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罗刹


  夜色深沉。
  风雪早已停息。一弯下弦月复出云表,洒下一脉月华,直如淡淡银纱,将此雪原百十里方圆内外,点缀成一片琉璃世界。
  月光照射在白雪上,反映出的那般神态,皎如匹练,直似有千百万道细细银芒,四处散发,即使看上一眼,也有无比寒意。
  打雪地里走了个来回,“九尾鞭”桑平一脚跨进了羊皮帐篷,慌不迭探出两只手,烤火取暖。
  “看样子这一两天还走不了!他娘的,冷得真吃不住,再待两天,非冻死不可!”
  一面说着,他干脆把一双穿着老棉鞋的脚也翘到了火盆上。浓眉大眼,满脸的胡碴子,像是许多天没有刮了。
  火势熊熊,三个人围炉而坐。
  只为钦差王大人一行的安全,哥儿几个少不得要多辛苦些了。
  论身手,可都是不低。
  那还是王大人新放“兵部侍郎”那年,哥儿三个为谋一个正经出身,舍弃了黑道生涯,共往投奔,由于功夫好,更能施展高来高去的轻功,旋即为大人所器重,收为近身侍卫,说起来这可已是十年以前的事情了。
  三年前,王大人点了钦差,总制三边,开府固原,哥儿三个水涨船高,相继补了个“百户”的功名,各人手下都统领着上百兄弟,且都属王大人身边的“亲军”,只要好好干,日后还有高升“千户”的可能,也算是不负当年一番投奔的苦心。
  火盆里炭火正旺,桌子上摆着酒菜。
  “病尉迟”徐元猛喝了手里的酒,披上了熊皮坎肩儿,由桌子上拿起了他的“鱼鳞双刀”。
  这叫官差不由人,当这个“差”就得干这个“活儿”,老大人那边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哥儿三个这边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把‘暗青子’带上,小心着狼!”
  老大“冷面神”谢刚特意地关照他一声,昨儿晚上他就差一点让狼给“啃”了。
  说时站起来,撩开了窗户向后院看了看,楼上客房里,居然还亮着灯。
  “嘿!可小心着点儿,大人还没睡呢!”蹙着一双黄焦焦的眉毛,谢刚说:“这都几更啦?大人还没歇着?”
  “九尾鞭”桑平打了个哈欠:“谁说不是,刚才我听大人唤李老爷来着,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商量合计吧!”
  他可是真困了,一句话没说完,连打了好几个吹欠。
  这当口儿,徐元猛已走出帐外。
  不知是他喝多了酒,还是眼睛花了。
  一条纤细的人影,就在他目光方及的一霎间,鬼影似的,打前院围墙那边升起来。
  “病尉迟”徐元猛一惊之下,只当是看花了眼,用力地揉了一下眼睛,定神再看,可又什么都没有了。
  话虽如此,他可不敢大意。
  “还真有狼!”
  嘴里说着,紧了一下手里的鱼鳞刀,脚下用劲,嗖一声纵出丈许开外。
  白花花的雪光,刺得眼睛生疼。
  寒风飕飕,像是千万飞针。一古脑地都扎到了他的身上。徐元猛一上来还真有点挺不住,赶忙施展身法,双肩摇动,以“八步凌波”轻功,直向院落欺进。
  身动血活,正可借此暖身驱寒。
  却不意因此惊动了暗中之人,一条人影,正于其时闪身而出,其势绝快,差一点与徐元猛撞了个满怀。
  仿佛是个妇道人家,高挑的个头,水灵灵的那么一双眼睛。
  也只是这么一点点的轮廊。
  “啊……”
  惊呼一声的徐元猛,还不知怎么回事儿,对方的一双纤纤手指已临面门。这双手指上,似乎凝聚着极大的力道,指尖未至,先有两股透骨尖风,破空直刺而至。
  徐元猛只觉得身上一阵子发冷,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已被对方的一双纤纤玉手点中双眸,紧接着一阵子刺心似的奇痛,一双眼珠已为对方硬生生挖了出来。
  这一招,防不胜防,快到了极点。
  徐元猛痛呼一声,整个身子旋风似地转了出去,“噗!”一双脚深深地没入雪地里。
  谁知眼前少女,却是偏偏放他不过。
  像是一阵风般的轻巧,“呼”一声,已来到了徐元猛身前,后者已不辨东西,但一口鱼鳞刀摆出疯狂的“夜战八方”之势。“唰!唰!唰!”一连挥出三刀,却是刀刀落空。第四刀挥出去的一瞬间,对方少女已轻巧地袭到面前,左臂轻舒,已拿住他的雪亮刀锋。
  徐元猛眼前情况,无异是遇见了“鬼”,按说他武功绝非像眼前这般不济,谁知一上来先着了对方少女的道儿,糊里糊涂地失去了双眼,有通天之功也是无能施展,更何况来人少女身手如此之高简直不容招架,只能败下阵来。
  徐元猛还想把手中鱼鳞刀夺回,谁知那口刀在对方纤纤手指拿捏之下,力逾千斤,待要二次着力夺回,蓦地喉头一阵奇痛,已为对方少女右手尖尖五指扫过。
  来人少女这一式“手挥五弦”.显然有斩金切玉之功,纤纤手指上一经凝聚真力,不啻是一把杀人钢刀。
  可怜徐元猛,竟然连对方是个什么长相都不知道,便一命呜呼。
  随着少女手挥之处,一时鲜血怒溅,洒了一地,徐元猛脚蹰着一连在雪地打了两个转儿,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空气里一时充斥着浓重的血腥气息……
  却在这一刹那,一条人影,蓦地扑向眼前。
  随着他奇快的“弧形剑”唰地划出了一道寒光,直向少女背后袭来。
  来人“冷面神”谢刚,恍惚里像是听见了拜弟徐元猛的一声呼叫,忍不住出来瞧瞧,便瞧见了眼前的一幕,直把他吓得魂飞九天,来不及去招呼“九尾鞭”桑平便自向对方少女出手。
  来人少女何曾把眼前这干人等看在眼里?
