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北方的京都——北京。天方暗——离抚宁侯府不远处,北边的一个大杂院儿里,靠南边最后一院院角上的一间屋子里,透出昏黄的灯光,纸窗上映着三个人影,似乎是在喝酒。
  这三个人正是天桥儿八怪中的快刀司徒、贺老三、赵玉山。这儿是贺老三的家,快刀司徒和赵玉山收了场子,就赶过来,三个人神色凝重,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快刀司徒沉声说道:“最近八扇门儿里的狗腿子和东厂,成天在天桥走动,你们难道没有发现?”
  赵玉山仰首干掉杯中酒,缓声说道:“你说这些人是冲着咱们来的?”
  快刀司徒点头说道:“有可能。”
  贺老三边斟酒边道:“不可能,二十几年来咱们隐姓埋名,京城里再说也没有人认识咱们,怎么可能……”
  快刀司徒说道:“你别忘了,那小子在兰州府闹过事儿,听说甘肃巡抚许进一见到他那块玉佩,立刻矮了半截,磕头跪拜,这么大的事儿,京里还会没人知道?”
  赵玉山心神一凛。
  贺老三不以为然的说道:“那小子,虽然是咱们少主,跟咱们走得近,行踪却极隐秘……”
  快刀司徒睨了他一眼,接道:“俗语说,鸡蛋虽密还有缝,我担心……”
  贺老三双眉一轩,一拍炕桌,沉声说道:“有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冲进内院,一刀把那厮给杀了!”
  快刀司徒恨恨瞪了贺老三一眼,冷冷说道:“主公欲杀朱小儿,可以说是易如反掌,想想主公为什么一直没动他?”
  贺老三脸上一红,缓缓低下头去。
  赵玉山轻声说道:“主公说朱明气数未尽,杀了他,只有使他们防范更严。”
  快刀司徒连连点头称是:“对!”
  赵王山举杯干了杯酒。赵玉山继续说道:“先别急,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
  快刀司徒轻轻一叹道:“但愿如此,听说侯府府里师爷早已对少主起了疑心……”
  贺者三神色大变,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喃喃说道:“糟了!”赵玉山急忙说道:“什么事儿这么大惊小怪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让人穷着急!”
  贺老三说道:“少主他晚半晌儿到场子里来找我,临走的时候问我,到内城该怎么走,你……你们看……他会不会一个人到内城涉险!”
  快刀司徒略一思忖,点头说道:“极有可能……”
  贺老三不发一语,伸手从炕席下抽出一把柳叶刀,拔腿就往外跑。
  快刀司徒右臂一伸,如闪电将贺者三脉门扣住,低声喝道。
  “哪儿去?”
  贺老三双眼一翻,不满的说道:“哼!你们还坐在那儿像没事人儿似的,少主若有三长两短,看你们如何向主子交代?”
  快刀司徒正色道:“冷静些,年纪一大把,还像爆竹似的,一点就着,少主已非吴下阿蒙,他不行,咱们去了也是白搭,正仔让朱明狗腿抓到证据,你们说咱们还要不要再在京城混下去?”
  贺老三一怔!不安的说道:“难道眼睁睁看少主去涉险?”
  快刀司徒轻轻笑道:“麻烦或许会有,涉险却倒未必!”
  赵玉山不解的说道:“怎么说?”
  快刀司徒缓缓说道:“就凭他手上那块玉佩,除了当今皇上朱佑堂,普天之下,还没有人敢动他!”
  项老三“扑嗤”一声笑了,脸一红,讪讪道:“哈!还是你的脑袋转得快。他妹子的J卜…·那咱们总不能坐在这里喝酒,袖手不管吧?”
  快刀司徒点头说道:“当然,今晚是谁在负责保护少主的安全?”
