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王邸惊绝艺 密令震双狼


  在王府的西暖阁里,热河郡王铁崇琦一身便衣,倚在藤椅上。一个穿着葱色小罗衫伶俐的小丫环,蹲在他面前,轻轻抡着一对粉拳,在他全身上下捶着。
  未几,进来一个当差的,打着扦道:“启禀王爷,江、裘二位谢恩来了!”
  铁王爷脸上绽出了笑意,道:“现在哪里?”
  “在前面大客厅里。”
  “带他们进来!”
  “喳!”听差的答应了一声,请安告退。
  铁崇琦又道:“他们两个人的东西,都拿来了没有?”
  “回王爷,都由赤峰栈里拿回来了,已经发还了他们!”
  “好,你去吧!”
  听差的退了出去。
  铁崇琦欠身坐起来,向着那个丫环挥挥手道:“你下去吧!”
  “厂环请安退出。
  不久,江浪、裘方两个人已风度翩翩地出现在王爷面前。那神态一反在赤峰做阶下囚的样子,脸洗了,辫子重新编过,一身衣裳里里外外都新换过,端的是两个风度翩翩的俊美少年。
  二人一直来到王爷休息的西暖阁前,就见前面花坛里的名花异卉开得一片烂醉。
  一只绿毛鹦鹉在架子上跳来跳去,学着人语,高声地唤着:“客人来啦!客人来啦!”
  陪同他二人一块来的那个听差的吩咐道:“二位请稍候,小的这就回话去!”
  江浪道:“偏劳!”
  听差的顺着廊子往阁里回话的当儿,两个人打量了一下这王府里的地势——好大的地方,亭台楼谢、垂杨绿柳,美不胜收。
  靠北面角上,还有一个莲花池子,一道朱红的小桥婉蜒在水面上,小桥一端耸立着一座八角亭。
  这个时候,池子里的荷花多半都谢了,只剩下一株株莲蓬挺生着。
  两个青衣小厮撑着一艘画舫,在池子里缓缓行着。
  那艘船里,装载着七八个莺莺燕燕的姑娘家。一片嘻笑中,人人用竿子拨弄着新生的莲蓬。两只全身白毛的纯种北京小狮子狗,在岸上边跑边吠着。秋蝉就在池边柳树上叫着……
  这一切,江、裘二人看在眼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恬静、淡泊、安逸之感。
  两个人几乎都看呆了,仿佛活了半辈子,忽然觉出以前的岁月全是白过了,生命似乎都是无为虚掷。
  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听差的已经回来恃立在二人面前回话道:“王爷有请!”
  第一遍,两个人没听见,他又加了些劲儿,再嚷一遍,两个人才警觉过来。
  江浪汗颜笑着,连连抱拳道:“多谢、多谢!”
  小听差的企着脚,向那边他子里看了看,笑道:“三福晋奶奶又在游湖啦。”
  “三福晋”也就是“三王妃”——以“热河郡王”铁崇琦的身份,有个三妻四妾的不算什么稀奇。
  这些妻妾都住在府里,各立门户,加上仆从差役说不清有多少人!
  小听差的一直把二人带到了西暖阁正首的花架子下面站好了,正要入内回禀,想不到王爷已经自行出来了。
  那么笑态可掬、亲切的一张脸。
  江浪、裘方不等着招呼,各自抢上跪倒叩头。
  铁崇琦哈哈一笑,道:“起来,起来,不知不罪,我这里没这些子礼节!”
  江浪、裘方磕了个头,恭敬地站了起来。
  面对着当今朝廷里的这位亲贵王爷,两个人心情的那份子紧张,可就别提了。
  江浪垂下头道:“小民蒙王爷法外施仁,得以死里逃生,大恩大德,恩同再造,请王爷再受小民一拜!”言罢一拉裘方,要再拜倒。
  铁崇琦上前拉住二人,微笑道:“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哈哈!来、来、来,到屋子里说话!”
