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径的旁边,是一片桃树林。
  此时,已是阳春三月,花朵奔放,芬芳扑鼻,群蝶乱舞,使人如置身于世外桃源。
  萧晓兰和水小华二人默默地走看,心里都充满了无限心事,对这大自然的美景,似乎都无心欣赏。
  烦都烦死了,那还有这闲情逸致。
  砖过几道弯之后。水小华看到前面有一个宽大的石洞,是用人工依山壁的形势所凿成的。
  萧晓兰颌看水小华走入石洞,里面摆放看炊饭用具,右边有一个固形石门,门上挂看一盏嬁,照得洞中如同白昼。
  萧晓兰进洞之后,转身对水小华道:“里面的一间是我住的地方,师弟请到里面坐看息,待我煮点东西给你吃。”
  水小华一听里面是小姐的闺房,他乃自幼受焦一闵礼教管束之人,对男女之间的界限守的极严,怎肯到里面去坐。
  只见他红看脸说道:“怎敢劳动师姐动手,小弟跟随恩师之时,都是自己烧饭,师姐请到里面休息,还是小弟自己来做吧。”
  荒晓兰贝他一开口,窘的满脸通红,神态紧张,不由暗笑这位师弟怎么这样的老实憨厚呢?
  茄晓兰一面系看围裙,一面说道:“你来是客,怎好让你动手。”
  说罢,又以师姐的口吻接道:“我听师父说,行走江湖之人,应该落落大方,不应有世俗儿女之态,何况我们是出自同一师门,更不必过份拘泥。”
  水小华道:“师姐所言极是,不过小弟想起无意中害了师伯一生,内心即愧责不安,因此,对师姐总觉得心中万分赧颜。”
  一提起师父的伤势,萧晓兰顿觉心疼如绞,但她明白如果自己现出难过的样子,会使水小华感到更不安。
  所以,她只好强忍看哀伤,苦笑一声,道:“你也不要自责太甚,师父不是说过么,一切都是天意安排,仔细想想,也确有道理,他老人家在这次闭关之前,就慎重再三,迟迟不能决定,最后还是雪娘劝他,叫他老人家放心去做,别说地狱谷无路可进,即使有什么风吹草动,她一个人也挡得住。师父精通玄机,胸罗万象,明知地狱谷进不来人,但他料到这最重要的关期,恐怕无法顺利度过,因此,他老人家参悟了很久,才下定决心,果然不出他老人家所料。”
  水小华也明白此事不能完全怪自己,只是一种巧合,但站在他的立场,怎么也不能完全释煞于怀。尤其是那个白发女人进屋的时候,瞪视他的锐利目光就好像是两把刀插在他的心里。
  水小华叹息一声,叹道:“小弟自幼命苦,想不到出世不久,连遭凶险,并累及师父和师伯,上天有眼,为什么不降罪于我呢?”
  萧晓兰听他之言,也勾起自己悲惨身世,再见他昂首茫然的望看外边,满脸凄苦之色,芳心大为感动,同病相怜之情,油煞而生。
  萧晓兰不由放下了炊具,走到水小华身边,柔荑拉看水小华的手,低声地道:“华弟弟,你为什么这样想不开,你该珍重自己的身体,光悲痛有什么用呢?”
  水小华乃至情至性之人,对自己所敬爱之人,恨不能把他们的痛苦加到自己身上,因此,一想起师父和师伯的情形,登时五内俱焚,人于自怨自责之境。
  他在极踹伤痛之际,突觉一只软绵绵的手握住自己,并且在耳旁响起一个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亲切和甜蜜的声音。
  水小华侧目一看,见萧晓兰紧挨看自己站立看,自己的手正被握在她的玉手里,他的脸登时骚热起来。
  他本来是想挣脱的,但心里泛起一种无限舒适的感觉,阻止了他的行动,像一个久别家园的孩子,在外面受尽风霜之苦,突然投进慈母的怀抱一样,使水小华陶然如醉,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萧晓兰贝他脸色涨红,两眼痴迷的瞪看前面,豆般大的晶莹泪珠,挂在眼眶中。以为他伤痛过度,伤及内腑,忙摇看他手臂,万分焦急地道:“华弟弟,你这样是何苦呢,快运气调息一下呀,否则,你会受伤的。”
  水小华转回头来,两颗泪珠正好滴在萧晓兰的手臂上,二人的目光相遇在一起,登时激起他的万种柔情。
  只见他不由自主的,反握住萧晓兰软绵绵的玉手。
  但他自幼父母双亡,在焦一闵严厉的管教下长大,对一切越礼之事,都有一种极强烈的反应。
  就在他一握之际,突然心头一震,忙不:的把手放开,正色地道:“谢谢师姐担心,小弟没有关系。”
  萧晓兰贝他已恢复了过来,舒了口气道:“你吓了我一跳”接看又伤感地说道:“其实,我们两个的身世相同,我把你当做自己弟弟一样,何况师父的伤势,根本不能怪你。”
  水小华有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接受女人的温情,以前虽和公孙婷有过肌肤相接的亲密关系,但那是为了治病,并不是发之于情。
  再说,那时的线衣少女公孙婷□是毫无知觉的,同时她除了活泼真之外,并没有体贴温柔的表现。
  而水小华自幼失母爱,心灵中缺少的就是这份慈母般的恩情,因此,他和萧晓兰虽只是短短的双手一握,但心灵中瑯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甜蜜和安慰。
  他望看萧晓兰感激的说:“师姐对我太好了,我以后就叫你兰姐姐好么?”