  长身少女掌刃徐元猛的同时,已警觉到“冷面神”谢刚的来到。这一霎,随着谢刚的弧形剑下划之势,蓦地一个转身,左手疾出,直向对方剑锋上拿去。
  “冷面神”谢刚远较他拜弟徐元猛机警得多,既知对方非易与之辈,一上来早已深具戒心,见状慌不迭一个快闪,向侧面纵出。
  对方长身少女,偏偏放他不过,冷哼一声,身躯晃处,如影附形地欺身而近。
  雷霆万钧电光一现!
  双方势子都快到了极点。
  “冷面神”谢刚先时早已将暗器“丧门钉”扣在掌心,随着他倒地的一个滚身之势,右手扬处,“嘶——”一股尖风,直取少女当心。
  却仍是慢了一步。
  随着长身少女右手抡处,火光电闪,已经抽出了身后长剑,“叮”的一声,黑夜里爆出星光一点,已经把直奔前心的丧门钉打落在地。
  其势不变,紧跟着她的一个进身之势,掌中长剑有似倚天长虹般当头直落而下。
  “冷面神”谢刚惊慌中,看到来人是一个长身玉立的妙龄少女,对方剑身上溢出冷冷寒焰,有如万蓬飞针,一股脑地当头罩落下来。
  剑势里更像是有一种奇异力道,一下子笔直落下,竟使得谢刚万难移动。
  陡然间谢刚打了个寒噤,随着长身少女剑势落处,一颗头颅,正中而分,裂为两半。
  长身少女出手连杀二人,身势更不少缓须臾,寒月下,猝然拔身直起,一缕轻烟般,已飘出三丈以外,紧接着一连几个快速闪动,直袭眼前羊皮帐幕而来。
  羊皮幔子霍地撩开。
  引进来一阵子透骨寒风。
  “九尾鞭”桑平仿佛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蓦地自梦中惊醒,伸手握住了他的“九尾钢鞭”,自榻上一个“鲤鱼打挺”跃身而起。
  ——这番下意识的举动,全凭直觉,竟然与现实颇相吻合,并非无稽。
  摇曳闪烁的昏黯灯光里,一个高挑身材,面目姣好的窈窕少女,正当门而立,手上的一口长剑,灿若秋水,在与她凛然的目光接触时,真有慑人心魄之感。
  此时此刻,这样一个持剑少女的突然出现,毋庸置疑,当然是不怀好意而来。
  “九尾鞭”桑平陡然一惊之下,已是睡意全消:“你……”
  话声出口,身形已倏地纵起,起落之间,已扑身向前,掌中鞭“呼”地迎头而落。
  “呛啷”一声脆响。
  九尾鞭迎着三尺青霜。
  好利落的身子,滴溜溜的有如旋风一阵,对方长身少女,已转到了桑平右则。
  剑光乍闪,掌中青锋,夹着一股凌厉尖风,竟往桑平右胸刺来。
  “九尾鞭”桑平尽管满腹疑云,却是不容开口,对方长身少女,身手之高,简直前所未见,一惊之下,只吓得他魂飞魄散,哪里还敢恋战?
  随着长身少女侧面的出剑之势,“九尾鞭”桑平陡地拧身飞纵,直向帐外飞身纵出,却还是慢了一步!
  耳听着对方少女的一声喝叱,起落之间,有如狂风一阵,已然袭到桑平身后。
  随着她的进身之势,一双纤纤细手,已向着桑平身后拍来,掌声未至,先有一股凌厉劲风,桑平虽已发觉,却已回身不及。
  那一股传自少女纤纤细手的劲道,无异力逾千斤,一经发出,其势绝猛,“九尾鞭”桑平只觉得背后仿佛着了一记闷拳,力道之猛,只觉碎心裂肺,登时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嘴张处,喷出了大口鲜血,就此一命归天。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