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古楼艳妓



  苏州府城门楼子下面,月前贴出了一张公文告示:
             
重金悬赏
  通缉独行女飞贼一名,姓名年貌不详。
  查:该女贼为一江湖独行大盗,颇精击技,尤擅轻功,夜行昼伏,于江宁、苏州境内,作案累累,官兵受其害甚剧,特定重金赏格以期缉拿归案。
  通风报信成获者:赏白银二百两
  擒获送官者:赏白银五百两
  自公告日起至缉获为止均有效,盼八方豪士,共襄义举
      此布苏州府衙共启
                               江宁
                              X年X月X日
  告示是用朱砂红笔,写在黄纸上,每一个字都有碗口大小,分贴在四城娄、封、盘、胥、金、阊、平、齐等八处城门告示墙上。
  这是苏州近来所发生的一件大事,莫怪乎全城的居民都惊动了,风风雨雨,为这座水秀花明的名城,带来了一片萧杀恐惧。
  可是,当夜色来临的时候,茶楼酒肆照常满座,苏子河衅,也不乏游客,酒足饭饱之后,如果兴犹未尽,还可到杂技园子里走走,那里有道地的苏州弹词,还有一种本地的小调,都蛮有意思。
  在东城,穿过一道环城大街,就来到了一个更绮丽的地方,这是本城的销魂窟,尤其是华灯初上的时候,这地方一定是熙熙攘攘挤满了游客,鲜衣彩帽,摩肩擦踵,形成了一个最热闹的场所。
  可是这几天,由于地方上出了一个女贼,官人查得很严,这地方的生意已淡得多了。
  大街的西面,有一条幽静胡同,这个小胡同,小得连车子都不能进,有钱的大爷,寻乐至此,都少不得要穿一穿这条小胡同,据说本城堂子里最美的姑娘,都集中在这里。
  今天这个时候,这条小胡同竟也显得冷清清的,只有三两个荷花大少,吆喝着带马的声音。
  走进胡同里面,鼻子里立刻就闻到一种脂粉的香味,在扎着红绿灯笼的各个小彩门里,姑娘们闲得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有的嗑着瓜子儿,有的弄着丝竹、琵琶,靠巷尾的“宝华班”里,那个叫“小艳”的姑娘,倚在大红的木柱上,干脆就唱开了,她唱的是:
  “小奴家没有客呀,两眼出了神呀,一个人呀,手托着那个腮帮子呀,牙咬着下嘴唇呀……”
  几个毛伙,蹲在廊子两边,也闲得无聊,掷着点子,叮铃当朗的响着,一个毛伙跳起来,破锣似地道:“别唱了,再唱更没人来啦,我说小艳姑娘,你拣点热闹的唱好不好,来一段‘卖油郎独占花魁女’怎么样?”
  那个生得白白净净,叫小艳的妓女,白了他一眼,啐了一口道:“别穷嚷嚷,嫌没客人,就该出去拉呀,你没瞧么,咱们这窗户上都生了锈啦!”
  那个毛伙跺了一下脚,道:“这一行,我真是干不下去了,妈的,这骚贼哪儿不能去,偏偏藏在咱们苏州,我要是抓着了她,我呀,挖出她的心肝下酒喝!”
  小艳噗哧一笑道:“别吹大气了!”
  这时候门口突然走迸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手里拿着花篮,娇声道:“姑娘买花吧!茉莉花,香啊!”
  小艳就乐得像小马一样地,跳过去道:“来,我看看!”
  那个破锣嗓子的毛伙,苦笑笑,拉开了喉咙,高声叫道:“谁要买花呀,卖花的可是来啦!”
  这一嚷嚷,立时就由楼上跑下了十几个,莺莺燕燕之声,吵成了一片。
  “我买,我买!”
  “喂!金虎,看着她别叫她走了,我拿钱就来!”
  毛伙咧嘴笑道:“放心,她走不了!”
  一时,分穿五颜六色的姑娘,都跑过来了,笑着叫着,把那个卖花的小姑娘围得紧紧地,急得她尖叫道:“别挤!别挤!唉哟!谁踩了我的脚啦!”
  老鸨子摇着芭蕉扇也由楼上走下来,见状,大声嚷道:“都别吵,我说小茉莉,把你的花拿过来,叫我先挑挑!”
  说着她就扭着她那个胖身子,走过来,几个毛伙慌忙站起来,就在这时,侧边的一个小门,“吱”一声推开了。
  大家禁不住一齐转身望去,进来的是一个老头,手里拿着一根细竹竿,竿上挑着一块布,背后背着一个小药箱。
  他向姑娘们一笑,然后扯开了嗓子,高叫道:“金——枪——不倒!”
  才吆喝一句,就被姑娘们给撵了出去,老鸨也气得怒骂道:“什么东西!这老小子最不是东西。金虎,以后他再进我们的班子,就打断他的狗腿!”
  金虎笑得嘴都合不拢,这时鸨母已挑好了几朵花,交给一个妓女道:“呶,把这几朵花,给芷姐儿送去,叫她别老在房里闷着,也出来溜溜腿!”
  这个妓女答应了一声,接过花就转身跑了。
  别的姑娘,有的撇嘴,有的小声道:“这老东西眼睛里就只有一个芷姑娘,真比对她的妈还孝顺!”
  另一个冷笑着说:“这叫做一物降一物,你看人家芷姑娘,来到班子几个月啦,就是不接客,这老货对她也一点办法没有!”
  先前说话的那个姑娘,穿着青色的小袄,留着刘海发,倒也清秀可人。
  她叹了一口气,道:“谁叫人家命好呢,没听说么,人家是落难的官家千金,卖艺不卖身,人家嗓子好,又漂亮……”
  才说到此,忽听金虎吆喝道:“客来!”
  姑娘们闻声抬头,门外来了一骑大黑马,马上客人已翻身下了地,他穿着一袭宫纱宝石长衫,外罩天青色的京缎小坎肩,这只是一个背影。
  金虎抢上去接过了马,哈着腰:“大相公,屋里坐!”
  这人一转过了身子,金虎不由怔了一下,暗呼:“喝!好俊的小子!”
  包括那个鸨母在内,所有的眼睛都直了。
  她们真想不到,这种地方,竟会出现如此一个人物。来人是个二十四五的少年,约莫有六尺左右的身材,他那么挺直的立着,像是一棵梧桐,金虎在他的身前,这时更显得丑陋不堪,可说是“判若云泥”。
  白净的面皮上,衬着剑也似的一双眉毛,那双瞳子,虽带有几分含蓄,却掩不住锐利的目光,他儒雅,但是魁悟,他英俊,又有些少年人的风流神采,令人望而生敬,却又十分地想去亲近他!
  鸨母立时含着笑,迎出道:“哟!我说大爷,你是第一次来吧,我可是瞧着眼生,快请里面坐吧!”
