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姬天云沿看绝壁,一边大步去看一边观察前面的形势,等江湖醉客舒亦觉追上时,他似乎毫未察觉。
  由此可知他伤心的程度了。
  江湖醉客看他面色凝重,知道这位怪人内心极为沉痛,也不忍打扰他,默默的跟看他向前走去。
  二人走了差不多一顿饭工夫,绝壁蔓延之势已开始成弧形向左面伸展,但仍不见深谷的出口。
  姬天云突然停住脚步,眼望看对面,道:“酒鬼,你看对面的山势和这边似乎完全一样,好像两个大铁环钳接在一起,匝住这神秘的死谷,你足迹满江湖,有没有听说过这是什么地方?”
  江湖醉客也停住了脚步,遥向对面观察一会,摇摇头道:“此处距天觉谷不远,一般江湖人物都很少从这一带出没,我和天觉谷有点过节,十几年没有来过这里了,以前也没听人说起过此地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姬天云道:“如果下面是一潭水,小兄弟还有一线活命希望,否则……”
  江湖醉客急急接道:“那么我们赶快找到入口看看。”
  说罢,即抢先向前驰去。
  但由于顶杂木丛生,行走困难,二人虽有一身轻功,竟丝毫施展不开。
  二人在山林中摸索了一昼夜,才觉得山势向外疾转,找到空旷处一看,只见已来到两山接连处。
  但山壁仍然陡峭,无法下去。
  二人只好沿看山势走去,此地好像是天然的险地,出的尽头也没有下降之势。
  二人又走了几个时辰,才觉得山势渐渐下降,地形已较为平坦,随施展开轻巧,向下面驰去。
  不久到达谷口,底下干燥异常,没有山水流入死谷的迹象。
  姬天云望望两边耸立的山壁,说道:“这道狭谷可能就是通往里面的要道,我们顺看谷底向里走吧!”
  说罢,率先而行。
  走了约有一盏茶的工夫。
  突然,看到前面的一块巨石上刻看两行大字:“地狱谷口,游人止步。”
  二人看了,不由一怔,见字迹上长满了青苔,笔划□还异常清晰,好像是近十年来所立之物。
  姬天云稍一犹豫,又当先踏步向前走去。
  走了约有十文之遥,又看到前面大石上刻有字迹。
  二人走近一看,上面劾有三个大字:“断臂石”。
  左面还有两行小字,劾的是:“如再敢冒进,先自断右臂。”
  哈哈真是吓人啊!
  姬天云和江湖醉客舒亦兄都是人走江湖的人,看了之后,也不禁心头泛起了一阵的寒意。
  姬天云自言自语地道:“看样子,里面隐居看一位生性孤癖的江湖异人,这道狭谷,一定有很多埋伏。”
  江湖醉客解下葫芦,喝了几日,突然豪气大发,长笑几声,道:“就是刀山油锅,咱们也得进去看看。”
  说罢,正想迈步过石,突被姬天云一把拉住。
  江湖醉客回头望望他,不解地道:“怎么,驼子,你不想去了?”
  姬天云也突然发出一阵狂笑,如怒虎愤吼,响声震天。
  笑罢,他说道:“你看我驼子是怕事的人么?别说是地狱山谷,就是真正地狱,我驼子也不放在心上。”
  江湖醉客仍然不解地问:“那你拉住我做什么?”
  姬天霎正色道:“那里面的情况不明,我们不能两个人都进去,你在外面等看,我先进去试试。”
  江湖醉客急道:“那么你在外面等看,我进去试试,还不是一样。”
  姬天霎突然面现凄容,以沉重的语气,道:“这不是争强的时候,我如果死在地狱谷里,万事皆了,否则,你想想看,我会和公孙业干休?这样一来,岂不要惹出更大风波了这话倒是蛮有道理的。
  江湖醉客还是有点迟疑,道:“你断定进谷之后,非死不成,那又何必进去等死呢?
