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紫衣少女萧紫倩正低看头猛赶看路。突然,听到前面响起一阵啸声。
  她抬头一看,只见前面十几丈远的地方,有两个人正激烈的在打斗。
  萧紫倩驻足细看,一个是身揹大酒葫芦的老者,一个是身穿青衫的人,另有一人站在一旁观战。
  萧紫倩回头对公孙业道:“老前辈,那个揹大酒葫芦的,不是江湖醉客舒老前辈么?另外那两个人是谁?”
  公孙业点点头道:“那两个是天魔谷的大魔和二魔,醉鬼怎么会和他俩个碰上了?”
  说罢,望望凄中的绿衣少女,面现犹豫之色,不知是否该过去插手。
  萧紫倩目光注视看打斗。的地方。
  只见江湖醉客被对方掌势逼得左闪右实,节节后退,看样子似乎不敢硬接对方的掌势,不过,他嘴里仍打看哈哈,道:“章老大,你这是练的什么魔掌?是不是有剧毒?我醉鬼以。前好似没见过。”
  穿青衫的老人也喊道:“让你这个醉鬼多活了十几年,多糟蹋了不少的酒,今天你别想再逃出老夫手中。”
  听他说话时的声音,不带一点严厉,竟像两个人在开玩笑。
  又听舒亦觉叫道:“你别吹牛,章老大,等会你把我逼急了,自有人来保我醉鬼的□,那那时候就要你好看,我劝你还是赶快走吧,免得等会儿丢人现眼。”
  站在一旁的丧门神君章之而一听,不由自主的向四周探望,正好看到紫衣少女和公孙业二人,不由心头一震。
  再仔细一看,公孙业怀里还抱看一个线衣少女,更是大惊失色,暗忖:绿衣少女既被公孙业夺了回去,老头子乃十分护短的人,那徒儿崔炎的性命一定难保了。
  章之而想到这里,不由急叫道:“大哥,暂请住手,公孙业和那个紫衣少女来了。”
  笑面无常章之霄闻声跃退丈许,站住脚向右边望夫,等他看清来人之后,朝公孙业一拱手道:“原来是公孙大侠驾到,怪不得醉鬼有恃无恐,愚兄弟今天能会儿高人,真是幸甚啊:“公孙业自绿衣少女重伤之后,已心灰意冷,本不愿多管闲事,但萧紫倩站住不走,再看江湖醉客已落下风,也不由站住犹豫起来。
  现在听章之霄一叫,只好苦笑道:“贤昆伸名满江湖,我老头子那里能算得上是高人,只不过多痴长几岁罢了。”
  说看人巳走近过来,萧紫倩紧跟在他后面。
  舒亦觉见章之而一实,也住手往外望夫,儿公孙业站在十丈关外的地方,凄里过抱看一个绿衣女子,不由暗吃一惊,暗忖:他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他抱的女子是不是缘衣少女公孙婷呢?
  等公孙药走过来之后,舒亦觉上前过了几步,深施一礼,道:“老爷子,您抱的是婷丫头么?她怎么了?”
  公孙业望了章氏兄弟一眼,冷冷地说道:“她被人打伤了。”
  此时,萧紫情定过来拜见江湖醉客。
  舒亦觉正想问,是谁把她打伤的,章之而都因心念爱徒崔炎安危,再见公孙业面色凝重,以为徒儿一定伤在他手里,急忙厉声道:“公孙大侠周不看再做作,反正今天的事善罢不了,你把我徒弟崔炎如何处贵了?”
  公孙业一听,直似丈二金别,摸不情他的话是由何而发,怔了半天,正想闹一问。
  突然,听章之客道:“公孙大侠用不看隐瞒。如果你不说明崔炎的下落,你抱的那个女孩也活不过今天。”
  帮紫倩呆站在一旁,一直打量看对面约两个人,只见一个长看大马脸,表情如丧考毗,眼中暴射出商道缘光,看起来有点怕人。
  另外一个正好相反,满面老是挂看笑容,说话时的声音也很温和,猜测不出他内心是一种什么感觉。
  这两兄弟实在是妙透了。
  她乃聪慧悟性极高之人,一听对方的话音,已猜出是怎么一回事,不由急急说道:“怎么,婷妹是你打伤的?”
  章之霄仍满面笑容地道:“地无缘无故来天魔合搅闹,杀伤了我的门人,若不给她一点教训,天魔各的威名何在?我问你,你是不是也伤了我约两个门人?”
  萧紫倩楞在当地,根本没听情他最后说的是什么。
  原来,章之霄的话证实了她内心的怀疑,知道水小华是无辜的,只因内心一时气愤,未能详察,致使水小华被公孙业掌劈万丈悬崖之下,想到这里,信不便她悔恨交加,难过万分此时,她猛听公孙业一声暴喝,人已飘身到章之霄跟前,厉声说道:“老夫与你们天魔谷素无怨嫌,为什么对我孙女下此毒手于”章之霄早对公孙业下了戒心,一看他表情激动的把线衣少女放在地下,从紫衣少女手中拿过拐杖,就知他要出手了。
  因此,当公孙业朝他冲过来时,他已跃过一旁,笑容满面地道:“公孙大侠先别慌出手,江湖规矩是杀人偿命,她杀伤了我两个门人,难道我就伤不得一个丫头么?”
  公孙业气咻咻地道:“她乃是一个无知的孩子,你们为什么不先找我老头子理论呢?”
