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神秘公子


  王荣沉吟了一阵,道:“这样吧!由我王某人,亲自率领四位镖师保护贵东主,至于由总镖局请高手到此,似乎不用了。”
  田昆道:“局主,珠宝名贵,有价可计,贵局誉满天下,咱们不怕赔不起,就算是真的丢了亦有挽救之道,重要的是我们少东上的安全,他如受到伤害,在下就无法交代了。”
  王荣哈哈一笑,道:“管家但请放心,你们少主人,如是因病而死,那是没有法子,如是他被外来敌人所伤,他断一个手抬头,我王某就赔他一条胳膊,少了一条腿,我就赔他两条腿,这条件你管家该满意了吧?”
  田昆道:“可要写在咱们约书之上?”
  王荣点点头,道:“当然,要写得明白。”
  田昆点点头,道:“好吧!局主有把握,我也不便再说什么了。”
  王荣心中一动,道:“管家,你们少主人可有仇人?”
  田昆道:“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在下可奉告一点,匪徒不找上我们便罢,一旦找上了我们,必是一等高手。”
  王荣哦了一声,道:“贵少主人上姓?”
  田昆道:“车。”
  王荣道:“大名能否见告?”
  田昆道:“单名一个清字。”
  王荣低声诵道:“车清,车清,车清……”
  他连诵数声,显然是想不出这么一个人物。
  田昆轻轻咳了一声,道:“局主,不瞒你说,兄弟我也练过几天的武。”
  王荣道:“这个,我看得出来。”
  田昆道:“两个赶车,搬箱的车夫、长式,以及伺候我们小主人的伺茶童子,也都会几手。”
  王荣道:“哦!”
  田昆道:“所以,局主不是谨慎一些的好。”
  王荣道:“我们敢接下来,就有十分把握,多谢管家指教,我自会安排。”
  田昆道:“那很好,现在咱们谈谈酬银若干了。”
  王荣道:“这个,管家说得如此认真,王某,也不便开得太少,我看每日五百银子如何?”
  田昆道:“少了一些,咱们每日付酬一千两,另外酒钱,宿食,全都由我们开销。”
  王荣笑道:“管家很大方,但不知管家是否已有计划?”
  田昆道:“我们包下了凝翠数整座的后院,贵局把人手调集那里如何?”
  王荣道:“凝翠楼是徐州最大的客栈,房屋够坚牢,整座的后院,也够大,看来管家,也是个有心人,就这么说定了,但不知哪天开始?”
  田昆道:“贵局如是真的肯接这趟镖,咱们由今天算起。”
  王荣抬头看看天色,道:“这时刻已近午时,今天算起,你们太吃亏,我看由明天算起如何?”
  田昆道:“多化千把两银子,敝东主不会在乎,我们希望立刻办个约书。”
  一面说话,一面从身上摸出两张银票。
  那是两张立可取现的巨额银票,每张五千两,合计一万两银子。
  王荣略一沉吟,招来了帐房,签了约书,七天坐地镖,每天银子一千两,言明要保护人、货安全。
  约书办好,王荣要帐房找回三千银子。
  田昆表现得很大方,笑一笑,道:“三千银子,先存贵局,七天后,我们再取,说不定敝少东主高兴,会赏给贵局主手下作酒钱。”
  王荣道:“这怎么敢当呢?这么吧!银子先存在敝局中,代为保管,我要帐房再给你们出三千银子的收据。”
  田昆道:“不用了,我说过,敝东主,不是一个看重银子的人。”
  客人太大方,主人也表现出热情来,立刻传谕,招集了四大镖师,借等人的空档,王荣回顾了田昆一眼道:“管家,贵公子现在……”
  田昆接道:“就在贵局外面。”
  王荣道:“怎么不接他进来?”
