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前路坎坷多


  谭雁翎忽然发觉到自己这句话问得多余、幼稚,因为胡子玉那时已是个瞎子,当然看不见对方。
  “这人年岁不大,”这是胡子玉仅仅能够由声音里分辨出来的,“是南方人口音!”
  谭雁翎顿时一怔道:“这就对了!”
  “怎么回事?”胡子玉讷讷道:“东翁你认识这个人?”
  谭雁翎缓缓坐下来道:“我是想这两个人可能是同一个人——”
  “哪两个人?”
  “你莫非忘了……那天我遇见的那个蒙面人?”
  谭雁翎愈想愈对,愈想也愈害怕,一双长眉紧紧蹩着,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
  胡子玉道:“我也是不明白,如果他是仇人一伙的,又何必救我……如果不是仇人……说话之间,却是语语带针!”
  谭雁翎道:“这一点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他为什么这么关心梁家的那件旧事?为什么?”
  忽然,胡子玉愣了一下,道:“别……是他本人就是姓梁的儿子吧!”
  谭雁翎呆了一下。
  胡子玉却又摇摇头道:“不对……如果他是梁仲举后人,又为什么要救我?”
  谭雁翎道:“这人既然来了,早晚我们会见面,倒是眼前的司徒火恐怕……”
  说到这里长叹一声,苦笑道:“他也未免太手狠心辣了,我真恨不能他能马上来,一刀一枪见个高下,这么闷着头干算什么玩意儿?”
  胡子玉想到了失去的一双眸子,一时黯然无声,仇恨、悲愤、遗憾、伤心……这么多的感触,一股脑地岔集在心里,只觉得那双新创的瞎眼睛阵阵地抽缩着,眼泪又汩汩地淌了出来。
  “东翁……”胡子玉第一次感到了害怕,他讷讷地道:“……眼前的情势,对我们太不利了……我们在明处,他们却在暗中,他们人多,我们……”
  谭雁翎苦笑了一下,把全身倒坐有椅子上——他想到了面临倒闭的十几家皮货行,想到了产业的丧失,想到了眼前的安危,以后更多更多不堪设想,尚未来到的可怕威胁,一时神色为之黯然。
  “如今我们什么也没有了……”他语辞枯涩地道:“钱光了,地也没有了,买卖不能做……最糟糕的是子玉你又落成了残废……”
  胡子玉痛声道:“东翁多年的心血,只因我一时大意……唉!我负你太深了,我已无意再眷恋人世,就让我去吧!”
  说罢,倏地举手一掌自向着顶门天灵盖骨上击去。他的动作快,谭雁翎更快!
  只见他身子微闪,快若飘风地已到了胡子玉身前,只一伸手已抓住了胡子玉扬起的胳膊。
  “你这是干什么?”谭雁翎瞪着眼睛道:“死能解决事么?”
  胡子玉一时垂下了头,忍不住痛泣出声:“二哥……你叫我活,我怎么活?我怎么……活得下去?”
  “天底下,真会有报应吗……”胡子玉惭愧地又道:“这是报应……这是报应呀……”
  边说,边自痛哭了起来。
  谭雁翎怒声叱道:“住口,不许你这么说!”
  胡子玉张着大嘴忽然止住哭声,过了半晌,他慢慢地又站了起来——
  “报应?报应——”说着仰天又大笑了起来!
  谭雁翎怒声道:“子玉!你疯了?”
  胡子玉确像是疯了,聆听之下,非但不收敛,却反倒更大声地狂笑起来,一时间声震四座,整个大厅里回旋着他宏亮的笑声。
  谭雁翎一连串地喝叱着,仍然不能制止他的这番冲动,不得已,他长叹一声,一伸手点中胡子玉背后“气海穴”上,胡子玉正纵声狂笑之际,一口气接不上来,当场昏倒在地。
  大厅内顿时又恢复了安静。
  谭雁翎目光里含蓄着无比的忧郁,又似乎隐藏着某种凌厉的颜色。
  人类的弱点,最甚者莫过于自私。
  谭、胡之结合,纯系现实与利用,胡赖谭以安全庇护,谭倚胡以供筹划奔走,而这一切,已因胡子玉的双目失明而丧失无存。
  如果胡子玉仅仅只瞎了双眼,还可以贡献出他的智慧,可是如果他是个疯子,可就一无可取了。
  谭雁翎岂容许这样的一个人在自己身侧?他可能是个不定时的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因为言语不慎,就会为自己种下祸因。
  二十年相聚,彼此间不能说没有感情,也曾是生死与共的战斗伙伴,也曾共过患难,共过富贵……
  可是,其中一人一旦成为某一方面的累赘,或构成其生命的威胁时,则彼此相偎倚的情形可就大大改变,甚至于会促成一方面的凌厉杀机,必欲置一方于死地而后心安。
  谭雁翎这一时间的思维正是如此。
  目睹这位曾经生死与共的伙伴、兄弟、属下,他内心浮现出了可怕的意念。
  “子玉呀,子玉!”他轻轻唤着对方的名字,目光里泛着凌恶的杀机——
  “非是为兄我手狠心辣,实在是不得不成全你——”
  话声一落,倏地手掌扬起,正待向胡子玉前心穿去。
  蓦地窗扇外一人冷笑道:“兔死狗烹,姓谭的你原来也算不上什么人物!”