  姬天云道:“纵然不死,定有一番险门,我想找到水兄弟的尸骨,把他带出来,埋在一处风景优美的地力,我将伴看他的孤坟,度过馀年,不再找任何人的麻烦。”
  江湖醉客舒亦觉见姬天云说话的神色,十分坚定,知道他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但就此放弃己见,又免于心不甘,正想再争辩下去。
  突听姬天云又凄然地说道:“我让你留在外边,彋别有用意。”
  说看,探手人便,摸出一个黄色小包裹,继绥地道:“如果十天之后,仍不见我出来,定是死于地狱谷中,请你速往东海,将此物秘密的交给青衫客焦大侠,此物关系重大,千万不可遗失。”
  江湖醉客接过黄色小包裹,觉得并不十分沉重,猜不出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见姬天云表情严肃,言词慎重,知道里面之物,定大有来历。
  于是,小心的揣入怀中,然后说道:“你既然如此说,我也只好留在外边等你了,万一你老驼子命丧地狱谷,我酒鬼非联络江湖侠士,把这个鬼地方翻过来不可。”
  姬天云琪了一怔,内心似乎万分的感动,苦笑一声,道:“就凭你酒鬼这几句话,姬天云也不算枉度一生,时间不多,我得进谷了。”
  说罢,朝江湖醉客深施一礼,转身迈过“断臂石”,同里走去。
  谷底怪石林立,崎岖难行,此时姬天云巳摆脱一切顾忌,施展开上乘轻功,如飞燕似的,凌空急进。
  姬天云,一边急进,一边手持碧绿烟袋,暗自戒备,心想:我倒要看看,你用什么办法,能逼看我断去右臂。
  姬天云轻功盖世,刹那间,司奔进数里之遥,仍不见有任何的动静,不由暗暗怀疑,难道那右上刻的字,是有人恶作剧不成?
  谁有那么闲呀!
  正在他怀疑之际,猛听一个冷冷的声音,自遥远传来,道:“过石不断臂,死亡在眼前。”
  姬天云停住了脚步,仔细的听了听,猜不出声音发自何处,再抬头向前面一看,不由大吃一惊。
  原来前面,已没有出路,万丈绝壁迎面矗立,姬天云急忙趋前一看,绝壁上列看斗大的三个字地狱门。
  三个大字的下面,有一道圆形石门,姬天云探头向里一望,只见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姬天云向两边打量,都是耸立的绝壁,无路可通,看样子非进地狱门不可。
  姬天霎皴□眉思索了好半天,暗忖:如果暗道里面藏有埋伏,自己的武功再好,也恐防备不及,该如何准备呢?
  此时有个冷冷的声音,又自远处瓢来,道,“面临地狱之门,踌躇不前,莫非胆怯可惜,后悔已迟,欲退无路了。”
  姬天云回头一望,内心更是人骇,不知何时,来路芭被一道几十丈高的铁闸给挡住了真玄!
  其实驼背怪人姬天云进谷之初,即把生死置之度外,此时,惊魂甫定,突然仰脸一阵狂笑。
  笑声一落,姬天云暗运功力,用传音入密法,朗声道:“小老儿冒闯禁地,就没有打算活看回去,不过,小老儿此来,实乃身有急事,不得不打扰阁下清居之地。”
  那个冷冷的声音接道:“地狱谷从来不与江湖人物交往,你分明是仗恃自己武功高强,故意来探听地狱谷的秘密。”
  接看,传来了几声的冷笑,又续说道:“不管你来意为何,进了地狱门,就休想活看出去,如你知难而退,老身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自行挖去双目,割掉舌头,老身会把你送出谷去。”
  姬天霎乃生性极傲之人,一听对方用心如此狠毒,随把想说明来意之念打消,堷忖:我倒要试试地狱谷有些什么厉害。
  此时,姬天云已听出对力的声音由上面传下,似乎并不太远,但封看不到人影,知道自己入谷的行动,早被对方洞悉。
  又听对方自称是老身,故知对方是个老太婆,自己在脑子里转了老半天,始终想不起江湖上有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人。
  姬天云一仰脸,道.。“小老儿还不是那种没出息的人,你有什么机关陷阱,赶快布好,小老儿要进地狱了。”
  说罢,也没再等对方回答,即闪身跃进石门。
  姬天霎一进暗道,即觉阴风飒飒,寒气逼人,虽早已运集功力护住身体,也不由打了个寒噤,忙由皮里内,摸出一颗卵形的夜明珠,照耀看向前走去。
  越向里走,寒气越深。
  姬天霎步步为营,走了约有一盏热茶工夫,除了冷气刺骨,使人感到难耐之外,并没遇到阻拦。
  姬天霎边走边想:以自己功力,普通寒暑绝不会有任何感觉,怎么这黑洞里的寒气,竟使自己产生忍受不住的感觉,莫非寒气中有什么毒物不成。
  那可就不好啦?
  姬天云想到这里,忙停住脚步,运行一下气血,只觉百穴畅通,并无异样。
  这……还挺奇怪的。
  他又孥步向前走去,觅得暗道突然开始转折,再一看两旁,并无其他通路,只好顺看向前走。
  暗道的转弯越来越多,寒气也越来越强烈。
  奇怪的是,暗道地下石板上竟有渗出的水渍,没有结冰,而且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益发頵得寒氦耀目。
  姬天霎俯身用手掬了一些地下的水,觅得水中有粉状物,他仔细的看去,那些细小的砂粒都闪动看奇异的微光。
  这是什么东西呢?
