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幸逃死亡关 勇闯虎狼窟


  小苓的轻功,当真是动若风、静若山,身躯落在木筏上,筏子不过微微动了一下!
  夏侯芬笑道:“一猜就是你这个死丫头片子!”
  两个姑娘一见面就很亲热地握住手不放。
  只听小苓道:“老王爷一天到晚惦记着你,怕把他的宝贝女儿丢了,叫我来催你呢!”
  夏侯芬“哼”了一声,笑道:“你还不是乐得借这个机会玩一趟!还当我不知道?”
  小苓笑了一声,伸出一只手,正想去打夏侯芬,可她眼波儿一转,忽然发觉到一旁的江浪,顿时收敛了笑容,把身子扭到了一边,现出一副少女矜持模样。
  夏侯芬一笑道:“来,苓子,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小苓忸怩地转过身子来。
  浪花汹涌,船身起落频频。
  江浪在小苓登舟时,就注意到了,这个姑娘有一头娟秀的长发,月色里虽不如白昼看得清晰,却也能看出一个大概。
  只见她眉儿弯弯,若远山横黛,一双眸子似乎独具少女的那种淡淡轻愁的忧郁神色……她虽然算不上一个十分美的姑娘,可有说不出的韵味儿!
  她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十足的女人风采——含蓄多于外烁。当然,她到底是不是这样一种类型的人,并不是一眼就可以断言的。
  夏侯芬已经为他们彼此介绍过了,两个人好像都没有什么显著反应。
  江浪礼貌地抱了一下拳,低声唤道:“苓姑娘!”
  小苓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并没有发出声音。
  她好似不习惯与人说话,又像是有点害羞的样子。
  浪花翻滚着,木筏渐渐向岸边靠拢。
  小苓微微一笑,向夏侯芬道:“你招呼客人吧,我们明天再谈!”
  然后,她秋波一转,看了江浪一眼,即腾身纵上河岸,独自去了。
  江浪兀自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怅望着。
  似乎已不是儿时的那个“小苓”了。
  时间真是最无情的东西,很多美好的事物,都被它改变了,变得和现实一样的丑陋!
  现实真的很丑陋吗?
  时间是不是也曾有过把丑陋变为美好的时候?
  就拿眼前这位苓姑娘来说,她已经不再是昔年流着鼻涕的小女孩子了,时间与现实已把她造就成一朵水仙花那般娇嫩美丽了!
  难道这不是化平凡为神奇、化丑陋为美好的一面吗?
  江浪的忧伤感触,全是因为对往事迷恋得太深。在那种心情下,现实的一切,怎能尽如人意?
  何况他还不能断定,这个亭亭玉立的“小苓”就是当日流着鼻涕的那个“小苓”!
  他决计要把这件事弄个清楚。
  麦龙已把马拉上岸,回身招呼道:“江爷请。”
  这声“请”字,才使江浪由梦中惊醒过来。
  “啊……是是是!”
  江浪纵身上岸后,发觉夏侯芬独自在前面走。
  他忙跟了上去。
  夏侯芬回过脸来,微微笑道:“我的江大侠,你在想什么呀!”
  江浪道:“我没想什么呀?”
  “我是说你刚才……”
  江浪一笑道:“我是在想,这位苓姑娘很像我小时候的一个邻居……”
  “真的?”
  “也许只是名字相同罢了!”
  “啊!”夏侯芬显出了很感兴趣的样子,“那个人也叫小苓?”
  “嗯。”江浪一笑道,“不过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得是,请问这位苓姑娘姓什么?”
  “不知道。”夏侯芬道,“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离开家人的时候,才四岁,还不大懂事……你说的那位苓小姐姓什么?”
  “姓郭。”
  夏侯芬忽然站住道:“这么说,你也是那批垦荒的人了?”
  “不是……”江浪苦笑道,“我说的是在老家鲁东时候的邻居,后来听说那些邻居都外出垦荒去了!”
  夏侯芬道:“莫非真的是她?”
  江浪道:“我认识的那个小苓,她是胶州人,她父亲叫郭松明,姑娘不妨问一下那位苓姑娘!”
  夏侯芬一笑,偏过头来道:“人家都说小苓长得很美,你说
  江浪微微一笑,不予置评。
  夏侯芬道:“你怎么不说话呢?她长得到底美不美?”
  江浪道:“天太黑,看不太清楚……”
  “恐怕不尽然吧!”