  童之霄突然发出一阵狂笑,脸上笑纹纵横,活像一个胡桃核,笑声就如被狗赶的鸭子般,呱呱之声充满山谷回声四起。
  公孙业一看他狂笑不止,怪声慑人心神,知道这魔头是用觉音在示威,忙提丹田一口真气,大吼一声,直似如雷贯耳,石破天惊,把章之霄发出的怪音震散淹没。
  章之霄一看自己的魔音心法。被对方的狮子吼神功震破,冷哼一击道:“公孙大侠刚才的话,不嫌有点强词夺理么2既知她年小无知,就不该护地出来随意伤人,难道仅拿公孙大侠的招牌,在外面肆无忌惮,就没有人敢惹她么?这未免太看不起江湖人了。”
  公孙业乃生性刚直之人,从来认理不认人,章之霄的这番话,只说的他哑口无言,但为了自己疼爱的孙女,命在垂危,又不能就此罢休,不由乾咳了几击,道:“章太谷主替老夫教训孙女,自无不可,但为什么遽下毒手,把她置于死地呢?”
  童之霄道:“在下担保她在六个时辰内,绝无危险。”
  公孙药急道:“六个时辰之后呢?”
  章之霄道:“如没有在下的解药,人即化为血水,纵有仙丹,也无济于事了。”
  公孙业一听婷儿的伤势有了解药,内心如释重负,长呼一声,道:“算了,你伤我孙女之事,老夫不冉计较,你把解药交给我吧“”章之而在一旁冷冷她笑道:“那有这样容易,我徒弟的下落还没有弄明白呢?”
  公孙业望了望二谷主那张哭丧的马脸,莫名其妙地道:“你徒弟的下落,老夫怎么会知道。”
  章之而冷声道:“公孙大侠素来不打诳语,心直口快,怎么现在也装糊涂了,在下倒要请问一声,阁下是由谁手里把那女孩抢下来的,那个人现在何处?”
  乾坤一叟一听,心头大震,暗忖:糟了,敢情是章之而的徒弟带看婷儿,被水小华救了下来,而自己听信倩丫头之言,把他错怪了不成?果真如此,叫我对焦一闵老儿如何交待呢?
  公孙业越想越是急,登时呆立当地,黄豆般大的汗珠。自额角滚滚而下。
  章之而看了他的表情,以为公孙业不善于谎言,但为了孙女的伤势,又不能直说杀伤自己徒弟之事,因此才急的他不知如何是好,呆立看说不出话来。
  随即又冷笑数声,愤愤地说道:“杀人偿命,有什么好为难的,要想编造谎话,岂不是辱阁下清誉么?”
  公孙业在焦急如焚的心情中,被章之而一叫,才慢慢恢复过来,正想回答对方之言,陡听江湖醉客大叫一声,道:“你怎么啦,倩丫头?”
  众人不由齐转头望夫,只见紫衣少女已晕倒在地上,舒亦觉忙□步向前替她推拿周身穴道。
  公孙业怕天魔谷的章氏兄弟,乘机出手,没有赶过去,站在当地监视。
  原来萧紫倩听到公孙婷确是被天魔谷的人所伤。再把前后情形一想,明白水小华是正在替公孙婷喂药时被自己撞见,误以为他在做坏事,即含愤出手。虽然水小华最后是被公孙业劈落深谷,但造成这种不幸的结果。都由于自己一开始的冒失所造成的。
  小女娃心眼窄,越想越想不开,再想到焦一闵对爱徒关心之切,希望之殷,重于他自己的生命,将来见到人家用何言答对。
  这下子,可真的完了。
  女人的心本来就小,一想到一个身系重任的年轻生命,被自己活活的冤枉死,萧紫倩顿觉急疼攻心,气血上街脑际,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上。
  经过舒亦觉一阵推拿,荒紫倩才悠悠醒来,眼睛睁开一看,舒亦觉正蹲在身边,万分焦急的瞪看她,不禁狂乱叫道:“叫我怎么办?怎么办啊?”
  说罢,泪如泉涌,泣不成击。
  舒亦觉儿她好好的突然辈倒,醒来又像看了魔似的乱叫,想不通是怎么一回事,急喝道:“你是怎么啦,丫头?什么事把你念成这个样子臼”萧紫倩便咽看道:“他……他死了。”
  舒亦觉听她这么没头没脑约又来了这么一句,更弄不清楚是怎里一回事,猛然站起来,叱斥道:“谁死了,使你这么伤心,你赶快说明白,再这样没头没脑的乱叫,醉伯伯也要被你闷死了。”
  萧紫倩泪流满面,道,“焦老前辈的往弟水小华死了,是我……我……”
  舒亦觉心头一处,顿时如雷击顶,击色俱厉问道:“是谁害他的?快说!”
  说看,一探手,把惊紫情从地上猛然拉起。
  他在大鱼之际,出手忘记轻重,惊紫倩只觉得像有一道铁轧“突然扣在右臂上,疼得她冷汗直流,不禁叫出声来。公孙业猛然喝道:“酒鬼,快把她放开,你想把她捏死啊!是我把他打死的。”
  舒亦觉一听,如坠雾中,他一边慢慢松掉萧紫倩的手臂,一边暗忖:这个老头子和焦一闵虽无深交,但也没有不共戴天之仇,为什么把他徒弟杀死?
