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孤身陷幻阵


  谭雁翎叹了一声道:“在事业上来说,老夫目前看似吃了大亏,可是对方并不见得就真的胜了我,还要看最后一步,看看到底鹿死谁手!”
  桑南圃微微一哂,他显然是胸有成竹,对于谭家的一切,知道得很清楚。
  “老先生所指,敢情是关于那张白魔王的皮子?”
  “这个——”
  谭老头怔了一下,胡子玉也怔了一下,想不到事情传得这么快!
  “原来桑兄你已经知道了?”
  “府上是这里第一大户,有些风惊草动,自然无人不知。”
  胡子玉恨恨地道:“一定是左大海走的口!这个老小子!”
  桑南圃一笑道:“多年来有关这块白魔王的皮子传说,诚谓之多矣,想不到竟为老先生所得,可喜可贺!”
  谭雁翎叹了声道:“老夫是倾尽所有以重金购得,诚然是来之不易!”
  桑南圃一笑道:“据传白魔王那畜生周身刀枪不入,来去如风,并非是一般身手之人所能接近……是以多年来,有关这块白魔王皮子的真真假假,也就累累贻笑江湖!”
  谭雁翎用鼻音发出笑声,道:“老夫自信所得的这块皮子,乃是真品,桑先生不必多虑!”
  桑南圃一笑道:“据说天子悬重金以征购此皮,进者非但可享重禄,而且尚有封赐,名利双收,一举天下扬名,可喜可贺之至!”
  谭雁翎讷讷道:“老夫计不在此——只不过志在出一口气罢了!”
  桑南圃道:“向孙波那伙人出气?”
  谭雁翎又是一怔——半天他叹了一声道:“先生诚是无所不知了!”
  桑南圃一笑道:“阁下如真的有那块白魔王的皮子,这口气自然是出定了……”
  言下之意是——“如果那块皮子是假的,可就画虎不成,反类其犬了!”
  谭雁翎轻轻叹了口气,慢慢道:“只是眼前有件事,使我乱了方寸。”
  胡子玉插口道:“刚才事情一阵忙,我也忘记问了,东翁莫非又有什么差错了不成?”
  谭雁翎眼睛看向彩莲,一阵子黯然,苦笑道:“小莲这个丫头刚由马场转回……那边……”
  “那边怎么样了?”
  “——出了事了……”
  胡子玉吓得脸色一阵发青。
  桑南圃也怔了一下。
  谭家的任何事情,他都可置之一笑,惟独这件事!
  他脑子里立刻浮现出谭贵芝的影子——那个最最令他举棋不定的少女。
  他把一双聚敛着精光的眸子,转视向一边的彩莲,后者由于谭老爷子的一句话,又重新勾起伤心,忍不住一时悲从中来,黯然而泣。
  胡子玉焦急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莲你说!”
  “马场完了……”
  彩莲痛泣着道:“马场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人全都死完了!”
  桑南圃陡地一惊道:“谭姑娘呢?”
  ——说了这句话,他禁不住脸上红了一下,马上克制住自己的冲动。
  彩莲道:“小姐和太太都被那伙子人抓走了!”
  “抓到哪去了?”——胡子玉紧张地问:“是谁下的手?”
  “我不知道!”
  谭雁翎冷冷一笑,道:“那还用得着问,司徒老儿这一手,也是太狠了!”
  说了这一句,谭雁翎沉沉地坐了下来,娇妻女儿的倩影,遂即浮上眼帘,他心里真是万分的难以割舍,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凄怆。
  桑南圃的心情亦很沉重,可是当他目睹着谭雁翎这等痛苦模样时,他忽然感到一阵松快的感觉。
  稍微犹豫了一下,他缓缓地道:“在下有件事急需办理,就此告辞!”
  说罢抱了一下拳,转身步出谭府。
  谭雁翎怔了一下,招呼不及,只得望其背影,直发着呆!
  胡子玉频频点头道:“这位桑老弟,武功不弱,他到底是怎么一个来路,却令人费解!”
  谭雁翎道:“我也是想不通——”
  彩莲却在一边道:“这位桑相公可是个大好人……他真是好本事!”
  谭雁翎一怔道:“你怎知道?”
  彩莲道:“前些时候我同太太小姐上青草湖马场的时候,半路上让一个姓葛的坏蛋追上……那个姓葛的很厉害,徐师父和乔师父都打不过他……小姐也受了点伤……”
  谭雁翎一惊道:“还有这种事……后来呢?”
  彩莲道:“……眼看危险的时候,就是这位桑相公伸手帮的忙,姓葛的怪老头子,当时就受了伤,要不是桑相公网开一面放他逃命,当时他就活不成了!”
  胡子玉在一旁长叹了一口气,道:“有这种事……我们当时真是太糊涂了!看来这姓桑的真是真人不露相了!”
  谭雁翎冷下脸,目注着彩莲道:“这件事为什么早不告诉我?”
