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阴阳双剑


  万寿山沉吟了一阵,道:“年来咱们退了保,也未必能够平安过关了。”
  林成方道:“既是已经惹火上了身,倒不如硬撑下去。”
  万寿山道:“好!就这么决定,咱们把斩情女保到徐州。”
  这几句话说得声音很大,似乎是有意让斩情女等全都听到。
  篷车又向前行去。
  行约四五里路,到了一座一岔路口。
  一排四个人,站在路中,挡住了去路。
  林成方距离四人三丈处,一勒马缓,健马停了下来。
  章明也跟着下了马,缓缓迎了上去。
  林成方举动很文静,缓缓取下马鞍上挂的长剑,迎了上去。
  章明走得很慢,一直拿眼瞄着林成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双方距离六七尺左右,停了下来。
  章明一抱拳,道:“四位是……”
  站在左首的一个,冷冷答道:“湘北四怪……”
  章明道:“久仰久仰。”
  左首大汉道:“不用客套,各位已经连闯了数道拦截,足见高明,但不知对咱们兄弟,如何开销……”
  林成方缓步越过了章明,接道:“四位可是劫镖的?”
  一面目光转动,打量了四人一眼。
  四个人,都穿着墨色的衣服,但却用着不同的兵刃。
  两个人佩刀,两个施用的软鞭。
  四个人的年风,约在三十四五至四十之间。
  林成方瞧出了这四人都是具有一身内外兼修的武功,但却无法知晓四人的身分。
  也许章明知道,但他去忘记告诉了林成方。
  为首黑衣人道:“不错,咱们如若不是想劫镖,怎会站在大道上吃灰、喝风?”
  林成方点点头,道:“这就是了,敝局已经见识过了几道拦截的高人。”为首黑衣人道:“所以,我们没有轻视你,阁下准备动手呢?还是交出斩情女来?”
  林成方心中暗道:“无论如何,应该先知道他们姓名才行,总不能糊糊涂涂地打一仗。”
  心中念转,口中笑道:“宝通镖局,小店小号,人手不多,自然在江湖上,也没有什么名气了。”
  左首黑衣人道:“很多人都低估了贵局,贵局这一点,不论能否闯过十道拦截,都将是名动江湖了。”
  林成方道:“四位都是大有来历的人,又何苦和我们为难?”
  为首黑衣人哈哈一笑道:“阁下,实在是很会说话,何不干脆了当地问我们姓名?转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我相信,你不认识我们。”
  林成方道:“兄弟眼拙,兄弟眼拙。”
  为首黑衣人道:“襄阳四杰,剩下没有听说过吧?”
  林成方确然没有听说过,但却不得不抱拳一礼,道:“久仰,久仰。”
  为首黑衣人轻轻吁一口气,道:“我们四兄弟,练过一种全搏之术,叫做‘鞭中刀阵’,在江湖道,也算稍有名气,你可颅尽贵局的实力,和我们一点。”
  林成方道:“敝局店小人少,能动手,也不过三两个,我姓林的是打旗的先上,接四位此阵就是。”
  为首黑衣人点了点头,道:“好!”
  一抬腕,佩刀出鞘。
  四个黑衣人,依序亮出了兵刃。
  老大、老三,施用长刀,老二、老四,各抖一条十三节亮银软鞭。
  林成方看四人脸上一团正气,急急摇手,道:“慢来,慢来。”
  为首的黑衣人,已然挥刀摆阵,闻言停下,道:“阁下,还有什么话说?”
  林成方道:“不错,兄弟心中有些疑问,必得先问个明白,咱们才能动手。”
  为首黑衣人道:“你请说。”
  林成方道:“襄阳四杰,不是绿林道中人吧?”
  黑衣人道:“宋鸿保四兄弟,还有一点清名。”
  林成方道:“既是侠人中人,为什么出手劫镖,就不怕伤你们四兄弟的清誉吗?”
  宋鸿保冷笑一声,道:“阁下是明知故问了,你们保的什么镖,用不着宋某人点破,那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女妖,我们四兄弟受人之邀,为民除害,有何不可?”
  林成方点点头道:“这么说来,你们和斩情女,也是全无过节了?”
  宋鸿保道:“没有,完全是除害之行。”
  林成方道:“宋兄,不论斩情女在江湖上的声誉如何?我们已经接下了这趟镖,就不管如何也得保到徐州,斩情女在江湖时日很久,急也不在一时。”
  宋鸿保摇摇头,道:“不行,我们应邀除害而来,并非只有我们兄弟四人,就算我们答应了,别人也不会答允。”
  林成方道:“那是别人的事了。”
  宋鸿保道:“我们兄弟如不出手,别人擒获了斩情女,岂不是对我们是一种讥讽。”
  林成方道:“宋兄,敝周因行规所限,不能放手,宋兄……”
  宋鸿保一扬手,制止住林成方再说下去,接道:“这已不是言语间,可以解说的事,贵局不放手,只有动手一途。”
  林成方道:“好吧!宋兄一定要见个胜负,兄弟只好奉陪了。”
  口中说话,人也缓步向前行去,宋鸿保右手轻挥,四个人迅快地布成了,一个碗形人阵,所谓“鞭中刀阵”,并非什么阵法上变幻之妙,而是四个人兵刃上的配合。
  林成方艺高胆大,缓步行入了那碗口之中。
  韩二心中大急,低声对章明道:“章兄,快记林镖头退出来,襄阳四杰的合搏之阵,凶厉非凡,不可轻敌大意。”
  这时,万寿山也快步行了上来,越过章明、韩二,直趋阵前。
  宋鸿保目光凝注在林成方的身上,冷冷说道:“阁下只有一个人吗?”
