急得陆老虎顺手打了这妇人两个耳光,‘竟使她顺着口角淌下血来……
  墙边的孩子,他此时没有哭声,像呆痴似的注视着他的母亲,和他曾听母亲话而叫作爸爸的男人,看样子这孩子顶多六七岁,在这寒风凛例的严冬夜,这孩子仅穿着一件千疮百孔的小夹袄,透着红紫的肌肤和斑斑的血渍伤痕……
  大大的一双眼睛,挺秀的鼻梁,使人可看出这孩子长得如何的俊秀,虽然半边脸已凝血而肿起老高,但是可断定,这是一个好孩子……
  忽然那妇人鬼叫似的扑向这孩子,泣道:“乖儿……走!
  娘带你一块走……我们离开这野人远远的……娘就是要饭也能养活你……”
  这孩子闻言哭叫了一声:“娘啊……”竞自哭扑在这妇人的怀里,忽然一只蒲扇大的巴掌抓住了这妇人的头发,向后猛一抡,就势飞起一脚,把这孩子踢出老远,紧跟着骂道:“你想走?这么好的事!大爷花了二百两银子,二百两银子……臭娘们!你知不知道?”接着左右开弓,蒲扇大的巴掌,就在这妇人的脸上像暴风雨似的开了花。
  也不知是什么勇气,竟使这孩子由地上一翻而起,他跑到这疯汉的身后,两只鸟爪也似的小手拼命地抓着这个黑汉的背,哭叫道:“快放开我娘!快放开我娘……我马上就走……”
  这野人闻言,忽然冷笑着回头喝道:“好!小杂种你走,你走了就没事了……”
  那妇人哭嚷着道:“乖儿……你不能走!娘只有你这么个儿阿……”
  出乎意料之外,这孩子并没有再听他妈妈的话,他用那冻肿得像红萝卜似的小手,擦着流出来的泪,’一连退后了好几步,泣不成声地道:“娘……我不走,他会打死你的……娘!
  等我长大了,我一定来接你,我要杀了他!”
  他用手一指比他强大十倍的男人,最后这一句话,竞自音调高亢,然而他毕竟知道眼前的人,实力比他自己强大得太多了,本能地转身跑到门口,出乎意料之外,这陆老虎却没有追他,也没有再打他的妈妈,竟然仰天一阵狂笑,像暴雷似地笑喝道:“好!小杂种!算你有种,老子就等着你,你娘你可以放心,有我在一天,她走不了,我只舍不得叫她走,赶明儿个,还要给她养一个胖小于。”接着又是一阵仰天狂笑。紧跟着就听见那妇人狂叫了一声:“儿啊……你不要娘了?”
  这陆老虎再低下头一瞧,风门洞开着,这孩子已定了,只是他娘还趴在地上哭成一片,陆老虎得意地一抬腿,把那扇门给踢关上了,一展浓眉,笑哄道:“心肝……别哭了,以后就好了,我再也不会打你一下,哎哟……看你哭成这个样子,真是。”说着抱起了地上的妇人,用他那长满了胡子的脸在这妇人如玉的脸上擦来擦去,一面又进了另一间房子,这少妇只是啼哭,……如此这一幕悲剧,似乎暂时结束。
  原来这妇人本名柳尚香,原是一白姓大宅中一小妾妄,可怜自从被主人收房后不及三年,这白老爷就染病而亡,却养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如云,也就是那挨打的孩子。
  这柳尚香因早日备受丈夫宠爱,大遭众妻妄妒恨,故此这位老爷一死,众妇人竟买通宅内账房先生,暗以白银二十两,将她出卖给外县一种田的野汉,这汉子就是那陆老虎。
  四年来,可怜的白如云,就在这继父毒打此骂之暴虐下过日子,他那纯真的心灵中,自幼就酝酿了冷酷与无情,他恨陆老虎,恨不能吃他的肉,有时候,他甚而也恨他的母亲。
  终于他离开了这个家,像呆子一样的,不知道冷,也不知道痛,有一步没一步地往前走着。
  午夜的风,就像箭一样地刺戮着他的肌肤,机伶伶打了一个寒噤,他仰头瞧着眼前的大山,心想:“常听人家说,山上有庙,庙里一定有和尚,和尚都是好人,我去找他们,求他们给我点吃的,让我住一夜吧……”想着他果然手脚并用地往山上爬去”似这样一个时辰后,果然被他爬到一处石丘,这地方一望全系白石,高矮不一,错布林立,再往山上看,黑森森的一望无际,枯藤纠葛,时有狼号之声,自如云到底才只有七岁,触此情形,竞吓得哭了起来。同时全身已快被冻僵了,他爬到—块大石之后,借以挡住那刺体的冷风,脑中充满着害怕和仇恨,他想:“我是要死了吧……”忽然一阵呻吟之声随风传入他的耳中,吓得他机伶伶地打了个冷颤,再仔细一听,果然有一阵断断续续呻吟之声,这一下子他可听清楚了,不由顺声望去,这声音就发在不远的一块大石之后,吓得他也不敢哭了。
  隐隐听到那呻吟之声又起,并不时加上几声咳嗽,这位他听清了,那决不是鬼,是一个人。
  他想到:“难道这半夜里,野山上还会有人7这人还会比自己更可怜?”
  想到此他颤声叫道:“是谁在哼?”那人没有理他,依旧哼着,半天才听那人哼道:“你……是谁?快过……来!”白如云闻言精神大振,忙走到那大石之后,此时明月复出,如银的月光照着这石下的人,白如云触景,竞吓得怪叫了一声道:
  “你你你……是人是鬼?””月光下这人竟是一个面黑如深,唇红如火,头上乱发披拂,腮下疏落落生着一股山羊胡,身材瘦小,披着一件黑色道袍的怪状道人,这道人闻言乍开双目,射出两股奇光,阴沉沉地一笑,道:“胡说……八道,我要不是被这……怪蟒咬成重伤,非打死……你这小鬼不可……”
  说完话又闭上了眼,犹自哼着,白如云后退了一步,擦了一下鼻子道:“那你是一个老道是不是?你受伤了7伤在什么地方?我也有伤……”
  这怪道人有气无力地又睁开了眼,看了一下眼前这小乞丐,果然是衣不遮体,伤痕累累,不由叹了一口气道:“小鬼你过……来……你受的是轻伤死不了……我可不同了。”
  白如云呆看一会儿点头道:“好1我扶你起来,我们下山找大夫……不过我可没钱……”
  说着一跛一拐地走近了那老道,这老道容他走近了以后,淬然一伸手扣在他的小手脉门之上,白如云顿觉全身麻软无力,上下相战,这老道咳咳冷哼了一声道:“小鬼!你听着……
  我一只腿被怪蛇咬了,不能动,可是我手还能动,你是想死想活?”遂松开了手道:“你已经被我扣死了五脉六阴,除非我解救你,否则绝对活不过明天,不过你如给我做些事,我不但可给你解去,并且同时也可给你医好身上的伤,你愿不愿意,快说1”白如云心中一怔,再看这怪老人一只右脚,果然肿大如水桶一般,心知这老人说话不假,当时冷冷地说道:“老道!你要我做什么事,快说,我只是愿意给你去做,并不是怕死!”
  这老道闻言似也一怔,他没想到这孩子竟会说出这种坚毅的话,当时脸一红,阴阴地笑了笑,道:“好吧……我只要你到那边给我找一桶水,别的就没有你的事了,你愿不愿意?”
  说着那深凹在眼眶的一双眸子闪闪发着光,瞪着白如云目不少瞬。
  白如云这一仔细看老道,愈见其兔耳鹰腮,鸠首枭面,简直是世上从没见过这么难看的怪人,但他心中不感到害怕,闻言后点头道:“就是这点小事呀!好!你等着,我去给你找水。”
  怪老人点点头道:“小东西……这才听话,乖!”