  彩莲讷讷道:“我也不知道太太为什么没告诉你老人家……”
  “太糊涂了!太糊涂了!”
  想起这件事来,他禁不住一连骂了两句,彩莲却以为是骂她,吓得深深垂下头来不敢吭声。
  谭雁翎道:“这伙子人上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
  彩莲摇摇头,道:“他们没说。”
  谭雁翎点点头:“你下去吧!”
  彩莲道:“是。”
  她正要转身步出,谭雁翎又道:“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知道吧!”
  “是!”答应了一声,她就转身匆匆步出。
  胡子玉本来已折腾得不像个人样,身上的伤也未痊愈,眼前发生的这件事,又引起他无限的关怀、懊恼!
  他长叹一声,道:“东翁,你看这件事如何是好?”
  谭雁翎冷笑道:“你以为如何?”
  胡子玉道:“以我的看法,司徒火这一步棋子,是安心要引东翁上门,他们是守株待兔!”
  谭雁翎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个看法,所以我决心按兵不动!”
  “可是大嫂和贵芝这孩子——”
  “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谭雁翎说时眸子里蓄满了热泪,站起来踱了几步。
  胡子玉摇摇头道:“可是这样也毕竟不是个办法,万一要是他们找上门来,只凭我与东翁两个人,只怕……”
  “你说得不错,只凭你我二人之力,简直是没办法与他们一拼——”
  说到这里,冷冷一笑,道:“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已经修书差人专程上青海去了!”
  “上青海?”
  谭雁翎缓缓地点了一下头,道:“你应该记得一个人!”
  胡子玉仰着脸直发怔,显然是想不起这个人了。
  谭雁翎道:“你莫非忘了我们初来甘肃时,在卧马坡遇见的那个奇人了?”
  “哦——”胡子玉一惊道:“东翁说的是铁斗笠余矮子?”
  谭雁翎点点头道:“就是他!”
  胡子王频频点头道:“对了,对了,我怎么会把这个人忘了?东翁……这个人如果肯出山助我们一臂之力,那可就不怕他们了!”
  谭雁翎道:“余矮子一定会来的,这个人爱财如命,我已经许以事成后,将青海那个矿赠送给他,料必他不会不来!”
  胡子玉又是一怔,半晌才道:“东翁……青海那个矿,是我们最后的一点产业了,舍此之外,我们将一无所有了!”
  谭雁翎叹道:“我何尝不知道?只是眼前又有什么法子?人总比钱要紧呀!”
  胡子玉慢慢垂下头来。
  谭雁翎道;“司徒火此番前来,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怕的是余矮子还不是他的敌手!”
  胡子玉摇摇头:“矮子武功别成一格,大脱中原武功之常规,加以他那三个弟子武功也都不弱,如果他师徒真心帮忙,再加上我二人,足可与司徒老鬼那边拉直了!”
  “我也是这么想!”
  “那么东翁的意思……”
  “我是想余矮子能早一点来,让他们师徒先去会一会司徒火,搭救贵芝母女!”
  才说到这里,前面护院的钱师父,忽然现身院内道:“启禀老太爷,胡师父同着几个青海的来客求见!”
  谭雁翎顿时一喜道:“在哪里?”
  钱师父道:“胡师父正陪着他们在花厅里。”
  谭雁翎道:“我就来!”
  遂向胡子玉道:“子玉,你同我来一趟,矮子是有名的险诈,不要上他当!”
  胡子玉遂即扶着一根手杖,同着谭雁翎一并离开席棚,向着花厅行去。
  花厅里正有几个人在坐候着。
  胡子玉陪着谭雁翎尚未来到厅前,即听得厅内一个怪声在笑着,说话的声音有如鸡啼,听在耳朵里刺耳已极。
  这人大声嚷道:“谭老头儿不来,胡子玉呢?架子可是不小!”