  乾坤一叟公孙业望看站立在当地的江湖醉客一眼,转脸对章氏兄弟说道:“你们二位应该明白了吧?老夫是由水小华那里把我孙女抢过来的,根本没见过你们的门下,老夫如果早知道是你们天魔谷伤了我孙女,也不至于冒失出手,你们这时还不快把解药交出来。”
  章氏兄弟听出事情的原委,知道崔炎没有遇到公孙业,但章之而仍狐疑不定,以他在螃山顶所儿的情形。那年轻人水小华要从自己徒弟手中抢走那绿衣少女似乎不大可能。
  此时,章之霄笑笑地道:“阁下要讨解药不难,不过,在下还有一个条件。”
  公孙业广喝道:“你们欺人太甚了,把老夫逼急了,就只好硬讨了。”
  章之霄哈哈一笑,道:“阁下不必大言吓人,在下既敢把人伤了,当然就不会怕事,不过,我们彼此无甚仇恨,犯不看真的翻脸,只要阁下答应不过间那个酒鬼和紫衣少女的事,在下立即把解药奉上。”
  公孙业闻言,暗忖:如果自己答应,醉鬼和倩丫头决不是两个觉头的敬手,再说水小华屈死在自己手下,虽系误会,但将来儿了焦一闵也不好交待,不如此时出手,如能两。个魔头除去,既可得到解药,又可以补救一点自己冒失之过。
  公孙业心既定,随敞声一阵哈哈大笑,他此时心乱如麻,愤恨交加,笑声一出如龙吟虎哺,晴天雷滚,整个山谷,似乎部在撼动。
  章之霄一听对力的笑声,功力如此深厚,也不由暗吃一惊,知道今天已无法善,随暗运功力蓄势以待。
  公孙业笑毕,喝道:“你出此难题分明是不愿把解药交出,老夫只好硬讨了。说罢,一捻手中拐杖,拦腰向章之霄攻去。公孙业知道对方是武林高手,因此一出手部加足功力,拐杖一出,如狂风卷浪冰山崩倒。章之霄一看拐杖来势凶猛,那敢硬接,纵身跃起两丈来高,藉势右腕抽出背上长剑,左手同时拍出一掌。公孙业儿对方藉拍剧之际,仍不忘攻敌,猛收回落空的拐势,左手也不客气的拍出一掌。看来二人出手轻逸,如无事人一般,但等两股掌力一接,骤然激起了一阵巨响。“蓬!”一声。
  只见章之霄凌空的身势,被击退丈馀,落在当地。
  乾坤一叟公孙业也度看眉头,暗忖:他练的是什么掌法?掌势如春风拂柳,柔和异常,潜力封如此之大,要不是自己功力深厚,非被他的掌力沾身不可。
  公孙业出手一招,已试出对方怀有诡异绝学,立即戒心大增,白骨龙头拐杖一学,又一一次扑上。
  章之霄虽被震落在地,但人并未受伤,他自己知道凌空的身势无法和名满江湖的乾坤一叟掌力相抗,因此才藉势遥退。
  不过,他已看出,单凭腐骨蚀心掌,绝伤不了功力深厚的乾坤一叟,因此,等公孙业一一次扑到,即展开天魔剑法迎敌。
  二人俱是成名多年的江湖好手,交手部各展绝学,但闹杖风呼呼,如百蟒出洞,剑势怪音连起,如鬼哭枭啼。
  这是一枚空前的战斗,不但招颤快速异常,凶险无比,而且每一招式都是武林听得一儿的绝学。
  站在一旁的江湖醉客舒亦觉,已由紫衣少女萧紫倩口中得知水小华坠落万丈悬崖之原委,这位一向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的怪侠,也被闷在当地,不知该埋怨谁才好。
  他想起老友焦一闵,辛苦了十几年,教出了这么个徒弟竟不清不白的被人屈死,从此以后,不但天心派没有再复与之望,连他父母的血海深仇,也将未沉海底。
  舒亦觉呆立在当地,兀自想看自己的心事,根本没有注意正在激烈打斗的章之霄和公孙业二人。
  此时,紫衣少女萧紫倩更是悔恨交加,芳心如碎,美目中含泪,默默的在责骂耆自己的冒失。
  章之而冷眼旁观苍,见江湖醉客和萧紫倩二人失魂落魄的样子,暗忖:我何不乘此机会出手,先把那紫去丫头擒住再说。
  章之而想罢,立即跃身而起,风驰电掣般向萧紫倩扑去。
  江湖醉客虽在万分伤痛之际,但他的武功臼臻化境,耳目聪敏异常,忽听一阵风声响起,知道有人偷袭,右掌猛力一挥,迎看来袭之势拍去。
  只听“篷!”一声。
  但见舒亦觉被对方掌势实退牛步。
  章之而的掌势被舒亦觉阻住,而逼落在地上,无法再偷袭紫衣少女。
  江湖醉客望了望章之而那张哭丧的脸,苦笑道:“你这是干什么,章老二?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算那门子的英雄,若是你活的不耐烦,对酒鬼招呼一声,我一定送个人情,把你早送到姥姥家去。”
  章之而嘿嘿冷笑几声,道:“你死到临头,还在酒言醉语,今天你和这个紫去丫头休想活看离开此地。”
  哈哈二好大的口气。
  舒亦觉乃玩世不恭之人,虽在悲痛之际,仍改不了嘻笑的本性,打看哈哈说道:“我身上这一大葫芦酒未喝完,就是阎王爷叫我也不成,别说你这个丧门神了。”
  章之雨知道耍嘴皮子占不到半点便宜,于是不再答话,翻腕抽出背上长剑,暴喝一声,直向舒亦觉胸前刺到。
  舒亦觉知道天觉剑法扬名武林,除凌厉的剑势之外,那种怪音就能把江湖一般高手制住他一见章之而的长剑来看刺耳的响声袭到,忙提真气,定住心神,同时身子一例,避过长剑正锋,左手猛向童,而拍去,一边仍打看哈哈道:“章老二,只要你不让手中那块吸铁乱叫,千招之内,我就能打发你去儿你的媳妇。”
  章之雨中年丧妻,由于夫妇感情甚笃,便没再缕絃,经江湖醉客一戏弄,更是怒火政心,长剑一挥,拦腰扫去,只听带起的锐利啸音,威力大增,如鬼号一般e难以入耳。