  田昆道:“不用了,他仍坐在马车中,局主如是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这就上路。”
  王荣已召集了四大镖师。
  田昆暗中打量四个镖师,发觉竟有两个人太阳穴隆起很高。
  未等四个人坐热屁股,王荣已抢先说道:“四位,本局中接下了一趟坐地镖,一个人和一批珠宝,他们要在徐州凝翠楼的后院中住上七天,咱们每日收入纹银一千两。”
  日收千金,大概是收钱大多,四个镖师,都听得一怔,但却没有开口。
  王荣道:“车公子现在镖局门外,这位管家赔咱们立刻动身,赶往凝翠楼去。”
  斩情女一直坐在篷车中没有下来,但她却掀开了车前的垂帘,和王荣等见了一面。
  清秀的车公子,果然带了一脸病容。
  车中除了一个小厮之外,还有两只不太大的皮箱。
  王荣看到了两只箱子,四个镖师也看到了那两只箱子。
  田昆轻轻咳了一声,道:“诸位,车中坐的是敝少东主,和他伺书童子,那两只小箱子,就是我们带的珠宝,诸位要保护的,就是身梁微恙的少东主,和那两只小箱子。”
  王荣道:“我们都看到了,现在,贵东主是否决定立刻到凝翠楼去。”
  田昆道:“是!局主如能同往……”
  王荣微微一笑道:“咱们已订了约书,由此望起,咱们要开始保护你们公子和两个箱子的安全。”
  田昆道:“那好极了,大镖局,果然有着大气派,咱们立刻到凝翠楼去。”
  扮作车夫的阴阳双剑,立刻驰动篷车,直奔凝翠楼。
  郭相心中觉得十分好笑,古信今来,那有强盗雇保镖的事。
  车抵凝翠搂,自有田昆和王荣作了一番安排。
  一骑快马,驰到了宝通镖局门外,马上人是一位年约四旬的中年大汉。
  中年大汉马鞍上放着一个灰布包裹。
  在镖局门前下马,指名要见总镖头。
  万寿山伤势已然全好,来人指名要见,就只好亲自招待。
  请厅中,小童献上香茗。
  那大汉一直提着灰布名裹,放在膝上,望望厅中的伺事小童。道:“总镖头,请摒退左右,我有要事奉告。”
  万寿山挥挥手,厅中人,全都退下,笑笑道:“阁下贵姓?”
  那大汉道:“我姓取,取人性命的取……”
  万寿山哦了一声,接道:“姓取的似是不多,区区是第一次听到。”
  取先生微微一笑,道:“这本来是假姓,总镖头又何必认真呢?”
  万寿山点点头,却未接言。
  取先生道:“我送来了十颗明珠,十块宝玉,和一张五千两黄金的存票。”
  万寿山道:“出次如此之高,想来,要买的东西很名贵。”
  取先生道:“斩情女的项上人头……”
  万寿山接道:“取兄,你可知道,是我们把她保入徐州的。”
  取先生笑一笑道:“我受高明人指点而来,贵局也不用再隐秘身分了。”
  万寿山道:“哦……”
  取先生道:“一回生,两回熟,咱们还会做第二次的生意。”
  万寿山说不出话来,只好默然不语。
  取先生淡淡一笑,又道:“如是斩情女被中原武林杀于开封至徐州的途中,那就不会这么吃价了贵局接了这趟人头镖,保入徐州既可于数日间扬名立万,又保了斩情女不损价钱,高啊!高啊!”
  万寿山听得心中那份难过,简直不用提了,脸色一变,冷冷说道:“阁下说够了吗”
  取先生忽然见万寿山沉下脸来,倒是有些意外,道:“总镖头……”
  万寿山忽然警觉到,这宝通镖局,事实上,就是帮黑剑门接洽的媒介,也是周铁笑,费尽了心机的安排。
  心中念转,脸色渐渐缓和,道:“咱们在讨论大事情讨论大事,就不该瘪皮笑脸。”
  取先生点点头,道:“总镖头说的是……”
  万寿山道:“阁下受何人委托而来?”
