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悔恨铸大错 拼死劫天牢


  如今,适逢今帝行猎热河之际,竟然又爆发了这样大的一个事件,莫怪乎人人惴惴不安,谈之动容!
  于是,有关死者曹金虎曹大人的生前种种便不胫而走,传遍了赤峰。
  这位曹大人早年在热河时,官居副将。其顶头上司,亦即热河总兵,复姓夏侯,单名一个烈字。
  据说,这位夏侯总兵对于曹金虎十分器重,屡次提拔,由小小一名营官一直提拔到副将官职,倚为股肽之靠,可谓恩重如山。
  然而怪就怪在这位岁当盛年,正待大展功名的夏侯总兵,竟然在一次追剿远匪的战役里,中途为朝廷飞书召回,解押进京,七日之内,乃以通匪叛国的罪名正法。
  当时,在热河是件大新闻,人人都在传说着这件事!
  大家对于这位平素亲法爱民的总兵之死,都抱以无限悲戚、怀疑与同情。
  这项事件中唯一受惠者,也就是今日的死者曹金虎!
  由于总兵乍死出缺,这位曹副将乃顺理成章地坐上了“总兵”的宝座。
  消息的来源乃见于朝廷诏书,内中对于这位曹金虎大人奖励倍至,原因是他告密有功,使得朝廷防微杜渐,免除大患于未然。
  这一消息使得热河军政界大为耸动。
  夏侯总兵通敌之事,原本就使得各人不胜迷惑诧异。
  朝廷的诏书证明了,告密者竟然是夏侯总兵的爱将曹金虎。热河地方上,民性纯朴,对于新总兵曹金虎之不满与恨恶,达于极点。
  曹总兵深知这个地方是呆不下去了,于是请旨另调。圣上感于他密告之功,竟然恩允,立时批准,调至紫禁城,接掌负责宫廷安危的“禁卫军”统领之职。
  一晃多年,这位曹大人,竟然凭其“长袖善舞”成了皇帝跟前的要人,皇帝走一步,他跟一步。
  这一次皇帝热河避暑,他也跟了来。
  迎宾馆极具楼台庭园之盛,曹大人每一次来,都下榻于此。正中那座楼,名谓紫光楼,无形中也就成了他的行馆。
  曹金虎本人军伍出身,曾练过兵刀马步各类功夫,素有蛮力之称,想不到这一次竟然会死得这么惨。
  杀他的那个女刺客,已经坦诚地承认了一切。她启称复姓夏侯,单名一个芬字,为承德前总兵夏侯烈之独生爱女。
  她十年苦练绝技,为的就是手刃血仇!
  大堂上问案子的赤峰总兵孙大人,乃是她父当年旧部,这件案子他感觉到极为棘手,草草问了一堂,即行收押在狱。
  据说,夏侯芬在堂上大声为其父申冤,声称其父是为手下部将曹金虎所陷害,她行刺曹金虎的目的,是替父报仇,当真是字正声严、正气磅礴!
  孙总兵目睹着这位昔日的上司千金、今日的阶下囚,大感为难,便将实情转禀有关职司、请候裁决。
  江浪与裘方当然也听见了这件事,并且陷入了沉思之中。
  尤其是江浪,在完全知悉这件事的经过之后,内心是极度痛苦的。
  午饭后,二人回到房间里,江浪一声不吭地坐下来,垂着头。
  裘方看着他的神态,怔了一下道:“你这是怎么啦?”
  江浪长吁了一口气,苦笑道:“我有一件秘密还瞒着你,你要是能守住口,我就告诉你!”
  裘方一惊,道:“是什么秘密?你说吧!”
  江浪叹息了一声,乃把前夜力擒刺客夏侯芬的事讲述了一遍。裘方听了,直眉竖眼呆住了。
  过了半天,他才舒了一口气道:“老天!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倒想过,这群酒囊饭袋怎会有这般能耐?可没想到是你干的!”
  江浪冷冷一笑,道:
  “我当时太糊涂了,竟然会误把忠门之后当成盗匪!可怜这位夏侯小姐,如今落到了这步田地!”
  “你打算怎么办?”
  “劫狱!”