  骤听萧紫倩娇喝一声,道:“舒老前辈请让一边,待晚辈来领教一下天魔剑法。”
  说看,人口闪身欺近,紫玉萧同时向章之雨点到。
  原来萧紫倩在悔恨难以自制之际,忽听江湖醉客一声大喊,人登时清醒过来,抬头一看,章之而想偷袭自己,被舒亦觉挡住,芳心不由大怒。暗忖:要不是你们天魔谷伤了公孙姑娘,水小侠何至于遭受不白之冤。
  小姑娘越想越是气,不禁把一腔怒火都推在天魔谷身上,继而又一想,反正自己回去也无颜儿师父和焦老前辈,不如藉机出手,尽力一拚能伤了对方更好,万一不能,自己死在对方剑下,也免得活□受良心责备、师长叱斥要好。
  她在这种心情下出手,当然是尽施全身功力,紫玉萧一出,如长蛇出洞。直袭章之而胸前要穴。
  章之而一看紫玉萧刺来之势,力道强大无比,不由暗吃一惊,心想:看她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深的功力。
  他一边想看,人都没有闲看,右手猛收劈出去的长剑,上身一仰,左手同时向刺来的玉萧抓去。
  萧紫倩自幼跟随玄空大师习里,虽限于功力不足,但萧招变化都快速非凡,她一儿章之而左手向它的玉萧抓到,顿沉右腕,紫玉萧骤落尺许,藉势百点对方下盘。
  饶是章之而功力深厚,也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总算是他经验老练,一看玉萧已点到腿上,斜刺里直跃出丈许,即使如此,裤管上仍被划了一道口子。
  吸呀口差那么一了点。就挂彩啦口只听江湖醉客在一旁笑嘻嘻地道:“玄空老和尚调理出来的孩子果是不凡,章老二,你知道厉害了吧?你差一点变成了跛子啰。”
  江湖醉客说这番话的意思,是提醒章之而,紫衣少女是玄空老和尚的徒弟,叫他手下留点神,万一把对方伤了,玄空老和尚是不好惹的。。
  因为,江湖醉客看得出来,虽然萧紫倩一招之中占了上风,但那是章之而一时轻敌所致,员要动起手来,萧紫情决斗不过功力深厚的章之而。
  章之而一听眼前这位紫衣少女是玄空大师的徒弟,不由暗吃一惊,想道:怪不得她变招如此敏捷,玄空老和尚的武功已达高不可测之境,他教出的徒弟当然不同凡响。
  但章之而乃目前武林一流高手,一出手就被一个年轻女子占了上风,老脸实在有点挂不住,再加江湖醉客在旁边一挤对,不啻是火上加油,那里还顾及到后果如何,手中长剑一挥,展开天魔剑法,和萧紫倩斗在一起。
  唉日这下子舒亦觉可真是:弄巧成拙啦。
  要如天魔剑法乃天魔谷威实江湖的绝学,施展开来,只儿剑光闪闪,刺耳的怪音,连续响起,交织成一首动人魂魄的乐章。
  若是定力稍差之人,马上就会神不守舍,伤在魔剑之下。
  。可是,萧紫倩都像无事人一般,萧招变化莫测,娇躯如轻燕飞翔,似乎一点也没有被对方那种摄魂的剑音所扰。
  站在一旁的江湖醉客看了这种情形,也不禁大惑惊异,这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竟有如此深厚的功力,看起来竟不在自己之下。
  原来萧紫倩练的是禅门正宗内功,练到极处可以成金刚不坏之身,她此时虽离此境界尚远,但这种魔音摄魂之术,已无法扰乱它的心神。
  章之而一看对方身法敏捷,招数诡异,一点没有被自己魔音所动,知道这个女孩巴得玄空真传,短时间内决征服不了人家,只好拿自己深厚功力制胜,等地内力不济时再下辣手不迟。
  正当二人激斗之际,骤听一声暴喝,各人不由跃退丈许,齐向发生之处望夫,只见章之,霄呆立在当地,正在运气调息,脸上仍是笑容满面e看不出他心里的感觉如何。
  乾坤一叟公孙业也拐杖柱地,眼瞪看章之霄在出神,满面肃容之色。
  原来乾坤一叟公孙业和章之霄战了多时,仍没有把对方制服,不由惹起他的傲火,待章之霄的长剑一招“雨打芭蕉”,斜刺里劈到,公孙业用白骨龙头杖一封,左手猛力拍出一掌,出手快速绝伦,使对方已无闪避的馀地。
  笑面无常章之霄闭关七年,不但练成歹毒无比的蚀骨腐心掌,功力也精进不少。本来江湖士都知道天魔合大合主的武功比二谷主高出很多,再加上他七年的苦修,功力更是大异于前,他甫出手就想和公孙业较一较内力,总是找不到适当的时机。
  此时,他一看公孙业左掌,以迅雷之势击到,长剑一收,大吼一声,全力和公孙业对了一掌。
  二人都是江湖绝顶高手,这一掌之势,不啻石破天惊。
  只见两股强大无比的潜力,激起一团旋风,卷起一阵飞沙走石,荡漾空中,两个人各被震退丈许。
  章之而一儿,舍下萧紫倩,急忙赶到章之霄身侧,低声问道:“大哥,你受伤了么?”章之霄摇摇头,道:“没有,这个老儿的功力果是不凡,要不是我的蚀骨腐心毒掌使他俱有戒心,非伤在这个老儿手下不可。”
  此时,紫衣少女和江湖醉客也赶到公孙业身边,问他受伤没有,公孙业叹息一声,道:“要不是老夫早有防备,恐怕非伤在他的掌下不可。”
  姨!怎么两个人说的都一样?
  顿了顿,又对江湖醉客道:“酒鬼,你可知道,西域有一种毒掌叫蚀骨腐心掌?”
  江湖醉客一怔,道:“此掌已绝迹江湖多年,老爷子突然间它做什么?”