  谭雁翎陡地一惊,足下用力一点,已施展海燕穿云的轻功,“砰”一声,谭雁翎借着窗扇一开之势,两只沉实而有力的手掌,夹着“小天星”的内家掌力猛地扑出去。
  院子里那个人,似是有意要接他的这一掌似的,两只手掌乍然交接之下,谭雁翎顿时感觉出对方手掌之间内力极其充沛,逼使得他不得不借着对方的掌上冲力,整个身子向上拔起来。
  他根本就没机会看清对方是个什么长相,双方掌力一经交接之下,那个人却施展出铁板桥的功夫,身子向后一倒,像风车似的一个快转,“嗖”一声,穿出了三丈五六。
  月色之下,谭雁翎惟一看清楚的只是那人穿着一袭长衣,迤逦的衣角,在空气里发出“噗噜”一声,这人的身躯,像是鬼影子一般落在了一角的紫藤花架之上。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只凭着他这一手杰出的轻功,足足可使得谭雁翎刮目相看,而且他甚至于看出了对方这个人,正是那日拦道相戏,掌伤自己的那个蒙面客——
  那么,谭雁翎就决心要与他再分个胜负了——
  他平生最拿手的暗器——“铁指飞环”,武林中至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一种厉害暗器,知者极少,就拿与他最亲近的胡子玉来说,二十年来也只不过看他施展过一次——
  那一次是谭老头对付那个叫“黑风客”的马贼头子,双方距离是在十数丈以外,“黑风客”人是在马鞍子上,谭雁翎的暗器是先出声后出手,而且是正面出手,距离那样的远,可是那个强悍的马贼头子,却仍然逃不开这一步霉运,为谭的暗器打了个正着。
  小小的一枚纯钢圈子,在十数丈以外发出,竟然深深陷入“黑风客”的脑髓之内。
  那一仗取胜的关键,其实正在于此。胡子玉事后对谭老爷子这一手“铁指飞环”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是多年以前的一件旧事了,谭老爷子这一手看家本领堪称为他的生平一绝,绝不轻用,这一次他是安心要对方尝尝自己的厉害,加以他知道对方武功高强,所以暗器出手亦不发声警告。
  他看见那个人正自施展出“一鹤冲天”的轻功绝技,自花架上陡然拔起来,黑夜里真像是一只冲霄大雁!
  谭雁翎把握着此一刻良机,他上半身向前微微一俯,右手向外一拂,用联环打法,已发出三枚钢圈。
  这种用以作为暗器的钢圈,每一枚大小仅如指环,沿留处打磨得锋利无比,一经出手,空中顿现三点流星,一闪而至。
  夜行客果然疏忽了这种暗器的厉害。这该归罪于他生平从未也不曾有过对付这类特殊暗器的经验。
  三枚钢圈一闪而至,这人身子半侧,右掌向外一吐,“呼”的一声发出了一股掌力。
  照常情而论,掌力无坚不摧,三枚小小的钢圈势必迎势而坠,可是事实上却大非如此。
  夜行客的掌力尽管是其势如墙,可是钢圈中空,透空而过,其势亦急。在那人身子尚未完全拔脱之前,三圈在一片极细的尖啸声中一涌而到。
  那人陡然发觉到其势不妙,已是晚了一步!
  总算这个人一身内外武功,均已臻至极高之境,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他腾在空中的身子,施展了一式“云中卷”。
  所谓“云中卷”者,乃是一种内功轻功兼具的绝妙招式——
  但只见他美妙的身材,在空中一个倒卷,有如空中舒卷那般的轻巧!
  身子方一卷过来,两脚猝分,一双足尖用“点金灯”的绝招,已把最下方的一对钢圈子踢落在地,可是当中的那一枚钢圈,却是来得太神速了——
  其实谭雁翎的手法之微妙,也在于当中这一枚钢圈。
  就在这人一双足下方自分开尚未收拢的一刹那间,当中那枚钢圈霍地弹跳而起,只听得“哧”的一声,已透过了这人身上的衣服!