  江浪道:“姑娘以为一个女孩子美,是从外表就可以看出来吗?”
  “那么应该怎样看?”
  江浪一笑道:“依我看来,姑娘秀外慧中,才是女孩子真正的美!”
  夏侯芬笑了笑,低下头道:“你真会说话……你若心口如一就好了!”
  江浪心里怦然一动!他忽然发觉到,对女孩子说话要非常小心——无论是褒是贬,都不宜轻易出口,因为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后果往往影响深远,不可不慎!
  前方火把晃动。
  丁老七老远地嚷道:“是大小姐和江爷吧!”
  这时,白天劫法场的那帮子好汉来到了面前。一见面,不免与江浪寒暄一番。
  丁老七大着噪门儿道:
  “可把我们给找苦了,要是大小姐再不回来,我们还打算再闯一趟衙门,看看是不是又被那一群兔蛋给困住了!”
  一伙子人簇拥着二人返回到马场内。
  江浪注意到,马场设有很高很大的围墙,足足有二三十亩大小,沿着围墙四周设有马舍,不时传来牲口嘶叫之声。
  在每一座马舍门前,都悬着一盏灯。远远看过去,像是一大串明亮的天星,少说也有百十盏之多。一个马舍就算只有二百匹马,马匹的数目也就相当可观了。
  如果以为褚天戈开设马场的目的,是在做生意,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有朝一日大军交战,数千匹战马的实力,岂容轻视?
  一个打劫起家,原来只不过是个土匪头子的人,十数年间竟然成为坐镇一方、统率数万居民、势力浩大的霸主,对于这样一个人,岂能小看?
  江浪只是大略地把马场看了一下,心里已洞悉了这位自封为“金沙郡王”的褚天戈内心之阴险抱负!
  马场主姓纪,是个四旬左右的矮子。
  这个人,原先是金沙郡的“武教头”之一,武功很有一手。只是因为肚子里喝过一点墨水,在遍眼文盲的人群中,这样一个人当然是很特殊的。
  鉴于这个原由,褚天戈就派他独当一面,来“郭家屯”负责马场经营。
  他这么晚才来,大概得到消息晚了。
  就见他一面穿着衣裳,老远地跑过来,连连说道:“罪过、罪过!失迎、失迎!”
  夏侯芬代为介绍道:“这位是马场的纪场主,人称‘断肠镖’纪友轩。”
  江浪抱拳道:“久仰。在下名唤江浪。”
  “江爷的大名,我们久仰了!”纪友轩道,“快请进去吧!请,外面冷得很!”
  堂屋里生着炭火盆。
  这种地方气候温差极大,有谚曰:“早穿重裘午穿纱”——正午的骄阳尽管热如盛夏,但一入晨昏便朔风刺骨。
  大家进去坐下以后,夏侯芬即向纪友轩道:“江兄的住处准备好了没有?”
  纪场主道:“准备好了,炕早就暖上了。”
  纪友轩说话间,眼睛就留意到了江浪身上的伤,便问:“江爷这是怎么了?”
  江浪一笑道:“一点皮肉小伤,不要紧。”
  纪场主道:“我们这里有个专门治外伤的大夫,我叫人招呼他给江爷瞧瞧!”
  说着即吩咐小厮去叫张大夫、’
  夏侯芬又代江浪介绍了一下众好汉一那个叫丁老七的本名丁锋,外号叫“开山手”,是金沙郡王所器重的“二十四小瘟神”之一。
  “二十四小瘟神”——江浪又知道了一个新名号儿。经过探询之后,才知道“二十四小瘟神”是金沙郡王诸天戈特为部署,负责他寝宫安危的近身侍卫。这二十四个人,都是经过他严格挑选的,武技合格上选的人,才能充任。
  除了“开山手”丁铎以外,其他六名汉子也都是金沙郡“武术教练团”的成员。
  武术教练团这个组织,是全郡能杀善战的年轻力壮汉子所组成,人数有两千名之多!
  负责训练这些人武功的人,就是前面说过的“武教头”。可以想知,这些所谓的“武教头”,必定更是精于武技、千中选一而不可多得的人物了。
  莫怪乎褚夭戈竟会对他江浪这般殷切盼望和热衷了。
  把这些情形概括地作一番了解之后,江浪清醒地意识到诸天戈这个人不可轻视!