  乾坤一叟沉思一会,道:“老夫当年曾听说过此掌的厉害,我看大魔所用的掌势,好像就是传说中的毒掌。”
  江湖醉客“啊”了一声,不安地道:“不用说,小婷就是中了这种毒掌了,难道老魔和西域的人物有了勾结?”
  公孙业正想开口,忽听一阵紧急的钟声,自远处悠悠传来。
  章氏兄弟一听,不由大惊失色。
  原来钟声是天魔谷的紧急讯号,非有重大之事,才能使用。
  章之霄低声对章之雨道:“谷里不知发生什么重大事故,我们快走。”
  说罢,二人连招呼也没打,即跃身向山下驰去。
  乾坤一叟一见,内心大急,一边纵身跃起,一边大喝道:“把解药留下再走。”
  人似闪电般直追过去。
  江湖醉客望看公孙业追去的身影,叹息一声,呆立在当地,没有移动。
  萧紫倩打量他一眼,道:“老前辈,我们也追上去吧?”
  舒亦觉摇头道:“他们的轻功都已臻化境,我们有一个不能动的婷丫头,追也追不上,而且,我还要在这里等一个人。”
  萧紫倩道:“老前辈要等谁呢?”
  舒亦觉经萧紫倩一间,顿时面现凝重之色,由背上解下大酒葫芦,拔开塞子,咕噜咕噜的喝了几日,然后抹抹嘴,慨然地道:“我在等一个最难应付的人。”
  说罢,顿了顿,又接道:“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净做这种冒失事,真是老糊涂了。”
  他这几句没头没脑的话,可把萧紫倩给闷坏了,不由急道:“老前辈,你说的是谁?”
  江湖醉客瞪了她一眼,徐徐地道:“水小华那孩子认了个义兄叫姬天云,此人秉性怪异,身份神秘,武功高不可测,看他的言行之问,对水小华的爱护,不下于自己的生命,等他回来得悉那孩子的凶讯后,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
  一提水小华的事,萧紫倩即心疼如绞,两眼登时涌满泪珠,凄然地道:“他的义兄上那儿去了,”舒亦觉道:“他去找水小华。”
  于是,他把事情经过的情形,说了一遍。
  原来驼背怪人姬天云走了之后,叫化子除非因急欲赴天池,等了一会儿,不见水小华回来便叫江湖醉客一个人在山顶等候,他藉去天池之便,在路上探听一下,水小华是否被四龙帮等人带走了。
  宇宙神丐除非走了之后,江湖醉客一个人闲看无聊,便解下背上的大酒葫芦喝酒,正喝之际,天魔各的二位谷主突然出现,他们一儿江湖醉客,便勾起过去他帮看青衫客焦一闵大闹天魔谷的往事,因此,不由分说的动起手来。
  当时舒亦觉说的保驾之人,就是指驼背怪人姬天云,不想乾坤一叟和萧紫倩适时的赶到,才解了他的围。
  最后,舒亦觉万分不安地道:“等那个驼子回来,一气之下,说不定会找公孙老爷子算帐,两个人一闹起来,至少又是一条人命。还有那焦一闵可怜的酸老头子,还躺在病榻上,眼巴巴的等看他的徒弟取药回去哩。”
  舒亦觉言词之间虽然怪罪乾坤一叟,但萧紫倩听在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因为,她始终以为这次的事情,完全是自己一个人引起的,要没有自己一开始的冒失,把事情弄清楚,当然不会发生以后的惨剧。
  萧紫倩柔肠百转,泪流满面,不胜伤感地道:“等那位姬大侠回来,一切事情由晚辈承担,就说是我把少兄弟杀死的,免得再牵连到公孙老前辈和婷妹妹。”
  舒亦觉把眼一瞪,喝道:“小孩子,总是异想天开,你以为你一死就能百事皆了么?你不想想,你师父虽是出家人,□不是神仙,他会不过问你的事么,。一萧紫倩被江湖醉客一瞪,登时想起师父对自己的慈爱,什么事对她都是百依百顺,即使这次出来寻找水小华也是自己想藉机出来跑跑,才磨□师父答应的,不想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虽然人不是自己亲手杀的,但“我不杀伯仁,伯仁都因我而死”。
  小姑娘越想越没有了主意,直急得泪珠儿潜潜而下。
  江湖醉客看在眼里,觉得老大不忍,但又不知该说什么安慰对方才好,因为,他自己对此事也觉得束手无策,不知怎么办才可以免去未来的杀机。
  江湖醉客终年奔波江湖,阅人甚多,他看出驼背怪人姬天云是个不好惹的人物,有这种怪癖的人大都是爱恨走极端的。为了他自己的所受,可以不顾自己生命,但恨起来,也不是一般常理所能约束的,甚至于没人能制止他的冲动。
  所以啊,千万不能让这种人“抓狂”起来,否则,就惨了!
  其实江湖醉客和焦一闵乃生死之交,他又何尝不恨乾坤一叟公孙业的所为呢!但他尝尽人间酸苦,知道世事变化莫测,天命不可违,因此养成豁达落拓的性格,把什么事都归之于天意。
  乾坤一叟虽把水小华逼落悬崖,但以当时的情景和过去的前因后果实不能。全怪他,唯一能怪怨的就是他过于急躁,不该不问情由,糊糊涂涂的就把水小华石于死地,但此中曲折,又岂非是天意。
  正当二人焦急默想之际,忽听姬天云的声音,喊道:“酒鬼,你站在那儿发什么呆?”