  林成方笑道:“在下不行了,还有别人接手,四位不用客气,请出手吧?”
  宋鸿保冷冷说道:“阁下如此狂傲,那就别怪咱们手下无情,说话声中,单刀一起,领先攻去。
  刀光一闪间,两条亮银鞭,也同时出手,像两条银龙一般,卷袭而至。
  另一把长刀,却在双鞭之后,闪电而至。
  鞭网、刀光,组合成一片冷芒、光墙,合击而至。
  这凌厉无匹的一击,有如排山倒海般压了下来。
  林成方皱皱眉头,他未想到鞭刀合手一击,竟有如此威势。
  心中惊震,手却未停,长剑一抬“法轮九转”,一把剑,幻成了一片剑光。
  但闻一阵兵刃交击的响声,密如爆花,两鞭、两刀,尺为剑光封挡开去。
  但林成方仍被拘原地,未能破围而出。
  两鞭、双刀也被他一剑震开,保持了一个不分胜负的周面。
  宋鸿保暗暗惊心,想道:十余年,从没有一个人用这等方法,接下他们丑、鞭合击之术。
  这是硬碰硬,内力要强,剑光要密,如若有一件兵刃挡不开,不可能不受到伤害。
  林成方心中也有些嘀咕,暗道:这四人的击搏配合,已极佳妙,再加上他们兵刃的软、硬有别,更增威势,我也不能太过逞强,以免遭殃。
  心中念转,口中却朗朗一笑,道:“襄阳四杰的鞭中刀阵,在下总算见过了,四位小心,在下反击了。”
  他已根本不再给对方出手的机会,说话时,长剑已递了出去。
  话说完,已然攻出了七剑。
  这七剑连环相接,剑招直指宋鸿保。
  宋鸿保刀封人闪,免强把七剑接下,但却被逼退了五六尺。
  这四人,久习合搏之术,心灵上默契纯熟,宋鸿保向后退,另外三人,也跟着退全阵跟着移动。
  所以,林成方一收剑,两条亮银鞭,加上一片刀光,已疾袭而至。
  林成方身形一侧,避开了袭来刀势,长剑上封,挡住了一条亮银鞭,另一条亮银鞭,却斜里击至,迫得不得不走险招,吸一口气,一个大转身,直向那执鞭者怀中欺去。
  长鞭来势如风,疾落而下,林成方。已然很忆地避开这一击。
  但亮银鞭,长过一丈,林成方以快速的身法,欺近了约五距离。
  显然,林成方已准备拼受一击之苦,举手还击。
  这鞭中刀阵,本有着很严密的组合,宋鸿保一把单刀,本可封击林成方的来势,但因宋鸿保被林成方一连七剑的攻势,迫得喘息未定,未及出手,留下这个空隙。
  那人手中的亮银鞭,固可击中林成方,但鞭的威力,都在鞭梢之上,这等近身距离,鞭上威力大减,却正是林成方长剑可及之处。
  事实上,林成方的长剑,已然随着向前行进的身子举了起来,剑芒直指前胸。
  只听宋鸿保大声喝道:“二弟快走。”
  单刀一挥,横里扫来。
  执鞭人心中也明白,手中长鞭,纵然七中对方,也只能使对方受伤,但对方的长剑,却必然击中了自己的致命所在。
  用不着宋鸿保招呼,他已疾忆地向后退去。
  林成方行险发招,完全抢制了先机,快速的身法,真欺而堪堪避开单刀,左手一挥,抓住了软鞭,长剑一抬,指上了前胸。
  说来容易,事实上,林成方已连冒奇险,完全凭藉着灵巧快速的身法,和估算的准确,一举问,制服了强敌。
  宋鸿保放下手中单刀,轻轻叹息一声,道:“阁下下高明。”
  林成方道:“承让,四位是撤走?还是要闹出流血惨局?”
  那执鞭大汉怒道:“要杀便杀,襄阳四杰,不是贪生怕死的人。”
  林成方冷笑一声,道:“阁下如是真想死,在下成全……”
  宋鸿保高声说道:“镖师且慢……”
  林成方的长剑已刺破了那执鞭人的衣服,剑尖女抵触肌肤,却突然停手,道:“宋兄有何吩咐?”
  宋鸿保望望老三、老四,缓缓说道:“咱们兄弟的鞭中刀阵,既无法困住阁下,那就证明了咱们非阁下之敌。”
  话已经说得很明显,林成方收了长剑,道:“宋兄能赏脸,给敝号一个面子,在下是感激不尽。”
  宋鸿保道:“惭愧,惭愧……”
  林成方道:“宋兄,畜重了。”
  宋鸿保一面喝令三兄弟收起兵刃,现面还刀入鞘,道:“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求,不知镖师是否见允?”
  林成方道:“但得力所能及,兄弟自当答允。”
  宋鸿保道:“咱们久闻斩情女之名,似乎是江湖上一大妖女,因此,敝兄弟才受邀而来,准备除此妖女。”
  林成方道:“哦!”
  宋鸿保道:“但咱们兄弟学艺不精,只好愧对邀约好友,但空入宝山,就此而返,亦觉失望,所以,咱们想见斩情女一面,不知镖师意下如何?”
  林成方道:“这个在下不便作主,必须征得斩情女姑娘同意。不过,兄弟可以奉告的是,我们确实保送斩情女直行徐州。”
  只听一个银铃似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林镖师不用为难,贱阅人多矣!还在乎被入瞧瞧吗?”