  另一人道:“敝东家和胡总管马上就来了。”
  说话的时候,谭雁翎已推门步入,胡子玉也跟进来。
  室内一共是五个人。
  其中之一,是谭雁翎的心腹护院“野马”胡山。
  另外四个人,可全是没见过的怪人。
  四个人那身穿装打扮看上去就透着奇怪,大异于一般常人。
  三个高的太高了,一个矮的却又太矮了。
  先说那三个高的吧——
  第一个披着长披风的,身高没有一丈也有九尺,满头乱发,结了一条长的发辫,一脸都是红疙瘩。
  第二个个头不比第一个矮多少,相貌却还比第一个更吓人,尖嘴猴腮不说,后脑勺上还长着一个肉瘤子。
  这个人腰上扎着一根银光闪闪的链子,链子上却插着一对骷髅锤。
  第三个比第二个差不多高,足有八尺开外。
  红眉毛,红头发,高颧,凹目,活像西域来的野番子。
  这个人背上斜挎着一把弧形的大砍刀,刀身上泛出一片耀目的青紫光华,一望即知是一把好刀。
  这口刀是装卡在一个奇形的刀鞘子里,刀鞘只可容纳刀口一边,不过是两尺有余的一截弯尺状的东西。
  三个人都是站着的——
  站立的前方一张舒适的太师椅上,盘膝坐着一个鸠首鹄面的小老头。
  这个老头儿,如果你不是特别注意地去看他,很可能就会遗漏这个人,因为他实在太矮小了。
  矮小得几乎像个猴子。
  这么矮小的一个人,偏偏在背后背着一个特别大的斗笠,看上去斗笠比他坐着的身子还要高一些。
  这个矮小的身躯上,穿着一件狐皮短衣。
  衣袖短得不足以护腕,以至于一双瘦若狼腿的细瘦胳膊却露在衣袖外面,两只手掌,看上去同鸡爪子一样的瘦,只是远比鸡爪子要大得多。
  这人满头白发,盘结着一个髻子,顶在头顶上,当中横插着一根奇长的竹签子,满脸的皱纹,重重相叠,乍然一看,真像是个老妪模样。
  这样的四个人,乍然现身在花厅里,真正是十足的惊人了。
  谭雁翎一进门,目注向座上的矮小老人抱拳道:“多年不见,难得余老兄风采依旧,可喜可贺!”
  座上的余矮子嘻嘻一笑,一只瘦手回礼全抱着道:“谭老善人,谭老善人……多礼,多礼!”
  一抬头看见了胡子玉,这老头儿显然吃了一惊道:“咦——这位是胡……”
  胡子玉凄惨地一笑,自报姓名道:“胡子玉!”
  “呀——”余矮子上前了几步,两只瘦手,紧紧抓住胡子玉的胳膊,大惊失色地道:“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谁下的手?”
  “余兄呀……”
  胡子玉语音颤抖地道:“一言难尽呀!慢慢再谈吧!”
  说时两行泪水,已自两个血窟窿汩汩流出。
  这个外号人称“铁斗笠”的余矮子,本名余烈,原是中原名门的高徒,出身“行易门”,十八岁已成绝技,后因一件琐事开罪了本门长老。
  这个余烈,生就逆上的火爆脾气,竟然因细故,掌毙了师叔,由是引起了中原武林的公愤。
  余烈也就因此而被逼得在中原不能安身,仓皇逃到了青海柴达木盆地。
  在柴达木余烈遇见了青海派的武林鼻祖“威灵子”,威灵子时年已百龄以外,早已不收弟子。
  但是威灵子发觉到余烈这等质禀之后,惊为武林奇材,却由不住在垂暮之年,又收了这个弟子。
  威灵子以三年的时间,把一向为武林所讳莫如深的“青海派”武功,倾囊传授给了余烈。
  这个余烈果然不负师恩,即刻成为青海派下最出类拔萃的一名弟子。
  威灵子坐塔之后,余烈就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青海派”的教主。
  只是这个中原来的人,缺乏孚众的威严——
  青海派本是一个不甚团结的组织,自从余烈就教主位后,更是四分五裂,余教主一怒之下,亲自统一。
  他一连杀了为首肇事的三堂元老,却把下余安份的四堂长老吓坏了,于是趁机全逃离总教,各隐灵山。
  至此“青海派”原来的一点残余势力也告瓦解而荡然无存了。
  余烈坐上了青海派的教主宝座,除了他手下的三个弟子以外,竟是再也没有听他指挥之人。
  这个家伙生就的火爆脾气,一怒之下一把火把总寺院烧了个精光,遂即带领着三个弟子迁至青海“朱灵山”。
  在朱灵山上,余烈就生下了根。
  这个人除了脾气暴躁,一般常识稍差之外,大体上说来不算是个什么大恶之人。
  他功兼两派之长,再加以朱灵山上多年潜修之后,武功尤其惊人。
  过了相当年的平淡日子之后,想不到,他静极思动,对武林中事,常常意图染指。
  想到了昔年在中原被各派迫害的旧账,他就忍不住兴起了复仇的念头。
  是以这几年以来,他在青海杀了很多人,这些人多系当年与迫害他有关的人土,渐渐中原武林中对他这个人有了耳闻,纷纷约束其门下弟子进入青海地面,以免遭到不测。
  余烈开始尝到了甜头,雄心顿起,大有独树一帜,在青海称王的意思,他遂即招兵买马,网罗党羽,但是这一切都非要钱不可!
  于是他才开始对金钱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感觉到钱这玩意儿的重要性。
  对于谭雁翎在青海的那个石炭矿,他是亲视已久,可是他也知道谭老头是有名的难缠,不是好惹的人物,心里早有夺吞的意思,却始终没有付诸行动,难得这次谭老头主动提起来,当然是正合他心意。
  余烈这时目睹着胡子玉落成如此凄惨模样,自然是心里一惊!