  忽然这孩子闻言大叫道:“你不要乱说,什么听话,乖I我最恨听这话……老道!你要是再说这些,我就不管你了,让你中毒死了算了!”
  这道人闻言淬然大怒,手才一抬,眼珠一转,不由又含笑着放了下来;心中惊奇,暗忖:“这小子的个性,倒是蛮对我胃口……”想着冷冷地笑道:“小于!好,听你的!你可得快点来……”说着,由身后革囊内掏出了一个皮袋,迎风一晃,已展开为一圆桶状的皮囊,递与他道:“只要这一袋水就够了,小于,你要是敢偷跑,到天边我也能把你追回来……”
  白如云一怔道:“你不是说我要是跑了,不出一天就会自己死么?
  那你还追什么呢?”
  这老道一怔,不由笑道:“对!我却忘了……”
  白如云提着这水袋转身就走了,老道瞪视着这童子,心中透着一线希望,渐渐这小孩消失了,忽然他自叹了口气道:“这小鬼是不会回来了,我上当了……”
  忽然不远处一物徐徐而至,边走边哼着,果然这孩子回来了,双手提着一皮袋清水。
  这怪老人见状大喜,一面接过水,笑道:“好小鬼!可难为你了,来!我给你把穴解开吧。”
  白如云冷冷地退后一步道:“老道!你不要吓唬我了,我知道我死不了的,你根本就没点我什么穴道。”
  这道人心中一惊,暗忖:“好一个聪明的孩子2”当下,笑了笑道:“好小于!既然如此,你来帮我好好把这腿洗洗,等我治好了腿,再给你谈谈,你这小鬼头叫什么名字7”白如云一面趋前扶老人坐正,一面摇头道:“我没有名字。”
  老人皱了一下眉,遂道:“你家在哪7”白如云冷冷地道:“没有!”
  这道人嘻嘻一笑道:“好得很!你父母呢?”
  白如云眼中流泪,慢慢摇摇头道:“没有……都没有J老道!你别问,我给你扎好腿,我还要上山呢2”老道一面由袋内取出一只羊脂瓶,倒出了一些白粉在水内,一面皱眉道:“上山?你上山于什么?……这山上连鸟也没有一只。”
  白如云不由一怔道:“和尚呢7”老道伸手换了、他头一下摇摇头道:“废话,哪来的和尚……,”白如云不由低下了头,半天他咬着嘴唇不发一语。
  这时就见道人由身上取出一把巴首,拔出鞘来精光四射。
  白如云一怔道:“你拿刀作什么?”
  道人一笑道;“你不要管!先替我把裤腿卷起来再说……”白如云听他的话,把他那大裤腿卷了起来,原来那一只小腿,全都乌黑溃烂了,发出阵阵的腥味,令人嗅之欲呕。
  老道以手浸入水中往那烂腿上浇着,白如云忙为他洗着,道人笑道:“这么臭你不嫌脏?”
  白加云冷然道:“臭有什么关系2”怪道人微笑着点了点头,遂道了声:“你闪开了……”
  白如云后退了一步,猛见他挥动手上那口匕首,白光闪处,一片丝丝声,这道人竞像削木头一样地削着自己的那条腿,霎时之间,竞削得仅剩了一根骨头,这道人居然连眉毛都不皱一下。
  看在白如云眼内,心中起了一阵极度的崇拜感,同时有一种说不出的爽意快感,忽然他竞觉得这相貌狰狞的怪老道人,和自己太投缘了,今后如果能常和这道人在一起,倒是一件痛快的事,想到此不由走上前一步,笑眯眯地道:“达倒蛮好玩的,老道,要不要我帮你?”
  这道人正在削肉剔骨,去那解毒,闻此言后心中又是一动,再一回头,发现这孩子竟是面带笑容,居然毫无测隐的神情,不由眼珠一转,遂有意把手中巴首递与他道:“好!你就帮我用这刀小心地刮这骨头,要把黑色刮掉成为白色才行。”
  白如云接过刀连道:“我知道。”遂笑眯眯地双手持刀,嚷嚷有声地刮了起来。
  这道人目睹此景,不禁仰天长叹了一声:“楼大中呀楼大中,你四十年来想我衣钵传人,今夜才如愿以偿……”言罢竞自以手揉模着白如云的头,咧开如血之唇,声如夜枭地笑了起来……”
  这一笑,不由笑得白如云莫名其妙,此时这老道白他手中接过那口巴首,把手中玉瓶倾往那白骨上洒下药粉,遂撕衣为带,白如云帮助他包扎好。
  这道人道:“你的伤,我们回去再看,不要紧。”
  白如云一怔道:“回去?回哪里呀?”
  这怪老道咬着牙道:“回四川青城山……你愿不愿意跟我去?”
  白如云大喜道:“我愿意,老道你真好。”
  这道人扶着他笑道:“我们这就走。”不想才走几步,竟由道人身后噗通……声,滑下一物。
  白如云捡起,见是一黑光闪闪的套子套着一杆颇为沉重的东西,不由问道:“老道,这是什么东西7”道人点头笑道:“你打开看看。”
  白如云果然用劲把它抽了出来,竟是一面用极细钢丝编成的一面铁旗,展开来黑光铿亮,闪闪耀目,旗杆长有二尺五六,一色紫红,也是紫光锃亮,旗尖为一菱形白刃,看来似颇锐利,白如云不由双手举起道:“老道,这是一面铁旗呀,要这干什么用?”
  道人呵呵怪笑道:“不错,它是—面铁旗,不过是用九合柔金丝所编,小鬼头,它就是震惊天下的紫金旗……是一把最能杀人的好家伙,走!我们走。”
  这道人卷好铁旗往背上一背,一手夹起了白如云,单足纵处,就像一双巨条,星驰电闪似地往山下扑纵下去,霎时,竟没了他的踪迹,只有天上的寒月,依旧照着山野,西北风依然无情地刮着……
  四川省,位于我国西南内陆,境内多山,有大山诸如大雪、大凉、大娄、巫山、大巴,环峙四周,大多峰峦峻秀崖壑回环,林树森森,参天蔽日,入米仓绕摩天、大雪二山,更是山重岭复,往往有荫蔽数百里的原始林木,黑压压不见天日,林谷之中,每生珍兽异禽,栖息游衍,四出觅食,可谓之奇险之地,一般山林逸士,不是来此选胜登临,及履往来,再不就是觅地幽隐。
  但自来求静反动,却不能尽如人意,况乎木秀风摧,名高见嫉,有时难免生出一些事情来……
  入秋以来,气候转凉,从陇西山地刮来的“卷毛风”,连日来使这秦岭官道上的旅客不胜其苦,这种风起时蔓延千里,黄尘万丈,声如豹吼,尤其是这条官道上,全系碎石铺地,吃这“卷毛风”一刮,都席卷而起,一发千百,中人如箭,端的是厉害无比,所以连日来这条驿道上鲜有人迹,只有这呼呼的风,卷起地上细石打在草木之上,发出沙沙之音……
  边条山道本甚宽敞,但一入隘口,山势转峻,奇石错布,削壁千仍,这山道也就窄多了,仅容三骑并驰,再往前就更窄了,然而它是入川必经山路,尽管奇险无比,却常有一些商旅镖客经过。
  黄昏的暮色点缀在这一片山林小道上,显得静寂异常,除了那呼呼的风,还是一个劲猛刮着,这一望如龙蛇伸缩的小路上,竟是没有一人……
  忽然风声中传出一声长吼,紧接着这吼声断断续续,隐约可闻出那是:“镖——镖——”
  “伍——天一一麒——伍——天——麒——”声音嘶哑如吠,紧接着就有一骑枣红马由这山隘口转入山道,这人双手按唇呈喇叭形,正在如上地吼着。待他走近约有五六丈之后,才又由这隘口转出一骑人马,一色紫缎风衣,内着紧身衣靠,连续驰出竟有八人之多,都是佩着鲜泽的兵刃,碰在皮鞍之上,发出挣挣锵锵的鸣声,暮色里更显得这八骑人马太神武雄壮了在这八匹人马之后,竟是一列十辆漆黑镖车,全系独轮带着推手,每车都由一年轻的小伙子推着,镖车上俱插着一色漆黑三角小旗,旗上是“泰顺”二字,迎着这疾劲的卷毛风发出拍拍之音。
  最后又出来了二匹骏马,一黑一白,白马之上是个看来十七八岁的大姑娘,青巾扎头,风眉杏目,桃腮樱口,身着一身水绿薄缎紧身的劲服,外罩腥红的长披风,马颈上悬着一口黑穗长剑,真个是风姿讽爽,秀目澄波,好娇秀绝伦的一个姑娘!