  他想了好久,想不出那是什么东西,不过,他知道这些东西,一定是用来增加寒气用的。
  驼背怪人姬天云又转了好半天,突然,发觉前面有了岔道,这一来,可使他没有了主意。
  他端详了半天,还是拿不定该走那条路才好。
  最后,他想出了一个办法,用碧绿烟袋敌下一块石壁,放在没有走的条路上,心想:如果这条路不对,再回来走那一条。
  驼背怪人姬天云在暗道里转了几个别之后,突然发觉不妙,再想回头,巳认不出来时的路径。
  原来暗道中,生出很多叉路,每一条路,走不了几步,就有个九十度的转弯。
  姬天云在里面巧来转去,已分不出是向前走,还是向后退。
  姬天云顿时呆立当地,心头大急,不用说是进谷,即使想:回去,也认不出路径来退了。
  他此时身陷绝地,急怒交加,暗忖:与其站在这里等死,不如乱撞一阵,说不定碰巧了还有出去的希望呢。
  姬天云心意一决,随即手持夜明珠,在石道中乱穿起来。
  石道狭窄,仅可容身,在每一转弯处,他都仔细端详一番,每处都是一样,并无任何特殊标记。
  乱砖了好半天,突然发觉前面有一具尸体,姬天云走近一看,死者身穿长袍,身体肥胖。
  姬天云怔了怔,暗忖:此人不是终南商隐陈文才?他怎么会被困死在这个地方呢?
  这可是怎么一回事啊?
  他俯下身去,搬动一下尸体,由于石道温度太底,尸体冻得僵硬如右。
  姬天云在他身上搜查了一遍,除了一些江湖应用之物,此外并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想不到这位名满江湖的老人,竟落了个如此凄凉的下场。
  姬天云见他右手紧握,好像里面捎看什么东西似的,暗想:什么宝贝东西,他临死还舍不得呢?
  姬天云把他的手指扳开,一看他手掌是一块手帕,他拿起一瞧,上面竟然泊看一幅圚。
  姬天云把圚形仔细的看了一遍,不由内心大喜。
  原来那手帕上的图形,竟然是石道秘圚,姬天云忖道:有了这张图形,那就不席愁走不出去了。
  但,继而一想,心里忽然又凉了半截。
  终南商隐的机智绝伦,狡猾异常,他既有固在手,怎么还被困死在这里面呢~莫非占-四张图是假的不成?
  姬天云犹豫良久,最后决定:不管是真是假,待我试试再说,也许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想不出图形中的窍门。
  驼背怪人姬天云不再犹豫,随即按图上的指示:三步左转,五步右舀,七步不进,慢慢的向前走去。
  走了不知有多少时候,姬天云芭觅寒气渐渐内浸,自己的功力有点抵御不住,按固上所不,早该走出去了。
  不想走了半天,又回到终南商隐陈文才死的地方。
  驼背怪人姬天云心知绝望了,不由万念俱灰,颓然坐在石道内,突然,一阵阵的寒气冷彻肺腑。
  原来他在心灰意冷之际,把防身的功力一下子散掉了,因此寒气乘虚而入。
  姬天云一篇,人又清醒过来,猛提一口真气抵住寒气,一边忖道:就是死,也要到筋疲力尽的时候,否则,不等于自杀么臼按时间计算,我进来约有一天的时间了,以自己的功力,至少还能支持一个昼夜。
  一昼夜,那是一个很长的时间,姬天云暗暗自语,足够我重温一下过去的往事。
  于是,爱、恨、罪、孽,一齐涌上这位神秘怪人的心头……突然地狱门外的那个泠泠声音,在石道中响起,道:“地狱之苦,滋味如何~”
  姬天云猛然拦醒,霍地站起身来,但听不出声音来自何处,只好冒然地说道:“小老儿尝遍人间苦果,这点活地狱之苦并不算稀奇。”
  那个声音像是自语道:“好倔强的人。”
  然后又大声地道:“算你命不该绝,我老婆子奉主人之命,送你出去,但是,不可对外人言及此中情形。”
  姬天云邑听出声音来自头上,忖道:上面一定还有一层石道,可以监视下面的行动。
  于是,他仰脸答道:“小老儿一生造孽太多,已不打算离开这人间地狱,除非你让我进谷看看。”
  嘿,赖上人家了,真是个怪人。
  上面的人冷冷哼一声,道:“你别贪心不足,能活看离开此地已算是天之幸也,老主人不知为什么突发慈悲,你若再坚持下去,老婆子要回去覆命了。”
  姬天云心想:我何不问问灺,是否有人从绝壁上摔落下来。
  于是,急忙地道:“小老儿此来,并非有意窥探地狱谷秘密,实因我有一位小弟,自絽壁摔落你们谷中,不知生死”没等他说完,上面的人接道:“你那位小友,可是叫水小华么?”
  姬天云心头一震,急急问道:“是的,你怎么知道?”
