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公孙婷手中宝剑一扬,一招“蛟龙腾海”,直刺黑衣蒙面人的胸前,动作之快,犹如电光石火。
  但黑衣蒙面人也不简单,未见做势,人已横跨出三尺,并大喝一声“找死!”右掌已向公孙婷下落的身影击去。
  公孙婷不愧是名家之后,一看长剑刺空,对方掌势已到,右脚一点左脚面,使出乾坤一叟平生绝学“飞燕剪翼”,娇躯一转,斜刺里冲出好几尺,手中长剑改刺为削,向黑衣蒙面人拦腰劈去。
  这几个动作,几乎同时变出,黑衣蒙面人也仿佛心里一惊,急急收掌回来,撤身,跃退丈许。
  公孙婷一看,两招都被来人轻轻闪过,不禁芳心大怒,双脚刚看地面,二次纵身再向黑衣人扑去。
  黑衣蒙面人见公孙婷二次扑到,来势凶猛,迅即向左横跨一步,躲过长剑正锋,伸手向公孙婷胸前拍去。
  公孙婷虽然是个小女孩儿,不解风情,但对方袭击她女人身上的禁区,她那有不明白对方存有轻薄之意,不由得怒火高张,银牙暗咬,落地之后,刷!刷!刷!一连向对方要害处攻了三招。
  她也不客气了。
  黑衣蒙面人一看绿衣少女已被他激怒了,躲过了三招之后,未再还手,立即转身向峰下驰去。
  站在后面的公孙业看出对方用的是诱敌之计,急忙喝道:“婷儿,不要追!”
  自小没有受过半点委屈的公孙婷,那里容得下别人这样的捉弄,对爷爷的叫唤,根本没放在心上,当然更想不到这敌人的诡计了,不顾一切的纵身随后追去。
  乾坤一叟公孙业一看婷儿中了人家的诱敌之计,恐出差错,叹了口气道:“这个孩子,就是不听话。”
  随后又转身对青衫客焦一闵师徒道:“你们在这儿稍等一会儿,我去看看。”
  话落,龙头杖一点,人已凌空而去。
  转眼间,白影一闪,已经消逝在丛林之间。
  身法快极了!
  大黑看老主人已走,也随后追去了。
  水小华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动武,虽然他的武功已得焦一闵真传,天罡掌已练到七八成火候,但对公孙婷出手的凌厉无比,快速绝伦的剑招,仍不禁暗暗羡慕,尤其公孙业临行时,所用的轻妙身法,更不禁暗赞不已。
  心想:怪不得师父常说,武功一道,学无止境;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等把师父的病治好后,自己非要跟师父好好再下几年苦功不可。
  焦一闵看看公孙业的身形消失之后,低头一看,爱徒痴立在当地,一动不动,急忙道:“华儿,把我放下来,公孙前辈和小婷都中了别人的诱敌之计,说不定马上有人来袭。”
  水小华听师父说话的语气,知道目前情势非常紧张,一面解背带,一面怀疑地问:“师父,他们都来找你老人家的吗?为什么呢?”
  焦一闵厉声道:“现在不是多说话之时,把我放在地上,把我口袋里的金瓜摸出来,放到你贴身衣袋里去。”
  水小华驻轻的把师父由背上放到草地上,他由乾坤一叟和绿衣少女及师父的口中,知道金瓜关系重大,现在师父要交给他拿,使他大惑不解,不禁说道:“师父为什么要把金瓜叫我带着呢?放在师父身上不是很好吗?”
  焦一闵此时好像变得特别急躁,对水小华沉声斥道:“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要多问。”
  这么凶啊!
  水小华不敢多嘴,不胜委屈的由师父身上摸出那只金瓜,放进自己贴身内衣口袋里,心里暗忖:这么小的一个东西,会使江湖英雄不惜生命的争夺?真是不可思议!
  焦一闵看着爱徒把金瓜收好,随又说道:“此瓜关系看整个江湖的劫运,要好好保存,千万不能对别人泄露一字,至于它的来历,现在已来不及详述,等你找个绝对隐密之所打开,看了自然就明白。”
  水小华听出师父的口气有点不对,急问道:“师父,你老人家不是跟华儿在一起的吗?”
  焦一闵黯然地道:“为师四肢麻痹,强敌环伺,恐难一同走了,你不要再管我,乘敌人未来之际,你走吧!把我身上的大还丹也带着,至于你的身世,为师已来不及详述,将来遇到江湖醉客舒亦觉时,他自然会告诉你,快走吧!”
  水小华听师父之言,登时泪如泉涌,“叭!”一声,双膝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地道:“师父对华儿的教养之恩,点滴未报,现在师父身染剧毒,华儿怎能把师父抛下不管呢?”
  水小华可不是这种忘恩负义的人。
  焦一闵眼含泪水,暗咬钢牙,狠声地道:“不听师言就是不孝,我真错爱了你,若是你认为我是你师父,你现在马上就走,如公孙前辈和小婷没遇意外,我们还有相见之日。”
  水小华急得星目直淌泪儿,哀声地道:“不管师父怎么说,华儿决不雅开师父。”
  焦一闵看爱徒如此坚决,知道用强不行,随把声音缓和下来,道:“华儿,不是为师绝情,实因此瓜关系重大,内藏武林绝技秘笈,江湖中人,不惜生命争夺它,如你能逃出,将来把里面的绝技学成,扬名天下,为师纵死九泉,也瞑目了。”
  水小华沉思半晌,忽然说道:“师父,来找师父之人就是为了这金瓜?”