  那匹黑马之上却蹬鞍隆背坐着一个老人,这老人年纪可有七十出头了,雪白的长须披风飘到了颈后,两道又厚又长的眉毛,双眉之下那双眸子又细又长,开阖间神光十足,令人不敢逼视!
  这老人一身青绸秋衫,两只大袖上卷一半,露出一双细白的手臂,足下是一双布质便履,偶视之,只疑这老人是一山林逸士,出外游山玩水,却不知他竟是名扬大江南北的王牌镖师金剪手伍天殿,他自出道以来,多少绿林中不可一世的怪杰,都丧命在这老人的双掌之下,武林中水旱各道,提起此老来,真个是不寒而栗!
  这伍天麒声望之高,武技之精,已使一班绿林道中人望风披靡,只要是这老人那面金剪镖旗所过之地,简直是通行无阻,从没有任何人敢轻持虎须,尤其是近十年以来,他又上了年纪,可以说他自己从未押过镖,再大的银镖只有两个镖师,亮着这伍天麒一面金剪镖旗,可以说畅行四方。
  然而今日这狂风之夕,苦道长途,这位老人家居然亲自出来了,这简直不能不说是奇迹。
  原来那白马之上的少女,正是老人独生的掌上明珠,芳名青萍,这伍青萍自幼追随父亲练成一身惊人的绝技,尤其擅打一种暗器,这暗器名唤“金风剪”,是伍天麒独创的暗器,一手三剪,这是他父女独有的绝技,因此武林中都给了这姑娘一个绰号叫“金风剪”,早在武林中引为佳话。
  到底这是一趟什么镖?居然能令他父女一齐出手,而且八位镖师也出来?这其中有两个原因。
  原来这条秦岭侧道,风传最近新出了一位绿林怪客,谁也没看见过这怪人是何容貌,只知他掌中是一面怪旗,近月来折在他手上的成名镖师不知几几,这位铁旗怪客,好似专门和漂师过不去似的,一般商旅任你带着多大财产,照样通过无辜,只要是保漂的,那就算倒了霉了,劫了镖银不说,多半还得把命赔上,手段之厉,下手之毒,可谓开绿林之始。因此风传之下,这位老人家却不得不谨慎了,正赶上要往川地走一趟镖,所以这伍天麒一反往常,亲自出马率众押镖。
  然而这并不是主要的理由,主要的是他这位掌上明珠伍青萍小姐已到了标梅之年,自幼即许配给云南点苍山前辈异人龙可忠之子龙匀甫为妻,此次行漂就便是送女出阁。在这双重的情形之下,这位老侠客不得不亲自出马。大江南北此时都已获悉了这消息,认为这一次那铁旗怪客可碰见扎手的人物了。以金剪手伍天麒那种惊人的武功,江湖上都认为那铁旗怪客一定是望名生畏,绝对不敢再轻易招惹这位老镖师,就连那伍天麒自己,想起来也有如此感觉,他常常想:“如果这使铁旗的小于聪明的话,他就应该这一次躲得远远的。否则,嘿!我老头子晚年可又要开次杀戒了……”
  他是那么自信,充满了豪气,就像他年轻的时候一样……
  此时绕过了这山口子,眼前形势愈发陡峻,这位老头不由微微皱了一下眉,对身侧的女儿笑道:“那铁旗怪客要是果在此处盘踞,那么这里形势是十分险要,真可谓一人当关,万夫莫入……”
  伍青萍闻言一翻秀目,在马上笑道:“爹!人家都说这铁旗怪客厉害得很呢,大概知道爹要来了,吓得他跑了……”老人手持银须笑道:“但愿如此吧,我老了,也真不愿再多惹事了。”二人正说之间,忽听铃铃一阵破空之声,伍天麒淬然脸色一变,“啊”的叫了一声,仰头一看,正是一杆黑羽朱杆的雁翎响箭,一闪即往对岭逝去。他父女淬然拧缰勒马,遂听前行人马一阵吆喝,俱都停马不前,那八位镖师有四位已亮出了兵刃,转马驰近了镖车,另四位却是勒骑不动,喊镰的趟子手老霹雳李茂森,此时也己见状,他是老江湖了,押镖以来,见过多少惊险场面,一见这枝雁翎响箭,就知是绿林中踩盘子的信号,哪能不惊?此时见状扭骑催马,拔刺刺已驰近了伍天麒父女,低道:“当家的!可有点子啦,这地方可太不利了,你老人家可想个办法……”
  伍天麒双目环扫了四下一番,也发觉此地地势太窄,动起手来难以照顾镖车,不由冷哼了一声,道:“小于,投什么大不了,你前面带路,出了这岔口子再说,我倒要看看是那一道上的人物,居然给我老头子过不去……”
  这老霹雳李茂森闻言后答应了一声,掉转马头口中吆喝道:“镖头说立即护镖前行……”跟着领先催骑,又吼了起来:“镖——镖——泰顺——泰顺——”
  “伍——天——麒——伍—天——麒——”声调悠远,四谷回环不绝!
  伍老镜头在马上一打量四山情势,也不由心中暗惊,暗付好一番地势,穷目所望奇峰凸云,峭壁林立,老藤纠葛,展延着森森的茂林,这绿林人居然盘踞于此,只此见识气魄已透着不凡。
  伍青萍此时娥眉深锁,挨近父亲道:“爹……我们还是绕道吧……。”
  金剪手伍天麒闻言,一耸那两道白眉怒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伍青萍不由脸一红,吃吃道:“女儿总像觉得这一次不大吉利似的,爹岁数也大了,何必再和这般,绿林小丑一般见识?”