  表面上看好像仅仅是穿过他的衣服而已,事实上只有受者本人心里有数,无论如何,眼前这个人已难以掩饰他的狼狈,保持他意态翩翩的从容身法了。
  在空中一个倒折之后,这人身子像是一片飘空的枯叶,落在了丈许以外——
  谭雁翎一招得势,焉能就此住手?只听他嘴里厉叱一声,双掌一搓,用“龙形二式进身掌”,身子有如一道破空匹练,“嗖”的一股疾风而袭到了对方身前,双掌一上一下用“双撞手”手法,向着这个人腹肋之间猛撞下去!
  这个人似乎未曾料想到竟会受伤,一时间却也有点惊慌失措——
  再者,他似乎又有点不打算以真面目示人,虽是负伤紧迫之间,仍然是深深地垂着头。
  谭雁翎的双掌推到,他两只手不得已向前递出,紧紧抓住了谭雁翎的一双手腕子。
  谭雁翎顿时全身一震,发觉到对方惊人的内力,正自透向自己一双手腕的“曲尺穴”。
  眼前已是势成骑虎,欲罢不能,谭雁翎要想挣脱对方的双手,就非得要先挣开对方透入自己双腕的那股子内力不可!
  这般情形之下,两个人可就一时纠缠不开了。
  在如此过程里,谭雁翎也曾想到要看清一下对方的脸,看看他究系何人,可是对方这人头垂得很低,像是有意躲避着自己,再者他双手之间所连施而出的力道,确实惊人已极,不容得他不全力以拒。
  霍地双方身子同时大震了一下,谭雁翎足下通通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他只觉得胸前一阵发热,顿知不妙,总算多年内功,尚能制止住这口鲜血不喷出来。
  这当口,对方那个人早已如冲天大雁般地拔空而起,飘飘乎坠落于院墙之外。
  只由其腾身而起的一刹那,谭雁翎仿佛看了一下他的侧面,那也只是惊鸿一瞥罢了。
  谭雁翎忙气贯丹田,强制着胸内翻腾欲出的一口鲜血,怒叱一声,腾身而起,当他飞扑上院墙的一瞬,对方早已逃之夭夭了!
  桑南圃像是燕子般轻灵快捷来到了“迎春坊”自己的房前——
  他的脸色略嫌苍白,有一点出息沉浊——是因为他受伤的缘故。
  仿佛记得来时灯是点着的,何以这时看上去里面一片漆黑?
  大概是自己记错了吧?
  略一思索,他遂即推门纵入。在暗中摸出了千里火,迎空一晃,顿时火光大盛!
  他点上了灯,熄了千里火,一双光华内蕴的眸子由入门处以至自己的睡榻,细细打量过去。
  ——他确信这房子里曾经有人来过。
  并且这个人还曾翻察过自己的东西,当然他可以断定对方翻察的结果,定必是一无所获。
  “这个人已经走了”——他心里这么想着,就走过去关上了窗户。
  在关窗户的时候,他特别注意到窗榻上有一点小小的灰土痕迹,看上去不过像指尖那么一点点大小。
  可是桑南圃审视再三,心中有了见地,断定来人是由这窗户进来的,这一点小小痕迹,正是来人足尖点踏之处,那么以此推想,来人轻功相当可观了。
  桑南圃脸上微微带出了一丝冷笑。
  这人轻功不错,可是还未能达到与自己颉颃的地步。
  这一点他大可不虑。
  只是这个人为什么要来?他是来找些什么?
  “莫非自己行藏败露,引起了什么人的猜测?”
  想到了这些,可就不能不使得桑南圃内心生出了一些警惕之心!
  仁立在灯案前他神驰了一刻,只觉得衣层间一片冰凉,低头一看,敢情侧肋间那袭长衣,已为鲜血染红了。
  他心中微微一惊,脸上带出了一丝苦笑——
  自从青城技成,涉足江湖以来,他还不曾打过败仗,更不曾想过自己还会在别人手上负伤——虽然对方是施展卑劣的暗器,而且并不曾依照武林的规矩事先示警,然而无论如何自己是败在他这种暗器手法之下了,而且还负了伤!那是一种什么暗器桑南圃到现在还想不通,在他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件惭愧之事——
  衣服脱开来才发觉到整个的一件中衣全部让血染红了,成了名符其实的一件血衣!
  伤处不过是一道小小的血槽,约莫有两分深浅,只是破口之处,里面的肉全部自翻出来,鲜红的血,兀自汩汩地外流不已!
  桑南圃一连在伤处附近点了几下,流血顿止。
  他手头上有上好的刀伤药,当下就找出些来,正待向伤处洒下去———
  蓦地一人冷笑道:“别胡来——”
  说话声俨然女子口音!