  车篷启处,斩情女已然缓行了过来。
  襄阳四杰,八只眼睛,一齐投注在斩情女的身上。
  只见她杏眼,桃腮,果然是动人无比。
  宋鸿保叹口气,道:“姑娘能倾倒众生,果非平常姿色。”
  斩情女道:“我如有机会到襄阳,定会趋府拜访。”
  宋鸿保道:“姑娘最好别,但如果一定要去,敝兄弟至少可以保证姑娘在襄的安全。”
  斩情女一欠身,道:“小妹这里先行谢过。”
  宋鸿保一挥手,道:“姑娘请上车,咱们兄弟告辞了。”
  转身向前行去。
  望着襄阳四杰的背影,林成方笑一笑,道:“姑娘,人人都要杀你,但真正见到你时,都似是已失去了非杀你不可信念。”
  斩情女道:“众口灿金,江湖上把我斩情女,说成了斩情灭性,断义绝亲的凶恶之秆,事实上,江湖上人,不知有多少比我斩情女凶恶十倍。”
  林成方道:“姑娘所以能名动江湖,照在下的看法,似乎不全是因为姑娘的手狠心辣……”
  斩情女嫣然一笑,道:“这么说来,林镖头又发觉了我斩情女多了一项凶恶,还望不吝赐教,小妹这里洗耳恭听。”
  林成方道:“姑娘容色照人,想来也是成名原因了。”
  斩情女笑一笑,道:“多谢林镖头的夸奖。”
  转身登上篷车。
  章明快步行了过来,道:“林兄,高明啊……高明。”
  林成方道:“为什么?”
  章明道:“襄阳四杰,也是白道中人,在襄樊一带,甚具侠名,林少兄放他们一马,那是最好不过。”
  林成方道:“咱们只不过才闯过了一半埋伏,看样子,闯过这十道埋伏,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篷车仍继续地向前行去。
  行间只见两个中年大汉,微闭双目,站在大路之中。
  这两人,一个穿着白色长衫,一个穿着黑色长衫。
  身上都佩着长剑。
  韩二神情庄重,又目凝注两人身上瞧了一阵,低声道:“林镖头……”
  其实,林成方也注意到了这两个人,这是两个很怪异的人。
  第一是他们的镇静,站在路中,明明是拦人去路,但林成方到了他们身前五六尺处,两个人仍然静静地站立不动。
  第二是他们那份冷漠,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站在那里,好像两个泥塑、石雕的人像。
  林成方心中明白,一个真正的剑手,静如山岳,动如闪电。
  起是沉静的人,出剑越快。
  暗暗吸一口气,严作戒备,一面说道:“两位似乎是拦住了去路。”
  两人仍然是静站着未动。
  似乎是根本就没有听到林成方的话。
  韩二快步行了过来,低声道:“林兄,这两人,你认识吗?”
  林成方摇摇头,道:“不认识。”
  韩二道:“这两位是江湖上有名的阴阳剑,两人同时出剑,从示失手,剑下难有逃命之人。”
  林成方哦了一声,道:“好,你们站开一些。”
  韩二道:“林镖头,请小心一些。”
  林成方点点头,又缓缓向前行了两步,道:“两位朋友,请让让路如何?”
  那穿白衫的人,缓缓睁开双目,望了林成方一眼,道:“你跟我说话吗?”
  林成方道:“不错。”
  白衣大汉道:“什么事?”
  林成方道:“麻烦两位让个路,咱们借借光。”
  白衣人道:“哦!要我们走开是吗?”
  林成方道:“不敢,不敢,借个光,借步路。”
  白衣人冷笑一声,道:“这个吗?很容易,这要按规矩来。”
  林成方道:“什么规矩?”
  白衣人道:“兄弟让一步,一万两银子,由这里到路边,大约是十步吧!”
  林成方笑一笑道:“一步路一万银子,太贵了,这价钱,小号出不起。”
  白衣人道:“出不起,诸位只好换个地方过了。”
  林成方已看出今日之事难以善罢甘休,笑一笑,道:“两位,兄弟想请教一事,不知两位兄台可肯赐告?”
  白衣人闭上嘴,不再理会林成方,黑衣人却开了口,道:“什么事?你说吧!”
  林成方道:“小号在江湖上籍籍无名,两位却是武林大侠,这价钱,咱们付不出,不过,其他方面,不知是否可以补偿。”
  黑衣人道:“补偿?怎么个补偿法?”
  林成方道:“譬如说,小号能够拿得出的……”
  黑认人冷笑一声,道:“倒有一件东西,贵号一定有,只不知你肯不肯给罢了。”
  林成方道:“说说看吧,只要我们有,总好商量。”
  黑衣人道:“斩情女,或是她项上人头,两样只要一个!”
  林成方哦了一声,道:“这索价还是太高,这么吧,在下还个价钱如何?”
  黑衣人道:“好!你开过来。”
  林成方道:“咱们保护斩情女的总价是由开封到徐州,纹银五百两,分一半给诸位如何?”
  黑衣人突然一瞪双目,两道冷厉的目光,凝注在林成方的身上,道:“你可是在寻二爷开心吗?”