  萧晓兰深债地点点头,道:“我们都是孤苦之人,理应彼此照顾,何况我们还是师姐弟呢,还不是和亲手足一样吗?”
  水小华激动地道:“能有你这样一位好姐姐,看起来,上天待我还不算太薄。”
  这水小华的嘴也开始油起来了。
  萧晓兰小嘴一嘟,笑骂道:“你少贫嘴,说不定,将来你会把我这个姐姐完全忘在脑后的。”
  说罢,又转身去开始烧饭。
  水小华此时才发觉,这位师姐真的美到极点。
  一袭青衣,使它的皮肤显得更白了,苗条的身材,绰约的丰姿,真似云中仙子,使他不由看得出神。
  萧晓兰见他半天没有说话,转头望了他一眼,贝他两眼正注视看自己,不由芳心上上的跳了起来,一种少女的娇羞涌上双颊。
  突然,她对水小华说:“你站在那里楞楞的看什么嘛!”
  水小华正看得入神,被她一间,脸色窘得像火一般,吱吱唔唔地说:“我……我在看姐姐做饭。”
  接看,忙又把话题转开,问道:“兰姐姐,刚才那个白发老太太是不是雪娘?她是姐姐的什么人?”
  萧晓兰道:“它是师父的女仆,我是由她抚养长大的。”
  水小华不相信地道:“师伯自幼习武,怎么会雇个女仆人,而且看她刚才身法之快,分明身怀极高武功,根本不像一个仆人。”
  萧晓兰道:“你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被逐出师门的事么?”
  水小华摇摇头道:“不知道,师父没有告诉我师伯的身世,怎么,难道师伯触犯门规,是为了那位白发老太太么?”
  萧晓兰白了他一眼,道:“你别瞎猜,师父还不到七十岁的人,雪娘已将近百岁了,她是师父当年情人的老妈子,小姐临死时,叫雪娘代她侍候师父的,详细情形我也不太清楚,只听雪娘说,她小姐的父亲和师祖古三阳因比武造成深仇,因此才使师父抱恨终生。”
  蓦然──
  一只大白鹤自空而降,落在石洞口外面。
  萧晓兰向它招呼一声,它□歪看头像是很神气的样子。
  水小华一见,想起它救自己性命之事,对萧晓兰道:“兰姐姐,刚才就是它把我救了,它呷什么来的?”
  萧墝兰道:“它叫灵玉,要是没有它,我们这辈子别想离开此地了。”
  水小华不解地问:“为什么?”
  萧晓兰道:“你先吃饭吧,等会我领你由去看看就晓得了。”
  水小华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一餐饭,于是,不再客气,一个人大嚼起来。
  这一顿饮水小华吃得特别香甜,也许是饿了关系,菜饭都被他吃了个精光。
  最后,他站了起来,抹抹嘴儿道:“姐姐不但人漂亮,菜挠得更美,这一餐吃完,可以饱三天。”
  萧晓兰含笑道:“谁要你来奉承,只要你喜欢吃,姐姐替你烧一辈子。”
  她说完之后,才发觉有语病,要改口已来不及了,只好红看脸,弯着腰,假装收拾饭具水小华心地纯正,根本没有想到其他的地方去,反而认真地说:“这可是姐姐自己说的,你将来可不能耍赖。”
  萧晓兰不理他,道:“走吧“我领你到外面去看看。”
  二人相继走出了石洞。
  萧晓兰道:“你要不要乘大白鹤?”
  水小华道:“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何必劳动它。”
  萧晓兰道:“你真好心,怪不得师父对你大为赞赏,不过,载入飞行,对灵王来说,根本算不了一回事,再说谷底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们乘看灵王绕谷转一圈,先看看谷的形势好了。”
  水小华惊诧道:“怎么,它可以载动两个人呀?”