  上面的人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和许多,道:“他被老主人救起,用白鹤送出地狱谷,现在大概去天池了。”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姬天云一听,惊喜过望,不由浑身一阵颤抖,眼含泪珠,结结巴巴的说道:“小老儿有生之年当报此宏恩,不知是否能示知贵主人尊姓大名?”
  上面的人道:“谁要你报答,赶快出去吧!”
  说罢,只见石道中一亮,又听上面的人道:“顺看有光亮的地方走,不久就可出去,但记住,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此中情形。”
  姬天云知道,多问也是无益,随按对方所示,奔出石道。
  他此时得悉水小华被人救起,内心大喜,早忘记石道中所受之苦,提足真气,疾向谷外外驰去。
  当他到了谷口一看,江湖醉客舒亦觉竟没有在原地等他。
  姬天云大感怀疑,自己在石道中,决没有十天,如不发生意外,他决不会离开此地。
  他向前走了几步,突瞥见左面的一块大石上留有字迹,上面写看“驼子等我”四字,左下角画了一个嘴朝下的葫芦。
  他仔细踹量一会,忖道:这个酒鬼,一定是葫芦里没有酒,找地方沽酒去了。
  可是,他坐在大石上等了半天,仍不见江湖醉客舒亦觉回来,不由看急起来。
  他此时一心惦念看水小华赴天池的事,已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便在大石上月金刚指法刻石留字,起身急奔天池而去。
  江湖醉客舒亦觅看看姬天云进了地狱谷之后,一个人在外面等看无聊,便解下大酒葫芦独酌起来。
  等到天黑之后,葫芦里的酒已被喝的干干净净啦!
  他乃天生海量,一连喝个三天两天也不会醉,此时正饮得兴起,突然发觉酒囊已空,怎不便他心痒难熬。
  生了一阵,发了一会呆,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才在大石上留下字,然后背起了酒葫芦离开地狱谷口。
  江湖醉客在山区里急奔了半夜,仍没有走出山区,突然发现前面山腰上有灯光透出,心想:可能那里有人居住,赶过去看看再说。
  等他到了近前,一看是一间刚搭盖不久的茅屋,灯光由前面门里透了出来。
  江湖醉客悄悄的逼近茅屋后面,由窗口向里一望,只见两个彪形大漠盘膝对看面而生,土问放看一鳗酒,每人面前放看一只大碗。
  江湖醉客只觉酒香扑打,不禁咽了几下口水,忖道:看他们的装束定是猎人,我何不进去先叨扰他们几碗再说。
  正当他想进去之际,突檠一个大汉说道:“王头目,我真不明白,只是为了除掉想复兴天心派的焦一闵和一个姓水的年轻小子,若山主何必劳师动众,亲自率顿四大寨主赶来中原?叫少山主来一趟不就成了。”
  那个叫王头目的神秘的笑了笑,道:“赵头目,以前我也这么想,自从我昨天夜里愉听了少山主和少奶奶的谈话,我才明白,若山主这次想乘机征服中原武林,称霸江湖。”
  赵头目“啊”了一声,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少山主临行之时,若山主曾严加训谂,叫他这玖进入中原之后,一定要约束自己的行为,不要犯老毛病,并吩咐少奶奶随时注意他的行动,看样子,他老人家早有安排了。”
  此时窗外的江湖醉客早把酒虫吓跑,急忙躲进一个隐密的地方,留心地继绩瑭下去。
  那个王头目把碗里的酒踹了起来,一口喝光,又斟满了一碗,笑道:“少山主人品武功都好,就是好女色,说也奇怪,他那上面的功夫也高人一等。”
  一谈起这种事赵头目好像感别感兴趣,他自罢了一杯,肩飞色舞地道:“听说少山主末生异禀,御女有术,否则,江湖闻名丧誊的玉河仙子,怎会老远的送上门去嫁给他。”
  江湖醉客在外面瑭他们谈起玉河仙子的名字,不由吃了一鹰,忖道:怪不得这个骚女人已有好几年不在江湖露面,原来她嫁入了。
  王日头压低声三暴肌道:“昨夜我偷看了一会,两个人真是旗鼓相当,难怪少山主自有了她之后,把其他七位如花似玉的女人冷落了。”
  赵头目道:“你偷看他们的好事,小心你的脑袋。”
  王头目道:“这怪不得我,他们在这间四面透风的房子里面,我在外面守夜,不由你不看哪!”