  林成方笑一笑道:“言重了。”
  黑衣人冷哼一声,道:“找死。”
  喝声中寒芒如电,直击过来。
  林成方的长剑,也出了鞘。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两个人在一刹那间,对了七剑。
  黑衣人先出剑,抢去了先机,攻出了四剑。
  林成方封开四剑后,还攻了三剑。
  两个身子,都稳稳站在原地,剑仍紧紧地握在手中。
  这说明了两个人功力悉敌,剑上的力道,也是半斤八两。
  黑衣人目光流现出惊异的神色,林成方心中也是暗暗震动,这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遇上了高手,势均力敌的高手。
  四目相注,良久无言。
  万寿山已悄然移步而上,越过了韩二、章明。
  他在两人剑光交击之中,已瞧出了林成方遇上强敌。
  单是这一个黑衣人,林成方也许可以抵挡得住,但如加上了那个白衣人,双剑合击,以那黑衣人的手法,很可能三五剑就伤到了林成方。
  对这等第一流的剑手,万寿山不能不严作戒备。
  黑衣人忽然纵声大笑一阵,道:“想不到啊!”
  一个小小的宝通镖局,居然会有这样一流的镖师。
  双方对过七剑,林成方也一直保持着森严的戒备,黑衣人剑未还鞘,林成方也一起执着宝剑,淡淡一笑道:“阁下夸奖了。”
  黑衣人停下了笑,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十分冷漠,道:“贵镖局像阁下这样的镖师,不知还有几个?”
  林成方道:“上有总镖头,至于镖师吗?五七个总是有的。”
  黑衣人道:“人人都像阁下这样的身手吗?”
  林成方道:“十个手指,也不能一般齐,有人比在下高明,但也有比在下差一点的。”
  黑衣人目光一惊万寿山,韩二,章明,道:“除阁下之外,还有他们三位?”
  林成方目睹万寿山已选好了方位,笑一笑,道:“朋友,不觉得问得太多了吗?”
  黑衣人出手几剑之后,反而对林成方髭敬重起来,笑一笑,道:“说的也是,但剩下的大名,可否见告呢?”
  林成方反问道:“两位又怎么称呼呢?”
  黑衣人道:“阴阳双剑,兄弟是阴剑郭相。”
  自衣人接道:“阳剑马候。”
  林成方道:“兄弟林成方。”
  郭相道:“林镖头不肯留下镖车,果是有些仗持,不过,就算林镖头能闯开我们兄弟这一关,下面三关,只怕也无法渡过。”
  林成方道:“郭兄的意思是……”
  郭相道:“如若林兄愿交兄弟这个朋友,何不卖个交情?”
  林成方道:“哦!”
  郭相哈哈一笑道:“林兄交出斩情女,我们兄弟,愿担保贵局过关,不受留难。”
  林成方道:“盛情可感,不过敝局如能留人,早就留下来了。”
  郭相冷哼一声道:“这么说来,林兄是不肯赏脸了。”
  林成方道:“镖行有镖行的规矩,俺们如若交出人,不但敝局无法再开下去,保镖的这一行,也不会放过敝局中人!”
  郭相目光一掠马候,道:“兄弟,这么看来,咱们得有一场火拼了。”
  林成方道:“郭兄,敝局承保此镖,只到徐州,如是两位真的可以放咱们一马,何不让咱们过关。”
  郭相摇摇头,道:“林兄,在下不愿和林兄舍命一战,但事实上我们似是已无法选择了。”
  林成方道:“郭兄既是这样为难,兄弟也勉强应命了。”
  阳剑马候突然开了口,冷冷说道:“姓林的,你有没有帮手?”
  林成方道:“帮手,什么帮手?”
  马候道:“我们阴、阳双剑合壁,速战速决,你林兄一人,绝非我们之敌。”
  林成方正等答话,万寿山已然含笑而出,道:“林镖头,本座和你配合。”
  马候道:“阁下是什么人?”
  林成方道:“敝局总镖头。”
  马候目光转注到万寿山的身上,道:“怎么称呼?”
  万寿山道:“宝通镖局中人,都是名不见经传的人,说了只怕阁下也不知道。”
  马候长剑一摆,道:“郭老大,出手吧!”
  郭相轻轻咳了一声,道:“兄弟,这档事,小兄觉得咱们须合计,合计。”
  马候道:“合计什么?如是阴阳双剑,留下下一个小镖局的镖,此后,咱们在江湖上,还有什么颜面立足。”
  郭相道:“话是不错,不过……”
  马候接道:“没有什么过不过,出手吧!”