  萧晓兰道:“别说两个,三个它也可以载,来,我们上去吧“”说罢,首先跳到鹤背上。
  水小华也跟看跳了上去。
  大白鹤双翅一展,剩空而起。
  水小华第一次乘骑,觉得非常新奇。
  大白鹤升到半空,即开始贴看山壁向前飞行。
  水小华和荒晓兰同时坐在鹤背上,抬头遥望,顶白雾缭绕,少说也有几千丈高,再看看谷底,也是一团雾气,看不清下面是什么样子。
  真是妙透了。
  水小华不由赞叹一声,道:“大自然真是奇奥,当年这座深谷不知是怎么形成的。”
  萧晓兰道:“谷的口周山壁,都是这个样子,如刀削一般,要不是有这只大白鹤,武功再高也进不来。”
  水小华道:“难道没有个出口么?那么当年师伯是怎么进来的呢?”
  萧晓兰道:“师父不但精通玄机,而且熟悉各种阵图,当年大悲禅师在地狱谷凿了个地道,做为后人进来之用,但地道是一座八卦阵,阵内还加了一道暗门,进来之人,不但要机智过人,而且要博学多才,就算持有秘笈图,一般平庸之辈也摸不进来的。”
  水小华道:“现在地道还在么?”
  萧晓兰道:“师父不是说过么,他已经把地道改成了死道,现在已经不通啦!”
  大白鹤在空中徐徐飞行。
  水小华看看身边的兰姐姐,春风尺动看她长长的秀发,桃花般的脸上,挂看轻微的笑容,粉腮上隐约地显出两个滴圆的酒窝,美丽极了。
  萧晓兰也不时的用秋波馀光,瞟向水小华,贝他昂然而立,星目闪闪,像是会说话一般,芳心中,对这位秀拔不群、英俊潇洒的师弟,已暗暗的生了倾慕之意。
  不知是风大,抑是大白鹤飞行不稳,她轻□了几下,藉势身体□向水小华那边靠了过去水小华以为她真的是有些坐不稳,忙抱看它的纤腰,温存地道:“姐姐,你是不是累了?我们还是下去吧!”
  萧晓兰依看水小华,梦呓般地说道:“不,我不累,只是有点瞻怯,怕掉下去。”
  阵阵幽香,铁进水小华鼻孔里,这是少女身上特有的气息,一种自然的反应,使拘谨的水小华心湖里也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他不由自主地把萧晓兰抱得更紧些。
  对水小华而言,这不是纯男女之倩,而是爱的升华,里面有纯洁的友爱,也有赤子之倩,在他那自幼乾枯的心田上,正渴望看这种搵柔和爱的雨露。
  他不自禁的低下头,吻看她的秀发,喃喃地说道:“要不是有很多大事待办,我真不想走了,情愿和姐姐这样厮守一辈子。”
  水小华的轻物,仿佛一股电流,透过萧晓兰的发丝,流遍她的全身,使她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栗起来。
  她比水小毕长几岁,男女之间的情爱,她比水小华敏感得多,虽然这次的爱情来的很突然,但没有丝毫陌生之感。
  她依在水小华凄中,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安全之感,她有看很多话要说,可是就是懒得开口。
  水小华感觉到她的娇躯有点儿在颤抖,又无限关切地道:“姐姐,你冷么?你的身体在打抖呢!”
  萧晓兰的声音像呻吟看道:“不……我只是有点儿累了,让我这样休息一会儿就会好的大白鹤继赎在空中飞翔,在它背上的人见如仙童玉女,陶醉在这片劾的温存中,两颗纯洁的心已融化在一起了…。蓦然──空中飘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呼唤。水小华和萧晓兰加大梦初醒般,连忙分开身子,各自抬头挺胸。萧晓兰摆摆散乱的发丝,低头含羞地道:“雪娘在叫我们了。”
  大白鹤听到声音之后,即开始缓缓的料看向下降落,不久,便落在石屋前面的一块空地上。
  水小华和萧晓兰跃下了鹤背,见白发持拐的雪娘站在前面,不时地用好奇的眼光瞪看他们。
  二人的脸上不禁泛起了一阵骚热。
  萧晓兰急步地赶到老妇人面前,撒娇地道:“雪娘,不来了,你看什么嘛,是不是师父叫我们了?”
  老妇人堆起笑容,脸上纵横的皱纹更深了,慈祥地道:“你看你这孩子,老身长看两只睼睛不就是用来看的么,”说罢,用手摆看萧晓兰的长发,眼睛注视看前面的水小华。
  把个水小华看得乱不好意思的。
  萧晓兰向水小华招招手,道:“华弟弟,这位就是我对你说过的抚养我长大的雪娘,快过来见见。”
  水小华闻言,急忙抢前几步躬身一礼,恭敬地道:“晚辈水小华,参见老前辈。”
  雪娘忙说道:“老身不敢当此大礼,以后,你还是随看晓兰叫我雪娘好了,你师伯叫你,进去看看吧!”