  赵玉山接口说道:“公西胜。”
  快刀司徒对赵玉山说道:“你去通知他们几个,我和贺老三去找公西胜,大伙儿在斜街口打铁铺儿碰头,也许少主早就睡了。”
  “不用去了,少主已经从神武门外摸上山了。”
  公西胜边说边走了进来,道:“快走,咱们快跟上去。”
  贺老三回身将火吹熄,带上房门,一纵身,四人已飞落在屋顶上,几个翻飞,去得无影无踪。
  ***
  风吹树动。
  夜鸟鸣空。
  月光闪耀下,一条淡淡人影,在内院略一打量,只见他全未作势,人已轻飘飘的飞射出去。
  展开轻功,极快的直向内院疾跃而去,没有人看见,就算看到,也只不过是条淡淡的白影,如流星赶月,瞬间已失去踪迹。
  二更刚过。
  在人和殿上,突现一个身穿白布长衫的少年。
  只见他临风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喃喃的自语道:“这紫禁城,何日方能归达延……”
  声音很低,非常低,谁也没听见。
  蓦地——人影疾闪,他人已如轻烟飘絮般,几起几落,捷如闪电似的落在角楼上。
  这距离,少说也有数丈,轻功真是惊世骇俗,武林罕见。
  难怪埋伏的锦衣卫和大内高手,看得目瞪口呆,连连色变。
  那少年轻一纵身,人已飘落殿外。
  少年久闻紫禁城戒备森严,自朱棣进京,守禁森严,但从方才直到现在,却始终不见有人拦阻,不禁十分诧异。
  就在他思忖时,身后突响起暗器破空声,直向要穴袭到。
  只听暗处有人冷冷叱道:“大胆狂徒,胆敢夜闯禁地,还不与我纳命来?”
  少年闻风辨器,已知暗器体积极小,必是毒针之类,想此人武功不同凡响,能在黑暗中隔空打穴,认穴之准,世所罕见,丝毫不差。
  刹那间,暗器已离“命门”仅有数寸,躲亦不及……暗处又一声冷笑。喝道:“躺下!明年此时,就是你的忌日。”说话声中,只见那少年脚下一个不稳,身子向右一晃,“卟”的一声轻响,人已倒下。
  藏伏暗处的锦衣卫和大内高手,眼看来人倒了下去,齐声欢呼,心想这人不死也身受重伤。
  那人是倒了下去,但他只倒了一半儿,又含笑站了起来。
  转瞬间,欢呼声变成了惊叫声,禁卫军和大内高手没有人看清楚,他是如何躲过暗器的袭攻。
  少年艺高人胆大,想故意露一手吓他们,所以一直站在那儿没躲,直到暗器近身刹那间,故意脚下一溜,向右一倒,让那见血封喉利器巧击在身后斜背的剑鞘上。
  这一招实在出乎人意料,太过大胆,也太过冒险,即使武林中顶尖高手,也不敢以身试险,因为时间、部位要配合得恰到好处,差之毫厘,就要伏尸当场。
  这时暗处同时传来两声断喝道:“再接这试试!”
  只见银光疾闪,冷风嗖嗖,前后数点寒星,旋转飞舞,先后朝少年身前背后要穴袭至。
  少年自出娘胎,何曾见过这般阵仗,顿时被弄得手忙脚乱。
  这时,传来一声长啸,人影翻飞,快如闪电,转瞬刀光疾闪,鞭影横天,脆响声中,寒星已如泥牛入海,踪迹全无。
  少年定睛一看,身旁站立两个蒙面人,待鞭横刀,护卫左右,他淡淡说道:“你们怎么来了?”
  “找你喝酒去。”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喝酒多个伴,喝起来才舒服。”另一人哈哈笑道。
  三人你一句,他一句,好像忘了这儿是内城禁地,危机四伏,谈笑自如,似乎不把暗处藏伏的护卫放在眼里。
  大内带刀侍卫刘冲,早被气得七孔生烟,火冒三丈,手一挥,沉声喝道:“亮灯!”
  火熠子一闪,如儿臂的松油火把,霎时高高燃起,火光熊熊,犹如白昼。
  刘冲上前,叱道:“大胆狂徒,胆敢私闯禁地,束手就缚……”
  矮胖冷叱,打断刘冲的话,指着他的鼻子道:“呸!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凭你们几个?算了吧!还是早点儿回家给自个儿的老婆洗脚丫的好!”
  刘冲怒火中烧,沉声喝道:“大胆狂徒,这京城可是有王法的地方,岂可任由你胡作非为!来人,通通给我拿下!”
  大内卫士,一拥上前,直向三人扑去。
  高瘦冷声一笑,肩闪腰移,快如电闪,人已斜飞而出,直似鬼魅,凌空一旋,长鞭业已施出,厉声喝道:“滚!”
  “啪啪”脆响声中,只见鞭影如山,如穿天长虹,圈抖中,惨嚎惊呼声响起,众人直似断线风筝一般,飞摔回原处。
  三人技惊大内侍卫,招招得手,意气风发,目无余子,冷笑道:“再来啊!”