  二人垂手称是。
  进了西暖阁,铁王爷让二人随便坐下,负责在阁里侍候的“厂环,端上了冰镇的杏仁豆腐。
  所谓“暖阁”,其意并非指冷暖之暖,而是含有随便舒适的意味。
  在这里大可不必拘束常礼,暖阁里摆设着王爷坐卧两用的躺椅。
  白玉案子上,横摆着纸卷,水墨丹青散在案子上,画还没有画完。
  四面轩窗敞开着,徐徐凉风吹进来阵阵花香,一时令人心醉不已。
  闲人都退了下去,王爷才含笑道:
  “那天一见,我就存下心要与你们二人深交一交,因为圣上还没有返驾,不得不张罗一下,想不到短短几天,你们两个又闯了大祸。”
  江浪、裘方被说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当着王爷真有点坐不住,相继由位子上站了起来。
  铁王爷笑道:“坐,坐,我可没有责备你们两个的意思!”
  二人告了谢,正襟落座。
  铁崇琦由果盘里拿了几个核桃,扔过来道:“来,吃点东西,咱们不拘束。”
  核桃一出手则分为两个方向,一边两颗,夹着一阵尖锐的风力,双双向二人眸子上奔来。
  江、裘二人各自抄手接住,只觉得这位王爷手劲极大,像是故意开玩笑似的。
  二人刚刚接住,铁王爷笑道:“小心!”
  话方出口,二人只觉得手心里的核桃“叭喳”一声,自行碎炸了开来。
  虽然未把手心刺伤了,可是核桃茬子扎得手心痛辣辣的,不是个味道。
  二人心里不禁一惊,知道这虽是一手小玩艺儿,若没有十年以上的纯内功,却是不易施展。对方贵为千岁之尊,能练成这么一身好功夫,不能不令人打心眼里佩服。
  铁王爷看似心情很好,侃侃地道:“前天在孙总兵那里不便相见,所以跟他掉了这么一个花枪,圣上今天早晨还问起了这件事……”
  二人心里一惊,正想问点什么,铁王爷笑道:“这件事算是已了啦,不过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那天皇帝行猎受惊,可是你们两个干的?”
  江浪叹息了一声,道:“王爷明鉴,这件事真是个误会!”
  “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看!”
  江浪遂把裘方误射皇帝坐马之事说了一遍,铁崇琦听完之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一顿,他大声道:“真会有这种事?围场四周戒备森严,你们两个是怎么进去的?”
  江浪苦笑着摇摇头道:“这个我也就不知道了,可能是碰巧了,那一天我们两个穿着的衣服,与负责围场警备人所穿的很像,大概他们当成了自己人,也就疏忽了!”
  铁崇琦点点头道:“嗯,有可能。这一点,你倒是提醒了我!”
  他这双隐隐含蓄着精芒的眸子,在二人身上转了转。
  “你们的胆子也实在太大了!这件事要不是我出面,谁能料理得了?”
  他微微一笑,又道:“我是爱惜你们两个人这身功夫!”
  “王爷夸奖!”
  江浪垂下头恭声说道:“小民二人受王爷恩典,终生不忘!即使是肝脑涂地,也难偿报王爷活命之大恩大德!”
  裘方更是冲动地道:“我等二人,愿意听凭王爷差遣,万死不辞!”
  铁崇琦眉毛一挑,道:“此话当真?”
  裘方道:“丈夫一言,如白染皂,岂有说话不算数之理?”
  铁崇琦哈哈笑道:
  “好,我喜欢的也就是你们这股子豪爽劲儿!只是我哪里有什么事用你们效劳?你二人只管安心在我这里住下,有我袒护你们,谁也不敢说话,你们住上一年两载,等外面风声凉了下来,要走我也不拦你们,怎么样?”