  赵头目道:“他们一点也不避讳,真是天生一对。”
  说罢,向外看看天色,又接道:“我们收拾一下吧,他们快回来了,今夜我也来饱饱眼福。”
  说罢二人站起身来,正想收拾酒具,突觉人影一闪,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来人,二人日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原来江湖醉客一听二人要收拾屋子,乘他们起身之除,跃身进入屋中点了二人的穴道。
  江湖醉客先搬起酒馒子,把自己的葫芦灌满,然后在二人身上搜查一遍,发现二人身上各有一块腰牌。
  舒亦觅一看,上面写看“长白山”三字,已无心再看上面的名字,急忙把两块腰牌摘下来,放进自己口袈里,闪身退出屋子。
  他的身形刚刚隐入屋后的杯中,茅屋里已多了一男一女。
  男的看上去不过二十许,生的十分俊美,黛眉星目,面如白玉,嘴似玫瑰,身材适中,蜂腰涧胸,仪表动人,只是当双目转动时,流露看一种很不容易看出的邢光。
  女的更是妖声动人。双肩微扬,眸中含春,单就外表看不出它的实际年龄,脸上有少女的稚气,也有少妇的丰采,谈笑中有处女的羞涩,也有荡妇的味道,总之,这是一幅极其复杂的美人面孔。
  江湖醉客在外面看了,不由心里骂道:“这个骚女人,越来越妖艳了。”
  原来这女子正是玉河仙子,二十年前即丑名满江湖,现在少说也有四十多了,但她驻颜有术,始终不见老态。
  她从来没有对人说过真实姓名,只以士河仙子自名,它的身世,也没有人知道。
  此女不但生性淫荡,武功也看实鹰人,一根红丝金索施得出神入化,不知埋了多少成名高手。
  她闻得长白山少山主玉面郎君田其英风流之名,遂远走关东,二人相见之后,彼此称心三年前。、,随即结为夫妇。
  自此荡妇淫夫,形影不离,倒替江湖少造了不少的孽。
  看来,这对结合还真是武林之幸呢!
  他们这次奉了老山主之命,先入关内,打探中原情势,故而才带看几个主要头目来到此地。
  王河仙子和玉面郎君田其英一进屋,见两个头目躺在地上,不由眉头齐抆,向房子四周环视一遍,并没发现可疑之处。
  江湖醉客虽然摸不清这个年轻男子的武功高低,但他知道玉河仙子是一个极难缠的人物,一不小心,就会暴露自己的形迹,连忙闭气凝神,丝毫不敢移动。
  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田其英突然双掌齐挥,隔空解了两个头目的穴道。
  这掌一露,只把舒亦觅看得目瞪口呆,忖道:这小子年纪轻轻的,竟有如此功力,连自己也未必能办得到。
  要知这种隔空解穴之术,不但要出掌迅速,认穴要准,而且还要劲道适中,这份运用自如、力道随心的功力,投有几十年的苦心修为是办不到的。
  这就难怪连成名江湖的舒亦免都大感惊骇。
  两个大漠爬起来之后,一看面葥站的男女二人,两个人又如同墙偶一般,又上通一声跪在地上。
  只见二人面色苍白,两日露由极踹恐怖之色,颤声道:“小的一时大意,有辱长白山声响,求少山主、少奶奶开恩。”
  玉河仙子盈盈的站在一旁,眉目含笑,似乎对两个头目的哀求一点地无动于衷。
  玉面郎君田其英泠哼一声,道:“没出息的东西,来人是什么样子?”
  二人惶恐地道:“小的没看清楚。”
  田其英双目一瞪,凶光暴射,泠泠地道:“长白山山规森严,休怪我掌下无情,初入中原就饮酒误事,丢人现眼,还不快自行了断,难道要我亲自动手不成?”
  两个大汉闻言,徐徐的站了起来,以哀求绝望的目光瞥了玉河仙子一下,各自抽出腰刀,猛向自己的咽喉抹去。
  玉河仙子玉腕突然一抬,把两个大汉掌中的腰刀震落当地,接看,转头对玉面郎君妩媚地道:“相公,本来执行山规之时,不许旁人参与,不过,我们初入中原,用人之处甚多,我看就暂时饶他们一命吧!”
  玉面郎君虽在盛怒之下,但对玉河仙子似乎是百依百顺,立即含笑道:“既然娘子替他们讲情,小可怎能不听呢!”
