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笑非将刀子凌空一抛,反手握住刀柄,迅即地往方才受伤倒地的人刺去。四周的大汉都吓得怔住了。
  刀尖对着来不及爬起倒地的头领心窝中央的刹那,那领头大汉的眼底盛满了骇然惊恐欲绝,惨然无助却不甘的神色。
  这种眼神,使得古笑非已失去的理智,霎那间又收回来了。
  他想:这批人是奉公行事,而自己现在所想追查的事,这也是他们找上自己的原因,自己岂可再因此而多生事端,结下仇。再说,自己将来也许还有许多事情得倚赖他们帮忙调查的。
  自己已年近五十,离老死之日不远,而这头领看上去年约三十多岁,还壮年,自己这一刀下去,也许可以很快的可以结束这场打斗,但那头领的生命再也换不回了。
  想至此,他叹了一口气,看了那头领一眼,说了声:“算了!”收刀,转身正欲离去。
  人无伤虎心,虎却有伤人意。
  这古笑非人才转身,那躺在地上的头领,却顺手抄起方才掉落在身边的刀子,往古笑非脚上砍去,古笑非左脚中刀,拉了一条极长的口子,鲜血急喷。
  古笑非一阵麻辣剧痛,知道脚上中了暗算,怒急猛又转回身,那倒地中伤的人己借那喘息的刹那爬起,退到二尺远处,抱着受伤的腕子。
  这时他看到古笑非望过来的眼神,充满责难之意,他不禁羞郝的低下头去。但瞬即他又抬起头,虎目闪闪生光,射出一股理直气壮赤热的眼神,那意思好像是说:我奉上命行事,岂可因你放了我一命,我就可循私放你走。
  古笑非本是用责难的眼光望着头领,这时见到那头领先是羞郝,继而理直气壮的神色,一阵愕然。
  他偏着头,向他注视了一会,蓦地哈哈狂笑道:“好!这一刀我古老儿领受了,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南偷’古笑非绝非侯府盗宝之人,我不愿就擒,是因为我必须寻出那个冒我之名的人,而这件案子,决非单凭官府之力即可查出的。我把情形告诉你,放不放我在你了。”
  那领头道:“我王某不是忘恩之人,今日你刀下留我一命,我承认,也感激。但王某人是吃粮当差的,身不由己,更不能有亏职守。我奉令捉拿你,你若肯随我同去侯府,我王某人拼了这颗脑袋,为你在侯爷面前作保。若你不肯随我同去,我只有下令捉你。这条命,你随时可以取去,王某奉陪!”
  古笑非点点头道:“如果我古老儿不愿去,你是下定决心要擒我喽!”
  王头领道:“请恕王某得罪,职责在身,除此一途,别无他法。请你三思!”
  古笑非这时的左腿伤口,若不赶紧裹扎,只怕会越来越严重,但他仍咬牙苦撑,意图藉由言语交谈,达到让他离去而不发生打杀伤人局面。
  王头领看到他脚上血流不止,心中一阵愧意油然而生,不由脱口道:“你的伤势如何呢?”
  脸上虽是充满关切之意,但手中大刀仍戒备着。
  古笑非听他一提起伤口,脚下的疼痛似乎又加剧了几分,猛吸一口气,把伤势压住,低笑一声:“这伤未必能阴得了我!”
  王头领道:“我答应等你裹好伤口再谈。”
  古笑非笑道:“你倒爽快得很,算了,冲你这份心意,我答应你待会儿尽量不伤害你们进招吧!”