  取先生道:“照规矩,你们是计价取命,问事不问人。”
  万寿山点点头,道:“看来,你真是受人指点而来。”
  取先生道:“贵局声誉雀起,在下如非受高人指点,怎敢冒冒失失地跑来。”
  万寿山道:“你既受高人指点而来,当知这一行的规矩,我们接不接还不一定,你先去吧!三天后来讨回信。”
  取先生道:“三日后来讨回信,时间是不是长了一些?”
  万寿山道:“这是一件大事,我们作不了主,你请便吧!”
  取先生道:“价钱咱们可以再商量……”
  万寿山端茶送客,一面说道:“价钱事,你再去准备一下,三天后,我自会告诉你。”
  取先生见不会再留,只好站起身子而去。
  送走了取先生,万寿山立刻请来了林成方,道:“咱们又接了生意。”
  林成方道:“什么生意?”
  万寿山说出了事情经过。
  林成方沉吟了一阵,道:“咱们如何去找黑剑门中人呢?”
  万寿山道:“办法倒有,不过,一向都是草上飞苏百魁出面!……”
  林成方接道:“苏百魁呢?”
  万寿山道:“我对我个人,一直有些怀疑,所以,藉口把他办入了石牢之中。”
  林成方沉吟了一阵,道:“苏百魁是怎么一个来路呢?”
  万寿山道:“听说这个人也是在道上混的,不知如何和黑剑门搭上了关系,周铁笑指点我跟他接近的。”
  林成方道:“周、江两前辈,久无消息,不知是否还在徐州?”
  万寿山一扬双眉,道:“周铁笔和臭叫化子,可恶透了,把我拖了出来,和人家拼命、打架,他们自己倒是躲起来纳福,火急了,我就关了这宝通镖局,回我听蝉院去。”
  林成方微微一笑道:“万前辈,两位老人家,把你给拖出来,那是因为你老人家最适合这个工作,你一身武功,登峰造极,却又不为江湖人知,事实上,调前辈为此事奔走极力,陪我爹喝酒下棋,说破了嘴皮子,才把我给挖出来,听说,他还在动我们老三的脑筋。”
  万寿山道:“周铁笑这样卖力,倒也罢了,臭叫化子呢?把我诓出听蝉院,他出的点最可恶,如今,他倒清闲去了。”
  林成方道:“不会的,江前辈告诉我,他也瞧到了一个好帮手,只不过,要大费手脚,才能把他挖入江湖,他们两位虽未出面和黑剑门正面为敌,那是因为他们知道名气太大,一旦出面,黑剑门自然不会上钩,对于前辈,两位老人家,绝不会忘记,他们在大涯奔走,到处替你罗致帮手,高手不难寻,”难在他们要默默无闻,江湖没有人认识他们才行。”
  万寿山道:“成方,你可听到老叫化子说过,他找的什么人?”
  林成方道:“什么人?江前辈他告诉我,他一点也没有把握,但他不会就此放手,他会尽最大的心力,把他挖出来。”
  万寿山笑一笑,道:“这么说来倒是我错怪他们了唉!事实上,我也不过说说罢了……”
  话声微微一顿,接道:“目下苦的是,我们的人手太少外事不便。”
  林成方道:“韩易名毁容,可以信任,不过无法寄以大任罢了。”
  万寿山道:“目下,咱们要和黑剑门接头,我就不知派哪个去了。”
  林成方道:‘做出苏百魁,我和他一起去。”
  万寿山沉吟了一阵道:“这么吧!我也去,我一直还未和黑剑门中人会过面。”
  林成方道:“好,咱们都去,也好见识一下黑剑门中人。”
  两个人计议停当,万寿山亲自到石牢中放了苏百魁。
  苏百魁虽被囚了起来,但生活却过得很好,每日大鱼大肉,吃得满面红光。
  万寿山把苏百魁请入内厅,道:“苏百魁,我把你囚入石牢,你可知道为了什么?”