  刘冲心神一凛,但职责所在,硬着头皮沉声喝道:“目无王法,胆敢伤大内卫士,你们自行束手就缚,还是本人亲自动手?”
  矮胖子长鞭一抖,一声脆响,在空中打了个鞭花儿,大骂道:“放你娘的屁,小子,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蓦地,人影疾闪,高瘦者已挡在矮胖子身前,笑道:“请暂退一旁替我掠阵,让我活动活动筋骨。”
  矮胖子轻笑道:“请。”
  话声一落,矮胖于回身退到一旁,和少年一边凝神观战。
  暗处中有一人,也正一瞬不动地注目场中。
  快刀司徒久历江湖,见多识广,低声说道:“如果我没看走眼,那用鞭的定是武林闻名丧胆的‘无影鞭’孙豹。而那高瘦男子就是一夜间,连败‘漠北七怪’的郑幸生。”
  贺者三脸上阴晴不定道:“这两人,久未现身江湖,现在突然连成一气,和那小子搅在一起,真令人百思不解。”
  一阵金铁交鸣声,郑幸生振腕出力,架开刘冲当胸一剑,弯刀平贴身,顺势直削而下,右脚飞起,猛向刘冲小腹踢去,左臂疾扬,同时击出。
  招招如电光石火,声势惊人。
  刘冲肝胆俱裂,一声惊呼,纵身疾退。
  郑幸生冷喝道:“你还想逃?给我躺下。”
  身如电闪,右臂疾伸,五指齐张,翻腕出掌,已将刘冲左腕扣住。
  刘冲只觉身臂一麻,力道全失,“锵”的一声,长剑已脱手坠落在地。
  疾光闪闪,扑面阴寒,刘冲定睛一看,一柄精光闪闪的弯刀,已架在脖子人,他暗忖必死,一声长叹缓缓闭上双目。
  那少年顾虑打草惊蛇,牵动更多高手,忙朗声道:“伤他无益,我们走!”
  飞影横天,刀光疾闪,数十只松油火把,随刀光剑风流转,一一快速熄灭。
  月淡星辉。
  殿外一片漆黑。
  三条人影早已去得无影无踪,谁也没看见他们是怎么走的。
  刘冲缓缓睁开双目,伸手在脖子上摸了摸,犹有余悸,人走远了,脑袋瓜子还在原处,才又装模作样地喝道:“王八蛋,怕什么?追!”
  这情形他的手下见多了,也不以为怪,可是藏身暗处的人,差点卟嗤笑出声来。
  待众人去后,隐身晴处的人,才缓缓的站起了身。
  借着月光一照,那人冷冷一哼,双手往后一背,仰首望天,好半晌,才转身踱步直向水榭走去。
  抚手侯府,飞檐重阁,极是雄丽。
  一阵脚步行走声自水树外传来。
  接着传来一阵朗笑声。
  水榭内中人抬头一看,来人已穿过回廊,快步行来,忙上前躬身一礼,朗声道:“侯爷,中龙在此给您请安!”
  来人正是朱侯爷,他身材中等,稍微发福,一身团花袍,面貌奇杰。
  朱侯爷正是方才站在暗处观察的人。
  酒过三巡——茶过五味一朱侯爷已有三分酒意,望着中年文士笑道:“云老弟,听说你在关外作了件轰轰烈烈,大快人心的事儿,能不能说给本侯听听?”
  中年文士先是一怔,勉强应了声道:“这……”
  朱侯爷轻笑道:“别为难,不方便说就算了。”
  中年文士见侯爷会错了意,忙正色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事情……”
  他将在关外巧遇达延汗派到明朝的奸细之行踪戳破,并且杀了一个头子事,约略的说了。
  末了他还将达延汗之子在北京一事,也告诉了抚宁侯,要他多加注意。
  真把朱侯爷,听得连连称好,举杯一照,正色说道:“我如果没猜错,方才那夜探内城的少年一行人,必是达延汗之子,”
  中年文上道:“真大胆,那达延哈鲁真敢捋虎须么了”
  抚宁侯道:“这事关于朝廷布军大计,我会好好处理的!”
  中年文士准备答道,却眼见侯府总管神色慌张跑了进来,一边打量中年文士,一边在侯爷耳边报告什么事。
  朱侯爷突然眉头轩,脸色一沉,冷声道:“叫他进来。”
  总管双腿一缩,躬身轻轻说道:“是!”