  桑南圃大吃一惊,以他听视之觉,竟然未能事先发觉到室内藏有一人,只这一点可就过于失之大意了。
  话声一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已翩然由室角步出——那里原来放立着衣柜与一些箱笼,她就匿身那里,竟然不曾为桑南圃发觉。
  一袭雪白的披风,大红缎子的骑马紧身裤,足下是一双薄底的鹿皮快靴,这些烘托着她修长婀娜的身材,确是令人击节赞赏。
  这些固然很美了,可是她的脸更美。
  桑南圃只看了一眼,禁不住微微一怔道:“你——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
  含着浅浅的一层笑意,轻轻迈着脚步,她姗姗来到了近前。
  桑南圃由于衣衫不整,袒胸露怀的有点不好意思,他匆匆后退了一步,赶快把衣服拉拢上。
  来人——谭贵芝,微微一笑道:“你不要在乎这些,我先瞧瞧你的伤再说!”
  说时不容桑南圃解说,径自伸手拉开了对方的长衣。
  桑南圃又是一怔,一时真不知何以见拒,恰好身后是一张木靠椅,他就坐了下来。
  “不过是一点小伤,不碍事——姑娘借后一步,才好说话!”
  他冷着脸说了这几句话,满打算对方女孩子家脸上定然挂不住,可是事实上却不是这么回事。
  那位谭家的大小姐,像是没听见似的,只把一双剪水瞳子翻起来,似嗔又笑地看了他那么一眼,又已把目光回到对方身上伤处。
  伸出两根春葱般白皙细长的手指,在他伤处附近轻轻按了一下——
  “疼不疼?”她翻着眼睛道:“可得说实话。”
  桑南圃身子一抽,眉头皱了一下。
  “有一点。”
  谭贵芝瞧着他,哼了一声,道:“有一点点?哼!我看还疼得很呢!”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她的手指又按在了距离伤处颇远的另一个地方——也就是桑南圃右乳下三四分处——
  “这里呢?”
  说这句话时,她的脸可就有点不自在地红了——
  手指头只轻轻按了一下,赶快就收了回来。
  被她手指按处,顿时引起了抽筋似的一阵奇痛感觉。
  桑南圃忍不住身子缩了一下,却没有出声音。
  “很疼是不是?”
  桑南圃拉上衣服,道:“男女授受不亲,姑娘请先回避一下,容在下略事包扎才好说话!”
  谭贵芝一双妙目,含蓄着神秘的感触情意,在他面上一转,鼻子里娇哼了一声,冷冷地道:“这是什么节骨眼了,你还谈这些?”
  妙目一转,轻轻一叹,忍不住又笑了一下,道:“上一次你在半路救我的时候,可曾想到了男女授受不亲?”
  桑南圃道:“性命相关,自不能拘于细节。”
  “这就对了,”谭贵芝瞟目看他,似嗔又笑地道:“还不是一样的!”
  桑南圃不禁大吃一惊,说道:“姑娘之意是?”
  “桑兄,你真不知道?”谭贵芝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中的是什么暗器,你不知道?”
  桑南圃摇摇头,微哂道:“不过是皮肉之伤罢了!”
  谭贵芝道:“皮肉之伤倒是不错,可是因为暗器之上有剧毒,桑兄你不可不防!”
  桑南同顿时一惊道:“真的?”
  也就在一刹那,他忽然感觉到伤处四周有一种麻麻的疼痛感觉,心里也就相信了三分。
  谭贵芝一笑,说道:“你自己可觉得了?”
  桑南圃冷冷一笑道:“姑娘,如此说,一定知道在下中的是什么毒药暗器了,尚请赐告,不胜感激之至!”
  “我当然知道!”
  一面说,一面坐下来,一双眸子观察着对方的脸,缓缓地道:“我不但知道,而且尚能解救,不是我夸大口,武林中除了擅打此暗器者之外,能够解除这种毒药的人,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桑南圃道:“那么擅于施展这种暗器的人又有多少?”
  “也只有一人!”
  “是谁?”
  “我爹!”——说到这里,她那张原本含有甜蜜笑容的脸上,顿时现出了一片寒冷。
  冷冷一笑,她接下去道:“桑兄,这正是我要请教你的,请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桑南圃微微一怔,冷笑道:“姑娘好精明的眸子!但请放心,在下眼前并无意要取令尊性命!”
  谭贵芝顿时神色一变,冷冷地道:“果然不错,自从你一来,我就看出了你这个人有些不对——你跟我爹爹有仇?”
  桑南圃冷冷一笑,目射精光道:“姑娘问得太直了,恕在下不知所答!”
  谭贵芝睇视他,微微摇了一下头,喃喃道:“不像……如果你跟我爹真有仇的话,你又何必救我?”
  桑南圃苦笑了一下,暂不作答。
  谭贵芝妙目一转,道:“那天我见识过你的武功,我爹绝不是你的对手,你要真想杀他,也不是一件难事,为什么你迟迟不肯出手?”
  桑南圃又笑了一下,仍然不发一言!
  谭贵芝费解地又说道:“你怎么不说话?”
  “无可奉告!”