  对于“武教头”这个职位,他原本还存着观望的心理,现在他却下决心去就任。
  这正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江浪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不得不对褚天戈眼前这些红人认真应付了。
  夏侯芬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当着这么多人,她当然不大好意思对江浪表示特别好感,可是她的心思仍然逃不过这些人的眼睛!
  她刚一离开,“开山手”丁铎首先起哄地向江浪道:
  “江爷你可真是好造化,我们大小姐八成儿瞧上你啦……我看用不了多久,老王爷就该招驸马了!”
  大伙儿哄地大笑了起来。
  江浪脸上却不见丝毫笑容。
  丁铎趋前套近乎道:“大小姐平常在郡里是最难说话的人,这么多年我没见她对谁笑过。嘿,江爷,你可真幸运呢!”
  他一面说一面把那只大手在江浪肩上拍着,显得那么热情。这家伙一口关外口音,两只手上黑茸茸生满长毛,声若洪钟,坐着跟人家站着差不多高,真是一副猛张飞模样!
  江浪听他这么说,哈哈笑道:
  “在下新来乍到,你这么抬举我可不敢当!夏姑娘金玉之躯,在下不敢唐突,老兄还是口头积点德好!”
  这番话,通过他冷笑的脸,说出来真有些不大好听。
  “开山手”丁铎脸上一红,哈哈大笑,遂向在场的人道:
  “你们知道吧,这位江爷已被我们老王爷聘请为武术教导团的教头了——你们以后就是他的徒弟,对他可要恭敬一点呀!”
  这家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只大粗手用力地在江浪肩上拍了一下。
  表面上,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事实上他的手掌却是劲道十足,分明是暗中给江浪点颜色瞧瞧!
  江浪当然心里有数。
  他初来金沙郡,可不能一上来就让人家给拿下马来,总要回敬一手,好叫对方心里有数。
  “开山手”丁铎,果然是这个意思。
  他不信这个看上去文静的小伙子能有什么真功夫,竟然堪当重用!他的两只手上曾经练过“鹰爪功”,自信有抓石成粉的功力。他见拍了几下,对方并没当回事儿,就进一步把五根手指头抓向对方肩头!
  须知,丁铎原有神力之称,再加以他曾经练过“鹰爪功”,五指之下足可力碎青石——他“开山手”这个外号就是这么来的。心里想着,这一抓之力,江浪非痛呼出声不可。
  可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
  丁铎这里晴用功力,最先施展了三成力,对方像是没事儿似的。
  他猝吃一惊,便五指一弯,施出了七成的功力——这般力道可把一棵青柏树的树皮抓下一层来。
  哪里知道,这一抓之下,却发觉由对方肩上反弹出一股绝大劲道。
  这种情形,就像是抓在一个充满了气的皮球上,力量越大,反弹的力量也越猛,对方肩上就像是涂了一层油那么滑溜。
  丁铎的五根手指头,非但是丝毫用不上力量,反倒被滑了下来。
  “开山手”丁铎脸上一红,哈哈笑道:“江爷,你还真有一套呢!”
  于是,他右掌一竖,改拍为劈,向江浪肩上劈落下来。
  江浪本是倚坐的姿式,见丁铎改了招式,右手倏地向上一抬,抓住了丁铎落下的手腕子!
  他微微一笑,说道:“丁兄有话坐下来说,勿须试探了!”
  嘴里说着,手上略一用劲儿,丁铎身子一晃,当真坐了下来,这一坐非同小可,竟使木椅子“吱吱”响了一声。
  谁也没有想到丁铎这一坐之力会有多么大!
  大伙儿只以为他们两个是闹着玩的,没想到二人已经较上劲儿了。
  虽然看上去只是轻描淡写地拉了一下手那般随便,可是里面却有一番凌厉的杀机。
  “开山手”丁铎表面上挂着笑容,可是笑得大凄凉了——他那只右手腕子,就像是被铁钳子夹了一般的疼痛。
  有了这次经验,他心里才知道江浪果然是有来头儿。心里一寒,坐在那里再也不吭声了。
  江浪遂起身抱拳道:“各位老兄先坐着,在下要休息了!”
  纪场主马上站了起来,道:“江爷请跟我来,你路不熟,让在下带路吧!”
  江浪道:“那就劳驾啦!”
  各人起身相送,唯独丁铎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显得那么不自在。
  拉开风门,屋子外寒风飕飕。
  江浪走在头里,纪场主由门框上拔下灯笼跟上来,嘻嘻笑道:“江爷好功夫,丁老七吃了个小亏,那叫活该。佩服,佩服!”