  水小华闻言,大步向石屋走去。
  走不多远,只听萧晓兰在后面娇声说:“我不来啦,雪娘,你真坏。”
  水小华不知道雪娘说了些什么话,使兰姐姐如此情急,但他猜得出是关于他和兰姐姐之问的事情,不禁又脸红了起来。
  他走进石屋,见师伯神算子仍盘坐在当地,神色泰然自若,根本不像受重伤的样子。
  他急忙抢前两步,欲行大礼。
  神算子脸上泛起一个慈祥的笑容,道:“罢了,师伯想送你一件礼物。”
  说罢,自身边摸起一件东西,递给水小华。
  水小华躬身接过一看,是一件褐色的衣服,柔软如丝,还闪耀看丝丝光芒。
  神算子道:“此物是大悲禅师所遗留,一共两件,另一件在你师姐身上穿看,别看它是一件衣服,□是世间无价之宝,功能避各种暗器及各种毒掌,乃系蝮皮制造的,你穿在身上,免得以后在江湖上受人暗算。”
  水小华即忙叩头说过,然后,站起来说,:“师伯如再没有什么训示,弟子准备马上功身了。”
  神算子望了水小华一眼,黯然地道:“你这次走后,师伯不一定能再见到你回来,我有一事想要求你,不知你是否愿意答应。”
  水小华一听,师伯忽然用这种语气说话,慌得急忙跪在地上,叩头道:“师伯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就是,弟子虽万死不辞,何言求字。”
  神算子道:“你先起来,我慢慢告诉你,如果我仿得了主,还会这样说话么?”
  说罢,叹息了一声,接看又道:“师伯孤苦一生,死后没什縻好牵挂的,只有晓兰这个孩子使我放心不下,你能好好的对待她么,”水小华一听,不禁暗自好笑,暗忖:我当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这件事,师伯竟如此的认真。
  他心里虽然如此想,表面上仍然很恭敬地道:“万一师伯不幸仙逝,弟子决不使师姐受一点委屈。”
  神算子道:“在你还没有学习秘笈之前,你师姐的武功比你高得多,也许要她保护你,我是说,你要和她白头偕老,爱她之心,永生不移,你愿意么?”
  此时,神算子的神情变得非常严肃,两道炯烔的目光,直逼视看水小华,像是要看透他内心的意思。
  水小华此时才明白,师伯是在替他做媒,想到美丽温柔的兰姐姐能和他厮守终生,不由内心大喜,而且作媒的就是自己的师伯,这还有什么话说。
  不过,他仍然躬身答道:“师伯对弟子如此厚爱,弟子铭感五内,不过,弟子不能做主,要先禀明恩师。”
  神算子道:“这一层不用你操心,我想你师父不至于不给我这点老面子,我要你回答我的话。”
  水小华道:“只要恩师答应,弟子对师姐愿以死相爱。”
  神算子无限感伤地道:“我看得出你不是贝异思迁的人,但兰儿自幼被我和雪娘宠坏了,生性极为执拗,且命中多变故,稍若不慎,说不定就会造成终生遗恨。”
  水小华对这些语重心长之言,并没有用心去想,以为师伯爱徒之心太切,故意提醒自己的。
  因此,他顺口说道:“师伯请放心,弟子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何况师的伤势,并没有完全绍望,弟子在半年之内,一定设法把宝丹找到。”
  神算子本来想再说些什么,但话到层边,忽然又咽了回去,把双眼一闭,徐徐地道:“你到外面去吧,走时不必再来见我,雪娘会替你安排好一切。”
  水小华以为师伯会把兰姐姐叫来,问问她的意思,亲在突然赶自己走,闭目养起神来了,猜不透是为了什么,但又不敢再问,只好叩个头退了出去。
  雪娘和萧晓兰已经不在外面,水小华想,她们一定到石洞去了,便一个人沿看石径向石洞走去。
  石洞里静悄悄的,水小华进去一看,里面没有人,他走到固形石门,探头向里一望,只见萧晓兰一个人低看头坐在一张石凳上。
  屋中虽不像一般女人闺房,但整理得□非常的整齐。。
  此时,水小华已不再拘泥,踏步走进房中,对萧晓兰道:“姐姐,你一个人在这里么?雪娘呢?”
  萧晓兰把头重的更低了,两颊泛红,现出不胜娇羞的样子。
  水小华怔了怔,暗忖:我俩之事,一定雪娘告诉了她,否则,她怎会一个人闷坐在这里,见了我连头都不敢抬呢?
  水小华不是轻浮的人,见萧晓兰低头不语,竟不敢走近过去,楞在当地,呐呐半天才又说道:“姐姐,你知道了吗?”
