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前后


  约莫四更左右,天略略地有些亮了。
  尽管是屋里燃着炭火,却不能完全驱散凌晨前的这股刺骨寒风。丝丝冷风,打门缝里钻进来,小蚊子似地钻到人的脖子里,冷得直打哆嗦。
  老大人披着貂皮斗篷,才把一碗“三丝翅羹”吃下肚里,日间睡足了,这会儿谈论正浓,倒是不思就寝,下手的文案先生李老爷,可就有些支持不住了。
  一来他上了些年岁,再者身子不好,天一冷胃就疼,说是“胃气疼”吧!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大人见爱,刚才赏了他一碗“三丝翅羹”,吃下去显然是见了效,胃是不疼了,瞌睡却又来呕他,这会子眼皮足有千斤重,硬是睁它不开。身上的狐皮袍子又不顶寒,越坐是越冷得慌!李老爷这个活罪可是受大啦!谁都知道,王大人他是有名的“夜猫子”,白天不思工作,一到夜晚,他老人家的劲头儿就来了,几杯浓茶一喝,唉!可“蘑菇”啦!经常是不到天亮不散。他老人家福大造化大,白天可以不起,可底下人就要了命罗,李老爷心里有数,他这个胃病就是这么给“熬”出来的。
  可有什么法子,谁叫端人家的饭碗,干上了这个天杀的“文案”师爷工作。
  李老爷强打着精神,硬支着几欲倒下来的身子,脑子里想的只是烧得暖烘烘的热炕,偏偏老大人那旁一个劲地谈个没完。
  王大人说:“这回到京交了差,论功行赏,应该少不了你的一份……你看‘宁州’这个地方怎样?”
  “晤……好地方……好……”
  “那就给你议个府丞的缺吧!”
  “好……谢……大人……”李师爷舌头怪不利落地说。
  “晚生对不住……我……”
  像是“呓语”那般模样,李师爷再也挺受不住,头一歪竟自睡着了。
  白天一整天王大人睡觉,他可没有闲着,光应付来此请安问好的地方大小官几,就有六七拨儿,这会子鱼翅下肚,胃里一暖,说什么也熬不住,可就见了周公。
  在官场礼节上,李师爷这是“犯上”的罪,凭着这一样,就能革职论罪。
  “文生,你这是怎么啦?”
  李师爷非但没醒,干脆打起了“呼”来。
  王大人皱了皱眉,刚要喝叱,想了想不禁付之一笑,随即叱了声:“来人哪!”
  门外静悄悄,竟是没有回音。
  照规矩,大人不睡,身旁总是有人伺候着,眼前可是透着希罕。
  王大人这里刚站起身。
  门帘子忽地无风自启——“唰”地撩开。
  一个人“鬼”也似飘了进来。
  不只是王大人吓了一跳,即使熟睡中的李师爷也似突然吃了一惊,霍地从梦中醒转。
  可不是什么面相凌恶的杀人强盗,却是个形容姣好,长身玉立的少女。
  手里拿着口银光四颤的宝剑,长身少女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照面的当儿,已盯在了王大人身上,紧跟着身势轻闪,已自驱身面前。
  王大人慌不迭纵身退开,怒叱了一声:“大胆!”
  他手上正端着一碗香茗,猝惊之下,抖手直向着对方少女身上摔了过去。
  似乎连对方少女身子也没有沾着,“叭嗒”一声,砸在柜上,一时碎片纷飞,茶汁飞溅。
  王大人一碗热茶没有砸着对方,跃出的身子更不曾站稳,把一张太师椅推倒在地上,自己也倒了下来。
  来人少女偏偏放他不过。
  像是一阵风似的轻飘,长身少女己欺身而近,王大人惊叱一声,才自地上爬起,眼前剑光乍闪,已被对方一口冷森森的长剑逼在眼前。
  “啊……”
  王大人站起一半的身子,由不住双腿一软,又坐了下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