  二人对看一眼,忍不住热泪盈眶。
  血性男儿多的是视死如归,甘冒万死而无一惧,最怕的却是别人以至诚肝胆相待。
  铁崇琦这番纡尊降贵,以德报怨的侠义举止,深深地打动了江、裘二人,俱存下了誓死以报知己的深心。
  当晚,铁王爷设下一桌丰盛筵席,与二人接风洗尘,席间对二人更是表露出一番推心置腹的深切情谊。
  江浪、裘方自幼飘荡的一双弃儿,从懂事以来,还不曾宁静地过一天日子,忽然为贵人所垂青,倾心结交待若上宾,心里的感戴之情,当真非言语所能形容。
  酒筵间,铁崇琦还特别请出了他最宠爱的七福晋奶奶作陪。
  七福晋无疑是铁王爷最宠爱的一个妃子。
  她小字“巧巧”,王府上下皆以“巧妃”称之。
  其实这位自幼生长在江南的佳人,是个道道地地的汉人,“巧巧”之名乃是后来铁崇琦为她取的。
  这个名字并非显示她人生得小巧,而是由于她为人机灵,诗书琴画无所不精,善于应付。
  因为这样,这位巧妃在王府十美之中脱颖而出,独占鳌头。
  铁王爷对于这位爱妃,当真是无微不至。
  巧妃亦识大体,周旋宾客之间落落大方,丝毫没有一般小家女子忸怩作态的寒酸模样。
  她似乎对丈夫这两个武林道上的朋友很有好感,可能是她父亲曾经官拜江南提督,是个“将门之女”的缘故。
  七福晋长身玉立,肤白如脂,芳龄二十二三,风华绝代,举止若仙。无怪乎这位“热河郡王”甘愿拜倒在石榴裙下。
  这一夜宾主尽欢,一席酒筵,直到月满西楼,才尽兴而散。
  巧妃即席关照,把北面院子里的“梧桐阁”整理出来,供江浪、裘方长居。
  她告诉二人说“梧桐阁”地方清静,过去王爷曾经住过,后来新辟了“琴瑟馆”,王爷迁过去,梧桐阁因此废置下来。
  她并且说梧桐阁与新辟的琴瑟馆相距很近,今后王爷要想与二人讨教武功也方便。
  铁崇琦很满意巧妃这种安排;
  巧妃对于王爷练武的事情很注意,她告诉二人说,王爷目前正在练习一种指力。
  铁崇琦哈哈一笑,忙用闲话岔开。
  江浪却深深地记在了心里,因为他在“指力”上有极深的造诣。
  而这一项既成的事实,却很少人知道,除了他的那位拜弟裘方以外,可以说无人知道,甚至连给他们授业的恩师焦先生也不知道。
  因为当年焦先生只把一种武林中极少有人能练好的指上功夫传授给他。之后,就离开了。
  江、裘二人是否能练成这种指力,他也就不知道了,事实上他根本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焦先生传授武功的方式很特别。
  他对于江、裘二人刚刚人门的那几年,要求得特别严格,有几种基本的入门功夫,两个人一定要达到他的要求。
  可是这几种功夫练好之后,他教学的方式很快转变了。
  焦先生的武学范围既广泛又杂乱,差不多各门派的武功精髓,他都曾涉猎过。
  对于这两个门下弟子,他采取放任的教学态度,那就是说,他广泛地把每一样武功的要点摘精说明,却不对二弟子提出任何强求。
  这意思也就是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在这个原则之下,也就无形中激发了他们自动的究学之力。
  江浪就是在这种教学方式之下,脱颖而出的一个!
  这些各门各派的武功之中,江浪最最杰出的就是指力一道。
  前面也曾略为述及,那就是所谓的“一元指”力。
  江浪自从练成了这种指力之后,还不曾人前施展过一次,现在他得悉铁崇琦在练习指功,心里不禁微微一动,甚希望铁崇琦在这一门功夫上,能够与他探讨探讨,并且助他一臂之力。
           ※        ※         ※
  在梧桐阁一住数月!
  两个驰骋风尘,野惯了的小伙子,哪里享受过这等清福?
  铁崇琦对于这两个由犯人猝升为门下客的朋友,可真是无微不至——有专人侍奉饮食,衣物用具样样俱全。
  七福晋那边,不时地派来丫环,提着巧妃亲手调制的精致点心菜肴。
  铁崇琦事情忙,一共只来了两三回,每一次时间也不太长。他很关心江、裘二人的起居,怕二人没有钱用,留下了一张面额一百两银子的银票,劝他们暇时上街走走。
  “侯门深似海”,这是形容当朝者位尊职高、不易高攀的一句话。
  也曾有些诗句,形容帝王家的深宅大院,似乎远隔人寰,如同“隔花小犬空吠影,胜宫禁地有谁来”这般凄凉句子。
  江浪、裘方这样的两个人,是不甘长久寂寞下去的!