  “劫……”裘方的嗓子眼,像是塞了个东西似的。他咽了一口唾沫,道,“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
  “这可不是玩的,”你打算上大牢里去?”
  “你跟我一块去!”
  “我?”裘方愣了一下,忽然咬了一下牙道,“好吧!就干他一回!”
  江浪道:“这件事做完了,想必这里也不好呆了,我们也该走了!姓铁的老不来——他的一番恩情,也只好留待以后再报答了!”
  裘方怔了一下,没有出声,半天才道:“那位夏侯姑娘关在什么地方?”
  江浪道:“还在县衙门里,听说孙总兵那边,派有一小队火枪手看着,另外禁卫军那边派有人专门防守,只怕不太容易!”
  裘方冷笑道:“咱们兄弟还能怕这个?大江大浪见得多了!妈的,这群狗腿子,真恨不能宰他几个,才能解恨!”
  江浪道:“话虽如此,却要格外小心,一个不慎当场死了倒也好了,要是落在了他们手里,那可就苦了!”
  方说到这里,只听见有人敲门道:“二位相公,衣服好了!”
  门打开,进来的是上次来量衣服的那个裁缝,腋下夹着个包袱,里面是做好了的几套衣服,长短都有,还有两双鞋,料子手工都是最上乘的。
  那个裁缝还拒绝收钱,说是柜上关照,所有的银子统由那个姓铁的大爷付了。
  两个人无可奈何,只得道谢接过。
  裁缝走了以后,裘方感慨着道:“这位铁大爷到底是怎么一个路数?”
  “多半是身上有功名。”江浪眉头微微一皱,“真是奇怪,他为什么要买我们两个穷小子的帐?”
  “不是的。”江浪摇着头,冷冷地道,“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看这位铁爷必有深意……”
  “笑话!”裘方打了个哈哈道:“人家有钱有势,还有啥地方求咱们的?你别胡想了!”
  江浪在文武两方面,显然都较裘方高得多!
  他想了想,却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所谓“受人钱财,为人消灾”,既然身受了那位铁大爷这么多好处,内心早已盘算好如何报答对方。如果姓铁的有所差遣,他必然万死不辞。
  胡捕头带着三分酒意,由两名捕快陪着,穿过了两面箭道,看见了正前面的这所“女监”。
  原本很清静的地方,只因为现在有了这么一个特殊而且重要的年轻女犯人,所以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女犯人夏侯芬就关在正面这座牢舍里。
  其实夏侯姑娘被囚禁的地方,并不是女监牢房,而是专为看管湖海大盗的一所特别牢舍。
  所谓特别,当然是指建材以及设计的式样方面而言。
  这座牢房四周是用大块的大青石堆砌而成,每一块都重若干斤,看上去牢不可破!扁长的一道石窗,加有一根根结实的铁栅,休说逃脱,即使特意拆毁也是不容易的。
  从名份上说,这是属于赤峰县衙门的牢房,可是由于犯人的特殊性质,使得地方总兵、甚至于朝廷的禁卫军方面,都插上了一脚!
  事实上,赤峰县只是负责女犯的收押。真正的提审过堂,竟然落到了军方势力手中。
  换句话说,发审人犯的功劳,是人家的;看守人犯的苦劳,却是赤峰衙门的。
  说得不客气一点,万一犯人在审判期间,出了什么差错,责任当然得由赤峰县担当。
  赤峰县方面,焉能不知道这当中的厉害?
  正因如此,这两天在看守这名特殊的人犯方面,作了极为缜密的安排,整个县衙门的捕役全出动了。
  另外,总兵衙门派了一小队火器班,由一名姓丘的哨长负责指挥。
  禁卫军方面,因为受害死者是他们的直属长官,所以自动派来了一名卫士,来牢房就近照顾着差事。
  这名卫士姓姜单名一个桂字,早年绿林出身,人称“追魂镖”。他轻功极佳,擅施暗器“追魂燕子镖”,自投效大内之后,如今官位是六品带刀护卫。
  他来到县衙门里一坐,论官位,县太爷还比他低一级。这名姜侍卫平素在宫廷走动,眼睛里怎会把一个小小七品县令看在眼中?
  可是论职权,县太爷在自己属地之内,又有其固定的权势,是以双方相处极为尴尬!