  总管起身离去,中年文士脸上疑问一片。
  侯爷举杯笑道。“没事,咱们喝酒。”
  中年文士仰首干了杯中酒,就听到外面吵闹吆喝声。
  蓦地——人影一闪,一名锦袍大汉,已快步进入水榭。
  来人“咚”的一声,跪倒在地,边叩首,边说道:“小的宏福叩见侯爷。”
  中年文士一瞬不瞬的望着侯爷,静观局变。
  思忖之间,听到朱侯爷肃声说道:“起来!”
  宏福恭声说道:“谢侯爷。”
  朱侯爷轻描淡写说道:“有事儿慢慢说。”
  宏福可没敢轻慢,躬身说道:“禀侯爷,小……小侯爷不……不见了。”
  朱侯爷一听此话,双眉一皱,怒容满面,右掌击桌,肃声喝道:“大胆孽子!”
  宏福双膝跪地,顿时矮了一截,惶恐的说道:“奴才该死。”朱侯爷神色目感,怒声道:“宏福,你说小侯爷如何不见的?”宏福浑身颤抖,喊道:“侯爷开恩。”
  朱永权高位尊,受孝宗皇帝宠信,炙手可热,一般王公大臣,无不敬畏有加,宏福哪敢稍有逾越?这朱侯爷天生睿智,性敏而慧,博览群书,文韬武略,无不精通,俊逸潇洒,豪放不羁,权贵与一身。又是皇族,孝宗皇帝对他极是敬重,肃贼靖边大计,皆与其咨议,而后定谳的。
  抚宁侯瞥了宏福一眼,缓声说道:“起来回话,本爵不喜欢这个样子。”
  宏福吓了身冷汗,骨碌碌爬起,连连谢恩道:“谢侯爷开恩。”朱侯爷肃声道:“你说,小侯爷在哪儿?”
  宏福惨然道:“奴才……”
  朱侯爷缓身说道:“你尽管实说,本爵不怪你就是了!”
  宏福将近日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对朱侯爷说了一遍。
  良久,朱侯爷突然纵身笑了起来。
  中年文士郎声道:“虎父无犬子!”
  朱侯爷仰首沉思,默然不语。
  中年文士,面带笑容,含笑独酌。
  宏福心神稍定,眼睛偷偷向上瞄。
  众人各怀心事,表情亦各不相同,形成强烈对比。
  又是一阵静寂。
  许久朱侯爷才缓缓说道:“你下去吧!”
  宏福朗声说道:“谢侯爷!”
  如获大赦般,宏福躬身退出。
  中年文士携杯而起,躬身为礼,淡淡笑道:“在下就此别过,侯爷珍重!”
  朱侯爷抚髯笑道:“你想走了?”
  中年文士双眉一轩:“侯爷找我来,莫非就是为了小侯爷?”朱侯爷哈哈笑道:“事不相瞒,本爵正有此意。”
  中年文士道:“侯爷之意……”
  朱侯爷道:“这小鬼委实愈来愈胡闹,府里上下连睡觉时,都得提防着他,要吃就吃,要喝就喝,要闹就闹,谁也不敢惹他,惹了他就倒霉,这几个月来,至少有四十个人向我告状,每个人至少诉过六次、。”
  “本有意要他游历江湖,磨炼性情,不想竟自己先走了,但毛翼未丰,不可以高飞……”
  中年文士微微一怔,接着说道:“侯爷之意,莫非要中龙……”
  抚宁侯轻拍中年文士肩膀,亲昵之情,溢于言表,答非所问的说道:“我只问你,可否愿意?”
  中年文士朗笑道:“侯爷吩咐,中龙全力以赴!”
  抚宁侯点头笑道:“云兄弟义薄云天,本爵永铭在心。”
  中年文士淡淡笑道:“侯爷对小的好,小的实在无以为报。
  蒙侯爷厚爱,托以重任,中龙就此别过,侯爷珍重。”
  中年文士双手一拱,转身就往外走!
  抚宁侯望着中年文士背影,赞许的连连点头,突然想起事,追上前去喊道:“云兄弟等一等。”
  中年文士驻足回首说道:“不知侯爷还有什么吩咐?”