  说罢,转过头对两个呆若木鸡的大汉喝道:“死罪虽免,活罪难饶,各自断去一指,以戒下次,滚出去吧。”
  两个头目闻言,忙不迭叩头谢恩,然后拾起腰刀,各自削去左手拇指,匆匆起身离开茅屋。
  二人刚走到门外。
  突瑭玉面郎君叉大喝一声,道:“滚回来。”
  两个大汉急忙转身,趋前数步,躬身而立,吓的再色如土。
  这两个人可真禁不起吓。
  玉面郎君吩咐道:“你二人到下面山口看看,若老山主有派人来,连报我知”
  两个大漠连声应诺,急忙躬身而退。
  等二人走了之后,圭河仙子嗲声嗲气的说道:“你们男人的心肠真硬,像□打的一般,一点也不体谅人,中原高手很多,像他们这种人难免会吃些亏的。”
  说看,柳腰款摆。移到玉面郎君的身边。
  玉面郎君拉起它的玉手,凶杀之气顿消,一脸献媚之色,笑道:“想不到你、河仙子也有了菩萨心肠,其实这怪不得我,义父为了图大事,称霸中原,摆络很多江湖人物,这些人放荡惯了,如不立下严厉的门规,怎能压住这帮草莽英雄。”
  这倒也是实话。
  玉河仙子拉看玉面郎君,屈膝坐在地上,道:“义父武功莴不可测,领袖中原武林之事,看来决无问题,昨天不是有信传来,一夜之间四龙帮的老巢,已被义父殁减,看来他老人家真要大开杀戒了。”
  玉面郎君向四周环视一遍,压低声音道:“你就是口没遮拦,义父信中不是特别嘱咐,不要把四龙帮被消灭之事宣扬出去么?他老人家和几位寨主是化妆之后,秘密行事的,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玉河仙子妩媚她笑道:“我又没对别人讲,看你这么凶,难道外面牋藏有人,我们会没发觉?你的胆子大起来比天还大,小起来竟不如一只小老鼠。再说,我们的行动说不定早被人知道了,四周已潜伏了不少的中原高手,刚才两个头目被人点了穴道,不就证明了会有这种事的。”
  玉面郎君道:“其实,我根本没有把中原武林高手放在心里,不过义父做事向来考虑周到,也许他老人家别有用意。”
  玉河仙子道:“对了,拭天魔谷两位谷主说,义父要找的青衫客焦一闵受了子午断魂芒。
  毒,现在东海立空老和尚处养伤,他的徒弟去天池了,我们何不赶往天油把那小家伙先宰了,没有了万年雪蛹焦一闵老儿也活不成了,这岂不是一毕两得。”
  够狠!要得!
  玉面郎君道:“此事我已用神鵰传书,报告了义父,等他老人家吩咐下来,我们再按命行事。”
  玉河仙子突然把身子依在玉面郎君的怀里,淫笑看道:“怪不得义父那样喜欢你,你做事真乖。”
  玉面郎君一看櫰中的人,面泛桃红,知道它的骚劲又土来了,一手按在它的酥胸上,一手把她拦腰搂住,笑道:“岂止义父喜欢我,你还不是更喜欢我。”
  瞧,开始在调情啦!
  隐藏在阵虚的江湖醉客此时又惊又急,知道自己要是稍微一动,就会被屋中人发现,幸而山中夜风甚大,否则,连隐身都瞒不了他们。
  虽然他不知道玉面郎君的武功如何,但由刚才他拂手解穴这一招看来,决不会弱于自己,再加上最难绽的玉河仙子,自己若现身之后,恐怕就很难脱得了身。
  此时,江湖醉客急欲离去,把所闻之事告诉武林同道,但他心里明白,自己若是稍有一点动静,以屋内两个人的武功,必被人家发觉无疑。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正在他为难之篨,突璃到玉面郎君冷冷地道:“外面是何方高人,既来此地为何不现身相见,难道瞧不起我田某人么?”
  说罢,人芭挺身而起,跃出屋外。
  玉河仙子忙扣好胸前的扣子,也跟□而出,二人身法之快,世所罕见。
  原来江湖醉客在焦急之时,心气不免稍有浮动,把脚底下的树叶子弄出一点声音,竟被屋中的人发兄。
  看来,不现身是不成了。
  江湖醉客只好硬看头皮站起身来,但仍不改那种豪放玩世之态,打了个哈哈,道:二位雅兴不浅,在这深山荒野谈起变来了,我酒鬼路过此地,真是眼福不浅。”
  玉河仙子娇笑一声,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酒鬼,你怎么还没死?”
  言笑间,她好像是在和江湖醉客打情骂俏。
  江湖醉客也笑道:“我还没有喝够酒,看样子几十年内还死不了,你玉河仙子倒是越来越标致了,几年不见,大概是找到称心的郎君了吧,怎么不讲我酒鬼喝杯喜酒呢?”
  玉面郎君在一旁突然插嘴道:“阁下大概就是江湖醉客舒亦觉了,在下今夜有幸会见中原武林高人,难得,难得。”
  说看,一拱手向前走了两步。
  江湖醉客怕他突然出手,早司做了准备,但表面仍然若无其事一般,打看哈哈,道:“恕我酒鬼眼拙,这位小侠尊姓大名呀?”
  玉河仙子抢看说道:“他长长白山的少山主田其英,以前没有来过中原,若山主的威名你这酒鬼该知道吧!”
  这番话算什么?在下马威啊?
  江湖醉客笑笑拱手道:“原来长长白山总瓢把子的少君,酒鬼失敬了,令尊也来了是么?”
  田其英脸色突然一变,冷冷道:“阁下何必明知故间,我们刚才在屋里说的话b你不是完全听到了么?”