  为此,这位赤峰县令,不得不特别地赔着小心,打发自己身边的跟班儿常福,专门去侍候姜侍卫;自己前堂事毕,总得抽个空儿,到后面陪陪他。
  这时候,姜侍卫被邀请到内厅待饭。天刚黑不久,县衙门里的胡捕头刚吃完饭,奉命来监房照应差事。
  他多喝了两蛊酒,有点醉醺醺的,带着张、马两个捕快直来女监。
  监舍前面挂着十来盏高挑灯,把附近照耀得亮同白昼。十名负责火枪的兵弁,酒足饭饱,席地而坐,正在胡扯着。
  五支白木把子的火枪,高架在四周,枪上都盖着罩布。丘哨长倒自在,坐在房子里喝茶!
  胡头儿远远看见这般情形,不禁皱了皱眉,与身边张、马二捕快道:“你们看看,这群子散兵……真不知道他们能干些什么事!”
  二捕快一名张保、一名马常,胡捕头大名叫胡天梭,三个人都是久办案子的老手了。
  胡天梭人称“鬼链子”,讲功夫在赤峰地面上数第一,就是在京城里也是好样的;只因时运不济,又爱发牢骚,所以多少年下来,依然在小衙门里守着。
  他一直来到了牢房前面站定,负责女监的牢头禁子吴二娘由监舍里迎出来,老远就喊了起来:
  “哎哟!今天是什么风呀,居然我们胡大头儿也到了!”
  胡天梭冷着脸,像是跟谁吵了架似的,一直走进了监房。
  吴二娘道:“哟!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跟谁生气呀?”
  鬼链子胡天梭眼睛瞧着一旁的丘哨长,后者正把十二张牙牌摊开来,唏哩哗啦地在桌子上搓着。
  胡头儿是不敢直接冲犯这些军爷的,只是指桑骂槐地冷笑道:“别不把差事当回事,要是出了漏子,我看谁也担当不了!”
  吴二娘弄了个莫名其妙,可是她眼睛跟着一转也就明白了。
  正在搓牌的丘哨长,把牌一推,站了起来。
  他脸上老大不高兴的说道:“这三位是……”
  吴二娘忙引见道:“啊,你们还不认识呀,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她先介绍胡天梭道:“这位是我们衙里的大捕头,哨爷大概有所耳闻,他就是人称‘鬼链子’的胡天梭胡大爷。”
  接着,又把马常、张保二人的名字报出。
  那位哨长,芝麻点大的一个小兵头,派头看上来可是不小!
  一对小绿豆眼,上上下下冲着胡天梭打量着,也不吭声。
  吴二娘这才又引见他道:“这位哨爷姓丘,大名叫……”
  她也不大清楚,用眼睛直向着丘哨长瞧过去。
  姓丘的哨长自己报名道:“兄弟丘来顺!在总兵衙门火器营当差。”说到这里咳了一声,道,“怎么,胡头儿对于兄弟布置的火枪阵,不怎么满意?”
  胡天梭脸上一红,道:“那倒不是,只是几位总爷好像不大来劲,万一……”
  丘哨长哈哈一笑,道:“胡头儿,你放心吧!这才是什么时候?再笨的贼也不会这个时候来劫狱,你说是不是?胡头儿。”
  胡天梭勉强地笑笑,点头不语。
  他转过身子来,向吴二娘道:“犯人在哪里?”
  吴二娘道:“来!”
  她由墙上摘下来一串大钥匙,先开了第一扇门。
  丘哨长也站起来,道:“都说是个标致的大姑娘,让我也瞧瞧!”
  一打开通向监房的那扇门,顿时一股子臭气扑面袭来!
  丘哨长皱了一下眉。
  吴二娘伸手由墙上摘下一盏灯往前面走,四个人在后面跟着她。
  只看见走廊旁边是一小间一小间的牢房,不过现在都空着。
  头上那一间门前挂着一盏灯。
  吴二娘手一指,道:“呶,就在这里。”
  大家走过去,吴二娘把大门上的小窗户拉开,可就看见牢房里的女犯人了。
  四个人只看了一眼,顿时心里怦然大动!