  院子里的姑娘们,也都不买花了,只管用眼睛瞅着他,这个人突然地来临,这份俊逸的仪表,吸住了她们每人地目光,甚至于有的连招呼都忘了打了。
  少年在众目之下,那张俊脸,禁不住微微发红,他轻轻咳了一声,显得有些不自在。
  鸨母推开了红漆的两扇格花门,笑着把他让了进来,落坐之后,又笑着道:“大爷你贵姓呀?”
  少年讷讷地道:“我姓郭。”
  鸨母嘻嘻一笑道:“郭少爷,我叫几个姑娘来给你看看,我们宝华班是这地方出了名的美人窝!”
  这时就有一个穿红衣的小丫头,端着一盘梨子,一碟瓜子走进来,向少年请了个安道:“少爷,请用点果子吧!”
  郭姓少年,微微摇头道:“谢了!”
  这时鸨母拉长了嗓子道:“绣云、追月,你们来呀!”
  少年忙摇手道:“且慢!且慢!”
  纱门一开,一下子进来了四个花不溜丢的姑娘,手里都拿着手绢,为首一个高个子大眼睛的姑娘,她叫绣云,她后面一个娇小玲珑的姑娘,叫追月,模样儿都挺不错,只是绣云鼻子扁一点,追月的那双眼睛,真有点像“新月”,小得成了两道缝!
  这两个一左一右依上来,分坐在少年左右,绣云嘟着嘴笑道:“怎么啦?不理人!”
  追月轻轻推了他一下,方要撒娇,没料到,这少年,猛然双臂一分。
  他本是一个随便的举动,可是,两个姑娘竟都像绣球似地滚了出去,各自发出了一声尖叫!
  鸨母吓得脸上变色道:“大爷,怎……怎么啦?”
  少年显得不大好意思,道:“我来此是专为拜访这里一位芷姑娘的,不知她在不在?”
  绣云本还想赖在地上撒娇,听了这句话,她就一撇嘴,道:“原来是这么回子事呀!”
  追月一面啊哟,一面站起来,向着那鸨母道:“妈呀,这是怎么回子事呀!人家找芷姑娘,你又叫咱们出来干嘛,差点扭了我的腰……啊哟!”
  鸨母咧嘴一笑道:“我的大爷,你找芷姑娘,干吗不早说呀?再说也用不着使这么大劲!”
  追月还哼哼着,走到了少年面前,道:“不管,你得给我揉揉!”
  少年忽地剑眉一挑,鸨母眼快,生怕激怒了这个客人,赶忙把她推了开去道:“去吧,叫你凤妹妹给你揉去吧!”
  几个姑娘乘兴而来,败兴而去。
  少年微微皱眉道:“芷姑娘不在我就要走了!”
  说着站起身,鸨母一笑道:“在!在!我的爷,你别急呀!”
  一面说,一面就伸手来拉少年的袖子,可是当她看见少年那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时,却禁不住又把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
  然后她眯着一对小眼,阿谀地笑着说:“大爷你可真是好眼力呀……”
  哧哧一笑,她又低声接道:“方才那些个姑娘,要是跟芷姐儿一比,简直是星星比太阳,不能比啦。可是,”接着她又笑了笑道:“可是价码儿也就……”
  少年微微点头道:“这个无所谓!”
  他探手自袖筒里,拿出了十两重的一锭纹银,笑道:“这点银子,算是给芷姑娘买花戴的吧!”
  鸨母接过,笑得合不拢嘴道:“太多了,用不了、用不了!”
  说着又着实打量了少年几眼,点头笑道:“我看大爷也是个爽快人,我也就直说了,我们芷姑娘可是官家千金,卖艺不卖身……”
  言才到此,那长身少年,突然发出一声朗笑道:“久仰芷姑娘出污泥而不染,所以今日才特地来访,我如果有那种肮脏的念头,岂不是冒渎了她!你不必关照!”
  鸨母口中连道:“是、是、是!”
  又弯腰讷讷地道:“可是还有一点,芷姑娘可是不随便接客人的,如果她不愿意……”
  少年一笑道:“我马上就走!”
  鸨母这才笑嘻嘻地道:“大爷,可真有你的,这么说我倒是不好意思了,请随我上楼去吧!”
  少年点了点头,那肥胖的鸨母,招呼那个穿红衣的小丫鬟道:“给大爷掌灯!”
  三人离开了堂屋,来到了一个四合院,那脂粉香味更重了,在贴着各色窗户纸的绣房里,传出五颜六色的灯光,隐隐可闻调笑之声,还有唱弹词的,唱绷绷戏的,整个院子乱哄哄的。
  长身少年有些不大习惯地皱了皱眉,这时鸨母却领着他又走出了这片院子,穿过了一个月亮洞门,先前所感觉的脂粉俗香,顿为一阵阵清淡的花香取而代之。
  在两排长青树的拱奉下,是一条水磨方石的花径,花径两旁,盛开着一种叫“软枝黄蝉”的黄色大花。
  少年自丫鬟手中接过了灯笼,回身照了照洞门,其上有一小方玉匾,刻着“长春馆”三个梅花小篆,笔力十分挺秀。
  鸨母咧着嘴笑道:“这是芷姐儿自己刻的,字也是她描上去的,上个月才装上去!”
  长身少年点了点头,心中忖思道:“这位姑娘果然不凡!”
  顺着这条花道走下去,有一座茅亭,茅亭后面,是一片荒芜的草地,草长过膝,苍凉僻静。
  在亭子左面,又有一条小道,婉蜒地通向一处阁楼,楼前插有两盏长灯,灯光映照着楼前的青竹和开得一片绯红的夹竹桃,愈发显得美雅而有诗意。
  这时候,正有人在楼内吹弄着笛子,袅袅的笛音,似乎是在倾诉着什么。鸨母叹了一声道:“她又在想心事了!”
  说着上前推开了门,高声唤道:“春红,快下来,有客来了!”
  长身少年这时突然有点后悔,正想阻止,已是不及,只听笛声忽止,楼上传出了一娇嫩的声音道:“来啦!”
  接着自楼上跑下了一个十四五岁的绿衣小姑娘,这姑娘头上还梳着丫角,嘴角微微上弯着,带着几分稚气,她下得楼来,一双眼珠子骨骨碌碌地向着少年转着:面上有几分惊异。
  鸨母一指少年道:“见过郭相公!”
  春红忙一拂请安道:“郭相公!”
  长身少年微笑道:“这时候打扰你们主婢,太冒昧了!”
  春红笑着说:“现在才早呢,我上去请咱们姑娘去,相公你先坐坐!”
  鸨母站起来道:“我也上去看看她!”