  江湖醉客前面的问话,实有表示自己刚来之意,现在经人家点破,也不好再不承认,再一想,看样于今夜反正善罢不了,便把心一横,道:“来我倒是早就来了,可惜酒鬼年纪大了,这几年已经耳不聪、目不明,你们的话我都没有听明白。”
  田其英突然仰脸一阵狂笑,如石破天嘱,只展得山谷齐呜。
  笑声一落,傲然地道:“我田某人入关之际,已经发下重响,凡是见到我的中原武林人物,除非能胜得了我田某人,否则,就别打算活看离开,何况阁下已转到我们秘密的谈话,要想抵赖,不是有损阁下的英名么?”
  这话也实在太狂了。
  江湖醉客把脸一沉,道:“年纪轻轻的就如此绝毒,就是令尊也不敢出此狂言,酒鬼倒要试试你有多大的本领。”
  玉面郎君暴喝一声,正想出手,被玉河仙子一把拉住,娇声道:“让我来把他擒住不就衍了,何必你亲自动手。”
  说罢,又转身对舒亦觉道:“酒鬼,咱们俩先试试,几年不见,你的武功是否又精进了?”
  什么话嘛,瞧她说的,好像师父教徒弟似的。
  江湖醉客乃是成名多年的江湖人物,现在听人家的话意,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由傲气大发,道:“你们两个一齐上吧,免得一个闲看不舒服。”
  玉河仙子娇喝道:“就要死在眼前,还敢大言欺人,看招!”
  说罢,红丝金索已唰一声,当头朝江湖醉客罩去。
  红丝金素乃玉河仙子的成名武鹄,招数诡异,变化无穷,有时软似绳索,有时硬似金刚,很多江湖好手都吃过它的亏。
  江湖醉客以前只和她交过一次手,虽然没有败在她的红丝之下,但也没有占到上风,现在一见它的红丝当头罩下,忙闪身横跨两步,轻轻拍出一掌。
  江湖醉客知道今天是难了之局,因此,一出手没有施出全力,为的是保持买力,到最后做生死决斗。
  他打算的很不错,岂知今日的王河仙子己大非昔比。
  只见她红丝一出手,娇躯也欺身而进,迎看江湖醉客的掌风,玉掌一翻,把对方掌势卸去,竟接看出手反扣江湖醉客臂腕要穴。
  这几个动作变化之快速,如风驰电掣。
  真是有够快的。
  江湖醉客没想到她有此一变。幸而他江湖胫验老练,只见面前人影一闪,就知不妙,猛收右臂,左掌同时抽出,以攻为退,藉势跃后三凹步远,才算勉强躲过这一招,人□被吓出一身冷汗。
  江湖醉客一招受掣,不由内心大骇,忖道:这个骚女人的武功进步如此之快,巳达出神入化之境,看来今夜真的要遭劫,倒大楣了。
  玉河仙子见一招把江湖醉客逼退,娇笑一声,又欺身而上,红丝金素一抖,宛如毒蛇吐信百点江湖醉客胸前玄机要穴。
  红丝的尖头未到,劲风已袭到。
  江湖醉客已吃过了一次亏,那里还敢怠慢,忙施展开他生平绝学酩八仙拳,与玉河仙子隐斗在一起。
  两个人均是武林一流高手,这一仗真是万分的激烈。
  只见掌影幢幢,人影闪闪,尤其玉河仙子那根红丝金索,如火线在空中飞舞,丝丝之声,不绝于耳。
  这类软性武器,非有极高的内功无法使用。
  当年玉河仙子以红丝金素踏入江湖时,实际上比现在的功力还差得远,她之所以能声名四播,一面是由于她放荡的行为和仙子般的容貌,再者就是她腰中的迷魂帕。
  因此,正当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那里还敢去招惹她,一般邪道人物都慑于它的美色,百般设法亲近,更不敢得罪她,所以才使她狼藉之名,很快传遍江湖。
  然而,现在□不同了。
  她芭由玉面郎君处学到运功行气之法,功力大增,红丝金素已使到随心应手,出神入化之境,单凭这份功力,就不是当今一流高手所能匹敌。
  由此可见它的厉害啦!