  焦一闵看到爱徒的脸色已有转机,暗自高兴地点点头,道:“正是为了此物,你现在想通了吧?乘此机会,离开此地吧!”
  水小华面现坚定之色,徐徐站起身来,他本想把自己的意思告诉师父,但知道师父绝不会答应的,只好闷在心里。
  他在想什么呢?
  焦一闵看到水小华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动身之意,以为他为师徒之情,依依不舍。在焦一闵自己来说,眼看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爱徒即将远离,说不定一别就成永诀,心里也是难舍的。
  但目前的情势所迫,使他不得不硬起心肠,连自己要把金瓜的来历及水小华悲惨的身世都来不及讲述,那里还容他站看不动,耽误时间。
  时间不多了啊!
  焦一闵脸色一沉,喝道:“你还不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道:“现在就来不及了,还是把东西乖乖的拿出来吧!”
  这突如其来的喝声,丝毫没使水小华惊讶,他慢慢的抬起头来,顺看声音望过去,脸上满含不屑之色。
  来人一共是三个,和先前那个人打扮一样,黑衣蒙面,站在前面当中的一个身材显得非常高大,虽然他的背有点儿驼,但仍比其他两人高。
  他们站的位置,距他们师徒只有丈许,什么时候来的,师徒二人竟然没有发觉,可见来人武功之高。
  水小华不屑的瞪了他们一会,肃然地道:“各位是想要金瓜吗?”
  答话的不是中间那个高大的人,是左边最矮小的一个,声音清脆得像女人,道:“正是这个意思。”
  水小华道:“拿什么条件交换?”
  对方三人听了一怔。
  左边的人望望中间身躯高大的人,似乎在等候他的吩咐。
  中间高大的人向四周巡视了一圈,突然以苍老嘶哑的声音说道:“不要拖延时间,快把金瓜交出来,老夫放你师徒一条生路,否则……”
  水小华没等他再说下去,急急插口道:“你说的话可算数?”
  站在中间的人道:“老夫从不打诳语,只要交出金瓜,绝对不加害你师徒二人。”
  水小华说了一个“好”字,手已经从怀里把金瓜掏出,又说一声“接住!”便把金瓜朝中间那人丢去。
  突闻焦一闵大喝一声:“华儿,你疯了!”
  水小华把金瓜抛出之后,连看都没看一眼,转身走回师父身边,蹲下身子,柔声地道:“师父,我们不要那种不祥之物,让华儿来背你老人家走吧!去天池找药把师父的病治好,再不会有人找我们的麻烦了。”
  焦一闵这时方才明白过来,水小华根本没有携带金瓜之意,他是想用金瓜唤回自己的性命,虽然把这种无价之宝轻易让人的行为极不可恕,但其情可悯,内心里又难过又感动,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焦一闵把目光由爱徒身上移开,茫然向前望去,这一望,不由使他大吃一惊,急忙喊道:“华儿,后面有人。”
  水小华闻言,急急回头一看,黑衣蒙面人刺来的长剑,距自己不到三寸,变起仓促,危在间不容发,幸而他临危不乱,反应敏捷,身子一侧,斜地纵出三丈有馀,饶是他应变迅速,背后的衣服仍被剑尖划了一道裂口。
  水小华跃出之后,一看师父已被笼罩在暗龚自己那人的剑势之下,不由内心大急,人未落地,就势在空中一拧身子,两脚一点,头下脚上直扑回来。
  黑衣蒙面人一看长剑刺空,剑尖却指向躺在地下不能动的焦一闵,心念一转,暗想先把这个杀死再说。长剑未收,顺势向前刺去。
  不料,焦一闵此时已被这些人的无耻行为气得肺肝俱裂,他在江湖上那里受过这种污辱,猛然把舌尖咬破,暗提丹田一口真气,陡然一口血雨朝黑衣蒙面人喷去。
  要知焦一闵的天罡气功,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内家真力,虽然他四肢麻痹,无法全力施为,但这口血雨的力道也是很不得了的。
  黑衣蒙面人一看来物红澄澄的,力道奇猛,以为是什么暗器,急忙收剑,正想跃身纵起,突觉一股强硬无比的掌力,击中自己的身体,刚刚跃起的身子被击出四五丈远。
  原来在焦一闵鲜血出口之后,水小华回扑的掌势也已发出,他这一来一往的动作只是刹那间的事,而且身法奇妙,把另外两个黑衣蒙面人都看得怔住在一边,忘记了出手抢救他们的同伴。
  真是两个大笨蛋。
  黑衣蒙面人的身体被水小华的掌力击中之后,另外两个人才猛然醒过来,那身材高大的一个喝道:“崔炎!去看看你的师弟。”同时向水小华走过来。
  水小华站定身子,望着逼过来的黑衣蒙面人,大声责骂道:“背信的贼子,小爷为了恩师病重,不愿跟人争斗,才把武林奇宝金瓜拱手让人,想不到你们竟是如此卑鄙、无耻,不守信义。”
  那身材高大的黑衣蒙面人,本想金瓜到手之后,再杀他师徒灭口,没想到这少年竟如此扎手,暗袭未成,反而被他击伤自己一个人,不由恼羞成怒,发出一阵怪笑,站在水小华面前道:“好小子,看不出你还有点能耐,焦一闵老儿躲了十多年,竟教出这么一个好徒弟,让老夫来试试你的斤两。”