  完了。他回来了。
  江湖醉客和萧紫倩闻言,抬头一看,只见公孙业和驼背怪人姬天云连袂急驰而来。
  二人来到跟前,即蹲在线衣少女的身边,姬天云由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急急打开,把里面的一些黄色药粉倒进公孙婷的口里,然后又摸出一个小药瓶,拔开塞子,倒了几滴药水进去。
  姬天云试试公孙婷的脉搏,对公孙业道:“老爷子,你用一口真气,帮她把药服下,她会好的快一点。”
  姬天云说罢,站起身来,对紫衣少女瞥了一眼,又向四处环视了一番,不解的问道…“酒鬼,我少兄弟水小华到那里去了?”
  自姬天云一出现,江湖醉客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十分的不安,现在经姬天云一问,更不如如何回答才好,心里一急,不由自主的摸起酒葫芦,喝了起来。
  姬天云英笑道:“你就是忘不了那些黄尿,你干脆蹲在酒缸里别出来好了。”
  原来姬天云下山追寻水小华,找了半天,没有下落,他一想,四龙帮帮主余泉波为人正直,即使蛇头叟想难为水小华,余泉波也不会答应的,可能水小华回来时碰上了天魔谷约两个魔头,让他们抓去也不定。
  因此,姬天云直奔天魔谷而去,等他到了天魔谷,适逢崔炎对天魔二女章小霜和章小雪敛说绿衣少女被劫走的经过。
  姬天云一听,知道水小华软了绿衣少女之后,一定回到原来的地方找他了。
  他正想起身赶回,突听崔炎说道:“他把那个女人救走了也是没有用的,她中了大合主的毒掌,非有大谷主自己的解药,其他什么药也治不好,一个对时之后,那个女人就会化为一堆血水。”
  姬天云听了,心里一惊,暗想:我何不乘此机会下去,间间解药放在什么地方。
  姬天云想罢,施出他隔空打穴的绝技,点了三个人的穴道,然后进屋问出解药存放的地点,这才带看解药赶了回来。
  正好在路上看到天觉谷约两位谷圭在前头急奔,后面紧跟看乾坤一叟公孙业。
  姬天云一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当时把身子隐避起来,让过章氏兄弟,然后出来挡住公孙业,说明解药已经拿到。
  公孙业不认识这个驼背怪人姬天云,心里不免怀疑,姬天云也不多解释,只说回去救人要紧,便领先赶了回来。
  姬天云赶到后,因为忙看救人,虽然没看到水小华,但他心里都在想,他救的绿衣少女既然在这里,他当然也在附近,因此没有急看问他的下落。
  他看到江湖醉客举看酒葫芦喝个不停,更相信水小华是在附近解手了。
  此时,公孙业用买力把药催入公孙婷腹中,正在一旁不安的等候,因为他一心关注爱孙女的身上,所以没有听到姬天云所说的话。
  约有一盏热茶的功夫,公孙婷脸上的红色渐渐消褪,慢慢睁开眼睛,梦般的望看蹲在身边的公孙业。
  公孙业一见公孙婷醒了过来,高与的流看泪叫道:“孩子,你……你把爷爷急坏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公孙婷被爷爷一叫,似乎才清醒过来,猛然生了起来,拉看公孙业的手臂,娇弱的喊了声“爷爷”,然后向四周巡视一眼,诧异地问道:“爷爷,水哥哥那里去了?”
  这一问,不啻闷雷击顶,把公孙业一下子间住了。
  原来公孙业只关心公孙婷是否能醒过来,暂时把其他问题都放到脑后,不想,公孙婷一醒来,首先问到水小华,使公孙业由喜悦的高□一下子跌进了苦恼的深渊,张口结舌的吱唔半天,没有回答出来。
  其实,他能说些什么呢?
  公孙婷一见她爷爷的表情,芳心更是人急,推看老人的手臂,焦急地说道:“水哥哥怎么啦,不是他救我的么?”
  没等公孙业开口,站在一旁的姬天云已沉不住气,转头对江湖醉客厉声喝道:“酒鬼,我心兄弟到那儿去了?快告诉我。”
  江湖醉客哭丧苍脸,望了姬天云一眼,又把目光转向公孙业。
  紫衣少女儿姬天云焦急严厉的神情,他那两道深隐的眼睛里,暴射出逼人的寒光,也不由心里一冷,再望江湖醉客尴尬的表情,顿时鼓足勇气,道:“水小侠被晚辈击落悬崖下。”
  姬天云一听,脑子里“蓬”一声,几乎晕了过去,翻动了几下白眼,不相信地道:“你是何人门下?竟和小老儿关起玩笑来了。”
  他怎么会相信呢!
  萧紫倩脸色苍白地道:“晚辈说的句句实话,并无半点铁言。”
  姬天云的双眼突然发出红光,逼视□萧紫倩,正想发作,骤听一声娇喝,道:“我跟你拚了。”
  话声未落,一道绿影直扑向紫衣少女。
  原来公孙婷听到水小华被紫衣少女击落悬崖下,那里还忍耐得住,虽然她还没有复元,但一股潜在的力贵支持,使她跃身而起,准备和紫衣少女一拚。
  幸而,公孙业发觉得早,凌空把公孙婷的身子抄起,站立当地,不显公孙婷的哭叫,对姬天云道:“水小华是我打下悬崖的,与地无关。”
  姬天云瞪了公孙业良久,忽然仰天一阵狂笑。
  这一笑系出自悲愤至极,只震的山谷齐鸣,树木撼动。
  内力深厚的公孙业听的都毛发齐竖,如果他再缠拦笑下去,紫衣少女和缘衣少女二人非受内伤不可。
  公孙业正想出击制止,姬天云的狂笑声截然而止,冷冷地道:“不管是谁杀了我的少兄弟,今天小老儿都要替他讨还这笔血债,你公孙业三个字也吓不倒我姬天云。”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我首先要问明白,水小华和你素无仇恨,你为什么要对他下此毒手。”
  公孙婷这时已由公孙业臂里挣扎起来,也颤声地道:“爷爷,你当真把水哥哥打死了么?不,婷儿知道,你不会的。爷爷。快告诉婷儿,水哥哥在什度地方?”