  江浪微微笑道:“纪场主的眼力,足见高明!”
  纪友轩跟上来与江浪并着肩道:“江爷你是新来,金沙郡里的情形,你还不知道。”
  江浪怔了一下,微笑道:“纪兄,请你多关照!”
  纪友轩叹了一声气,道:“老王爷春秋已高,办事也不如当年那么精明了!”
  “纪兄的意思是……”
  “倒也没什么。”纪友轩笑了笑,道:
  “他老人家一身功夫,固然是当世罕见,可是手底下的人,除了崔、桑二人才堪大用以外,别的人实在是不敢恭维!”
  说话时已来到了江浪住处。
  马场里没有什么讲究的房子,都是一个式样,矮矮平平的。
  江浪住的这间房子,正好是走廊尽头的一间。
  纪场主亲自为他开了门。房里已点上了灯,一铺大火炕早已烧得暖烘烘的了。
  “断肠镖”纪友轩开了门,让江浪先进去,关上门笑道:“江爷你多包涵,没什么好房子招待你,你先休息吧,我告辞了!”
  江浪笑道,“纪兄请再坐一会儿,我们也叙叙交!”
  纪友轩哈哈一笑,抱着拳道:“江爷如此厚待,高攀、高攀!”
  遂在一张榆木板凳上坐了下来。
  江浪打量了这位纪场主一眼,微微笑道:“纪场主精华内蕴,定必是高明之士!”
  纪友轩哈哈一笑道:
  “不瞒江爷说,凡是在老王爷手底下当差的,当然都有两下子,可是这又是刚才我说的话了,真正有大本事的人,他老人家却留不住。像江爷这种有真功夫的人,咱们那里还真不多见呢!”
  江浪道:“纪兄夸奖了!”
  纪友轩笑道:“论能耐,兄弟是谈不上什么的,可是两只眼睛还自信不花,不过……江爷,你有这么一身能耐,居然……”
  说到这里,干咳了几声,也没再往下说什么。
  江浪心里一惊,倒看不出这个人居然还有这么敏锐的心思。
  当下,他叹息一声道:“穷途潦倒,难得老王爷与夏侯姑娘搭救,说不得日后报答一番了!”
  纪友轩嘻嘻一笑道:
  “江爷这么说,足见是一个仁义兼具的汉子,佩服、佩服。不过,老王爷已经不再像当年那么干练明智了。”
  “这话怎么说?”
  纪友轩叹了一声,苦笑道:“江爷,因为你是新来的人,我才这么说,要是郡里的老人,这话我就不说了。”
  江浪道:“场主刚才提到金沙郡里有两个能人,这两个人是谁呢?”
  纪友轩挤了一下眼睛,慢吞吞地道:“江爷是新来的,我们总还算一见投缘,这话我本是不该说的。”
  “场主多关照!”
  “江爷,是这么回事……老王爷如今……唉,他可是越老越糊涂!”
  “这话怎讲?”
  “江爷,我可是对他忠心耿耿,心怀不贰的人,要不这话我不敢说!”
  “这个我知道。”江浪说,“爱之深,期之必切……”
  “对啦,就是这么一句话罗!”
  他身子向前倾过去,声音压得低低地道:“你知不知道老王爷如今盘算什么?”
  “这个……我不知道。”
  “他想大举兴兵,当皇上呀!”
  “啊?竟有这种事!”
  其实,江浪早已猜出了七八成,只是装糊涂罢了。
  “不能吧!”心里固然信,嘴里却是故意装傻。
  “不能?一点没错!举个很浅显的例子,他不想用兵打仗,干嘛养这么些马呀!你给我说说看!”
  纪友轩说到这里,声音更低了:“这不是想造反又是干什么?”
  江浪微微一笑,道:“这种事对他也不算稀奇,他本就是马贼头子出身嘛!”
  “你……江爷,原来你对他的底细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呀!”
  “听说过一点!”
  “这就难怪了!唉……”
  纪友轩摸着下巴上的短胡子,吟哦着道:“如今他是最忌讳人家谈他以前的事,我说江爷……”
  他声音变得更小了。
  “这话今天你是对我说,要是对外人说起,那可就是大麻烦了!”
  “会有什么麻烦?”