  话声刚落,猛向水小华劈出一掌,只见一股强猛无匹的力量随手而出,排山倒海似的向水小华当头罩下。
  水小华看不清此人面目,但听他的口气,知道是江湖成名人物,那里还敢大意,忙运聚天罡气功,一招“长虹贯日”硬接对方一掌。
  两股掌力相接之后,“砰”一声巨响,形成一团强硬风力,丈馀内沙石齐飞,水小华被震退三匹步,才站稳脚步,虽有天罡气功护体,但仍觉内心气血浮动。
  黑衣蒙面人也被震退一步,双肩晃了两晃,既使如此,已使他大感惊讶。
  水小华站稳身子,急急调息真气,忽听到躺在地上的师父在一旁说道:“华儿,不要再和他硬拚,赶快藉机逃走,此人是丧门神君章之雨,心毒手辣。”
  水小华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师父的话,黑衣蒙面人已二次攻到,一面大喝道:“好小子,再接我一掌试试。”
  水小华已觉出对方这次的掌力,似乎是全力施出,力道比第一次强猛凌厉得多,暗想要硬接这一掌,势必受重伤不可,要躲过吧,又怕对方掌力伤及师父,顿时把心一横,连足全身功力。身子暴射而起,使出天罡掌中绝命三招之一的“飞虎扑龙”,疾向黑衣蒙面人当头扑下,双掌同时击出。
  水小华此招一出,大大出了黑衣蒙面人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有这等功力。
  要知凌空龚敌,不但消耗真力,而且是万分的危险,稍一大意,就要身受重伤。
  黑衣蒙面人急忙收回劈出的掌势,向后跃退三尺,避过水小华的冲力。
  他可不想和水小华两败俱伤啊!
  此时,水小华已存了两败俱伤的打法,见一招得手,那还容许对方还手,腰身一挺,人已欺近蒙面人身前,出手又是一招“赤手搏龙”,直袭蒙面人的命门要穴。
  黑衣蒙面人似乎被水小华的凌厉攻势惊骇住了,急忙横跨一步,左手同时劈出一掌。水小华收住身势,施展开天罡掌,和黑衣蒙面人缠斗在一起,只见掌影翻飞,掌风呼呼,转瞬间二人已拆了十馀招。
  天罡掌是焦一闵三十年前成名江湖的绝学,招式变化莫测,气势凌人,再加上水小华已存了拚命之心,出手更是迅速无比,招招都紧逼敌人要害。
  可惜由于他功力不够,一出手消耗真力过大,再加对方是目前江湖上有数的人物之一,十馀招过后,他日渐渐感到后力不继,被对方雄厚的掌力逼得身体晃动,马步不稳,攻势随即缓慢下来。
  黑衣蒙面人一看水小华被笼罩在自己的掌风之下,随即展开猛烈攻势,想一下子把水小华劈死掌下。
  水小华被对方强硬的掌风扫得气血浮动,脚步凌乱,全凭最后馀勇,勉强支持下去。
  此时下面突然传来一坚清喝:“水哥哥,我来帮你。”
  话声刚落,公孙婷带看大黑已赶到跟前,不问情由,提剑向黑衣蒙面人攻去,并喝道:“大黑,咬这个黑东西。”
  大黑听小主人一叫,尾巴一摇直向黑衣蒙面人扑去。
  黑衣蒙面人一看对方来了援手,内心大惊,猛向水小华劈出一掌,这一掌是他全身功力所聚,水小华被震出四五步,方才站住。
  黑衣蒙面人无暇追击水小华,右臂一圈,横扫出去,挡住公孙婷和大黑的攻势,一面对另外两个黑衣蒙面人喝道:“崔炎,把你师弟抱起,我们快走。”
  其实黑衣蒙面人并没有把公孙婷和大黑狗放在眼里,担心的是大黑的老主人公孙业和其他江湖人物一旦赶到,要想把得手的金瓜拿走,就不容易啦!
  黑衣蒙面人说完之后,正想脱身,身后不远处,陡然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忙什么,章老二,让老夫也尽一点地主之谊。”
  在场的人闻声都停住了手,顺看话声望去,在黑衣蒙面人身后丈许的地方站了三个人。
  为首一个是面发红光,须发苍白,精神奕奕的老者,身后两人是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
  黑衣蒙面人看了之后,发出嘿嘿怪笑,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胜家堡的老堡主。”
  为首的老者呵呵一阵笑,震耳欲聋,一听就知道此人有极高的内功,老者笑罢,道:“闻名江湖的丧门神君章二谷主,今天怎么扮起强盗来了,蒙头遮面,是不是怕别人诚得庐山真面目?还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黑衣蒙面人正是西方天魔谷的二谷主章之雨,因为他为人阴险心毒,一般江湖人物见了他都退避三舍,因此,送了他一个外号叫丧门神君,以喻见到他是不吉利的意思。
  章之雨今天所以要蒙头盖面,是想金瓜得手之后,好悄悄退去,不想他心肠太绝,得宝之后又想杀人灭口,才被水小华缠住,这是他事先也没有料到的。
  所以说嘛,做人不可做得太绝,否则啊──现在胜家堡的老堡主胜平元一揭穿,老脸当然有点挂不住,顺手把蒙面布扯下,一面道:“我章之雨在江湖上还没有怕过谁,胜堡主率领两位高足,挡住在下去路,意欲何为?”