  苏百魁摇摇头道:“不知道。”
  万寿山道:“因为,你不小心,被人追踪而来,所以,我把你暂时关了起来。”
  苏百魁道:“以后呢?”
  万寿山道:“引起了一番不大不小的纷争,白雇主找上门来。”
  苏百魁急急说道:“钱付清楚没有?”
  万寿山摇摇头,道:“没有。”
  苏百魁急急说道:“这个怎么行,不付钱,怎么叫他们走。”
  万寿山微微一笑道:“不管他们的钱,是否付清了,但你的一份,总是少不了。”
  一面说话,一面取了一张银票递了过去。
  苏百魁打开银票,瞧了一眼,道:“比约定的多了一倍。”
  万寿山道:“一千两银子,是咱们约好的价钱,另外一千两银子,是补偿你白坐了这么久囚室的代价。”
  苏百魁本来还想抗议一番,但看在这一千两银子的份上,火气顿消,道:“算了,事情过去了,不再提,何况,你万总镖头,也是一番好意……”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总座,突然把在下由囚室中放了出来,想必又有要在下效劳之处了。”
  万寿山很讨厌他那副嘴脸,不过,这时刻,却不能发作,只好打起精神,道:“苏兄,是这么回事,咱们不是有个约定吗,凡是我们接下的生意,都由你从中引介……”
  苏百魁接道:“是啊!又有生意找上门了。”
  万寿山道:“一则,追你而来的人,已被咱们收拾了,不用再担心什么,二则,这笑生意不算小,这两千两银子,不能不给你赚。”
  苏百魁道:“两千两,生意不小啊!”
  万寿山道:“人家三天后来听回答,所以,咱们必须在三天内,给人家一个答覆,你要在两天内和黑剑门中人,取得联系。”
  苏百魁道:“两天时间,只怕是短了一些。”
  万寿山道:“没有办法,人家只有这么一点时间,如是无法取得联系,咱们只好取消这一次的交易了。”
  苏百魁道:“好吧,我试试看,如果在徐州能找到他们,事情就可以决定了。”
  万寿山道:“这一次,我们一起去……”
  苏百魁道:“总镖头跟在下满街闲荡,只怕是不大方便吧!”
  林成方道:“总镖头,苏兄说得是,以总镖头的身分,不太合适在街上游荡,我看还是由在下跟苏兄走一趟吧!”
  苏百魁不识林成方,一皱眉头,道:“你是什么人?”
  万寿山道:“这是敝局的新任镖师林成方。”
  林成方一抱拳,道:“兄弟初出茅庐,还望苏兄多多指点。”
  苏百魁本想推拒一番,但听得林成方说得如此客气,倒不好意思拒绝了,笑一笑,道:“这种事,有些诡秘,实在说,不是像你林兄这种年轻有力的事。”
  林成方道:“苏兄夸奖了,兄弟见识浅陋,正要跟着像你苏兄这样的老江湖,多多学习一些。”
  苏百魁道:“好吧!我带你走走,但不能穿着你这身衣服,也不能挂着长剑。”
  林成方道:“兄弟跟着苏兄去长见识,自然要一切从命。”
  对林成方的温顺,苏百魁感到很满意,笑一笑,道:“总镖头答应了,咱们就可以动身了。”
  万寿山也觉得自己这个性格,不适做这种事,林成方能屈能伸,武功、机智都不错,倒不如由他一个人去。
  当下点点头,道:“你们两个人去吧!不过,至尽明晚上,三更之前要回来。”
  苏百魁道:“不论如何?咱们在明晚三更之前,给你一个消息。”
  万寿山道:“好!你们小心一些,不要事情未办好,先惹了一身麻烦出来。”
  这番话,语意双关,林成方自然心领神会,一躬身,道:“总镖头放心,咱们会小心行事。”
  万寿山一挥手,道:“好,你们去吧。”
  两个人离开了大厅,林成方心中一动,一语不发,直向大门外面行去。
  苏百魁一皱眉头,道:“林老弟,你要到哪里去?”