  在郡王府一住数月,时令却由多彩的秋季,一转而为酷寒的隆冬。
  这一夜,天降大雪。
  梧桐阁院子里外,为白雪覆盖得白茫茫的一片。
  天还不怎么亮,几只乌鸦却落在廊子里哇哇呱呱地叫成一团,吵得要命。
  乍然的裳冷,使得江浪睁开了眸子,立刻发觉到银红的窗根上映出的雪光。
  雪对于任何年龄的人来说,都会有一种新奇的喜悦感觉,即使你是客居游子,抑或是缅怀悲切的妇人,在乍然见到一年第一次的降雪时,都会情不自禁地发出由衷的赞叹。
  赞叹着造物主的杰作!
  江浪披上了一件长衣,走过去打开了窗子。
  一阵扑面的冷风袭了过来,使得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他咬了一下牙,忍住了这股子寒气,脸上带出了一种愉快的神色。
  “老二!”他招呼着裘方道,“下雪了!”
  裘方拥着被子坐了起来,应答道:“噢……下雪了!”
  说了这句话,他身子又倒下去,马上又睡着了。
  江浪笑骂了一声:“俗货!”
  他不再理他,穿上一双薄底绒鞋,悄悄地来到院子里。
  要是在平时,这个时候天必然还没有亮,只是因为有了这场雪衬着,天就显得很亮了。
  他绕过阁前,打量着王府里里外外。好一番粉装玉琢,像是月殿玉宇的琼瑶世界!
  瞧瞧白的是雪,红的是格子,亮晶晶的是冰枝子,翠白相间的是雪松……
  掠过通向内阁的一堵高墙,他意外地发现,有几株老梅绽开了!
  平素日,他无聊地向着深宫怅望时,必然会首先发觉到这些老梅树,每一回他都情不自禁地自语道:什么时候开花就好了。
  这么粗的干,向天伸展着,可以想象出来,缀满了朵朵红梅该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致!
  现在他总算看见了。
  像是一团火,不,火太渲染了,更像是一抹淡淡的晚霞,被风吹散了的朵朵红霞。这个譬喻,好像也不甚恰当。
  总之,这个发现,较诸他初次发现到雪,更令他惊讶,更令他陶醉……
  自从来到王府,他行动极有分寸,虽然铁王爷常常要他们随处走走散散心,可是他们却不敢真的那么放肆。
  几个月的“韬光养晦”,他们居然也能安定下来,没有事的时候也能看看诗书、动动翰墨了。
  像是两个人都变了,变得不再那么狂性不羁了。
  但是,并不是说他们当真内心“古井无波”!
  就像在这一霎时,他就产生了一种冲动——狂奔的血脉,燃烧着海阔天空的壮怀逻思。
  他纵身由雪上踏过,施展“踏雪无痕”的轻功,一直奔到了那堵高墙跟前,遂一长身,攀住了墙沿。
  墙上簌簌地落下来一片雪屑,洒在他脸上冷冷的。他的手已攀着一根梅枝,然后全身拔上来,轻悄悄地没有什么声响。
  他的身子爬上了树,正当预备摘取顶上的一大枝梅花时,似乎有人轻轻笑了一声!
  一个清脆的女子门音:“江先生手下留情!”
  江浪猝吃一惊,急速地收回了手。
  循声望去,他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真丢人,就在跟前不远,这么大的一个人,他居然没有看见!
  可不是别人!
  王府里的第一美人儿——巧妃!
  人本来就生得漂亮,再稍稍地修饰一下,那可就更标致了!
  巧妃一身葱绿色滚着银边的紧身裤袄,外面又加披了一领枣红缎子面的紫貂斗篷。
  由后面半兜上来的皮帽子,轻轻压着头上的秀发,脸儿白中透红!一双眸子,似笑不笑地瞧着他。
  她站在亭子里,独个儿欣赏着凌晨的雪景——也不知站了多久了。
  石几上摆着一个朱漆匣子。
  匣盖子敞开着,里面盛着蜜饯果子。
  她原是独个儿品味着院子里的冷清,却意外地发现到了外人,碰巧了这个人还不讨厌,所以脸上带出了一片笑靥。
  江浪人在树上,继续上也不好,下也不好,那张脸可就臊了个通红!
  “对不起!”
  他窘得很:“我太喜欢这些花了!”
  巧妃含着笑道:“江先生你快下来说话,小心掉下来摔着啊!”
  “哦……不会!”
  说完,他身子微晃,轻同飞絮一般地落在地上!
  巧妃点着头道:“莫怪王爷赞你一身好功夫,看起来真是一点不错!”
