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发鬼母


  来客是两人。
  新鲜的是连人带驴一并都进来了。
  一个白发皤皤的老婆婆,一个花不溜丢的大姑娘。
  瞧瞧那一身的雪!
  大家伙的眼睛全都看直了。
  老人家敢情是“冻”着了,整个身子都趴在驴背上,一头白发,打驴脖子垂下来,总有尺把长,还是一双小脚,这种天,可真难为了她。
  大姑娘可是挺有精神。
  高挑的个头儿,单眉杏眼,细腰丰臀,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好像会说话似的,滴溜溜那么一转,满屋子全照顾了。
  曹老掌柜的迟疑着走过去:“这是……”
  “我娘冻着了……前面雪崩路不通,只有住在这里了。掌柜的,麻烦你给预备一间上房吧!”
  一口京片子,听来极是悦耳。
  大家伙的眼睛,情不自禁地全都“盯”在了她的身上,听她这么一说,更是不待招呼,立刻跟过去两个人,搀扶着老婆婆下了驴背。
  客栈几间上房,都包给了后院的贵客,曹掌柜的已无意再留住客人,只是眼前情形,他却无法拒绝,一面吩咐老伙计谢七准备房子,又亲自动手,为老婆婆沏了一碗红糖姜水。
  “这种天,你们母女俩往外跑,身边又没个男人跟着,可真是太危险了。姑娘贵姓?”
  “叶。”
  说时,大姑娘又落落大方地自对方手上接过了姜汁,道了声谢。
  伸手接碗的当儿,露出了细腻白哲的一截手腕,一只碧森森的翠玉镯子,不小心打袖子里滑了出来,突然落在各人眼里,却是刺眼得紧。
  大姑娘把镯子往袖里塞了塞,轻轻摇晃着老婆婆说:“娘,您醒醒!喝点姜汤吧!”
  刘小个子好心地又端过一盏灯来。
  婆娑的灯光影里,那个老婆婆缓缓抬起了头,惨白的一张瘦脸,左前额上,生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衬着一头披着的白发,乍睹之下,那样子真像个鬼!
  怎么也想不到,这鬼样丑陋的老婆婆,竟然会生出眼前如此标致的女儿!
  看到这里,秦老人一声不吭地站起来,悄悄转身而去。
  夜深了!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