  林成方道:“去找黑剑门中人啊!”
  苏百魁道:“就这副模样儿去吗?”
  林成方道:“难道还要改扮一下吗?”
  苏百魁道:“不错,要改扮一下,这一回,我要带你开开眼界,快去换衣服,咱们一盏热茶之后,再在这儿见面。”
  林成方道:“换什么样的衣服?”苏百魁了林成方一眼,道:“你人才,相貌都不错,扮装个公子哥儿,倒也是充得过去,不过,你经验少,不能应付场面,所以,咱们装成一个样儿,也好一起行动,走!到我那里去,我替你装扮一下。”
  林成方点点头道,“一切要仗凭苏兄了。”
  两人离开镖局时,都扮成一个船、脚工人的模样。
  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这些人,在云云众生中,是花样最多的人。
  苏百魁和林成方长裤、短褂、腰中横束了一条白带子,也正是船、脚夫们工作之余,出去游荡时穿着的衣服。
  也许是苏百魁觉得林成方长得太俊,和自己走在一起时,恐怕有些难看,所以,他把林成方化装的很难看,带着一层青黑的胸色,眉宇上面,还有一条隐隐可见的刀闯。
  苏百魁对易容之术,似乎是下过了一番工夫,改扮的神色,满像那么回事。
  不过,两人穿着衣服的质料,都不错,浅灰色的丝绸。
  这就是两人看上去,像是般、脚夫帮中管事人一般。
  林成方紧行一步,跟在苏百魁的身旁,道:“苏兄,我想到了一件事,不知道当不当问?”
  苏百魁道:“什么事?”
  林成方道:“咱们要不要交代镖局子一声,叫他们派个人跟着咱们……”
  苏百魁道:“跟着咱们干什么?”
  林成方道:“万一咱们出了什么事,也好有个报信的人。”
  苏百魁笑一笑,道:“你呀!兄弟,少说话,跟着我去就是,要是镖局有个人跟着,咱们一辈子,也接不上黑剑门中人。”
  他被囚禁在花园之中,不知近日来江湖中事,对林成方知道得太少。
  林成方故意地东一句,西一言,使得苏百魁对自己生出了一些轻视之心,呼来喝去,一旦见到黑剑门中人时,也好让对方不太重视自己。
  苏百魁轻轻吁一口气,接道:“林兄弟,不是我苏某人说你,这种江湖上事,花俏很多,不知道的人,很难摸到门路,刚才我的话,也许说得太重了一些,你可别放在心上。”
  他想一想觉得有些不对,万寿山可以囚他一个多月,他心中对万寿山生出了畏惧,他不怕林成方,但林成方既是镖师,很可能对万寿山说得上话,刚才,自己可能太轻视他了,万一他告诉了万寿山一声,说不定,又会给自己添上很多麻烦。
  林成方早已看透了苏百魁的用心,心中暗笑,口中却连连说道:“不会,不会,兄弟一切要向苏兄学习,你年纪大些,做兄弟的只有跟着听候使唤的份。”
  万寿山的想法不错,林成方的厉害之处,还不在他的清湛的武功造诣和过人的机智,而在那份能屈能伸的气度。
  苏百魁哈哈一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承你看得起我苏某人,叫我一声老大,今个你就不能和我抢着付帐。”
  林成方道:“这个,这个……”
  苏百魁接道:“什么这个、那个的,老实说,别的也许不知你林兄弟,但如说到银子,我可比你多一些,从今之后,咱们只要在一起,所有的帐,都归我开了。”
  林成方道:“苏兄这么说了,兄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语声一顿,接道:“现在,咱们要到哪里去?”
  苏百魁道:“找一找能和黑剑门联络上的人。”
  林成方道:“苏兄,你不是可以和他们联络得上吗?”