  唰的一剑刺了过去。
  他出手一剑,正是阴阳双剑合搏的起手式,一剑刺出之后,不管对方是封架、闪避,马候已移动了位置。
  身后,留下了空门。
  郭相如若不及时的补上那个位置,那位置就可能留下了个很大空隙,马候整个的后背,都暴露在林成方剑势威胁之下。
  所以,郭相不得不及时挥剑攻出。
  同时,人也向另一个方位移动过去。
  这就是阴、阳双剑的佳妙配合,阴阳转动,有如剑之两刃,人虽两个,攻势则一。
  林成方已然全力工程,长剑疾如轮转,封挡对方的剑势。
  但觉阴阳双剑交流攻势、越来越快,而且剑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佳妙和精密的配合,使得林成方完全没有反击之能。
  一开始,就完全被阴阳双剑抢去了先机。
  万寿山全神戒备,但却并未出手。
  他知道林成方的剑上造诣,已到了相当的境界,林家的家传剑法,以迅速出名。
  阴阳双剑天衣无缝的合作,威力逐渐增大,两个快速转动的人影,似乎是已经合而为一。
  一团流转剑中,却攻出了两种不同的力道。
  一剑是阳刚之力。
  但在人的目光,却无法分辨出两种不同的力道。
  林成方立刻被迫得陷入窘境。
  万寿山冷眼旁观,也看得暗暗点头。
  如是一对一动手相搏,不论是阴剑、阳剑,林成方都可以从容对付,游刃有余,但这双方一配合,威力增大,却不止一倍。
  韩二已瞧出情形不对,再让林成方独撑下去,很可能会使林成方伤在阴阳双剑之下。
  忍不住低声道:“总镖头,林镖头越来越艰苦了。”
  万寿山身上未见兵刃,使得韩二心中更为紧张。
  其实,万寿山已开始行动,双手探入怀中,摸出了一付手套戴上。
  那是跟皮肤颜色一样的一双手套,但却相当的厚,不知是何物作成。
  忽然间,万寿山身子一侧,冲入了剑影之中。
  只见他双掌挥动,硬封剑势。
  只听波波几声轻响,阴阳双剑快速的攻势,在万寿山配合林成方的剑招封挡之下,攻势为之一缓。
  就是这一缓之势,万寿山忽然间,一探右手,五指扣拿,硬把马候的长剑抓住。
  他戴的手套戴上似是不畏剑刃,右手抓剑左掌一挥,切在剑身之上。
  一声脆响,马候手中的长剑,竟被那一掌,切成两段。
  林成方少去一半威胁,剑法忽然一变,连环三剑迫向郭相。
  凌厉的剑势,硬把郭相逼退了三步。
  阴阳双剑的合搏之势。生生被分了开去。
  马候手中余下了一截断剑,不禁为之一呆。
  高手过招,瞬息必争,马候这一怔神间,已被万寿山切断长剑的左手,扣住了他的右腕脉穴。
  郭相的处境,也好不了多少,被林成方全力反击,迫得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万寿山冷笑一声,道:“住手。”
  林成方是个很有修养的剑士,但在阴阳双剑逼迫之下,激起了他的怒火,这一轮猛攻,大有置郭相于死地的用心。
  直到听得万寿山呼喝之声,林成方收住了剑势。
  万寿山目光转动,扫掠了阴阳剑一眼,道:“两位,现在作何打算?”
  马候弃去了手中断剑,道:“阁下要杀就杀,我们兄弟认了。”
  郭相却轻轻吁一口气,道:“阴阳双剑今日败得极惨,前所未有,两个请给我们兄弟一痛快,我们兄弟承情于九泉之下。”
  口中说话,右手弃去了长剑,一闭双目。
  万寿山忽然松了马候的腕穴,道:“两位请便吧!”
  马候怔了一怔,道:“你放了我们?”
  万寿山道:“是,两位已尽了心力,也对得住邀请两个助拳的朋友了。”
  郭相回顾了马候一眼,道:“兄弟,咱们走吧!
  马候叹息一声,转身而去。
  万寿山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回头对林成方道:“世兄,是否觉得老夫不该放了他们?”
  林成方道:“这两人在合搏的剑术之上,化去了不少心血,杀了他们也是可惜得很。”
  万寿山目光一掠章明,韩二道:“两位,这阴、阳双剑在江湖上的声名如何?”
  章明道:“万儿很响,但一向活动在西北道上,很少进入潼关之内。”
  韩二道:“这两个人,介开正邪之间,他们没有什么恶行,但生性冷厉,理旦上火,不分善恶,下手极毒。”
  林成方道:“这么说来,刚才该给他们一点苦头吃吃了。”
  万寿山突然回头望着斩情女乘坐的篷车,说道:“姑娘,可否请下篷车,老朽有事请教。”
  车帘启动,斩情女缓步行了下来,欠身一礼,道:“总镖头,有何见教?”
  万寿山道:“姑娘想必看到了咱们和阴阳双剑动手的情形了。”
  斩情女道:“阴阳双剑在江湖上声威喧赫,但仍然败在了两位手中。”
  万寿山笑一笑,道:“姑娘少灌米汤,万某人不吃这个……”
  语声一顿,接道:“阴阳双剑虽然败了,但下一道拦截我们的力道,只怕又十倍于阴阳双剑,这要在下如何应付呢?”
  斩情女道:“不瞒总镖头说,小妹还不能妄动真力,如是小妹未受伤,单是开封府,他们就没有法子对付我。”
  万寿山道:“姑娘,经过了阴阳双剑这一点之后,老夫深深觉得,这十道拦截不易闯,如是我们闯不过去,就很可能栽倒这里,宝通镖局的招牌砸了事小,只怕无法把姑娘保到徐州了。”
  斩情女道:“只要你们尽了力,能不能保住小妹这条命,那就无关重要了。”
  万寿山道:“区区要说的,就是这几句话,姑娘请上车吧!”
  斩情女回身行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道:“总镖头,要不要小妹约几个来,助两位一臂之力。”
  万寿山道:“哦!你还能约到助拳之人。”
  斩情女道:“小妹试试看罢!”
  林成方道:“除了这位田兄之外,还有别的人吗?”
  斩情女道:“这个,小妹还不敢夸口,约到他们之后,再说如何?”
  斩情女回头对田昆低言数语,田昆点点头,突然腾身而去。
  他身法快速,一跃数丈,去如疾风。
  林成方望着那闪电一般贩快速身法,点点头,道:“这位田兄好修养,竟然甘心屈为赶车的。”
  斩情女粉颈儿,突然一红,笑道:“林镖头,他不过萤火之光,怎能和你林兄皓月争明。”
  宝通镖局的人车,完全停了下来,似是要等待田昆的回音。
  斩情女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低声道:“总镖头,林兄,要不要到小妹的篷车中坐坐?”
  万寿山道:“不用了,咱们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敌势、动静,也好有个准备。”
  斩情女微微一笑,道:“两位都是君子人物,小妹也不敢再作邀请,咱们就在树荫下谈谈吧!”