  胜者堡主闻言,笑笑道:“在下想问问章兄金瓜之事。”
  章之雨冷冷地道:“金瓜之事?在下不知,章某另有要事,恕不奉陪。”
  说罢,腾身起步,就想离去。
  想耍赖?
  就在这时。
  只听水小华大声叫道:“他说谎,金瓜在他身上,我亲手交给他的。”
  胜平元闻言,猛挥右掌,挡住章之雨跃起的身势,道:“武林绝学,见者有份,章兄想要独占怕没这么容易吧!”
  丧门神君章之雨知道胜家堡的八卦掌,名震江湖,那敢怠慢,急急刹住欲起之势,也猛劈出一掌。
  两道掌力一会,发出“砰!”一声巨响,激起一团冷风,卷起一片飞沙断草。
  两个发掌的人却一动未动,来了个半斤八两。原来胜家堡就是江湖上所称的东堡,家传的八卦掌,三梭银梭,在江湖上很少遇有敌手,这次为夺金瓜,老堡主胜平元亲自率领两个徒弟出来,当然不会轻易的让人把金瓜带走。
  否则他出来干什么呢?
  章之雨被胜平元的掌势挡住,站在当地厉声道:“金瓜确在章某身上,看看谁能够在我身上拿走。”
  胜家堡堡主一听,眉头耸动,正待发动攻势,硬抢金瓜,陡闻下面传来一声长啸,只见一条白影,疾飞而至,身法之快,使者堡主胜平元和丧门神君章之雨也不由蹙起眉头。
  白影飘落在绿衣少女身旁,原来是乾坤一叟公孙业,他下山追踪孙女,被敌人诱得跑了不少冤枉路,仍不见公孙婷,才遣出大黑去寻找,又担心水小华师徒安危,这才返回来,想不到爱孙女已安然返回。
  公孙业落地之后,没有看在场的人一眼,便对绿衣少女说道:“婷儿,有人欺负你吗?”
  话中充满了关怀之情。
  此时,在场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祖孙二人身上,章之雨也转过脸来,公孙业一看他的脸,吓得不禁叫出了声。
  水小华顺看她的目光望去,心内也不由一凉,原来丧门神君章之雨不仅外号难听,脸长得也实在怕人,一张驴脸,乾黄如蜡,颊骨高耸,腮窝深陷,两道目光,闪看绿光,看起来像燐火一般。
  实在是丑得可以哦!
  公孙婷偎在爷爷怀里,娇声道:“爷爷,那个丑东西欺负我水哥哥。”
  公孙业急忙喝道:“婷儿,不可胡说,那是天魔谷的章二谷主。”
  公孙业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怕天魔谷,实因自己久不在江湖走动,怕爱孙女言语顶撞对方,替自己惹来无谓的麻烦。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此时,胜家堡堡主胜平元遥遥对公孙业抱拳一礼,朗声道:“公孙老先生一向可好,想不到也会来此凑热闹,胜平元在此拜见。”
  公孙业也笑着大声说道:“胜老堡主还是神威不减当年,我老头子已不闻江湖事了,都是这个丫头叫我操心。”
  说着,又对丧门神君章之雨道:“小孩出言无忌,章二谷主多多包涵。”
  章之雨本来被公孙婷的不敬之语,气得怒火高涨,正想发作,现在听乾坤一叟这么一说,也只好忍在心里,大嘴一咧,露出满口大黄牙,陪笑道:“公孙老英雄太客气了,在下就此告别。”
  话声未落,人早已腾起,向山下扑去,想就此溜了。
  章之雨一见公孙业来了之后,就想乘机脱身,他心里明白,如果公孙业也插手,今天实在没有把握把金瓜带走,因此乘公孙业客套之际,想纵身离去。
  胜者堡主胜平元也在思考乾坤一叟公孙业出现后所引起的问题,暗想即使能从章之雨手里夺来金瓜,乾坤一叟这一关也不好闯,等他发觉时,丧门神君章之雨已腾身而起,拦截已来不及了。
  正欲跃身追去,陡闻一声暴喝:“站住!把东西留下再走。”
  章之雨腾起的身子,硬被一股强猛无比的力道逼落地上,他抬头一看,一个身体硕大,身看黄袍,手持铁笛的老者站在前面,身后紧跟看一胖一瘦的两个中年汉子。
  丧门神君章之而冷冷地道:“天魔谷与四龙帮从来互不侵犯,余帮主为何挡住了在下的去路?”
  身穿黄袍的老者正是四龙帮帮主海天神笛余泉波,后面的是两位护法,矮胖的一位是铁笔一判锺天,瘦小的一位是钢环二郎锺地,二人是弟兄两个,江湖上称他们锺氏二杰,铁笔钢环,招式诡异,另成一家。
  海天神笛余泉波望了跟上来的胜平元一眼,对丧门神君章之雨说道:“金瓜是不是在章二谷主身上?”