  七福晋虽是江南大家出身,但是自嫁郡王以后,也学会了北京官话,原本的吴依软语加上些京腔,听起来是十分悦耳的。
  江浪立在院子里,恭敬地抱了一下拳,道:“在下一时鲁莽,打扰了福晋的清静,真是罪过!”
  巧妃笑道:“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大概还不知道咱们是邻居吧!”
  “这个……在下不知!”
  “我是刚搬过来的!”
  她笑吟吟地道:“你大概还不知道,王爷有事到京里去了!”
  “啊……在下不知!”
  “已经去了三天了!”
  她缓缓地就着身后的琉璃鼓坐了下来,又道:“江先生不必拘礼,随便坐坐吧!”
  “这个……”
  “我请你过来坐坐总可以吧!”
  “在下不敢当!”
  说完,他深深打了一躬,走过来在最远的一张石鼓上坐下来。
  “今儿个真巧!”
  她漫然地伸展了一下胳膊,笑着说:“还在被窝儿里,瞧见窗户发亮,就猜着下雪了,果然没错——你瞧瞧这场雪有多么大!真美极了!”
  “福晋喜欢赏雪?”
  “唉!谈不上什么赏不赏的!就是喜欢,从小我就爱雪。姑娘的时候常爱堆雪人儿什么的,到大了,可就没这份儿闲情啦!”
  眼角瞟过来,看着眼前的人,笑着说:“江先生请吃点蜜饯!”
  两根春葱似的王指,由匣子里拿起了个冰蜜枣递给江浪,道:“吃个枣儿吧!”
  手指上那个翠马蹬戒指,碧绿碧绿的,戴在她雪似的纤指上,说不出的华贵美丽,艳光四射,令人不敢逼视。
  “谢谢!”
  江浪接过来,真连多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巧妃自己拈了一个放进嘴里,慢慢地嚼着。
  “天冷了,你们也该做些厚衣裳啦……”
  “谢谢福晋。我们的衣裳足够了。”
  “赶明儿个,我叫府里的裁缝过去给你们量量尺寸,前些时候,圣上赐的那些俄罗斯驼绒还多得是,用来做袍子暖得很!”
  “谢谢福晋的关怀,我们不能给您添麻烦了!”
  他尴尬地站起来道:“外面冷,也该回房里歇着去了……”
  巧妃摇着头道:“我不冷!”
  她那双澄波的眸子湛湛有神地注视着他,笑道:
  “江先生你用不着害怕,我这梅园里,没有我的准许,谁都不敢随便进来的,况且天还早,丫环婆子都还没起呢!”
  “是。福晋!”
  巧妃眉头微微一皱,嗔笑道:“你怕什么?”
  “没有……”
  江浪索性坐正了身子,正色道:“七福晋有话就请直说,否则,这是七福晋的寝宫所在,在下天胆也不敢擅入!”
  巧妃微微点头道:“你倒是个正人君子,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好吧,就算是我召你来的,你能不来吗?”
  “在下不敢!”
  “那就对了!”
  她轻轻叹了一声,接口说道:“从第一次看见你和你兄弟,我就知道,你们是两个直率的人,只是你们……”
  她话声一顿,又试探着道:“你们认识王爷多久了?”
  江浪怔了一下道:“有半年多了!”
  “半年多了!”
  她笑笑道:“这是我私下的一句话,你觉得王爷这个人怎么样?”
  江浪道:“王爷对在下二人,恩重如山!”
  “怎么个恩重如山?”
  “七福晋莫非不知道?”
  “你说说看。”
  江浪呆了半晌,遂简单地把二人拦道打劫,以及误陷法网的经过说了一遍。
  七福晋仔细地听着。
  江浪惭愧地叹息一声,接着道:
  “请您想一想,要不是王爷救我们,焉能有我们兄弟的命在?所以,在下二人欠王爷的恩情,今生今世是难以报答完的!”
  七福晋微微一笑,道:“这么好的人,可真是天下少有……你不觉好得太离谱一点了?”
  江浪陡然一惊!
  他当然不会想到巧妃话中的深意!
  只不过心里一惊,即付之一笑,当她是一句玩笑而已:“王爷对在下二人,确是仁至义尽!”
  “那么你们打算怎么报答他?”