  “什么麻烦?刚才我不是跟你提过两个人吗?这话要是落在那两个人耳朵里,那可就……不妙啦!”
  “这两个人是谁?”
  纪友轩挤了一下眼睛,道:“一个姓崔,人称‘天上白云’,名叫崔平。”
  江浪点头道:“听说过。”
  纪友轩道:“还有个叫‘恨地无环’桑二牛!”
  这个名字,江浪还是第一次听到。
  “前者以轻功见长,后者以横练功夫出众!江爷,这两个人,可是有真功夫的人。依我看,他们的一身功夫不会比江爷你差!”
  他顿了一下,又道:“当然,江爷的功夫,我不太清楚,不过能让老丁吃暗亏的人,绝不是弱者!”
  江浪听了这些,想继续摸摸底儿,便深入地问道:“这两个人是在老王爷跟前当差?”
  纪场主点点头,冷冷地笑道:“桑二牛是个浑人,没有什么心计,那个姓崔的小子可坏了!”
  “崔平?”
  “不是他是谁!这个人哪……”
  提起他来,纪友轩的脑袋瓜子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他娘的!这小子整天在老王爷跟前嘀咕这个、嘀咕那个,蜚短流长,什么事都坏在这小子身上!”
  “老王爷岂能信得过他?”
  “怎么不信,老王爷是出了名的耳根子软,疑心又重,你有千件好,他都看不见,只有一样坏,他就记在心里了!再加上崔平那小子搬弄是非,你说说手底下的好人,怎么能混下去?”
  他重重地叹了一声,接下去道:
  “就是这小子一天到晚在老王爷跟前嘀咕,劝他兴兵作乱,一鼓作气拿下整个辽东,然后就可以另立王朝,真正地当皇上了!”
  江浪脸上现出了一丝冷涩的笑意,嘴里却没有吭声。
  纪友轩道:“江兄,这些话你可别跟外人提呀……这是我们背后闲聊!”
  “崔平现在干什么?”
  “教头班的领班儿。”
  江浪眉头微微一皱,心想:自己既被认定了是“武教头”,对方是教头班的领班,无疑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将来免不了发生磨擦!
  他既然知道褚天戈是怎样一个人,更知道崔平因武功高深才得以近身,可见得褚天戈用人仍以武技高下为定夺的标准。
  他思索到这件事,心里好像有点底数了。
  纪友轩长叹一声,站起来道:“江爷歇着吧,明天还得上路呢!”
  “明天上路?”
  “江爷还不知道?”纪友轩道,“老王爷放心不下大小姐,不是派来苓姑娘催促了吗!”
  “噢,对了!”
  江浪遂问道:“苓姑娘这个人怎么样?”
  “好人哪!”纪场主道,“她人美,心慈善,功夫也好!只是,老王爷不大喜欢她!”
  “为什么?”
  “这个……”他边点亮灯笼边道,“还不就是那句话——忠言逆耳!”
  说完了,他就推开门走出去。
  江浪送到门口,纪友轩抱着拳道:“留步、留步,江爷你好好休息吧!”
  “谢谢,谢谢!”
  纪友轩的背影一直消失在道路的尽头,江浪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才转过声来。
  不意,他身子方一转过来,就呆住了!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叫小苓的姑娘已经站在了他后面。
  这时候,她身上仍然穿得那么单薄。
  她不像夏侯芬穿得那么讲究,只是一套蓝布拎袄裤,足下是一双青布面子弓鞋,满头青丝结着一条老长老长的大辫子。
  蓝布袄披在她身上,可显不出一点寒碜样来,反倒使人觉得她别有一种朴实素雅的美。
  猝然相见,江浪由不住怔了一下。
  “是江先生吧!”
  “不才正是。你是苓姑娘?”
  “深夜打搅,实在不该,可是心里有活想跟江先生讨教,不说出来怪难受的!”
  “姑娘太客气了!”他伸手推开房门,说道:“外面冷,姑娘请进屋里一谈如何?”
  苓姑娘略一犹豫,即很大方地点点头道:“打扰您了!”
  进到了屋里,江浪想关门,可又觉得不大妥当。
  苓姑娘道:“江先生请关上门,马场子里杂得很,免得无事生非!”
  江浪答应道:“是了!”
  关上了门,他想找茶碗给苓姑娘倒茶,不想对方已由保暖的茶壶里倒了一碗热茶,双手捧着道:“江先生请随便用茶。”
  “不敢当,怎好劳姑娘大驾!”