  伍天麒冷笑了一声,道:“真是满口胡说八道,我金剪手白吃了这口饭以来,何曾作过这种丢脸的事,你不要替爹担心了,谅这等小辈又能把我父女如何……嘿嘿……”
  这老人冷笑着,那一双细目乍开又阖,眸子内透出怕人的光芒,他依旧是带马前行。
  转眼问这一行镖马又出去三四里,眼前地势高亢,多松柏,大都高可参天,垂荫数里,除了这一行人马走路之声,再就是嗖嗖如哨的风声。
  很奇怪,自从那支响箭消逝以后,竟是没有任何动静,愈发令人不解了。
  伍青萍展眉一笑,说道:“别是这伙贼人听到喊镖,知道是我们泰顺镰局的镖,吓怕了吧?”言罢又看了父亲一眼,抿嘴一笑。伍天麒叹了一口气道:“孩子……你太幼稚了……正因为这伙贼子一直不出来,才愈是不凡,你等着看吧,事情没了,只是我奇怪,难道还真有明知我老头子亲自押镖而来,却胆敢来劫镖的人么?这人真是不简单了……”
  俗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位老镖头果然见解不凡,就在他这话才一说完,又是一阵“铃铃……”划空之声,这一次却是一支白杆红翎短箭,直往侧面林内射去,伍天麒冷笑了一声,看了自己女儿一眼道:“怎么样……”遂向在前面趟子手李茂森喝了一声:“亮旗。”
  那李茂森答应了一声,遂至第一辆镖车上拔下一面金杆大旗,迎风一晃,已将这面大旗给亮了开来,金剪手伍天麒仰着脸看着这面金边大红色,绣着一个“伍”字的旗帜,不发一言此时众镍师也都感到事情不简单了,按说这代表伍天麒的旗帜一亮,无论那道上的好汉,都该知道伍老镖头已到了,多少总要卖些面子,所以这些镖师此时心内都很紧张。
  伍天麒看了一下左右形势,正是一块山崖的尽头,再行就是平地了,不由眉头一皱,方料及此处不善,果然弓弦响处,一支利箭直奔老镖头头顶上射来,伍天腆不由冷笑一声,容这箭已来至头上,突翻右腕,以中食二指向这箭杆上轻轻一钳,竟给钳住。
  他先不往那箭身看,却冷笑了一声,朗声道:“是哪一道上的好朋友2何妨请出一见,伍某这里候教了……”
  言才毕,果闻哈哈一阵怪笑,声音颇为苍老,这人笑声甫停,却也朗声应道:“盛名之下无虚士,金剪镖王果然是不凡,我岳某见识了……”遂又闻其喝了声:“欢迎伍镜头。”
  紧跟着钢锣响处,竟由山道两翼,出来了百十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俱都是手持厚背鬼头刀,一色的血红衣,显得十分劲壮。
  这两队壮汉一出呈弧形将这山道横拦了个密,俱都虎祝耽耽地目瞪着对方镖客不发一语。
  伍天麒此时已带马至前,.单手抚着银须,像是没有事似的,似这样颇有一会儿,才见由一羊肠小道上,谈笑着走下了两个人来。
  ……为首一人是一六旬左右的矮小老头,脑后一条花白小发辫,长仅数寸,身着古铜色马裤褂,青缎子的便履,两颜容,左额上还多了一颗挺大的黑痣,手中一只长旱烟袋,’这边吸,其背后一人年也过了五旬,赤红的脸膛,一身蓝缎长衫;背后却斜背着一对凤翅紫金铛,由二人这一副外表打扮,及其从容的态度判来,已可知绝非一般江湖上绿林盗贼可比拟。
  此时那为首老头边走边笑道:“久仰了,伍老镜头,我兄弟强留大驾,实非得已,无非是想给你老人家攀个交情,就是不知道老镖头肯不肯赏脸了……”
  说着话二人已走至道中,往路中面朝伍天膨等人一立,那老人依旧狂抽着早烟,这番话明明是对伍老镖头而发,却连对方正眼都不看一眼,那份姿态简直是狂傲已极。
  伍天麒暗中已打量了这二人一个清楚,只是却不知道江湖上有这么一双人物,不由从鞍上慢慢翻身而下,双手往大袖内一拢,微笑了笑道:“恕在下眼拙,竞不识二位尊姓高名,请两位朋友报个‘万’儿吧……”暗中却是有意讥讽二人为武林中无名之辈,此言一出,二人脸都不由一阵红。
  那五旬左右的老者,闻言后冷笑了一声道:“我兄弟本是武林末学,哪配在你老人家面前称名道姓……我看就免了吧……”遂偏头对着那吸烟的瘦小老人冷笑道:“岳老大,你说是不是?”那小老头闻言有意偏头想了想,遂把那旱烟杆往树杆上一阵敲,磕出不少烟灰,但听刷刷一阵急响,也不知是风吹的还是如何,那松树上针叶,就在这小老人烟袋锅一阵敲时,就像雨也似刷刷飘了一地。
  伍天麒不由蓦然一惊,暗道了声好厉害的“饥鹰振羽”,怪不得这老儿如此狂傲,如此看来,这二人却是一双劲敌,不可轻视了,想至此,顿收傲容,不由斜了自己女儿一眼,那伍青萍此时也正注视着自己,各自会心地对了个眼色。
  那姓岳的小老头磕了一阵烟灰之后,才慢条斯理地对身旁那五旬老者道了声:“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兄弟就是再没有名,可是总得有个名字呀,人家金剪手伍老人家问,这是多大的面子?哪能不告诉人家,这不显得我哥儿俩太不识抬举了么7”说着侧目扫了伍天麒一眼,竟自嘿嘿连声地阴笑了起来。
  那金剪手伍天麒被损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冷笑一声,方要答话,突见由其身后紧行两步,走上一人,这人一身紫缎紧身衣,四十五六的年岁,他竟不容伍天麒发话,却抢着怒道:
  “二位好朋友,恕我梁惠常多话,俗谓青山不断,绿水长流,尤其是我们干这一行的,走到哪里不交个朋友,今日我们当家的伍老镍头亲自押镖,又已亮出了镖旗,朋友竟眼见着不赏个面子,可真有点说不过去了……”遂自冷笑了一声接道:“当然,我梁惠常只不过是一介江湖小卒,蒙伍老镖头不弃,收容局子里效力,谈不到什么身份,可是朋友,金剪手伍天膨却不同了,大江南北人家会过多少成名好汉,却不容朋友你们如此轻视……朋友!话已至此,二位愿将高名赐告,我等是洗耳恭听,否则任听尊便,却请口上留情,以免遭至不谅……
  朋友!我梁某的话对不对7”这梁惠常一番话说得也够厉害的,说完后退两步,冷笑着站在伍天腆身后,似等二人的回话。
  那抽旱烟袋的小老头在听话之时,就一个劲猛喷着烟,持梁惠常说完话后,他却皱着眉毛偏视了自己兄弟一眼道:“兄弟2我们可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字号,他都给我们叫些什么?”
  此言一出,那梁惠常直气得猛一挺身,却被伍天麒伸臂给拦住了,口中低道:“梁师傅少安毋躁,我们话还没说完呢。”遂铁青着脸对着那刻薄的小老头冷然道:“朋友!二位既不肯以大名见告,想是瞧我伍某不起,只请将尊意赐告,也好令兄弟照办……”
  言甫毕,那小老头仰天一阵狂笑,声如果鸟,刺耳已极,笑罢却猛收笑声,正色地点了点头,道:“镖主!你锗了2我兄弟天大胆子也不敢在你老爷眼皮子下卖狂,既然镖主垂询再三,我兄弟如再坚持己见,也未免太小家子气了……”遂点点头,道:“在下姓岳名兮五,我这兄弟姓薛单名一个钢字,谅也不会入镖主耳中……嘿嘿……嘿……”
  这老人一报出名字,非但伍天膨暗吃一惊,就是其余各位镖师也不由陡然变色,伍天麒仰天哈哈一阵大笑道:“我说是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对我老头子如此无礼,原来是大漠双雕,这就另当别论了。二位老朋友……恕在下口直,我可真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开罪了二位,尚请明言,我伍某定当负荆请罪,可别叫我作糊涂人,得罪了好朋友……”
  那薛钢闻言微笑了笑,上前一步道:“镖主言重了,我兄弟可不敢轻捋虎须,不过俗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们也是应一位好友所托,想给你老人家商量点事……”
  说至此,侧目看了一边的伍青萍一眼,竞停口不言,伍青萍不由脸一红,柳眉一挑,心道:“好好的你看我作什么?真是见你的鬼……”
  伍天镖也不由心内纳闷,催问道:“哦……原来如此,那位好朋友高名,可否见告?”