  犯人仰面睡在床上,枕着两只手。
  白净的一张脸,眉清目秀,头发梳得挺整齐的,身上衣服也还干净。
  大家都知道她是前总兵夏侯烈的小姐,杀曹金虎那是为父报仇。孙总兵问案子的时候。她有问必答,而且自承杀人,孙总兵念及当年与其父的一段渊源,竟然把一顿杀威棍给免了,并且私下关照不可对她肆虐。
  有了这一层关系,夏侯芬才落得如此轻松。
  牢房里还特别为她加了一张竹床,只是没有帐子。
  这种地方蚊子多,夜里没睡好,再加上她心里难受,大概哭过了,看上去她一双眼睛肿肿的。
  尽管如此,“天生丽质难自弃”,看上去仍然是那么艳光照人!
  胡头儿只看了一眼,就转过头来,叹了一声。
  丘哨长道:“好标致的一个大姑娘!”转过身子来,也叹了一声。
  吴二娘在一旁搭腔道:“漂亮有啥用?来到了这个地方,用不着人家折磨她,自己也能把自己给折磨死!这叫做……”
  胡天梭道:“一个姑娘家落到如此田地,也实在是够可怜的了……我们也爱莫能助。吴二娘,茶水饭食上,你多尽点力吧!”
  吴二娘笑了笑,道:“这还用你胡大头儿说吗?大爷早关照过了,整个房子都整理了一遍。”
  胡天梭点点头,道:“对了,人家这是替父报仇,可不能太难为她。”
  说着,一行人向着舍廊子另一头走过去。
  就在这时,只听得外面人声一阵子喧哗!
  有人高声大嚷道:“不得了啦,有人劫牢啦!”
  紧接着一声巨响,像是火枪的声音。
  铁沙子打在瓦面上,“唰啦啦”爆响!
  大伙儿都吃了一惊!
  胡天梭叱了声:“看着差事!”
  他一探手,由腰里抽出了一串链子,足下一上步,向外蹿出!
  他手下两名捕快马常和张保,每个人都抡了一口刀,向着牢房壁上一贴。
  这当口,“鬼链子”胡天梭和丘来顺已经跑出廊外,吴二娘惊慌着由后面赶上来,刚刚要随手把门关上,猛可里一人自空而坠。
  这人把一条大辫子围在脖子上,辫子梢却是咬在嘴里,鼻子里哼了一声,一抬腿把吴二娘给踹到了一边。
  吴二娘大嚷一声,叫道:“不好,贼进去了!”
  那人正要迈步进入的当儿,“鬼链子”胡天梭由后面扑了过来!
  他的外号既然叫“鬼链子”,当可想知这条锁链上必定有过人的技巧。
  果然,只听得链子“哗啦”一响,已经套在了对手脖子上。胡天梭手上一带劲儿.,向后用力一扯,嘴里叱道:“给我躺下!”
  可是,没想到对方身子竟是那般结实,就像一具埋在地下的石头人一样。
  胡天梭一扯之下,只觉得手掌发麻,对方昂然的身子不曾移动一下。
  他正想第二次用劲,对方却不容他动作了。
  眼看着那汉子,施展了一手特殊的武功。
  他仍然是背向着胡天梭,只把脖颈子用力向外面一甩,嘴里的辫梢就势吐了出去。
  不要小看了这一甩之力!
  “鬼链子”胡天梭那么壮的身子,竟然在他这么一甩之下,好像一只大鸟般地霍然腾身直起,足足有两丈高!紧接着,又“砰”一下子摔在了地上,顿时人事不省地昏了过去。
  火枪又响了一声,依然是打了个空。
  这一声枪响之后,一条人影,活似怒鹰般地来到了近前,现出了裘方的身影。
  紧跟着裘方身后,轻灵如同燕子般的,追来一个矮小身材、年在五旬左右的汉子。
  这人穿着一袭官纱长衫,腰上紧紧扎着一根短绦,一只手上拿着一杆“万字夺”,雪亮的刃口子,闪闪有光!
  他身子方落下来,抖手打出了一件暗器。
  暗器出手,发出了尖锐的破空之声!