  双方略事礼让,坐了下来。
  余烈翻动着他那一双小眼睛道:“老哥!这是怎么回事?谁有这个胆子,敢在老哥子你太岁头上动土?”
  谭雁翎道:“道兄——你有所不知……我这里眼前生了很多事端……”
  说到这里,发出了一连串的叹息之声,又道:“子玉被人取了眸子,内子与小女也遭人绑了去……我实在是感觉到力不从心,不得不请道兄你帮个忙。”
  余矮子伸着鸡也似长的脖子,道:“好说,好说,老哥子你的事还有什么话说,只要我帮得上忙的,一定从命!”
  一面说,他一面把背后的黑漆大斗笠摘下来,往桌面上一放,等到斗笠与桌面一接触,才令人感觉出来,他这个斗笠敢情是金属所制,多半是钢铁所铸,他这“铁斗笠”的外号,也定是由此而起。
  谭雁翎冷冷一笑道:“道兄想必对于这几个人很清楚,我说出来,道见你不妨自己伸量一下,如果能够帮得上这个忙,我固然是感激之至,要是自认不是对方对手,我也万无责怪之理——”
  这番话果然说中了余矮子的要害,盖此人是出了名的狂傲,哪里吃得住谭雁翎如此一激。
  谭雁翎的话声一落,余烈顿时面色一变,霍地站起来——
  只见他头上爆出了小指粗细的一条青筋,一双小眼睛瞪得滚圆,冷笑了一声,道:“姓余的活这么大,还不知道怕过谁来,谭老头,你说吧,到底是什么样的三头六臂人物,他就是铁罗汉活阎王,我姓余的也不含糊他!”
  这番话谭雁翎自是听得十分入耳,正中下怀!
  他长叹一声道:“道兄可曾听过鬼太岁这个人么?”
  余烈顿时怔了一下,原本站立的身子霍地坐了下来——
  “你是说司徒火?”
  谭雁翎冷冷一笑,道:“道兄认识这个人?”
  “铁斗笠”余烈缓缓点了点头,道:“知道这个人——怎么老哥你与他有什么梁子不成?”谭雁翎冷冷地点点头道:“不错,过去是有点梁子,可是现在可就不止是梁子,而是仇恨了!”
  “铁斗笠”余烈冷森森地一笑,道:“老哥哥,不是我说你,你结的这个梁子,可是够硬的——也许你还不大清楚,他们是哥儿五个——”
  谭雁翎微微一笑,道:“你倒说说看是哪五个?”
  余烈道:“你真不知道?”
  谭雁翎笑而不答。
  余烈却鼻子里怪声哼道:“这哥儿五个我早听说过了,在江湖上人称‘五刹星’,老哥哥,五个人可没一个是好惹的咧!我数给你听听吧——”
  于是把司徒火、孙波以次五个人数了一遍。
  谭雁翎只是静静地听着。
  余烈冷笑道:“前几个月,这哥儿五个路过青海,当中那个姓孙的,曾经到朱灵山跟我递过一张拜帖,当时我不在场,事后才看见,想跟他们哥儿五个见见面却来不及了!”
  说到这里咳了一声,笑道:“要是当时真见了面,现在反而麻烦了——”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顿了一会儿,霍地把一只瘦手,在椅把上拍道:“好吧,冲着老哥哥你千里相邀的面子,这个架我打定了。”
  谭雁翎一笑,道:“道兄古道热肠,佩服之至!”
  余烈怪笑一声,道:“话可是说在前头,咱们交情归交情,利益归利益,当然,我们师徒这个架可不白打——”
  谭雁翎冷冷一笑道:“谭某人生平言出不二,道兄果真能助我一臂之力,除了这哥儿四个——”
  余烈咳了声,插口道:“五个……”
  “四个!”谭雁翎冷峻地道:“有一个已经折了!”
  “是哪一个?”
  “过天星姜维!”
  “啊——那是老五!”
  说了这么一句,余烈眼巴巴地瞧着谭雁翎,急于一听下文。
  谭雁翎明白他的意思,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他道:“这道兄请放心,此间事情一了,青海那个矿窑子就是道兄你的了,我是绝不食言!”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只巴掌“叭”地握在一块,余矮子抬头一阵子怪笑,道:“老哥,不瞒你说,这几年兄弟很练了几手绝活儿,我这三个弟子,都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正好让他们长长见识,咱们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咱们就会会司徒火,倒要看谁强谁弱?”
  说到这里,只听见一声嘹亮的鹰啼发自余烈身后,遂见余矮子怪声笑道:“我几乎忘了这个小畜生,大概是饿了!”
  两只手向后一掠,已由长衣下摆里抖出了一个金丝鸟笼子。
  那笼子里叽呱乱叫,上下蹦跳着一只金色羽毛的小角鹰!
