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番风雨


  好“帅”的个头儿。
  浓眉大眼,长发披散,那精湛的眼神儿,几乎在乍然一照面的当儿,已紧紧地“逼视”着对方拿剑的姑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对于王大人来说,真像在做梦似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卧房之内,竟会藏着这么个人,不用说,这汉子他压根儿就没见过,绝不是他手下侍卫。对方既由内室闯出,自己所收藏的七颗明珠,定然落在了他的手里……
  心里一急由不住全身打颤,一时冷汗涔涔,偏偏口不能开,王大人这个罪,可真是“够呛”。
  彼此双方,约摸着都有那么一点印象……
  其实他们双方原是见过的——就在前面的酒馆,子夜以前采参的“孟寒沙”与骑驴踏雪而来的叶氏母女二人。
  不用说眼前的持剑少女,就是那个看来娇滴滴的骑驴姑娘。
  这个当门而立的年轻汉子便是孟寒沙了。
  紧紧逼视着对方少女的孟寒沙,用低沉的口音说:“我们刚才见过,姑娘。”
  说时微微一笑,露着白森森的一嘴牙齿:“再想想……你们母女是骑着小毛驴来的……我的招子不空,那时候就瞧出姑娘你的来头了。果然没有看走眼。”
  这么一说,长身少女才明白了。
  酒馆里人不少,她没有留心看,不过眼前这个猿臂蜂腰的年轻汉子,却似有那么一点印象,随后他也就走了,却料不到,在此紧要关头,对方闪身而出,这又是什么一个兆头?
  一霎间,她脸现青霜。
  打从出道以来,还没见过谁有本事敢插手管自己的闲事,这个人又是什么来头?
  心思电转,那一双剪水瞳子,早已把对方年轻汉子瞧了个透。不觉心头好生纳闷。
  “这是说,我来晚了?”
  那么清脆的一口京腔,听来极是悦耳。
  长身少女轻启莲足,往前面跨了一步,立刻便似受阻于对方强大的气势,便停了下来。脸上神色,顿时为之一变。
  孟寒沙霍地向前跨进了一步。
  长身少女也不示弱,挺身以迎。
  顿时,房子里像是为某种无形的力道所充斥。气机迂回处,但只见一盆炭火,熊熊烈焰,火苗忽地窜起,足有尺许高下,耸耸摇动,直欲脱盆飞出。
  孟寒沙剔动了一下眉毛,一双手由不住落在了身后剑把之上。
  形势的突变,已使他直觉感触到,对方少女即将要向自己出手。
  疾雷奔电。
  长身少女霍地向眼前的孟寒沙施出杀手。随着她的翩然迂回的身势,掌中剑爆发出万点银星,一剑当头,大势挥落而下。
  孟寒沙直立的壮躯,蓦地向一旁错开了半尺,随后,长剑出鞘——一如对方少女那样,剑身光华灿烂,势若狂泉。
  却在几乎接触的千钧一发,双双巧妙地避开了剑锋。
  冷森森的大股剑气,掀起了一阵狂风。
  转身换势的一瞬,长身少女抖手劈出了一掌,无独有偶,却与孟寒沙击出的左掌迎在了一块。
  地板“咯吱吱”一阵大颤。
  真似纷飞的劳燕,双方又分了开来。
  适才是彼此实力的一接。
  孟寒沙闪出的身子,打了个疾旋,立即定住。对方少女的身子,却似有些收不住劲道,一连几个急跄,才拿桩站稳。
  长身少女蓦地绯红了脸。长剑微盘,待将二次出手的当儿,却为蓦然吹进来的一阵子冷风,打住了她急进的势头。
  房门无风自开,传进来令人毛发惊然的一声冷笑:“丫头,你打不过人家,认输吧!”
  随着话声的出口,一个白发皤皤的老婆婆,已自外面慢吞吞地走了进来。
  烛影摇红。
  每个人的影子,都在地上打颤。
  老婆婆隐现着披面长发的半边脸,一只眼睛,向对方那个伟岸的年轻人打量着。
  再一次发出了令人心悸的那种笑声。
  “小伙子,好身手!是打沙漠来的吧?我知道你……”嘴里“嘿嘿”有声地笑着,半边脸在灯焰里真似雪样的惨白,却把一只眼向对方斜斜睨着。
  “报个名字听听。”
  “孟寒沙!”
  该来的毕竟来了。
  抖擞起精神来,孟寒沙向侧面跨出一步,长剑反背,等待着时机来临时的出手一搏。
  “孟寒沙!”老婆婆冷冷地摇着头:“那不是你本来的名字,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在我老婆子面前,你这点障眼法儿施展不开……”
  说时,她又笑了,嘴里如同墨染,七下八下的几颗牙齿,看着也就越加骇人。
  “老实地告诉你吧,”老婆子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点着:“你叫‘孟天笛’,有个外号叫‘天岸马’哼哼……是不是?”
  姓孟的神色一凝,也就不吭气了。
  他的行踪极其隐秘,出没大漠,隐若云龙,即使这“采参”的行业,也是独来独往,识者不多,老婆子好亮的“招子”,照面的当儿,即为她看破了行藏。
  孟天笛无能否认,付之一笑。
  “那么婆婆你呢?”
  “我?”老婆子阴笑着,那双三角眼里,满是阴险凌恶:“你就不必问了,你也问不着!”
  霍地甩起了头上白发,老婆婆向前走了几步,灯焰里那张尖瘦的白脸,以及隐现于左面额头的暗红胎记,交映出阴森的面影,尤其令人可怖。
  “丫头,你就别怔着了,进去瞧瞧,天可是不早啦,早完事咱们早上路。”
  嘴里跟一旁姑娘说着,一双三角眼却是眨也不眨地直向孟天笛盯着。
  长身少女娇应一声,正待闪身向内室切进……“不必了!”孟天笛轻轻扳着他的右胯革囊:“东西在我这里,主人无能,我只好先代他收着。”姓叶的长身少女,呆了一呆,乃止住了前进的势子。
  老婆子阴森森地冷笑着:“这么说,你是存心跟我老婆子过不去了?我倒要看看你这匹‘天岸马’有多厉害!”
  话声出口,人已踉跄而进。
  孟天笛因一时弄不清对方老婆婆路数,正盘算着出手方法,见状心里一惊。
  那是因为对方白发老妪身法极其怪异,前所未见,踉跄欲倒,似风摆残荷,俄顷间,已到眼前。
  其势绝快——随即她抖出的一双瘦手,直向他双眉上抓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