  王头领歉疚地摇了摇头,道:“你……你……三思哪……你……带着伤……”
  古笑非轻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人很忠厚,我负伤,但我并不怪你,你们只要是正大光明的出招,什么招式皆可,我可是要突围了。”
  呼的,大刀一挥而前,刀光一挥而前,刀光霍霍,不攻向王头领,却向右方的大汉,劈面攻到。
  右方的大汉在王头领和古笑非对话之时,只呆在一旁警戒,猛见古笑非刀至,数只大刀也劲风横劈,挡开他的大刀劲气,同时刀光闪闪,直往古笑非劈来。
  古笑非见一袭不成,人已陷入苦战。
  他一跛一拐,浴血苦战,那数人武功,也不弱,刀光人影,在他身边转来转去,但一时也击不到他身上。
  那左首的大汉,心中暗惊:“这古笑非果然了得,幸亏他腿上有伤,难以移动,否则他再反攻,只怕我们早已败了。”
  突然间,灵机一动,一招‘白蛇吐信’,刀梢向古笑非右肩点去。
  古笑非举刀一封,不料那人这一招乃是虚招,手腕抖动,先变“声东击西”,再变“仙人指路”,指向左方,随即圈转,自左自右,向古笑非击去。
  古笑非左脚伤重,难以行走,全靠右腿支撑,这一招欲闪,闪不过,只听“外”的一声响,刀梢己刺中他的右胸,削下一块肉来。
  古笑非“哦”了地负痛又一哼,刀子却又横砍而出。
  那右首几人,明欺他已负伤,都抢着上前,想借机生擒邀功,料不到他的刀势,仍是这般威猛,骇然之下,钢刀速挥,挥出阵阵劲气,将他的刀劲卸解,人也就是斜斜闪退数尺。
  这些人似乎只要生擒古笑非,不想伤他性命。
  眼见古笑非就要被擒,蓦地一声马嘶,马群直冲围斗圈中。
  这一变故突兀之极,饶是众人老于江湖,久临战阵,亦不禁心慌意乱,纷纷走避,以免被马匹践踏。
  古笑非为众人所困,眼见就要被擒,正在这时,忽被马群一冲,压力顿解,身子一纵,跃上马背,飞驰而去。
  众人方才忙于应付马匹,待马匹拉住后,才发现古笑非已失去踪迹。
  古笑非往前驰了一阵,看到一棵树,树荫浓密,强撑起身子,飞纵上树,任由马匹驰骋而去。
  只听得蹄声急促响起,那些人骑着马,电奔直追而去。
  古笑非待那些人去远,才跳下树。
  古笑非低喝一声,道:“小兄弟,你出来吧!”
  常来牵着马,从树后走出来。
  古笑非道:“小兄弟,承你相助,救了我老头儿一条性命!我们就此分手,后会有期了。”
  常来道:“你到哪里去?”
  古笑非道:“你问这作什么?”
  常来道:“既然是朋友,我自然要问问。”
  古笑非脸一沉,骂道:“你奶奶的,谁是你朋友?”
  常来小脸儿胀得通红,泪水在眼中转来转去,差点儿哭了出来,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大发脾气。也不想想,刚才若不是自己救他,只怕他早就被抓了!
  古笑非叹口气道:“你不要哭,我的意思是要你快回去,以免被我连累。”
  常来一听,这才破涕为笑。
  常来道:“我想多陪你一会。明儿一早,我再走!”
  古笑非道:“你真的要陪我?”
  常来道:“当然要陪你,不然谁为你买药?”
  古笑非哈哈大笑,道:“好!好!你要留下来为我买药裹伤,我利用这段时间疗伤一段日子!”
  常来道:“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难追,你说过的话,可不能反悔!”
  古笑非道:“当然不反悔!”
  常来道:“好!可是你伤好时,若到北京去,可得带我去!”
  古笑非奇道:“你也要上北京?去做什么?”