  谭贵芝忽然道:“你真的姓桑?”
  桑南圃冷冷一笑道:“姑娘有什么可疑之处么?”
  “是有一点。”
  说到这里,她身子微微向着案头一倚,一只白酥酥的粉腕支向腮旁——
  她微微眯着双眼,疑惑地道:“你——可认识一家姓梁的人?”
  此言一出,对面的桑南圃陡地吃了一惊——只是外表上却不露丝毫痕迹。
  “姑娘怎会有此一问?”
  他在问这句话时,眸子里闪烁着深沉的光芒,紧紧逼视着对方。
  谭贵芝微微一笑,道:“这些话咱们等会儿再谈,现在先为你治伤要紧!”
  说着侧身由豹皮革囊内取出了一个青绸子缎包儿。
  打开了那个缎子小包,里面是一个青瓷的小长瓶,另外,有一根细长的青竹筒儿。
  她信手捏开了竹筒一端,即由竹筒内倒出了一束长有七寸许的钢针。
  桑南圃自从得悉暗器上猝有剧毒之后,即以“锁阳神功”提锁着全身的精气内神,不使分散外溢。
  谭贵芝这时手拈着一根长长钢针,目注向桑南圃,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与我爹爹当场动手的情形,但是我确知我爹爹这种‘铁指飞环’的绝技二十年来只不过用过一次——”
  她目光蕴含着智慧,一片茫然地又道:“我真不了解,他为什么会对你下此毒手?”
  “很简单!”桑南圃冷冷道;“因为他技不如我!”
  “你跟我爹爹到底有什么仇?”
  “我没有说有仇!”
  “那你们为什么动手?”
  “说来也许姑娘不信!”桑南圃讳莫如深地道:“我只是追蹑着一个夜行人而误入尊府!”
  “后来呢?”
  “后来就与令尊闯见,他把我当成了仇家或是歹人,才动的手。”
  “他可曾看见你?”
  “我想大概还没有。”桑南圃微微一顿,又道:“如果姑娘不说出是我,我想他一直不会知道!”
  “那么你是不希望我说出是你喽?”
  “为了不增加令尊眼前的困扰,我想你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不过,”桑南圃犹豫了一下,又说道:“你们到底是父女,你还是会告诉他的!”
  “唉——”谭贵芝轻轻叹息了一声。
  她一向善解人意,智力过人,可是对于眼前桑南圃来说,却每每失灵——
  也许是她一上来对于桑的印象太好了,形成主观上“先入为主”的约束,是以后来的猜测难以打入!
  直到现在,她还是深深地相信桑南同是一个足可托付信赖的人——虽然有很多地方使她疑惑,可是她却不曾向分析别人那般专心贯注地去分析他,这当然是因为太主观的缘故!
  “好吧!”她看看他讷讷地道:“我不告诉他老人家就是了!”
  桑南圃并不曾现出一些感激形态,只微微点了一下头,冷冷道:“这样我们下一次见面不至于太窘!”
  “你不恨我爹?”
  “不会的!”桑南圃莞尔一笑,露出了编排如贝的一口牙齿——
  他眼睛含有某种神秘意识地注视着谭贵芝,缓缓地接下去道:“如果有人杀了我的父亲,毁了我的全家,或是使我饱尝颠沛流离之苦,这些才能成为我怀恨的原因,除此以外,我是不轻易对某人怀恨在心的!”
  他不过是随便举个例子譬如而已,谭贵芝不知怎么,却心里起了一阵寒意,尤其是对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含蓄的隐隐杀机,令人不寒而栗!
  “还好——我爹爹总不会是他的杀父仇人吧,要不然该有多怕人?”
  她心里暗暗这么想着,一双妙目瞟向对方。
  正巧桑南圃的眼睛也在看她。
  桑南圃冷冷一笑道:“我一直以为令尊是不欺骗暗室的君子,想不到他却惯以暗器伤人。”
  谭贵芝一笑反问道:“莫非你一辈子不曾施用过暗器?”
  “可是我从来不曾背后下手。”
  “那是因为你武功太高的缘故。”谭贵芝笑了笑说道:“谁叫你自己乱往我家里跑呢,我爹一定是把你当成上门的仇人啦!”
  “可能是这样吧!”桑南圃苦涩地笑了笑。
  谭贵芝站起来道:“好了,你也别生气,我爹不小心伤了你,我是他女儿代他老人家向你赔个不是也就好了!”
  说完遂以手上长长的钢针刺入桑南圃胸侧“三星穴”上。
  “疼不疼?”她仔细地运捻着手指,道:“要是不舒服,就快说话!”
  桑南圃内心已有准备——
  面对着自己平生不共戴天大仇人的女儿,他不能不有所戒备。
  虽然也确信谭贵芝对自己并无恶意,而且多少还有若干的情意,可是这种感情他却是不敢接受的!