  “您用不着客气,小妹平素服侍老王爷,是什么事都做的!”
  江浪这时才仔细地看了她几眼。
  包裹在蓝袄里的身子骨,不瘦不胖,是那般的可人。白皙的皮肤,略带粉红,有若明珠美玉,那才是真正的女人美呢!
  也许他认定了这个小苓就是儿时玩侣的那个小苓,心里存了几分亲切之感。
  他还依稀记得,那个个小时候的小苓有着一双明澈如泉水的眸子。
  眼前这个姑娘也是那个样子。
  两相印证,倒有几分酷似!
  他不禁沉迷在往昔那段幻想里——那双眸子,似乎也就不太礼貌地盯在了对方的脸上。
  苓姑娘如果不是心里有了一番见地,她断断是不会容许人家这么直眉竖眼地瞅她的。可是,此刻她脸上显然有几分不自在。
  “江先生!”她轻叹了一声,道,“有几句话,刚才我听芬姐说过,还不大清楚……想请江先生您开导我一下!”
  江浪先是一惊,后又恢复了常态,道:“姑娘有话请说,在下知无不言!”
  苓姑娘瞳子微微一转,注定在江浪脸上。
  她含有几分哀怨地喃喃道:
  “江先生既来金沙郡供事老王爷,也不是外人,小妹的身世也不必瞒着江先生。您可知道,小妹是薄命人……”
  她说到这里,语气突地转为悲哀,一汪泪水在眸了里打着转儿!
  江浪忙接道:“姑娘身世,不才曾听夏侯姑娘提到过一些。”
  “芬姐是最了解小妹的一个人。”
  她极力克制着,不让悲哀激动的情绪漫延下去,低下头凄惨地笑了一下,再抬起头来时,宛若换了一张脸。
  “小妹四五岁就丧失父母……如果不是老王爷收留我,早已不堪设想,只怕也没有今天的日子了……”
  江浪一时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小苓又苦笑道:
  “不瞒江先生说,小妹身逢大难时年岁尚小,竟然连父母名字,以及自己的姓氏都忘了。这些年以来,每次想到这些,真有说不出的难受!”
  “姑娘的身世,实在令人同情,只是……”
  江浪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道:
  “只是比之那般连本身也难以幸免的丧家孤儿来说,已经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姑娘你更要坚强的活下去才是!”
  他说这些话时,语音含着悲伤,大有“感同身受”的凄凉感慨。
  苓姑娘那双含有泪光的眸子,注定在他身上,颇为惊愕地道:“听江先生这么说,对于那一场兵灾好像知道得很清楚?”
  “是的。”江浪紧紧咬着牙齿,点了一下头,道:“我是知道一些的!”
  苓姑娘脸上顿时现出了一片说不出的惊喜。
  她为了寻求解开这个丧家的惨痛谜结,也不知道问了多少人,可是没有一个能够道出她所希望知道的一切。
  这些人有的是道听途说,有的是人云亦云,真正与自己一样经历过那场惨痛事件而幸免不死的人,据她所知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乔老太太。
  另一个是洪老头。
  前者是个语无伦次、说话颠三倒四的老婆婆,后者是个断臂失耳的老残废。
  两个人有个共同的缺点——“语焉不详”,糊涂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多,糊涂时是乱说一气,清醒的时候却又三缄其口,讳莫如深。
  她试探着问过几次,没有什么收获,才算完全灰心了。
  使她惊骇的是,那一次血淋淋的杀戮事件,执行的竟是那么彻底,除了包括她自己的三个人以外,竟然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那该是怎么“耸人视听”的一件事!
  人岂能一直活在迷茫的雾里?
  像这样不知姓氏、不知来处、不知省籍、不识父母……一切都是迷雾,都是解不开的谜团!这样的日子,该是多么单调、多么没有意义!
  苓姑娘搜索肝肠,所能想到的,只是一些片断的儿时记忆——包括她父母的形样、垦荒时的庐舍、大黑狗、沙堆成的巨人……
  还有很多很多琐碎的片断——很难串连在一块儿的碎片儿。
  这些碎片儿并非没有回忆的价值,如果有人能以一支灵巧的针线,把这些珍贵零碎的片断串成一串,专心地规置一下予以开导,也许她会霍然贯通的。
  这些年以来,她所梦寐以求的,也就是期望着的,是能够找到这样一个人。
  现在,她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江浪身上了。
  当她亲耳听到江浪以肯定的态度答复了她的询问时,内心的激动与兴奋,真是不可名状!