  章之雨知道今天要想离开此地非有一番火拚不成,用不看隐瞒,随即说道:“是在我身上,余帮主要硬抢?”
  余泉波干笑几声,道:“武林奇学,人人都想一睹为快,我余泉波也不能免俗。”
  接着又这对乾坤一叟说道:“瞧!连隐居多年的武林二圣乾坤一叟公孙大侠都动心了,在下少不得舍命一争了。”
  余泉波话内含刺,公孙业那里听不出来,本想带看婷儿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不参入争瓜之事,此时听余泉波一激,不由走近过去,想说明一下再走。
  水小华与公孙婷跟向前去,此时群雄都注目看乾坤一叟公孙业的动作,唯有水小华被另一个人吸住视线。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在右面的大石上,坐了一位驼背老人,头戴一顶儒巾,身穿长衫,腰系一根黄带子,手持一支碧绿杆的旱烟袋,约有三尺多长,单从他那瘦小的脸上看去,很像一个乡巴佬。
  他坐在那里,不断的打量看水小华。
  当水小华看他时,他就咧嘴而笑。
  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水小华知道这也是来争夺金瓜的江湖高人,奇怪,他为什么朝我笑呢?为什么其他的人都没注意他?
  水小华一面暗自嘀咕,一面不停的侧脸望过去,他老是朝他笑眯眯的。
  在场的人,都是武林一流高手,那里会看不到大石上坐看的那个老人之理,皆因他们都自负过高,一看不认识此人,都心想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当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武学。因此,郡没有把这位驼背怪人放在心上。
  绿衣少女公孙婷和水小华在一起,注意到水小华不时的向右边望去,也转头望过去,看到一个驼背怪人正朝看水小华发笑,不由低声问道:“水哥哥,你认识他?”
  水小华摇摇头,没有作答,面露沉思之色。
  公孙婷一看水小华面有不悦之色,以为是被那驼背怪人惹恼了他,小妮子突然说道:“我去问问他。”
  水小华一看公孙婷要跑过去,急急一伸手,拉住了她软溜溜的玉手,道:“婷妹,不要多事。”
  公孙婷被水小华突然握住了自己的手,不觉心中“卜卜卜”地跳了起来,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自心底泛起,只觉痒酥酥的直通全身。
  感觉怪极了!
  小妮子虽然不甚解风情,可是,男女肌肤相接,自然而然产生一种天性的反应,公孙婷面泛红晕登时呆在当地。
  水小华此时已发觉自己出手鲁莽,也窘得满脸通红,急急把手伸了回来。
  两个人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
  突闻乾坤一叟公孙业朗声说道:“老夫久不涉及江湖,对于武林恩怨,早已断绝,刚才听余帮主之言,好像对我老头子有不满之处,不知为了何事?”
  公孙业这几句话,一方面是表示自己的立场,一方面是表明自己根本不关心金瓜之事的。
  海天神笛余泉波听了不由一阵狂笑,道:“公孙大侠是在和在下开玩笑,还是明知故问?”
  公孙业一听,不禁怒气填膺,厉声道:“我老头子一生奔波江湖,从未讲过违心之言,更没有和任何人耍过奸猾,用过歪心眼,余帮主有话请当面讲,当看天下群雄,也好做一公平了断。”
  要知公孙业被誉为武林二圣之一,不单是由于武功高超,而是由于他做事光明磊落,认理不认人,称得起德术兼修,江湖上知名之士,没有不敬仰他的。
  海天神笛余泉波并不是不了解这一点,由于今天情势不同,金瓜秘笈人人都不惜生命想争到手,他以为公孙业当然也不例外,因此言带讽意。
  余泉波环顾一下四周,暗想:“看目前情势,只要没有公孙业在场,自己有把握把金瓜抢过来。”
  心念一转,想用坐山观虎斗之计,让公孙业和章之雨先打一仗,然后再伺机下手。
  余泉波心意既决,随即缓缓地道:“公孙大侠德被四海,在下钦佩之至,不过,金瓜秘笈,乃武林至宝,如落非人之手,势必为害江湖,公孙大侠乃武林名宿,当然有维护绝学之责。”
  乾坤一叟听了余泉波的话,忙笑笑地道:“我当是为了何事,原来是为了金瓜秘笈,余帮主言来言去,是怕我老头子插手。”
  话落,一阵呵呵大笑,如龙吟虎啸,只震得山谷齐呜,回声四起。
  接看他又说道:“我老头子混了一辈子的江湖,弄到最后断子绝孙,眼前只有这么一位可怜的外孙女,对江湖之事早已心灰意冷,金瓜秘笈在我老头子心目中,也不过是一块废铁而已,余帮主既把话说明了,我老头子绝不过问此事。”
  话落,转身就要离去。
  水小华本想藉乾坤一叟之力,能把师父的金瓜夺回来,一听他说出此言,忙躬身道:“老前辈,金瓜乃晚辈恩师之物,请老前辈把金瓜替晚辈要回来。”
  啊!这水小毕竟敢拆乾坤一叟的台!