  那是产自青海的一种特别飞禽,属于鹰之一种,但是如果严格推敲,却是绝不同于任何一种飞鹰,它的体质较鹰至少要小上一半多,而且生活习性也不类同。
  最大的差别是鹰类是猎食其他禽兽,但是这种小角鹰主要猎食对象却是同类的鹰——无论何种类的鹰,都是它喜欢的美食。
  由于这种天性使然,是以养成它超卓任何禽类的秉性,疾猛凶厉,在禽类中可谓之狠矣!
  “铁斗笠”余烈自从获得了这只小角鹰之后,视为瑰宝,加以驯服后,亲自调养,日久竟成为他用以制敌的一支尖兵,当真是厉猛绝伦!
  这时众人看时,发觉出这只鹰大小如雀,比金丝雀稍微大点,嘴弯爪利,全身羽毛闪闪如金。
  谭雁翎哪里知道这头小角鹰对于余烈之重要,尤其是对敌时相辅之重要性,更是外人难以想象!
  当时余烈持着鹰笼子频频呼食,谭雁翎乃率同着对方一行师徒四人离开花厅,来到了事先早已备好的待客宾舍!
  那是一座十分洁净的阁楼,楼下有宽阔明亮的厅堂,楼上是五间设备精致的起居室。
  这一伙子宾客,暂时就被安置在这个迎宾馆内,成为谭宅的贵宾。
  夜——
  风声疾叩着窗榻,桑皮纸窗发出一串噗噗声,几只蝙蝠由窗前剪翅穿梭飞过去,空中飘着丝丝的小雨星子。
  房间里的灯光很亮,透过纸窗,可以看见憧憧的人影,好像屋子里的人为数不少似的。
  这是一片大宅子,四周砌着很高很高的院墙,房子建筑的式样很怪,东西南北中,每一个方向都耸立着一座阁楼,呈为一个“星”的形象!
  东西南北四座楼房的灯光全熄,惟独正中的这座阁楼,却是亮着灯。
  这所宅子目前就是司徒火等一伙子人的栖身之处了。
  是在什么地方?
  一共住有多少人?
  不知道!因为当事人一开始起,就不打算让人知道。
  这所房子的一切设计,从绘图开始,一直到建筑完成为止,参与者仅仅限于“五刹星”司徒火以次的这五个人!
  房子建筑不是在热闹的市井,而是在荒僻的旷野。
  可以断定一点的是,这座房子刚刚建筑完毕不久!
  这里显然是司徒火等一伙人预备长时期用以盘踞的地方,用来立舵生根的一个地方,套一句黑道话来说,这地方是他们的“舵子窑”。
  “五刹星”这五个身怀绝技的黑道人物,在中原横行了数十年,手下当然不乏徒子徒孙。
  这些人物,似乎是由“怪鹅”孙波新近才由某处迁移过来的。上一次打劫场,火焚舍房的那一众黑衣人,就是这些家伙。
  这个地方距离冰河集不太远,它的建立,显然是对于谭家构成了威胁,在地形上,它距离关外较近,如果就皮货竞争上来说,谭家却又显然落后了。
  房舍建筑很是考究,红墙绿瓦,广宽的庭院里,栽满了各色的花树,院子里每隔上十数丈的距离,皆插立着一竿简装的长纸灯笼!
  这时候三更已过,院子里静悄悄的,却有两名身上穿着油绸子衣裳的黑衣人,在前院里巡转着。
  春雨如絮,斜着飘进来,琉璃瓦被洗刷得油淋淋的,看上去就像是油似的光滑。
  忽然,一条影子拔起来。
  这条影子,可真是名符其实的影子,那是因为他真的同影子一般地轻,一般地不着声息、痕迹。
  等到他落身在一座星楼的琉璃殿瓦之上,长身而立,才霍然地发觉出来他是一个人。
  这人高高的身材,猿臂蜂腰,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油绸子雨衣,是白色的,是以在夜色里,依然看得十分清晰,醒目。
  也许他并无意对于自己的身形加以掩饰,否则他不会穿着一件刺眼的白衣,也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地现身闯入。
  果然他的出现,已引起了院子里几名黑衣巡更人的注意。
  首先就有一人尖叱了一声,道:“什么人?打!”
  这人嘴上叱着,左手随着探出的身形猛一抬手,“嘶”的一声,发出了一支甩手白羽箭。
  紧跟着这个人,施展“海燕空”的轻功身法拔起来,霍地向下一落,直向着楼角上那个白衣夜行客身上扑落下来。
  身手不能不谓之“快”,暗器也不能不说是“准”,可就是面前这个主子太强了,太狠了点儿。
  只见白衣人向上那么样儿地翻了一下手,暗器已接在了手里。
  两根手指头比着剪子样的铰了一下子,白羽箭齐中一折为二,落在了地上,紧跟着这个人向外这么一翻手,已托住了来人的肩!
  叱了声:“去!”