  裘方刚想扑上去与江浪会合在一起,陡然闻声回头,却见黑乎乎的像是一只燕子般的物件已至眼前。
  他鼻子里冷哼一声,掌中斩马刀突地翻起,霍地向外一磕,“呛啷”一声脆响调
  一刀之下,眼看着空中那尾燕子镖,竟然从中一分为二。乍看上去,就像是被裘方刀锋劈成两片似的。
  裘方心中不禁暗奇,因为他手中钢刀虽是锋利,却是不曾有“削铁断金”之利,何以能将对方暗器一劈为二?
  一念未完,就见那分开的两件暗器,一左一右同时向着他身侧左右袭来。
  当真是快到令人不及交目!
  裘方心中一动。暗叫一声不好!
  他身子陡地打了个旋风,用鸳鸯拐子脚,凌空向那双燕子镖上猛力踢了过去。
  一连两脚。
  两脚都踢了个空!
  空中的一双燕子镖。显然是具有自行飞翔的巧妙装置,是以在他双脚甫一落空的同时,双双作弧形,又向着他身侧左右同时袭到。
  裘方一惊之下,猝然翻刀把左面来袭的一只燕子镖磕飞向半天之中。
  逃过了左面,却是逃不开右面。
  只听得“嘶”的一声,这枚燕子镖斜着镖身,直由他右面胸侧方打了进去,透衣而出。
  铁镖翅处,足足把裘方右胸部位划了一道尽许长的血道子。
  裘方只觉得身上一阵痛,伸手一摸,满手粘糊糊的鲜血,这才知道镖伤不轻,顿时心中大怒!
  发镖者正是那个叫做“追魂镖”姜桂的大内高手。
  他一镖出手之后,身子已猛然袭到,怪叫一声,喝道:“相好的,你给我留下来吧!”
  双掌一合又分,用拿云手法,直向着裘方两肩上用力抓去!
  裘方身子向左一闪,掌中斩马刀霍地向外一抖,凌厉的刀风带着破空之声,向“追魂镖”姜桂双手削去。
  两个人一经交手,刹那间打成一团。
  “迫魂镖”姜桂因上来轻敌,差一点在裘方“斩马刀”下吃了大亏。在裘方刀势之下,他险象环生,若非他待机展出了兵刃“五行轮”,势将更吃大亏。
  眼前情形,看来是满场大乱!
  丘来顺指挥着五杆火枪远远地把牢房围住,只是不敢轻易点放,怕伤了自己人。
  除此之外,衙门里也得了消息,临时又抽调了四名捕快,各持钢刀、铁尺之类的兵刃,飞快地奔了来。
  当他们奔抵之时,现场情形已不可收拾!
  牢房外裘方与姜桂正杀成一团,裘方的一口斩马刀,逼得姜桂的五行轮节节退后,大有不堪招架之势;五名捕快分出一名来对付裘方,其他四名因鉴于牢房吃紧,一股脑地向着牢房奔去。
  其时,江浪早已把负责看守女犯的马常、张保两名捕快摆平。
  他们两个人大概是被江浪点了穴道,直挺挺地睡在地上一动不动。
  闯入的四名捕快,留一名负责把守牢门,其他三人一拥而入。
  是时,江浪己用钥匙把牢门打开。
  牢房内的夏侯小姐早被外界的吵声所惊,就在江浪开门闯入的一刹那,她倏地由木榻上挺身跃起。
  “你是谁?”
  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紧紧地逼视着江浪。
  江浪呆了一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背后一人厉叱道:“好强盗,看刀!”
  刀光一闪,一口厚背鬼头刀劈空直斩而下。
  江浪哪里会把这等人看在眼里。
  他身子向前一欠,掌中剑倏地一旋,由下而上霍地弹起,正好迎上了那名捕快的进身之势。
  实在是巧妙之至,只听得“噗”一声,不偏不倚正好扎在了这名捕快右面肩窝上。
  武林中尽管不乏以兵刃间施点穴手法的,那也无非仅仅限于判官笔之类的兵刃,如果听说能以刀剑来点穴的,必属夸大无稽之谈。
  然而,眼前的情形,有目共睹,却是一点也不夸大。
  江浪在此次劫狱行动中,显然事先已经自我约束不轻易杀人。
  因此,他尽可能只是把对方击昏,或者轻伤。
  眼前的情形,就是如此。
  长剑倏出即收,看上去不过是在那名捕快肩窝上点了一下而已。
  一股热血,随着他的剑尖起处喷了出来。
  那名捕快不过是足下跄了一下,便不能动弹,那样子就像个石头人儿一般。
  这一手剑招,妙在施剑人根本连身子都没有回,随手一剑,时间、部位、出手轻重,竟然是配合得那般之好!