  苏百魁道,“联络得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如是黑剑门可以任人联络,那算什么神秘门户。”
  林成方有些失望,道:“这么说来苏兄也是全无把握了。”
  苏百魁道,“任何人,都谈不上把握二字,黑剑门作生意,成不成,全操要他们自己手中。”
  林成方道:“他们没有一定的联络去处,别人无法找到他们,岂不是坐失了很多的生意。”
  苏百魁道,“他们无所不在,就要看你肯不肯下工夫去找。”
  林成方哦了一声,未再多问。
  苏百魁先带林成方到了一座酒楼之上,叫了儿样菜,两个人对喝起来。
  林成方暗中留心苏百魁的行动,只见他不停地翻动着筷子,移动着酒杯,甚至移动着酒壶。
  但却一直没有见到什么反应。
  但林成方却暗把他的举止行动,记在了心中。
  过了半个时辰之久,仍然不见有何动静。
  苏百魁站起身子道:“不行,咱们得换一个地方。”
  林成方点点头,跟着站了起来。
  两个人连换了三家酒楼,一起没有什么反应。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林成方笑一笑,道:“苏兄,江湖中的事,在下知道的大少,如果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要你苏兄多多指导一番。”
  苏百魁道:“林兄,江湖上的事,如有我苏某人不知道的,真还不多,你尽管跟我走,不过……”
  林成方接道:“不过什么?苏兄请吩咐。”
  苏百魁道:“听我招呼行动。”
  林成方道:“这个自然,兄弟一切都遵从苏兄之命。”
  苏百魁极满意林成方的答覆,笑一笑,道:“林兄,你成过亲没有?”
  林成方道:“在下的家境不好,岁月蹉跎,尚未成过婚配。”
  苏百魁道:“好,今晚上我带你去见识一下。”
  他虽未说得很明白,但林成方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明白装作不明白,笑一笑,没有说话。
  苏百魁老吃老做,熟门熟路,带着林成方到了一处大院宅前。
  林成方打量宅院一眼,只觉门楼高大,庭院深深,围墙高过人,心中暗暗忖道:这等的深宅大院,如非熟知内情的人,怎会想竞是路柳墙花之家。
  这时,天色已到了掌灯的时分。
  苏百魁伸手扣动门环,一连五禹。
  大门呀然而开,一个四十左右的健壮妇人,当门而立,拦住了两人去路。
  林成方望了那健壮妇人一眼,缓缓向后退了一步。
  苏百魁却一拱手,道:“王妈妈在吗?”
  健壮妇人道:“你是什么人?”
  苏百魁道:“在下姓苏,有劳通报王妈妈一声。”
  林成方心中暗道:这哪里像是逛窑子,简直跟进了衙门一样,难道这等地方,还有什么仗恃不成?
  只听那健壮妇人说道:“王家往来无白丁,你苏爷这身打份,照老身的看法,还是请回去吧!”
  苏百魁笑一笑道:“在下读书不多,也没有功名在身,不过,就是有点银子,我瞧你还是替我通报一吧!”
  健壮妇人又打量了苏百魁一眼道:“银子,你可知道,咱们这地方,坐一会吃杯茶,要多少银子?”
  苏百魁道:“一年前,不过五两银子,现在就算涨价了,也不过十两银子足矣!”
  健壮妇人笑道:“价倒没有涨,不过老身看你苏爷,不像是有五两银子的人!”
  苏百魁有些火了,冷笑一声,道:“你是新来的吧?”