  对方又是个聪明绝顶的女孩子,面对着这样的一个人,他不可不防!
  心里有了这番见解,暗中可就越加的小心戒备。
  他缓缓地由丹田内提吸起一股内走元阳之力,贯注在右掌之内。
  如果说谭贵芝胆敢心存不轨,在她方露迹象的一刹那间,桑南圃确信在举手之间就能致对方于死地!
  他一声不哼注视着谭贵芝。
  贵芝似乎毫无心机,她巧笑倩兮地续把两根钢针在桑南圃“足三里”“没志堂”两处穴道上下了针。
  当第三支钢针贯注穴道之后,桑南圃只觉得身上一麻,顿时动弹不得。
  他心里一阵大急,一时间,只觉得体内燃烧起一股暖流,像是澎湃的海水在他体魄里翻搅着,先时提贯在右腕的内劲,休想再能提起丝毫。
  谭贵芝秀眉微展,一片和颜悦色地道:“你不必对我提防,我如果有杀害你的意思,现在你焉能还有活命之机?”
  说完微微一笑,道:“你所中的暗器铁指飞环上,淬有我父亲自己提炼的‘金线虫毒’,一经沾上,任何人都难逃过两个时辰之内。你内功虽高,至多也不过多延个把时辰而已!”
  说到这里话声顿住,却把三根钢针再次转动了一下。
  桑南圃顿时就感觉出体内奇热如焚,仿佛整个五腹内脏都为之燃烧起来。
  “你别怕——”她声音里充满了温柔与关注,轻轻安慰着他道:“这样才能使毒气不能攻心——”
  她轻轻揭开桑南圃的衣服,目注其伤处努了一下嘴道:“嘘!你看!”
  桑南圃垂目下视,果见伤口之内汩汩淌出了一些深紫色的浓血!
  如非亲自目睹,他真有点难以置信,想不到小小一枚暗器之上,竟然会淬有如此厉害之剧毒!
  他心里先是一惊,接着不禁对于面前的谭贵芝滋生出一片感激之情!
  谭贵芝这时全神贯注在桑南圃受伤之处,二人距离本近,贵芝再一贴近,一张脸几乎都快挨到了对方胸上。
  桑南圃尽管是在伤痛之中,却也感觉到大不自然。他赤裸着的前胸被对方散开的几缕发丝接触得痒痒的……
  她那张白中透红的脸,含蓄着少女独具的天真明媚;那眉儿浓淡适宜,点缀在宽敞的额前,配合那双海一样深的眸子,益加的显现出一派秀致舒展……
  颈项如玉,在她垂下头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见发根间的一层毫毛,那里润合着处子的芳香,使你忽然感觉到她的俏皮任性……
  ——这些都不是桑南圃存心想看,而偏偏他却看到了。
  她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一个初涉人事的大姑娘,忽然发觉到她所喜欢的人,尝试到一点点异性间感情的滋味,她不禁努力地去追寻着,毫无忌惮地去追求着……
  那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情操,一种自慰而从来未曾想到伤害他人的纯洁情操!
  桑南圃微微闭上眸子,脸上浮现出一种难耐的痛苦!
  与其说他伤处疼痛,毋宁说他是感情使然。
  也许他心如铁石,感情不至于脆弱至此,可是这个天真任性、毫不设防的大姑娘,却在无意间伤了他,使他此一刻心神交战,而困陷于矛盾之中。
  “作孽!作孽!”——他心里反复念着这两个字。那张英俊的脸上,显现出一片激动。
  谭贵芝浑然不觉。
  她用一块洁白的丝绢,小心地拭着桑南圃伤口下的血。
  黑紫的血,把她那方白丝巾整个都染透了。
  慢慢流出的血越来越红,渐渐的,桑南圃也感觉到伤处那种麻木的感觉消失了,代之是阵阵疼痛感觉。
  谭贵芝看到这里,忽然笑道:“好了,没事了!”
  说着她扭开了那个青色的小瓷瓶,由里面倒出了两粒绿色的药丸,一粒捏碎成粉,轻轻洒在桑南圃伤处,桑南圃顿时就感觉出一阵清凉舒适的感觉!
  谭贵芝遂即把三根钢针拔起,桑南圃身上一轻,方待站起。
  谭贵芝轻轻按着他道:“慢——你暂时还是不动的好!”
  说完起身在桌子上倒了一杯水,然后把手中另一粒药丸塞入桑南圃嘴里,桑南圃就口吞下去。
  “想不到你内功这么高!”她坐下来说:“听我爹说,一般人如果中了他这种暗器,即使是他亲手解救,最起码也得三天后才能行动自如,身上余毒也不是一下子可以除得了的。想不到你竟复原得这么快!”
