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毛驴


  服参之后的秦老人,显然有了奇妙的变化。
  炉火明灭,闪烁照耀着他那张青皮寡肉的瘦脸,真像是神迹一般,他竟不再喘哮。那双深深陷在眶子里的眸子,较诸先时也似有了光彩。
  孟寒沙不觉脸上兴起了微微笑容。
  曹老掌柜拍着巴掌说:“行了,还是真灵!不喘了?”
  微微点了一下头,秦老人慢吞吞地说:“是见了点效,不过……”目光抬起来向着孟寒沙看了一眼:“这还得谢谢孟老弟台。”
  孟寒沙轻轻哼了一声:“你用参很谨慎,吃得很少。”
  “这种病,不能多用。”秦老人家说:“这支参足能服用一个冬天,看看明年春上还犯不犯,才能知道是不是真的好了。”
  “这么说,你老人家这个病,不单是气喘了,怕是还别有原因吧?”
  秦老人没有吭声,平和的眼神,向对方静静望着:“孟先生还懂得医术……倒是难能,依你看呢?”
  “怕是招了寒露!”孟寒沙锐利的目光,直直逼向老人:“所谓的‘九更秋露’!”
  秦老人呆了一呆,清癯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虽然没说什么,眼神儿里却不自禁地流露出几分赞许。
  炉火闪烁,晃动着每个人的脸,光晦分明,各有轮廊。风势已停,大地欲眠。
  除了狼的长嗥之外,再没有一些声音。
  端详着孟寒沙的脸盘儿,秦老人刚要说话,却似意外地听见了什么。
  各人随后也都听见了。
  像是拴在骆驼颈子上的串铃儿,只是声音更为柔和。
  “叮——叮——”,声音清脆、悠远,倒像是头小毛驴儿。
  耳听着由远而近,看看已来到了门前。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