  健壮妇人道:“说新不算新,但也不够老,老身到此,已有半年多了。”
  苏百魁道:“正赶我离开了徐州,所以,你不认识,苏大爷在这个地方,多的钱没有化过,一千两银子,已经用过了。”
  健壮妇人怔一证,道:“苏爷,这不是过嘴说,伸两个指头充数儿,要真有银子才行,我们这……”
  苏百魁冷冷接道:“我们知道你们这里,养了几个打手,不过,苏大爷不吃这个,你要再给我搅和,别怪苏大爷我要出手打人了。”
  健壮妇人还想开口,一个全身黑衣的大汉,突然冲了过来道:“田嫂,你和他啰嗦什么?给我哄出去就是了。”
  口中说着话,人却一拳捣了过来。
  苏百魁一闪身,拳头捣向身后的林成方。
  林成方一抬手,扣住了黑衣人的腕穴,道:“苏兄,这小子,要怎么办?”
  苏百魁道:“让他吃一点苦着算了,不要伤得太厉害。”
  林成方笑道:“苏爷说情,你小子的运气还不算太坏。”
  向旁带一带陡然松手。
  黑衣大汉右腕脉穴被扣,一身劲道用不上,等他能用上劲时,已然身不由己,蓬然一声,摔个狗吃屎。
  这一跤跌得不轻,站起来,顺口向外淌血。
  苏百魁一伸手,拉着那健壮妇人,直向大厅中跑去。
  林成方紧随在苏百魁的身后。
  这当儿,三个黑衣大汉,护着一个珠光宝气的中年白胖妇人,大步行了过来。
  苏百魁迎着那胖妇人一拱手,道:“王妈妈,久违了。”
  白胖妇人微微一笑,道:“我还道什么人这么个凶法,在这里动手打人,原来是苏大爷,请请,咱们厅里坐。”
  苏百魁没有吹牛,这地方,确然很熟。
  这时,那黑衣大汉,已行入庭院,健壮妇人也伸手掩上了大门。胖妇人带两人行入大厅,道:“苏爷这位朋友贵姓啊?”
  苏百魁道:“他姓林,是我的一位好兄弟。”
  胖妇人道:“林爷是第一次来吧?”
  林成方道:“小可是第一次来。”
  胖妇人道:“稀客啊!稀客,快些请坐,我说小杏花啊!快些上茶。”
  小杏花不算太美,但却有一股异于常人的妖媚劲儿,只见她莲步细碎,柳腰款摆,春风俏步地走过来。
  直行两人身前,双腿弯腰,举起玉盘儿,道:“两位大爷请用茶。”
  她说话的声音,似乎受过了训练,语声中,带着一股特异的嗲劲儿。
  林成方取过盘上的白瓷杯子,却不知下一步应该如何。
  苏百魁老吃老做,取过茶杯后,顺便在姑娘的捧茶盘手上抓上一把。
  不过,这一把没有白抓,一块十两重的银锭子,放在了茶盘上面。
  林成方心中暗道:这地方充满着神秘,豪华,但化钱,可也是得出手大方。
  胖妇人挥挥手,小杏花,托着茶盘退出去。
  后面看,腰摆臀摇,走的是那样撩人心火。
  苏百魁只看得两眼发直,道:“玉妈妈,这小姐,接不接客人?”
  王妈妈笑一笑,道:“看你那副模样儿,好像饿了半年的馋猫一般,见不得一点腥气。”
  苏百魁道:“饿半年倒是没有,但却馋了一个月。”
  王妈妈道:“苏爷,你这句话说得可真是风凉,阎罗王没鼻子,鬼也不信,我王妈活了这把年纪你就少给我来这一套吧!”
  苏百魁道:“王妈不相信,那也就没有法子的事,不过,我说的可是实话。”
  林成方心中暗笑道:“这话还真没有法子说出来,总不能实说,被人家关了一个月。”
  王妈妈道:“算啦,咱们不抬这个杠,小花还是好人家,没有破过身子,我看她生得伶俐,让她跟我身边做事,你就少动歪点子,再说,我这时燕瘦环肥,应有尽有,不是王妈我说一句夸口的话,不到十分姿色,也进不了我这个大门。”
  苏百魁道:“这话说的也是,我苏某走南闯北,见过的场面不少,但像你王大妈手下这些标致的姑娘,还真少见,不过,小杏花那丫头,有一股特别的嗲劲儿,看得叫人惊心动魄,如果王妈妈行个方便,我姓苏的不在乎银子。”
  王妈妈笑一笑,道,“这件事,咱们过些日子再谈,今个晚上,说什么都不行。”
  苏百魁道:“好吧!不行,就算了,你就替我们选两个标致的来吧!”