  说罢就与那个叫春红的女婢上楼去了,这时那个打灯笼的使女也已退出院外,堂室内,只剩下了少年一人。
  他站起了身子,随便踱步,见这间客厅虽不甚大,摆设却十分精致,一套红木的太帅椅,上加猩猩红缎子坐垫,西面一扇绢屏,屏上绣着八仙过海,绣工很细,似非本地刺绣。
  正中粉墙上,挂着一幅中堂,画的是竹子,两边一副对联,写的是:
  好书悟后三更月
  良友来时四座春
  没有上款,下款署名是“江南白芷”,心中不由一动,自然这“江南白芷”必定就是芷姑娘本人了。
  谁能想到,风月场中,会有如此一个角色?
  他望着这副对子,不禁有所感触,正自醉心,忽见鸨母笑着自楼上下来,低声道:“郭相公你真是好福气,我们姑娘这就下来了!”
  几步跨下楼来,轻笑着又道:“大爷,我可是走了,往后瞧你的了。”
  说时,一身胖肉都动了起来,开心地摇着大屁股走了。
  这时那个叫“春红”的丫鬟在梯口探出头来,向着少年连连招手道:“郭少爷,请上楼来!还有,我们姑娘问你的大名怎么称呼?”
  少年笑了笑,道:“我叫郭飞鸿!”
  一面拾级而上,春红一双大眸子在他身上转着道:“郭少爷,你住在本地?”
  郭飞鸿点了点头道:“不错!”
  登楼后,由春红引到了一间香阁内,郭飞鸿方待落座,忽听背后一声轻笑道:“郭相公,劳你久等了。”
  郭飞鸿不由吃了一惊,猛然转身,只觉得眼前一亮,不知何时,背后己然俏立着长身玉面妙龄少女。
  那少女生得简直太美了,她那么亭亭地立着,平视着,像是月下仙子一般,忽闪着一双剪水双瞳。
  总之,她这么突然地出现,使得郭飞鸿一阵急速的心跳,他只觉得这姑娘英极了,那眉儿,双瞳,樱唇,瑶鼻,无一不美,那俏丽的一双唇角,更似风情的源头,只消微微牵动,双颊上便弥漫出万种情态!
  这就是眼前的芷姑娘,她还留着漆黑的一头秀发,只是那么随便地挽着,看来却越增韵致。
  郭飞鸿微微欠身道:“岂敢、岂敢!我来得太冒失了……姑娘你不要见责才好!”
  这位艺名白芷的姑娘,秋波向着他微微一转,浅浅一笑,露出了一对梨涡儿,道:“相公快请坐!”
  接着转向着春红道:“给这位相公倒茶!”
  郭飞鸿称谢落座,只是他那双痴情的眸子,仍直直地望着她,望得她怪不好意思。
  这位芷姑娘上身穿着一件粉色弹墨的小汗衫,下身则是一袭葱色的八幅风裙,脚下是一对绣有兰草的青缎子花鞋,竟然是一双天足。
  她似乎发现了对方在看她的脚,不由微微一藏,浅浅一笑道:“相公你家就住附近么?怎会想到来这里玩?”
  郭飞鸿初来,本有几分情怯,可是由于这位白芷姑娘的大方举止,以及为她不俗的仪态谈吐所感染,渐渐也就回复了原有的开朗。
  当时闻言之下,他含笑道:“久仰姑娘风范,今日特来拜访,想不到姑娘竟是如此女中翘楚,好不令人钦佩!”
  芷姑娘露出了细白的玉齿,瞟着他笑道:“女中翘楚,我哪里敢当,郭相公真会说笑话!”
  说到此,娥眉微垂,似乎勾起了一点轻愁,轻轻叹了一声,苦笑道:“相公只要不赚弃,已是感激不尽,怎当得这钦佩二字。”
  郭飞鸿摇了摇头道:“我与姑娘,虽属初见,但觉姑娘秀质天生,风华绝世,莲花不染污泥,更是难得,怎敢出言讥讽,姑娘万请不要误会才好!”
  这位芷姑娘,闻言不由微微一怔,那双澄波的眸子,含有几分怯意地向着郭飞鸿望去,遂即轻轻点头道:“相公这几句话,我可是记在心里了。”
  说着话,春红已捧着一个古瓷盖碗走出来,芷姑娘微微一笑道:“相公请用茶。”
  她说着遂自春红手中,接过了茶碗,送向郭飞鸿面前。
  郭飞鸿双手迎接着道:“谢谢姑娘,我还不渴。”
  话未完,不知怎地,只见这位玉人儿似的芷姑娘,足下跄踉一滑,口中“唉呀”叫了声,手中茶碗,整个地向着郭飞鸿身上飞了过去!
  郭飞鸿不由为之一惊,事出突然,不及防备,只见他口中“噢”一声,右手蓦地向外一分,掌心微送,已用食中拇三指,轻轻捏住了盖碗的底部。
  同时间,他身形侧转,如同一只燕子似地飘到了一边!
  那种姿态,看起来真是美极了!
  这两种动作,几乎是同时施展,接碗,腾身,刹那完成,等到落地之后,再看手中那碗茶,依旧是原来的样子,滴水未溅。
  这轻快捷巧的身手,在他施展起来,丝毫不觉得勉强,竟是那么自然如意。
  芷姑娘似乎微微呆了一下,可是接着她就嫣然一笑,道:“相公,好俊的一身本事!”
  郭飞鸿急切间,不自觉地施展出了一手轻功,为对方看出了秘密,脸上也显得有些不自然。
  可是,他也不介意,当下关心地问道:“姑娘你的手可曾烫着?”
  芷姑娘望着他甜甜地笑了笑道:“如非是相公手快,我可难免要出大丑了,真是大大的失礼。相公,你可要多多包涵!”
  她说着话,那双剪水瞳子,直直地逼视过来,似乎是极力地想由郭飞鸿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对于这个人,她仍然是一个“谜!”
  一场虚惊,很快的就过去了。
  可是,这位风华绝世的芷姑娘,却似乎自此而后,已失去了原有的兴头,而显得有几分落落寡欢。
  她不时地凝视着郭飞鸿,或暗暗地发着呆。
  她那一双娥眉,时而轻轻地蹙起,可是当它情不自禁地舒展开时,却透出一种尖锐的意志,只是这些,对方那位初涉欢场的少年,竟是没有发现!
  首次来访,尤其是对像芷姑娘如此一个风尘奇女子来说,郭飞鸿不便多留,坐不多时,他就起身告辞了。
  芷姑娘一直送他到了月亮洞门前,才依依不舍地含笑道:“相公,明天再来坐呀!”
  郭飞鸿笑道:“一定!”