  公孙业听了心头一震,海天神笛余泉波反应对比他快,大笑一阵后,冷冷地说道:“我当公孙大侠真的清高脱俗,不染尘世,原来想秘密的把金瓜秘笈押走,岂不如此物已落在天魔谷二谷主的手中。”
  公孙业一听窘得老脸通红,把一肚子的气都发在水小华身上,猛一伸手扣住他的手腕,怒喝道:“你们师徒什么时候得到金瓜的?”
  水小华想不到这个慈祥的老头子竟翻脸不认人,只觉左腕如同打上一道钢匝,直疼得额角流汗,要不是他生性高傲,早就倒下去了。
  只听他口里说道:“恩师在钓鱼时钓起一个尸体,自那尸体上拾来的。”
  公孙业喝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水小华呐呐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他也实在不清楚师父为什么要把金瓜之事瞒看乾坤一叟,所以他不知说什么才好呀!
  绿衣少女公孙婷一看水哥哥手腕被爷爷抓住,脸上直冒冷汗,于是急忙抱住公孙业的手臂,哀声道:“爷爷,你放开手嘛,不要伤了水哥哥。”
  公孙业望了爱孙女一眼,徐徐把手放开,冷冷地道:“我现在才明白,你们师徒想叫我老头子保护看你们,偷偷地把金瓜秘笈带走,又怕我老头子起了贪心,所以不敢告诉我,是不是?”
  水小华天性纯真,但秉性孤傲,一看武林二圣中的乾坤一叟竟是如此不通情理,不问情由,硬给自己师徒加罪名,不禁怒火高张,把手一甩,摔掉公孙婷前来抚慰的玉手,凛然说道:“晚辈虽初涉江湖,但还不是贪生怕死胆小怕事的人,金瓜之事,晚辈无从解释,老前辈如此地不通情理,可以就此离开,我们师徒无需仰仗人保护。”
  公孙业正在气头上,那里信得过水小华之言,冷冷地笑道:“好小子,就算我老头子多事。”
  接看又转头对在四周的人说道:“我老头子事前绝不知金瓜的事,不过看他师徒遭遇不幸,站在江湖同道立场,偶伸援手,不想被人利用,现在余帮主和各位该相信了,我老头子就此告别。”
  说罢,抓起公孙婷的粉臂,说道:“婷儿,我们走!”
  声未落,他已带看公孙婷腾身而起,如同一只大白鹤,越过众人的头顶,向山峰下奔去。
  却从空中传来了绿衣少女公孙婷的哭叫声:“爷爷!不要走。水哥哥……”
  叫声渐渐的消失在山腰丛林之中。
  大黑一看主人已去,也随看跃起身子,追了过去。
  水小华茫然的望着失去的人影,不由一阵心酸,心痛如绞,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是难过还是气愤。
  总之,很窝囊就是了。
  他木然的转回头,想抱看师父离开此地,突然发觉坐在大石上的那个驼背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不由内心暗吃一惊。
  看来,这个驼背怪人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呢!
  驼背怪人朝水小华一笑,低声地道:“小兄弟,别忙走,看看热闹不是很好?”
  水小华正想说话,陡听胜家堡的堡主胜平元大喝一声:“想走?章老二!把金瓜留下来再走吧!”
  水小华顺声望去,只见胜平元和章之雨已斗在一起,二人都是江湖一流高手,出手迅速,功力深厚,又是拚命的打法,真是激烈无比,一时竟然无法认清两个人的身影。
  原来公孙业带看公孙婷一走,章之雨就动了脱走之念,稍度目前情势,只四龙帮势力较强,因此,决定由胜家堡守着的地方闯出。
  他刚刚一发动,就被老堡主胜平元察觉,两个人随即打在一起。
  胜家堡的八卦掌乃系祖传绝学,身手稳健,变化无穷,施展开来,四面八方郡是掌影幢幢。
  天魔谷的天魔掌则以诡谲见长,且堂风中带有“咻咻”的尖锐怪啸,扰乱对方心神,功力稍差的人,一遇上即会气血不平,神不守舍,很难逃出魔掌。
  刹那间,二人已拆了百馀招。
  抱看受伤师弟的崔炎,一看师父章之雨仍无取胜之象,再打下去,就是将对方打败,也必被一旁的四龙帮捡了个便宜去。
  于是,他悄悄把师弟放下,探手入囊,取出两把三色毒砂,慢慢向前走去,待走到四龙帮和胜家堡中间时,一打量两家已在毒砂威力之内,两手一扬,大声叫道:“师父,快走!”
  丧门神君闻言,已知是怎么回事,猛劈一掌,把胜平元逼退一步,身子猛然升高丈馀,欲向山下扑去。
  陡闻海天神笛余泉波喝道:“章兄,留下金瓜再走。”
  一道黄影,直逼章之雨落下的身势。
  原来崔炎的动作早落在海天神笛余泉波的眼里,他故意不说破,是想让崔炎能偷袭胜家堡成功,他好坐收渔利。因此,当崔炎毒砂射出,他推出一掌,把毒砂击落,同时身子跃起,挡住丧门神君章之雨的去路,接看铁笛出手,一招“笑指天南”,急袭章之雨胸前玄机要穴。
  丧门神君不愧是江湖成名人物,一看余泉波的铁笛来势凌厉,自己身子尚未沾地,不敢硬接,于是左脚一点右脚面,暴退丈馀,正好落在崔炎跟前,猛力一掌,逼退锺氏二杰追杀崔炎之势,一面喝道:“成名的锺氏兄弟,原来只是惯打群殴的。”
  呵呵!恶人先告状了!