  王妈妈道:“你苏爷是熟客,咱们可省去一些礼数,但你苏爷带了位生朋友来,我王妈妈不能失礼了,我己吩咐他们在二堂上摆酒,咱们到二堂去坐吧?”
  苏百魁笑一笑,起身向后行去。
  林成方紧行一步,走在苏百魁的身后,低声道:“苏兄,咱们又要吃酒了?”
  苏百魁道:“这叫赏花宴,美酒、佳肴、玉人在座,王妈妈会出尽八宝,兄弟你可以看仔细,选一个标致的,别负了你这洞房花烛的小登科。”
  林成方道:“一杯茶,你赏了十两银子,这席酒,只怕又要化了不少的钱。”
  苏百魁道:“赏花宴,是这儿独家规矩,让你品鉴美女,也要度试你的财力,公价是一席酒百两纹银,但一百两银子是定价,自不能拿得出手,至少也得送上个十两二十两的赏钱,大方点,要化上一百五十两银子。”
  林成方道:“好贵的一席酒!”
  苏百魁道:“贵是贵了一些但却省了不少的麻烦,你只要在赏花宴上看中了哪位姑娘,她可以当夜留你下来,这也是王妈妈的独家规矩,换一个地方的花国名妓,化费比起这儿是便宜多了,但你不跑个十趟、八趟的,很难作人幕之宾。”
  两个人谈话之间,已经进入了二堂。
  二堂布置得很豪华,白毡铺地,四面的墙壁都用白绫慢起。
  四盏垂苏官灯,照亮了整座的二堂。
  这地方够宽大,至少,可以摆上八桌酒席。
  但整座二堂上,只有一桌。
  苏百魁人坐下,手已伸入袋中,摸出了一张银票。
  林成方目光很凌厉,扫掠了一眼,只见那张银票上面的数字,是两百两。
  一桌四菜,要两百两银子,实在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
  苏百魁笑一笑,道:“王妈妈,这点费用。”
  王妈妈伸手接过银票,看也不看一眼,就递给身侧一个丫头,道:“收起来。”
  林成方看那半头伸手时,暴出来青筋,心中暗暗吃了一惊,忖道:“这丫头,不但有一身横练的工夫,而且,还有了相当的火候成就。”
  王妈妈收了银票,人也站了起来,道:“苏大爷,我还有事,少陪了,两位坐坐吧!”
  也不管苏百魁是否答允,转身就向外行去。
  苏百魁一皱眉道:“王妈妈,快请留步。”
  王妈妈停下了脚步,道:“苏大爷,你还有什么吩咐?”
  苏百魁道:“我这位林兄弟初度来此,你王妈妈也该留下来,招呼一下,陪上两刻再走。”
  王妈妈笑道:“我说苏大爷,你们肯到王家大院来,总不能冲着我王妈妈吧!你先稍坐片刻,姑娘们马上就来,我这儿的规矩,你苏大爷不是不知道,赏花宴上,凡是能够来的姑娘,都会到齐,你留我在这里作什么?”
  话说得很有理,而且,也够婉转,只是软中带硬。
  林成方还不觉得如何。
  但苏百魁却听得脸色大变,冷笑一声,道:“王妈妈,我姓苏的化钱不痛快,还是你有了什么毛病,大爷的银子像流水一般化出去,可图个舒服,又化钱又受气的事,苏大爷可忍不下来,你乖乖的给我坐回来,别让大爷我动了真火。”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