  这个人来得快去得更快,“呼”地一下子,足足翻起了两三丈高,直向着角楼下面摔了出去。
  饶是他有一身高来高去的轻功,却也架不住这么硬摔硬砸!只听见“扑通”的一下子大响。
  这个人显然是太不自量力了,身子才冒起来,就给摔了下去,而且一家伙摔得他再也爬不起来了。
  白衣人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只看见他立在楼角的身子,那么轻轻的一飘,就如同四两棉花般似的,由楼角上飘了下来
  这当儿,可就听见了院子里响起了一阵子梆子声音。
  白衣人眨了一下眸子。
  瞬间的功夫,可就看出了迥异。
  原来刚才他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子漆黑,这一刹那,院子里四下都亮起了灯笼。
  奇怪的是灯笼不是燃点在房子里,而是燃在院子里!数不清一共是多少盏灯?看样子大概总在百十盏以上。
  这么多盏灯,每一盏灯都是拴在一根长竹竿上。
  像一条大蟒蛇似的,这么些子纸灯,一列地蜿蜒着排下去,直通向正当中的那座星楼跟前。
  白衣人神色倏地一惊,人猛地掉过身子来。
  身后也是一样的。
  一长串子灯列,却并非通向门口,而是像麻花卷儿般地打着卷儿,就像蜗牛的壳子那样的越到后面越卷越小,每一盏灯下面,立着一名手提弓箭的黑衣汉子,张弓搭箭,只候着那么一声令下,准保是箭矢如雨——
  如果这些箭是预备射向一个人的话,这个人八成是难逃活命!
  白衣人冷森森地一笑,自忖着道:“这些子人原来早就候着我啦!也好!”
  心里想着,那双眸子更爆出了一片闪闪精光。
  对方这列子灯,当然是大有来头!
  白衣人只一眼就已看破,知道是对方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摆设出来的一种诓敌的阵势。
  糊涂的是,自己来时竟然丝毫未能查知,怪只怪自己是施展轻功越窗而来,否则的话,一进门就能有个知晓。
  此刻,他身子一点地,地方灯阵既亮,看样了阵势已然发动,再想抽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恍惚忆起,这种阵像是流传中的“百灯飞魂”——应该是属于天台派密宗的阵法。
  并非是没有破法,只是多年不曾思考过,一时难免想它不起!
  他站定了脚步,身上一揽,已把那领白色长衣抢到了手上“唰唰”地一阵子快绕,已裹扎在右手之上。
  “嗖——”一股子尖风,穿空直射了过来,射箭的人,端的是好射手。
  这一箭射得急,认得准!
  箭是对准了白衣人嗓子眼发出来的,白衣人没有料错,用缠裹着衣服的那只胳膊,向上这么样挥了一下子,箭可就射歪了!
  紧跟着“嗖嗖”一连着好几股子尖风,无数的箭矢,直向着白衣人全身各处发射过来!
  这些可原就在他想象中,但只见他右手微振,缠在胳膊上的长衣可就像条白龙般地舒展开来。
  迎着满空的箭矢,这件长衣伸缩舒卷,上下左右一阵子疾舞。
  来犯的无数箭矢,竟然全数都落了空,迎着这人的白衣,纷纷落下地面。
  白衣人在没弄清楚对方阵法之前,是不会乱动的!
  可是现在竟然有人非逼着他出手不可了。
  当中的那座星楼里,风门忽然拉开来。
  一条人影闪身而出,这人身上穿着一件皂色的长衣,黑黑的长发飘荡着甩起来,显得说不出的一种野性感觉。
  身手端的是快极了。
  在一列长灯阵的烘衬下,这个皂衣汉子施展着杰出的轻功绝技,起落之间,已然站立在灯阵一端。
  两个人照了脸。
  后来的皂衣汉子,老远抱了一下拳,恭声道:“是桑先生吧!在下久候多时了!”
  白衣人一上来就被对方摸清了字号,心中老大地不是个滋味。
  他依然是满怀着自信!
  自从他功成出道江湖以来,只要是他插手管的事,可就从来也不会砸过什么锅子。
  这一次,他也不相信会出什么差错!
  冷冷地抱着拳,他阴沉地道:“不错,在下正是姓桑,桑南圃,孙朋友你好亮的招子!”
  “哈哈——”一股子豪劲,使得当今“五刹星”中的这位二当家——“怪鹅”孙波显得那么的狂嚣。
  可是,这并不是说,他就该小瞧了眼前这个人了。
  事实上,自从五年前,他们这个帮几乎全砸在对方这个小伙子手上以后,哥儿五个从那天开始,简直无时无地心里面不在嘀咕着。
  这个人——也就是面前站的这个白衣人——桑南圃。
  他在孙波的印象里,可以说是一个几乎完全陌生,轻轻飘飘的影子。
  五年前是如此,五年后更是如此!