  薛铜尚未答言,那小老头岳今五却笑了笑道:“那位朋友再三拜托我兄弟,叫我兄弟不要将其姓名吐露给人,镖主总不致于强人所难吧……”
  伍天哼了一声,心中颇为不悦,遂冷冷地道:“既如此就请好朋友将来意告明吧!如不叫在下丢人现眼,一定遵办,否则恕不能如好朋友所愿了。”
  二人闻言对视了一眼,似颇觉那话难以出口,不由又双双向那伍青萍看了一眼。
  这一眼,可把伍天麒看出了火,不由勃然动怒,冷笑了一声道:“莫非此中尚与小女有于么?这就令人稀罕了……”
  伍青萍此时在马上娇躯扭向一边,一肚子闷气,偏又一时发作不得。
  那岳兮五闻言后干笑了两声,点点头道:“恕在下口宜,此事正与令爱有关,不知镖主可容令爱随贱兄弟一行么?镖车一项,我兄弟分文不敢有取,镖主意下若何?”
  言罢老脸上也透着不大自然,一个劲猛抽着旱烟,伍天麒闻言,脸色铁青,他已是在盛怒的当头,冷笑道:“岳朋友!
  士可杀不可辱,如再以小女为戏,可恕不得伍某要得罪了……”
  伍青萍此时也飘身下马,用手一指那岳今五道:“你说话可要清楚些,要知姑娘的宝剑可也不是好欺的。”
  此时那梁惠常双手朝伍天麒一抱拳道:“当家的!大漠双雕欺人大甚,就算他是三头六臂,弟子也要会会他1”此言才毕,那薛钢哈哈一笑道:“姓梁的!你放心,我薛钢接着你的,这可不是我兄弟的事情,你仍也别尽对着我们哥俩个发威,我知道泰顺镖局子不是好惹的,来来来2我薛钢见识见识你梁大镖师到底有什么惊人的功夫?”言罢微一错步拧身,“嗅!”一声已蹿出一边,笑眯眯地朝着梁惠常一招手道:“来来来!”
  神枪梁惠常冷笑一声,一侧身垫足,施了一招“金蜂戏蕊”,轻飘飘地落足在这薛钢身前,单掌向怀中一探,跟着向外一抖,哗啦啦一阵连环扣响,竞摔出了一串蛇头链子枪,往左臂上一搭,枪头垂地,他冷笑了一声:“薛朋友!请亮家伙吧!”
  这薛钢冷笑了一声,道:“朋友!不错,我薛铜背后是有这么一对破玩意儿,可是既是对付你朋友时,也就免了吧……”
  遂笑了笑,一扬双手,又道:“如果梁朋友不怪,薛某愿以一双肉掌接梁师傅几手枪法……”此言一出,那神枪梁惠常,好生不悦,暗骂老贼你也太狂了,马上叫你尝尝我梁某这条链子枪的厉害2遂哼了一声:“既如此,梁某无礼了!”自己气纳丹田,全神贯注在对方身上,己索性豁了出去,要凭师门这手绝艺,就与大漠双雕中金翅雕薛铜一挤生死。
  只见他踏中宫而进,够上步眼,脚尖一点地腾身跃起,掌中链子枪“流星赶月”,刷啦啦挟着劲风,直奔这薛铜顶上砸下。金翅雕薛铜喝了声:“来得好!”这老儿果然名不虚传,真个厉害,双掌全是骈着五指,向外猛一翻,竞横奔这枪身上碰了去,须知链子枪为一软兵刃,薛铜竟以双掌硬击这链身,若非有超人内功,岂敢这么施为?
  梁惠常见对方一亮掌是“翻天掌”式,就知这老儿功夫不弱,哪敢怠慢,不由一收手腕子,翻身“拨风盘打”,这神枪梁惠常二次欺身,已把链子枪展了开来,点、扎、崩、刺、锁、、拿、砸,招术精绝,凭神枪梁惠常这杆链子枪,得陕西沙星五的亲传,武林中动手过招,也确是会过不少成名英雄,后随金剪手伍天膨,蒙其从旁指点,更是受益不少,很为伍天麒器重,只是今日遇见了强敌,这金翅雕薛铜,不仅身轻体快,这一亮开掌,竟是南北独创一家的“篙阳大九套”,八十一手掌法,独揽各派拳术的精华,这一亮开式子,非但那梁惠常心惊肉跳,就是一旁的金剪手伍天麒,也不禁替他捏把冷汗,暗付梁惠常绝不是他的对手。
  这时那梁惠常己认出这薛铜施展的是“嵩阳大九套”,暗讨我命休矣……
  他这一气馁,更犯了武家大忌,链子枪威势立减,那薛铜却是击虚攻隙,变化莫测,此时正逢梁惠常施了一招“乌龙穿塔”,直扎薛铜小腹。
  就见他猛一拧腰,“双推手”宜往这粱惠常的后腰猛劈了过去,其势是又疾又劲。
  梁惠常一枪走空,背后劲风袭至,他哪里不知道这一手的厉害?
  就见他向前一伏腰,银光一闪,掌中链子枪“老树盘根”,淬然向后就搂,那薛铜此时见久战不胜,心中也自火起,哼了一声道:“你是活腻味了!”淬见他双足上拔一尺,不容对方枪身收了势,他竟一错双臂,“嗅2”一声纵至梁惠常背后,淬然一抖双手,但听“咳咳……”一阵响,那梁惠常惨叫一声,踉跄出去了四五步,手中链子枪竟自出了手,面色一阵铁青,竞自一统栽倒在地。
  这金翅雕竟在他双肩下,以“分筋错骨手”把他骨环给硬生生地钳捏下来,手段是又快又毒,此时已有二镖师纵身上前,把这梁镖师扶了起来,那梁惠常此时竟痛昏了过去,牙关紧咬,面色铁青,金剪手伍天麒看在眼里,内心一阵难过,他这张老脸此时可有些挂不住了,冷笑了一声:“薛师傅好厉害的分筋错骨手,伍某不才,要领教’一二。”说着先至那梁惠常身前,平伸双掌抚在那梁惠常两肩之上,只见他猛—搓,那梁惠常又是一阵惨叫,跟着又是格格两声骨响,竞自把伤骨给合上了,一面挥手道:“把梁师傅抬到车上歇歇!没什么大不了……”遂回头点了点头笑道:“薛师傅,请赐招吧……”那大漠双雕此时冷眼旁观这位金剪手伍天麒,举手之间,竞能把这梁惠常卸下的骨环给接上,心中不由俱是一惊。
  此时这金剪手一发话,薛铜也不由笑了一声道:“薛某能会伍镖头,可说是荣幸之至,不过我兄弟是受人之托,话不离本题,今日和你老人家过招,自然是败多胜少,可是镖主—”
  他笑了笑又接道:“我兄弟如败了,自然无话可说,转身就走,可是如果万一侥幸赢了呢?”
  金剪手伍天麒心里想:“好狂的东西……”想着不由冷然地道:“任凭你二人处置!”
  薛铜闻言,侧脸看了——旁的拜兄一眼遂又回头道:“好!
  一句话,镖主真是快人快语了……”
  此时那一旁的抽烟老者,闻言笑着走近,连连笑道:“这才是好戏呢……好极了!好极了!兄弟!兄弟!你可很小心点,镖主的金风剪可不是好惹的咧!”