  十馀招之后,已把一位成名江湖的舒亦觉弄的手忙脚乱,饶是他江湖经验老练,功力深厚,此时也有点沉不住气了。
  醉八仙拳的路子就是以袭幻奇妙着称,现在竟逃不出对力的红丝能罩之下,对方身法之轻妙,自己徒耗真力,竟沾不看人家的衣角。
  这位一生行走江湖.,玩世不恭的老人,顿时悲愤填胸,忖道:看来自己很难支持到十招之后,尤其对生死之交的焦一闵,更觅于心不安。
  玉河仙子的红丝金素越来越紧,直逼得江湖醉客节节后退,顿时这位老人恼差成怒“忖道:我酒鬼行走江湖以来,那会吃过这种瘪,想不到被这个藏女人困住,将来传扬开去,有何面目见人,不如舍命一拚,就是死了,也不辱自己声名。
  江湖醉客心念既决,等玉河仙子杠丝罩下之篨,见江湖醉客招式突袭,反退为进,一招“力推五岳”,全力向玉河仙子的娇躯击去。
  玉河仙子眼看就要取胜,正在得意之际,见江湖醉客招式突袭,冒险挺进,也不由芳心大惊。
  要知江湖醉客既成名多年,武功当非泛泛可比,只因玉河仙子红丝的招式诡异,再加她独特的武功,才使他无法招架。
  现在已存心拚命,再加最后一招“力推五岳”是他成名绝学,在全力施展之下,势道自是非同小可。
  但闻掌风呼呼,如冰山倒崩,一股强猛无比的力道,直向玉河仙子撞去。
  这种骤然剧变,大大出乎玉河仙子意料,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成名的江湖醉客会出此下策,以死相拚。他不顾红丝堆伤之险,非把自己伤在他的掌下不可,来一个两败俱伤。
  江湖醉客存的是必死之心,但玉河仙子□极珍视自己的生命,如此一来,看急的倒不是江湖醉客,而是玉河仙子。
  她欲收招闪避已是不可饨,吓得她花容失色,将手中的红丝一松,鹰叫一声,把矫躽向旁边一歪,想让过堂势正锋,即使受伤,也会轻一点。
  突闻,“砰”一声。
  江湖醉客被囊退五六步远,一屁股坐在地上。玉河仙子内心一嘱,自己丝毫没有受伤,回头一看,娇躯已经被玉面郎君田其英拦腰抱住。
  原来,站在一旁的玉面郎君看到玉河仙子已临险境,要和江湖醉客来个两败俱伤,那里舍得美人儿受苦,因此,不顾江湖道义,乘玉河仙子娇躯一偏之际,跃向葥去,接了江湖醉客一掌。
  玉面郎君由于救人心切,再加上他知道江湖醉客乃成名人物,这拚命的一掌之势,力道非同小可,因此他运足全身巧方才把江湖醉客宸退,可是自己也被对方强猛的掌尢宸得马步不稳,抱看玉河仙子的身体鎤了几鎤。
  玉河仙子回头见玉面郎君粉白的俊脸变得铁青,急忙站直身子,急急问道:“怎么,你受伤了?很重么?”
  玉面郎君苦笑一声,道:“不要紧,调息一会儿就会好,这老东西的掌尢,确是不凡,待我过去先把他结果了再说。”
  说罢,踏步向江湖醉客逼了过去。
  江湖醉客被玉面郎君突然出手震退之后,趺坐在地上,只觉气血翻剩,一股寒冰之颖侵入心脏,他乃经验阅历极丰之人,知道对方堂方决非一般可比,如不把寒气逼出体外,非当场丧命不可。
  是以他急忙盘膝打坐,运气调息,不想他受伤太重,气血不能畅通,又见玉面郎君满脸杀无的逼了过来,知道自己今天万无生理,只好把双目一闭,坐看等死。
  玉面郎君走到距江湖醉客只有五六步还近时,正想出手,蓦然,迎面传来一声暴喝:“住手!”
  话声未落,一条影子闪电般的凌空而至,人尚未落地,一道闪闪蓝光已向玉面郎君迎面袭去。
  变起仓促,玉面郎君没看清蓝光闪闪的是什么东西,以为对方的暗鹊出手,顾不得再伤江湖醉客,忙跃退丈许,避开对方的来物。
  玉面郎君定睛看去,见来人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剑眉星目,身穿一袭白衣,手持一支蓝光闪闪的宝剑,挡在江湖醉客面前,一脸肃杀之气,灼灼逼人。
  玉面郎君一见来人竟是个年轻人,不由大吃一惊,忖道:看他来时身法之快,分明武功极高,小小年纪,竟会练就这身功力。
  年轻人落地之后,见凌空出手已把对方逼退,顾不得和玉面郎君答话,忙转身对江湖醉客躬身问道:“舒老前辈的仍势如何?”
  江湖醉客本以为生存无望,闭目等死,突然听到一声大喝,觉得声音很熟,睁眼一看,站在面前的人竟是被公孙业一堂击落万丈悬崖的水小华。
  这一来,真使他大喜过望,声音顶抖道:“我怕不行了,你怎么来到此地,驼子呢?”
  水小华知道江湖醉客受伤很重,忙探手入怀,摸出一个小药瓶递了过去,道:“瓶中乃晚辈恩师的大还丹,老前辈先服下去调息一会,让晚辈把他们打发走了再说。”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