  现在借着这百十盏明灯衬托之下,孙波才得以好好地打量着他。
  三十不到的年岁,长眉毛,直鼻梁,高高的个头——
  看上去像是个读书先生,哪有一丁点像是风餐露宿、在江湖武林中讨生活的人,可是他明显将是自己哥儿五个惟一要命的克星!
  今天这个“百灯飞魂阵”,可就是专门为了对付他才布下来的。
  “朋友——有道是河水不犯井水,朋友你有你的云驾,在下哥儿几个是不得已跑风尘餬口,桑朋友,有道是光棍不挡财路——”
  “嘿嘿!”“怪鹅”孙波这阵子笑声,可就听起来令人心惊肉跳。
  笑声一敛,那对深深凹下的鹅子眼,可就现出了一种灼灼的光采。
  “桑朋友,五年前你几乎砸了俺们哥儿五个招牌,这笔恨,俺们兄弟可没有算过!现在,你又踩上俺们哥儿五个,老三先叫你伤了肺,老四原就瞎了眼,又劳你大驾,亲手给他拔了牙,老五自从初来一现,到现在下落不明,不用说,是折在朋友你手上了!朋友,这么做你也未免欺人太甚了。”
  “嘿嘿!”又是一阵子怪笑。
  孙波拱了拱手,又道:“今夜俺们这笔子账,要好好地算算,桑朋友,你要是大方的话,就给俺们一个连本带利,就是再小气,这个本钱,总得给俺们,你说是不是?”
  话说得好听,可是包含着无数尖酸锋利的尖针,每一根都深深扎进对方的心窝子里。
  白衣人桑南圃脸色一冷,徐徐道:“孙波,你少耍嘴皮子,有什么本事只管施展出来就是了,桑某人既然敢来,就没有把你们这点鬼吹灯看在眼里!”
  孙波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说道:“好说——”
  他回过身来,向着那列子灯阵举了一下手。
  灯光忽然一暗,四周原本明晃的百盏明灯,突地只剩下了一盏红色的小灯,顿时之间,现出了一片沉沉的鬼气。
  孙波肩部一晃,斜开数尺以外了,看过去他足底轻飘,仿佛是飘浮在半空中间一般。
  桑南圃心中一惊。
  他原本就有点疑心这个阵法颇似青海秘术“百灯飞魂阵”法,此刻乍然看见了这盏红灯内心就断定果然不错。
  却听得孙波怪声笑道:“姓桑的,你休要自认高明,眼前这个阵法,你认得不认得?”
  桑南圃心中虽是吃惊,但嘴里却是不服输。
  他冷笑道:“小小百灯阵势,桑某何惧?”
  孙波冷森森地一笑,道:“小小百灯阵,你却是不识破法,今夜你是不请自来,我们兄弟等你多时了!”
  说完身形一晃,已隐身暗中。
  桑南圃事先未察,贸然入阵,已是大错,此刻自不敢再盲目移动。
  眼前情势,他只得以逸待劳,勉强镇定,以便待机出手,否则一个乱了阵法,就算自己武功再高,在没有认清阵门之前,也是无能为力!
  是以,他双足扎实地站立在原地,动也不动一下。
  眼前光度,伸手不辨五指,除了当前正面星楼内可见灯光,再就是身后那盏红灯,可辨方向!
  可是桑南圃却断定这两处灯光都不是实在的。
  他心念方动之间,只觉得左侧方尖风一缕,劈面直砍来!
  桑南圃向左一偏,就势将缠在臂腕间的一袭长衣抖了开来。
  那件白衣在他内力贯使之下,无异是一只铁杆般沉实有力。
  无奈眼前情景,敌暗我明!
  桑南圃误踏阵门,已然把自身现于众敌之前,凡是识得这“百灯飞魂阵”奥妙者,皆可待机进前,向他施以凌厉杀手!
  他长衣方自挥出的当儿,却听身后一声冷笑道:“姓桑的,你也会有今天!打!”
  “打!”字出口,一物搂头盖顶地直挥下来!