  常来道:“我一辈子只认识金陵杏花香一带,没出过门,没有见识,我只想去看看。”
  古笑非连连摇头,道:“从金陵到北京,路途遥远,官府又在悬赏捉我,一路之上,很凶险,我不能带你去。”
  常来失望道:“你是怕我累赘,像妓院中的那些人,老是嫌我累赘。”
  古笑非道:“我不嫌你,我们是朋友,下次等我将案子澄清,就带你去。现在我们先找个地方躲几天,疗好伤。”
  常来想想也好,便点点头,不再多言。
  古笑非纵身上马,坐稳后,又将常来一把提起坐在前鞍,兜转马头背道而驰。
  他一挥马鞭,纵马便行。
  古笑非身上、腿上的伤口,因乘马用力,伤口凝血部份再度裂开,鲜血涔涔直滴,顺着马腿,滴到泥地、石头上,泥土很快的将血吸干,不注意寻看,是看不出什么东西来的。但滴在石头上的,却仍留下痕迹。
  走了好长一段路,古笑非再也撑不住,勒住马缰,停住马。常来首先下马,站在林子里,再回头时,发现古笑非早已从马上滑溜下来,萎顿在地。
  常来心中一惊,忙上前扶持。
  古笑非失血过多,虚弱地朝常来点头一笑,不再强撑,任由常来将他扶到路边的大石头上坐下。
  常来一不小心,右手碰触到古笑非胸前的伤口,古笑非痛的直疵牙裂嘴,却没有哼出声来。
  古笑非痛苦的模样,令常来醒悟到古笑非胸口处还有伤口,忙缩回手。
  他歉然地对古笑非道:“老哥,抱歉啦,不知你胸前也受伤了,把衣服脱了,让我瞧瞧!”
  边说边伸手为古笑非解下衣服,衣服方一解开——
  呵——妈呀——
  常来差点叫出声,他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张开。
  古笑非的胸前,被刀子削去好大一块肉,偏又肉和皮还留一截相连,衣服一打开那片肉随即翻到另一边。血肉淋漓,袒露而出。对从小到大只见到摔伤、跌伤等小伤口的常来来说,真是一大惊吓。尤其是正不停冒着血,正往外滴,加上那股浓腻血腥味,常来几乎要晕了过去。
  他摒住呼吸,后又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然后,对古笑非道:“老哥,你必须到城里去,找个好大夫替你止血、上药,否则……我知道金陵最有名的大夫是存仁堂的姬大夫……”
  “止血”二字提醒了古笑非,他低头看看自己的伤口,伸出食中二指,骄指飞快地向胸前穴道,连点几处。常来看不懂,只觉奇怪,为什么那几下下来,血就不流了。
  常来找了半天,找不到一条可以裹伤口的布,只好解下腰问的长布腰带,要为他包扎伤口。
  古笑非看在眼里,没说什么,眼角却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神彩。他从腰间百宝袋中,掏出一瓶止血生肌疗伤的药散,要常来为他撒上,再裹伤。
  古笑非运指在脚上也是这么几指穴止住,常来却看呆了,差点冲口想问问看,这是什么样邪术,但终究忍住了,因为他看到古笑非虚弱的模样,哪有力气再说话。
  他蹲下来,为古笑非裹伤,忽听到远处林边传来搜索呼喝声,心一惊,手下力道一重,待警觉到时,却没看见古笑非有痛苦的表示。
  那些人搜索的速度实在快,常来包扎好伤口站起来时,已隐约可见到林中的人影晃动。
  不能出去,否则会被发现,可是不出去,早晚也会搜到这里来的,稍一打量,出路只有一条,但会被发现,后退的话,须绕过那岩堆,岩堆崎岖不平,自己是可以,但古笑非就有问题了。再说马……
  看到马,常来计上心头。
  他走到马边,卸下马鞍革袋,放开缰绳,“啪”地一声,用力一拍马屁股,马儿负痛,长嘶一声,撒开四腿,狂奔而去。
  马蹄声及马儿奔跑擦动树枝声,立刻引起搜索人群的注意力,分散搜索的大汉,不约而同的循着声音响起处,追踪而去。
  常来一直摒息着观察四周动静,这时看到林中已无人影,正想招呼古笑非走。
  没料到,就这么短的时间,古笑非业已昏迷过去。
  常来心中暗想:古老儿昏过去,要等他醒来再走,只怕那时就走不了,若不走,万一被抓去,少不了一顿打,而我和他非亲非故的,凭什么为他挨皮肉痛,那多划不来啊!