  在另一边的胜平元也接看说道:“天魔谷的门下专会暗箭伤人,要不是老夫还有点看家本领,岂不被你门下毒砂所伤。”
  这边可也不甘示弱的告回去。
  海天神笛余泉波大笑道:“没有关系,今天不是比武争胜,谁有什么私家当尽管搬出来好了,谁能活看离开此地,就算谁有办法!”
  余泉波的话声刚落,陡闻有人打声哈哈,接看说道:“余帮主的话说得不错,今天这里是一笔大生意,不出大本钱那成,在下也来凑合一份。”
  在场的人闻言同时一怔,不由齐向发话的人望去。
  只见在驼背怪人坐过的大石右前方,站看一个身体肥胖、皮肤白净的人,头戴红顶瓜皮帽,身穿蓝长衫,两袖内的白衬衣翻卷着,看起来活像一个做生意的老板。
  余泉波心里虽然很不自在,但仍然堆看笑容道:“终南商隐陈老板的消息真灵,不过,这笔生意扎手得很,陈老板要好好接拨算盘了,不要把老本也赔上了。”
  此时,驼背怪人低声地对水小华道:“这个人是终南商隐陈文才,此人心机乖巧,诡计多端,在江湖上走动,总是独来独往,讲机智鬼谋,很少人斗得过他,为人也在正邪之间,难缠得很。”
  水小华望看满脸堆笑的终南商隐,随口问驼背怪人道:“他和江南神丐帮是一伙的吗?”
  驼背怪人道:“他不与任何人合伙,神丐帮现在都藏在下面的树林里,他们想群雄相继消灭后最后一击成功。”
  也挺奸诈的嘛!
  只听终南商隐又打了个哈哈,道:“余帮主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做生意有赔有赚,这要碰机会,只要货色道地赔上老本也值得,在下请问一声,现在货物在谁手里?是否能先让在下看看成色如何?”
  章之雨沉声道:“陈老闷不愧是精明的生意人,处处讲奸诈、狡猾,你想要看货色不难,只要有本事,在下白送你都成。”
  终南商隐陈文才道:“在下向来不做冒险生意,不看货色真假,决不投资,在下担心章二谷主身上的货是假的。”
  章之雨听了一怔,道:“你用不看施诈,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陈文才一看章之雨已入了他的圈套,随即说道:“在下也得过一只金瓜,结果是假的,好在没有出大本钱。”
  说看探手人怀,摸出一只金瓜,又接看说道:“你不信,可以拿去看看。”
  说完顺手一抖,把金瓜抛给了章之雨。
  丧门神君章之雨怕他有诈,急忙侧身闪开,让金瓜掉在地上,然后拾起来一看,这把金瓜和他身上的形状相差多了,但已使他迷惑了。
  他拿不定自己身上的是真的,抑是假的?想要拿出来看看,又怕四周的人突袭。
  陈文才已看出章之雨内心的疑虑,道:“章二谷主不必疑神疑鬼,在下相信四龙帮和胜家堡的两位当家的。在没有弄清货物真假之前,绝不至于出手,你放心的拿出来看看吧,只要你的货色真,咱们再谈价钱。”
  在场的人都疑心陈文才另有阴谋,但此时大家郡想辨明章之雨身上的金瓜是真是假,如果拚死拚活弄来一只假瓜,就大大的划不来啦!
  章之雨向四周环视一下,余泉波和胜平元都没有动的意思,便对崔炎说道:“你看守着四龙帮,待为师的拿出金瓜来看看。”
  说罢,面对胜平元和陈文才站好,以防他们突袭,然后,探手入怀,把金瓜摸了出来,将小门打开。
  这一看,顿使丧门神君章之雨的马脸拉长了半尺,乾黄的脸色泛起青色,看去格外的怕人。
  已经够难看的脸,这下子简直就不能看囉。
  四周群雄一看章之雨的表情,心知有异,不由同时掌护前胸,纵身欺到章之雨身边,崔炎正待举手迎敌,只听师父喊了一声:“不要挡他们,让他们来看看吧!”