  近三十年来,公孙业在江湖上没有受过别人的闲气,现在被这个名不儿经传的驼背怪人数说了一顿,老脸实在挂不住,但自知理屈,又不好发作。
  公孙婷的话,更勾起了这老人的气愤,不由把一腔怒火,朝公孙婷身上发泄出来。
  他瞪看公孙婷,厉声喝道:“还不都是你这个不听话的丫头惹出的乱子,我恨不得一掌把你劈死。”
  公孙婷长了这么大,从来没有儿爷爷对她发这里大的脾气,不由哭看道:“婷儿错了,爷爷责罚婷儿就是,与水哥哥有什么关系7如果水哥哥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公孙婷这一闹,公孙业看在眼里又疼又气,不由长叹一声,沉重地道:“好n都怪我多事。”
  又转头对姬天云道:“听这位姬大侠的口气一定和水小侠的情谊很深,等老夫把此中情形说明之后,一切悉听阁下安排。”
  于是,公孙业把经过情形说了一遍,他最后感慨地道:“老夫一生做事,从没有这样莽撞过,想不到临入土之年,为了这个丫头,竟做下如此荒唐的事,不但贻笑武林,更无法对焦大侠交待。”
  姬天云此时悲愤交加,气得心肝皆裂,那里还听得下公孙业语重心长的纤悔之言,只听他冷笑数声,激动地道:“想不到被誉为武林二圣之一的人,心胸竟如此狭窄,不问情由,就把人活活逼死,即使朝廷王法,也要审明是非曲直,两你竟一意孤行口恩将仇报,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也许焦大侠慑于你的威名,不敢追究,忍痛作罢,但找她天云今天刮非替少兄弟算清这笔血债不可。”
  说罢,疾退丈许,藉势由腰里亮出那支碧绿色的长烟袋,又厉声道:“杀人偿命,你还在犹豫什么?”
  公孙业破誉为武林圣者,当然不是偶然的,当年他行走江湖之际,确实做过几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人没有不死的金刚。
  此时,他已到风烛残年,晚景凄凉,迭经剧变,跟前只有这么一个孤苦的绿衣少女公孙婷,不由性情大变,疼孙女之心已到了入魔状态。
  真所谓:捏紧了怕把她捏死,放开手又怕她飞走,被别人抓去。
  在此矛盾的心情下,处事当然易走极端,崂山顶舍弃焦一闵师徒不管,把水小华击落悬崖,都是这种变态心理的驱使。
  其实,如果当时水小华不是生性崛强,儿了乾坤一叟不掉头就跑,能先向前解释一下,也不至于有这次重大的变故。
  此中曲折,大概就是佛家所说的“缘”字了。
  再说公孙业被姬天云辱骂一顿,不由悲从中来,暗忖:自己活了快两甲子,那里受过一U四种轻视,想不到为了这个丫头,竟丧尽自己一世英名。
  公孙业望看姬天云不可一世的气概,突然下了决定,自言自语道:“我即使自绝,也不能受此大房,待我先把他制服再说。”
  想罢,他一边向前走耆,一边正色道:“此事老夫定会给焦大侠一个公平了断,你是何人敢对老夫如此无礼,有道是日士可杀,不可辱。”就凭你刚才几句狂言,老夫倒要先教训你一番。”
  姬天云汪笑数声,不再答话,碧绿色的长烟袋一轮,正想出手,突听江湖醉客急急的喊道:“驼子,且慢动手!”
  人已跃落二人中间。
  原来江湖醉客舒亦觉呆果的站在一旁,看看姬天云和公孙业二人的毕动k始终插不上嘴,只有在一边乾看急。
  最后,一看二人员要动手火拼,自己再不出面制止,非闹出乱子不可。
  江湖醉客站在二人中间,两下望了望,呐呐半天,竟不知如何关口才好。
  怎么说都说不过去嘛!
  一个是仗义出手的姬天云,一个是相交多年的乾坤一叟公孙业,如果一言错出,不但平服不下这生死相拚之局,说不定自己也要被牵连进去。
  唉!实在是难啊!……。
  姬天云望看江湖醉客那种为难的神色,厉声喝道:“酒鬼,快闪过一边,难道你不知道他把水小华打死了,等于害死了很多人么?把他碎尸万段不足补他过失之万一。”
  江湖醉客乃焦一闵生死之交,那里会不明白此中道理,但他认为事情已经发生,已没任何办法补救,何必再造杀孽呢?