  “真的?”她紧张地站了起来,说道:“江先生,您是说……这件事情您听人说过?”
  “姑娘!”江浪沉着声,道:“在我没有回答姑娘你的问题以前,我希望先要得到姑娘保证,然后我才能直言不讳!”
  “江先生的意思是……”
  “请姑娘守口如瓶!”
  “您的意思是要我不要走露口风?”
  “不错!”
  “这一点您大可放心!”苓姑娘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这不够!”江浪道,“姑娘必须要答应我,不告诉任何人,包括姑娘你认为最亲密的人在内!”
  “您是说老王爷和芬姐?”
  “他们也不例外!”
  “这个……”她略微思索了一下,毅然地点了一下头,道,“我可以答应您!”
  江浪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似乎在观察洞悉她的诚意。
  “江先生您要怎么才能相信我?”苓姑娘一派焦急模样,“我可以发誓,或者是写给您一个保证……如果您认为需要的话!”
  “不必了!”江浪双手连摇,微微一笑,说道,“只凭姑娘你这一句话就够了!”
  “您真的信得过我?”
  “我信得过!”他肯定地道:
  “虽然这是我与姑娘你第一次交谈,但是我却深深相信姑娘的纯真与神圣——你是我平生仅见的一个值得崇敬和赞赏的姑娘!”
  “江先生您言重了!”
  她脸色忽然变得很白———种近乎于苍白的颜色,内心的激动从她不安的情绪上反应了出来。
  面对着她平生用了最大努力想去突破,而仍然未能突破的谜结,或许就要在眼前解开的一刹那,她内心的渴望与激动,是可想而知的。
  “江先生……您可以说了。”
  “好的!姑娘刚才曾经问过我,关于当年那场兵杀的事,是不是听人说过?”
  “是的,我是这么问的!”
  “我可以告诉姑娘,我不曾听任何人说过。”
  苓姑娘脸上顿时现出了一种极度的失望颜色。
  江浪冷冷一笑,接下去道:“因为那是我切身经历过的事情!”
  “您!”苓姑娘惊震地站了起来。
  她的眼睛睁得极大——任何人在她这种眼神里,也不能隐私作伪!
  她所看见的一张脸,如同江浪刚才看见她的那张脸一样,是再正直纯真不过的一张脸。
  “江先生……您是说您也……”
  “在下与姑娘的出身是一样的,姑娘四岁而孤,在下不过比姑娘你痴长几岁,多了六年而已。”
  “啊……”
  苓姑娘全身战抖了一下。
  江浪苦笑了一下,道:
  “那一年,我十一岁……十一岁的一个大孩子,已经能清晰地记住很多事情了……姑娘你信得过我么?”
  苓姑娘的脸,在一度苍白之后,又缓缓地恢复了血色。
  “我……信得过。”她眸子里,滚出了两粒晶莹的泪水。
  在茫茫如雾的人生浩瀚大海里,摸索了将近十五年,第一次看见了灯塔……灯塔里的光,已使她不再感到恐怖、不再迷惑、不再孤独了。
  她兴奋,兴奋得想大叫。
  她也伤心,伤心得想大哭一场。
  冲破了一切迷离的刹那间,眼前的这个人——江浪,已经使她不感到陌生了。
  “血仇”已经超越了一切,一刹那把他们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
  透过了这种直觉的意念,她忽然发觉到江浪的那张脸是那么亲切……
  这张脸该不是她已将成为记忆中化石的一部分吧1
  她直直地凝视着江浪的脸,缄默了良久才开口说话。
  “江先生……”她几乎要哭了,“您可以说得清楚一点么?我太难受……不……我是太高兴了!”
  江浪惨笑了一下,道:“我明白姑娘你此刻的心情,请你镇定一下,因为我有些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你!”
  苓姑娘连连点头,说道:“江先生您请说!”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我的父母,以及上千族人父老兄弟,他们并不是死在清兵刀枪下的!”
  “呵,那是……”
  “他们是死在一大帮子马贼刀客的手里!”
  “马贼?”
  “不错,那是一帮子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强盗组织,”
  “叫什么名字?”苓姑娘紧张地吸了一下气,道,“我是说那帮土匪是不是有个名字?”
  “有!叫金沙坞。”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