  章明,韩二,和那趟子手,立刻把马车圈了起来,三人各选了一种有利形势,监视四周。
  林成方道:“姑娘,篷车中不是有一位小兄弟。”
  斩情女笑一笑,接道:“他个子虽然长得很小,但他的年纪不小啦,说起来,也算是中原道上有名的人物。”
  万寿山和林成方,都非久走江湖的人,斩情女虽然说得已经明显了,两个人还是不知道。
  看两人愕然神色,斩情女笑一笑,道:“看来,两位都非常年在江湖上走动的人了?”
  林成方道:“姑娘,我们的阅历是不太够了?”
  斩情女道:“他叫三尺金童顶胜,算年纪吗?今年也应该有甘四五了,比起小妹吗?还在上一两岁。”
  林成方道:“姑娘今年才甘二三岁?”
  斩情女道:“怎么,看起来,我是不是比实际年龄老一些?”
  林成方道:“那倒不是,事实上,看姑娘的年龄,很像十八九岁,只不过算姑娘的盛名,在江湖上已经有很多年了。”
  斩情女道:“不错,我十七岁出道,两年内成名,算起来,应该有三四年了。”
  林成方道:“难得啊!两年时间就成名江湖,该是件不太容易的事。”
  斩情女道:“这是机会,就以贵局和林兄说吧!如若诸位真的能把我平安地送到了徐州,贵局和你林兄,都会一举成名了。”
  林成方道:“这么说来,咱们还要仗凭姑娘了。”
  斩情女道:“那倒不敢当,主要的还是要诸位保护我斩情女的安全。”
  林成方四顾了一眼,道:“姑娘,有一件事,在下十分担心,不知姑娘以为如何?”
  斩情女道:“什么事?”
  林成方道:“听说江湖上,有一个专门杀人的组织,计价取命,就算咱侥幸地闯过了这些埋伏、拦截,但不知他们会不会找上那些杀人的组织?”
  斩情女道:“希望他们不要找。”
  林成方道:“咱们是这样希望,但不知他们会不会如此?”
  斩情女道:“如若他们真的要找这么一个组织来,取我之命,那我就不和再顾忌了……”
  她似是言未尽意,但却突然住口不言。
  林成方心中暗道:“听她口气,似乎是与那些组织无关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姑娘,如是他们真的找了,咱们又将如何?”
  斩情女道:“那组织既然是计价取命,能受他们的委托,也自然能受我的委托了。”
  林成方道:“哦!”
  斩情女道:“那是比银子的事了,他们能出一万两,我就能出两万。”
  林成方道:“姑娘很有钱了?”
  斩情女道:“薄有积蓄,百八万两银子,我还拿得出来。”
  林成方道:“大财主啊!不过,他们人多聚沙可成塔。”
  斩情女道:“我也可以借,而且,会有很多人借给我。”
  林成方叹口气,道:“姑娘,既然知晓江湖上有那么一个组织,为什么不托他们保护姑娘到徐州,却把我们宝通镖局,拖下了水。”
  斩情女道:“那一个组织,只管杀人,而且,要限定目标,依那杀人的身份,讲价算酬,再说,他们也不好找。”
  林成方道:“姑娘的仇人如此众多,那该是他们最大的一个客人了。”
  斩情女道:“我没有什么仇人,只是人家仇视我罢了,我不想杀任何人,也没有可杀的对象,只是别人不愿放过我,我不愿束手待毙,就这样我结了很多的仇人。”
  林成方道:“姑娘,这些人,为什么要杀你?”
  斩情女道:“你不会问问他们吗?”
  林成方道:“不用问,事实很明显,他们要报仇,因为,你伤害了他们的兄弟、子侄,他们要报复,这就是仇恨。”
  斩情女道:“林镖头,我不会无缘无故的杀害一个人,物必自腐,而后虫蛀之,我的名誉不好,天下无人不知,他们却来招若我……”
  林成方接道:“所以,你就害死了他们?”
  斩情女道:“我没有,他们有些是自觉惶愧,解不开正人君子的枷锁,自绝而死,髭是争风吃醋,互相拼了命,也有些是师门规法处死。”
  林成方道:“姑娘,在下有一句话,奉劝姑娘,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斩情女笑一笑道:“林兄,我没有屠刀,所以,无刀可放,我杀人的利器,就是我这张脸,我这副曲线玲珑的身材,以及我这份性格。”
  林成方道:“哦!”
  斩情女道:“性格我可以改,但我这张脸不能毁去。”
  林成方叹息一声,欲言又止。
  他忽然间,想起来自己是镖师的身份,不应该问得大多。
  这时,只见田昆疾奔而来。
  田昆身后两个人,竟然是阴阳双剑,郭相、马候。
  林成方怔住了。
  一面凝神戒备,一面留心敌势。
  斩情女站起身子迎向阴阳双剑,笑一笑,道:“两位,久违了。”
  敢情他们早见过,竟是熟人。
  阴剑郭相冷笑一声,道:“姑娘,见你一次很不容易。”
  斩情女道:“两位受人之托,截杀小妹,如若小妹骤然出现,双方势既敌对,两位是出手好呢?还是不出手好呢?”
  马候道:“姑娘似乎是永远有理。“
  斩情女道:“两位,现在已然对朋友有了交代,也尽了心力,小妹再请两位回来,有一事相求。”
  郭相道:“请说吧?”
  斩情女道:“目下两位是否愿受小妹的邀聘?”
  郭相接道:“受你邀聘,干什么?”