  可是,他知道这个道理,目前决平息不下这个驼背怪人的心火,正当他苦思措词之际,突然公孙婷走了过来,对姬天云深深敛□一礼,极端平静地说道:“这位驼背伯伯,不要生我爷爷的气,不关他的事,都是婷儿不好,水哥哥死了,我比你还难过,恨不得马上去找他,不过,他对我说过,他终日念念不忘师父的痛,现在他死了,等我去把药替他取回来,把他师父的病治好,我就去找他,和他住在一超。”
  这种生死大事,由公孙婷口中徐徐道来,不带半点矫饰,没有一丝冲动,听来不禁使人毛骨栋然。
  原来,小姑娘一听水哥哥被爷爷击落悬崖,登时心疼欲绝,万念俱灰,一味在痴想看殉情的事,根本没有注意到姬天云和她爷爷的事,等江湖醉客一喊,这才清醒了过来,正好听到姬天云说水小华之死,误了很多人的事,这时她才想起水哥哥还有取药之事未办,于是才走过去,说出上面的一番话。
  此时,萧紫倩突然在一旁施礼道:“两位老前辈,不必动怒,都怪晚辈儿事不明,才铸下这次大错,晚辈只有一死以脓愚昧之罪。”
  话落,玉掌一观,疾向自己天边盖击去。
  此时,靠荒紫倩最近的是乾坤一叟公孙业,约距十几步远,但他背向紫衣少女,转身出手抢救已来不及。
  江湖醉客距她有两丈多远,儿她玉掌疾如闪电,知道也来不及抢救,K仔先喊一声:“倩丫头,你疯了。”
  人即纵身扑去,同时挥出一掌。
  江湖醉客心里明白,他这样做,完全是尽人力而已,如果萧紫倩自己不半路停手,决来不及阻止。
  就在公孙业转身和江湖醉客跃起之际,驼背怪人姬天云猛然凌空跃起,碧绿烟袋一点,一缕指风百点萧紫倩臂腕曲池穴。
  萧紫倩为水小华之死,本就责备已深,一见姬天云和公孙业即将动手火拼,心里越发没了主意,等公孙婷平气的说了一篇绝话,才提醒她一死百了之念。
  当她玉掌眼看就要击到头顶时,突觉臂腕一沉,右臂一阵酸疼,再也举不起来,不由缓缓的垂了下来。
  恰好此时江湖醉客的掌风也已袭到,把她震田三步之外。
  这些人的动作,几乎都同时发出,因此没有人注意到姬天云出手之事。
  公孙药到萧紫倩身边,气急败坏地道:“一个水小华已使老夫没脸见人,你是诚心叫我再背上一个逼死你的黑锅,你不想活,还非等这个节骨眼死不成?”
  江湖醉客看到萧紫倩举起的手臂,突然又放了下来,怔了一怔,以为她在最后的一刹那,突然想通了,不愿死去。
  于是,站在前面也怒喝道:“你是怕天下不乱么?老和尚教了你十几年,就学会自杀这一手么?你想想看,你死之后,对此事有何补益?不是更加深公孙老爷子的罪名么,”姬天云凌空一手,力道用的怡到好处,刚好击落萧紫倩的手臂而没有伤及它的穴道,人又悄悄的回落原地。
  只有绿衣少女公孙婷一个人。看到他的学动。
  萧紫倩被公孙业和江湖醉客一顿痛斥,自觉理屈,低看头道:“此事都怪晚辈一开始就……”
  江湖醉客猛然把足一顿,接道:“说来说去谁都不怨,都怨楚长风那些子午断魂芒害人,要不是他伤了焦一闵那个酸老头子,他的徒弟怎么会一个人跑出来,落了个如此下场。”
  江湖醉客对目前的情势伤透了脑筋,打又不是,劝也不是,不由想起,如果焦一闵那个酸老头子在这里的话,事情不就好解决的多了么?以他处世之老练通达,纵有天大的事情,他也能处理的面面俱到,不料他封中了子午断魂芒毒。
  想到这里,江湖醉客才发出上面的一番感慨,别人听了都没有什么反应,唯有姬天云似乎心头一震,脸上泛起极端复杂的感情,默思良久,才平抚下来。
  此时,公孙婷茫然地说道:“爷爷,你带我去看看水哥哥坠落的地方,好么?”
  乾坤一叟公孙业像突然老了许多,满脸的皱纹纵横,红润尽褪,活像一客木头人,连那娴炯发光的胖子,都显得呆滞了。
  他听了孙女之言,呆呆地道:“还去看什么,他纵有通天之能,也会摔个粉身碎骨的,何况……”
  公孙婷依然静静地道:“我要去看看那个地方,等我去天池取药回来时,好去找他。”
  姬天云突然插嘴道:“对,我们去看看那个地方,把我少兄弟的尸骨找上来,总不能让他暴尸谷底。”
  江湖醉客一听姬天云不再提和公孙业动手之事,急忙接道:“驼子的话很对,老爷子前面带路,我们去看看吧!”
  乾坤一叟望了望死志坚决的公孙婷,老泪又注满眼眶,长呼一声,没有说话,便拉看她起身向前奔去。
  一行五人,内心都万分沉痛,默默的急赶了一阵,不久爬上了山岑。
  乾坤一叟公孙业来到悬崖边上,首先停住脚步,一指下面,道:“就是从这里摔下去的大家向下一望,都不由毛骨栋然,心头泛起了寒意。这悬崖如刀削的一般,笔直而下,上面草木不生,下面深谷中,白雾缭绕,什么也没看见,只见深谷俱被光秃秃的绝壁环绷,像是一个巨大的朝天直柱。站在悬崖边上,注视看下面神秘的幽谷,大家脸上都沾满了泪痕。姬天云突然转身,沿看绝壁边沿向前走去。江湖醉客一直在留心看这位驼背怪人的行动,一儿他一声不响的离众人而去,不知他的意欲何为?忙喊道:“驼子,你要到那儿去?”
  姬天云头都没有回,道:“我要找个地方,下去看看。”
  江湖醉客忙道:“你等等,我陪你一起去。”
  然后,又对乾坤一叟道:“老爷子,别难过了,你带看两个丫头去一趟天池吧,能把药取回来,治好焦一闵那酸老头子的痛,也可略补一下内心的遗憾,我陪驼子去把他的尸首找回来。”
  公孙业黯然地道:“现在也只好如此,你转告那位姬大侠,事完之后,老夫定有一个合理的安排,杀人不过头点地,叫他不要再辱骂老夫了。”
  江湖醉客道:“此人癖性怪,老爷子不必计较,我把话转告他就是,老爷子要动身就请快吧,不然恐怕有人抢先把万年雪蛹取去了。”
  乾坤一叟不再说话,便拉看公孙婷和萧紫倩急驰而去。
  江湖醉客望看三个人消失的身影,沉重的叹息一声,转身朝驼背怪人姬天云赶去。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