  金剪手回头怒视了这岳兮五一眼,心中是恨透了这秃雕岳今五,心想等会儿一定要施煞手,给这家伙一个厉害的,当时哼了一声,没说话。
  那薛钢此时显得很紧张,已把一件蓝绸外衫脱了下来,露出一身疾装劲服,双手一抱拳,道了声:“镖主请。”
  伍天麒见状仅把一双大袖上卷了一些,并未脱去,丁字步一站道了声:“请!”这举动看在薛铜眼内未免不悦,心道好个金剪手伍天麒,你竟敢对我薛钢也如此狂?日不给你些厉害,谅你也不知我们大漠双雕是何如人也!
  心念及此,一滑右腿,已至金剪手伍天膨面前,口道了声:
  “伍膘头!薛某得罪了。”话落骈指就戳,直往伍天麒“肩井穴”就点,哪知指尖已经沾到了对方衣裳,那伍天麒纹丝不动,这薛铜见状心内不由一惊,俗称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那伍天麒如没有超人制胜的把握,他绝不敢如此沉著地接自己这一招。
  这薛铜有见于此,果然不等指尖沾上对方,竟猛一回收,却闻那伍天麒一声冷笑,猛一利腰,竞以“燕子钻云”的轻功,淬然将身子拔起,身起空中“细胸巧翻云”,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反向那金翅雕薛铜的背后落下去,这种出奇制胜的闪避,也不由薛铜不心惊肉跳。
  伍天感足才沾地,不容那薛铜转身,竟自双掌一错,以“龙形穿心掌”,猝然向外一抖,那种沉实的内功,竞使薛铜背后猛觉得一阵发麻。
  但这金翅雕称雄南疆已有二十年,岂是弱者,他竞自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向前一踩步,伍天麒只当他要前纵,不由掌心向外猛一登,想以迅雷不及掩耳手段,将对方败之学下。
  但就在他指尖才一微扬之时,那薛铜竟自一个“黄龙翻身”,肩头向后一拧,左掌用掌缘一抓伍天麒的脉门,右掌骈食、中二指“龙采珠”,直往伍天麒面上点来。
  伍天此时才知道这金翅雕薛铜手上有真功夫,不容自己轻视,此时右掌向外一沉,翻左掌由下往上,向对方“曲池穴”上劈去。
  薛铜倒踩莲枝步,“螳臂挡车”甩右臂,向伍天旗肋下就挥,那伍天麒口中喝了一声:“来得好!”竟自双掌往当中一合,身躯往起—‘长身“莲台拜佛”式,猛往外一撤,双掌是“排山运掌”式,直往薛铜“华盖穴”上击去。
  这一招来得好快,那薛铜不由一惊,想用“如封似闭”之式,身躯向左一斜,但那伍天麒是存心不想叫对方躲开这一式,竞自一上步,口中嘿了一声。
  掌心猝向外猛然一登,那薛铜再想换步,可就晚了一步了,伍天膨因知这等成名的绿林道上朋友,不能当众羞辱他过甚,所以中途吸丹田,硬把发出之劲收回了三成,就如此那金翅雕,猝觉左腿一阵发麻,他猛然往上一抬腿,虽躲开了伍天麒这一掌的实力,可是竟被对方凌厉的掌风给荡出了七八步,才拿桩站稳。
  伍天麒方道了声:“伍某一时收手不及,承让了……”那金翅雕此时脸红过顶,二十年来他还是首次受辱于人,不由一时气血上涌,恼羞成怒,仰天一阵狂笑道:“好厉害的排山掌力……”遂收笑声冷然道:“薛某在拳掌上果然是甘拜下风,可是伍镖主得意的金风剪名扬四海,今日薛某幸会你老人家,如不见识一番,在你老人家剪下学两手高招,那是大大的遗憾呢!
  “镖主!我薛铜这一点不成理的请求,不知镖主可否应允?”说着话,竞不容伍天麒答允,二臂后探,已把背后用黄绫包扎,交叉的那一对凤翅金铛取在了手中,冷笑了一声:“镖主请。”此时伍天麒知道这薛铜对自己尚不肯甘心,不由深为不悦,后悔方才为何不施全力,给对方一个厉害的……
  念至此也不由无奈,冷冷地点了点头道:“好得很……伍某早已存心一见薛师傅这对流金挡,既然薛师傅一再要见见在下那一对不成名堂的玩意儿,伍某也只好献丑了,不过结果恐怕还是令薛朋友失望……”言下之意是明告诉那薛钢:“你在我这金风剪下更讨不了好去。”
  那薛铜哪能不明白对方的意思,脸色猝然一阵青,当时顾了自己拜兄弟一眼,冷笑道:“那也不见得……”
  此时伍天麒已朝自己女儿伍青萍一招手道:“青儿,把我那——
  对剪子拿来,咱们不能叫好朋友失望。”伍青萍此时已恨透了这两个老头,巴不得父亲给他们一个厉害,闻言答应了一声,走至父亲的马前,在鞍边解下了一个青绸长包,双手递上。
  伍天麒接过这绸包,那一旁抽烟的秃雕岳今五,此时一阵咳嗽呛出一口浓痰,运劲往外一吐,接着哈哈笑道:“好家伙,亮剪子了,这可叫我老头子开了眼界……兄弟,镍头这副金风剪可是真金子打的呢!你可小心你那两把破家伙,别把人家的给碰坏了,卖了咱两个的裤子也赔不起呀!”
  这一番风凉刻薄话,直气得伍天麒再也忍不住,当时回头哼了一声冷笑道:“岳朋友请你口上积德,我伍天麒可不容你这么开玩笑呢,等会过这位薛朋友,少不得尚要向阁下请教两手高招。”
  言罢再不给他多话,一回头已把这副金风剪亮了出来,这兵刃一亮出来,除了在场极少数人见过,就连局子里的镖师,有的尚未见过镖主这对家伙,此时一见,俱不由都是一惊。
  原来伍天膜这一对金风剪,每支都长有三尺左右,一色紫金所铸,形状就似一面大剪花的剪子分成两面,头刃处有寸许宽雪亮的白刃子,最奇是一剪刃中有一小孔,另一刃上却多一凸出钢柱,二者在内一合,犹如一面大剪,把柄一色雪亮,看来确实是上好精钢所铸。
  伍天麒这一对金风剪亮出,那薛铜不由暗暗吃惊,心知今天恐怕难以在他这副剪下讨了好去,但至此时已不容许他再后悔了。
  伍天膨此时一合双剪,“喀!”的脆响了一声,这老头子身形微矮,剪交左手,右手往这双剪上轻轻一搭,口中道了声:
  “薛朋友档下留情。”
  那薛铜此时一翻双腕,各以小指挂住了档柄扣圈,一抱拳道了声:“请!”说着话往上一抖双腕,同时握住了这一双风翅流金钱的把柄,向前一上步,“棒赶羊群”,这一对紫金铛,带起一片紫光,挟着疾劲之风,直朝伍天麒横腰劈斩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那金剪手伍天麒此时一抛手中双剪,双双飞起,他本人竟自一拔双腿,上蹿八尺,正好蹿过对方那一对凤翅铛。
  同时两手上扬,金光闪处,已把—对金剪握在了手中,此时但见他白眉上扬,一双细目闪闪放着精光,确知这伍天麒已是在盛怒的头上。’果然他就空一滚身,长大的绸衫带起一阵劲风,手中金剪“长虹贯日”喇的一声,直往那薛铜当头剪下,同时左手剪“平分春色”,淬然抖出,直奔那薛铜后颈就扎,这一招双式,相当厉害。
  薛钢一招落空,就知道对方定有厉害的招术施出,果然猛觉当头劲风扑下,不由一偏身,掌中双铛“脱袍让位”向外猛一抖,金光闪处,这一对凤翅金档双双磕出,一片铿锵之声,两般兵刃磕在一处,猝然间都是猛收双腕,“黄龙翻身”,往里一合,这才各自展开了身手,谁也不敢再轻视对方——分。
  这金翅雕薛铜一双凤翅流金铛展了开来,崩、砸、锁、挂、剪、拿,霍霍如风,一招一式全与剑法招术各别,奈何他这对手太强了。
  金剪手伍天麒此时已是在盛怒头上,多少年来他从未遇过这么强的对手,见这薛铜一展开身手,心中也不由吃惊,生怕自己一时不慎,落败在对方之手,一世英名都完了!