  说罢,把金瓜随手丢在地上,转身向水小华走去。
  水小华看到章之雨丢掉。金瓜,朝自己走来,知道他来意不善,急忙暗提真气,功运全身,蓄势迎敌。
  突听驼背怪人低声地说道:“你不要出手,待我小老儿把他打发回去。”
  章之雨走到水小华面前站住,先发一声嘿嘿怪笑,然后说道:“好小子,原来你早知道金瓜是假的,却叫老夫来替你们打冤枉仗,移祸天魔谷,难怪你如此慷慨,竟然把金瓜乖乖的交给我。”
  水小华遭此不白之冤,登时大怒,喝道:“你不要血口喷人,在下初历江湖,还不屑用奸诈手段骗人,不像天魔谷那样反覆无常,背信忘义。”
  章之雨乃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经水小华揭破疮疤,不由恼羞成怒,喝道:“好小子,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狂妄,即使没有金瓜,我也要与焦一闵老儿算算十几年前的旧帐,老夫先把你结果了再说。”
  话落,欺前一步,朝水小华猛劈一掌。
  水小华听章之雨辱骂师父,早已不耐,一看对方掌势袭到,本想避开正锋再行还击,因为他已领教过对方的掌力雄猛,硬接非吃亏不可。
  但是在盛怒之下,那里还肯避让,正待硬接之际,只觉有人把自己一拉,接看驼背怪人已挡在自己面前,只见他右手一拂,看似没有用力,却发出“砰!”然一响,与章之雨的掌力接在一起,激起一股强大的风力,石飞草断,睁眼望去章之雨已被震退三步。
  驼背怪人冷笑一声,道:“天魔谷已名满江湖,想不到章二谷主竟不懂江湖规矩,专爱以大欺小,既然你和他师父有恩怨,就该等他师父来了再说,拿他徒弟出气,不怕江湖耻笑你?”
  章之雨被对方震退了三步,只觉气血翻腾,急忙运气调息,再看对方似同无事一般,不禁大骇。
  要知章之雨乃目前武林一流高手,能挡住他一掌之势的人已不大多,能一掌把他击退三步的人,更是绝无仅有,虽然他袭击水小华的掌势只用了六七成的力量,但已使他大感意外了。
  更奇怪的是,以他在江湖阅历之久,竟认不出对方是何许人。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章之两端量驼背怪人一会,沉声道:“我章之雨失敬了,想不到阁下竟是一位高人,请问尊姓大名,让在下开开眼界。”
  驼背怪人一阵大笑,道:“章二谷主如果心中不服,要记下今天这笔帐,用不看记名字,小老儿这付长相就是最好的记号。”
  章之雨哼了一声,说道:“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是隐姓埋名的胆小怕事之人,天魔谷还不屑与无名无姓的人来往。”
  当然,章之雨的话中之意,是想叫对方报出姓名,好衡量一下对方的来历。
  驼背怪人闻言,脸色骤变,像是怒极,但刹那间,又缓和了下来,傲然地道:“天魔谷没什么了不得的绝学,令兄笑面无常章之霄那两下子也平常得很,你刚才不是说和这位小侠的师父焦一闵大侠有点旧怨吗?你回天魔谷等着吧,不出一年,我想焦大侠会去找你们兄弟了结恩怨的,说不定小老儿届时也去见识见识。”
  章之雨一看金瓜是假的,在失望之馀,恶念陡生,想一掌把焦一闵师徒击毙,以除后患,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而且这位相貌不扬的驼背怪人,功力决不在自己之下,要想逞强行凶,自知今天讨不了好去,还是先回去和大哥商量一番,再做打算,随即道:“既然你这么说,我章某人绝不为已甚,暂时放过他师徒一命,在下在天魔谷恭候驾临就是,届时可千万不能食言。”
  说看,朝水小华瞪了一眼。
  水小华一看他目光中含有蔑视自己之意,不由怒火高张,豪气大发,朗声道:“水小华虽学术不精,但还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不管如何,就凭章二谷主今天这份盛情,水某人只要不死,一年之内,定去领教一番贵天魔绝学。”
  丧门神君章之而闻言,说了声“好”字,招呼崔炎,抱看被水小华击伤的师弟,疾然退走。
  此时──
  群雄察知金瓜乃系膺品,已悄然纷纷离去。
  高耸的霞云峰顶,又归于沉寂。
  驼背怪人对水小华温和地道:“小兄弟,咱们过去看看。”
  说罢,拉住水小华向章之雨丢掉金瓜之处走去。
  二人走近一看,金瓜仍旧放在地上,驼背怪人拾起一看,金瓜里面刻看两行小字:赠君此丹,略酬奔波之苦。
  驼背怪人捏着金瓜,茫然地望看崂山起伏的群峰,不禁深深叹息了一声,似有无限感触。
  水小华也走近看了看,愤然说道:“老前辈,看样子金瓜秘笈早被人拿走了,为什么他要留此膺品,让武林空造杀机呢?”
  驼背怪人转头望了水小华一眼,摇头道:“江湖之士,诡谲险诈,令人难解,也许得到金瓜秘笈的人,性情怪异,也许……”
  驼背怪人停住了话,深深的望了水小华一眼,又道:“你还年轻,不悉江湖险诈,我真奇怪,你师父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出来。”
  水小华经驼背怪人一提,才想起师父已在地上躺了半天,不由暗骂自己糊涂,急忙转头望去,地上那里还有师父的影子。
  这一急非同小可。
  水小华舍了驼背怪人,忙纵身到师父躺的地方,惊惶失措的四下寻找,口里一面喊着:“师父!师父!……”
  声音如伤虎悲啸,孤雁哀鸣,凄厉悠长,闻之令人鼻酸。
  驼背怪人急急赶过来,拉住水小华的手臂,问道:“小兄弟,你师父在那里?”
  水小华如疯了一般,呆呆的望着驼背怪人,伤心欲绝地道:“师父被人劫走了……”
  驼背怪人听了一怔,暗想:青衫客焦一闵乃是武林绝顶高手,十几年的隐居,武功更是大大进步,怎有人能将他劫走呢?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