  桑南圃冷冷地道:“这还要拜谢令尊手下留情,更要拜谢姑娘你妙手回春!”
  谭贵芝微微一愣,翻着一双大眼睛道:“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爹的气,如果刚才你说的是实话,那只能怪你自己,谁叫你半夜三更私入人宅!我爹既然不知道是谁,当然难免误伤了你。”
  桑南圃这时用一条布带,把伤处紧紧扎住,然后穿好衣服。
  谭贵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桑南圃穿好了衣服,深深地向着谭贵芝一拜,道:“多谢姑娘救命大恩!”
  谭贵芝上前忙伸双手,托住了他的身子,她面色微红地笑道:“是我父亲误伤了你,应该由我来向你道歉,怎么反劳你大礼拜谢,这可太不敢当!”
  桑南圃说道:“你是你,令尊是令尊,两者不可混为一谈!”
  可笑谭贵芝聪明一世,此刻竟然未能明白此语之明显含意,否则她必将大吃一惊。
  她看着他笑了笑,道:“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桑南圃道:“姑娘不是随令堂在青草湖马场么?怎么……”
  谭贵芝退后一步,坐下来道:“老实说,我是专诚来拜访你的!”
  “为什么?”
  “是——”谭贵芝微笑着道:“也许是我娘猜错了。”
  “姑娘请明说无妨!”
  “好吧!”谭贵芝面现笑容地道:“虽然我娘叫我不要告诉你,可是我倒认为说出来也没什么!”
  她顿了一下,目光中含蓄神秘注视着桑南圃道:“老实告诉你吧,我娘认为你不姓桑而是姓梁。”
  桑南圃微微一笑,默默无语。
  谭贵芝道:“我母亲说很像是姓梁的后人……”
  “梁什么?”
  “我娘没说。”
  桑南圃几乎冷笑出声,他紧紧地咬了一下牙齿,不禁把荷姑与今日的谭夫人两个身份不同而实在却是一人的女人揉在一起,想了想可就禁不住激起了一腔怒火!
  “我娘说看见了你,就使得她想起了那个姓梁的。”
  “那个姓梁的是令堂什么人?”
  谭贵芝微微摇了一下头,道:“也许是她娘家的一个亲人吧……”
  “令堂对于那个姓梁的亲人说了些什么?”
  “她什么都没说——”谭贵芝微微发出了一声叹息,道:“我问她她只是摇头,到后来她竟然哭了。”
  桑南圃怔了一下,微微苦笑一下,道:“这也许是令堂当年一件伤心事吧!只是她把我与那位姓梁的扯在一块儿,却是令人不解。”
  “也许你们长得很像——”
  说到这里,谭贵芝似乎很迷惑的样子,她苦笑了一下,道:“你不了解我娘这个人,她生平很少会落泪的,可是当她想到了过去的那件事,她伤心得不得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哭……”
  “是你母亲要你来的?”
  “不错!”谭贵芝道:“她要我暗中察一察,看看你是不是姓梁。”
  “所以你就偷偷潜入我房子里,翻我的东西?”
  “可是我仍是一无所获。”谭贵芝面上讪讪地笑了笑。
  桑南圃一笑,道:“令堂不愧是仔细之人,只可惜她找错了对象!”
  谭贵芝道:“我想她是认错人了!”
  桑南圃道:“令堂可曾关照你,要你暗中下手杀我?”
  谭贵芝一惊,道:“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
  桑南圃不自然地笑了一下,他实在不能再装成一片坦然的样子,当时站起来踱向窗口。
  推开了窗子,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谭贵芝姗姗跟过去,道:“怎么了?”
  桑南圃流目于恒河沙数的一天繁星,兴起了一声长叹。
  “你母亲仅仅告诉你这些么?”
  “不!”谭贵芝想了一下,才道:“她还告诉了我一些话。”
  “她可曾要你不要把这些话告诉你父亲?”
  谭贵芝顿时一呆。
  桑南圃回过脸来,一双灼灼的眸子,像一对利刃般逼视着她。
  谭贵芝在他这般目光的监视之下,自信不能撒谎。
  犹豫了一下,她终于点了点头。
  “我母亲确实这样关照我了!”
  “为什么?”
  “我娘没有说——”说到这里,她忽然抓住了桑南圃一只膀子。桑南圃长眉一挑道:“干什么?”
  他轻轻一摆,略加力道,已把谭贵芝的双手分开。
  “你一定知道是为什么?你告诉我吧!”谭贵芝像是忽然看穿了一切似的,她大声地道:“你告诉我……这些是为什么?”
  桑南圃冷着脸,十分激动地道:“你为什么不去问你母亲?”
  “她不告诉我——”
  泪水夺眶而出,她脸上荡漾着一片真情——绝非是做作出来的表情。
  桑南圃冷冷一笑,道:“那么你又期望我能告诉你什么?”