  斩情女道:“保护小妹到徐州。”
  郭相笑一笑道:“宝通镖局的镖师,大概是天下最好的镖师了,似乎用不着我们这败军之将相助了。”
  斩情女道:“小妹邀约两位,也就是受了宝通镖局的影响,他们对两位双剑合壁之威,赞赏不已。”
  马候道:“惭愧,惭愧,人败、剑折,还谈什么呢?”
  斩情女道:“两位,小妹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两位愿否帮忙,还望给小妹一个明白的答覆,自然,小妹也不会让两位白白相助……”
  郭相接道:“宝通镖局呢?”
  斩情女道:“万总镖头,一言九鼎,答应了保护我到徐州,自不会中途变卦。”
  马候道:“姑娘找俺们来此,只是想要我们助宝通镖局?”
  斩情女道:“那倒不是,小妹请两位来,是保护我,不但这一路,平平安安,到了徐州之后,还想借重两位。”
  郭相道:“姑娘,咱们兄弟先到徐州恭候如何?”
  斩情女道:“我能到徐州,大概已活了十之八九,重要的是咱们还要闯几关。”
  郭相苦笑一下道:“下面两关,就算我们稍强一些,但也挡不住宝通镖局,如再有我们兄弟相助,不难轻易渡过,问题是最后一关。”
  斩情女道:“最后一关是什么人把守?”
  郭相道:“好像是以少林一位高僧为首。”
  马候道:“最重要的是,你们一路行来,势如破竹,轻轻松地闯过了几道埋伏,所以,使他们提高了警觉,重新调整,把人手集中在最后一关。”
  斩情女沉吟了一阵,道:“你可知道,那位少林高僧,法名如何称呼?”
  郭相道:“不知道,那位高僧,似乎是很神秘,我们一直没有见过他。”
  斩情女道:“这就奇怪了,我一直没有若过少林寺中人。”
  林成方道:“听说少林门下,也有俗家弟子。”
  斩情女笑一笑,道:“不错,少林也有俗家弟子,不过,在我的记忆之中,确没有招若过少林门人,除非我受了欺骗。”
  林成方道:“怎么?姑娘和一个交往之时,先要了解他的出身来历?”
  斩情女道:“是!但用不着我问他,他们自己会告诉我得清清楚楚。”
  林成方笑一笑,道:“原来如此。”
  马候轻轻咳了一声,道:“斩情女,在下有几句话,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斩情女道:“那你就请说吧,”
  马候道:“咱们受人之邀,助拳而来,而且,刚刚还和宝通镖局的人动过手,此刻,一下子,转了个大弯子,回头捕杀,面子上实在有些拉不开。”
  斩情女哦了一声道:“马兄原来有这多顾虑,小妹处境险恶,才请两位帮忙,请是我请,帮不帮却是两位的事了,所以,我觉得两位也不用为难,你们如有拉不开面子的地方,那就请便了,小妹也不敢多留,帮了我有报答,不帮我,是两全本份。”
  马候呆了一呆,道:“姑娘,你们误会了,这一次俺们受邀而来,确实不知,对付的就是姑娘,等到知晓了内情,已然无法下台,一半也俺们愿意留下来,俟机助姑娘一臂之力,但听到了宝通镖局连闯数关之后,激起了俺兄弟一点好胜之心……”
  斩情女接道:“宝通镖局怎么样?”
  郭相道:“很高明,当今之世几个大镖局,只怕也找不出这么高明的镖师。”
  目光转到马候的身上,接道:“兄弟,咱们早已存心帮忙,早帮,晚帮都是一样,面子事,不服顾虑。”
  斩情女道:“郭老大究竟是老大,看事情是透澈多了。”
  马候道:“老大决定,兄弟自是遵从。”
  斩情女道:“小妹受了暗算,大约还有三天就可以复元了,那时候,小妹也算一份。”
  郭相道:“咱们决走了,就不会更改,姑娘请上车吧!如是有人能杀你,他们得先杀死阴阳双剑。”
  斩情女笑一笑,道:“小妹先谢过两位……”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蛇有头,鸟有翅,军有主帅,两位来帮忙,可不能喧宾为主,一切都要听宝通镖局万总镖头和林镖头的调度。”
  郭相道:“这一点,不劳姑娘费心,你上车吧!要闯,咱们得早些闯,拖延时间,对咱们有害无益。”
  转身对万寿山,林成方一抱拳,道:“两位,咱们阴阳双剑能担任什么脚色,两位尽管调度吩咐,咱们一切从命。”
  万寿山道:“两位言重了。”
  林成方心中暗道:“这斩情女果然是有些门道,竟然使这两个江湖大凶,服服贴贴。”
  心中念转,口中接道:“老实说,咱们还要两位帮忙,咱们对敌情,知晓不多,调度倒不敢当,但咱们得好好商量,商量。”
  合作的事实,已经造成,何况就形势而论,宝通镖局,也确须儿个助拳的高人,再说,林成方忽然发觉了一件事,那就是斩情女这一位名满江湖的小妖女,有如一座宝藏,越挖掘越丰富,越挖发觉她越神奇,这正和平常的人人事事相反。
  郭相对林成方一番请甚感受用,笑一笑道:“林光兄有何重询,我等知无不言。”
  这时,斩情女已登上了篷车,而且,也放下了垂帘。
  林成方一面吩咐准备上路,一面说道:“郭兄,江湖上黑白两道,一向有如冰炭,这一次,怎会合作?”