  “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巧妃轻轻叹息了一声,缓缓地站起身子,向着高处走了几步。
  江浪情不自禁地跟了过去。
  七福晋悠悠转过身子来,冷冷地道:“你们认识王爷不会比我更清楚!”
  她苦笑了一下,又道:“一个心里只想着权位功名的人,他必定是个无所不为的人!”
  江浪呆了一下,冷笑道:“在下不敏,七福晋请明说,以开茅塞!”
  巧妃一时像由梦境中回到了现实,摇摇头,很凄凉地说:“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福晋话中有话!”
  “我?”她苦笑着说:“江先生,我只想告诉你,该多提防着王爷一点!”
  江浪陡地一惊,倒抽了一口冷气,可是转念一想,即泰然地道:“大丈夫受人滴水之恩,当报以涌泉……”
  略一停顿,他又严肃地道:“王爷恩义,今生难偿,七福晋如果认为在下二人对王爷生有二心,以此试探,那可就错了!”
  他说了这几句话,即欠身抱拳道:“七福晋如果没有别的关照,在下就去了。”
  巧妃呆了一下,点点头道:“你去吧。”
  江浪反身纵起,轻若无物。
  他身子方自站定,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
  那位身披绦色披风、风姿绰约的七福晋奶奶却已站在身边!
  江浪陡然一惊!
  任何人也不会想到,这等美艳娇柔的一个美妇人,竟然身藏武功。
  他脸上闪过了一片惊讶。
  “在下有眼无珠,想不到七福晋您……”
  “别大惊小怪!”
  七福晋微笑着说:“早先还是姑娘的时候,练过些年,以后有些荒废了!”
  她抬头向着树上瞟了一眼,道:“你既然来了,当然不能空手而回,你不是喜欢梅花吗,带回几枝去!”
  江浪方要谦逊几句,巧妃已腾身而起。她双足微微分踏着梅树的枝机,只是弹指之间,已柔升而起。
  紧接着飘身而下,有如红云一朵。
  等她身子站定之后,却见她两只手上举着数枝红梅。
  “江先生笑纳!”
  双手微抬,手上梅枝就像联枝箭般的,一连哧哧几声,直向着江浪面门、咽喉、前胸、小腹四处射来!
  既发觉对方不是寻常女子,也就留了些心意。
  江浪见状,轻叱一声道:“好!”
  他双手连抬,身形在一个快转里,已飘出五尺以外。
  继之,把四枝梅花接到手中。
  发得妙,接得更绝!
  一发一收,虽经巨力,却不曾有一片儿花瓣落在地上,足见双方技艺多么高明!
  七福晋微微一呆,含笑说道:“好本事!”
  江浪道:“福晋夸奖。”
  他退后欠身,心中固是诡异费解,却也不便饶舌多言,借着欠身的势子,身形一个快旋,飘上了墙头。
  七福晋道:“慢着!”
  江浪站立墙上,转身拱手道:“福晋吩咐!”
  七福晋上前几步,道:“我会武的事,你不可张扬,在王爷面前也不可提起,知道么?”
  江浪躬身道:“福晋请放心,在下岂敢!”
  七福晋大概还想说什么,可是眉头皱了一下,并没有说出
  她只是叹看气,轻轻挥了一下玉手。
  江浪再次躬身,已经旋身而出,飘向自己所居住的梧桐阁内。
  他身子方飞纵着落至阁前。
  门内忽然闪出一人,叱道:“哟!”
  江浪猝吃一惊,发觉竟是裘方!
  他怔了一下道:“你起来了?”
  裘方道:“你上哪去了?”
  江浪顿了一下,心里盘算着是否要把方才的情形告诉他,不意裘方冷笑道:“我都看见了,你就实话实说吧!”
  “你看见了什么?”
  “你心里有数!”
  裘方说罢,忿忿地转过身子走向一旁。
  江浪把手里的梅花放下,跟过去道:“你看见什么了?”
  裘方回过身子,鼻里哼了一声,道:“看见了你跟七福晋梅园幽会,还能看见什么!”
  “你胡说!”
  江浪长眉一挑,可是一转念间,又温和地说道:“老二,你错了!”
  “你放心,我只看了一眼!看见你们在亭子里……”
  裘方稍停顿,又冷笑着道:“有说有笑、边吃边谈,好舒服!”
  江浪怔了一下,道:“这又怎么了?”
  裘方冷冷地道:“老大,铁崇琦对你我恩重如山,你可不能干糊涂事啊!”