  莫怪乎,他身后的另外两名捕快都吃了一惊。
  其中之一忽然改变了主张,双手用力一推,把铁门“哐”一声关上!正想下锁,其势已是不妙。
  也就在铁门刚关上的同时,江浪已快若旋风般地转过身来。
  “去!”
  随着他嘴里的一声喝叱,掌势一现,即有一股绝大劲力把沉重的牢门霍地击开来。
  那名捕快正巧站在门前,当场被那扇铁门,重重地击在脑门之上!
  这一下子虽未能把他头骨震碎,却比被人猝然打了一闷棍还要厉害。
  那名捕快连“哎呀”两字都没有叫出来,就倒地昏了过去!
  也就在此同时,下余的那名捕快转身就跑。江浪大喝一声,左手五指箕张抖了出去。
  他五指箕开,惟独中指挺出,有一股无名劲风,由他指尖上传了出来。
  那名捕快也和先前那名一样,身子踉跄了一下,顿时目瞪口呆地动弹不得了。
  三名捕快虽是出手各有先后,可是在江浪料理起来,竟是那般的便当——不过是举手之劳,三个人都先后被摆平了。
  外面杀声震天,里面却保持着一份宁静。
  那个叫夏侯芬的姑娘,脸上显现出无比的惊讶,打量着他。
  她的一双水汪汪的眸子,费解地在江浪身上转着。
  “你是谁?”
  “姑娘!”江浪直眼看着她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出去再说!”
  “出去?”
  夏侯芬尽管出乎意外,却十分冷静地道:“你以为我会跟你出去?”
  “怎么……你不打算出去?”
  “当然打算出去!”
  “那……”江浪有点被她给弄糊涂了。
  “在我没了解你以前,我是不会跟你出去的!”
  “夏侯姑娘,我是一番好意……”
  话方到此,一股箭风射到!
  江浪一抡手中剑,“喳”一声,把那支箭劈落在地!“飕、飕、飕”,一连数股箭风袭到!
  这一次,却是夏侯姑娘出手了。
  她眉头微微一皱,道:“讨厌!”
  两手一翻,锁在两手之间的链子倏地翻起来,长条链影只是随空一卷,就把空中的箭矢全数打落在地。
  这些箭矢,有几支是奔向江浪方面的,竟然同时被她打落在地。
  江浪注意到,她挥出的链子吞吐自如,一发一收,并没有什么声音。
  更令人吃惊的是,锁链还轻巧地落在了她的两只手上!
  她微微偏过头看向江浪,然后才又接着先前的话题,道:
  “我当然要识别你一番了!我和你萍水相逢,你为什么要救我?”她冷笑了一声,又道:“我这个人是轻易不受人家人情的……”
  她那双秀丽而锐利的眼睛四下看了一圈,又回到江浪身上,道:“就算你不来救我,这地方也不会困我很久,早晚我还是会出去的!”
  江浪叹了一声,道:“姑娘,现在不是谈话的时候……”
  外面传进来一阵当当的锣声,似乎外面又增添了不少人。
  夏侯芬微微一哂,很轻松地道:“你害怕了?”
  “那倒不是。”
  “你的功夫不错,我也不弱,有什么可怕的?”
  说话间,她秀眉一扬,双手暮然一分,锁链子“哗啦”一响,把个链子分成了两截!
  “好功夫!”
  说话者的话音未落,弓弦一响,一支箭飕然而至!
  江浪伸手接住,二指正好夹在箭矢中央,立时把它一折为二。
  夏侯芬向他微微一笑,回敬道:“好功夫!”
  忽然,一人由外面大步奔入,厉声道:“怎么回事,到底走是不走?”