  想到此,他提起脚,真的自个往左侧岩缝堆走去。
  就在经过古笑非身边时,忍不住看了古笑非一眼。
  不料,瞥见昏迷中的他,唇边竟含着笑意,仿佛对身边的一切非常放心。常来心头一震,忖道:难道他就这么安心?这么信任我?
  他这时不禁又想起,自己若不是托古老儿之福,哪脱得出地窖,平安赌坊中的人也不会放过他。
  不过回过头来又一想:我常来也救过他一次,一来一往,两下扯平。现在自己也不欠他的情了,又何苦为他再沾惹一身腥呢?
  左右躇踌,他真有讨厌自己的反常,不洒脱,无法像往日一般摔手就走。
  这一想,他下决心,如往常般,说走就走。说走就走,常来真的再度走向石堆,心底却仍放不下古笑非,频频回头看,心中更是不断地骂自己孬种,恨得他终于停下脚步,叹一口气,转过身,又走回古笑非的身边。常来低下头,看着在昏迷中,兀自微笑的古笑非,道:“古老儿,算我欠你的!”
  咚地一声,跌坐在石头旁的草地上。
  最后,他干脆躺下来,两眼直直地望着天空。
  着看天色,也,该是吃饭的时候了。
  吃饭?
  对了!距上一顿吃饭,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吃东西了,难怪肚子里会咕咕叫响。
  越叫越响,越响越饿。一饿,胃里的酸水就往上泛。
  这时,古笑非却呻吟了一声。
  常来忙坐起来看,古笑非是因伤口发痛哼出声来。
  他心想,该趁此叫醒古笑非,以免呆久了,那群人发现马上没人又回过头来搜寻。想到此,常来用手直摇到古笑非苏醒为上。
  古笑非虽然醒了,意识却未完全回复。听常来说要走,赶紧站起来。但没想到人方站起,却又因失血过多,两腿酸软,“咚”地又摔倒在地。
  他苦笑地对常来道:“小兄弟,你别管我,你先走,免得他门追来,逮捕到你……”
  常来苦笑道:“逮捕我?要逮捕我,早就逮捕了,方才你已说开险境一次了,你只怕还不知道呢!”
  古笑非问道:“在我睡着的时候?”
  常来一个头直摇,道:“你哪是睡觉,你是失血过多,昏了过去!就在那些人搜索树林时。”
  古笑非笑了,笑声虽然微弱,但仍看得出非常愉快。
  “那我们可真是一对福星!”
  “福星?”来皱着鼻子道:“是你福星?还是我福星?”
  “何必分你我。”
  “刚才昏死在那里的不知道是谁?”
  “那跟昏死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否则别人刀子下来,就是一个窟窿!”
  “话是没错,但昏死和我们被搜出来有什么关系?”
  “我们没被搜出来,是因为我刚才拍了个十足的马屁才救了你!”
  “怎么说?”
  “我让马儿戴着一个无影人,把那群家伙引开了。”
  “声东击西?”
  “那可不!”
  “小兄弟!你还真行。”
  常来头一扬,鼻一哼,眼一眨,笑嘻嘻的道:“没什么啦!小意思!兄弟我人聪明,脑筋动得快,这不算什么……”
  他这边得意的正吹嘘着,那边的古笑非也偏着头,嘿嘿地笑着看他表演。
  林中一只归鸟,于此时闯了进来,打断了常来的吹嘘。常来一想自己称赞自己,已太过火了,有些不好意思。
  古笑非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心想:此地并非久留之地,趁着天黑之前,赶紧离开,才是正途。
  他四下张望,想找根木棍好支撑身子。
  常来讶异的看着古笑非东张西望。
  常来终于忍不住地间古笑非,道:“古老儿……呃!老哥,你在找些什么?”