  “你一定知道这些隐情!”
  “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骗人——”谭贵芝忍不住又扑过来,用力抓住了他一只手,可是后者重施故技,仍然是轻轻地一推,谭贵芝的两只手又轻轻地滑落。
  谭贵芝当然知道对方精深的武技,如果自己真的傻到要在这一方面与他一争长短,那可就太蠢了。
  她茫然地后退了几步,嘴里喃喃地道:“我娘没有骗我,你一定是那个姓梁的后人—一你一定不姓桑,姓梁!”
  桑南圃冷冷道:“我无可奉告!”
  “你……为什么要骗我?”
  谭贵芝睁大了眼睛,喃喃地道:“你来到冰河镇集,到底存着什么心……你想干什么?”
  桑南圃深深垂下了头,黑漆双瞳里,竟自弥满了泪水!
  他用着冷酷的声音,颤抖地道:“我实在是无可奉告!”
  “你为什么不说?莫非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为什么不去问你母亲?”桑南圃不禁带出了一片冷笑:“我想她是不会告诉你的。”
  “好吧!”谭贵芝叹息了一声,站起来道:“既然你们都三缄其口,我就去问我父亲去。”
  “你不会这么做的!”
  “为什么?”谭贵芝冷冷地道:“你以为我父亲不会告诉我?”
  “那倒不是。”
  桑南圃叹息了一声,那副英俊的脸上,含蓄着可怕的笑容,道:“你父亲会告诉你的,但是你却会对你母亲失信!”
  谭贵芝垂下了头,心里忖道:“这个人果然心细如发,什么都知道。”
  看来想诈出他的实话,是千难万难了。
  她试着问道:“如果我甘愿失信母亲,去问我父亲,又会如何?”
  那个桑南圃冷冷一笑,道:“那么你父亲就会问你,甚至于他会猜到是你母亲告诉你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桑南圃冷冷地道:“这是你父亲生平一件奇耻大辱的事情,他绝不愿意要你知道,如果你一定要问,可能受害的是你母亲。”
  “你是说我爹会杀我娘?”
  “以你父亲昔日为人,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谭贵芝冷冷一笑,道:“好吧,那我就说你透露的。”
  “你不会这么说!”
  “为什么?”
  桑南圃冷冷一笑,道:“那么一来,受害的可能是你自己了!”
  谭贵芝神色一变,道:“你胡说,我爹怎么会是这种人?”
  桑南圃冷笑一声,道:“就算令尊不是这种人,但是这么做的结果,也只有逼使我与令尊一拼生死了!”
  谭贵芝轻叹一声,打量着他道:“算你厉害,我不问也就是了。”
  她慢慢垂下头,神态间一片黯然。
  “这个疑团,早晚我一定要解开——”抬起头,她痴痴地看着桑南圃道:“求求你告诉我吧!”
  “我无可奉告!”
  语音和先前一般地冷,一般地无情!
  谭贵芝苦笑了一下,道:“那么你这次来……是来复仇的吧?”
  桑南圃凄惨地笑了几声,踱向窗前,仍是不发一言。
  谭贵芝苍白的脸上,起了一片痉挛,忽地跟了过去,说道:“是我父亲母亲得罪了你?”
  “得罪?”桑南圃眺着远天的夜色,凄凉地笑道:“你说得太重了,我可不敢承认!”
  这一时间,他的脸色异常的冷酷、凌恶,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谭贵芝满脸迷惘惆怅的表情。
  “谭小姐,”桑南圃回过头来冷冷道,“我惟一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不姓桑,姓梁,除此以外就请当面问令堂去吧!”
  谭贵芝愣了一下,漠漠地点了一下头,道:“总算你承认了你姓梁!”
  她缓缓地后退了几步,一时也垂下脸来——
  “梁大哥,虽然你们都瞒着我,可是我却猜出来这其中满含着仇恨险恶。我爱我的母亲,也爱我父亲,如果你要是存心不良,我绝不与你甘休!”
  “我听见了——”
  桑南圃说出了这几个比冰更冷的字,遂即游目于当空的繁星,再也不回过头来。
  房门忽然被大力推开——
  谭贵芝面色通红,微带着汗渍走进来,这番形象,使得静坐一隅的陶氏陡吃了一惊!
  她站起身子来,异常喜悦地道:“你回来了?”
  谭贵芝丢下了手上的马鞭,脱下了身上的披风,一言不发地在床上坐下来。
  一日夜的快马飞驰,谭贵芝看上去显得很疲惫,又有点像是跟谁赌气似的。
  母亲紧紧握着她的一只手,眼睛里散发出慈爱与关怀——
  “你饿了吧?我叫人去给你准备吃的去!”
  “不——”谭贵芝抓住母亲道:“我不饿。娘,我见着他了!”
  ------------------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