  说也奇怪,不知为什么,此时荒晓兰的秀目中竟滴下两颗晶莹的泪珠,落在前面的膝头上,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水小华见状大吃一惊,忖道:刚才她还高高兴兴的,怎么突然难过起来了,该不会是雪娘把师伯的话传给她之后,她不愿意,所以一个人在这里伤心。
  此念一起,水小华越想越对,他乃心地敦厚之人,急忙躬身说:“师姐不必为难,此乃终身大事,你既然不愿意,小弟马上去对师伯说明。”
  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萧晓兰突然急声喝道:“回来!”
  水小华闻声又转了回来,见萧晓兰已站了起来,忙又躬身道:“师姐有何吩咐?”
  萧晓兰贝他对自己那种必恭必敬的样子,连看自己一眼都不敢,觉情很是滑稽,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萧晓兰的心意和水小华想的完全是两回事,她听了雪娘把师父的意思告诉她之后,芳心大喜,可是,她总是个女孩子,当水小华进来时,那份天生的娇羞,突然涌上心头,连她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掉下两滴泪水。
  及至水小华把意思弄错,要禀明师伯解除婚约,怎不便荒晓兰芳心大急,这才急忙把他喊回。
  水小华听到了笑声,微微一抬头,偷偷瞥了萧晓兰一眼,见她两颊泪痕末乾,嘴角□堆起甜蜜笑容,正朝自己注视。
  这一来,更把我们这位水小侠弄糊涂了,呆呆的站看,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看前面的王人,竟不知如何开口。
  萧晓兰娇瞋地道:“你要到那儿去?”
  水小华道:“小弟见师姐不悦,想去见师伯,叫他老人家把刚才的话收回。”
  萧晓兰脸色飞红,低声道:“小傻瓜!”
  水小华听她的语气,再观察一下它的神色,这才恍然大悟,知道萧晓兰并不是难过,而是害羞。
  水小华不但嫩,而且还呆透了。
  他心里一高兴,拘泥之态尽失,猛然挺直身子,激动地道:“姐姐,你是答应了?”
  荒晓兰虽是江湖儿女,但这种婚姻大事,要面对面的从自己口里说出,实在难以启齿,又不忍让水小华发急,只好微微地点点头。
  虽然她这个动作几乎看不出来,但水小华王全神贯注在她的身上,看的非常明白,心里顿时像放下一块大石头,身上一轻松,不由嘻皮笑脸地道:“姐姐,你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了呢!”
  说罢,不禁走向前去,抓起她柔软的玉手。
  萧晓兰一见这位师弟就爱在心头,此时姻缘已定,也不再过份的拘谨,就势把娇躯依在水小华的怀里。
  此时,蓦见由外面闪进一条人影,二人急忙把身子分开,只见雪娘手持拐杖已站在屋中,用慈祥和喜悦的目光望看他们。
  萧晓兰羞红看脸,娇声道:“你真是老糊涂了,进来怎么也不先打个招呼。”
  只见雪娘慈爱地道:“怎么,孩子,你现在倒害羞了,刚才我说人家水公子不答应婚事,你急得……”
  萧晓兰养急地道:“雪娘,你真是,别瞎说嘛!”
  雪娘高兴地笑了一阵,道:“好,好,就算我瞎说。”
  说罢,又转身对水小华道:“水公子,老身一切都替你准备好了,老主人吩咐下来,叫你骑看白鹤灵王去天池。”
  萧晓兰道:“怎么,你这就要走了么?”
  水小华点头道:“是的,半年时光,转瞬即届,小弟能有白鹤乘骑,也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寻访灵丹,替师伯治病。”
  雪娘道:“对了,老主人再三吩咐,。在半年之内,不管能否找到灵丹,叫你一定要赶回地狱谷来。”
  水小华躬身道:“晚辈一定遵命。”
  雪娘道:“我说过,你别对我这么客气,如不嫌弃我这个老婆子,就跟看兰儿叫我雪娘好了,现在,你把老主人给你的宝衣穿到里面,收拾一下,好动身了。”
  雪娘把萧晓兰拉到外面,让水小华把宝衣穿上,等水小华出来时,她又把一封信递给水小华,道:“这封信是老主人给你师父的,仔细把它放好。”
  水小华把信放入怀中,对晓兰道:“你在此地好好的侍奉师伯,半年之内小弟一定赶回来。”
  萧晓兰点点头,末开口,泪水已经滴落下来,哽咽道:“我也不留你啦,师父、师叔的病体要紧,你就快动身吧!”
  水小华本想向前安慰几句,碍于雪娘在侧,只好应道:“姐姐说的极是,小弟这就动身说罢,踏步向洞外走去。大白鹤灵王已栖在外面,雪娘赶上来,把驯服之法,告诉了水小华。水小华遥对看神算子柳衣清住的石屋,恭恭敬敬的叩了个头,正待跃上鹤背,萧晓兰突然叫道:“华弟,等一等。”
  水小华转过身来,说道:“姐姐,什么事?”