  一揖转身,大步向前面走去,芷姑娘遥遥地望着他那颀长的背影,露出了一丝浅笑,喃喃自语了一句,只是声音太低,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郭飞鸿回到了家门口,那是一座占地极广的宅子,门前立有一双大石狮子,深黑色的两扇大漆门上,挂有一双大铜环,映着寒月闪闪放光。
  这是苏州富户,郭老员外世昌的府第,在本城南面,离“北塔寺”很近。
  郭世昌共有两子一女,长子飞羽,早已成家立业,服官京中,女儿飞萍,尚待字闺中,不过自幼已许配了人家,过了年,也就要过门了。
  说到这个次子郭飞鸿,那是老员外最伤感的一件事。他禀性聪明却不求上进,知书达理而不求取功名,尤其令郭老尺外寒心的是,这个家对于他,竟是丝毫不值得留恋,自从郭飞鸿在十五岁走失之后,整整八年没有音讯,一直到半年以前,才又回来了。
  可是他回来以后,性格丝毫未变,似乎较诸先前更怪异了许多。
  郭老头一生气,也就懒得再管他的事,如此郭飞鸿生活得倒也自在,只是他如海的心胸,久怀的壮志,却愈发地掩不住了。
  这个家里,他不理任何人,除了和妹妹讲几句话,他是很难得理谁的,他独居在一个小偏院里,院门永远是深深地闭着,不许任何人出入。
  可是时间久了,下人们却传出了一些耸人听闻的话来,他们传说这个二少爷所以独居的原因,原来是便于练习武技。
  据一个年老的家人鸿福说,在一个月明的晚上,他亲眼看见二少爷在院内的修竹上飞跃着,起落间,竟有如飞鸟似地快捷。
  鸿福还偷看过这位二少爷练习剑术,他后来形容说,所看见的是一片白光,而且更有声有色地说,曾亲眼看到这位二少爷用掌中剑,劈下了两只当空的燕子!
  如此一来,这位二公子身怀绝技的传说不胫而走,知道的人很不少。
  郭飞鸿也就为此显得更孤独了,他很不习惯人们那种好奇惊异的目光,因而也就功了思迁之意。
  夜色之中,他的马来到了门前,郭府的两个人灯笼,照着门前高大的登马石,郭飞鸿翻身下了马,他脑子里仍在想着那个芷姑娘。
  他喜欢她的风雅不俗,尤其是她那一双明媚的眸子。
  正当他要上前叩动门环,身后突起一阵轻微的足步声,他飞快转过身子,却只见暗影中走出了两个汉子。
  仔细一看,他不由皱了皱眉,这两个他认识,乃是苏州府的三班大捕头闪电手曹金,及其手下捕快鱼鳞刀秦二风。
  这两个人,在公门中,地方上,都很吃得开,一般人也都不敢得罪,这时二人突然到来,郭飞鸿不禁有些吃惊。
  为首的曹金,老远地哈腰高声道,“二爷回来了,我们等了老半天了!”
  鱼鳞刀秦二风跟着抱拳道:“二爷有事没事?”
  郭飞鸿看着二人,微微皱眉道:“二位来此有什么事么?”
  捕头曹金,年约五旬,身子骨儿很是结实,赤红的一张脸膛上带有几道皱纹,秦二风年约三旬,瘦削的脸颊上带着一些风尘之色。
  曹金闻言呵呵一笑道:“二爷,你是知道的,我们这一行,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夜我们是专为拜访二爷才来的!”
  郭飞鸿不由面色一沉,道:“莫非我作了什么违法之事不成?”
  曹金忙摇手道:“二爷你误会了,我们来此是有所请求!”
  秦二风也耸肩笑道:“二爷可真会糟蹋人,我们有多大的胆子,敢找你郭二爷的麻烦!得啦二爷,你赏个光,由咱们作个小东,咱们三杯下肚再说好不好?”
  闪电手曹金又呵呵一笑,道:“二爷你是真人不露相,我兄弟算是高攀了!”
  郭飞鸿微微一笑说:“二位太抬举了,我可不明白你们说些什么,我还有事,二位有话请快说,不必客气,如能帮忙我一定效力!”
  闪电手曹金低笑道:“得啦,二爷你是聪明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别逗我们玩了,我给你这么说吧.我们哥儿俩遇上了一桩难题,这件事,嘻,非得二爷你帮个小忙不可,要不然我哥儿俩就过不了关!”
  秦二风搓着手,又插口道:“二爷你只要一点头,就算救了我们哥儿俩了,说句不怕见笑的话,二爷你拔根汗毛,可也比小子我大腿还粗些!”
  他们绕圈子说话,郭飞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被弄得糊里糊涂,他显得不耐烦地道:“你们再不说什么事,我可走了!”
  曹金忙一横胳膊,笑道:“你可千万别走,我们在这门口腿都站酸了!”
  郭飞鸿皱眉道,“那么到底是什么事?快说!”
  曹金干咳了一声,眨着眼道:“跟你直说了吧,城门楼子上那张告示,二爷你总该看见了吧?”
  郭飞鸿摇了摇头道:“什么告示?”
  曹金一怔道:“我的爷,这件事已闹得满城风雨。你会不知道?”
  郭飞鸿一笑道:“你是说那个女飞贼?”
  曹金一摸头,啧了一声道:“不错,女飞贼,这个女飞贼可害死了我们哥儿俩了,二爷,这个女飞贼可不比一般,人家可真有两下了!”
  秦二风又接口道:“两卜于?十下子也不止呀!简直是看着烫眼,摸着扎手,我们哥儿俩要和人家耍,不怕二爷你笑话,那可真是鸡子儿碰石头,不能不碎!”
  郭飞鸿哈哈一笑道:“你们穿上官衣,自应为官家办事,这件事找我作甚?”
  二人为之一怔,曹金眯着小眼呵呵笑道:“二爷,你真会装,你难道见死不救?”
  郭飞鸿冷哼了一声,道:“我是爱莫能助!”
  秦二风急得直抓头,道:“二爷,我知道你是一位奇侠,你老是不露锋芒,这件事就算不为了我们哥儿两个,为了地方上,你老能看着这个娘儿们这么胡闹么?昨儿晚上西城的贾胖子大掌柜的,丢了千两银子还不说,两个耳朵也给割了!”
  郭飞鸿冷冷一笑道:“贾胖子素来仗势欺人,这也是该受的教训!”
  曹金一笑道:“一点不错,西城要是数坏呀,头一个就该数他贾胖子了,可是话又说回来,这是有王法的地方呀!得啦!二爷,你就算看在我们哥儿两个的面子上,帮咱们这个小忙吧!”
  秦二风更躬下身道:“二爷只要一伸手,这个女贼也许就吓跑了,地方也就安静了!”
  郭飞鸿微微呆了一呆,可是他随即冷冷一笑,道:“你们也许是看错人了,我不过是一个读书人……”
  曹金还要再说,郭飞鸿已一抱拳道:“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力量!”