  他方才一人嘀嘀咕咕时,嘴上说的,心里叫的都是古老儿,而现在当着清醒过来的古笑非,一溜口,又叫出“古老儿”出来。
  古笑非并不为意,他对口头上的称呼并不在乎。他答道:“寻根竹子或木棒,好用来当拐杖用!”
  常来人倒乖巧,林子里竹子、树枝多的是,这种事他献殷勤倒蛮快的。
  果然,在他走出不到半丈远处,即看到一根比铜板粗些的树枝,用来当拐杖倒方便,连忙拾起,带回给古笑非。
  这一点小殷勤,看在古笑非的眼里,心里头却是暖烘烘一片。
  常来搀扶着拄着拐杖,蹒跚走着的古笑非,一步一步的远离树林。
  三丈、五丈,逐渐地靠近官道了。
  厚厚的云层,低低地笼在道旁的枝树上。
  天气有点昏沉沉的,除了暮色的沉重外,还有古笑非和常来的心情也是沉重的。
  常来和古笑非默默地走在高低不平的官道旁,脚下的落叶簌籁作响。
  古笑非扬起头对常来笑笑:“如果路不是这么起伏不定,我脚又受伤,我可以露一手让你瞧瞧我的轻功,这段路我可以几个起落走完。”
  常来低声笑了起来,伸出手指指古笑非拄着的树枝,道:“我相信你就是了。唉呀!你的脚又流血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不痛,只是脚有些不听话而已,而且现在情况还不算太坏,我还走得动,我不想多作耽误。”
  “等等。”常来停下来,面向古笑非:“我们停一下,把你脚伤裹好再走。”
  常来蹲下来,用手拉高古笑非脚上的裤管,重新将伤口绑扎好,并将裤管放下来。
  他走到古笑非左边,用手扶着古笑非的左臂,道:“觉得怎么样?”
  “好多了!”古笑非抬眼望着他,心想:这小兄弟还真细心,心底又是一阵激动。
  古笑非忽然倾耳作凝听状,他脸上异样的神色,让常来惊讶,古笑非的脸色微变。
  常来困惑地朝前面的官道看,没看到什么。
  “怎么回事?”常来问。
  “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古笑非的声音听起来又小又不清楚。
  “你在说些什么?”常来大声的问。
  “不要问任何问题,我们走吧!快!”
  古笑非已经朝官道的对面一拐一拐的走去,常来别无选择,只有满头雾水的跟着古笑非往官道对面的竹林走。
  常来在半丈外的地方,赶上了古笑非,抓住他的手臂,强迫他停下来。
  “老哥,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是官府那群人,我刚才听到那群人马蹄声,朝这里来,只怕一会儿,他们就追来到此。”
  “你胡说些什么?”常来侧身向官道左右看去,但是没有人追踪。
  常来清清喉咙,道:“我想你是发热烧昏了头。”
  古笑非喘了口气,道:“相信我,你看由城里来的方向,那儿己有灰尘扬起了,再不走,待会儿脱身不易呀!”
  常来喃喃他说:“我不明白,凭什么你就认为那群人是来追你的。”
  古笑非睁大黯然无神的灰色双眸,似乎看了他一会儿。“常来,我判断得出来,我信任我的耳朵!”
  古笑非挪动他的脚,往前走。
  没两步,只见那官道上真的传来马蹄响声。
  常来不再犹豫,跟上去。
  才走没多远,不知怎地,古笑非一脚没踩稳,“叭”地摔倒在地,那树枝也因压力过巨,拗成两截。
  他奋力挣扎数次,还是爬不起来,正想放弃,常来已走上前,伸出手,用力一拉一扯,终干将他拉起。
  常来让古笑非大半身重量靠着他,扶着古笑非前行。
  古笑非苦笑连连。
  “笑什么?”
  “笑我妇人之仁。”
  “什么?”
  “没什么!小兄弟,听我老哥的话,以后做事,千万别学老哥哥我心软,妇人之仁,会害了自己。”
  常来可听不懂什么“夫人之人”,只听懂了后面那句“会害了自己”的话,忙回答:“放心哪!老哥!我从来不会害自己的啦!”