  所以这位老镖主此时一狠心,心暗付道:“薛铜你如此不知好歹,可要我真个施煞手,也怪不得我手下无情了……”
  这金剪手伍天麒一带怒,展开了身形,一双金剪夹着点穴手施为,他这一展身手,毕竟不同,静如山岳动若惊鸿,擒、拿、点、刺、挑、格、吞、吐、闪、撇,真个是招招带劲,闪闪生光,二人这一搭上手,转眼之间就是三十招过去了,一边的众镖师个个都看呆了眼,那抽旱烟袋的老者,不时口中发着怪叫:“哟!好家伙!”
  “嘿!真快!伍镜头今天可真是玩命,这么大岁数了,何必呢!”
  伍天麒正在要命关头,自然无暇分神再来生这种闲气,但心中已把这秃雕岳兮五恨到极点,由是手上愈发加紧,想早把这薛铜败之剪下,好再给这怪老儿算账,但是一旁的伍青萍却实在气不过,当时柳眉一竖,用手一指那岳今五,道:“姓岳的!你懂不懂武林规矩,我爹在与人对手当头,你在一旁风言风语,算是哪门子的好汉?你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值得你如此猖狂,如果不服气,姑娘掌中剑就不信斩你不得2”此言一出,那秃雕岳兮五不由口中怪笑了一声,喷出了一口白烦,一翻那双鼠目道:“嘿……好厉害的一个小姑娘,你有什么本事,敢在我老头子面前咬牙?”言罢笑嘻嘻地看着伍青萍不语。
  伍青萍闻言气得娇哼了一声,一点莲足,已离这秃雕岳今五不远,口中道了声:“姑娘今天就要斗斗你,一个臭老头子有什么了不起嘛!”说着话反臂拔剑。
  “呛!”的一声,白光闪处,已把剑亮了出来,一瞪秀目;道:“姓岳的!快亮出你的兵刃,姑娘要见识见识!”
  这老头子闻言,眼珠子一转,嘻嘻笑道:“这才是上天有路你不去,入地无门自来投,我老兄弟主要就是为了你,你自己送上门来,那好得很……”说着却慢条斯理地把手中旱烟袋锅往后颈里一插,笑道:“伍姑娘,你就上吧!我老头子因受人之托,不能伤你一分一毫,所以,我可不敢施兵刃,就空着手陪你玩玩吧。”言罢嘿嘿地笑了两声,又接道:“可是姑娘,你要是栽在我老头子手内,却得乖乖地跟我上山,嘿嘿,到时候你不去也不行呢!”
  此时伍天麒正和那薛铜杀得难分难解,但他耳中却听到了自己女儿和那位秃雕的一番答话,心中不由大惊,他知道这秃雕岳今五,的确是有一身惊人不可轻视的绝技2就是自己也不敢说稳操胜算,女儿自然是不行了!闻言后,正逢那薛铜手中铛“苍龙出海”,双双奔向自己小腹划来,伍天麒一运劲,双剪齐挥。
  “呛啷啷!”一声暴响,两股兵刃又碰在了一起,把薛铜震得一连退后了三数步,虎口发热,那伍天麒却趁着这一瞬之隙,拧身纵出了两丈许,正落在那伍青萍与岳分五之前,大喝一声:“青萍,你退下,这里没你的事……让为父来会会这位绿林怪杰,到底有什么惊人之艺?”
  秃雕岳今五仰天一阵狂笑道:“镖主,此时可由你不得了呢,我那薛兄弟来了。”
  果然此言一出,伍天麒顿觉身后有金刀劈风之声,闻得那金翅雕薛铜喝道:“胜负末分,镖主你走得也太早了!”
  紧跟着雪亮的档身朝伍天膨劈下,金剪手气得一跺脚,怪叫了一声:“薛铜你是找死!”’“怪蟒翻身”,掌中金风剪“朝天一剪旗”,带起一股刃风,反奔这薛铜颈上剪去,一时间二人又杀成了一团。
  此时那秃雕岳兮五眼珠——转,认为时机难得,见那伍青萍正朝着她父亲发怔,不由嘻嘻一笑,道:“小姑娘,可别怔着啦……来呀!”
  他此言一出,就见那趟子手李三保大喝一声:“各位师傅,这个老贼欺人大甚,大家下手收拾他!”
  一时间兵刃连鸣,已有五位镖师亮出家伙纵了上来,伍青萍不由急得叱了声:“三保……谁叫你们帮忙?我胜不了他,你们再动手也不迟,现在算什么嘛?”
  趟子手李三保闻此一怔,此时那岳今五冷笑一声道:“大家都上,也无所谓,反正岳某人就是一双空掌,你们也未必准成!”
  言之未了,伍青萍娇叱了一声:“糟老头子,你少卖狂,看剑!”
  身随剑转,掌中剑直奔岳今五胸前刺去,那秃雕陡然一翻大袖,竟然带起一溜急劲之风,向伍青萍那一口寒光耀眼的剑上卷了去,但听“呛”的一声,伍青萍一连退后五六步,虎口一阵发麻,掌中剑竟差一点出了手,不由大吃一惊,这才知道自己估错了对方,心中不由又急又怕,二次一咬牙,展开了“一字慧剑”,顿时寒光闪闪,剑气如虹,和这秃雕岳今五杀在一起。
  此时那伍天麒眼看爱女在那怪老儿岳兮五手上,连番遇难,心中不由大为焦急,偏又被这薛铜困住,他这一双凤翅金铛果然厉害,一时之间,竟是求胜不得,此时不由银发倒立,双目都似要喷出火了,碎然他将身躯一矮,掌中这对金风剪已变了招。
  他这一变招,竟是一套“藏云拿星”小巧功夫,见招破招,见式破式,伸吞长伏,粘合闪避,动转灵滑,可谓之鬼神不测!
  他这一套功夫展出,那金翅雕薛铜可就相形见细了,那金翅雕至此额上已见了汗,伍天膨双剪招术愈发变幻难测。处处都是奇险之招。
  薛铜一咬牙,才待施展“金钢二十四式”,来作生死决斗,可是他到底慢了一步。
  金剪手伍天麒已走了前站,双剪抡回,那金翅雕薛铜双铛此时正用了式“金龙盘玉柱”’“倒打金钟”,凤翅铛来势是真劲真快。
  无奈这位对手人物,为一不可多得的高手,他竞因为这一霎那之间,把手中双剪一变,改为进手“十二式斩龙剪法”,连环运用,进步欺身,竟把薛铜的凤翅档磕了开去,右手单剪外展。跟着一式“孔雀剔翎”塌身外进,猛斩薛铜的下盘。
  薛铜凤翅铛档被磕开,自己就知道招术用老,再想以招换招,已自无及,急忙把身躯往后一仰,脚跟一用力,用了招“金鲤倒窜波”,倒是挺快,只是金剪手伍天麒手底下岂能再容他,就在那金翅雕薛铜身子已纵了出去,伍天麒猛然往起一长身,左脚尖暗中一点地,已然腾身纵起,口中却喝声:“薛朋友你别走!”这“走”字一出口,左手金凤剪猛然递出,已撩在那薛铜的右腿之上,刺着腿肚子向外一翻,但听“昧”的——声微响,当时衣放血流,那薛铜在空中拧腰翻身,可是中气已散,却再也提不住气了,“砰!”的一声,摔倒就地,凤翅铛幸末出手,不由羞得闷哼了一声,恨声道:“好,伍镖主!我金翅雕是败给你了,你接着我那位老哥哥的吧……”
  金剪手胜了薛铜,闻言后冷笑一声,二话不说一翻身,足点处“狸猫三扑鼠”,快似飘风地已扑向了自己女儿那边去‘正逢上那位倔强的伍姑娘,此时遇了险,她此时用了一式“例栽柳”,剑身偏着,往外一崩,由下而上,但见呼噜噜一阵疾风,那岳兮五已腾身而起,看来剑已沾在了这怪老头的小腹之上。
  陡然问忽见岳今五收腹吸胸,在空中猝伸枯爪,不偏不倚,正叼在了伍姑娘的剑柄之上,口中道了声:“你给我撒手吧!”