  只见朱侯爷捉狭一笑道:“小犬骄纵任性,仆人敢怒不敢言,本爵想借兄弟之手,给他一点教训,让他知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云兄弟尽可放手治他。”
  中年文士含笑点头。
  朱侯爷向身后一喊,只见一小厮双手捧上一行囊,恭敬的送到中年文士身前。
  朱侯爷道:“这是本爵一番心意,云兄弟请收下来。”
  中年文士也不客气,道了声谢,拿起行羹,转身往府外走去。
  ***
  蓦地——“嗤”的一声。阿奇、小宝,一身狼狈,摔倒在地。
  人见猫群飓飓地纷纷飞跳过到二人身上。
  阿奇怔住了,愣愣注视跳过身上的猫。
  良久,他喃喃说道:“完了!完了!我这身衣服脏了!”
  “什么水,这么臭。”小宝呐喊着。
  二人七手八脚的拨开在身上的猫。
  墙头上,突传出“咋嗤”一声笑声。
  阿奇双眉一轩,大声喝道:“谁?还不快过来,把猫赶走。”那人哈哈笑道:“怎么,好不好闻啊?”
  小宝傻了,不解的说道:“什么好不好闻?”
  那人仰首望望天空,才道:“洗脚水啊!两位公子,想必从未闻过,这是非常珍贵的水啊!”
  阿奇一听大怒:“你!一定是你搞的鬼!”
  “不错。”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们自己不小心走过这里,碰上我正在洒洗脚水。”
  阿奇气极败坏的大喊道:“可恶!小宝,替我掌他的嘴!”小宝还在发楞。
  只见一个影子轻一纵身,飞落到阿奇身前,倚墙站立,一瞬不瞬的望着他。
  那人笑着说道:“你有这个能耐么?”
  阿奇刚开口,那影子飕地一转,二人已被制住。
  阿奇身不能动,眼珠子不停地在那人脸上骨碌碌乱转,许久,喃喃说道:“妖法,一定是妖法!”
  那人笑道:“不,是武功。”
  阿奇双眉一皱,星目圆睁,大声喝道:“我不信,快把我放开,咱们再来过。”
  那人哈哈笑道:“再来?难道你还要试!”
  阿奇傻了,不解的说道:“什么?”
  那人轻笑道:“公子爷,凭良心说,这不算是功夫。”
  阿奇思忖良久,缓缓说道:“对我来说,算是功夫,因为它让我无法防备,无从还手了!”
  那人接着说道:“那……你想不想学?”
  阿奇不加思考的说道:“想!”
  那人望着阿奇,说道:“为什么?”
  阿奇叹道:“我不喜欢习武,是因为我不喜欢看到血,可是,如果我学会了那武功,可以不用杀人流血,像你一样,不需舍死相拼,只要信手一挥,敌人就得躺下,这不是挺好的吗?”
  那人赞许的点点头,伸手拍活阿奇的穴道。
  阿奇一跃而起,笑着说道:“这种武功,有没有名称?”
  那人笑道:“直到现在,我还未替它命名,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阿奇满意的点点头,正容说道:“学这门武功要多久时间?”那人望着阿奇,沉吟很久,未曾作答。
  阿奇缓缓说道:“是不是很久?不管多久我都要学会。”
  那人正容说道:“半个时辰足够。”
  阿奇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他,迫不及待的说道:“你说什么?”那人淡然笑道:“你来学,大概半个时辰都不到,其实这不能算是武功,人人都懂,人人都会,只不过没有人想到,也没有人去想罢了!”
  阿奇急忙说道:“快说,别拐弯抹角的!”
  那人笑道:“人身的血气,按时在人体内流转,只要你算准时辰和流转的部位,稍微用力一按,血气立即被阻……”
  阿奇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怪不得你刚才一直在仰首望天,原来是在等时间吧?”
  那人说道:“不错,这种小技俩,对他人而言,可以说毫无用处,但对聪明慧黠的人来说,只要运用得道,任凭他的功夫再高,也要叫他俯首称臣,栽在自己手下。”
  阿奇一躬到地,一射再谢。
  阿奇对于修练武学,本不屑一顾,但对这不算武学的雕虫小技,却视如珍宝,小宝觉得这真正是件怪事呢!
  阿奇眼珠子一转,笑着说道:“好兄弟,我们就称这种功夫为‘听我话’可好?够唬人了吧?”
  小宝和那人失声笑道:“好极了,真够唬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