  郭相道:“那是因为斩情女结仇大多,不论黑、白一口吞,受邀之人,大部分,都和她有点仇恨,但也有一些是慕名而来,这就促成了一桩千古奇闻,黑、白两道大联手。”
  林成方道:“除了两位之外,是否还有和两位同一目的而来,明是参予截杀,暗中却存心助拳。”
  郭相道:“大概还有人,只不过,会不会和我们兄弟:一样肯立刻转向,那就很难说了。”
  林成方道:“这件事,总该有一个主事的人,不知是哪一位德高望重的人?”
  郭相道:“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奇怪,邀约我们的,只说对付一位江湖上人人痛恨的妖女,下面署名的是中原四省黑、白两道中人,并没有哪一个出面具名,但他们耳目很广,邀请到的人,确然不少。”
  林成方道:“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一封没有头尾的邀请书,竟然有这样多的高手赶来。”
  郭相道:“妙处也在此了,如是书有具名人,受邀者,必须掂掂那边请人的的份量,够不够主事条件,来的人至少会少了一半,正因为人人心存好奇,不自禁赶来此地,既来之,则安之,大部参予了这场截杀。”
  林成方道:“听郭兄这么一说,倒有一番道理,但郭兄等到此之时,总该有一个接待的人了!”
  郭相道:“妙在那封邀请书函,说明了时间地点,那几家大客栈,但却不在开封城中,接待的是店小二,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当,但要说哪一个主持其事,兄弟到现在,还无法说得出来。”
  林成方沉吟了一阵,道:“郭兄,是否觉得这件事,有些玄奇
  郭相叹息一声,道:“这,在下也想过,有那么一个人暗中主持,只不过他的才慧很高,一直婚在幕后,事事假手于人,自己却一直不肯露面。”
  篷车已开始向前行,辘辘轮声,划破旷野的静寂。
  林成方轻轻吁一口气,道:“郭兄,那一位少林高僧,是不是个中首脑。”
  郭相道:“少林行事,一向光明正大,似是用不着而出这样的花招。”
  林成方笑一笑,道:“咱们总会遇到那位主事人,我想他化费了如此的心机,总不至于会置于事外。”
  郭相道:“就算咱们遇上了,只怕也不知道。”
  林成方突然一转话题,道:“郭兄,小弟有几句话,很想说出来,但又怕出言妥,使郭兄见怪。”
  郭相哈哈一笑,道:“林兄,可是想问咱们兄弟,为什么那样适应斩情女吗?”
  林成方道:“兄弟正是此竟!”
  郭相道:“林兄,你不觉得斩情女有一种动人的魅力吗?”
  林成方道:“哦!”
  郭相道:“如若咱们能平安地到了徐州,只怕林兄,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斩情女的役用之人。”
  林成方笑一笑,道:“有这等事,兄弟倒是不觉得。”
  郭相道:“等你觉得时,已无法自拔,这就叫色不迷人人自迷……”
  轻轻吁一口气,接道:“林兄,这斩情女三个字,来自别人太多情,多得她不得不斩。”
  林成方点点头:“领教了。”
  谈话之间,又到了一道截击的所在。
  五丈的官道上,一排站三个人。
  三个一色反穿羊皮袍子的人。
  郭相停下了脚步,道:“林少兄认识这三个人吗?”
  林成方道:“兄弟阅历太浅,不识三位高人!”
  郭相接道:“雪谷三怪,这三人,住在一座冷雪封冻的山谷之中,一年四季,都穿着这么一件皮袍子,结果便成了三人的标志,不论寒暑冷势,他们都是这个打扮。”
  林成方道:“他们为什么把皮袍反穿起来呢?”
  郭相哈哈一笑,道:“林兄,你虽然在江湖上走的时间多,但你这份观察入微的才智,却非常人能及,在下故意说得很含糊,希望你林兄能够再问。”
  林成方道:“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惊人之处吗?”
  郭相道:“不错,听说那皮袍上,藏有暗器,叫做羊毛针,这些针混在那些羊毛之中,不知它在什么时候,忽然会发了出来。”
  林成方道:“他们用什么手法发出来?”
  郭相道:“这就不清楚了,在下,也只是听到传说,他如何发出毒针,在下没有见过,据说那羊毛针,发时无声无息,叫人防不胜防。”
  林成方道:“羊毛针,混入了羊毛之中,借搏斗时挥拳,飞脚,发出毒针,那实在是一件不太容易闪避的暗器。”
  郭相回顾了马候一眼,道:“兄弟,咱们闯这一关吧?”
  马候道:“好!咱们一起上。”
  林成方笑一笑,道:“不敢劳动二位,这一阵,还是由小北来吧。”
  突然举步而,行,直逼近雪谷三怪身前五尺处。
  林成方借机会打量了三人一眼。
  三个人的脸色,一般苍白,白得像冰雪一般,白得透明。三个人六只眼睛一齐盯住在林成方的身上。
  但三个人都紧闭着嘴巴!
  不肯说话。
  林成方一抱拳道:“在下宝通镖局林成方,给三位见礼。”
  居中而立的白袍人,冷笑一声,道:“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林成方道:“在下初出茅庐,本来名不见经传,三位自然不识了。”
  居中一人道:“你要说什么?”
  林成方道:“在下请三位让让路。”
  居中人道:“江湖上借路有借路的规矩,你准备如何借法?”
  林成方道:“敝号小镖局,无财无势,以三位在江湖上的名望,大概是不会动敝局的镖了。”
  居中人道:“你阁下说的刚好相反,我们兄弟,正是要劫下贵局的镖。”
  林成方道:“俺们保的东西不是黄、白货,不值什么……”
  居中人道:“我知道你们保的是人,人是活宝,可以价值连城。”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