  说罢,转身又向街上走去,曹、秦二人不由怔住了。
  远远望着郭飞鸿的背影,奉二风叹了一声,道:“我们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闪电手曹金冷冷一笑道:“他会不会武功,我一试就知!”
  说着他眸子向两边一扫,蓦地大吼了一声道:“好飞贼,看你往哪里跑!”
  口中叫着,身子蓦地向一丛树林中扑了进去,前行的郭飞鸿不由霍地一个转身,只见他足尖微微一点,就像一支箭似地窜了过来。
  身形一落,已来到那丛林前面,真可说快如电闪星驰,紧跟着他上身向前一塌,口中叱道:“曹捕头请退,我来擒她!”
  叱声中,忽见正面大树上微微一动,郭飞鸿身形微晃,已以“龙形乙式随身掌”的起手式,把身子拔了起来,只是一闪,就到了树稍上。
  他口中低叱了声:“朋友,请下去吧!”
  双掌向外一撤,一扬,掌力已发了出去,那棵大树立时发出“哗啦”一声巨响,整个的树帽像小山般翻了过去,枝叶飞溅得半天都是。这种威势,委实足以惊人。
  就在枝飞叶扬中,一条人影,“唰”地自上面直窜了下来。
  郭飞鸿一声冷笑道:“朋友,你还想走么?”
  身子蓦地向下一飘,便到了那人身后,双手向前一探,用“金豹现掌”的绝技,搭在了对方肩上,方要吐力。
  那人似已有些不堪负荷的“啊哟”一叫,身子向前一栽,大声道:“二爷,可真有你的,是我呀!”
  郭飞鸿蓦地一呆,由语音中,他已听出这人就是那位捕头:闪电手曹金。
  当下忙自收定身,那曹金虽未被他伤着,可是他掌上余力,仍把他逼得跄出了七八步,才拿桩站稳。
  郭飞鸿面色一沉道:“这是怎么回事?”
  闪电手曹金回过身来,吁了一口气道:“我的二爷,我这条老命还想多活几年呢!”
  一面说,忍不住呵呵地笑了起来。
  这时一边的秦二风也笑着跑了过来,一面抱拳道:“二爷这两手绝活,我自出娘胎,还是第一次看到,高明,真是名不虚传!”
  接着又连连向着郭飞鸿打躬,道:“二爷,你要是再不赏脸,我可要给你跪下啦!”
  至此,郭飞鸿才知是中了二人之计,不禁着恼,冷笑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曹捕头,你未免欺人太甚了!”
  说罢拂袖就走,曹金吓得连忙赶上去,打躬作揖道:“我的爷,不这么着,哪能逼出来你这手功夫呀,二爷,我们也求了老半天了,你真这么狠心么?”
  秦二风又过来赔笑道:“二爷,我给你跪下了!”
  这回是说跪就跪,真个的扑通一下子跪了下来。郭飞鸿不由叹息了一声,道:“快起来,有事好商量,当街跪着多难看!”
  秦二风嘻嘻笑道:“二爷你不答应,我宁可跪断了腿!”
  郭飞鸿生怕路人看见,不好意思,再者,他内心里也实在对这个闹翻了天的女飞贼动了些好奇之心,当下微微思忖了一下,也就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你们就是了!”
  闪电手曹金及秦二风闻言不由大喜,后者着实地向着郭飞鸿作了一揖,才站起来道:“二爷,你真赏脸!”
  曹金咧着嘴道:“二爷,你可说话要算数。走,咱们下馆子去。我请客!”
  郭飞鸿冷冷一笑道:“话虽如此,可是我却也不敢说大话,那女贼既能在江宁、苏州如此横行,无人能予制服,我也不见得准成,我只能尽力试试!”
  曹金点了点头道:“有二爷你这句话就行了。走,咱们喝酒去!”
  郭飞鸿摇头道:“我还有事,不用客气了。此事我一定留心,只是你们可不能对外人说,否则这件事我就抖手不管了!”
  曹、秦二人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
  郭飞鸿寒下脸来,道:“那么一言为定,有事不必来这里找我,我自会去找你们二人!”
  言罢转身自去,曹、秦二人弯腰相送,等他走远了,那秦二风才咧着嘴道:“我的奶奶,好难请的诸葛亮!”
  闪电手曹金一只手摸着下巴,微微一笑道:“只要他答应了这件事、就不愁那女贼再能上天!看见没有,人家那两手,才叫做真功夫!”
  说着他咳了一声又道:“走吧,咱们去闹他两盅去!光愁也不是办法!”
  两个家伙,心定了一半,真就喝酒去了。
           ※        ※         ※
  郭飞鸿独自在书房沉思着,书案上点着一盏明灯,今天晚上的艳遇,使得他平静的心湖,起了巨大的波涛。
  他真没有想到,那个坠身青楼的芷姑娘,竟然会是如此一个不凡的人物,她美得那么自然,不像一般女子那么做作,更不像堂子里别的姑娘,那般满脸脂粉,满头珠饰,她只是那么淡雅的轻妆,随便的衣着,正因为如此,她才更美得脱俗,美得出尘。
  想到这里,他内心不禁起了一种如醉如痴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以往从来不曾有过的!
  窗外虫声啾啾,窗内一灯明灭,这位多情的少年侠士,感受到一种难以排遣的空虚和寂寞!
  灯光闪闪,摇曳灯花中,似乎现出芷姑娘那一张微微长圆形的粉脸,由她那沉郁的瞳子里,似乎可以看出她那身世的不幸,她孤独,她寂寞……这一切,似乎和自己是一样的,似乎也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她那种忧郁和不幸,也似乎只有自己才能去安慰她!
  郭飞鸿禁不住长叹了一声,由这位芷姑娘,他又联想则自己。
  照说自己应该是一个幸运的人了,可是,那是不确定的,这么大的一个家,并不能安下自己的一颗心。
  十五岁离家,整整八年的时间,他想到,在天山的绝顶,恩师摘星老人是如何地造就了自己一身超人奇技,记得在叩别恩师之时,恩师曾严肃地对自己说:“人世上不平的事情太多了,你我的责任,也就是去人群里化不平为平,化恶为善,立定一个目标志向,生死可以不计!”
  “飞鸿你要记住,珍惜你这一身武功,好男儿志在四方,去吧!”