  桑南圃身子向下一矮,施展了一手“卧看巧云”之势,急切间已将背后长剑掣出向外一挥,只听得“噌”的一声脆响。
  暗影里就只见一人鬼影般地到了面前,这人手中持着一根细长的竹竿,就在他身子向下一矮的当儿,“哧”的一股子尖风,竹竿尖端有如出水之蛇,直认着桑南圃咽喉要穴上点刺过来。
  来人正是“五刹星”中那个瞎子,人称“瞽目阎罗”的简兵。
  桑南圃一惊之间,身后的“怪鹅”孙波却由另一个方向沿身而近。
  哥儿几个显然早已熟悉了阵内一切,正是设网张灯,等待着桑南圃这只飞蛾自投罗网。
  孙波的兵器是一对判官双笔,双笔一抖直向桑南圃身后两处“志堂穴”上猛力扎了下来。
  正常的情形之下,桑南圃对于这类交手可以无惧。
  只是此刻情形当然不同。
  在对方前后夹攻之下,桑南圃不得不暂时顾全眼前的安危——
  他长啸一声,左手长衣迎着简兵的红竹杆子一卷,同时施展出一招“跨虎登山”的式子,掌中剑在他一个快速的转身里,迎着了孙波来犯的双笔。
  只听得“叮当”一响。
  这一剑非比寻常,暗含着桑南圃提运而出的剑炁力道。
  “怪鹅”孙波虽然内功精湛,只可惜较之桑南圃来说,却是还差一截。
  笔剑交磋之中,火星四射。
  孙波陡自觉得对方剑身之上发射出一股极大的吸力,心知是为“剑炁”,方自惊心之间,对方那口长剑,已然紧附着自己右手铁笔,猛附了上来。
  总算孙波不是凡俗之辈,抽身得快,饶是如此,在他腾起的当儿,对方那口明晃的宝剑,却像是生了眼睛一般,在卷起白如银剑波光里,孙波打了个颤儿,歪斜地落向一边。
  这一剑虽然未能伤了他的要害,却在他右手腕子上留下了半尺来长,三四分深浅的一道剑痕。
  血珠子滴滴答答洒了一地!
  “怪鹅”孙波疼得鼻子里哼了一声,就地一滚,隐身于暗处。
  黑暗里显然伏藏着更厉害的杀手。
  桑南圃明知道一剑得手,乘胜出招,必可制对方于死命。
  只是眼前情形殊异,自己在能看出这阵势破绽之前,是不能移动寸步,一个误踏机关,势将不了。
  是以只得眼睁睁看着孙波滚地逃生。可是,却也有人容他不得。
  黑暗里,忽然现出了一个人的面首。
  这人赤面,火眼金睛,正是“杀手”中的魁首,人称“鬼太岁”司徒火的那个顽强老人!
  此刻,他乍然现身,骈二指陡地向外一指。
  桑南圃腹背受敌之下,再加以阵势不熟,已是不堪应付,哪里再当得司徒火侧面之一击?
  指尖一探,但听得“哧”的一缕尖风,桑南圃霍然一惊,心知有人暗算,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之下,他双臂向后一个斜仰,使了一招“懒龙伸腰”,整个躯体蜷曲着就空一个倒折。
  显然他仍然不打算离开现场,可是却有人逼使着他非离开不可了。
  这人当然也就是司徒火。
  空中传出了一声刺耳的怪笑之声——司徒火陡然由右侧方现身而出,这个老鬼头武功显然的又较诸孙波等一干人要高出了许多。
  只见他笑声一顿,整个身子鬼魅也似地由侧方袭过来。
  “姓桑的!看掌!”
  话声出口,两只手掌并排着平推而出,施展的是一式双撞掌。
  桑南圃在他蓦然加诸的掌力之下,势难再保持住平稳的身子。
  尽管他功力过人,却也不得不抽身回避,在司徒火凌厉的掌风之下,他身子被迫退开了三尺以外。
  却听得“鬼太岁”司徒火一声断喝道:“转!”
  黑暗里但见那盏红灯在空中兜转了一个疾快的圈子,刹那间百灯齐亮,使得原本漆黑的夜空里刹那间灯光大盛,渲染得如同白昼一般。
  怪的是那些原本排成行列的灯队,这时又改了花样。
  百十盏长灯全数散开,像是满天星斗散置在黑沉沉的夜空里,更怪的是方才所见的角道、楼舍以及若干的实在景物,随着百灯的变异,也似乎全数都改了位置,看起来仿佛变了个地方似的。
  桑南圃心里有数,知道阵法已经发动展开——
  如果假以时间,这类阵法,只须经过他一番细心推敲,当必能从容识破,只是此时却连这个时间也抽不出来。
  阵法一经展开,但只见百灯明,一切所见更具庭园之美。假山耸峙,朱桥碧波,花树行列井然有序,这其间点缀着些许明灯,更似云海世界所见的“海市蜃楼”一般模样。
  这一切尽管井然有序,桑南圃却知道那都是不实在的。
  既已乱了步法,也只好放手与对方一拼了。
  黑暗里,一条人影快速向他身前移过来。
  这人陡一现身,双手齐出,施展“夜叉探海”的招法,两只手同时探出,分左右两方直向桑南圃两处后肋上插下来,掌风疾劲,骈指如刀。
  桑南圃运功一提,正待用“双牛分地”的力道分开对方的双手,却在此时觉出足下一软。
  他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下一沉,恍惚间但见面前一耸假山兜头盖顶向着自己身上压了下来!虽然明知所见乃系幻景,却也由不得你不胆战心惊!
  猛见一人由侧面攻上来,掌中红竹杖拔风盘打直下。
  桑南圃掌中剑向外一拔对方手中竹杖,待机飞左足猛踢向对方面门。
  可是待他足势踢出之后,才发觉到对方人形陡然消逝!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