  “你……”江浪叹了一声,道:“你我同生共长,难道还不了解我的为人?无聊!”
  说完,转身步入屋内。
  裘方呆了一下,大步跟进来。
  “这么说,是我看花了眼?”
  “你的眼不花,是你想花了!”江浪转过身,又道,“你坐下,老二,好好听我讲。”
  裘方傻哩呱咭地坐下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浪叹了一声,道:“你当七福晋是寻常女子么?”
  裘方一怔道:“谁说她是寻常女子了?人家是王爷最宠爱的王妃……”
  “我不是说她的身份。”
  “那是说什么?”
  江浪道:“她身上有功夫……”
  “功夫?”裘方一震道,“你是说她会武?”
  江浪点点头,冷笑道:“不比你差!”
  “我不信!”
  江浪信手由桌上拿起了一束梅花,低头看了一下折枝处。只见断处,刀切一般平齐。
  他随手把梅枝一抛,道:“你看看断折之处就知道了!”
  裘方看了一下,瞠然道:“是指头剪的!”
  “你还算有些眼力!是剪梅指!”
  “好!剪梅指当真用到了剪梅花上!”裘方一想到那么娇滴滴的佳人,竟然会身负奇技,端的是有些不可思议!
  “七福晋关照说,千万不可把她会武功的事张扬出去,你一定要记住!”
  裘方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江浪紧紧拧着眉毛,忽然叹息了一声,道:“老二,你以为铁崇琦这个人怎么样?”
  裘方一怔,冷冷笑道:“那个娘儿们儿句话,你就动了心?她是有意试探你呀!”
  “她为什么试探我们?”
  “这个……”
  裘方怔了一会儿,冷笑着道:“也许是铁王爷有意要她这么说,试试咱们两个的心诚不诚,看看我们的贼性子变了没有!”
  一个浑人,偶尔也会说出几句明智之言。
  江浪颇以为然地点点头:“也许你说得对,他不能不防着我们点儿!”
  裘方长叹一声,道:“老大,说正格的,这种养尊处优的生活,我真过不惯……铁王爷要真信得过咱们,这次他回来,咱们就跟他讨份差事,给他卖命都行;只是一样,可千万别叫我们闲着,老当客人对待,这他妈比什么都难受!”
  江浪喃喃道:“我们欠他太多了!”
  “回报给他,我们也好走路!”
  “只是……怎么报?”
  “这……”
  江浪咬了一下手,继续道:
  “你说得不错,我们跟他讨差事去!他私下必有所求——姓铁的贵为王爷,用不着这么巴结咱们两个穷小子,我看他心里一定有事,嘴里却不好说!”
  裘方叹口气:“这就是人家厚道!”
  “可是我们还有我们的事,怎么能一直住在王府里?”
  江浪站起来走了一圈,然后定住脚,掌拳合击了一下:“等王爷回来就见他去!”
  坐在西暖阁里的热河郡王铁崇琦,斜倚在虎皮靠椅上。
  火盆里燃着熊熊的炭火。
  火光明灭,照着王爷那张精神饱满的大红脸,眸子里永远闪烁着精光——深奥、机智、果断……
  像是真诚,又有些虚伪。这样一个人,确实不容易亲近,更难去了解他。
  江浪、裘方拘谨地坐在他对面。
  檀木桌子摆着盛满冰柿子、蜜枣、哈蜜瓜、山楂糕的几个碟子。
  只听见铁崇琦亮而脆的嗓音,大声笑着道:“两位兄弟,我可是真没把你们当外人哪!这是干嘛?有好日子不过,非找事做不可!”
  江浪道:“在下知道王爷的恩宠,可我们两个实在是静不下来!王爷要是有什么差遣,只管吩咐一声!”
  裘方道:“王爷再要这么养着我们,哥儿俩可是要疯了!”
  “哈哈……”铁崇琦大声笑着,一手拿起鸡血红小茶盏,嘴对嘴地吸了起来。
  哥儿俩等着他的回话,只见他吱吱喳喳地吸个没完,可真是好饮量。
  一盏茶被他一口气喝得差不多了,才慢慢地搁下了茶盏。
  在喝茶的时候,他那一双浓黑的眉毛,紧紧地皱着,好像是想起了一件什么事情。
  他眼睛直直地瞧向哥儿俩。
  “事情嘛,是有一件,就是……”
  他边说边摇头,叹气道:“唉,算了!”