  遂听伍青萍惊叫了一声,果然掌中剑竟到了对方手上。
  好个伍青萍,到了此时,她仍是不肯服输,就见她莲足点处,“八步凌波”拧身蹿出了两丈许,这秃雕方道了声:“姑娘莫跑,还你的宝剑!”
  却不知这姑娘内心,早已把这怪老儿恨透了,自知功夫比他差得远,不由陡生怪念,就在她身已纵出,莲足方一点地,口中却娇此了一声:“打!”猝然右腿往前方一塌,上身猛一俯,身形半斜“犀牛望月”式,而后猛一翻,刷刷刷连着三声疾啸,竟用“阴把”甩出了三口“金风剪”,凭姑娘这一手三剪的功夫,江湖上也不知败了多少能手,如今更是羞愤当头,这三口金风剪,出手如流星陨落,透着急啸之音,一闪已至,直奔那秃雕岳兮五上中下三盘打去,她这种出手方法,可与一般不同。
  三枝剪虽是先后发的,凭手上的功夫,竟然是齐到,那秃雕也没料到姑娘已经落散的头上,竟会施出暗器来了,见状也不由一惊,只见他身形往右一侧,轻舒铁爪,骈食中二指,往奔面门这一剪上一符,不由皱了一下眉,同时一抬右腿,沉脚尖,奔小腹和奔心窝的两口金风剪双双被踢落下来,三剪可全走了空,可是老儿中指因一时大意,以手去路,却不知道这金风剪是菱状刃尖,三面开口的,因此竞被划破了一道口子,血已渗出,自出道以来,他何曾受过这个,不由大怒,正想腾身扑去,却不知那伍青萍手法也太厉害了,此时竟自一个“怪僻翻身”,唰刷又是三口金风剪,一奔面门,一奔小腹,第三支却是往这岳兮五身旁打去。
  这种打法可惊人了,因为这岳兮五正立在这山壁边沿,身右已无余地,面门小腹这两剪已一闪而至,只要往左一闪,那正好迎着另一空剪,这后三剪来势更快,其疾苦电。
  好个秃雕岳兮五,果然有一身惊人出众的功夫,此时,一声长啸,顿见他一端右足,“一鹤冲天”身形笔直凌虚拔起,待起到两丈来高,身形往下一飘,如流星损地一般,头朝下,脚朝上斜着往伍青萍落脚处扑来,口中喝了声:“伍姑娘,好厉害的金风剪!”在空中“苍龙搏兔”,掌上运着“大鹰爪”力,直往伍青萍当头罩下,眼看这位姑娘是万难躲开这一式的了。
  可是凑巧得很,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厉喝道:“青萍,你退下!”跟着一阵长衫震风之声,这人已起身空中,双掌一合“莲台拜佛”式向外猛一登,正和那秃雕的单掌碰在了一起,但听“砰2”的响了一声,二人在空中都不由倒翻了一个跟斗,待落地后,始看清了,竟是那金剪手伍天麒。
  秃雕岳兮五一阵狂笑,那双阵子内闪出骇人的目光,遂看十一旁的拜弟一眼,点点头道:“兄弟,你挂彩了?我早就说道这位金剪手伍镖主可不是好惹的,弄不好我老兄弟俩都得丢大脑……不过——”言至此,他又嘿嘿一阵冷笑道:“我岳今五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一副怪脾气,谁愈硬,我才愈要斗斗谁,大不了败了回家抱孩子……”说至此猛然面色一冷,回视着伍天麒道:“老实告诉镖主你一声吧,我大漠双雕早就想斗斗你,你也太狂了,镖主!干么这么欺侮人,不给我们朋友留碗饭吃……正好又逢上人家托我两个,人家是当朝一品做大官的,咱兄弟惹不起,我们是正好两账一算……”说至此把手中剑向伍青萍一抛,青光一闪已划空而至,笑道:“姑娘,还你的剑,我要跟你爹算算老账!”伍青萍红着脸接剑在手,此时也不由深深地把那岳兮五佩服在心,一时倒愕住了。
  那秃雕岳今五交待了这一番话以后,一背手竟由颈内把那一杆烟袋拔在了手中,身形猛往下一矮,满面狰狞地道了声:
  “镖主请!”
  伍天麒见状知道不下狠手是不行的,当时一剪平胸,一剪斜举,口中也冷冷地道了声:“请!”此“请”字方一出口,那秃雕岳兮五已怪啸一声,腾身而起,在空中兜起那杆旱烟袋,竞朝伍天麒后肩“凤尾”穴点去,白铜的大烟锅,带起一溜劲风”伍天麒自一开始动手,就没敢小瞧对方,此时见他竟以一杆旱烟袋,奔自己后肩点穴,哪敢怠慢,猛一翻身,“哐”一声,把那双全风剪合成一剪向上猛一翻,好一招“倒剪梅花”,竟朝旱烟杆剪去,岳今五见状心方一怔,但听“呛”的响了一声,锋利的剪口已双双剪在那烟杆上,击起一串火星。二人都不由一惊,伍天麒吃惊的是,对方这烟杆竟是纯钢所制,怪不得竟没将它剪断。
  那岳今五心中所惊的是,自己这杆平日爱如性命的旱烟袋,吃对方那双金剪一剪,分明已受了伤,眼膘处,果然竞给剪了两道分许深的痕迹,这一看不由勃然大怒,大喝了一声:“伍天麒,你敢!”说着硬收去式,一翻腕,一振腕,这烟杆二次以“笑指天南”式抖出,奔伍天麒当头正中“百汇穴”打下。
  这“百汇穴”位于头顶骨缝问,为人体上的总穴,与足下“涌泉”穴,共称人体二绝穴,因其为中枢百穴,位脑部,稍受损伤,即足以致命。
  那伍天麒见状焉有不识得厉害之理,见他竟朝自己下此毒手,不由又惊又怒,哼了一声:“来得好!”当时藏头缩颈,掌中双剪“彩带束腰”、“大鹏单展翅”,挟起两缕金光,向外抖出,一奔前胸,一奔左肋,出式如电。
  岳兮五见状不得不硬收出式,因对方这一手也是狠毒绝招,不容自己大意,只气得怪吼一声,“老子坐洞”式而后猛一坐,伍天麒的金剪,竞自擦衫而过,秃雕岳兮五也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正当二人蹿高纵矮,杀得难解难分之际,陡然间由对峰密林内唏叮叮射来一支全白小箭,划空而过,那岳今五不由仰头看了一下,皱了一下眉,暗忖:“怎会惊动了这位爷,看来麻烦了……”想到此不由一紧手中的早烟杆,展开了“摘星九打”,才一矮身,一旁的薛铜想是也看见了这支白羽短箭,不由在一旁急叫道:“喂,大哥快呀!可惊动了那黑旗子了,我们可犯不着惹他……”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