  然后,老人家把他随身四十余年的那一口“寒松剑”,赠予了自己,师徒一场,也就如此地告一段落,也不知何时再能见到他老人家。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走到了书柜前,打开了柜门,那口寒松剑静静地放在木板上,杏黄色的剑穗上,扎着核桃大小的一颗孩儿红栅瑚结子,烛光之下,闪闪地发着红光,这是一口杀人的利刃,它锐利的锋口,不知饮过了多少恶人的血,可是当它属于自己之后,竟把它束之高阁,无以为用。
  郭飞鸿信手拿起这口剑,止不住长眉微挑,热血沸腾不已。
  他拇指紧压剑上哑簧,一片丝丝声中,抽出了剑身,只觉得冷气森森,侵肤生凉,颤抖着的剑刃,微微发出龙吟之声。
  低头抚剑,使他几乎已冷却的雄心壮志又升起来了。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太消沉了,不禁曲指在剑上当!当!弹了两声,颤动的剑光影里,这位身负奇技的少年侠士,慨然念道:“宝剑无羔,斯人沉醉……郭飞鸿呀,郭飞鸿,你的雄心壮志哪里去了?”
  顿了顿,他接下去喃喃地又道:“芷姑娘呀芷姑娘……似你如此的花容月貌,却又怎会屈身在下流的风月场里?”
  “呛!”一声,合上了剑鞘,他悲愤地念道:“我们都是怀才不遇的人……我们都是囚于樊笼之内的……”
  说到此,他苦笑了笑,把剑放回柜内。
  转过身来,他摇头一笑,道:“怎么又想起她来了?莫非我真的迷上了她?迷上了这个仅有一面之交的妓女!”
  “不!”他又改正道:“她不是妓女,她卖艺不卖身,那鸨母不是说过,她从不接客!”
  “可是她竟然破例的对自己垂青,看来她确是别具慧眼,竟能识得自己这个英雄……”
  想到这里,他那微剪的长眉,慢慢地舒展开了。
  可是,他又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忖道:“我真是意乱情迷了,那种地方又岂能常去?唉……我还是走吧!远远地离开这里……”
  右手蓦地在桌子上拍了一下,道:“走!”
  灯光为他拍得跳了起来,他站起了身子,只觉得一腔怅惘消退不少。忽然,他耳中听到一声清晰的冷笑之声,仿佛就在窗外。
  郭飞鸿不由为之一惊,只见他左手向外微微一送,那扇窗户,猛地向两边“呼”地一声启开。
  冷月之下,他清楚的看见了一个人的影子。
  那是一个娉婷的女人影子,她似乎有意要展露一下杰出的身法,窗门一开,她便纤腰一拧,施展“燕子钻天”的轻功绝技,咻一声把身子窜了起来。
  这时郭飞鸿才发现她脸上,还覆着一块黑色的面纱。
  她腾身之势极快,身形向下一落,便翩翩若一只大鸟似的,落在了屋顶的檐角之上,并由鼻中发出了一声冷笑。
  郭飞鸿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夜行人,来到自己这个地方窥探,更没有想到,来人是一个女子。
  一个念头,电也似的在他脑子内闪了一下。
  他忽然想到了方才曹金、秦二风托嘱自己的事情,难道这个女人是……
  一念及此,他朗笑了一声道:“好贼子,今夜你可是来得去不得了!”
  叱声中,双掌一错,直向那蒙面少女落身的屋角之上扑去。
  蒙面少女一声轻笑,就在郭飞鸿起身的同时,娇躯向下一塌,以“凌波步”的捷出身法,再次纵起,向着一丛花树间落去。
  郭飞鸿不由更怒,冷笑道:“好个女贼,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足尖一点楼角,这一次他提足了丹田内力,身形乍然窜起来,真好比飞鹰搏兔一般,身子向下一落,已到了蒙面少女身后。
  郭飞鸿打量着够上了步眼,口中低叱了声:“倒下!”
  右手向外一扬,骈中食二指,直逼前行少女“志堂穴”。
  可是他显然是太轻视对方了。
  二指方要递出,只听那少女一声轻笑道:“还差了一点!”
  身子微微向前一跳,那姿势美极了,郭飞鸿的二指果真是差着一点没有点上。
  他不由心中一动,右手向后一抽,就这刹那间,对方少女已如同风车似的,把身子又翻了出去。
  郭飞鸿足尖飞点,第三次跃身审了上去,他显然已为这个蒙面少女,把怒火激了起来。
  可是这个蒙面少女,又岂是弱者。
  就在郭飞鸿腾身半空的当儿,这少女猛然右足向前一踢,上身向前一塌,接着身形一转、已摆出了一种“犀牛望月”的姿式。
  同时她口中出声娇叱道:“打!”
  这个“打”字一出口,蓦地自其掌心内射出了一对光华灿烂的银丸。
  这一双亮银珠只一闪,便到了郭飞鸿面前,陡地向两边一分,分奔郭飞鸿双肩穴道。
  郭飞鸿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有此一手,禁不住吃了一惊,随着他吐气开声地叱了声:“去!”
  就这一刹那,他已气贯双掌,奋力向前一推,由掌心逼出的一股内力,把迎面而来的两只银丸,双双打得飞了出去!
  蒙面少女,显然为郭飞鸿这种超人的内功所震惊,呆了呆,旋即莲足一顿,箭也似的又直窜了出去!
  郭飞鸿冷哼了一声,腾身就追。
  皓月之下,这男女两条身影有如星丸跳掷,几个起落,已到了花墙的尽头。
  郭飞鸿不愿对方翻出花墙,因为那么一来,就难免要惊动宅内众人,他猛然向前一欺身,右掌疾探,用“进步随身掌”直向少女后肩环上切去。
  少女也似被逼得急了,她本来还存着几分戏耍的意思,这时已没有这种雅兴了。
  郭飞鸿掌势一到,她口中冷冷一笑道:“不要急,找还不想跑呢!”
  说着,身子猛地一个倒仰,竟用“金鲤倒穿波”的身法,倒窜了回来。
  这少女这时是真怒了,只见她身躯一落,右掌斜着向外一领,“玄鸟划沙”,五指如刃,向郭飞鸿胸前猛划了过去!
  虽然是面对面的立着,郭飞鸿仍不能看清她是什么模样儿,她面上挂着一袭黑纱,令人无法窥出她的庐山真面目!
  郭飞鸿只觉得对方身材颇高,腰肢很细,那双露在面纱之外的眸子尤其是黑白分明,透着智慧的光。
  他实在不知道这个少女是谁,但既然她黑夜私入人宅,定必是一个贼子,也许正是那个悬赏缉拿的女贼,自己岂能放她逃走?
  有念及此,他更打起了精神,要好好与她周旋一二了!
  蒙面少女掌式逼到,郭飞鸿身形竟是分毫不动,容得她指尖几乎已接触了胸前的刹那,他才陡地向后一撤身。
  少女口中“噢”了一声,似乎已觉出了不妙。
  只见她猛然拧身侧闪,可是郭飞鸿的掌力已如同疾风骤浪似地推了出去!