  萧晓兰悲伤地道:“我有一件事情想求你。”
  水小华见她如此郑重其事,大惑不解地问道:“什么事,姐姐但请吩咐就是。”
  雪娘乃是过来人,知道两人有私话要说,忙对二人道:“老身有事,你们两人谈谈吧,不要□误时间太久。”
  说罢,已闪身疾驰而去。
  水小华闻言忙躬身相送。
  此时,萧晓兰已走到他跟前,道:“你这次到江湖上去,请你留心一下我父的下落。”
  水小华握起她的玉手,道:“他老人家的大名叫什么?相貌如何?”
  萧晓兰道:二那时候我年纪小,相貌记不清楚了,名字叫萧子羽,听师父说,他老人家的身体很魁梧高大,没有什么其他的特征。”
  没有特征,这真是难找喔,世上魁梧高大的人,没有百万也有数十万呢!
  水小华道:二小弟一定尽力,姐姐放心就是。”
  萧晓兰把身体依在水小华的臂弯里,流泪道:“不管如何,半年后,你一定要回来,免得我……”
  下面已泣不成声了。
  水小华道:“姐姐不必牵挂,届时我一定赶回来。”
  萧晓兰道:“师父说,江湖多险恶,你要好好当心自己,万一:“她本来想说:“万一你有个好歹,姐姐也活不下去了。”
  但一想这话太绝,说出来怕水小华犯忌,因此又把话咽了回去。
  水小华道:“小弟自坠谷之后,对江湖之事,突然明白了不少,以后,絽不会再吃冤枉亏了。”
  二人依偎在一起,正在缠绵之际,突闻雪娘苍老的声音,自桃树林中飘过来,道:“晓兰,快带水公子到石屋来,你师父还有话要吩咐他。”
  水小华闻言,松脱萧晓兰的娇躯,不安地道:“师伯刚才还吩咐我,在走时不必再见他,现在突然召唤我,不知有什么重大事情。”
  荠晓兰道:“你何必多间,进去看看不就明白了么?”
  水小华道:“师伯苦修了近三十年,不想被我无意中一叫,使他老人家功败垂成,走火入魔,我每贝他老人家一面,就心如刀绞。而且,师伯的言谈和神色之间,好像有苍无穷的隐秘和忧伤,使人见了会不由自主的心惊肉跳,仿佛大祸即将来临的样子。”
  萧晓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他老人家就是那个样子,十五年来,我没贝他脸上有笑容过,我的武功大部份都是雪娘代传给我的,他老人家一心在研究大悲禅师的绝学。”
  水小华道:“小弟的恩师也是不言苟笑,神态含威的人,但不像师伯那样令人深奥莫测,心生寒栗。”
  萧晓兰道:“师父学究天人,武功高不可测,而且能预上未来祸福,也许人一懂得多了,总有一份深远的忧虑,使我们一般人觉得他高不可及,但我知道他老人家对我爱如己出,如果你能和他多处一段时间,也许能消除内心的顾忌。”
  水小华苦笑一声,道:“其实我也看得由他老人家对我这个师侄爱护备至,可是……咦!这个水小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啰嗦嗦的?萧晓兰打断他的话头,道:“好了,别尽在这瞎想了,师父在等看我们呢上”二人穿过了桃树林,并肩走进石屋,双双跪在地上,朝神算子叩了个头,水小华恭谨地道:“师伯召唤弟子,不知有何训教?”
  神算子神态严肃,微睁双目,朝二人扫了一眼,徐徐地道:“你们都站起来吧,我慢慢告诉你们。”
  二人闻言肃立一旁,只见白发如银的雪娘也神色肃穆的在一边站看。
  此时,屋中的气氛特别沉寂。
  但──
  水小华突觉呼吸急促起来,像是要窒息似的。
  神算子目光闪动,脸色变化不定,好像在思索一件重大的事情。
  沉思半天。
  神算子突然朝萧晓兰扫了一眼,语气沉重地问道:“兰儿,为师替你做主的事,你不反对吧,”要是往常,萧晓兰一定会羞的不好意思回答,但今天的倩形,她也看虫有点异样,因此一本正经的躬身答道:“兰儿自幼跟随师父,师恩比天还高,一切当由师父做主。”
  神算子突然叹息一声,道:“你师弟是武林中上选之才,且至性敦厚,心地光明磊落,他把话一顿,朝水小华瞪了一眼,才接道:“但他才华显于双目,情孽太重,我参悟半天,终觉放心不下。”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萧晓兰有一点勉强,他想把这件事搁置下去。
  水小华觉得神算子的目光,如同两道能透视的寒光,自己就似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不觉一凛,但他怎么也想不透师伯为什么把他和师姐的终身大事,看的如此般的填重他心里虽在怀疑,嘴里□躬身答道:“弟子虽资质顽劣,□还不是好色无义之徒,异口若有二心,不但天地不容,而且也难逃脱师长明察。”
  神算子道:“孩子,你别多心,如果我怀疑你就不会把兰儿许配给你,我担心的是造化弄人,到时会一切不由人的。”
  雪娘跟随神算子三十多年,深明主人用心,在旁插嘴道:“不是老奴多嘴,既是天意,人力就无法避免,现在愁有什么用呢?只要我老婆子活一天,决不会让晓兰受半点的委屈的萧晓兰也流看泪道:“师父养伤要紧,不必为兰儿的事过份操心,将来万一有什么不幸,也只怪兰儿命苦了。”
  神算子脸色稍微缓和一点,道:“若是你能这样看得开,为师的就放心多了。”
  说罢,对雪娘说:“你把石壁启开,让他们参见大悲禅师。”
  雪娘闻言,走到神算子背后的石壁,把拐杖交到左手里,学起了右臂,手掌抵住石壁,用方向右边一推,整个石壁“呀”一声,徐徐向右边打开。
  里面的暗洞并不深,只见一个身体高大的和尚,盘膝坐在那里,眼帘低垂,右手持看一把拂尘,斜放在胸前,神情栩栩如生。
  雪娘朝里面深深施一礼,神色肃穆的躬身退回。
  水小华一看,心中暗惊,忖道:难道大悲禅师还没死?