  古笑非人老,体重却不轻;常来人小,又很少做重活,哪撑得起。使出吃奶力,强撑着走,汗水直迸出额头,滴滴往下流。
  距竹林虽有半丈远,两人这种走法,起码还要一盏茶时间,才能走到。但官道上的蹄声已越来越近,隐隐可望见影子。
  古笑非不愿常来受他连累,停下来。
  “小兄弟!来不及了,你先走吧!免得受我牵连。”
  “别说啦!赶快走吧!”
  “说真格的,小兄弟!”
  “唉!白搭!”
  常来听古笑非一再要他先走,心想:“都快走到林子了,一进竹林,官差就看不到了,他力气都花了,汗也流了,牺牲都牺牲了,要再放弃,多可惜。
  再说,只差部一点点路,就走完了,他也就完成了一件足以对人夸耀的事。
  嘿!救人!他“常来”救人一命,这种事,只要传出杏花香,那以后走在街上,谁敢看不起他!谁敢再说他坏,不让孩子跟他玩!
  想到此,他热血沸腾,喉咙里猛地发出一声“好”,然后放开肩膀上古笑非的右手,挺了挺胸,跨步走。
  古笑非以为常来听他的话,决走先走。心想:我二人这一别,何日方能再重逢。心底一酸,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了起来。
  常来却走到古笑非身前,背朝着古笑非,双腿微屈,左手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古笑非趴到他的背上去。
  古笑非眼睛是闭上的,他哪看得到常来的手势和动作,所以一直没反应。
  常来没感觉到古笑非的反应,低头由裤裆下往上看,只见古笑非双眼紧闭,一脸愁状,他不禁讶异了!
  “老哥!怎么啦,官差没到,你就闭着眼睛,苦着脸,快上来,我背着你走……”
  常来的声音,让古笑非猛地一惊,倏然睁大眼,愣愣地瞪着常来拱起的屁股看。
  常来等得有点不耐烦,干脆把屁股往后退,直后退到碰着古笑非为止。
  这一碰一顶,顶着古笑非的伤口,古笑非痛的“哇啦”一叫,人清醒过来。
  方才,他惊异于常来没舍弃他走掉,现在,他哽咽他说不出话来是因为瘦小的常来不顾自己的能力,竟拼命要背自己脱险。
  古笑非拼命挥手拒绝,口中却因激动而说不出话来。
  常来这边却不管那么多,干脆转身面对古笑非,抓稳抬高他的双手,再一转身,微蹲,双手再抓紧他的手缠在自己的脖子上,再反手握住古笑非大腿,猛地往上一抖一耸,将古笑非硬背了起来。
  古笑非被常来这一拉、一扯、一背,整个上身趴在常来背上,伤口碰的直发痛,但心底却更痛,那是一种感激生怜生爱的疼痛。
  古笑非他怜惜着常来瘦小孱弱的身子,哪有办法背得动他。疼惜着常来那份义气,小小年纪就肯为一个结识不到两天的人,两肋插刀,舍身救友。
  古笑非是这种心思,他这份心思,若让常来知道,常来一定会笑得人仰马翻,只怕连大牙都笑掉了。
  常来举步艰难,双腿颤抖,他脸色涨红、额暴青筋,咬紧牙,喘着粗气,硬撑着一步一步往竹林内走去。
  近竹林边缘了,近了,再三尺……再二尺……
  常来全身力气耗尽了,脑门正有些发涨,倏觉颈背上一凉,全身精神一震。但他可不知道,那滴滴的凉水是古笑非的泪水。
  常来拼起全身余力,背着古笑非,“咚咚咚咚”奔进竹林,入林不到几尺,气力已尽,差点跪了下去。
  古笑非看到他脚步颠破,知道他已用尽全身力量,既已入林,由外面官道上,是看不见树林内的动静了,实不宜再让他耗费心力。
  于是,古笑非挣动两腿,常来手没抓牢,古笑非双腿已落地,一使力,人已站稳。
  他眼角闪着泪光,对着常来感激的一瞥。