  蒙面少女足下一跄,双掌同时向外一推,整个身子直被震得倒飞了出去,“碰”一声,撞在了一棵树上,树上的槐花,就像雨似的落了下来。
  这少女一声咳嗽,道:“你……好狠!你……”
  郭飞鸿正要第二次以“铁背弓胎”的重手法,把她降服手下,可是想到对方是一个女流,他实在有些不忍心下此毒手,再者,这少女的话,也使他微微一怔。
  因为,他突然觉得这语音有点熟悉。
  他不由后退了一步,道:“你是谁?”
  接着冷冷一笑,目射精光道:“如果你再不取下面纱说出来意,郭某可就掌下无情了!”
  那少女闻言之下,呆了一呆,可是她仍不屈服,一双妙目上下地打量着郭飞鸿,胸口频频起伏着,显然方才一撞之力,相当不轻!
  她微微冷笑了一声,道:“想不到苏州地面上,还藏着如此一个厉害的人物,我……”
  郭飞鸿冷冷地道:“你莫非就是那个女贼?”
  少女频频喘着道:“想不到你竟是……我看错你了!你”
  郭飞鸿一惊,道:“你是谁?我们以前见过么?”
  蒙面少女身形微微一颤,恨声道:“我的事是不许你管的,如果你强自插手,哼!只怕日后会有人对你不利!”
  郭飞鸿冷笑道:“如此说来,你确是那个女贼了?”
  蒙面女微微颤抖一下,那双大眼睛内,闪出了一些泪痕,她似乎被郭飞鸿这句话,触动了伤怀。
  只见她后退了一步,道:“郭飞鸿,今夜我不是偶然来的,我是来告诉你,我的事,你不要插手……”
  郭飞鸿朗笑了一声道:“笑话,我岂是受人恐吓的人?”
  少女恨声道:“你的武功虽比我强,可是你绝不能与我为敌!”
  顿了顿,才又道:“言尽于此,听不听在你,我走了。”
  说着,她身子一晃,猛地窜了出去。
  郭飞鸿早已防到了她有此一着,见状一声狂笑,身子霍地向上一腾,已翩若惊鸿地落在了她正前方!旋即双掌一错,直向少女两肋上插来。
  蒙面少女虽似身负轻伤,可是却仍然不可轻视,只见她双腕并举猛挥,竟用“双桃手”的小巧手法,把郭飞鸿来犯的双掌逼了开去。
  她显然是有些急了,杏目圆睁道:“你……莫非还不叫我走?”
  郭飞鸿冷笑道:“你既承认是那个女贼,我当然更不能放过你了!”
  少女猛然迎面击出一掌,道:“快闪开!”
  随着掌势,她身子却斜着向院墙上猛窜出去。
  郭飞鸿哈哈一笑,身形再次腾起来,这一次身法更快了,只一闪,已先少女落身在院墙之上,同时右掌以五成内力向外一封。
  蒙面女凌空的身子,吃郭飞鸿如此一逼,又复倒翻了回来,“噗”一声,坐在了地上,她头部重重地撞在了身后一块假山石上,只觉得一阵昏眩,竟是再也站不起来。
  郭飞鸿身子一飘,落到了少女身前。
  他朗笑了一声道:“对不起姑娘,我要瞻仰一下你的庐山真面了!”
  少女猛地把身子一翻,可是她这时已没有能力逃避这一劫难,郭飞鸿第二次探手,正要去揭她的面纱,就在这时,他耳中忽然听到了一阵极为刺耳的怪异声音!
  郭飞鸿一听到这种怪声,便由不住打了一个冷战,那声音使得他全身的汗毛,一根根都直立了起来。
  郭飞鸿为这一阵尖细的怪声,惊得身子后退了一步,这时,那种声音听得更真切了。
  忽然间,他看见一个怪异的影子。
  就在对面的院墙上,出现了一个怪异的影子,那尖细刺耳的怪声音,正是发自那个怪影子。
  其实说是“怪影子”是不确实的,因为那影子并没有什么怪异之处,只不过是一个腰背佝偻的影子而已。
  可是在此时此刻出现,再配上这种怪异的声音,就显得十分怪异恐怖了。
  由于距离很远,其间更隔着些树叶枝桠的影子,郭飞鸿几乎看不真切,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更不要说对方的脸相了。
  不过有一点,却可以看得很清楚。
  这个人手上拿着一根细短的竹管似的东西,凑在口边吹着,那刺耳的呜呜之声,显然正是由这东西发出。
  这种怪异的吹竹声,使得郭飞鸿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恐惧与心躁,地上的蒙面少女,听到了这声音,却挣扎着站起来,踉跄地向着那墙上的影子,疾速地狂奔而去!
  郭飞鸿见状吃了一惊,他岂能如此就放走了她,口中厉叱了声:“站住!”
  盛怒之下,他足尖飞点,竟然施展出轻功绝技中,一种最难练的“追风三跳”,这是一种全靠丹田真力提纵的功夫,非有极深的内功造诣,万难施展。
  郭飞鸿情急之下,生恐对方走脱,才施展出这种轻易不露的绝艺。
  只见他身形狂飘而起,只一闪便赶到了少女身后。
  他右手向前一探,骈中食二指,直向少女“三里穴”上猛点了过去。
  这时吹竹声,突然又起,更加尖锐,却是一个短节,方起即止。
  随着一个极为沙哑的声音,大声笑道:“你是找死!”
  这声音竟比吹竹声更可怖。
  郭飞鸿不由为之一惊,同时间,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劲力,有如排山倒海般,直向着自己身上撞了过来。
  他双掌向外一封,发出了七成功力。
  可是,他的掌力,显然无法与对方相比,他只觉得手掌一麻,心口一阵发慌,人已被弹了出去。
  恍惚中,他似见一条疾快如飞的影子,自对面墙上猛扑了过来,还带着嘶哑苍老的低笑之声。
  这条人影只是一掠,便把那个蒙面少女抱在了怀中,郭飞鸿奋力向前一扑,却只觉前胸气闷,似要窒息。
  可是他仍不愿便宜了敌人,眼见那个佝偻的影子,正向斜刺里猛窜,整个的左面,完全暴露。
  当即双掌一合,右膝一屈,施出了一招“寒山拜佛”,霍地双掌齐出,直向这怪客左肋击去。
  他掌力方自击出,那怪人已似有了警觉。
  只见他身子微微一晃,被郭飞鸿的掌力,逼得转了一圈,可是借着这一转之势,却如同走马灯也似,一下来到郭飞鸿面前。
  朦胧夜色中,这人用他掌中的那支竹笛,向前一点,郭飞鸿早已昏眩欲倒,怪人笛到,他哪里还能闪躲,万幸他身子是在摇晃之中,这笛子本是奔他“心坎穴”死穴上来的,由于他身子摇动了一下,有了些偏差,这一笛就点在了他左胸脯上。
  顿时,他全身一软,再也站立不住,扑通一声倒了下来。
  迷糊中,似乎听得那蒙面少女尖叫了一声:“师父饶他一命。”
  同时间,他便觉得一股极大的风力,由自己面门上擦面而过,风力使得他呛了一下,并带得他滚向了一边。
  又听到一个苍老哑笑的声音道:“便宜了你这小子!”说时声音已到了院墙之外。
  院子里虫声啾啾,失去了怪人与少女的踪影,郭飞鸿虽幸未为那股风力击中,却也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勉强地坐起身子,只觉得眼前金星四射,百骸尽酸,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好像是一场恶梦。
  他尚能依稀地记得,在千钧一发之际,那个蒙面少女为自己讨饶的声音:“师父,饶了他吧!”