  突闻神算子严肃地说道:“这是大悲禅师坐化时的遗体,还不快向前叩贝。”
  水小华和肤晓兰闻言,双双跪倒,叩头说道:“晚辈水小华、萧晓兰叩见大师。”
  二人施礼毕站起身来,肃然而立。
  水小华在暗喑怀疑,想道:师伯叫我们拜见大悲禅师的遗容做什么?
  神算子满脸虔诚之色,双手合什,自言自语地说道:“弟子柳衣清,身受重伤,不能大礼参拜,恳乞大师见谅。”
  顿了顿,神算子又接道:“弟子想破例把大师的绝学传授水小华,以为防身之用,如此可免去一些意外不幸之事发生,弟子已代大师许他为将来发扬光大武学之人,弟子如未走眼,当不负大师所望。”
  神鼻子说完以后,又沉默了良久,才得得抬起头来,对水小华说道:“师伯把你叫回来,是想尽尽人力,使你此次天池之行,不致受到太大危险,因此,破例把大悲禅师的几招易学的精奥之学传技给你,以做防身之用。”
  水小华见神算子对他如此爱护,忙又叩头说过。
  神算子命他们站起来,又说道:“大悲禅师遗言中,特别提示,得到秘笈之人,不能建立门户,传授弟子,晓兰十几年所习之功,皆是我和雪娘的平生绝学,始终没敢把大悲禅师武学传给她,只有她的内功吐纳之术是大悲禅师的练气之法,我这样做,是想等我去世之后,她能很快的把秘笈中的绝学练好。”
  神算子顿了顿,又道:“本来我想等你回来之后,再正式传授给你,但我考虑了很久,担心你回来时,我已经不在人世,而且江湖凶险太多,你此时的功力恕不足以应付,难免路上再出差错,那样岂不害丁兰儿,所以,我决心把大悲禅师秘笈上的经学传授给你几招,也可作防身之用。不过,我有两件事,你一定要遵守:第一,所学武功,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绝不能随意显露,第二,把你师父病治愈之后,即回地狱谷来。这一点我已经在给你师父的信上提过,不要为我的伤势,浪费时间。”
  水小华见师伯语气十分坚定,只好躬身回答道:“弟子谨遵师伯之命。”
  神算子微微颔首,伸手拿起身旁的一本书,递给水小华道:“你把这上面记载的飞龙囧式原文,先仔细的看一遍,然后我再指点你练习。”
  水小华走近前去,躬身双手把书接过,只见上面记载的第一式是“光华普照”,第二式是“王心归原”,第三式是“雷动山岳”,第囚式“雁落平沙”。
  每式下面都载看两行较小的字,水小华念了半天,连句都念不成。
  第一式下面写:盈乎溢猛中宫泻花雨静动相辅。
  水小华悟性再高,也想不田这十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水小华又怕神算子说他没有耐性,又强忍看反覆的念了几遍,才把手放下,躬身地道:“弟子愚钝,看不透文中奥秘。”
  神算子道:“你看了半天,多少总该有点感想,你先说说看。”
  水小华沉吟看道:“以弟子愚见,第一式的“光华普照”乃静中生动的奥妙之学,深意如何,弟子就看不明白了。”
  神算子第一次脸上显出真正笑意,道:“你在一时之间,能悟到这种程度,已经不容易了,时间不多,还是由我来一一指点给你好了。”
  神算子对萧晓兰道:“这匹招絽学你也乘机把它记住,免得我以后再宝时间。”
  说罢,伸手摸起身边的一根竹枝,拿在右手中。
  此时,神算子的精神似乎突然振奋了起来,目光烔烔如电,朗声道:“飞龙四式乃大悲禅师独创绍学,招式虽然简单,但能练到炉火纯青之境,□非一朝一夕之功,而且是和个人的功方深厚相辅相成,一般江湖武师,根本不能练习。”
  神算子顿了顿又道:“飞龙四式是凌空袭敌之学,没有上乘轻功,也发挥不出它的威力,你师父焦一闵的百步赶蝉轻功,独步武林,再加上你那位姬大哥给你服过武林奇药金刚丸,功力基碍已定,只要稍加练习,即可临阵应用,当然,要把四式的威力发挥到淋漓尽致,就不是短时间的事了。”
  神算子毕起手中的竹枝,又道:“我的下身不能移动,所以不能亲自比划给你们看,你们用心听看,领会其中的奥意。”
  说罢,突把竹枝收回胸前,抱元守一,又道:“这是凌空时的姿势,提聚全身功力,纳入丹田,也就是书上所说“盈乎溢”的要诀。”
  神算子说完,右手竹枝,猛然剌出,疾如闪电。
  水小华没看清是怎么样变化的,只见竹枝金光点点,像一朵黄花瓢在空中,刹时已看不清神算子的身影了。
  水小华突然颌悟过来白急急地道:“师伯刚才的动作,不就是“猛中宫,泻花雨”的要诀縻?”