  常来对古笑非满具深意的一瞥并不在意,自个儿地躺在草地上,大气喘了好几口,双眼一闭,疲累地甜睡过去。
  古笑非也因刚才费了不少力,终觉疲累过度,正昏沉沉地坐着。昏沉沉间,忽听林外不远处,马蹄“哒哒”声大作,隐隐看到一群人影、马影掠过竹林外,逐渐远去。
  古笑非感觉危机已去,心神一松,人又昏睡过去。
  这一睡,两人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
  日正当中,竹林内却仍阴凉一片。
  竹林通常是连绵一片,往往是一连数里,藏身其中,很难找得着。
  但金陵城郊的竹林,却稀稀落落,没多久即可走出。
  古笑非醒来后,首先将耳朵贴地凝听。
  在竹林的另一端,隐约可以听到鸡啼狗吠,小儿嘻闹声。古笑非摇醒常来道:“到竹林那端去。”
  倚着常来的肩头,一拐一拐地穿林而出。
  常来扶着古笑非走在村外泥路上。
  常来只觉眼前一亮。
  天天为“杏花香”送时菜的赵长生,正好驾车准备送鲜笋到城里去。
  常来眼一瞄,机灵地瞥了古笑非一眼,道:“长生哥!我和这位老哥哥可不可以搭你的车,顺路回城里去。”
  赵长生一见常来,露出热诚的笑容,正想打招呼,但一眼望见胸前沾满血迹的古笑非,笑容顿时冻结住,他犹豫道:“常来,我是庄稼人,不想惹……”
  古笑非察言观色,一叶知秋,身随念动,来至赵长生身侧,道:“赵大哥!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昨儿个夜里输了钱,跟赌坊中人打架,不信你可以问常来!”
  常来觉得古笑非头脑转得真快,于是会意的点点头。
  赵长生似乎有点相信,面色缓和下来,也不再像刚才那种畏如蛇蝎的样子。
  古笑非见赵长生尚未首肯,道:“赵大哥,不瞒你说,我要回城里去,是为了找大夫疗伤,城里我还有亲戚,可以住下,赌坊中的人不会找你的碴!”
  赵长生人老实,经古笑非这么一说,也不疑他,招呼古笑非爬到车上坐。
  坐在车后的常来想:古笑非若到别处养伤,溜之夭夭,他——常来——若告诉别人他救过人之事,只怕那些街坊当成他在编故事,说笑话。
  现在可好了,古笑非呆在城里疗伤,那些街坊邻居不相信的话,他就可以将他们引到古笑非的疗伤处,指给他们看,那时,谁敢不相信他呢!
  最好的办法,我若能把古老头带回杏花香去,对自己更好,他就可以像那些来“杏花香”的公子大爷般,浩浩荡荡的领着一群人去看古笑非。
  啊!那时谁不翘起大拇指夸他、赞他啊!
  越想他越得意,笑意无形中爬上了唇边。
  突然他的眼睛睁得好大,“哇”地一声大笑起来。
  常来心想:我若带人去看他,一进门,我就学那老鸨子一般喊着——古老哥——见客啦——
  猛地,他的眼睛睁得好大,“哇”地一声,暴笑起来。原来他是这么想:
  “见客?那古老头不就成了窑子里的姑娘。姑娘?哈!笑死人了!天下哪有长胡子的窑姐?”
  笑得古笑非莫名其妙,赵长生以为他中了邪。
  常来一个人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突然,古笑非见到常来自眼一翻,收住笑,自语道:“不对?不对,我那么一叫,他岂不是成了杏花香里的窑哥啦!而我……不是成了龟公……不好!不好!”
  他猛摇头。
  这一边的古笑非和赵长生部看傻眼了。
  半晌,古笑非开口”道:“疯子!”不再理睬常来,他倚着马车上的箩筐,闭上眼睡了过去。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