  来人是裘方。
  他身上已染满了血。
  裘方尽管看上去受伤不轻,他手上的功夫仍是不含糊。只见他大吼声中,一只手已抓住了两杆枪的枪尖,用力一拧,直把持枪的两名兵勇高高地抛了起来,撞上坚实的屋顶,当场昏了过去。
  看到这里,夏侯芬一怔,向江浪道,“原来你还有同伴一起来了?”
  江浪真有点啼笑皆非,想不到在此要命时刻,对方居然无动于衷!
  “姑娘,你怎么决定?到底走不走?”
  夏侯芬道:“当然要走!不过,还是那句话……”
  她微微一笑,大有把生命当儿戏的模样。
  “好吧!”江浪冷笑道:“我实话告诉你,在下名叫江浪,外面那人是我拜弟裘方……”
  夏侯芬点了点头,道:“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江浪冷笑道:“你一定要知道,我就告诉你……那一夜,我错把姑娘你认作匪类,出手误伤了你,才使得姑娘身困囹圄!”
  夏侯芬登时一惊,脸上现出了一片怒色,道:“原来是你干的好事!”
  江浪苦笑一声道:“事后我发觉做错了事……”
  “所以才来劫狱?”
  “不错!”
  江浪回头看了一眼,急道:“请你务必相信我——我实在是来补过的!”
  “好……”夏侯芬冷冷一哂,说道:“这么说我倒相信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江浪趋前一步,说道:“姑娘,脚上的锁……”
  夏侯芬用力一挣,锁链子哗啦啦一响。由于链子大粗,一时没法挣断。
  她又猛力挣了两下,依然是狰不开来。
  江浪一紧手中剑,霍地把内力贯注剑身,猛力挥下去!
  “呛啷”一声大响,链子上冒了一片火花,链子被砍了一个缺口。
  夏侯芬再用力一挣,哗啦一声,终于挣了开来。
  江浪伸手想去扶她,夏侯芬大声道:“你照应好自己,我还能顾得了自己!”
  江浪知道对方的能耐,倒也放了心。
  猛可里,只听得裘方大吼一声道:“快走!”
  裘方说罢,斩马刀向外一挥,身子陡地拔空而起,直向牢外腾身掠出。
  江浪惊叱一声:“小心!”
  果然,话方出口,就听见火枪轰然一声大响,铁沙子乌云般地喷了过来。
  裘方焉有不知之理?他身子方一纵起,即迅速地向下一沉,身子在瓦檐上一个快速地滚翻,如同狸猫戏檐般地自屋檐上坠了下来!
  这一手功夫,实在是施展得漂亮,同时也为身后的江浪与夏侯芬做了必要的掩护。
  就在裘方身子坠下的同时,江浪、夏侯芬二人已同时跃身而出。
  他二人一左一右,身形一纵出来,像是两只剪空的飞燕,左右双双落地!
  “轰!”火枪声再响,一蓬黑铁沙直向江浪身上轰来。
  如果这一枪能早一点发射或许有用,事实上却是慢了一步。
  就在枪沙射出的一刹那间,江浪的身子已由顶上直坠而下。
  江浪掌中剑向下用力地一挥,“咔喳”一声,白木杆枪身被他这一剑由中一劈为二。
  他双腿就势踢出,两名兵弁各中下颚,双双翻跌了出去。只听得一声大喝,一名捕役自侧面偎过来,手里施展着一双花刀,用足了功力,照着江浪的背后就剁!
  江浪正想用“旋腿”飞身伤他的小腹,裘方却先他一步袭到这名捕役的身后。
  他的斩马刀绝不留情,向外一翻,用“孔雀剔翎”刀法,“嗖”一刀劈在这名捕役后胯上,后者当场惨叫了一声,两只手上还抱着钢刀,在地上一连打了几个滚儿,不再动了。
  整个院子里挤满了人,灯光火把耀眼生辉,火光里现着刀剑寒光,呐喊声、鸣锣声、喧哗声汇成了一片!
  这场面阵势,使得江浪、裘方心中大慌,一时间真有点不知所措。
  眼前人影一闪,夏侯芬捷如飞燕般地落在了眼前。她两只手上戴着两截断链,左右一分,把奔过来的两名兵士打倒在地!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