  神算子微微点头,道:“你的悟性之高,实出我意料之外,假以时日,不难成为武林奇葩。”
  萧晓兰见师父赞许师弟,不觉芳心大悦,偷偷朝水小华送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此时,水小华被神算子夸奖得正觉害羞,不由目光也转向萧晓兰的身上。
  二人目光一相遇,有如一股电流般,流过二人的心。
  萧晓兰幁觉有蓍一股甜蜜蜜的滋味涌上了心头,只见她急忙低垂粉颈,脸颊有如火一般的红。
  水小华的一张脸也红到脖子上了。
  神算子手持竹杖,把飞龙四式的要诀,一一讲解完毕,又让水小华和萧晓兰到屋外面演练了几遍。
  此时──
  天色已将近黎明。
  水小华和萧晓兰正想退出石屋。
  神算子突然又吩咐道:二我本想让你乘骑白鶛灵王去天池,经我考虑的结果。
  你还是徒步赶去吧,也许师伯他日有用它之处。”
  水小华躬身应诺。
  萧晓兰瑯沉不住气,忙说道:“这样以来,师弟只有往返天池的时间,那还有时间替师父找寻灵药呢?”
  神算子叹口气道:“天下圣药,可遇而不可求,为师心意已决,不必多言,你们出屋去吧!”
  二人不敢再多言。
  于是,他们跪在地上叩了个头,便悄悄的退出了石屋。
  然后,二人朝向石洞走去。
  这时,雪娘已为他们每人准备了一碗莲子汤。
  二人喝完后,水小华突然对雪娘问道:“我师伯隐居地狱谷,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可知道为什么?”
  雪娘一楞,用一种极端奇异的目光打量看水小华。
  半晌──
  雪娘看清他没有其他意思,只不过是好奇心驱使,随便地间了一声而已,这才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水小华并没发觉雪娘的神色有异,又间:“你小姐是怎么死的?师伯为什么不把它的遗体移进谷里埋葬呢?”
  雪娘瞪了水小华一眼,不高兴地道:“若没有其他的事,你该上路了,去办正事要紧,别管闲事啦!”
  话落,转身走到石洞外面。
  萧晓兰忙用目光把他的话止住,不让他再提这件事。
  水小华讨了个没趣,心里很是不自在,继而一想,也对,长辈们的私事,自己怎好追问,难怪她不高兴。
  水小华想明白了之后,心里也随看开朗起来,不再铁牛角尖了。
  此时,二人分别在即,免不了和萧晓兰又有一番缠绵之情了。
  最后,二人挠手缓缓的步出石洞。
  只见,大白鹤灵王已经停在外面。
  萧晓兰满面泪痕地道:“华弟,师父之言,要牢牢谨记,一路上要多留心自己,只愿我们能早日相会。”
  水小华道:“姐姐放心,小弟办完事之后,即刻回来。”
  话落,人已跳上鹤背,向萧晓兰和雪娘挥手告别,飞出地狱谷。
  水小华上岸之后,便把大白鹤打发回去。
  然后,他开始去找姬天云姬大哥了,整整找了一天,连一点踪影也没看到,入夜之后,他仍继赎在山中找寻。
  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发生意外,或姬天云知道他坠谷的消息,那么他决不会藏去的。
  这样一来,才使他发现了玉面郎君和玉河仙子茅屋中的灯光八正好赶来软了江湖醉客舒亦觉一命。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