  裘方道:“王爷只管吩咐!”
  铁崇琦道:“唉!兄弟,不是我不说,这件事实在是太危险了!”
  江浪道:“什么事王爷只管吩咐,我们兄弟是万死不辞的!”
  裘方道:“对,王爷您说吧!”
  铁崇琦很高兴地点着头,道:
  “二位这番心意,我很感动。唉!只是这件事……即使说出来,你们也是不敢去做的!”
  裘方焦急地道:“王爷,您说吧,当今天下,还有我们不敢做的事么?”
  江浪却徐徐道:“王爷莫非要我俩去杀一个人?”
  铁崇琦倏地一怔:
  江浪付诸一笑道:“该杀者自当杀之,王爷只管说出那人是谁,我二人是不会误了王爷的大事的!”
  铁崇琦脸神一变,陡地收敛笑容道:“江兄弟你果然智力过人。不错,是要杀一个人!附带着,还要拿回一样东西!”
  顿了一下,他打量着二人道:“怎么,有这个胆子吗?”
  江浪道:“王爷请讲,我们量力而为!”
  “好吧,我说出来以后,你们只管掂量掂量,干不干都无所谓,我绝不勉强!”他把身子靠回来,那张原本就红的脸,看上去更红了。
  “这个人有权有势!”
  他徐徐地道:“论官禄爵位自然是比我小,可是要说到权势,只怕比我这个王爷不差!”
  裘方一惊道:“是谁?”
  “良弼。”铁王爷冷笑着道:“现在的盛京将军!”
  二人顿时一惊,对看了一眼。
  “启禀王爷!”江浪恭谨地道:“盛京将军论编制不是归王爷节制么?”
  “不错!那是以前的事情了!”
  “现在呢?”
  “嘿嘿……现在他是炙手可热、独当一面的人物了!”铁崇琦冷笑道:“这个人昏庸无为,仗势欺压四方,百姓受害,敢怒而不敢言,我早就想动他了!”
  江浪道:“王爷就该搜集证据,上报朝廷……”
  “没有用!”
  他摇着头苦笑了笑,道:“朝廷中事,你们不懂!果真能够这么办,我也就不必麻烦你们二位了!”
  裘方冷笑道:“王爷放心,这个人交给我们了!”
  铁崇琦苦笑道:“难啊!”
  裘方怔道:“莫非这人有功夫?”不错,他是有功夫,但是并不比二位高,尤其是江老弟,他绝不是你的对手!”
  江浪道:“那么王爷就不必担心!”
  “我话还没说完。”
  铁崇琦道:“此人圣眷正隆,在辽东一带剿杀黎民百姓很多,因此蒙皇上看重,居然把我的几个奏章全都驳回了,所以,他如今眼睛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王爷了!”
  裘方顿时暴躁起来,咬牙道:“该死的东西!”
  江浪亦怒形于色,只是他遇事较为冷静,不像裘方那么冲动。此刻闻言,并未答话,只在内心里细细盘算着。
  铁崇琦看着二人,道:
  “我刚才说到这个人的武功不错,但是有一次在我院子里,我跟他比划过,他还不是我的对手——只是他手下有个人很厉害,你们两个不可不防!”
  “这人是谁?”
  “这个人原是辽东一名巨盗,姓索名云彤,人称‘辽东一怪’,良弼看上了他一身功夫,用巨金笼络了他,成为手下一只得力的鹰犬!”
  二人在他说到这人名字时,不禁吃了一惊,相互对看了一眼。
  “辽东一怪”索云彤的名字,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是一名无恶不为的巨盗。
  由这个人,他们立刻联想到幼年时的遭遇!
  铁王爷的话果然没有夸大。
  他们依稀记得,那些父辈长者,曾经谈到过他们那群由华北远远逃入辽境开荒的难民,饱受当地官吏的迫害……
  记忆深处,就包括索云彤这个人。这个无耻之徒,甘作鹰犬,助纣为虐,迫害难民无数。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被迫离开辽东,来到了遥远的察哈尔,到头来遭致了“金沙坞”独眼金睛褚天戈所率领的大群马贼、刀客加诸的一番血洗礼……
  这件事他们永远不会忘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