  随后那巨大的掌力,由自己脸上擦过,显然是怪人听了那少女的话,对自己留了情,否则此刻自己只怕早已不在人世了。
  想到这里,他又禁不住连连打着冷战,余悸犹存,所令他怀疑不解的是,为什么那个蒙面女贼,竟会对自己心存厚道,她为什么为自己讨饶,这真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
  他缓缓地站起来,身上总算没受什么伤,只不过是前胸有些觉得气闷。
  院子里,满是残枝败叶。
  想不到这个女贼,竟会这么厉害,莫怪乎江宁、苏州无人能敌了。更可怖的,是那个怪人,他到底是男是女,是什么样的长相,自己看都没有看清楚,想起来不禁暗暗道了声惭愧。
  他叹息了一声,正要返身回房,忽然,他目光接触到了一样东西。一个黑忽忽发亮的东西。
  那东西略呈半圆形,正落在自己身前不远的树下。
  郭飞鸿心中有些奇怪,走过去捡了起来,细细一看,非金非玉,分量颇重。
  他忙走进房中,就着灯光再次观看,依然看不出这是一个什么玩艺儿!
  那是一块像盾牌似的东西,黑黑的,有点像古铜,只是分量比铜要重得多,其上刻着一些凹凸不平的字迹图案。
  郭飞鸿皱了皱眉,实在记不起自己家里曾有过这么一样东西,愈发的留意观看,见这牌子上,正面刻着一个展翅引颈的大鹰,鹰腹上有一个圆圈,其上有一个突出的“令”字。
  郭飞鸿不由心中一动,暗忖道:“莫非……这是一件什么信物不成?”
  想着随手又翻到另一面,在生有骨色斑点的牌而上,有几个字,细认之下,上面刻有八个字:
  “令在人在
  令失人亡”
  这八个字,如非细看,不易认出,郭飞鸿不由又心中一动,如此看来,这不起眼的玩艺儿,确是一件武林帮会的信物令牌了。
  他反复地在手上看着,只觉得这牌上的飞鹰,似乎涉及江湖上一个蜚短流长的传说,可是细想下去,却又想不起那故事的详细内容。
  他把玩了半天,不得要领,自己既无此物,看来这件令牌必定是方才二人之一失落的了。
  想到此,心中不禁又动了一下。
  可是这些事情,并不能引起他的兴趣,当下他就随手把那牌子放在了桌上的笔筒之内。
  第二天,他精神感到很是不振。
  由于昨夜交手,使得他疲惫不堪,起床也就晚了一点。
  他试了试身手,觉得骨头还有点酸,当下推门走进书房,不由为之一怔。
  原来书房内,已非昨夜情形,只见屉开书散,满屋乱七八糟,像是为人大翻过一般。
  他心中一惊,立刻打开书柜,出乎意料之外的,那口“寒松”剑,竟然未失。
  只是由剑身的位置看,显然已被动过了。
  他剑眉微微一皱,再看展内的金银也被洒散了一地,点一点数目,亦是分毫不少,那么,这个贼是来找一件东西了。
  忽然,他想到了那块令牌,于是立时走过去,拿过笔筒,伸手人内一摸,那块令牌竟然仍在。
  也许这个地方太显眼了,对方反而没有注意到。
  他暗暗推测,必定是那师徒二人再次转回,他们很可能是在找这块牌子,他们没有找到,想必误以为在别处失落了。他认为这个推想是合乎情理的。
  如果这一假设属实,那么这块令牌,就有相当的意义了,自己倒不可忽视它了。
  有此想法,他就不敢再随便放了,当下他小心的把牌子揣在了身上,这时想想,突然感到有些心惊。
  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太大意,虽然自己是睡在内室,可是有人在书房里如此翻箱倒柜,自己竟是浑然不知,又岂是疲倦一词所能自解的?
  他对自己冷冷一笑,道:“好了,我们已经斗上了,看一看鹿死谁手!”
  本来这个女贼和自己并没有什么相干,可是如此一来,彼此都不能就此放过了。
  郭飞鸿这一霎那,雄心顿起,他立下心愿,自己一定要探查出一个究竟,这个女贼是一个什么样人,那个吹竹的怪影子,又是谁。
  他立下了决心之后,心情也就平定了不少。
  晚饭后,他信步又来到了西大街,穿过十字街口,就看见那条幽暗的小胡同,红绿的灯光一闪闪地亮着,丝竹声,卖唱声,隐隐地传过来,有一番令人陶醉的意味。
  郭飞鸿不禁停下了足步,想到了宝华班子里的那位芷姑娘,禁不住有些神驰。
  他想,眼下既然无事,何不去找芷姑娘聊聊天去,也许可以解除自己的烦闷。
  想着,他就转向那小胡同走了进去,宝华班的毛伙金虎,一眼瞧见了他,老远的就大声叫道:“郭大爷!郭大爷!”
  郭飞鸿怪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道:“别叫!”
  金虎咧着嘴笑道:“我就猜大爷你今夜准来,果然来啦!”
  郭飞鸿含笑进了门,几个妓女正要上来招呼,可是当她们认出了来人后,却一个个撇着嘴又走开了。
  金虎咧着嘴一笑道:“大爷,你快进去吧,后院里那个姑娘可是等着您呢!”
  郭飞鸿没有理他,鸨母这时已闻讯自里间扭着屁股走出来,道:“郭大爷来啦!”
  郭飞鸿点了点头,道:“芷姑娘在么?”
  鸨母皱了皱眉道:“在是在,不过她奶娘来了,也住在楼上……大爷非找她不行么?”
  郭飞鸿俊脸微红道:“我与她谈话投机,还想找她聊聊。”
  鸨母赔笑道:“这自是好,只是大爷你花这么多钱,什么也没有捞着……怪不好意思的!”
  郭飞鸿微微一笑道:“没关系!”
  说着摸出了五两重的一锭银子,递过去道:“你收下这个!”
  鸨母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遂把银子接了过去,小声道:“大爷你可小心一点,她那个奶娘牌气不大好,爱骂人,你不理她也就是了。”
  郭飞鸿点头笑道:“我知道。”当下就向着内院走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